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程翊 / 历史 / 赵匡胤的驭人术

0 0

   

赵匡胤的驭人术

2012-07-28  李程翊

2012-07-28 08:49:27

归档在 历史思辨 | 浏览 12343 次 | 评论 10 条

大家都知道,军人失掉兵权,始自宋太祖赵匡胤。建隆二年(公元96年)七月,宋太祖赵匡胤乱宴请禁军宿将,以温和的方式解除了他们的兵权。他是怎么干的呢?很简单,杯酒释兵权:先是请手握重兵的石守信之流喝酒,把他们都给灌得晕头转向了,这才别有用心道:要没你们这帮铁哥们儿,我老赵还真不知在什么地方鬼混!可有了你们做了皇帝呢,我又觉得自己还不如做个节度使快乐……”那伙头脑简单的武夫忙问这是为什么?赵匡胤道:我呵,是每天晚上都睡不着觉——难受,太难受。见主子这么难受大家当然进一步安慰他:天命已定,大哥你皇帝也做上了,还又什么值得你老人家彻夜失眠的?见大家慢慢进了自己圈套,赵匡胤这才实话实说:你们当初是我部下,给我来个黄袍加身,我就做了皇帝;要是有一天,你们部下也对你们来个黄袍加身,你们又能不做这皇帝么?人心可都是肉长的呵。你们要做了皇帝,他妈我怎么办?武夫一听,眨眨眼,觉得有理:是呀,他姓赵的下边一咋呼,一送黄袍,他就屁颠屁颠地做了皇帝;我们部下要是也如法炮制,送我们黄袍,我们能不屁颠屁颠的么?这么一想,就觉得这问题还真大。于是道:他妈我们还真没想到这一点。你老点出后,我们还真觉得是个问题……那,你老人家被是怎么考虑这个问题的呢?”“我觉得呀,人这一辈子,眨眼就过。图的不就是个吃喝玩乐子孙兴旺么?干脆这样:我呢,也不心疼钱财,多多赏给你们;你们呢,也别贪恋兵权,把它交还给我。然后歌儿舞女以终天年,君臣之间无所猜嫌,不亦善乎?武夫一听,着呀——与其手握兵权而这皇上天天打主意,还不如交出兵权,快快活活享受荣华富贵。于是第二天,个个称病,不再上班。宋太祖也准许他们提前病休,多发退休金。就这么靠酒精的麻醉作用和金钱的腐蚀作用,宋太祖兵不血刃就完全控制了枪杆子。
控制完了枪杆子,可就该控制笔杆子了。笔杆子的最大代表当然是朝廷上那一人之下完人之上的宰相了。当时宰相权力巨大,几乎就等于现在的行政首脑。在形式上,宰相也能在朝廷上跟皇帝一样坐着谈天说地头头是道。所以,要控制笔杆子,最先做的就是要抽掉他妈在朝廷上坐的那把椅子——椅子没有了,他们就得站着。站着的他们和坐着的皇帝,自然就划出了谁是主人,谁是奴才,谁该服谁差遣。怎么抽呢?这次,赵匡胤不靠酒了,他靠骗。这天,宰相范质上朝奏事跟平时一样拿着奏章坐在赵匡胤前面讲呀讲。正讲得唾沫飞溅,赵匡胤突然打断他:你先别忙讲,把奏章给我看看。范质听了也没多想,就将手里的奏折树起来给赵匡胤看。赵匡胤笑道:我老眼昏花,看不清。你还是拿近点给我看吧。范质不知是计,就老老实实起身送奏折上前。等赵匡胤看完回去时,却发现放自己屁股的椅子给人撤了——范老头是明白人,知道自己从此失去了跟皇帝平起平坐的资格,只好站着跟皇帝讲话啦。从这天起,坐了上千年椅子的宰相再也在朝廷上找不到安顿自己屁股的地方了,朝廷布局也更充分地体现出普天之下,莫非王臣,率土之滨,莫非王土的国家性质。
从上面两个故事,我们可以看出:一方面宋太祖是个权力欲非常大的家伙,枪杆子笔杆子他都要两手抓两手硬,是个喜欢独裁的家伙;另一方面,他又是个和平主义者,不喜欢干霸王硬开弓的事儿,而是能劝就劝,能骗就骗,总之是在和平友好的气氛中就达到自己目的,可以说是一位和平演变的大师。

(文章原创于20095月)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