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朵菡萏 / 记叙文 / 《冯谖客孟尝君》赏析

分享

   

《冯谖客孟尝君》赏析

2012-09-25  做一朵菡萏
《冯谖客孟尝君》赏析
熊江平

冯谖客孟尝君

 

《战国策》

 

【作品介绍】

 

见《邹忌讽齐王纳谏》。

 

【解题】

 

本文选自《战国策·齐策四》。

 

本文记叙冯谖在孟尝君家作食客时为孟尝君出谋划策,凿就“三窟”,使他的政治地位得以巩固的事迹。

 

孟尝君,姓田名文,齐国贵族薛公田婴(谥号叫靖郭君)的儿子。孟尝君是他的谥号。田婴让他主持家政,接待宾客。“宾客日进,名声闻于诸侯”。婴死,田文继承他的封邑薛,招集各国士人,食客3,OOO余人。齐湣王时,孟尝君先后两次为齐相,主持国政。

 

客,指作食客,名词用作动词。

 

【注评】

 

齐人有冯谖(xuān)者,  齐:古国名,在今山东省北部。国都临淄(今山东省淄博市)。战国时为七雄之一。  贫乏不能自存。  贫乏:贫穷。自存:自己养活自己。  使人属(zhǔ)孟尝君,  属:嘱托,请托。  愿寄食门下。  寄食门下:意思是到孟尝君家做个食客,以解决生活问题。起笔简介本篇主要人物的家境、身份。“贫乏”二字,为后文弹铗而歌张本。  孟尝君曰:“客何好?”  客:指冯谖。何好:爱好什么。疑问句中疑问代词作宾语,前置。下句的“何能”与此同。  曰:“客无好也。”  “曰”前省主语“人”。也:表肯定语气。下句的“也”同此。  曰:“客何能?”  主语“孟尝君”承前省略。何能:能做什么。  曰:“客无能也。”两番问答,写孟尝君探询冯谖的爱好、才能,以便确定对他的待遇和使用。言冯谖无好、无能,这不过是欲扬先抑,不鸣则已,为以后一鸣惊人映衬一笔。  孟尝君笑而受之,曰:“诺。”  受之:接受冯谖作食客。之,他,代冯谖。诺:答应的声音,可译为“好”、“好吧”。而:连词。它的前一部分表示动作行为的方式或状态,对后一部分起着修饰作用。一“笑”一“诺”,描摩传神,勉强“受之”,见其鄙薄轻蔑之情。

 

记冯谖经人介绍,作了孟尝君的食客。

 

左右以君贱之也,食以草具。  左右:指孟尝君身边的办事人。以:因为。贱:贱视,看不起。形容词作动词用。之:他,代冯谖。也:用在表原因的介宾短语之后,表句读上的停顿。食(sì):给……吃。“食”后省宾语“之”()。草具:粗劣的食物。草,粗劣。具,饮食。贱之,承上句“笑”字。  居有顷,倚柱弹其剑,  居:停留,这里有“经过”的意思。有顷:不久。弹(tán):用指头敲击。其:他的,代冯谖。剑:联系下文看,都指剑把。这句省主语“冯谖”。  歌曰:“长铗归来乎!食无鱼。”  歌:唱。铗:剑把,这里指剑。归来乎:回去吧。这里的“来”是语气词,不表“来到”的意思。食(shí):吃。一弹而歌,对所食不满。  左右以告。  以告:把冯谖弹剑唱歌的事报告孟尝君。介词“以”的宾语“之”和谓语“告”的宾语“孟尝君”都省略了。  孟尝君曰:“食(sì)”乞比门下之客。”  食:给……吃。这一句,一本作“比门下之鱼客”,意思是照门下吃鱼的客人那样看待。之:前一个是代词,他,代冯谖;后一个是结构助词,的。待以客礼。  居有顷,复弹其铗,歌曰:“长铗归来乎!出无车。”复弹而歌,对“出无车”不满,要求又高一步。  左右皆笑之,  二笑,反映左右对冯谖态度的变化。皆,表示无一例外。  以告,孟尝君曰:“为之驾,比门下之车客。”  为(wèi)之驾:给他准备车马。车马齐备叫做驾。车客:有车坐的食客。待以上客之礼。于是乘其车,揭其剑,过其友,揭:高举。过:访问,拜访。其:他的,都代冯谖。曰:“孟尝君客我。”客我:把我当作上客看待。客,名词用作动词,意动用法。写冯谖在生活改善以后的得意神态,表现他对孟尝君的感激的心情。  后有顷,复弹其剑铗,歌曰:“长铗归来乎!无以为家。”  无以为家:没有什么用来养家。三弹而歌,为了养家,要求更高一步。弹剑、弹铗,弹剑铗,用语灵活多变。  左右皆恶(wù)之,以为贪而不知足。  恶:讨厌。以为:以之为,以的宾语“之”承前省略,意思是:认为()是……。左右对冯谖的态度的又一变化。“以为……”句说明“皆恶之”的原因,并补充说明上文“皆笑之”的原因。  孟尝君问:“冯公有亲乎?”  公:敬称,可译为“先生”。亲:父母。乎:疑问语气词,吗。联系下文看,这里不是记孟尝君直接问冯谖,而是间接探问。  对曰:“有老母。” 孟尝君使人给(j?)其食用,无使乏。给:供给。食用:动词用作名词,指吃的用的东西。其:她,代冯谖的老母。无使乏:不要让她缺少(食用)。无:不要。“使”后省兼语“之”()孟尝君对冯谖的老母照顾周到。  于是冯谖不复歌。  于是:有“在这种情况下”的意思,表示前后两件事情的承接关系,即表示后一件事情的发生是在前者之后,并且是由前者导致的。小结上文,说明冯谖对孟尝君别无所求,并以其行动否定了左右“以为贪而不知足”的错误判断。

