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陵丹丘生 / 年谱 / 谭嗣同年谱简编

0 0

   

谭嗣同年谱简编

2011-11-06  巴陵丹丘生

谭嗣同年谱简编

 

浏阳谭氏渊源:

 

浏阳谭氏,明初为闽人,着籍福建清流县,远祖渊佐明成祖与靖难之役,死来河之战,事定,叙功追封崇安侯,故后世以武功显。四传宗纶公官湖广行省总兵官,佩平蛮将军印,剿九溪蛮,久留湖广,故其子功安、功完留居焉。功安公定居湖广长沙县,又三传逢琪公避明季流寇之难,肇迁浏阳县,遂为浏阳人。

 

迁居浏邑后,卜居浏城梅花巷,故邑人称梅花巷谭氏。世代以教读为生,笃学固穷,不改厥志。至学琴(贵才)公,以父病家贫,屈身为县吏。学琴公有四子,长继升(海峤),次继墉(子朴),三继洵(敬甫),四继猷,除继猷幼殇外,三子均卓然有建树。谭继洵为谭嗣同之父。

 

清同治四年乙丑(1865310日)二月十三日谭嗣同生于京师宣武门外烂眠胡同寓所,时谭继洵方官户部主事。谭继洵生于道光三年(癸未),咸丰庚申科进士。时父谭继洵年四十二岁,母徐五缘年三十八岁,同邑北乡芦烟洞人,勤俭和肃,持家有节度。嗣同兄姊四人:长兄嗣贻字癸生;仲兄嗣襄字泗生;长姊嗣怀,适同邑宋氏,在室殇;次姊嗣淑,适翰林院庶吉士灌阳唐景崶。异母弟妹五人。

 

同治五年丙寅1866谭嗣同二岁

年孙中山生于广东省香山县翠亨村。

 

同治六年丁卯(1867),谭嗣同三岁。

是年唐才常生于浏阳,左宗棠创办福州船政学堂。

 

同治七年戊辰(1868),谭嗣同四岁

是年日本开始进行明治维新。

 

同治八年己巳(1869),谭嗣同五岁。

是年始受书,与仲兄俱事毕莼斋师。(自撰三十自述称:五岁受书,即审四声,能属对。

 

同治九年庚午(1870),谭嗣同六岁

是年王韬在香港集股买下英华书院,旋又创办《循环日报》,自任主编,宣传变法自强主张。

 

同治十年辛未(1871),谭嗣同七岁。

徐五缘挈伯兄(嗣贻)南归就婚,置谭嗣同于京师,戒毋念;谭嗣同目泪盈眶,强抑不令出,人问终不言,然实内念致疾。

 

同治十一年壬申(1872),谭嗣同八岁。是年谭嗣同与伯兄(嗣贻)仲兄(嗣襄)读书京师宣武城南;塾师为大兴韩荪农先生。

 

同治十二年癸酉(1873),谭嗣同九岁。

是年梁启超生。

 

同治十三年甲戌(1874),谭嗣同十岁。

是年谭继洵官户部员外部,欧阳中鹄(瓣姜)主其家,谭嗣同及仲兄俱受业焉。徙居库堆胡同——在今北半截胡同内浏阳会馆。

 

光绪元年乙亥(1875),谭嗣同十一岁。

是年谭继洵升任户部郎中,监督坐粮厅,驻通州。谭嗣同随父之任,仍时来京师。(通州即今通县,濒北运河。坐粮厅掌验收漕粮,催督运转,为仓场大臣属官。)

 

光绪二年丙子(1876),谭嗣同十二岁。

是年春京师大疫,谭嗣同仲姊(嗣淑)居京师得喉风,徐五缘往视,染焉,遂卒于所居浏阳会馆内寝;仲妹先母四日死,伯兄后母一日死。谭嗣同是时染疫,死三日苏,谭继洵因字之为“复生(谭嗣同集中湘痕词序,所谓“少更多难,五日之丧是也。)秋九月仲兄奉父命,护丧归浏阳,亲属殁于京师者六人。

 

光绪三年丁丑(1877),谭嗣同十三岁。

是年陕西巡抚谭钟麟荐于左宗棠,谭继洵京官外放补授甘肃巩秦阶道,加二品衔。冬谭嗣同侍父回浏阳原籍。由京师而天津,泛海经烟台,转上海,易舟溯江而上,至汉口易舟,仍溯江,泛洞庭,浮湘江,至长沙,陆抵浏阳。

