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jjk雅儒 / 社会/人生 / 不堪幽梦太匆匆

0 0

   

不堪幽梦太匆匆

2012-04-18  xjjk雅儒

xjjk雅儒

不堪幽梦太匆匆

类别:婚姻物语 作者:文清 [个人散文集] 日期:2012-4-17 16:22:04 
编者按:在聆听中遐思,在遐思中回味……陆游与唐琬超群绝伦、千古遗恨的爱情故事,让人情动于衷,叫人潸然泪下。想,生命犹如一场梦,把一些心情置于文字,把一些心念在音乐中流放,这样的感觉亦是一种自我的安抚吧。
        沈家园里花如锦,半是当年识放翁;
  也信美人终作土,不堪幽梦太匆匆。
  
  ——陆游
  
  一直很喜欢越剧,对越剧的喜欢程度与京剧一样痴迷。闲暇无事,又把越剧《陆游与唐婉》的碟子放了一遍。这是第几篇看,我已经记不清了。但有一点是非常准确的:这部戏的所有唱词我已经倒背如流。“人去也情依依,悲莫悲兮生别离……”
  
  三月客,东风过,断桥驿外舞清歌。戏曲舞台上的大幕徐徐拉开,我虽然在自己的蜗居陋室,却没有感觉寒酸。我的心绪已经与电视屏幕上的舞台融于春波桥上双照影,一路细数落花来的850年前的凄婉的爱的故事里。春水绿,柳吹绵,画桥春水绿,烟柳小桃红。清澈的沈园,那里是青葱岁月的温馨回忆,经年后,又惊又喜的相逢,痛到极处无语凝噎,都只为了证明——爱君无悔。然,浪迹天涯三长载,暮春又入沈园来。劳燕分飞,此生难相见。不曾想,故地重游又相逢。一别十年,诗人27岁那年的春天,再游沈园,和赵士程、唐婉夫妇不期而遇,便有了《钗头凤》一词的千古流传。
  
  剧中凄婉苍凉的曲调,诗化哀怨的唱词,艺术家淋漓尽致地表演,如声声啼血。为什么红楼一别蓬山远?为什么重托锦书讯不回?为什么晴天难补鸾镜碎?为什么寒风吹折雪中梅?久演不衰的越剧丝竹之声,让我仿佛听到了天籁般的哭泣之声。此时在北方遥远的小城,风大却吹不走往事的春季的午后,夕阳西下时分,我在电视机前静静看着茅威涛的精湛表演,独自于一个人的春季深深体会着“一怀愁绪,几年离索”的感叹。我的心绪便随着茅威涛的深情演唱而翻滚着,两行酸泪也随着“山盟虽在,锦书难托”的凄婉而轻轻滑落。
  
  一别十年,物是人非。这久别重逢,带来的只是绵绵无绝期的创痛!长夜无眠,角声凄凉。沈园归去不久,唐婉终日郁郁寡欢,思虑成疾,不久便香消玉殒。生命可以结束,爱却没有尽头,能千古传唱的,都是爱情的神话。当音乐响起世情薄,我知道一个朝代有一个朝代的爱情。伴随悲伤而略带几分凄凉的女声吟唱,一阵如怨如慕、如泣如诉的古筝声幽幽响起,循着那令人断肠的乐声,溯游八百年前的时光,去追寻那久远的抒写愁绪、千古悲音的《钗头凤》的凄美。思绪零乱地回想着八百年前的故事中,八百年后今天的电视画面里,音乐骤起,长袖旋舞,移步如风,追逐,依恋,难以靠近,怨、恨、愁!
  
