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kaluo / 《易经中的管... / 《易经中的管理智慧》之明位立德(5) ---曾...

分享

   

《易经中的管理智慧》之明位立德(5) ---曾仕强

2012-01-06  Askaluo
     第二,总经理要告诉部门经理,公司的财务如果出现问题,我会找财务经理负责;生产出了问题,我会找生产经理;产品出了问题,我会唯研发经理是问。这些责任都在你们身上,不在我身上。总经理要把这些讲清楚。因为中国人采取的是责任下放,而不是授权,总经理分责任给部门经理,而权还是要由总经理自己拿住。中国人一授权,就是分权,问题会很大。规定的限额是五十万,中国人就可能会把六十万变成两个三十万处理掉,把一百万变成两个五十万处理掉,这样分割开来就都没有超过五十万的限额。等到事后发现想补救,窟窿已经很大了,就来不及了。这并不是说中国人坏,而是我们太聪明了。在中国社会将一张收据分割成两张,太容易了。大多数西方人是做不到的。

  我要很诚恳地告诉大家,世界上有看得见的部分,就有看不见的部分。西方人用科学语言把看不见的称为invisible hand,看不见的手。连科学家都相信永远有一只看不见的手,而且那只看不见的手是很厉害的,比看得见的数字更厉害。有可控的部分,就有不可控的部分;有固定的部分,就有变动的部分。我们要两边同时兼顾,只看到一边,就会失去另一边。

  我们可以用六个字,来概括《易经》管理的过程:两难——兼顾——合理。首先是两难,我们有意把事情的起点放在两难。这是西方人很难接受的——这样也不对,那样也不对,经常让人左右为难。两难的目的是要我们慎始。现在我们教育小孩子的方式,会使得小孩子将来不懂得应对两难。当小孩问妈妈:“学校要远足,我能不能参加?”妈妈说可以,就完了。我小时候问我爸爸可不可以参加学校的远足,我爸爸只有一个答案,问妈妈。我就去问妈妈,妈妈又说,问爸爸。问谁都没有答案,我就开始两难,去也不对,不去也不对。等到学校老师问我要不要去的时候,我说我要问我爸爸。第二天老师再问我,问了爸爸没有?我说,我爸爸出差了,我要问妈妈。

  我们可以用六个字,来概括《易经》管理的过程:两难——兼顾——合理。

  ——易经中的管理智慧

  中国人之所以老是摇摆不定,就是因为《易经》告诉我们,阴阳是随时变化的,我们不要太早做决定。如果时间没有到,宁可不做决定。所以,是拖延好还是当机立断好?答案非常简单,只要时间许可,能拖就拖。我们现在学了西方管理,就认为拖不好,拖有什么不好?有时间,当然要拖;时间到了,当机立断就好了。因为拖到了要当机立断的时候,变数已经很少了。

  我们经常处于两难的境地。听话挨骂,不听话也挨骂;做得快挨骂,做得慢也挨骂。你做得快,所有人都怀疑你:是不是得了什么好处,否则怎么会那么快?你做得慢,人家又怀疑你是故意刁难,不然怎么那么慢?大家不要认为这样不好,其实反而是好事。

  作为老板,明明已经有了决定,也不要马上讲出来,要让大家尽量去想。记住,老板要在平常多多磨炼干部,而不是在紧急关头才考验干部,那是不可以的。只要有时间,能拖就拖,不要急着做答。但是需要当机立断的时候,一分一秒都不能拖。

  老板要在平常多多磨炼干部,而不是在紧急关头才考验干部。

  ——易经中的管理智慧

  因为我们所有的事情都是两难,所以我们采取的方法跟西方人也不一样。我们采取的是兼顾。大家会发现六十四卦里面,纯阳和纯阴的卦只各有一卦,其他都是有阴有阳,阴阳交叉的卦。有时候阳多阴少,有时候阴多阳少。兼顾就是不要二选一。西方人的方式是二选一。中国人很了不起,我们采取的是二合一。