 

光绪四年戊寅(1878),谭嗣同十四岁。

是年夏谭嗣同侍父赴甘肃任。时豫陕大旱后,疫疠踵兴,途中触暑宾从死者二人,厮隶十余人。夏由浏河乘舟至长沙,易舟流湘,泛洞庭,浮长江迳湖北,溯汉,至襄阳登陆,陆迳洛阳,入函谷、潼关,至陕西,秋至兰巡,回抵秦州(甘肃天水)。

 

光绪五年己卯(1879),谭嗣同十五岁。

是年谭嗣同归湖南。秋从邑东涂启先(舜丞)先生学。

是年6月(四至五月)孙中山随母赴檀香山。始见轮舟之奇,沧海之阔,自是有慕西学之心,穷天地之想。

 

光绪六年庚辰(1880),谭嗣同十六岁。

是年谭嗣同居浏阳从涂先生学。

 

光绪七年辛巳(1881),谭嗣同十七岁。

是年谭嗣同居浏阳从涂先生学。秋游长沙,寻归。(秋游长沙,乃谭嗣同赴秋闱试也。谭嗣同居浏阳故里几三载,时将届弱冠,除学诗文外,必有交游,识唐才常(佛尘)、刘善涵(淞芙)、贝允昕(元征)应在此时。)

 

光绪八年壬午(1882),谭嗣同十八岁。

是年谭嗣同赴甘肃。秋赴兰州,冬返秦州。是年填词一阕,望海潮调。

 

光绪九年癸未(1883),谭嗣同十九岁。

是年谭嗣同赴兰州,谭继洵升任甘肃按察使。谭嗣同旋赴鄂,四月初三日结婚,婚后寻赴甘肃。(是时李寿蓉(篁仙)以道员居鄂候补。)

 

光绪十年甲申(1884),谭嗣同二十岁。

是年谭嗣同居兰州。与狄道州(地名)李景豫(榕石)交厚。(李君早卒,诗文多佚,现公集石菊影庐笔识中,存李诗十一首。)

 

光绪十一年乙酉(1885),谭嗣同二十一岁。

是年春谭嗣同归湖南冬赴甘肃

是年中法战争结束,清政府在打胜仗的情况下卑怯求和,使孙中山甚感痛愤。后来,他极强调中法战争对他的影响,自称:“余自乙酉中法战后,始有志于革命。”“予自乙酉中法战败之年,始决倾覆清廷、创建民国之志。

 

光绪十二年丙戌(1886),谭嗣同二十二岁。

是年春谭嗣同抵兰州。是年夏,谭嗣同伯父谭继升(海峤)卒于故里。(谭继升精审明达,为吾邑团练首领,洪杨之难,率义勇保乡里,又为地方事劳累:兴义举,修县志;凡事必躬亲,劳而不怨,事成身退,公私判然,至今日邑人仍啧啧称道。谭嗣同编浏阳谭氏谱,特撰海峤府君家传。)

 

光绪十三年丁亥(1887),谭嗣同二十三岁。

是年谭嗣同居兰州。(谭嗣同居兰州,以甲申、丙戌、丁亥三年为久,谭继洵升任甘肃布政使,计亦在丙戌、丁亥间。谭嗣同集中(石菊影庐笔识下篇),记甘肃布政使署灵鸽事,并叙署中牡丹繁茂,及憩园诗联等作。联语诗句多作于此时期中)

 

光绪十四年戊子(1888),谭嗣同二十四岁。

是年夏谭嗣同归湖南。冬赴甘肃。

是年谭嗣同与仲兄约同与秋试,时仲兄居故里,故先归浏邑。报罢后,谭嗣同返甘肃,仲兄拟北上博一官,谒涂舜丞师于长沙汤氏馆舍。(见涂先生撰谭生泗生哀辞。)

是年冬,谭嗣同西行度陇,仲兄亦北行,作别于汉口,同舟涉江,风涛大作,舟子失色,独谭嗣同兄弟相视而笑。有口占诗两绝,及别仲兄诗两律。(见石菊影庐笔识下篇。)

