闲品落花 / 伤寒论类方 / 伤寒论类方(3)

0 0

   

伤寒论类方(3)

2011-04-12  闲品落花
太阳病,桂枝症,桂枝症,即太阳伤风之正病也。医反下之,大误。利遂不止,邪下陷,则利无止时。脉促者,表未解也。促有数意,邪犹在外,尚未陷入之阴,而见沉微等象,故不用理中等法。喘而汗出者,葛根黄芩黄连汤主之。因表未解,故用葛根,因喘汗而利,故用芩连之苦以泄之、坚之。
芩、连、甘草,为治利之主药。
 
葛根加半夏汤(三)
葛根汤原方加半夏半升(洗)。煎服法同。
太阳与阳明合病,不下利,前条因下利而知太阳,阳明合病,今既不下利,则合病何从而知?必须从两经本症,一一对勘,即不下利,而亦可定为合病矣。但呕者,葛根加半夏汤主之。前条太阳误下而成利,则用芩连治利,因其本属桂枝症而脉促,故止加葛根一味,以解阳明初入之邪。此条乃太阳、阳明合病,故用葛根汤全方,因其但呕,加半夏一味以止呕,随病立方,各有法度。
卷一 柴胡汤类 四
小柴胡汤(一)
发热而呕者如神。
柴胡(半斤) 黄芩 人参 甘草(炙) 生姜(切,各三两) 半夏(半斤) 大枣(十二枚) 上七味,以水一斗二升,煮取六升,去渣,再煎,此又一法。取三升,温服一升,日三服。此汤除大枣,共廿八两,较今秤亦五两六钱零,虽分三服,已为重剂,盖少阳介于两阳之间,须兼顾三经,故药不宜轻。去渣再煎者,此方乃和解之剂,再煎则药性和合,能使经气相融,不复往来出入。古圣不但用药之妙,其煎法俱有精义。
若胸中烦而不呕者,去半夏、人参,不呕,不必用半夏;烦,不可用人参。加栝蒌实一枚。栝蒌实除胸痹,此小陷胸之法也。若渴者,去半夏。半夏能涤痰湿,即能耗津液。加人参,生津液。合前成四两半,栝蒌根四两。治消渴。若腹中痛者,去黄芩,苦寒。加芍药三两,除腹痛。若胁下痞硬,去大枣,以其能补脾胃。加牡蛎四两。《别录》云∶治胁下痞热。若心下悸,小便不利者,去黄芩,加茯苓四两。利小便。若不渴,外有微热者,去人参,不渴,则津液自足。加桂枝三两。微热则邪留太阳。温覆取微似汗愈。若咳者,去人参、大枣,二味与嗽非宜。生姜,加干姜故去生姜。加五味子半升,干姜二两,古方治嗽,五味、干姜必同用,一以散寒邪,一以敛正气,从无单用五味治嗽之法。后人不知用必有害,况伤热、劳祛。火呛,与此处寒饮犯肺之症又大不同,乃独用五味,收敛风火痰涎,深入肺脏,永难救疗矣!又按∶小柴胡与桂枝二方,用处极多,能深求其义,则变化心生矣。
论中凡可通用之方,必有加减法。
伤寒五、六日,正当传少阳之期。中风往来寒热。太阳之寒热,寒时亦热,热时亦寒。往来者,寒已而热,热已而寒也。
胸胁苦满,胸胁为少阳之位。默默不欲饮食,木邪干土。心烦喜呕,木气上逆。或胸中烦而不呕,或渴,少阳火邪。或腹中痛,木克土。或胁下痞硬,木气填郁。或心下悸,有痰饮。小便不利,或不渴,有蓄饮。身有微热,太阳未尽。或咳者,肺有皆饮。小柴胡汤主之。少阳所现之症甚多,柴胡汤所治之症亦不一,加减法具载方末。