 

记叙冯谖做食客后,待遇不断得到改善,反映孟尝君善于养士的特点。

 

后孟尝君出记,问门下诸客:  出:拿出。记:通告,文告,一说指帐簿。诸客:众门客,可译为“门客们”。诸,作定语,表示某一范围的全体。门下诸客,写问的对象。  “谁习计会(kuài),能为(wèi)文收责(zhài)于薛者乎?”  习:熟悉。计会:会计工作。为文:给我。文,孟尝君自称其名。责:同“债”,指借出的钱或物。薛:齐国地名,在今山东省藤县东南,是孟尝君父亲的封地。为孟尝君所继承。者:与“习计会、能为文收责于薛”构成名词性“者”字短语,作谓语。乎:吗。写问的内容、目的。收责于薛,是孟尝君提出的一项重大任务,也是下文记叙的主要内容。  冯谖署曰:“能。”  署:签名。曰:这里有“写道”的意思。“能”,反映冯谖的胸有成竹,与上文之“无好”“无能”比照鲜明。下文的内容都围绕这个“能”字着笔。  孟尝君怪之,曰:“此谁也?”  怪之:以之为怪。怪,感到奇怪,形容词的意动用法.下文“怪其疾也”的“怪”用法同此。之:代冯谖。也:呀,表疑问和惊诧的语气。从孟尝君的心理活动和谈话,写出他对冯谖毫无印象,而这个全无名气的冯谖居然自认为“能”完成收债于薛的重任,他自然为此感到惊奇。  左右曰:“乃歌夫‘长铗归来’者也。”  乃:就是。夫:指示代词,那。这个“夫”,突出唱“长铗归来”是他的特点。也:表解释语气。与上文三弹三歌相呼应。对左右的笑谈轻薄,描绘得淋漓尽致,其讥讽鄙夷之情,溢满字里行间,行文生动活泼,摇曳多姿。  孟尝君笑曰:  三笑。这是欢欣的笑,为得到急需的人材而笑,与开头“笑而受之”的笑,感情基础不一样,与“左右皆笑之”的笑,更无相同之处。  “客果有能也,吾负之,未尝见也。”  果:副词,果真,果然。负:对不起。之:他,代“客”(冯谖)。未尝:副词性结构,不曾。客果有能也,与上文“客无能也”相对照。  请而见之。  通过特意的邀请接见他。  谢曰:  谢:道歉。  “文倦于事,愦于忧,而性(nuò)愚,沉于国家之事,  倦于事:被琐事搞得疲劳。愦于忧:被忧患弄得发昏。愦,昏乱。性愚:天性懦弱愚呆。这是孟尝君的自谦之辞。:同“懦”。沉:沉溺,有“陷在……”的意思。于:前两个表被动,可译为“被”;后一个表有关的对象,可译为“在……()”。  开罪于先生。  开罪:得罪。于:表动作行为直接涉及的对象,可不译出。  先生不羞,乃有意欲为收责于薛乎?”  羞:意动用法,认为……是羞辱。乃:却,表示前后两事在情理上是逆转相背的。为(wèi)后省宾语“文”。于:到。盂尝君从主客观两方面解释未曾早接见冯谖的原因,表示希望能得到他的谅解,并对他愿意“收责于薛”寄予希望。言简意赅,可算是善于言辞。  冯谖曰:“愿之。”  之:代收责于薛这件事。  于是约车治装,载券契而行。  约车:准备车马。约,拴系,把马系于车前。治装:整理行装。治:备办;整理。载券契:用车待着借契,说明借契之多。券契:借契。券:借贷双方各拿一半可以合验的契据。  辞曰:“责毕收,以何市而反?”  毕收:完全收回来。以:用,拿。“以”后省宾语“之”,“之”代所收回的债款。何市:买什么。疑问代词“何”作宾语,前置。市;动词,买。反:同“返”,回来。  孟尝君曰:“视吾家所寡有者。”  视:看,这里有“估量”的意思。寡有:少有,缺少。所……者:所……的(东西)冯谖与孟尝君的一问一答,看似平常,却引出下文冯谖到薛收债的出人意料的处理办法,故前人评道:“问则有意,答则无心,幻出绝妙文字。”