是年谭嗣襄离家北上,旋渡海趋台湾,时唐景崧为台湾道。

 

光绪十五年己丑(1889),谭嗣同二十五岁。

是年谭嗣同抵兰州,寻离兰州,上京师。道出陕西,出潼关,渡河,迳山西,夏抵京师。原拟约仲兄同赴北闱试,不意夏五月五日仲兄嗣襄卒于台南府城蓬壶书院。噩耗猝至,不克与试。遂南奔至沪,迎兄榇归葬。

是年谭嗣同在京师,曾从同邑刘人熙(蔚庐)先生游,始究张横渠、王船山之学理。

是年冬自定十五岁至二十五岁诗为一卷。

有得仲兄寄书感赋,仲兄墓柱联,先从兄馥峰跹像诸作。

是年从子传简病殁。

子传铎生于兰州,越年殇。

是年冬谭继洵升任湖北巡抚。

 

光绪十六年庚寅(1890),谭嗣同二十六岁。

是年春谭继洵由甘肃之鄂抚任。谭嗣同先期由浏阳起程,舟行至长沙,易舟流湘,泛洞庭,流江,抵湖北迎父。是年公外舅李公篁仙适署湖北汉黄德道,谭嗣同寄庽署中,豫为布置。夏归湖南,秋返鄂。寻又赴安徽,流江迳九江,抵安徽,小住即返。

是年谭嗣同作湘痕词八章。

义宁陈公宝箴(右铭)于是年授湖北按察使,子三立侍,谭嗣同识陈公父子当在斯时。

 

光绪十七年辛卯(1891),谭嗣同二十七岁。

是年谭嗣同归湖南,抵长沙,游衡岳,冬返。检点仲兄遗文及行述、墓铭并哀诔等作,辑成远遗堂集外文初编。是年十一月作远遗堂集外文初编序,又作武昌踏青词,晨登衡岳祝融峰诗。

 

光绪十八年壬辰(1892),谭嗣同二十八岁

是年谭嗣同居武昌。谭嗣同集中集禊帖赠吴君小珊联,跋云:“家大人开府湖北,宾从文宴,盛极一时,瓣姜师外,若王君信余,吴君小珊,张君憩云,涂君质初,贝君元征,方诸芝兰吾臭味也。诗文旨趣尤与吴君合。因集王氏二十有二名,属憩云书以赠,志嘉会,兼示劼巩。读此可卜当年盛事。是时公居鄂久,诗文游宴必多,游洪山,鹦鹉洲吊祢正平,谭嗣同诗宴诸作,多作于此时。代大人撰赠奉政大夫任君墓志铭。

 

光绪十九年癸巳(1893),谭嗣同二十九岁。

是年谭嗣同赴芜湖——流江,迳九江、安庆,抵芜湖,寻返。时李公寿容权徽宁池太广道,驻芜湖。夏上京师——流江,迳九江、安徽、江苏,至上海,易舟浮海,至天津,又易舟溯潞,至通州,陆抵京师。秋返湖北——取道天津,浮海迳烟台,至上海,易舟溯江,迳江苏,至安徽,易舟仍溯江,迳九江,抵湖北。

是夏与饶仙槎李正则同写影于上海,作三人像赞。编远遗堂集外文续编成,并作序。

是年谭嗣同作《城南思旧铭和饶仙槎除夕感怀诗等作。

是年冬十月,谭继洵赴四川查办事件,越年二月返鄂。

 

光绪二十年甲午(1894),谭嗣同三十岁。

是年谭嗣同归湖南,先至长沙,陆赴湘乡,寻流涟,流湘,至长沙,陆抵浏阳,冬返湖北。

刘襄勤公(锦棠)卒于湘乡故第,谭嗣同奉父命赴湘乡祭奠。

是年谭嗣同作莽苍苍斋诗序、三十自述、海上纪事诗等。又成浏阳谭氏谱四卷。

是年夏秋间中日战争爆发,我国陆海军均大败,刘坤一奉命赴山海关督师,张之洞署理两江总督,谭继洵兼署湖广总督。

是年谭嗣同有二长函,一致欧阳中鹄(兴算学议),一致贝元征先生(此两书可见谭嗣同之志事,盖甲午战役前后,谭嗣同之思想及治学方法,乃有大转变。)

 