血弱气尽,腠理开,邪气因入,与正气相搏,结于胁下。正邪分争,往来寒热,休作有时,默默不欲饮食。脏腑相连,其痛必下。邪高痛下,故使呕也。此条申明所以往来寒热,及不欲食,下痛上呕之故,皆因正衰邪入,脏腑相牵所致,则立方之意,可推而知矣。小柴胡汤主之。
服柴胡汤已渴者,属阳明也,以法治之。此必先见少阳之症,故用柴胡汤,服后而渴,则转属阳明矣。
伤寒四、五日,身热恶风,颈项强,此是太阳所同。胁下满,此则少阳所独。手足温而渴者,前条之渴者属阳明,此因胁下满,则虽似阳明,不作阳明治矣。小柴胡汤主之。
伤寒阳脉涩,阴脉弦,法当腹中急痛。先与小建中汤,不瘥者,与小柴胡汤主之。详见桂枝类中。
伤寒、中风,有柴胡证,但见一证便是,不必悉具。少阳与太阳、阳明,相为出入,一证可据,虽有他证,可兼治矣。凡柴胡汤病证而下之,误治。若柴胡证不罢者,复与柴胡汤。凡误治而本证未罢,仍用本证之方,他经尽同,不独柴胡证也。必蒸蒸而振,却复发热汗出而解。邪已陷下,故必振动,而后能达于外。《辨脉法篇》云∶战而汗出者,其人本虚。是以发战发热汗出,邪仍从少阳而出。
伤寒十三日不解,过经二候。胸胁满而呕,此少阳的症。日晡所,发潮热,此似阳明。已而微利,又现里症,药乱则症亦乱。此本柴胡症,下之而不得利,今反利者,知医以丸药下之,非其治也。以汤剂利之,不应;复以丸药利之,是谓重伤。潮热者,实也,先宜小柴胡汤以解外,虽潮热,本属少阳之邪,故仍以柴胡解外。后以柴胡加芒硝主之。解在后加芒硝汤下。
伤寒五、六日,头汗出,微恶寒,手足冷,心下满,口不欲食,大便硬,脉细者,此为阳微结。阳气不能随经而散,故郁结不舒,非药误,即迁延所致。亦坏症之轻者。必有表,复有里也,以上诸症,有表有里,柴胡汤兼治表里。脉沉亦在里也。脉细者必沉。汗出为阳微,以汗为征。假令纯阴结,不得复有外证,悉入在里。阴则无汗。此为半在里,半在表也。脉沉为里,汗出为表。脉虽沉紧,细即有紧象。不得为少阴病,所以然者,阴不得有汗,此为要诀。今头汗出,故知非少阴也,可与小柴胡汤。设不了了者,得屎而解。得汤而不了了者,以有里症,故大便硬,必通其大便,而后其病可愈。其通便之法,即加芒硝,及大柴胡等方是也。
阳明病,发潮热,大便溏,小便自可,胸胁满而不去者,与小柴胡汤。阳明潮热乃当下之症,因大便、小便自可,则里症未具。又胸胁尝满,则邪留少阳无疑,用此汤和解之。
阳明病,胁下硬满,少阳症。不大便,可下。而呕,亦少阳症。舌上白苔者,邪未结于阳明,故舌苔白,虽不大便,不可下。此要诀也。可与小柴胡汤。上焦得通,津液得下,胃气因和,身 然汗出而解也。
此四句,申明小柴胡之功效如此,所以诸症得之皆愈也。
按∶少阳之外为太阳,里为阳明,而少阳居其间。故少阳之症,有兼太阳者,有兼阳明者,内中见少阳一症,即可用小柴胡汤,必能两顾得效。仲景所以独重此方也。
