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周易“十二变”之二

2012-05-28  大道至简64382

周易“十二变”之二

 

卦变的根源与实质

 

        上文我们探讨了六爻的本质、地位、作用及其相互之间的关系。在此基础上,我们再来探讨周易卦变的根源与实质。

        为什么探讨周易卦变以及卦序一定要先弄清楚六爻的本质、地位、作用及其相互关系呢?这是因为什么是爻?爻的本质是什么?彼此之间存在着哪些关系?如此等等,如果连这些都不清楚,那是没有办法讨论卦变与卦序的。比如说如果不知道爻是天地之数的一个载体,那么就说不清阴阳是根据什么区分与转化的。爻不仅有“数”,还有“位”有“时”,所以卦变也就不仅限于阴阳之间的变化,“位”与“时”的变化,在许多情况下,要比阴阳之间的变化意义更重大。

        阴阳的变化是显而易见的,“位”的变化相对要复杂一些,这是因为六爻初二三四五上这个顺序,只是一条观察的顺序,对于卦体而言,只是一个外在的顺序,不能真正反映六爻在空间上的差异及其相互之间的关系,仅仅根据这个顺序,在研究卦变时,也就不能准确说出某个爻的位置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当然也就不能准确说明是哪个爻由阳变阴?或者由阴变阳?阴阳是爻的属性而不是“位”的属性,“位”是无所谓阴阳的,它们只有上下前后左右之分,或者是“可见”与“不可见”之分。

        “时”的变化要更复杂一些,这是因为在卦体之上,“时”与“位”是结合在一起的,有的爻是一个“位”表示一个时间段,如甲和己,有的爻则是一个“位”表示两个时间段,如乙和癸、丙和壬、丁和辛、戊和庚,当作时间时这是两个时间段,当作“位”时却分别是同一个爻位。“时”也无所谓阴阳,只有先后、终始或往复的区别。由于“时”与“位”是结合在一起的,“位”体现了“时”,“时”也体现了“位”,所以知道了“时”也就容易知道“位”,反过来说知道了“位”也就容易知道“时”,在考察爻的“位”时,重要的是要弄清这个爻的时间段;在考察爻的时间段时,重要的是要弄清这个爻处在什么位置。

         在卦变中,阴阳的变化固然是不能忽视的,如果一个卦里某个或某些爻的阴阳发生了变化,那么可以肯定这个卦要变化。但是也有许多卦里阴阳没有变化,但也发生了卦变,比如说屯变蒙,单就阴阳来讲,可以说没有变化,但由于爻位与爻时发生了变化,于是屯就变成了蒙,这就是“位变爻不变”。也有“爻变位不变”的情形,比如说复变无妄,就“位”而言,复卦和无妄是一样的,但某些爻的阴阳起了变化,当然这里也有爻时的变化。一般说来,“位变”意味着“时变”,但也有“位变时不变”的情形,比如说坤上甲变成屯四甲,作为“位”可以说两者是不同的,而当作时间段时,两者又是相同的,只是前者是坤卦的终结,后者则是屯卦在时间上的开端。

         我们说“位”与“时”的变化在卦变中要比阴阳的变化意义更重大,这不仅是因为“位”与“时”的变化在卦变中要比阴阳的变化更隐晦,也更复杂,比如说在阴阳不发生变化的情况下,一个卦的“位”与“时”会有四十八种变化,这是一般情况,特殊情况下,也有十六种变化,而周易中的某一个卦,只是这许多情况当中的一种,因此要确定某个卦中的某爻,到底是什么“位”?是什么“时”,的确是个颇费思量的事。

