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更多

   

风险投资死期将至?谁是下一个颠覆模式?

2012-09-23  馬克之

美国和中国的创业环境相比,到底相距多远?看看下面的故事,你就知道:几乎是比隔开两个大陆的太平洋更加遥远。

在过去的一段时间,在太平洋的两岸,发生了两件似乎毫不相关的事情,在美国,启动我们的创业公司法案,或者简称JOBS法案,一项通过减少证券规定,帮助美国创业公司获得融资的法案,于2012年四月五日获得两党支持,并由美国总统奥巴马签署成为法律。

一家新创企业pebble watch用仅仅几天时间就在众包融资网站kickstarter上获得来自68,929人总计$10,266,845美元的种子投资,而以往这样级别的投资只能来自创投公司。这意味着,从此以后创业者获得了更多的融资选择,更多改变世界的疯狂想法,可能得到资金支持和实践,这将会大大增加了创业企业的数量,在他们之中,很可能出现新一代的苹果、谷歌、脸谱和推特。

而在太平洋的这一边,温州商人吴英因为"诈骗集资"的被判处死刑,幸运的是,网络上出现的为吴英请愿赦免死刑的呼声,最终导致高法最后改判吴英缓刑。如果Pebble Watch创始人Eric Migicovsky是中国人的话,他就不会成功开创这家企业了,他会被判死刑,或者死缓。我相信,在中国,一定有千千万万个Eric Migicovsky。很多人问为什么中国没有乔布斯,答案可能是:他们要么是在监狱,要么是从来没有机会开创他们自己的苹果公司。

但是,中国的政府和企业都已经意识到,创新是企业生存的关键,因而硅谷的101公路上,中国政府官员和知名互联网公司的领导人络绎于途。对他们来说最最重要的问题是——怎样把资金交给那些最有创造力,最有可能成功的创业家手中。

对这个难题,Angelcrunch有它的答案——融资渠道和创业辅导——向中国创业者向提供向天使投资者和VC推销自己项目的机会,以及为了增加成功率而获得的辅导。

Angelcrunch是一个面向投资人(包括VC和天使)和创业者的社交网路。创业者可以在上面发佈项目,而投资人可以选择他们去关注(Follow)其中的某些项目。假如创业者有一些很好的创意或者有只是很棒的经历,天使投资人们会想去关注(Follow)他,这一切就像大家在Twitter或微博上所做的一样。反之亦然,创业者也可以关注(Follow)投资人们。每个人都会发佈自己的最新动态(Updates),这些动态会被以广播的形式传送给关注他的每个人。

这很“简单”吧?是的,它就像Twitter和微博。当某个投资人希望领投一个初创公司时,他投资的意向会作为一条“动态”向他的关注者们(Followers)广播,而其他投资人们看了之后或许也会决定参加他的“派对”共同分享股权、利润,当然也会一起承担风险。有知名投资人的参与,项目的可信度将获得背书。

AngelCrunch的这种做法有助于帮助投资者们提高对初创公司的信任度,因为投资它的其他投资人的成功投资经历就是最好的背书。这也有助于帮助那些经验不多的新手投资者。同时,众多投资者合投一个初创公司也有助于化解风险,因为每个投资者本身出资额减少,承担的风险也会降低。举例来说,如果一个公司需要20万美金,每个人出2万美金,更多的投资人会带来更多的可信度,更多的资源,更专业的经验,从而提高投资和创业的成功概率。

这看起来非常像Kickstarter,你以天使投资人的身份在初创企业里拥有股权,尽管你不像Sergy Brin和PeterThiel那样有钱。当你投资完成后,你就变成了这家公司的股东,这比你买一件印有这家公司标志的T恤衫要好多了。你不需要很多不同公司标志的T恤衫,但你可以在很多公司里占有股权。

在过去的那段岁月里,“天使投资人”这个称谓是像比尔盖茨那样的超级富翁的专利,现在每个人只要你有一定的技术悟性和有一些商业洞见就都可以投资那些高增长的科技公司。

除了融资之外,对创业家的最有效的帮助是创业辅导。在硅谷,往往有资深的前企业高管或者前创业家,加入20多岁年轻人新创办的创业公司担任顾问角色,帮助提供至关重要的商业决策建议,而这些血泪中获得的建议饱含洞见,可以为创业家节省宝贵的时间和资金。

据我们对天使汇负责人的采访,在接到的提交项目中,很多企业家缺乏基本的商业经验来判断构想其创业计划的价值和有效性,比如项目的可持续性,可扩大规模的潜力,保持聚焦的重要性,而这些指标是一个成熟创业家必须具备判断力的地方,而中国技术创新公司普遍缺乏导师辅导,导致多数创业企业难以达到他们在硅谷的同行所能够达到的水平,创办仅仅一年的手机图片社交网络Instagram被脸谱网10亿美元收购想必刺激了狠多人的神经,但是,如果有硅谷那样愿意分享和投资早期想法的投资人,中国出现Instagram那种增长速度的创新企业绝非不可能。

事实上,中国的环境得天独厚,中国是世界上仅有的两个语言文化单一互联网市场之一,另外一个是美国。美国给予创业公司自由和支持,因而美国出现了有全球竞争力的互联网企业,如果中国要建造自己的全球互联网企业的话,中国也需要减少对他们的限制,增加对创新小企业的支持。

事实上,由于国内创业公司融资的极端困难,大公司对小公司无耻抄袭和盘剥、而不是并购共赢,小技术公司已经开始出走,沉思在斯坦福毕业后加入美国谷歌,离开谷歌后直接在美国创办木瓜移动,已经在全球拥有2000手机用户,微软毕业的杨永智创办了海豚浏览器,成为手机上最受欢迎的浏览器。中国正在失去这个国家未来的乔布斯们。他们要么已经去了美国,要么正在打点去旧金山的行囊。

一个自由开放,拥有资金和创业导师的中国的天使名单,会为中国创业生态环境的建立起到至关重要的促进作用。中国互联网产业的造富运动已经产生了百度和阿里巴巴这样的成功技术公司,我们希望中国也能造就新一代的技术公司。

谢天谢地!我们还有AngelCrunch,一个为中国技术创业者服务的众包天使投资平台,让创业家能够专注于创造创新的伟大产品。这听起来是一个完美的新世界,让我们衷心地希望AngelCrunch,让每个人都变成创业者和天使投资人的奇迹。它目前可能还不会改变世界,但它至少会改变中国的互联网产业。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