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地狱里的天使 灰原哀

 昵称7232336 2011-09-18
这是一个古老的传说:
     传说在地狱的忘忧湖畔,有一位低声吟唱的少女
     每一个路过的灵魂都会被她的歌声感动,流下晶莹的眼泪,滴落在忘忧湖中
     这位少女就是地狱的天使
     Haibara(灰原的英文拼写)
     我知道
     这是属于我的宿命
     周围一片混沌,一片渺无边际的黑暗。
     另人窒息的黑暗
     "我在哪儿?"我仿佛沉睡了千年,蓦地醒来,记忆中,一片空白。
     "我在哪儿?"迷茫的一切,只有我无助的声音.
     "你在地狱."一个冰冷的声音从四周传来,不带任何感情。
     "那么你又是谁?"
     "我是地狱之王."
     "为什么我会在这儿?"我无力的直起了身子.
     "为什么?应该问你自己."
     为什么,为什么我会在地狱?
     为什么?
     头好痛.
     "放了兰......我让你放了兰......放了兰......放了她......"
     "放了她......"
     撕心裂肺的呼喊,那个似曾相识的声音。
     工藤新一.
     一瞬间,所有沉睡的记忆都被唤醒。
     是他,送我来地狱的。
     因为,在最后关头,他选择了兰.
     于是,我倒在拉GIN的枪下。
     为什么,为什么,新一,回答我......
     "因为,这就是你的宿命."那个冰冷的声音想起,我不寒而栗。
     不,我不相信,我不相信,无论如何我都要和新一见一面,我要他的答案.
     我要去凡世.
     "地狱之王,我姑且称您一声王,请您告诉我如何才能回到凡世."
     "回到凡世?怎么可能,你已经是一个飘荡的灵魂了,你是无论如何都离不开地狱了."
     "不,我一定要去凡世,王,我知道你一定有办法,我求求您,求您告诉我,求求您......"
     ......
     在地狱之王面前,我乞求了两百年,终于,他答应告诉我唯一可以去凡世的方法。
     他在我面前现了身,他穿着一身黑衣,我无法看清他的表情,但在他面前,我感到寒冷。
     "跟我走."
     我就这样跟着他,穿过了一片森林,眼前出现了一湖清水。
     那水是怎样的清澈,我无法形容,但那是最纯净的钻石都逊色三分的清澈,竟然在漆黑的地狱,水都闪闪发亮.
     "这就是忘忧湖.你有没有看见湖对岸的小亮点?"
     "恩"
"那就是凡世的入口。但是至今没有哪个灵魂可以到达那里。"
     "为什么?"
     "因为忘忧湖。每一个从忘忧湖穿过的灵魂都会忘记所有的烦恼,在他烦恼全部消失时,那些快乐和幸福也会随之消逝,也许在他到达对岸之前,他已经没有了一切情感,忘记了要干什么."
     "那么要怎样才能到达湖对岸呢?"我急切地问.
     地狱之王没有说话,只是举起手晃了两下。
     顷刻之间,盈盈的一湖水已经荡然无存.
     我走上前去,发现干涸的忘忧湖竟然是无底深渊。
     "只有一个办法,成为地狱的天使."
     "地狱的......天使?"
     "只有地狱的天使可以得到使湖水结冰的钻石,而成为天使的条件是,使忘忧湖恢复到你刚刚看到的样子。"他顿了顿,"你已经看到了,湖水是清澈无比的,而这些湖水都是灵魂的眼泪。"
     "灵魂的眼泪?"
     王没有理会我,接着说:"必须坐在湖畔的忘忧石上,低声吟唱给每一个灵魂听,如果他们感动得流下了泪,那么泪水会滴进忘忧湖中.等到泪水重新填满湖的那天,你叫我,我会告诉你该怎么做.但是我要提醒你,如果你的歌声无法感动其他灵魂,那么,你将在黑暗的地狱中永远飘荡。"说完,他不见了。
我站在干涸的忘忧湖前。
     你等我,新一. 我坐在忘忧石上,开始吟唱,寂寞的声音在黑暗中传响.
     我是朝着湖对岸的那微弱的亮光唱的。
     我希望他能听见。
     每每有路过的灵魂听到歌声,就会驻足倾听,然后,我看见从他们眼中流出的,晶莹的眼泪。
     我一唱,就唱了五千年。
     五千年中,我没有停歇,一直在唱,他一定能听见。
     五千年后,我又重新看见晶莹的湖水,忘忧湖已经满了。
     我从忘忧石上下来对着虚无的黑暗喊着:"王,你出来吧,忘忧湖已经满了!"
     王瞬间显现在我面前,他的脸上,依旧没有任何表情。
     "很好,你已经成为我的天使了."
     当我重新从湖水中审视自己时,我看见了身后的一对翅膀,一身洁白的衣裙.
     "但是,你要得到钻石,你必须通过最后一关---用你的歌声感动我。"
     我从他的口气中听出了不屑。
     但是我必须这样做,即使他永远没有被感动过。
     离成功就差一步.