光绪二十一年乙未(1895),谭嗣同三十一岁。

是年谭嗣同由鄂赴上海,旋上京师。是年七月康有为倡强学会于京师,时割台辽之议起,人心震奋,士大夫发起一政社,讲究自强之法,袁世凯亦为当时赞助人之一;并刊行中外公报,分送朝士,寻为清廷封禁。

谭嗣同始识梁启超于京师。(钱基博《湖南近代学风》云:“适南海康有为倡强学会于京师,多士风动。嗣同千里造谒,而有为归广东,不得见,见其弟子新会梁启超,则导扬师说,而为述有为所发明《易》《春秋》之微言,穷《春秋》三世之义,阐《礼运》大同之治,而体《易》干元统天之精,与嗣同平日所诵习契机,而益闻所未闻,则大感愤而欲措见诸行事。

是年秋谭嗣同赴京师,居颇久,年底方旋鄂。乙未除夕上欧阳中鹄师信,曾提及,“途中连上数书,随于廿三日到鄂……适有赞使之说,不能暂作应酬。(此信见欧阳予倩所编谭嗣同书简。)

是年王之春奏调谭嗣同出洋,任庆贺俄皇尼古拉二世加冕专使随员,王旋罢使,谭嗣同得不赴。

是年谭嗣同作傅保高媪小照赞。谭嗣同夫人李闰题诗一绝髫龄失母实堪怜,朝夕相依十六年,问暖嘘寒勤抚恤,追随不异在娘前。

是年八月陈公宝箴调任湖南巡抚。

 

光绪二十二年丙申(1896),谭嗣同三十二岁。

是年春谭嗣同奉父命上京引见,并送胞侄传赞考荫。(见谭嗣同上欧阳中鹄师书,及欧阳师复书,均载欧阳予倩编印谭嗣同书简内。)

是年谭嗣同六月十八日出都,迳赴金陵,就江苏候补知府缺,廿九日到达。

是年谭嗣同曾赴天津,参观轮船、船坞、铁路、火车、铁桥、电线、炮台等,又如唐山煤矿、漠河金矿;又出都见上年被水灾之难民,栖止堤上,至为悲感。

谭嗣同在此京晤诸佛教学者,如吴雁舟、夏穗卿、吴小村父子。又晤耶教中人,传教士傅兰雅,与语辄有微契。谭嗣同抵金陵后,寄寓杨鸿度(彦规)家。(杨为湘乡杨昌浚宫保长子,时主江南督销局事,寓居南京庐妃巷之刘公祠。)

是时金陵有居士石埭杨文会(仁山)者,博览佛乘,寄居金陵之碑亭巷。(今碑亭巷屋宇,门额上有金陵刻经处五字)。以流传经典为己任谭嗣同时与之游,得以遍窥三藏。

谭嗣同于是年十月廿一日返鄂一行,与盛宣怀(杏荪)谈论开发湖南矿事,原拟赴长沙与陈公宝箴商量,寻因盛意反复不决,事遂不果。谭嗣同于越年正月初十日乘兵轮赴南京,因沿途搁浅,十七日方抵达。起坡住东关头公馆。是行谭嗣同携眷属,奉寡嫂黎氏(谭嗣襄配)挈侄儿女同行。

是年八月,谭嗣同在上海与梁启超(卓如)、汪康年(穰卿)、宋恕(燕生)、吴嘉瑞(雁舟)、胡惟志(仲巽)、孙宝鍹(仲愚)七人同映一像,或趺坐,或倚坐,或跽两足而坐。或褊袒左臂右膝着地,状类不一,(见丁文江编梁任公先生年谱长编,孙仲愚日益斋日记)。(谭嗣同乃褊袒左臂右膝着地而双手合十者,仁学中所印之像片,即从此照中拍取,刘善涵(淞芙)先生为题一长跋)

是年谭嗣同开始撰仁学。

谭嗣同之旧学四种。(寥天一阁文、莽苍苍斋诗、石菊影庐笔识、远遗堂集外文)编定于是年,越年春刊板。(旧刻本有光绪丁酉金陵之刊字样。)

