洎阳医生 / 皮肤科 / 陆德铭治疗带状疱疹疼痛的经验

分享

   

陆德铭治疗带状疱疹疼痛的经验

2011-04-18  洎阳医生
陆德铭,上海中医药大学教授,主任医师,博士生导师,上海市中医药研究院院长。师承名老中医顾伯华教授,尽得薪传。尤善用活血化瘀法治疗疑难杂病。其治疗带状疱疹疼痛常应手辄效。笔者辛蒙承泽以来,多所启悟。现作介绍,以窥一斑。

    1 气血瘀滞、脉络阻塞是带状疱疹疼痛的主要病机

    带状疱疹是由水痘带状疱疹病毒感染引起的急性皮肤及神经症状。中医学称为缠腰火丹、蛇窜疮。疼痛是其特征及主要症状,患者可有发疹前、发疹中、发疹后急性疼痛及皮损消退后疱疹后遗神经痛。其疼痛发病率及疼痛程度因人而异,随年龄增长而加重。患者常因疼痛剧烈,难以忍受而彻夜难眠,有的患者,疼痛持续时间较长,甚至可长达数月或数年,严重影响着工作和生活。

    现代医学认为,带状疱疹急性疼痛与病毒感染引起的神经、神经节及真皮血管炎症的严重性有关;而疱疹后遗神经痛与神经节感觉枝的炎症后纤维变化及血管变化有关,或因脊根、背角神经元的异常自发性电冲动所致,或与脊髓和脑干神经元行为的长期改变有关。治疗多用止痛剂、镇静剂及封闭疗法,疗效欠佳。

    陆师认为,带状疱疹多因肝胆火盛、脾经湿热蕴阻肌肤,并感毒邪而成。其疼痛多因毒邪化火,与肝火、湿热搏结,阻遏经络,气血不通;或邪毒已去,瘀血留滞,脉络阻塞,不通则痛所致。故气血凝滞,脉络阻塞不通为带状疱疹疼痛主要原因。活血通络是其治疗大法,使经络疏通,气血调顺,痛止而病愈。

 
   2 活血化瘀、通络止痛为贯穿始终的治疗大法

    临床治疗时活血化瘀法应贯穿整个治疗过程始终。急性期,湿热较盛,活血化瘀之品一般性多温热,宜在辨证选用龙胆泻肝汤或除湿胃苓汤的基础上,择加生地、赤芍、丹皮、紫草、大青叶、板蓝根、虎杖等清热凉血活血之品,可缓解疼痛,控制初发疱疹蔓延,防止疱疹后遗神经痛发生,减轻疼痛程度,这与现代医学早期应用激素治疗带状疱疹有异曲同功之妙。对于疱疹后遗神经痛,陆老认为“久病必瘀”、“久病入络”,除重用活血行血、通络止痛之品外,必用三棱、莪术、石见穿等破血之品及全蝎、蜈蚣、水蛭、地龙、虫、壁虎等虫类搜剔之品,以开结导滞,直达病所;并加磁石、珍珠母、牡蛎等重镇安神之品及芍药、甘草等缓急止痛之品。疼痛剧烈者,佐以乳香、没药、细辛、延胡索、徐长卿、马钱子等现代医学证实有止痛作用的中药,常可收到较好止痛效果。

    现代医学研究证明,活血化瘀中药,可改善全身和局部血液循环,增强细胞免疫功能,抑制受损神经炎、神经节炎及真皮血管炎的炎症渗出,神经纤维粘连,改善缺氧状态,阻止对受累神经节神经纤维的毒性破坏,增强组织修复能力;重镇安神之品有降低神经末稍及中枢兴奋性作用。