 

记叙冯谖主动承担为孟尝君去薛收债的任务和出发时的情况。

 

驱而之薛,  驱:赶牲口快跑,这里指赶着车。之:到,与下文“长驱到齐”的“到”同义。四字带过途中情况。  使吏召诸民当偿者悉来合券。  当偿者:应当还债的。“者”字短语作“诸民”的后置定语。悉:都。合券:将借贷双方收藏的借契合在一起进行核对。  券遍合,起,  遍合:都核对过。起:站起来。起,表示郑重其事。  矫命以债赐诸民,  矫命:假托(孟尝君的)命令。以责赐诸民:把债款赐给(借债的)老百姓,意即不要偿还。以:用,把。原为收债而来,反以债赐诸民,出人意料,引人入胜。  因烧其券。  因:表顺承关系的连词,与“于是”相当,可意译为“随即”。其:他们的,代诸民当偿者。使孟尝君失去再去收债的根据,使借债的百姓彻底放心,反映冯谖的果决与考虑问题的周到。  民称万岁。  民:即上文的“诸民”。称:说,这里有“欢呼”的意思。写出老百姓的感激和欢欣心情,见冯谖以债赐诸民的重大政治意义,间接反映了薛地百姓以前备受高利贷剥削的痛苦。

 

简叙冯谖到薛以焚券市义的方式为孟尝君收债的经过。

 

长驱到齐,晨而求见。  长驱:一直赶车快跑,中途不停留。齐:指齐国国都临淄。省主语“冯谖”,省“见”的宾语“孟尝君”。而:连词,可译为“就”。八个字,写出冯谖办事的干净利落。  孟尝君怪其疾也,衣冠而见之。  怪其疾:以其疾为怪。因为他回得这么快而感到奇怪。其:他,代冯谖。疾:快。衣冠:名词用作动词,穿好衣服,戴好帽子。意谓穿戴得整整齐齐。之:他,代冯谖。  曰:“责毕收乎?来何疾也!”  乎:吗。何:用在形容词谓语前,表示程度之深,可译为“怎么这样”。也:呀,与“何”相呼应,表疑问。〇从孟尝君的心理、行动和谈话,反映出他急于了解冯谖收债的情况和希望他收回债款又不相信他这么快就能完成任务的心情。  曰:  省主语“冯谖”。  “收毕矣。”  矣:了,表事物的既成状态,并有加强语气的作用。  “以何市而反?”冯谖曰:“君云‘视吾家所寡有者。’  君:您,对人的尊称,这里指孟尝君。云:说。这句是下文说明问题的依据,又照应了上文。  臣窃计,  臣:我,冯谖对孟尝君自称。窃:私自,谦词。计:考虑。下面五句是“计”的内容。  君宫中积珍宝,  宫:古代贵族居住的房屋。  狗马实外厩,  实:充满。厩:马棚,泛指牲口圈。与“宫中”相对而言,故称“外厩”。  美人充下陈;  充:充满。下陈:古代统治者堂下陈列礼品、站列婢妾的地方。极言孟尝君家用的玩的东西之多,反映了他的奢侈淫逸,而这正是残酷剥削百姓的结果,却也正说明他的寡义。  君家所寡有者,以义耳。  以:通“已”,副词,仅仅。义:这里指正义的行为及因行义而获得的声誉。耳:罢了,表示范围的仅此性和肯定语气。又一次与“视吾家所寡有者”相呼应,突出采取下述作法的依据。  窃以为君市义。  以:介词,用。后省宾语“之”,“之”代债款。为:介词,替,给。市义,奇事,奇语!  孟尝君曰:“市义奈何?”  奈何:动词性结构,怎么样。表示询问方法或情状。疑惑不解,故有此问,以引出下文。  曰:“今君有区区之薛,不拊爱子其民,因而贾(gǔ)利之。  区区:小小的。拊爱:爱抚,爱护。拊,同“抚”。子其民:以其民为子。子,当作(自己的)子女看待。名词的意动用法。其:那里的,代“薛”。因而:是介词“因”与连词“而”的连用形式,相当于“借此”,“趁机”。贾:古代指设肆售货的商人,这里用作状语,意即“用商人的手段”。利之:从人民身上谋取利益。之,他们,代“民”。责备孟尝君对薛地百姓不义。  臣窃矫君命,以责赐诸民,因烧其券,民称万岁,乃臣所以为君市义也。”  乃:副词,加强肯定,可译为“就是”。所以:与它后面的动词性短语结合,表示行为动作所凭借的方法、方式,可译作“用来……的方法(方式)”。也:表判断。说明“市义”的内容与影响。  孟尝君不悦,曰:“诺,先生休矣。”  悦:高兴。休矣:算了,罢了。表示无可如何的感情。他的“不悦”,说明对“市义”的深远意义很不理解,见出其平庸与近视。

