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dd / 技巧点拔 / 高分作文技巧点拔

分享

   

高分作文技巧点拔

2011-11-20  ldd

 

   

 
 
   高分作文技巧点拔
编辑制作:林夕梦
 
 

 

高分作文技巧点拔 - 林夕梦 - 林夕梦

   

凝千古于一瞬,挫万物于笔端

徐忠华

一、释义

唐朝,江州的一座寺庙之内,刺使李渤与禅师智常正机谈交锋。

李渤:“佛经上说:小小的芥子可容纳一整座须弥山。这实在是太不合常理了,难道佛也骗人?”

智常微微一笑,反问道:“都说你‘读书破万卷’,此事真耶?假耶?”

“当然是真!”李渤瞪目道,作为小有名气的才子,他觉得智常此问简直是对他的侮辱。

“那么,请问:你读过的万卷书现在都存于何处?”智常说完,闭上了眼睛,顾自打坐,不再理会李渤。

李渤沉思片刻,然后他站起来对着智常深深一躬,从此敬服佛理。

故事讲完了,故事里的李渤已然恍然大悟,不知故事外的你可也有所会意?

椰子般大小的脑袋即可容纳万卷书,芝麻般大小的芥菜籽自也能容纳喜马拉雅般大小的须弥山,佛之能“纳须弥于芥子”正与人之能“纳万卷书于脑袋”其理为一。而本文所要讲的“千古一瞬”作文法其意亦略同于此。

所谓“千古一瞬”,意即叙述时要将跨度为千年的时间压缩至一瞬。这,当然只是一种修辞。实际叙述时,我们所要做的只是将尽可能多的时间压缩至尽可能少的时间。

要做到这一点,我们必须要找到某一个蕴涵丰厚的瞬间,此一瞬间中出现的人、物、事可与过去、现在、未来中的诸多人、物、事相勾连。然后,通过对此一瞬间的相关描写,我们可将过去、现在、未来中所被勾连的人、物、事尽皆纳入。而所谓的相关描写,简单而言不过“内”、“外”二字。内,即是对此一瞬间出现之人或物的心理描写;外,即是对此人或物的形体神情及其周围环境的描写。空说无益,且看例文:

凡高之死

天是那么蓝,云是那么洁白,阳光是那么灿烂夺目。

多么温和的世界啊,一切是如此安静。

“砰”!不远处的田野上传来了这刺耳的枪声,在空旷的天地间回响。这尖锐的干脆的枪声,是凡高承受痛苦折磨的末声,也是凡高灵魂得到解放的启声。

伴随着这一枪响,凡高的生命走到了尽头。慢慢地,凡高的身躯开始向后倾斜,他仿佛想躺下来,好好的休息,满满的睡一觉,他走累了,他是熬到了这最后一刻。

此时,他的眼前浮现了一路上的酸甜苦辣,他想到了童年时天真烂漫、无忧无虑的时光;想到了自己对绘画的渴望,自己那辽远的梦想;想到了自己400多心血之作竟只卖出了一幅;想到了一次次的被心爱的女孩拒绝;想到了自己这一辈子无所作为,生活要靠弟弟接济。

“噢,终于结束了——”一切的一切都只是过眼云烟——他倒在了血泊中,那血是夺目的红,正如那阳光一样,是他渴盼的红。

天地顷刻间变了样,暗沉沉的,仿佛倾盆大雨即将来临。被血染红的鸢尾花在阴沉的天空下显得十分无助,而整个田野也是死一般的

寂静,仿佛它已就此老去。

点评:这是一篇400字左右的当堂作文,规定学生须以凡高生命的某一瞬间来显现他的整个一生。该生取凡高自杀之一瞬间,全文以枪响起以凡高倒地终,若计算整个事件之发生时间,仅不过几秒。但在这几秒之内,作者通过凡高死前的回想囊括尽了他的一生。细看此文,其文字构成仅两部分,即属于“外”的环境描写与属于“内”的心理描写。此文之成功正在于作者很好的运用了“千古一瞬”写法。