阳明中风,脉弦浮大,弦属少阳,浮大属阳明。而短气,腹都满,胁下及心痛,此少阳症。久按之气不通,鼻干不得汗,嗜卧,此症又似少阴。一身面目悉黄,小便难,此二症又似太阴。有潮热,此似阳明。耳前后肿。刺之小瘥。外不解。病过十日,脉续浮者,与小柴胡汤。脉浮虽有里症,邪仍欲外出。脉但浮,无余证者,与麻黄汤。但浮无余症,则里症全无,必从汗解,故用麻黄汤。
此二条,明阳明中风之症,有里邪用小柴胡,无里邪则用麻黄,总以脉症为凭,无一定法也。若不尿,膀胱气绝。腹满加哕者,不治。论中阳明篇云∶阳明病,不能食,攻其热必哕。所以然者?胃中虚冷故也。“虚冷”二字尤明,盖阳微欲尽也。又云∶大吐大下,汗出怫郁,复与之水以发其汗,因得哕。《灵枢》云∶真邪相攻,气并相逆,故为哕。即呃逆也。《素问》云∶病深者,其声哕。乃肺胃之气隔绝所致,兼以腹满,故不治。
本太阳病不解,转入少阳者,此为传经之邪也。胁下硬满干呕不能食,往来寒热,以上皆少阳本症。尚未吐下,脉沉紧者,未吐下,不经误治也,少阳已渐入里,故不浮而沉紧,则弦之甚者,亦少阳本脉。与小柴胡汤。
呕而发热者,小柴胡汤主之。但发热而非往来寒热,则与太阳、阳明同,惟呕则少阳所独,故亦用此汤。
太阳病,十日以去,脉浮细而嗜卧者,外已解也,设胸满胁痛者,与小柴胡汤,脉但浮者,与麻黄汤。解见麻黄汤。
伤寒瘥以后,更发热者,小柴胡汤主之。此复症也,非劳复,非女劳复,乃正气不充,余邪未尽,留在半表半里之间,故亦用小柴胡。复病治法,明著于此,后世议论不一,皆非正治。脉浮者,以汗解之,脉沉实者,以下解之。复症之中,更当考此二脉。如果脉见浮象,则邪留太阳,当用汗法,如脉见沉实,则里邪未尽,当用下法。但汗下不著方名者?因汗下之法不一,医者于麻黄、桂枝,及承气、大柴胡等方,对症之轻重,择而用之,则无不中病矣。
妇人中风,七八日,续得寒热,发作有时,此即下文所谓如疟也。经水适断者,此为热入血室,其血必结,血因热结,而成瘀矣。故使如疟状,发作有时,小柴胡汤主之。即以治疟之法治之。
又云∶妇人中风,发热恶寒,经水适来,彼云断,此云来。得之七八日,热除而脉迟身凉,外邪内伏。胸胁下满,如结胸状,谵语者,此为热入血室也。血室为中焦营气之所聚。肝藏血,心主血,营血结滞,则肝气与心经之气亦凝,故胁满而神昏谵语。当刺期门,随其实而泻之。期门在乳下第二肋端,去乳头约四寸,肝募也。厥阴、阴维之会,刺入四分,血结则为有形之症,汤剂一时难效。刺期门以泻厥阴有余之热,则尤亲切而易散。
又云∶妇人伤寒发热,经水适来,昼日明了,暮则谵语,如见鬼状者,此为热入血室。昼清而夜昏者。血室属阴,病在阴经也。无犯胃气,及上二焦,必自愈。此为中焦营气之疾,汗下二法,皆非所宜,小柴胡汤∶刺期门,则其治也。
按∶热入血室之状,此二条为最详,妇人伤寒,此症最多,前条症稍轻,后二条症尤重。男子亦有之。
 
