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着乌龟找马 / 美文 / 祖母

   

祖母

原创
2012-03-31  骑着乌龟...

又是一年清明节了,每年的这个时候由不得又想起了我的祖母。

我出生八个月的时候,母亲从西大毕业到青海实习,我就由我的祖母抱回渭北农村老家抚养。由此以来的二十三年间,除过上学、插队余下的时间我都在祖母身边度过。二十三年的相依,在我的心目中,祖母就是我的母亲。

我的祖母光绪二十八年(1902)生人。陕西省蒲城县平路庙乡东伏龙村。陕军首领岳西峰是她的二哥。十八给我的祖父,民国十三年(1924),一夜狂风,家遭匪掠,天亮抬出了五口匪害之棺。一九三二年,祖父病逝于湖北军中。祖母二十九有余,家父八岁,家姑遗腹。家中大爷、二爷所遗之一子一女与父、姑一起由祖母一人抚养。

祖母不识字,可腹中多藏典故、谜语、神话、四书五经。夏天晚上我躺在祖母的旁边,望着满天的星斗,似懂非懂地听祖母讲祖父、讲家里所经历过的事情;冬夜里我依偎在祖母身边,看着祖母手摇着纺车把一根长长的捻子抽成一条永远也抽不完的棉线,嗡嗡的纺车声和着祖母吟唱的五更调声,潜移默化中我逐渐完整的背诵完了百家姓、千字文、弟子规等文章。我就是在祖母的故事和吟唱中开启了我人生之门,很多年过去了,五更调的吟诵声和纺车的嗡声一直留存在我记忆的深处。

我从小顽皮,只要能出去玩,就能从早上玩到天黑,甚至忘记了吃饭,还会时不时的和小孩打架被人家家长找上门来,每到这时,祖母就会罚我跪地顶砖,然后让我用五更调吟唱百家姓、千字文、弟子规,一直到祖母认为可以了,才把我拉起擦掉我满脸的鼻涕和泪水。

一九七八年初秋,经历了太多磨难的祖母开始卧床不起。等我从插队的地方骑了近百公里的自行车,赶回祖母身边时,祖母已经因为脑血栓压迫语言神经,不能说话了。但是见我回来,祖母还是欢喜,几次把我拽到她跟前,眼波流转,寄语无限。此时立于病榻的我早已泪如雨下,祖母见不得我哭,用她枯瘦的手拉我躺在她的身边,虽不能言,但拉着我的手却一直在用力的握着,给我力量,给我安慰!可是,就是这一刻的无声牵手竟然了我和祖母的永诀!

自祖母去世后的每年清明、十月一的时候,我不管在哪儿,都会回到祖母的坟前,长声悲号。这么多年,老家庭院中祖母手植的那几株枣树和槐树,老枝苍干,依然遒劲挺拔,三间老屋依然如昨。而这三十年间我因怀念祖母,每年给祖母陵前栽的树,经历了几番生死,已有50多棵松柏巍然成林,郁郁葱葱。祖母陵前高大的墓碑倾诉着我对祖母的哀思与怀念。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