一例或难解诸君之惑,请再看一例:

那一夜,她彻夜难眠

那一夜,她彻夜难眠。

月光透过窗户,静静地泻在织布机上。梭子吱嘎,戳破这夜的寂静。

而木兰的心绪却如同梭子一般无法平静。被月光照亮的那匹白布,好像就是那张军帖,最醒目的地方工工整整地写着父亲的名字……

嘟,嘟,嘟……父亲的拐杖声由远而近。当年在战场上横刀立马,所向无敌的父亲,而今若没有拐杖,将寸步难行。战场,曾经给父亲带来多少荣光,现在却只能是一个梦,一个噩梦。“木兰,睡吧,明天还能织的。”父亲嘶哑的声音从门口传来。微弱而无力的声音,在这静静的夜,都差点被机杼声掩盖,倘若在战马嘶鸣、短兵相接的沙场,它只能被吞噬,不留一点痕迹。“好。”木兰艰难的应了一声,盈盈泪水,折射着月光。

月光如水,织机在如霜的地面上勾勒出淡淡的阴影。弟弟,上灯时分,他就在这地面上打着滚。他哪里懂得木兰的心情,战场、军帖、出征,对他而言都太遥远。刀枪剑戟,他倒都喜欢,刚才还不是缠着姐姐比剑吗?但他何曾知道:剑,可不是玩具;战场,也不是家里温馨的后园啊。姐姐不和他玩,他还要撒泼呢?

木兰伏在织布机上,手指轻拨着布匹,不停地叹息。

“男丁,男丁……”她的思绪仿佛突然被什么打断,她站起来,走到窗边,拿起镜子,从浓密的黑发中抽走了发簪,摸着自己的脸,木兰会心地笑了。

替父从军,木兰决心已定。

细心掩上东阁的门,西阁的床依然温暖。这身衣裳定然是不能穿了,父亲的战袍彻底盖住了木兰的红装。然而镜子中,依然是个俏生生的女孩。

花黄,幽幽的揭下;唇红,轻轻地抹去……

点评:木兰从军之故事何其繁复,中学课文《花木兰》按时间顺序从木兰当户织写起,一路写到其荣归故里,时间之跨度长达十年。而本文作者自出机杼,仅选取木兰下决心之一瞬便已成文。通观全文,从头至尾所叙述之时间亦不过几分钟,但就在这几分钟之内,作者通过木兰的前思后虑,将在此一瞬间中出现的“父亲、军贴、男丁”与过去(父亲的光荣史)、现实(苍老的父亲与童稚的弟弟)相勾连。突出木兰之出征乃是因为其对家人深切而热烈的爱!细看全文,大家可发现此文成功之关键恰与前文同:一,选取了一个蕴涵丰厚的瞬间;二,内外结合的描写方法。这,正是“千古一瞬”作文法!

二、修炼

像“千古一瞬”这样法力无边的作文大法,要修炼至于炉火纯青自然极为困难,然此法正如游戏中之围棋,进阶高段极难而入门却极易。若听我言,要将此法炼至对付高考境界,只需轻轻两步:

A.修炼之切片定格

时间压缩至于极限,即为定格。试想在某事件发展到最精彩瞬间之时,有孙大圣在旁大喝一声:定!然后,你可以看到一个时间切片——一个凝固的场景或某事物的一个凝固的姿态,截取它,然后描绘此场景或姿势,描绘它的所来与所去,在这被凝固的时间里装进去尽可能多的事件与思想!