大柴胡汤(二)
小柴胡去人参、甘草,加枳实、芍药、大黄,乃少阳、阳明合治之方也。
柴胡(半斤) 半夏(半升,洗) 黄芩(三两) 芍药(三两) 生姜(五两,切) 枳实(四枚,炙) 大枣(十二,擘) 上七味,以水一斗二升,煮取六升,去渣,再煎取三升,温服一升,日三服。
此方本有大黄二两。王叔和云∶若不加大黄,恐不为大柴胡也。
太阳病,过经十余日,反二、三下之,一误再误。后四、五日,柴胡证仍在者,如寒热呕逆之类。先与小柴胡汤。呕不止,心下急,郁郁微烦者,犹有里症。为未解也,与大柴胡汤下之则愈。前虽已下,非下法也,以大柴胡两解之。
伤寒十余日,热结在里,此大黄之对症。复往来寒热者,此柴胡之对症。与大柴胡汤。
伤寒发热,汗出不解,当用柴胡。心中痞硬,呕吐而下利者。邪内陷,故用枳实、半夏、大黄。大柴胡汤主之。
伤寒后 后者,过经之后,诸症渐轻,而未全愈也。脉沉,沉者内实也,沉为在里。下解之,宜大柴胡汤。
 
柴胡桂枝汤(三)
此小柴胡与桂枝汤并为一方,乃太阳、少阳合病之方。
柴胡(四两) 黄芩 人参 桂枝 芍药 生姜(切,各一两半) 半夏(二合半) 甘草(一两,炙) 大枣(六枚) 上九味,水七升,煮取三升,去渣,温服一升。
伤寒六、七日,发热微恶寒,肢节疼烦,以上太阳症。微呕、心下支结,以上少阳症。外证未去者、太阳症为外症。柴胡桂枝汤主之。
发汗多,亡阳 语者,此亡阳之轻者也。不可下,勿误以为有燥屎之 语,故以为戒。与柴胡桂枝汤和其营卫,以通津液,后自愈。桂枝汤,和营卫;柴胡汤,通津液,深著二汤合用之功效,而阳亡可复。
 
柴胡加龙骨牡蛎汤(四)
柴胡(四两) 龙骨 生姜(切) 人参 茯苓 铅丹 黄芩 牡蛎(熬) 桂枝(各一两半) 半夏(二合半,洗) 大枣(六枚,擘) 大黄(二两) 上十二味,以水八升,煮取四升,纳大黄,切如棋子大,更煮一、二沸,大黄只煮一、二沸,取其生而流利也,去渣,温服一升。
伤寒八、九日,下之,即陷入里。胸满,柴胡、黄芩。烦惊,龙骨、铅丹。牡蛎。小便不利,茯苓。谵语,大黄。一身尽重,不能转侧者。茯苓。柴胡加龙骨牡蛎汤主之。此乃正气虚耗,邪已入里,而复外扰三阳,故现症错杂,药亦随症施治,真神化无方者也。
按∶此方能下肝胆之惊痰,以之治癫痫必效。
 
柴胡桂枝干姜汤(五)
柴胡(半斤) 桂枝(三两,去皮) 黄芩(三两) 干姜 牡蛎(熬) 甘草(炙,各二两) 栝蒌根(四两) 上七味,以水一斗二升,煮取六升,去渣,再煎,取三升,温服一升,日三服,初服微烦,复服汗出便愈。邪气已深,一时不能即出,如蒸蒸而振,发热汗出而解之类。
伤寒五、六日已发汗而复下之,一误再误。胸胁满,用牡蛎。微结,小便不利,渴,以上皆少阳症。渴,故用栝蒌。而不呕,故去半夏生姜。但头汗出,阳气上越用牡蛎。往来寒热,用柴芩。心下烦者,黄芩、牡蛎。此为未解也,柴胡桂枝干姜汤主之。
 
柴胡加芒硝汤(六)
柴胡汤原方,加芒硝,分两各不同。
柴胡(二两十六铢) 黄芩 甘草(炙) 人参 生姜(切,各一两) 半夏(二十铢) 大枣(四枚,擘) 芒硝(二两) 上八味,以水四升,煮取二升,去渣,纳芒硝,更煮微沸,分温再服,不解更作。不解,不大便也。
此药剂之最轻者,以今秤计之,约二两,分二服,则一服,止一两耳。
按∶大柴胡汤,加大黄、枳实,乃合用小承气也;此加芒硝,乃合用调胃承气也。皆少阳阳明同治之方。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