 
   3 用药注重气血,顾护脾胃,辨证辨病相结合

    陆师认为,气血互根,气血以通为用;气行则血行,气滞则血瘀;气为血之帅,血为气之母,血瘀多有气滞。故临证取用活血化瘀中药,必合理气之品,以推动血行。多用香附、柴胡等气中之血药及延胡索、郁金、川芎等血中气药。然活血破血中药究属攻伐之品,有耗气伤血,伤正败胃之弊,按《内经》“大积大聚,其可犯也,衰其大半而止”的理论,临证时尤应注意“消而勿伐”的原则。陆老常以黄芪、当归益气固正,伍入三棱、莪术之破血消积之中,俾使补气生血活血,久服而气血不伤;更加白术、茯苓、山药等以资生化之源;稻芽、山楂、陈皮等醒脾悦胃以顾护脾胃运化功能。临证常用加减法:气血亏者加当归、熟地、鸡血藤等养血之品;阴虚者加生地、玄参、天花粉等养阴之品。火盛者加银花、连翘;湿热盛者加茵陈、龙胆草、黄柏;夜寐不安者加磁石、珍珠母、龙骨、牡蛎、石决明;大便干结者加大黄、枳实、决明子;发于颜面者加菊花、黄芩;发于眼、眉者加木贼草;发于腰胁者加柴胡;发于上肢者加姜黄;发于下肢者加牛膝。

 
   4 典型病例

    病例1:魏某,男,48岁,1996年4月21日初诊。患者3天前突发右胸胁、背后部疼痛,相继出现红色丘疹及水疱,逐渐增多,排列成带状,疼痛剧烈。口干苦,纳食欠佳,大便干结,2~3日1行,夜寐梦扰。检查:右胸胁、背部见散在密集成簇的大小不等的水疱,基底潮红肿胀,呈带状排列,未见破损及糜烂面,舌苔薄黄腻,质红,脉弦数。证属肝胆湿热,气滞血瘀。治拟清利肝胆湿热,理气活血。处方:柴胡、丹皮各9g,栀子、生甘草各6g,夏枯草、虎杖各15g,茵陈、延胡索、川楝子、制大黄各12g,龙胆草4.5g,板蓝根、生地、赤芍各30g,失笑散10g,生牡蛎18g。水煎服。外用三黄洗剂及青黛散。

    用药1周,疼痛明显减轻,局部疱疹干燥结痂,脱屑,皮肤稍红,大便通畅,舌苔薄黄腻,脉弦。仍以理气活血,清热利湿为法,佐以益气扶正。药用生黄芪、赤芍、莪术、徐长卿、生牡蛎各30g,白术、白芍、当归、水蛭、三棱、延胡索、川楝子各12g,川芎9g,生地15g,生甘草6g,又1周,疼痛轻微,局部可见色素沉着斑,再服药2周,诸症均消。

    按:本病患者早期用了生牡蛎等重镇之品,不仅减轻疼痛,并有效控制了疱疹蔓延,缩短了疗程。

    病例2:李某,男,75岁,1994年8月17日初诊。6个月前患带状疱疹,经治疱疹消失,但疼痛迄今未止,阵阵掣痛、刺痛,固定不移,入夜为剧。查右胁肋部、腰部有大片淡褐色斑片,排列成带状,不可触碰,触碰后疼痛明显,舌苔薄,脉弦。证属久病入络,气血凝滞,不通则痛。治拟益气活血,理气止痛。处方:生黄芪、赤芍、莪术各30g,白术、白芍、当归、水蛭、三棱、延胡索各12g,川芎、红花、香附各9g,桃仁15g,炙乳没、细辛、生甘草各6g,灵磁石(先下)60g,珍珠母(先下)30g。水煎服。

    服药4周,疼痛程度明显减轻,抽痛间隔延长,入夜渐能安睡,惟大便干结,2~3日1行。前方加入皂角刺、山甲片、生首乌、枳实、决明子续服。又3周,疼痛渐轻,局部皮肤瘙痒,但无任何皮损,夜寐已安,舌苔薄,脉弦。前方加入徐长卿继服。再1周,局部皮肤瘙痒更甚,但疼痛时间消失较长。局部无皮损,触碰皮肤亦无疼痛,舌苔薄,质淡,脉弦。前方加入生黄芪、丹参各30g以加强补气活血之功。以后上方加减连服1个月,患者痒去痛止而痊愈。

    按:本病治疗过程中出现皮肤瘙痒而局部无皮损,陆师认为痒为痛之轻,此为局部皮肤气血流通,病情好转之象,续以前法,并佐徐长卿治痛而愈。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