 

记叙冯谖向孟尝君报告收债的结果。收债于薛的整个过程,处处表现出冯谖的“果有能。”

 

后期(jī),  后:指收债于薛以后。期年:一周年。  齐王谓孟尝君曰:  齐王:指齐湣(m?n)王。谓……曰;对……说。  “寡人不敢以先王之臣为臣。”  寡人:古代诸侯的谦称,可译为“我”。先王:齐湣王称他已死的父亲齐宣王。以……为……:这是个表示处置等意义的格式,可译为“把……作为(当作)……”。貌似尊重,实免其职。  孟尝君就国于薛。  就国:到自己的封地去住。国,卿大夫的封地。  未至百里,  离目的地还差一百里。  民扶老携幼,迎君道中。  君:指孟尝君,与作第二人称代词的“君”有别。从迎接的人数之多,迎接的路途之远,反映薛地百姓对孟尝君的尊重,见出“市义”的效果和冯谖的远见。与上“民称万岁”相照应。  孟尝君顾谓冯谖曰:  顾:回头看。  “先生所为文市义者,  所为文市义者:名词性短语,替我买义的道理。  乃今日见之。”  乃:才。见:看到。之:它,复指“先生所为文市义者”。终于认识到市义给他带来的好是,赞赏、感激之情,油然而生。与上文“不悦”形成鲜明对照,并与“窃以为君市义”等语相呼应。  冯谖曰:“狡兔有三窟,  窟:巢穴。  仅得免其死耳。  仅得:仅仅能。其:它,代免。死:指死于猎人或猛兽。耳:而已,罢了。  今君有一窟,  一窟:比喻市义买得了人心。  未得高枕而卧也。  未得:不能。高枕而卧:垫高枕头安卧,形容没有忧虑。高,使动用法。也:表肯定语气。请为君复凿二窟。”请:表敬副词,相当于请允许()以“狡兔有三窟”为喻,启发孟尝君得用多种办法从各方面来巩固自己政治地位的必要,表现了冯谖的深谋远虑和愿为他尽忠效力的决心。

 

结束收债,转入下文,是个过渡性质的段落。

 

