秀水拖蓝 / 学生 / 中小学古诗词分类选读(16)——节日篇

分享

   

中小学古诗词分类选读(16)——节日篇

2011-12-18  秀水拖蓝

中小学古诗词分类选读(16)——节日篇  

 

有关春节的诗歌

 

   日

(宋)王安石

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

千门万户瞳瞳日,总把新桃换旧符。

 

癸已除夕偶成

(清)黄景仁

千家笑语漏迟迟,忧患潜从物外知,

悄立市桥人不识,一星如月看多时。

 

甲午元旦

(清)孔尚任

萧疏白发不盈颠,守岁围炉竟废眠。

剪烛催干消夜酒,倾囊分遍买春钱。

听烧爆竹童心在,看换桃符老兴偏。

鼓角梅花添一部,五更欢笑拜新年。

 

元宵节诗词选

 

《青玉案  元夕》

(宋)辛弃疾

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

宝马雕车香满路,凤萧声动, 壶光转,一夜鱼龙舞  。

蛾儿雪柳黄金缕,笑语盈盈暗香去。

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  那人却在,火阑珊处。

辛弃疾一首“东风夜放花千树”的《青玉案·元夕》,深入人心。它常被认为是婉约派的“情词”,描述一种迟遇心上人的惋惜之情。特别是“众里寻他千百度”一句,读来让人不禁联想起寻找梦中恋人的漫长与艰辛。乍一读这后四句,整个给人的意境是:踏破铁鞋无觅处的一声叹息和不期而遇喜相逢的一丝欣慰。

是这样的吗?辛老真的是看见了生命中的一见钟情而后写 下了此词吗?我更相信答案是否定的。

我更相信,这里,辛老要说的是他一直追求的志向,如同每一个人的恋人,如同元夕夜的“暗香”,都曾是那么美好的东西,让他千百度的寻。直到有一天的“蓦然回首”,他有了新的发现。

“众里寻他千百度”是一种意境,一种努力之后的淋漓境地。句中的“他”是人而非人。是人,是因为“他”指出了一种形象,让你感觉这是实在的,发生于生活中的,活生生跃于眼前的。而非人,是因为“他”又意指一种情操,一种精神上的追求,是高于物质的生活的。如此读出此句,非但琅琅上口,并且合乎上下文逻辑,更妙的是,用一种异常简单的方式尽了抒情之极——每个人读的时候,“他”都是不一样的。

我把“蓦然回首”,理解为类似于禅宗中的顿悟,一种精神上的豁然开朗,因为辛老开始从完全不同的角度去欣赏那个“他”了!于是紧接着,他所得到的自然也是豁然不同的感悟: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那人”回应前句的“他”,“灯火阑珊”回应上片的花树星雨、凤箫玉壶。整首词浑然一体,大气磅礴地抒发了一种惆怅之情。

再来细读这首词。上下阕两种截然不同的情境:元夕的繁闹和灯火阑珊处的他。他就是辛老本人,辛老本人就站在灯火阑珊处。

可能有些糊涂了:刚才还说,这“他”是意指,可以指代任何精神上的追求,怎么 在又成了辛老本人了?没有错,因为这是来自两个不同层面的理解。说“他”是意指,那是站在去体会像你我一样的读者在诵读时候的感受这一层面去理解的。你读此词至此句时,就会有你理解的“他”出现,换一个人读来,可能就大相径庭。而说“他”是辛老本人,却是站在去体会当时辛老在写词时候的心情这一层面去理解的。两者并不矛盾。让我们想象一下:热闹的元宵节晚上,欢歌笑语。一个老人独自站在街市的一隅,偶然感触到眼前的一切是那么的熟识而又陌生。熟识是因为这决不是第一次过元宵节,同样的主题每年都发生。而陌生的却又是每次主题中的角色——蛾儿雪柳,尤其是老人自己,每次心情迥异。一个落单的身影,一颗孤寂的心灵,和一个永不放弃的志向。于是他写下了这首词。感叹道:美好的事物啊,你一直就在发生,我亦不曾停止过对你的追寻。蓦然间,回首望:望见了自己那幽独的身形走过的却是那么一条惆怅的路啊……我看到了:我不仅看到了自己的心灵,我还看到了同路上许多似曾相识的心灵。尽管这一切的共鸣和慰藉来得那么突然,去得那么匆匆,但我从无倦悔于这多年来千百度的追寻之路。我依旧相信,如同这元夕一般,这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

即如梁启超对此词所评:自怜幽独,伤心人别有怀抱!

