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柳书屋 / 诗词曲赋 / 苏轼《江城子》赏析

分享

   

苏轼《江城子》赏析

2011-11-13  木柳书屋

苏轼《江城子》赏析  

2010-06-25 21:02:43|  分类: 情感天地 |  标签: |字号 订阅

 

     苏轼《江城子》赏析

      (庚寅秩年聊藉诚祭芳卿 )

撰文:秋雨

 

 

《江城子- 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记梦》

         (宋)苏轼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

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

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

 

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

相顾无言,唯有泪千行。

料得年年断肠处,明月夜,短松岗  

 

《江城子- 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记梦》这首词是苏轼为纪念亡故的结发妻子王弗而作。

王弗十六岁时嫁给苏轼,她天资聪颖,知书达理,好学喜诗。《侯鲭录》中就记载了这样一个故事:在一年正月的夜里,王弗见庭前梅花绽蕾盛开,月色皓洁似水。于是,就对苏轼说道:“春月胜于秋月色:秋色让人惨凄,春月令人和悦。可召赵德麟辈饮此花下。”东坡听了高兴地赞道:“此乃诗家语也。”可见王弗对诗词的意境体味之独到而深刻,与自己的丈夫苏轼通情知音,性有灵犀。

苏轼一生宦途坎坷,命运多舛。品行贤淑的王弗,就曾多次对苏轼的事业、为人、处事进行过提醒、嘱咐,从中也表现了王弗对夫君的深情关切和远见卓识。苏轼在为亡妻王弗所撰写的墓志铭中,就曾一往情深地记载了这一幕幕感人的情景。

可见,王弗既是苏轼生活上的伴侣,也是文学上的知音,还是事业上的贤内助。

然而令人惋惜的是,王弗年仅二十六岁就不幸去世。对诗人来说,这真是在生活上、感情上、事业上的三重打击。苏轼对结发妻子王弗爱之深、情之笃,思之切、念之久。在这首《江城子》词中,表现得淋漓尽致。

 

    “十年生死两茫茫”,王弗死于治平二年,距诗人写此词时正好十年。十年时间,生死离别,阴阳相隔。无论是对生者还是对逝者来说,看起来不过是有限的时日,但又是永无休止的思与情。“人生自古伤离别”生者与死者是一别永久,再也不能晤面的了。这里“十年生死”四字,既道出了生者逝者别离伤痛时间之久,也道出了生死两界隔离之远,沉痛之情已然尽现。而后句的“两茫茫”三字也承接上半句道出了从时间上、空间上都难以相见、难以相知的压抑难捱之感。

    “不思量,自难忘” ,先写诗人对死者的思念。“自”在这里可解为原本之“本”。“难忘”本是一种无时无刻不在进行的有意识的思念,也本是一种难以中断的无意识的思念。没有一点刻意为之的意思。故而“不”字,更表达了诗人自然思念爱妻、十年难忘王弗的深切情怀。正如李清照在《一剪梅》所言的“此情无计可消除”。

    “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王弗死后,迁葬于苏轼的家乡四川眉山,距在密州任所的苏轼,何仅相隔千里。亡妻远在千里,远离了往日亲密相伴的伴侣,九泉之下的她,连倾诉内心凄凉的地方都没有。这是多么凄惨悲凉的孤独和寂寞。

     诗人是通过从“十年”的时间与“千里”的空间两个角度,写出了生者与死者的长别与远离之苦。表达了对爱妻沉痛的思念以及生死相隔的遗憾之情。

    “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纵使”假设复句关联词。引出诗人的一个设想。十年后的“相逢”,会是怎样的情景呢?这十年,宦海沉浮,身不由己的苏轼,历尽劫难,备尝艰辛,反复地被外放,迁谪,流徙,甚至拘羁。人世间的风霜、人生路上的坎坷,确已使他“尘满面,鬓如霜”。 若此时此刻,亡妻与诗人相逢的话,肯定是“不识”君颜了。

  句式的参差,使得平实如话词句,韵味醇厚,蕴意深邃。使读者深深体味到了生活创伤给诗人带来的深深的苦痛。这里表面写的是相逢不识的遗恨,实质上则是写诗人对十年间个人沧桑人生的辛酸慨叹,也蕴蓄了对亡妻生前为了诗人事业、为人、处世而深情尽心相弼的怀念与感慨。 
   

 下阕承接“相逢”写梦境。境虽换而意相连。

“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唯有泪千行。”这意境照应了上阕“不思量,自难忘”的刻骨铭心的思念。日所思,夜所想。诗人自然而生动地绘下了梦境。把我们带到了了当年恩爱夫妻十年生聚的美好时光。

“小轩窗,正梳妆。”短短的六个字,诗人描绘了在内室的窗下,妻子正对镜梳妆这熟悉的情景。安宁、温馨、而又幸福。梦境中,夫妻相逢,茫茫十年的时间,阴阳相隔的空间仿佛都不存在了。生死夫妻,梦中相逢,是何等感人的浪漫。

然而,十年是冰冷的的客观;生死是无情的现实。夫妻相逢只能是“相顾无言,唯有泪千行”。这与上句的温馨、幸福形成了鲜明的反差,梦中的相逢只会是如此凄苦、悲怆的结局。

     诗人描绘梦境,先以美好时光“扬”,再以泪眼相对“抑”;先扬后抑,生动地表现了诗人往事萦怀,怅惘凄苦,难以排遣的愁绪。

    “料得年年断肠处,明月夜,短松岗。”诗人又一次想到了亡妻远葬千里,凄凉的“孤坟”。 与上阕中“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相呼应,充分利用词中长短句使人读后回味无穷:在那寒夜清冷的月光之下,植着短松的山岗,就是王弗令人“断肠”的墓地。在这里,苏轼贴切,自然地化用了唐代开元年间的传说故事,典出于《本事诗》一书。说的是幽州张衙将之妻孔氏死后,一日忽从冢中出,题诗赠张曰:“欲知肠断处,明月照松岗”。

苏轼由这典故自然联想到:自己的亡妻十年来不也是在那清冷的月光下,凄凉地独处“千里孤坟”吗。

“料得”一词,不仅写出了死者有灵,年年不断对生者的怀念,而且也突出了生者对死者的怀念。这一句使全词感情激荡,意蕴更深。收到了言虽尽而意无穷的表达效果。


        这首词炼字十分精准。诗人选字填词看似朴实无华、近似白话,实际上,产生了了叙实景而真情尽抒,记幻梦而寓意深远;虚实结合,浓淡相间,自然而流畅的艺术效果。诗人选用《江城子》词牌悼念心爱的亡妻,十分恰当。《江城子》词调,凡是韵脚,皆为平声韵,三、五、七言时而相迭、时而相间。全词音韵和谐与诗人委婉凄楚之情相协:通篇跌宕起伏与诗人不平难抑之思相映。

      
     在苏轼的作品中,以悼亡为题材的词,这是第一首。《江城子》不但扩展了词的题材,而且提高了词的品位。 
   “诗言志”,宋词豪放派的代表大家苏轼的词,与唐宋八大家的其他作品一样,“惟陈言之务去”重真情、崇哲理、务实而作。改变了以往文人填词,奢言风月,只为歌伎吟唱、应歌而作的陋习。

      陈师道曾赞苏轼的《江城子》 “有声当彻天,有泪当彻泉”。今天我们重读这首词,仍然能清楚地看到那字字蕴含的血与泪,仍然能清晰地听到作者那痛彻心肺的悲声。

                                                                            2010-6-19于津门

  评论这张
转发至微博
转发至微博
1  分享到:         
阅读(2557)| 评论(4)| 引用 (1) |举报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