孟尝君予车五十乘(shèng),金五百斤,  予:给。乘:用四匹马拉的一辆车。金,和下文的“黄金”,都指铜质货币。斤,同“釿”,先秦的一种货币单位,重一两多。这是个双宾语句,省略近宾语“冯谖”。  西游于梁,  西:往西,方位词作状语,表示动作行为的趋向。游:游说:游行各国,对诸侯有所劝说。于:到。梁:魏国,这里指魏国国都大梁(今河南省开封市)。魏原都安邑,魏惠王时迁都大梁,国号也叫梁。  谓惠王曰:“齐放其大臣孟尝君于诸侯,诸侯先迎之者,富而兵强。”  放:放逐,指免去孟尝君的相位。先迎之者:“者”字短语,作“诸侯”的后置定语。之:他,代孟尝君。富:指国家富足,而:顺承连词,可不译。强调孟尝君所能起的作用,为的让魏王迎接他。  于是梁王虚上位,  于是,这里含有“由于这个原因”的意思,翻译时不必改词。虚上位:让出最高的的职位(国相)。虚:空着,形容词用作动词,使动用法。以故相为上将军,故相:原来的相。相,官名,百官之长。以:是使令、任用意义的动词,与“为”配合,组成兼语式的使动句,相当于“让……作……”  遣使者,黄金千斤,车百乘,往聘孟尝君。  聘:聘请,请人担任职务。冯谖游说成功,梁王以显使厚礼聘请孟尝君为相,从而提高了孟尝君的政治地位。  冯谖先驱,诫孟尝君曰:  先驱:这里的意思是:走在梁王使者前,赶车快跑,回到齐国。诫:告诫,预先提醒。  “千金,重币也,百乘,显使也,  重币:厚礼,指千金。币,古代礼物的通称。显使:显贵的使臣。使:名词,使者,使臣。以上两句都是判断句。  齐其闻之矣。”  齐:指齐王等。其:副词,大概,可能,表揣度语气。之:代梁王派显使以重币聘请孟尝君的事。提醒孟尝君,为的让他做好应付梁使的准备。  梁使三反,孟尝君固辞不往也。  梁使:梁惠王的使臣。三反:往返多次。反,同“返”。固辞:坚决推辞。辞,谢绝,推辞。不往:不到(梁国)去。也:表陈述语气,可不译。进一步突出梁王对孟尝君的重视,从而进一步提高了孟尝君的地位、声望。以上两句极简要,省略了不少具体情况的记叙。  齐王闻之,  之;代梁惠王派使者多次往聘孟尝君的事。应上文“齐其闻之矣”,说明冯谖判断的正确。  君臣恐惧,  君:指齐王。恐惧,是害怕孟尝君受聘为魏国相,使魏“富而兵强”,对齐国不利。  遣太傅赍(jī)黄金千斤,文车二驷,服剑一,  太傅:官名,赍:拿东西送人。文车:雕刻或绘画着花纹的车。驷:四匹马拉的车,与“乘”同义。服剑:佩剑。  封书谢孟尝君曰:谢:道歉。  “寡人不祥,被于宗庙之祟,  不祥:不喜。一说,不吉利。被:遭受。于:这里可不译出。宗庙:帝王或诸侯祭祀祖先的地方,借指祖先。祟:原指鬼神害人,这里指祖宗降下的祸害。  沉于谄谀(chǎnyú)之臣,  沉:深深地迷惑。于:被。谄谀:奉承讨好。  开罪于君。  齐王强调得罪孟尝君的客观原因,目的在为自己推卸责任。  寡人不足为也,愿君顾先王之宗庙,姑反国统万人乎!”  不足:不值得。为:帮助,卫护。顾:顾念。姑:姑且,暂且。反国:返回齐国国都临淄。反,同“返”。统:统率,治理。万人:指全国人民。乎:吧,表祈使语气。齐王正面提出请求,又对以前“不敢以先王之臣为臣”的借口做了巧妙辩解。“寡人不足为也”,表面上仍有“不敢以先王之臣为臣”的意思,这次请孟尝恢复相位,为的“顾先王之宗庙”。前后文字相映成趣。

 

记述冯谖设计为孟尝君凿好第二窟,使他返国恢复相位,又一次表现冯谖的“果有能”。

 

冯谖诫孟尝君曰:“愿请先王之祭器,  愿:希望。请:指向齐王请求。祭器:宗庙里用于祭祀祖先的器皿。  立宗庙于薛。”  立:建立。于:在。  庙成,还报孟尝君曰:“三窟已就,君姑高枕为乐矣。”  还;指冯谖回到临淄。“还”字说明在薛建立宗庙的任务是由冯谖担负的。报……曰:向……报告道。姑:副词,姑且,暂且。高枕为乐:意思是高枕而卧,无忧无虑地享乐。高枕,高枕而卧的略语。照应上文“未得高枕而卧也,请为君复凿二窟”,突出凿三窟的意义。

 

记冯谖为孟尝君凿就第三窟,巩固了孟尝君在齐国的政治地位,突出冯谖的深谋远虑。

 