众里寻她千百度,蓦然回首,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的理解是这样的:因为这首词是否属于爱情诗还是有争议的,有人认为词人置身火树银花中,却在灯火尽头处找到她,应该象征着词人不趋流俗,超脱于世的思想,也是词人在政治失意时不愿 失其志 的一种表白。但我们不去追究这么多,我们更愿相信这是在爱情追求中的美妙,是那种忽然明白自己所爱的感觉。这是现在人们愿意接受的一种理解。

 

《生查子  元夕  》

(宋)欧阳修

去年元夜时,花市灯如昼。

月到柳梢头,人约黄昏后。

今年元夜时,月与灯依旧。

不见去年人,泪湿春衫袖。

初读欧阳修的《生查子》,淡白如水。但细细体味,却发现韵味隽永,因其情深之故。  《生查子》通过主人公对去年元夕往事的回忆,写聚散之悲喜。上阕写去年元夕,主人公与情人幽会之喜;下阕写今年元夕,情人离去,物是人非之悲。

此词对举、反复的写法,可能是受唐人崔护《题都城南庄》一诗的启发。 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此词在表情达意上更深刻、更充分。后人作词也多效仿此法,可见此词后世影响较深

 

《元夕无月》

(清)丘逢甲

三年此夕无月光,明月多应在故乡。

欲向海天寻月去,五更飞梦渡鲲洋。

 

清明诗句

 

《清明》

(唐)杜牧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

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

 

《寒食》

(唐)韩翃

春城无处不飞花,寒食东风御柳斜。

日暮汉宫传蜡烛,轻烟散入五侯家。

 

《清明》

(宋)王禹俏

无花无酒过清明,兴味萧然似野僧。

昨日邻家乞新火,晓窗分与读书灯。

 

《苏堤清明即事》

(宋)吴惟信

梨花风起正清明,游子寻春半出城。

日暮笙歌收拾去,万株杨柳属流莺。

 

端午节诗选

   午

(唐)文  秀

节分端午自谁言,万古传闻为屈原;

堪笑楚江空渺渺,不能洗得直臣冤。

 

和端午

张耒

竞渡深悲千载冤,忠魂一去讵能还。

国亡身殒今何有,只留离骚在世间。

 

午日处州禁竞渡

汤显祖

独写菖蒲竹叶杯,蓬城芳草踏初回。

情知不向瓯江死,舟楫何劳吊屈来。

 

七夕节的诗词

 

古诗十九首之一

(汉)佚名

迢迢牵牛星,皎皎河汉女。

纤纤摸素手,札札弄机杼。

终日不成章,泣涕零如雨。

河汉清且浅,相去复几许。

盈盈一水间,脉脉不得语。

 

鹊桥仙

(宋)秦观

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渡。

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

两情若是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中秋节诗词选

《水调歌头》

(宋)苏东坡

丙辰中秋,欢饮达旦。大醉,作此篇,兼怀子由。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

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

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中秋月

(宋)苏轼

暮云收尽溢清寒,银汉无声转玉盘,

此生此夜不长好,明月明年何处看。

 

重阳诗篇

 

采桑子  重阳

毛泽东

人生易老天难老,岁岁重阳,今又重阳,战地黄花分外香。

一年一度秋风劲,不似春光,胜似春光,寥廓江天万里霜。

 

九月九日忆山东兄弟

(唐)王维

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

遥知兄弟登高处,遍插茱萸少一人。

 

秋登兰山寄张五

(唐)孟浩然

北山白云里,隐者自怡悦。

相望始登高,心随雁飞灭。

愁因薄暮起,兴是清秋发。

时见归村人,沙行渡头歇。

天边树若荠,江畔洲如月。

何当载酒来,共醉重阳节。

 

过故人庄

(唐)孟浩然

故人具鸡黍,邀我至田家。

绿树村边合,青山郭外斜。

开轩面场圃,把酒话桑麻。

待到重阳日,还来就菊花。

 

醉花荫

(宋)李清照

薄雾浓云愁永昼,瑞脑销金兽。佳节又重阳,玉枕纱橱,半夜凉初透。

东篱把酒黄昏后,有暗香盈袖。 莫道不销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

 

冬至有关的诗词

 