         周易有六十四个卦,如果是单从一个卦变成另一个卦讲,那应该是六十三变,为什么我们这里要说“十二变”呢?原来按照周易卦序,所有的卦变还可以分为两类,一类叫正常的或基本的卦变,另一类叫不正常的或特殊的卦变。正常的或基本的卦变就是“倒过来”,屯变蒙就是“倒过来”,所有真正意义上的“覆卦”或“综卦”也是“倒过来”,如果连同阴阳的变化在内,那么蒙变需也还是“倒过来”,我们把这种完全或整个“倒过来”的卦变形式就叫“原始反终式”,因为周易六十四卦的卦变大部分属于这种形式,所以我们叫它为正常的或基本的卦变。

        除了这种正常的卦变,六十四卦中还有十二次非正常的或者叫特殊的卦变,这就是:1、坤变屯;2、讼变师;3、师变比;4、履变泰;5、否变同人;6、豫变随;7、蛊变临;8、复变无妄;9、睽变蹇;10、解变损;11、萃变升;12、井变革。这十二次特殊的卦变之所以叫特殊,就因为它们没有“倒过来”或整个的、完全的“倒过来”,不是“原始反终”,所以我们叫特殊的卦变。

          十二次特殊的卦变,情况也不完全一样,如果细分,还可以分为下面几种形式,一是“中道而返”,例如坤变屯就是坤五变成了屯初;讼变师就是讼四变成了师初;否变同人就是否四变成了同人初;豫变随就是豫四变成了随初;蛊变临是蛊三变成了临初;睽变蹇是睽四变成了蹇初;解变损是解四变成了损初;这些卦变之所以叫“中道而返”,是因为上一个卦并没有运行到上爻,而是中间某个爻返回来当上了下一个卦的初爻。二是“同元不同方”,意思是两个卦的初爻为同一个爻位,上爻也是同一个爻位,变化的只是中间的四个爻,当然运行方向也起了变化。例如师与比、萃与升,传统上都认为它们是一对“覆卦”,是整个“倒过来”,其实不是,因为师与比的初爻是同一个爻位,萃与升的初爻也是同一个爻位。复卦与五妄的六个爻位完全相同,除了某些爻的阴阳起了变化以外,六爻的运行方向也发生了变化,所以也是“同元不同方”。三是“左旋右转”,意思是六爻在整个颠倒的同时,中间四个爻也发生了旋转。例如履变泰,履上变成了泰初,履初变成了泰上,这和“原始反终”是一样的,“原始反终”式的卦变,是前卦五变后卦二,前卦四变后卦三,前卦三变后卦四,前卦二变后卦五。履变泰虽然是履上变成了泰初,履初变成了泰上,但中间四个爻却是履五变成了泰五,履四变成了泰二,履三变成了泰三,履二变成了泰四。与履变泰形式相近的还有井变革,井上变成了革初,井初变成了革上,这与履变泰是相同的,不同的是井五变成了革三,井四变成了革四,井三变成了革五,井二变成了革二。

        易有三道,这在易学界是没有争议的,但对三道内涵的理解不尽一致。笔者的理解是,六爻初二三四五上这个顺序就是“人道”,这是一条观察的顺序,叙述的顺序,在一般情况下也是人们正当行为的一条准则,所以也可以叫“君子之道”,但对卦体而言这不过是一个外在的规定。六爻之间的先后顺序我们叫“天道”,“天道”用天干来表示,对卦体而言这是一个内在的规定。“天道”与“人道”有一致的时候,例如乾坤卦,讲“人道”就是初二三四五上,讲“天道”就是甲乙丙丁戊己或己庚辛壬癸甲。但这种“天人合一”的情形只限于乾坤,在其它六十二卦当中,再也没有两条“道”完全一致的情况。“天道”与“人道”的错乱、背离乃至颠倒,是周易经文难解的根本原因之一,如果不弄清楚每个卦的“天道”与“人道”的错乱情况,也就是不了解每个爻具体的时空状态和它所处的环境,那是没有办法解释卦辞与爻辞的。