孟尝君为相数十年,无纤(xiān)介之祸者,冯谖之计也。  纤介:极其微小。纤,细;介,通“芥”,小草。计:计谋。者……也:典型的判断句式,其中的“者”表句中停顿兼起提示作用;“也”表判断语气。可译为“……是……”。总结全文,终章显志,对“冯谖之计”给予高度评价。

 

总结冯谖对孟尝君的贡献,全面肯定他的政治才能。

 

【译文】

 

齐国有个名叫冯谖的人,穷得没法养活自己,托人请求孟尝君,说他愿意在孟尝君家里当个食客。孟尝君问:“客人有什么爱好?”回答说:“他没有什么爱好。”又问:“客人有什么才能?”回答说:“他没有什么才能。”孟尝君笑着接受了他,说:“好吧。”

 

孟尝君身边的办事人员因为孟尝君看不起他,便拿粗劣的饭菜给他吃。过了不久,冯谖靠着柱子弹他的剑,唱道:“长铗啊,回去吧!吃饭没有鱼。”办事人员把这情况告诉孟尝君,孟尝君说:“给他鱼吃,按照门下的食客那样对待。”过了不久,(冯谖)又弹着他的剑,唱道:“长铗啊,回去吧!出门没有车。”办事人都笑话他,并把这情况告诉孟尝君。孟尝君说:“给他准备车,按照门下坐车的客人一样对待。”于是冯谖乘着他的车,举着他的剑,去拜访他的朋友,说道:“孟尝君把我当作客人看待了。”这以后不久,冯谖又弹着他的剑,唱道:“长铗啊,回去吧!(在这里)没有办法养家!”办事人员都厌恶他,认为他一味贪求不知满足。孟尝君问道:“冯先生有父母吗?”答道“有个老母亲。”孟尝君派人给她吃的用的,不让她缺少什么。于是冯谖再也不唱歌了。

 

后来孟尝君出了一个通告,询问家里的食客们:“谁熟悉会计工作,能替我到薛邑去收债么?”冯谖(在通告上)签名,写道:“我能。”孟尝君看了感到奇怪,说:“这(签名的)是谁呀?”左右办事人说:“就是唱那‘长剑啊,回去吧’的人。”孟尝君笑着说:“客人果真有才能啊,我对不起他,以前不曾接见他。”便特意把冯谖请来接见他,向他道歉说:“我被一些琐事搞得很疲劳,被忧患缠得心烦意乱,生性又懦弱愚笨,陷在国事家事之中,(不得脱身与先生见面),得罪了先生。先生不以(我对您的简慢)为羞辱,还有意替我到薛邑去收债么?”冯谖说:“愿意(替您)做这件事。”于是准备车马,收拾行李,载着借契出发。告辞的时候,冯谖问:“债款收齐了,用它买些什么回来?”孟尝君说:“看我家里缺少的东西(就买些回来)。”

 

冯谖赶着车到了薛邑,派官吏召集应该还债的老百姓都来核对借契。借契全核对过了,(冯谖)站起来,假托(孟尝君的)命令,把债款赐给老百姓,随即烧了那些借契。老百姓们欢呼万岁。

 

冯谖一直不停地赶车回到齐国(都城),大清早就求见孟尝君。孟尝君对他回得这么快感到奇怪,穿戴整齐来接见他,说:“借款收齐了吗?怎么回得这么快呀?”答道:“收完了。”问:“用它买了什么回来?”冯谖说:“您说‘看我家所缺少的’,我私自考虑,您宫里堆积着珍宝,猎狗和骏马充满了牲口圈,美女站满了堂下,您家所缺少的只是‘义’罢了。我私自用债款给您买了义。”孟尝君问:“买义是怎么回事?”答道:“现在您有个小小的薛,不把那里的人民看做自己的子女,抚育爱护他们,反而趁机用商人的手段在他们身上谋取私利。我私自假托您的命令,把债款送给了老百姓,随即烧了那些借契,老百姓高呼万岁,这就是我用来给您买义的方式啊。”孟尝君不高兴,说:“好吧,先生算了吧!”

