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夜幽林 / 无尽无极 / 无情不似多情苦

0 0

   

无情不似多情苦

2012-08-25  月夜幽林
佛家道,做人不可太执着,俗事凡尘,理应学会放下。放下了,虽不一定能立地成佛。但心无杂念,还是个造化:六根清净了,容易入定,可得一饭一粥的快乐。

   可,终其一生,有几个,能够修成这般正果?

   多情是个天生的错,七情氤氲在心,或好,或坏,都如鱼鲠在喉,难于释怀。若快乐如风,欣喜若狂,不能自已而醉在自己的天堂里,众人皆醒我独醉,别人的清醒,自己的糊涂,成了一种对照。对照而来的差距,是中伤别人的利剑,独乐乐,而不是众乐乐,快乐就成罪过了;若天色暗淡,郁闷不乐,自是心田荒芜,花容失色。灵魂受了伤,心里装满了黑暗,哪怕皓月晴空,也如趔趄在莽莽森林里的一个迷路人,出路在哪里?光明在哪里?是个没有边际的事。

   多情自古伤别离,别离,是动荡人生里的常态。伤别离,就成了人情里常服的毒药,是生命的大忌。

   红楼里有说:“千里搭长棚,没有不散的筵席”,任你怎样的繁华,不过是刹那的光华,演绎片刻的荣光。元春省亲,选良地,盖别墅,浩浩工程,把钱财花得淌海水似的。终于,亭台楼阁,一一落成;雕龙刻凤,无不流光溢彩。一时山川秀美,景物新颖。好一个“金门玉户神仙府,桂殿兰宫妃子家”。元宵来了,元妃归省,箫管幽远,宫娥煌煌,前有黄土铺路,清水洒道;后有凤銮华盖,熠熠生辉。花了那么大的力气,只为见一面娘家人。可,真正见了面,来不及问声好,娘儿老小,抱头便痛哭。思念决了堤,多情如洪水,泛滥成哭泣的海洋。身边,一派繁花着锦、烈火烹油的荣华;心里,一脉悲戚纵情生,一寸相思一寸灰!多情遮天蔽日,伤怀无边无际。伤情之中的贵妃,说出了村妇不解的怨恨:当日既送我到那见不得人的去处......一会子我去了,又不知多早晚才来”一语过后,再无别言,凄苦成呜咽,呜咽成悲凉。那一时,多情,是一场泯灭人性的灾难!而更大的灾难,是短暂欢娱后的别离。当恩情已尽、圣乐请回之时,稍稍沐浴了亲情雨露的皇妃,听来一句锥心的“回宫”,如听见一声“忽啦啦大厦倾”的霹雳,吓得眼泪汪汪,凄苦无助。这一次,她被伤得五内俱焚,一语不发!筵席要散,分离在即。不忍离去的倔,必须离去的恨,苦成了一串串的泪如雨下。

   身为皇妃,也奈何不了啊。情如此,伤如此!

   一代词宗易安女士,情深似海,愁肠百结,天生的多情,成全了她异样的人生:少年的天真烂漫;青年的娇花宠柳,婚后的琴瑟和鸣;晚年的诸多失意。而多情,更成就了她诗词里绝无仅有的凄美婉约。尤其她思夫的心迹,总在婉约中一一泄露出来。从“雁字回时,月满西楼”的思念,到“雁过也,正伤心,却是旧时相识”的睹物思人;从“满地黄花堆积,憔悴损,如今有谁堪摘”的无趣,到“小风疏雨萧萧地,又催下,泪千行”的忧伤;从“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的生怕离怀别苦,到“这回去也,千万遍《阳关》,也则难留”的凄婉哀怨。才女由爱生怨的心,只在一个永远走不出的“情”身上。

   无情不似多情苦,一寸还成千万缕。同心而离居,忧伤以终老。真正的,情深不寿啊。

   女子多情,古今一色;男子多情,希若珍宝。想不到,一代文豪苏尚书,让我们见识了什么叫“无情未必真豪杰”。他的“大江东去,浪淘尽”,写尽了他才情飞扬时的男儿气概。他的悼亡词《江城子》“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唯有泪千行。料得年年断肠处,明月夜,短松岗。”读来让人惊诧,惊诧于这个热血男儿,竟然有女子般如此婉约低缓的美丽,和婉约低缓里涓涓流淌的断肠深情!

   “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唯有泪千行” 。思念成梦幻,梦里却无言,千行凝噎泪,载不动,许多愁!多少华发,一时因情而生?

   然,那终究,是琵琶弦上说相思,不知魂已断,空有梦相许。

   多情之苦,除去天边月,还有谁人知? 

   哎,多情总被无情误,不如白痴两相老!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