小至

(唐)杜甫

天时人事日相催,冬至阳生春又来。

刺绣五纹添弱线,吹葭六管动飞灰。

岸容待腊将舒柳,山意冲寒欲放梅。

云物不殊乡国异,教儿且覆掌中杯。

 

邯郸冬至夜

(唐)白居易

邯郸驿里逢冬至,抱膝灯前影伴身。

想得家中夜深坐,还应说著远行人。

 

女人苦等千年不如痛哭一晚

与其苦等千年,不如在爱人的肩头痛哭一晚……

  偶翻旧书,不觉间发现,许多中国的古代爱情诗,其实写的是另一个主题———等待。

 “君在长江头,我在长江尾。日日思君不见君,共饮长江水。”

  “雁尽书难寄,愁多梦不成,愿随孤月影,流照伏波营。”

  “过尽千帆皆不是,天涯识归舟。”

  “秋天一夜静无云,断续鸿到晓闻,欲寄征衣问消息,居延城外又移军。”

  在我们的爱情诗辞歌赋中总是有这样一个等待的女人,她等着从军、经商、谋取功名的男人的归来,或者是帝王的宠幸。在等待中,岁月侵蚀了她们的青春年华,也让她们的等待成为一种诗歌中的典型。

  其实,又何止是诗歌?等待似乎是中国女性的一种宿命。老百姓最耳熟能详的女人之一,恐怕要算是那个苦守寒窑十八年的王宝钏。她的悲剧被人们当作道德的范本而津津乐道地传诵着;还有那无论走到哪里都躲不开的望夫石、望夫山:“终日望夫夫不归,化为孤石苦相思。望来已是几千载,只似当时初望时。”

  当然,最恐怖的莫过于皖南青山绿水中的牌坊。一个个女人鲜活的生命与青春,一生无望的等待,在道德的光环下,只换来了石刻的名字。在那么多年的岁月中,中国女人就那样沉默地等待、死去。她们无疑是世界上最有耐心的人!

  怨气也不是没有的。但那只不过是:“忽见陌头杨柳色,悔教夫婿觅封侯”;只不过是说一声“商人重利轻别离”;也只能是“梦啼妆泪红阑干”。等还是要等。一旦男人的离去,披上了功名、远征、谋生等这样那样的道德外衣,分离就变得理所当然,等待也成了女人的责任与宿命。

  男人也要忍受分别与等待,但显然他们缺少足够的耐心。多情如柳咏者,也不过是“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但酒醒之后,很快可以找到另外的红颜知己。更多的是后悔、感叹“十年一觉扬州梦,赢得青楼薄幸名”。至于承诺,最多情的回答也不过是:“君问归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涨秋池。何当共煎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到头来,还是含糊其词。也只有杜甫这样令人尊敬的诗人,会在月夜思念“香雾云鬓湿,清辉玉臂寒”的妻子。

  而大多数时候,女人等待的结局是背弃与绝望。那个用青春、苦痛与寂寞换来“娘娘”头衔的王宝钏,只在“当权的妾”的手下活了十八天。而她的命运居然被多少女人羡慕,她的那位当皇帝的丈夫依然被视为好人。我们的民族真是有着一种“奇妙”的、不可理喻的价值观。在这样的价值体系下,女人的等待被神圣化、道德化。

  分离与等待本是人生的不得已,它毕竟不是爱情的常态。真不明白我们的文化,为什么那么热衷于描绘、推崇这种违背人性的痛苦?我们的价值体系,为什么又那么褒奖这种以女性痛苦为代价的等待与牺牲?爱情中有多少美好的体验不能描写,为什么非要沉迷于此?难道是我们都有“受虐倾向”不成?

  谢天谢地!幸好还有李白这样的诗人,还有《杨叛儿》这样的情诗:“君歌《杨叛儿》,妾劝新丰酒。何许最关人?乌啼白门柳。乌啼隐杨花,君醉留妾家。博山炉中沉香火,双烟一气凌紫霞。”这才是活生生的人的爱情。与那种让人喘不过来气的“等待”相比,有这样爱情的日子才是人该过的日子!这样的诗中才真正有人而不是怨妇的气息。

至于爱情中的等待主题,我觉得还是那个叫舒婷的女诗人,在《神女峰》中说得最为痛快、明白:“与其苦等千年,不如在爱人的肩头痛哭一晚。”等来等去,还不就是这么回事!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