  在中国社会,只要你二选一,你就糟糕了。这样大家才知道,当我们问一个美国人,明天开会,你要不要参加?他就只有两个答案:要或者不要。中国人不可以。明天那个会议,你要不要参加?我们只有一个答案:到时候再说。但现在很多人很讨厌这种方式,认为这是农业社会的表现,其实不是。如果你公开表明自己要去,就得罪了很多人。如果你公开表明自己不去,也会得罪很多人。这还不算,如果你公开表示自己要去参加会议,万一被自己的死敌获息,他就会制造各种意外,置你于死地,那才可怕。

  当一个中国人告诉你到时候再说,你要明白他的意思,其实是说你当着那么多人问他,他当然不会告诉你真话。如果你想知道明确的答案,私底下问他,他才会告诉你。我们不可以当众去问人家,要不要去参加会议。外国人没有这个顾虑,他们要去就说去,不去就说不去,因为他们是个人主义。我们不可以这样。

  如果问一个外国人:“昨天下午三点钟,你在干什么?”他会很明确地回答说:“这是我的隐私,你无权过问。”中国人谁敢这样说?你这样讲,所有人都会腹诽:一定是做了什么坏事,不敢讲。我是标准的中国人,如果你问我,我的回答最简单——摇摇头,晃晃脑,慢条斯理地说:“昨天下午三点钟,我到底在干什么?我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你被气死了,我还活着。我们不会摆明告诉对方,你没有权力过问。中国人的生活艺术就在这里。

  中国人的推拖拉是高度艺术、高度智慧的。但现在我们搞错了推拖拉的真意。所以,在此我要跟大家再次强调,我们老祖宗所有的道理都是对的,只是我们自己做错了,没有拿捏好那个度。

  中国人的推拖拉是高度艺术、高度智慧的。

  ——易经中的管理智慧

  明白了兼顾的道理还是不够的,因为阴阳始终在变化。怎么办?两个字,合理。只有合理才能善终,合法很难善终。现在很多人都说要学西方,要法治,要科学。其实不管喊多少年,都是行不通的。法管得了西方人,却管不了中国人。因为中国人从来不违法,怎么用法去管呢?中国人怎么可能从来不违法呢?因为中国人只做法律没有规定的事情就已经很忙了,哪还有时间去违法?条文规定不能做的,我们就不做,而很多条文没有规定的事情,我们就做了。我们根本不违法,我们只是做法律没有规定的事情而已。

  可见,我们现在的很多观念实在是经不起考验的。原因何在?三点原因。第一,能动不能静。我们现在的问题就是能动不能静。一天到晚打手机,看电视,玩电脑,忙工作,哪有时间想事情?我们现在已经没有了思考的时间。尤其可笑的是,从小就培养小孩跟远方的朋友打交道,跟隔壁邻居不讲话的习惯,天晓得这算什么教育。我们受科技的益很多,但是受到的害也很多。科技使我们整天动,没有办法静。人要知道未来,就一定要静下来。始终动,是没有办法思考未来的。

  第二,我们太不自私了。一个太不自私的人是最自私的人。通过学习《易经》,我们知道,一个很自私的人其实是不自私的,一点不自私的人才是最自私的。我们现在都学西方,倡导要爱人,最后是谁都不爱。孔子从来没有教我们要爱人,中国历代的先贤也没有人教我们要爱人,都教我们要自爱,要先爱自己,爱到全身充满了爱,才有爱分给别人。拼命说要爱人的人,爱到最后只有嘴巴爱人,因为这样的人自身没有爱。我们要自爱,不要老说爱人。我们跟西方人很多思维是不一样的,不可以盲目地学西方。

  第三,我们现在认为传统是应该放弃的,是应该改变的。这是非常糟糕的事情。全世界的人都很重视自己的传统,没有一个国家不重视本国的传统。只有我们觉得传统都是可恶的,都是可恨的,都是应该丢掉的。这是很奇怪的事情。如果我们不继承传统,我们就会变成没有根的民族。今天讲不好的东西,都说那是传统的产物,像这种滥用名词,最后受害的一定是我们自己。“传统”这两个字被误用了以后,给我们造成了一个错误的观念,就是凡是新的都是好的,旧的都是坏的,那真的完了。新的不见得好,旧的不见得坏;人是老的好,东西是新的好,这才是事实。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