是年有留别湘中同志八篇,金陵听法诗,赠梁卓如,酬宋燕生见赠,赠吴雁舟,吏隐诗,官江苏,秦淮河诸作。

谭嗣同致欧阳瓣姜师长信,北游访学记,亦当作于是年七月廿三日。此乃谭嗣同丙申北行,目睹世变,观赏新奇,且与当时学者及耶教中人接触,故详为报告,自称为北游访学记。(有珂罗版印本。)

是年时务报刊于上海,梁启超氏任主笔。

 

光绪二十三年丁酉(1897),谭嗣同三十三岁。

是年谭嗣同于正月十九日携眷乘楚材兵轮由武昌抵金陵,同邑刘淞芙、黄颖初两君同行,遥睇庐山,有诗载集中,抵金陵后,有上张孝达(之洞)督部笺,以致谢忱。盖楚材兵轮,鄂总督部堂所辖也。

二月初,谭嗣同奉委派任筹防局提调。

二月中旬谭嗣同曾赴上海一行,送谭继洵入京陛见,旋返金陵。

谭嗣同在鄂时,曾与张通典(伯纯)、吴铁樵两君商量,在汉口创办民听报,来金陵后,又与汪康年(穰卿)一再相商,拟向时务报贷款,但终未如愿。

是年谭嗣同悉心讲求科学,并襄助时务报推行事。又与郑孝胥(苏龛)、徐乃昌(积余)、缪荃孙(小山)、蒯通典(礼卿)、杨文会(仁山)、刘聚卿,茅子贞结一测量会。

是年义宁陈公宝箴一再促谭嗣同返湘,谭嗣同于十月间离金陵,返湘佐理新政。

是年秋时务学堂成立,谭嗣同与凤凰熊公希龄(秉三)任总理绅。(按总理绅一职,即今日之校长。时务学堂,由湘抚陈公宝箴主办,江督刘坤一(岘庄)拨湘岸盐款七千元,谭嗣同与熊希龄实赞襄之。)

聘新会梁氏(超启)任中文总教习,李维格(一琴)任教英文总教习,唐才常(佛尘)先生及康氏弟子韩文举(树园)、叶觉迈(湘南)、欧榘甲(云樵)均任分教习,以经、史、子、西学教士,经子以公羊、孟子为主,作扎记,并演述西洋民主、自由之理。学士四十余人,林圭、李炳寰、蔡艮寅(后更名——锷)范源濂、杨树达、郑晟礼、黄敦鼒(郑黄两君浏阳人)均受业。时学生皆住宿,不与外界通,年假诸子归省,扎记始流传于外。更秘密印行明夷待访录、铁函心史、扬州十日记等,并加按语,分别发布,因之遂引起旧党人士之排击。于是湘省巨绅士王先谦(益吾)、叶德辉(奂彬)及王弟子平江苏舆等撰文反对,编冀教丛编,丑诋备至。

同时又设立南学会、湘报(日刊)、湘学报(旬刊),公任南学会学长,又时为报章撰文。是时谭嗣同将私人所储藏之书籍,捐与南学会。

是年四月吴君铁樵病殁,谭嗣同撰吴铁樵传。又有由武昌而建业,瞻望庐山诗。奉怀陈义宁公连辱见招竟不自拔。洞庭阻风赠李君时敏,菊花石砚铭(为梁任公先生作)诸作。江行感旧诗并叙,亦当作于此年中,盖送李公(篁仙)下窆时作也。又有壮飞楼治事十篇。

是年六月黄遵宪授盐法长宝道,兼署湖南按察使。八月徐仁铸任湖南学政(原任学政为仁和江标)。

 

光绪二十四年戊戌(1898)谭嗣同三十四岁

是年正月谭嗣同赴金陵迎眷返湘。

是年二月南学会开讲,讲题分四项:一、学术,由善化皮锡瑞(鹿门)主讲。二、政教,由梅县黄遵宪(公度)主讲。三、天文,由谭嗣同自任。四、舆地,由新化邹代钧(甄伯)主讲。讲稿载湘学报,公有讲稿四篇,讲题四:一、论中国情势危急;二、论今日西学与中国古学;三、论学者不当骄人;四、论全体学。