 

过了一年,齐王对孟尝君说:“我不敢用先王的臣子作我的臣子。”孟尝君便到他的封地薛邑去。离那里还差一百里路,老百姓就扶老携幼,在路上迎接他。孟尝君回头看着冯谖说:“先生给我买义的道理,今天才算见到了。”冯谖说:“狡猾的兔子有三个洞穴,仅能避免死亡。现在您只有一个洞穴,还不能垫高枕头睡大觉呀。请让我替您再凿两个洞穴。”

 

孟尝君给冯谖五十辆车,五百斤金。往西到梁国去游说。(冯谖)对梁惠王说:“齐国把它的大臣孟尝君放逐到诸侯国来,诸侯国中首先迎接他的,就会国富兵强。”于是梁惠王把相位空出来,让原来的相做上将军,派遣使者带一千斤黄金,一百辆车,去聘请孟尝君。冯谖先赶车回到齐国,提醒孟尝君说:“一千金,是很厚重的聘礼,(出动)一百辆车,是显赫的使节。齐国该听说这情况了。”魏国的使者往返三次,孟尝君坚决推辞不去。

 

齐王听到这些情况,君臣都惊慌害怕起来,就派遣太傅送一千斤黄金、两辆彩车、一把佩剑(给孟尝君)。封好书信向孟尝君道歉说:“我很倒霉,遭受祖宗降下的灾祸,又被那些逢迎讨好的臣子所迷惑,得罪了您。我是不值得您帮助的;希望您能顾念先王的宗庙,姑且回来统率全国人民吧!”

 

冯谖提醒孟尝君说:“希望您向齐王请来先王传下的祭器,在薛地建立宗庙。”宗庙建成了,冯谖回来报告孟尝君说:“三个洞穴都已凿成了,您可以暂且高枕而卧,安心享乐了!”

 

孟尝君做了几十年相,没有一点祸患,都是(由于)冯谖的计谋啊。

 

【简析】

 

本文记叙冯谖为巩固孟尝君的政治地位而进行的种种政治外交活动(焚券市义,谋复相位,在薛建立宗庙),表现冯谖的政治识见和多方面的才能,反映出齐国统治集团内部和齐、魏等诸侯国之间的矛盾。冯谖善于利用矛盾以解决矛盾。他为孟尝君出谋划策,是基于士为知己者用的观念。他为孟尝君焚券市义,说明他认识到争取民心对巩固贵族统治具有极其重大的意义,这是当时颇为流行的民本思想的反映。就这一点说,冯谖可算是策士中的佼佼者。他游说梁惠王,口上说如果梁迎孟尝君,将使梁“富而兵强”,实际却是为了使孟尝君能在齐恢复相位。这种权谋欺诈的作法,又反映出冯谖具有当时策士的共同特点。

 

本文写法方面的特点主要是:

 

一、运用曲折的情节和生动的细节刻画出冯谖的策士形象。开头从反面写冯谖被人认为是个无能的人,初到孟尝君门下做食客,受到“食以草具”的待遇。他三次弹铗而歌,再三提出生活方面的要求,反映他怀才不遇的愤懑和不平凡的气概。这时的冯谖,是所谓“才美不外见”。到孟尝君征求门下食客有谁能为他去薛收债时,冯谖却“署曰:‘能’”,孟尝君对他,由最初的“贱之”变为“怪之”,并且笑着说:“客果有能也”,态度有了根本性的变化。这是一道曲折。冯谖在薛以特殊方式为孟尝君收债和回齐复命的情况,反映他有胆有识,处事果敢迅速,为“能”字住入了具体内容。但当孟尝君知道冯谖如何收债、如何为他“市义”时,心里却“不悦”了。这又是一道曲折。直到一年后,孟尝君“就国于薛”时,才认识到冯谖为他“市义”的意义,因而由衷称赞冯谖。这又是一道曲折。在孟尝君陶醉于“市义”所取得的成就时,冯谖却提醒他“未能高枕而卧”,主动提出“为君复凿二窟”的任务,利用齐与魏的矛盾解决了齐王与孟尝君的矛盾,为巩固孟尝君的政治地位创造了足够的条件。这又是一道曲折。通过上述曲折的情节,多角度多层次地表现出冯谖的政治识见和长于计谋的才能。文中的细节也起到同样的作用。如冯谖去薛收债时,先问孟尝君“责毕收,以何市而反”,孟尝君答以“视吾家所寡有者”,看来这一回答是冯谖早已预料到的。他焚券市义,与孟尝君的要求毫不相关,但在回齐复命时,他抓住孟尝君的这句话,分析孟尝君家所寡有者是义。这样,为孟尝君“市义”,既合乎逻辑,又符合孟尝君“视吾家所寡有者”的要求,在孟尝君尚未认识到“市义”的作用时,也无法责备他。这也表现出冯谖这个策士的智慧和善于揣摩他人心理的特点。