         时常有朋友询问,你是如何知道屯卦的爻时是乙己丙甲戊丁?蒙卦的爻时是辛庚甲壬己癸?既济的爻时是丁甲丙己戊乙?未济的爻时是癸庚己壬甲辛?如此等等,关于这个问题,笔者除了在《学易笔谈》第四部分专门有过探讨以外,在《学易杂谈》中也有多篇是说的这个问题,比如说杂谈11、《两根“拐子” 》;16、《“复自道”和“反复其道”》;17、《“黑洞”与“白洞” 》;18、《“虎头”在哪里?》;19、《“爸爸,妈妈,你们在哪里?”》;23、《一口“扳倒井” 》;26、《何为“夬履”?》;30、《“失前禽”和“壯于前趾”(兼谈师比并非“覆卦”)》;71、《乾坤是怎样变成屯蒙的?》;119、《蛊卦初爻为什么纳庚?》127、《履卦是怎样变成泰卦的?》;130、《复卦是如何变无妄的?》等等,在这些文章中,比较集中的谈了六爻的纳甲和卦变,在杂谈144《周易卦变简说》一文中,全面探讨了周易的卦变形式。

         探讨周易卦变,有两点是极其重要的,一个是要了解真实的卦体,如果不知道卦体是一个球体,这个球体可以旋转或滚动,只从现象上把六画平面化或是两个三爻卦的重叠,那就不但不能理解特殊的卦变,连正常的卦变也无法理解。再一个就是易道,卦变的原因,从根本上说就是三道综合作用的结果,三道综合作用,推动了卦爻的运动、发展与变化。那么三道是如何推动卦爻的运动、发展与变化的呢?我们先谈谈正常的卦变。

         正常的卦变,如果不考虑阴阳,那么它们就是一个“周而复始”或者是“首尾衔接”。能够“周而复始”或“首尾衔接”也是有条件的,其一是诸爻通达,诸爻通达意味着爻与爻之间的矛盾可以化解,不需要改变正常的运行顺序。二是陷入僵窒,卦中的任何一个爻也没有能力改变正常的运行顺序。这两种情况看似矛盾,其实也是统一的,统一就统一在“天道”上,通达自不必说,这里有时间的作用,而僵窒只是诸爻不能通达,但时间却不会凝固。时间的变化具有周期性质,时间的变化又体现在爻位的变化上,从而引起卦变,这种性质的卦变,可以看成是“天道”起了决定作用。

         特殊的卦变改变的是正常的运行顺序,在这里,地道与人道的作用最明显。例如在七个“中道而返”的卦中,有五个是由阳爻取代了阴爻,讼四阳,讼初阴;否四阳,否初阴;豫四阳,豫初阴;蛊三阳,蛊初阴;解四阳,解初阴。坤卦五初皆阴,但坤五为乾二所变,乾二就是“在田”的那位“大人”,到了屯卦变成初爻。睽卦四初皆阳,但睽四为己为地元,在这个卦中具有“只出不入”的性质。从这几个特殊的卦变中我们可以看出,阳爻比阴爻有更大的能量,特别是居于四位的阳爻,更容易进入初位,这就是地道的作用。由四至初,客观上有利于初爻至二,所以这里也有人道的作用。最能体现地道作用的卦变要属蛊变临。蛊三至初不合人道,这是明显的;蛊三为辛(先甲三日),蛊初为庚,由三至初,正逆天时,但蛊三还是进入了初位,变成临卦的初爻丁(后甲三日),于此可见地道的作用。最能体现人道作用的要属师变比。师二至初是个“天地皆合”,但师二却没有进入初位,显然是因为由二至初,正与人道相悖。