时谭嗣同主持南学会及任时务学堂总理绅,又兼督办机器制茶事。

夏四月二十三日定国是之诏下,谭嗣同以侍读学士徐公致靖之荐,被征召。(徐致靖(子静),江苏宜兴人,光绪丙子进士,时官侍读学士,戊戌年七月升任礼部右侍郎(仅半月罢职)。子仁铸、仁镜均成进士,仁铸任湖南学政。徐致靖戊戌四月上请定国是疏、随于二十四日上保荐人才疏,密陈康有为、黄遵宪、谭嗣同、张元济、梁启超五人。此两疏对戊戌维新确有重大作用。)

夏四月十五日谭嗣同离家北上,有诗别夫人——戊戌北上留别内子。末句云:养亲抚侄赖君贤。五月初二日由长沙寄书夫人,有云:我此行真出人意外,绝处逢生,皆平日虔修之力,故得我佛慈悲也。夫人益当自勉,视荣华如梦幻,视死辱为常事,无喜无悲,听其自然,惟必须节俭免得人说嫌话。至武昌又寄书云:父亲慈心更胜于昔,问你们住何处为好?我说住浏阳好,若浏阳不安靖,则令来署中住,大人深以为然。观此数段文字,可知应征前之心情,关怀家国,勉慰备至,其字里行间,隐隐中有咐托语。至鄂不久值大病,不能行,因电旨催促,秋七月始就道。抵京后又寄书云:朝廷毅然变法,国事大有可为,我当自奋勉,不敢自暇自逸,此后太忙,万难常写家信云云。

四月电旨:“翰林学士徐致靖奏请保通达时务人才一折:工部主事康有为,刑部主事张元济,着于二十八日预备召见。湖南盐法长宝道黄遵宪,江苏补用知府谭嗣同,着该督抚送部引见。梁启超着总理衙门察看。钦此

谭嗣同七月抵京,寓浏阳会馆。(近人杨一峰所编年谱,定为七月二十二日。)

七月二十日上谕:“内阁候补侍读杨锐,刑部候补主事刘光第,内产候补中书林旭,江苏候补知府谭嗣同,均赏四品卿衔,在军机章京上行走,参预新政事宜,钦此。七月二十七日光绪帝决定开懋勤殿设顾问官,命公拟旨,欲于次日赴颐和园请示西大后,谭嗣同退朝告同人曰:今而知皇上之真无权矣!”二十九日杨锐带出光绪帝密诏。(即清史杨锐传所收杨子庆昶所檄之良书)。(按雍正间设军机处,处理机要事务,选三品以上鸿达亲信者为军机大臣,得挑四品京堂以下,及部院各属才敏笔捷者为军机章京。章京职掌:草拟上谕,实核各方章奏。)

谭嗣同见诏大恸,乃有召用袁世凯之谋。是日光绪帝召袁世凯入京,八月一日袁由津入宫见帝,即以侍郎候补,次日又蒙召见。同日光绪帝促康有为出京,三日晚谭嗣同赴法华寺访袁,激袁以忠义,促其杀荣禄,以报君父之恩,袁表示许诺。同日御史杨崇伊等赴颐和园上封事,请西太后训政。四日康有为奉督办官报之谕赴上海(亦有康氏五日离京说)。五日袁陛辞返津,下午三时到达,即晋谒荣禄,荣禄即乘下午五时车晋京,西太后亦于五日晨由颐和园返京(亦有四日酉刻返宫说)。八月六日难作,谭嗣同仍居浏阳会馆待捕,劝梁氏速趋日本使馆,营救康氏。七日赴日本使馆访梁,促其东行,并以诗文稿数本及家书一箧奉托。(此类诗文及家书均告遗失,梁氏仅将仁学两卷付印。)八月十日晨九门提督来谒,谭嗣同延入,相见即曰:“吾知之矣。”随即同去。旋缇卒入内室大索,取公文件而去,谭嗣同已于先一日,将来往函件付之一炬,独留老亲手谕,故继询公得免。(北半截胡同之浏阳会馆,内进有莽苍苍斋,谭嗣同憩息之所也。寥天一阁,谭嗣同读书治事之所也。外进有怀旧雨轩,谭嗣同见客之所也。被逮即在此处。)

被逮后,系刑部狱,南所头监。在题壁诗一首,“望门投止思张俭,忍死须臾待杜根,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

八月十三日下午四时谭嗣同与康广仁、杨深秀、杨锐、林旭、刘光第同死京师宣武门外菜市口,史称为戊戌六君子。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