     于是我重新坐上了忘忧石,重新唱起了那些唱给灵魂的歌.
     三百年后,王仍是不屑地站着,没有一丝感动的表情。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我近乎绝望,不可能啊。
     对不起,新一,也许我们永远见不到了。
     流着泪,我低唱着,我把从我们相识到结束的所有故事化为歌声低声吟唱着,我把我所有想说的低声吟唱着,即使你不能见我,我希望你能听见,你能听见......
     你在听吗?
流着泪,我唱完了所有,我唱了五百年,即使王没有感动,我也无憾了。
     拭干了泪,我从忘忧石上下来,我看到了王冷漠的表情。
     我是笑着走过去的,我认了。
     但当我走到他面前时,我却笑不出来了。
     我看见了什么.
     我看见一滴晶莹的泪珠,不,是颗晶莹的钻石,从他眼角流出。
     掉落在忘忧湖水中。
     顷刻之间,整个湖水结成了冰,和水一样晶莹的冰.
     我,我竟然感动了地狱之王.
     "是你的故事感动了我,我终于知道你为什么要去凡世另外。但是我要告诉你,虽然你可以去凡世,但只有一次,仅此一次,一切将重新开始,你可以看到他的选择,同时你可以改变自己的命运,或者默默等待宿命的降临.如果你的命运改变了,那么一切将回到正常,你仍可以活在凡世上:但如果你的结局仍是到这里来,那么你将永远成为忘忧湖畔的天使,为每个灵魂吟唱.你明白了吗?"
     "是的,我明白了。"
     "那么,去吧,我的天使,沿着忘忧湖向前走,走向那个出口,我会为你祈祷的,记住,只有一次."第一次,我看到王露出了真诚的笑容。
     我已经在地狱呆了六千年,现在我朝着光明走去,我闭起了眼.
     温暖的阳光,新鲜的空气。
     睁开眼,我竟然站在米花公园的大树下,我笑了,从没有如此开心的笑过。 Shinichi(新一的英文拼写)
你是谁
     请告诉我你是谁
     曾几何时,睡梦中出现一位身着白衣的天使,每每见到她,她总是坐在清澈的湖畔,望着湖的前方,低声吟唱.我看不清她的面容,只看清一头棕色的秀发;我听不清她吟唱的内容,只听清了无限的哀怨和忧伤,就仿佛那海边的人鱼挽唱.
     她是谁?她究竟是谁?为何反复出现在我的睡梦中,为什么?
     "新一,起床了......"一大早就敲门,不用说肯定是兰.
     我穿着睡衣,打着哈欠去给她开门,顺便瞟了一眼日历:5月4日,星期六。
     "喂,兰,搞什么嘛,今天不用上学啊!"我以一边懒腰,一边对她说。
     "我就说你记性不好吧."兰走进来,顺便带上了门"你想一想嘛,5月4日是什么日子?唉,为什么我每年都问同样的问题啊?"
     "啊,5月4日,不是福尔摩斯和莫里亚教授决斗的日子嘛,他们双双坠入悬崖....."我想当然的回答。
     "新一----,为什么你的答案都是一样的啊?"兰一脸埋怨的说。
     "要不然是我妈和我爸结婚纪念?"
     "新一----,为什么你老是忘记啊,今天是你的生日!"兰无奈的说。
     "哦,好象是的。"我叼着牙刷回答。
     "所以呢,今天我们就去米花公园吧!"兰充满期待地看着我。
     "可是,那是小孩子去的地方耶."我开始尽力把面包往嘴里塞.
     "就去嘛,去嘛,听说今天米花区的空手道冠军会来举行他的自传签售会,快点嘛......"
     哼,又是那个什么空手道冠军,今天可是我的生日耶.
     "好了,快去换衣服,别吃了,快去。"兰夺过了我手上的面包,把我推进了房间。
     一种奇怪的感觉,为什么,总觉得一个历经千年的梦仿佛要醒了,混乱的思绪。
     "新一,快点!"兰打断了我的思绪。
     "来了."我换了件衣服,走了出去。
     "六千年了,终于等到了......一切将重新开始......"
     什么,什么声音,什么?
     "什么啊?"兰拍了拍我,"在想什么啊?"
     "没,没什么,走吧."我极力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可是我知道,这不是普通的幻觉,决不是.
     明媚的阳光,大老远就看到一帮人围在公园门口。
     "呀,已经这么都人了,我得快点,新一,你帮我拿好包,在公园里等我好了,待会见!"兰跑步的速度快得惊人.
什么嘛,看到空手道冠军就连我都不管了,真是的。
     我漫无目的地在公园里乱走,一边琢磨着早上听到的奇怪声音,还有那个时不时出现的梦境。
     到底是什么意思啊。
     我就这样低头思索,以至于撞到了一个路人。
     "对不起,实在是对不起。"我抬起头.
     她,她......
     一头棕红的秀发和一身洁白的衣裙.
     "没关系。"她冲我笑了一下.
     声音是那么熟悉.
     她是......
     我就这样愣在那里,不知所措.