示例:

1      迎面奔来一匹马,我定睛一看,乃是赤兔。它身长八尺,肤色如血,眼睛里溢满了忧郁的神情。跟吕布的时候,因为吕布不忠,它忧郁;跟曹操的时候,因为曹操不仁,它忧郁;跟关羽的时候,因为关羽不谦,它还是忧郁。这是一匹千里马,但它眼里的忧郁却不止千里……

2    迎面奔来一匹马,火红的身子火红的毛——原来是赤兔。它久经沙场,它精神抖擞,它不卑不亢……它眼里透出深邃的光,好似一条火龙飞来,令人望而生畏。它那竖立的耳朵,倾听着人们的申述;它那强劲有力的四蹄,要踏平世间的恩怨;它那火红的尾巴,想扫去尘世每个角落的污点。这,就是赤兔!

3       迎面奔来一匹马:它两耳高耸,为闻世间能臣之语;它双目炯炯,为观世间枭雄之作。风轻过,它的鬃毛微微飘动,或起或伏,远远望去,就像一团火焰——虽然不大,却是永恒。它已厌倦了战争,已不想再被人类的纷争所牵连。大风起兮云飞扬,它争脱缰绳,向着自己那辽阔的家园奔去,带着它被鲜血染红了的鬃毛,带着战争加于它的种种不幸,它飘然逝去……

点评:这是要求当堂完成的一个定格描写——彼时我正在放《三国演义》片段,当放至赤兔马的一个特写镜头时,我手指一按暂停键,喝一声:“定!”然后要求所有同学在五分钟之内描绘此一定格。细看以上三文,大家可看到文1装入的乃是赤兔马的“过去”——以赤兔马在定格画面中流露的一个眼神,延伸至于它“过去”所遭遇的主人。文2装入的则是“我”——在赤兔的“眼”、“耳”、“蹄”中装入写作者葛建刚的一些想法,此时赤兔之所思所想其实已是作者之所思所想。文3装入的则有“过去”、“未来”与“我”,此片段之第一句用曹操之典,装入的乃是赤兔的“过去”,后边“飘然逝去”的想象装入的则是“我”,是“我”化身为赤兔代它选择了“未来”!(要说明的是:因为此切片仅有赤兔一物,赤兔周遭环境未尝显示,故三文都是以“内”描写(心理描写)为主。)

B.修炼之连片成文

仅是切片尚不能成文,要成文还需学会连片成文。但若你已学会切片定格,则连片成文不过是数量之叠加。试看以下二文:

示例一:

我是一支离弦的箭

已经是很久很久以前的时候了,开始记忆浑浊,应该走了,是的,只因为没人留下我。

我想感受速度的超快感,那风的抚摸,与目标的冲击……即使我已不止万遍的经历过。

那是一种美丽,凶残的美丽,但又确实令人向往。凶器!我从没有对自己如此评价过,但我的身体又确实沾满了他们炽热而在体内涌动的血液——无论人还是动物,只要有生命,终究会成为我的靶子、我的猎物。作为一支锋利的、尖锐的箭,渴望刺进别人的心脏是一种再普通不过的欲望了,对我来说,这不是什么残忍,因为它带给我的是快感,极伟大而又神圣的成就感,每一个生命的结束,对我来说就是莫大的成功。

离弦了,意味着我将再一次扎入肉体,沐浴在鲜红的液体里。风——每次的工作都由风来陪伴,它推动我的前进,那是有节奏的,猛烈的声音——“呼,呼,呼”。我发现在风的爱抚下,多了一份轻松,结束生命就像一个幼稚的游戏,而风却是拍手叫好的那个观众,只有它,从不责备我的错、我的凶残……

以最高的速度冲击,我远远地看见即将死亡的人的那双惊恐的眼睛,睁得好大,太大了,我能从他的瞳孔中看见自己的英姿,一直在穿梭……不要有什么求饶的态度,我曾经暗示过每一个人的,可他们始终没能做到,我也从没明白过。这或许是我辉煌生涯中唯一的遗憾。

他的心脏渐慢了,因为我的进入,最后消失了,再也没有热度了……我感觉到他身体久久的僵硬,竖直后仰而倒的,流淌出的血液渗入了泥土,落叶的叶脉吸收了它,根以较快的速度,把它化成生命的乳汁,输送给残留在枝梢,干枯的、卷须的叶子……