 

二、运用对比手法,表现出有关人物的特点和相互关系。如对冯谖的三次弹铗而歌,孟尝君的左右由无所爱憎到“皆笑之”,以至“皆恶之”,孟尝君却一一满足了冯谖的要求。两相对照,反映出孟尝君乐于养士的特点和左右的势利、无知,而“弹铗而歌”本身,又是冯谖对“贱之”“食以草具”的待遇的不平之鸣。又如冯谖对孟尝君说明了焚券市义的理由和情况, 孟尝君反而“不悦”。两相对照,反映出冯谖的政治远见和孟尝君识见的低下。又如孟尝君对冯谖,由最初的“笑而受之”,到“怪之”,到“请而见之”,到“不悦”,到称赞,到最后的完全信赖,前后对照,不仅反映出孟尝君了解、认识冯谖的曲折过程,更重要的是使冯谖的聪明才智,随着事态的发展逐一展现在读者面前,使冯谖这个策士的形象显得完整鲜明,给人以深刻的印象。

 

【字词句基础知识举要】

 

①使人属孟尝君,愿寄食门下。长铗归来乎!食无鱼。

②左右以君贱之也,食以草具。孟尝君:“食之,比门下之客。”

③孟尝君使人给其食用,无使乏。

 

这三组句子里的“食”,用法各不相同。第一组:“食”读shí,动词,“吃饭”的意思,这是常见的用法。第二组,“食”读,“给……吃”的意思,“食之”就是“给他()吃”。“食以草具”就是把粗劣的饭菜给他吃”,“食”后省代词宾语“之”。“食”的这种用法,有人视为“使动用法”,有人称之为“供动用法”。第三组,“食”用为名词,读shí。意思是“食物”、“吃的东西”。

 

为之驾,比门下之车客。

 

这里要注意“为之驾”。这是为动双宾语。“为”,动词,这里是“准备”的意思。“为之”是为动关系,意谓给他准备。“为驾”是一般的动宾关系,准备车马。合起来就是“给他准备车马”,全句译出来是:给他准备车马,比照门下有车坐的食客的待遇。

 

今君有一窟,未得高枕而卧也。

于是梁王虚上位,以故相为上将军。

 

这两句中“高”和“虚”都是形容词的使动用法。“高枕”,使枕头高。“虚上位”,使上位空着。这里可注意使动词的译法。使动词除了按“使宾语怎样”这个公式翻译外,还有别的译法。如“高枕”可译成“垫高枕头”,即补出另一有关的动词“垫”,而把使动词“高”作为结果补语译出。“虚上位”可译为“把上位空出来”,现代汉语里的介词“把”含有“使”的意思。

 

“孟尝君客我”之类

 

本文中意动用法的例句很多,列举于下,可以通过这些例句掌握意动关系的各种译法。

 

①孟尝君客我。——客我;把我当上客对待。

②左右以君贱之也,食以草具。——贱之:认为他贱,即轻视他。

③孟尝君怪之。——怪之:对他感到奇怪。

④先生不羞,乃有意欲为收责于薛乎?——不羞:不(把我对您的简慢)当作耻辱。“羞”后省宾语“之”。

⑤孟尝君怪其疾也,衣冠而见之。——怪其疾:对他回来得这么快感到奇怪。

⑥今君有区区之薛,不拊爱子其民,因而贾利之。——子其民:把那里的人民看作自己的子女。

 

左右以告。

责毕收,以何市而反?

窃以为君市义。

 

上边三句中介词“以”都省略了宾语。“以告”就是“以之告”,把冯谖弹剑而歌的()告诉孟尝君。“以何市而反”就是“以之何市而反”,用()买些什么回来。“窃以为君市义”就是“窃以()为君市义”,我私下用(债款)替您买了义。

 

使吏召诸民当偿者悉来合券。

诸侯先迎之者,富而兵强。

 

这两句,定语都置于中心词之后。“诸民当偿者”即“当偿之诸民”,“诸侯先迎之者”即“先迎之之诸侯”。定语后置时,一定要写成“者”字短语的形式。如“当偿之诸民”,定语在中心词之前,不用“者”;移到中心词后边,就得写成“诸民当偿者”。定语后置时,有时还在中心词与后置定语之间加个结构助词“之”,如《石钟山记》中“石之铿然有声音”,便是这样。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