         在所有卦变中,有时天道作用明显,也有时地道或人道作用明显,但三道都不是孤立的,它们是交互作用,彼此消长,共同推动了卦爻的运动、发展与变化。《系辞》上有句话叫“窮則變,變則通,通則久”。这句话对不对呢?如果把“穷”理解为“穷尽”,那么把“穷”看作是卦变的原因也还是正确的,只是“穷”有“人穷”、“势穷”与“时穷”之分。“人穷”是指一个人由于主客观原因而不能长久地履行自己的职责,比如讼初“不永所事”,从而引发了一场特殊的卦变,这可以看成是“人穷”,其实这个爻早就思变。“势穷”是指爻与爻之间或者实力悬殊,或者是彼此相当而陷入僵局。实力悬殊引发的特殊卦变可以用豫卦为例,豫四与初的力量太悬殊了,所以豫四进入初位就成了必然;也可以用复卦为例,复初的实力太强大了,占着初位不走,从而变成无妄的初爻也属必然。“时穷”是指时间上的穷尽,一般说时间无穷无尽,为什么这里又说时间上的穷尽呢?原来作为具体的卦,在时间上都是有始有终,有穷有尽的,乾卦始于甲而终于己,己如果再发展,那就不再是乾卦,所以乾上曰“亢龍,有悔”,悔之何来?就是在时间上已经到了尽头,再也没有发展的余地。这对乾卦而言也可以说是“得享天年”。坤卦变屯卦是“中道而返”,坤五并没有至上,而是返回来变成屯卦的初爻,这对坤卦来说也可以叫有“善始”而无“善终”。坤卦五上之间有一个中断,但这个中断又是断而不断,断的是爻与爻之间的实际联系,不断的还是时间,因为坤五癸变屯初乙,甲这个时间段是绕不过去的,这里只有等待。一般说来,特殊卦变是由“势穷”与“人穷”引起的,而一般卦变则是由“时穷”引起。卦变是绝对的,就是因为时间的变化是绝对的。

         我们说过,原筮卦的初爻为“君位”,上爻为“从王事”,一般卦变有一个初上的易位问题,我们说这种“易位”是“易位思考”,是居庙堂之高则为民忧,处江湖之远则为君忧,并不是真的说君主变成百姓,百姓变成了君主。但是特殊卦变改变的是君主的地位,如果用人事做比拟,那么每一次特殊的卦变,也可以说是改朝换代、社稷易主。周易里的十二次特殊卦变,也可以说换了十一位君主当权。乾、坤由甲执政,屯、蒙、需、讼由乙执政,师、比由丙执政,小畜、履、泰、否由戊执政,同人、大有、谦、豫由丁执政,随、蛊由丙执政,临、观、噬嗑、贲、剥、复由丁执政,无妄、大畜、颐、大过、坎、离、咸、恒、遯、大壮、晋、明夷、家人、睽由乙执政,蹇、解由己执政,损、益、夬、姤、萃、升由乙执政,困、井之后,皆由丁执政。

         或问,周易有十二次特殊的卦变,为什么却有十一代君主掌权呢?原来有两次特殊卦变,没有改换君主,一次是履变泰,小畜初爻戊到了泰卦继续当政,只是中间四个爻改变了一下位次;再一次是井变革,困卦初爻丁到了革卦继续当政,也是改变了一下中间四个爻的位次。这种卦变不能叫改朝换代,只能叫“内部调整”,或者是“理顺关系”。

         周易十二变打破了原来的运行顺序或进程,在这个意义上我们说是“中断”。周易又是通过十二变,把一个环节同另一个环节紧密连接起来,使六十四卦成为一个首尾连贯、环环相扣的体系。

          上面谈到,探讨周易卦变以及卦序,必须掌握卦体与易道,而要掌握卦体与易道,又必须依据经文。我们是如何知道卦体是一个球体的呢?如何知道天道与人道是两根“拐子”、地道是两个“跷跷板”的呢?如何知道哪些卦变是正常的卦变、哪些是特殊的卦变的呢?所有这一切,经文中都有提示,例如“元”字,通解为开端,那么乾初为乾卦的开端,坤初为坤卦的开端,这都不应该有什么疑义的,那么坤五讲“元吉”,这又是怎么回事呢?原来这里就是提示,是这个爻在两个时间单位以后,就会变成屯卦的开端。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