  人生自是有情痴,此恨不关风和月。陆游得知唐婉的死讯,痛不欲生。离家浪迹天涯数十年,想借此忘却他与唐婉的凄婉往事,然而离家越远,唐婉的影子就越萦绕在他的心头。桃花开了又谢,燕儿来了又去。任凭时光老去,情难灭。四十年后,年迈的诗人又含泪写下”城上斜阳画角哀,沈园非复旧池台,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诗人七十五岁,写下绝句《沈园》。诗人生前最后一年的春天,仍由儿孙搀扶前往沈园并留下七绝:“沈家园里花如锦,半是当年识放翁,也信美人终作土,不堪幽梦太匆匆!”这些诗都表达了他对唐婉最深的思念。86岁那年,陆游带着遗憾离世。
  
  陆游唐婉的爱情悲剧,看过的比较多。30年前,我看过电影《风流千古》;25年前,我看过京剧《唐惠仙》;20年前,我第一次看了越剧《陆游与唐婉》;15年前,我看了四幕话剧剧本《钗头凤》;后来我也听过古筝曲《陆游与唐婉》。这些看过和听过的艺术作品中,最喜欢的还是越剧《陆游与唐婉》和电影《风流千古》。此刻,在北方小城,黄昏时我被江南越剧的丝竹凄美之声统冶,凄美的爱情来自沈园的春色。而我与李白、杜甫这些优秀的亡灵,端杯饮茶同坐于电视屏幕上的首都长安大戏院中,感受着这千古绝唱的凄婉,感悟着生命的色彩。生命本来就是丰富多彩的,但是如果被蒙上一层挥之不去的阴影,那这一切的美好将付之东流。《陆游与唐琬》的色彩本身是悲哀的,却也是因为这种悲哀才让这个故事得以延续下去。
  
  东风沉醉黄藤酒,往事如烟不可追。江南的丝竹乐声中,我仿佛看见年轻的诗人陆游,急疾书毕,一掷柔毫,早已肝肠寸断,泣不成声。歌声里,我仿佛看见唐婉,这个才华卓绝、柔情似水的女诗人,一双秀美哀伤的眼睛深情地凝视着感伤不已的陆游,一字一句地吟咏着她那血泪交加的词作。诗人走了,唐婉走了,沈园,伴随着陆、唐的爱情故事,逐渐名传四方。此时电视画面上和音响里,伴随悲伤而略带几分凄凉的女声吟唱,一阵如怨如慕、如泣如诉的古筝声幽幽响起,恍如绮丽的春风从南宋绍兴二十一年(公元1151年)的春天悠悠吹来,八百多年前发生在古越大地的一幕仿佛就在眼前……
  
  古越大地,千古风流。缠绵的月,写在寂静的的天穹,散发着浓浓的爱恋。春波水,惊鸿月影何时现?缱绻的湖,荡漾的甜蜜的幽情,扩散着迷人的涟漪。艺术作品中茅威涛扮演的陆游,陈辉玲扮演的唐婉,精湛的技艺,让岁月重新放映历史,时光倒流在那甜蜜的光阴!长歌当哭,情何以堪!如血的夕阳下,一条长长的背影,伴随着惆怅,一拖就是千年。时过八百五十年,聆听此曲,感受犹如身临其境。品味着陆游与唐琬超群绝伦、千古遗恨的爱情故事,怎不让人情动于衷?怎不让人潸然泪下?
  
  喜欢陆唐的故事,喜欢关于陆唐的艺术作品,诸多剧种百看不厌。今天再看这部戏,给我的感触是:世界上,有些爱就是不能互相兼容的。爱,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八百多年后前,这个真实的故事让主人公肝肠寸断。八百多年后的今天,我还在这个爱情悲剧的故事里徘徊着,把剧中的情感移植,追忆着曾经的一段类似的陆唐一样的爱情故事。爱的故事没变,都是问世间情为何物,直叫人生死相许。这是一种深挚无告,令人窒息的爱情,令人垂泪,而垂泪之余,竟让我有些嫉妒唐婉了,毕竟,能在死后六十年里仍然不断被人真心悼念,真是一种幸福了!!
  
  花易落,人易醉,惆怅了戏里戏外的人。音乐倦了,舒缓了,落英缤纷。戏结束了,演员谢幕了,爱的故事还在继续。看满地,落絮沾泥总伤怀。唤回四十三年梦,灯暗无人说断肠!又一次看了《陆游与唐婉》,看后真是千愁万绪,无言道之。葬心,独自化,一个人的季节,一个人的黄昏,听着越剧,感悟着陆唐的故事。站在窗前,向陵园的方向望去,感悟着你离去后的凄冷。独自吟着陆游的诗:也信美人终作土,不堪幽梦太匆匆……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