一夜之间,火红的一片,人民说这是美丽的红枫。只有我,笑着这群愚蠢而可怜的人们……

点评:此文乃是连片成文的典型。从箭离弦到人倒地,不过眨眼工夫,但这眨眼工夫仍可分为四切片——离弦前,离弦刹那,冲击途中,命中刹那。此四切片为连续发生,每个切片所拥有之时光皆不过刹那,然而因为作者对每一个切片都做了从“内”到“外”的详细描写——“内”,是文中“我”的回忆与思考,外,是文中箭周围的风、人等物,文章于是便显得丰厚而深刻。可想而知,当如此文章映入评卷者眼帘,评卷者必定也于眨眼间被征服。

 

示例二:

昭君行

(2004年高考满分作文)

呆呆地坐在车中,望着窗外缓缓退后的一棵棵白杨,不知远处的草原此时是一幅什么景象。我的身后,是夕阳下的古道,古道那头的宫城,离我越来越远,我,还能回来吗?

马蹄声声,我心悠悠。回首望去,我第一次发现那夕阳下的宫殿竟那么美,可是现在,我已不属于那座宫殿,那里的一切快乐与幸福也不再属于我了。那里的一殿一宇都那么的宏伟,那里的一花一木都那么的妩媚,那里的一歌一曲都那么的悦耳……我曾和姐妹们乘着一叶扁舟在太液池如镜的湖面上临风赏月,弹琴唱歌。那时的我,多么的快乐!而现在却只有怀中的琵琶伴我走向那蛮荒的漠北,长安城中的快乐的歌舞中再也不会有我的身影了!

泪,从我的眼眶溢出。

呆呆地望着车窗外,那古道边的蒿草在风中不住地弯腰,它们也在为我难过。天边飞来两只小鸟,在我的车边落下又飞去,叽叽喳喳似在说着什么,它们在对我说么?

马蹄声声,我心悠悠。那鸟儿一定在安慰我,望着薄暮中的宫殿,我竟发现它有些衰败,有些龌龊。我清楚地记得,在宫中,我的每一夜都独自在冰冷的玉枕上度过,每一日都在猜忌与妒忌中度过,锦衣玉食,丝竹管弦之后,我面对的是毛延寿们的贪婪和盘剥,姐妹们孤独的泪水。我曾希望皇帝可以垂青于我,但我又怎能向毛延寿弯腰低头!

也许在广阔无边的草原上,我可以不再以青灯为伴,不再与孤独为伍,不再面对伪善,不再独忍忧伤。在那里,辽阔的天地可以任我驰骋,淳朴的民风可以给我慰藉。我有豪爽的单于丈夫,还会有可爱的儿女,天伦之乐难道不是最大的幸福吗?远处,似乎传来了牧人粗犷的牧歌。

我笑了,是由心底涌出的喜悦。

天边的晚霞一片绚烂,长安城早已没有了踪影。风,拂过我的脸颊,这风是从北边吹来的,它带来草原对我的呼唤。我笑了,那是快乐的笑,幸福的笑,因为我懂得了,忧伤能变为快乐。苦难也能变为幸福———全看你怎么想!

点评:昭君出塞,其事幽回曲折而其情凄美动人,自昭君入宫至昭君入土,其间可选而入文之片段良多,本文作者目光所注乃其出塞路上一段,用意不外取“路”之意象。这路,连接着长安与塞外,也连接着昭君的过往与未来,通过这路,昭君将走向一个全新的人生,走过这路,昭君将成为全新的昭君。于是作者取昭君“回望长安”及“远望窗外”两个切片组合而成文,用一系列的环境描写带出心中所忆所思,如此,则昭君之过去、现在、未来一起铺展于读者面前,浓缩昭君之一生为一瞬。此等文若不得满分,则又何等文能得满分?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