     "新一,我签到了!"兰一路跑来,"我就说嘛,那个空手道冠军竟然认识我,马上就帮我签了。你,你怎么啦,新一?"兰不解的问。
     然后,兰也看到了她.
     我们都愣住了.
     Haibara
     请你
     在做一次选择
     我就漫步在公园的小路上。
     等他.
     他一定会来,这是千年宿命轮回的安排.
     我只需要等待.
     温暖的阳光,新鲜的空气。
他看见我,那么千年尘封的记忆会打开,一切重新开始。
     "对不起,实在是对不起。"一个路人撞到我。
     那熟悉的声音,是他。
     他抬起头.
     即使是无数次的轮回,他,依然没有改变。
     "没关系."我看出他眼中的无数惊奇。
     然后,我看见了那个女孩,那个即使经历无数次轮回依然陪伴在他身边的女孩---兰.
     "我们好象认识吧."我对他们莞尔一笑.
     樱色咖啡厅.
     我和他们面对面坐着。
     "我是,灰,原,哀."我特意说得很慢,我只是想看看他们的记忆是否完全打开,虽然我知道我的担心完全没有必要。
     他的脸色很奇怪,半天,他只说出了一句话.
     "你好."
     这就是我等待了六千年的问候吗?这就是在黑暗中等待了六千年的重逢吗?
     陌路,我们仿佛陌路经过。
     我站了起来。
     "再见."也许我的选择从一开始就错了,他,也许早已把我埋没在尘封的记忆中了。
     "等等,哀."
     我站住了。
     "对不起......"
     所有的往事浮上眼前。
     那撕心裂肺的呼喊:
     "放了兰......我让你放了兰......放了兰......放了她......"
     "放了她......"
     不,你不能这样对我!你不能这样!
     我取出了临走时王给我的信封。
     所以,
     请你再做一次选择。
     信封打开之时,一切将重新开始。
眼前,出现了一个粉色的结界,紧紧地包围着我们三个.
     六千年前,5月4日
     "新一,你不能去,这是组织的陷阱。"哀一脸固执地望着我。
     "不行,我不能不去。"我低下了头.
     "因为兰在GIN手里。"哀转过头,"我知道了。"
     她还是看穿了我,没错,我绝对不可能让兰一个人呆在那儿,我一定要去。
     "我和你一起去。"哀面无表情。
     正午的阳光,灼人的热浪。
     哀正在紧张敲打着电脑进行卫星跟踪,刚刚得到的消息,GIN带着兰开往了伊豆的别墅。
     "GIN去那里赶什么?"我一脸疑虑.
     "等你上钩."哀不给我留一丝情面。
     也许是吧,我紧紧地握住了方向盘。
     兰在那里,我告诉自己。
     傍晚,海摈的伊豆大酒店前。
     徐徐的海风吹来,带给人清爽的空气。
     然而气氛格外紧张,因为刚刚接到GIN给我的电话.
     "要救你的女朋友就到伊豆酒店的地下一楼,否则......"电话挂了。
     "我去地下一楼,哀你在这等我."我合上了手机.
     哀点点头。
     推开了通往地下的门,我看见了GIN那张冰冷的脸.
     "兰----"兰被死死的绑在凳子上。
     "新一,你为什么来救我?那么,哀也一定来了。"兰一脸绝望的望着我。
     "兰,你怎么会这么问?"
     "她当然这样问了。"GIN在一旁冷笑。"Vodka,把人带过来。"
     下一秒,轮到我绝望了。
     哀被Vodka绑住,带了过来。
     "大侦探,请放下枪吧."
     我无力的甩掉了手中的枪.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不是吗,诸位?"GIN的烟头忽明忽暗.
     "大侦探,现在可以给你一个机会,你只有一次机会,你可以选择一个,放弃另一个,只能选择一个,如果你不作选择,那我两个都不会放过的。"
     "好吧,告诉我,你的选择。"GIN轻蔑的笑忽隐忽现.
     仿佛经历了千年的选择,重新摆在了我的面前,为什么又是这个选择。
     我闭上了眼睛"我选择---"
     Haibara
     谢谢你
     新一
    再见,不,是永别......
     这是他必须面对的选择。
     他必须作出选择。
     "----哀"
     我从混沌中清醒.
     不,不可能。
     新一,他竟然选择了我!
     "放了她 ......放了哀......放了她......"
     "放了她......"
     不,不可能。
     绳子从我身旁滑落。
     我知道,GIN将要赶什么。
     "那么,另一个呢?"GIN已经掏出了手枪。
     我看到了兰惊恐的表情,就仿佛六千年前的我。
     不,不可以。
     我从冲了上去.
     枪声响起,今天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
     我替兰挡住了那枪,我还是死在GIN的枪下。
     这是千年宿命轮回的安排,从亘古开始就属于我的宿命.
     我感到他紧紧地抱住了我。
     一滴泪滴落在我脸上。
     滚烫的泪.
     再见,新一,我没有白来。
     谢谢你。
     你让我知道,
     你还爱我.
     再见,不,应该是永别......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