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迁徙时代的罗马-拜占庭骑兵部队

2012-11-24  笑熬浆糊糊

 


 

在马背上作战
罗马晚期,罗马—拜占庭早期和其他欧洲西部的中世纪早期骑兵当时还没有采用马镫,但这并没有将骑兵的作用限制在那些被普遍认为的范围内。尤其是在木结构的马鞍被采用后,因为这给骑手提供了很多支撑。罗马人最早期的骑兵装备标枪而不是刺杀用的矛,但在四世纪阿兰人的萨尔马西亚人的影响下长矛被广泛采用。此时在马背上使用长矛有四种基本的方法:将其当作标枪投出、一只手举起向下刺杀、挥动手臂向前刺杀或用双手刺杀。
图为 晚期罗马的重骑兵
大迁徙时代的罗马-拜占庭骑兵部队 - hubao.an - hubao.an的博客
在这个时期内双手使用骑兵矛的方法占主流地位,这种方法甚至在对抗穿戴盔甲的敌人时都非常有效。不过,武器一般都是沿着马头指向右侧而不是像在后来骑士比武中使用的冲刺长矛一样指向左侧。单手和双手的刺杀方法都能使骑手能够相对轻松的收回武器;使用冲刺长矛时情况就不同了,因为本质上后者只是一个一次性的撞击手法。
与后来使用冲刺长矛的骑士不同,早期的长矛骑兵很少使用盾牌,盾牌仍只是与近距离武器比如剑结合在一起。然而,偶尔有一些文献提到骑手将小盾牌用带子绑在上臂上由于保护脖子和脸部,这表明这种盾牌内侧有一种很宽的后来被称为enarmes的带子;士兵可以将他的手穿过这种带子并伸出,而不是用手握住。
图为10世纪的拜占庭圣铁甲骑兵 依然使用小盾牌
大迁徙时代的罗马-拜占庭骑兵部队 - hubao.an - hubao.an的博客

与波斯萨珊人不同,拜占庭步兵弓箭手和骑马弓箭手看上去更加侧重于力量和准确性而不是射击的速度。罗马—拜占庭和萨删骑马弓箭术经常是在马停下的时候使用。罗马—拜占庭弓手被建议多样化他们的拉弓方法。他们同样也被训练在横向角度向敌军队伍射击,以希望箭矢能够越过敌人的盾牌边缘。
图为 晚期罗马弓骑兵
大迁徙时代的罗马-拜占庭骑兵部队 - hubao.an - hubao.an的博客
图为 拜占庭时代 中型骑兵的射箭训练
大迁徙时代的罗马-拜占庭骑兵部队 - hubao.an - hubao.an的博客
图为 萨珊时代的骑兵射箭训练
大迁徙时代的罗马-拜占庭骑兵部队 - hubao.an - hubao.an的博客
罗马人和伊朗人的“四角”马鞍在公元四世纪末到五世纪被舍弃的原因仍然是个秘密,因为实验证明这种马鞍能够给挥舞剑或长矛的骑手提供出色的支撑。然而,君士坦丁皇帝被报告说引入了一种“强化骑手座椅可靠性”的马鞍,这种马鞍的精确重量被珍藏在狄奥多休斯二世公元438年的法典中。或许被游牧民族例如匈奴人、阿瓦尔人和随之而来入侵者使用的马鞍结构更加适合骑射手。
图为 无马镫时代 使用四角马鞍 执行砍杀的罗马骑兵
大迁徙时代的罗马-拜占庭骑兵部队 - hubao.an - hubao.an的博客
并不是所有人都即刻采用了马镫,后者被广泛认为是中世纪早期最有有意义的技术发展之一。马镫在公元七世纪的欧亚大草原中被广泛使用;罗马—拜占庭骑兵很可能在六世纪末开始使用他们,有关马镫最早的拜占庭资料是“战略”。事实上,拜占庭人可能比比倾向于骑兵的波斯萨珊人更早使用马镫。
波斯人一直到面对 阿拉伯人入侵时代都没有采用马镫
大迁徙时代的罗马-拜占庭骑兵部队 - hubao.an - hubao.an的博客

六世纪或七世纪的罗马—拜占庭雕刻品,展现了披甲骑兵和步兵
大迁徙时代的罗马-拜占庭骑兵部队 - hubao.an - hubao.an的博客
大迁徙时代的罗马-拜占庭骑兵部队 - hubao.an - hubao.an的博客
俄罗斯南部发现的公元六或七世纪的源于拜占庭的头盔

 

公元五世纪晚期至公元七世纪的骑兵
在公元五世纪时,罗马骑兵的构成仍与其步兵的组成基本相同,拥有独立的中央和侧翼部队,理论上每支部队都由一列延伸的八人纵深的骑兵组成,他们没有预备队,并依靠一次大规模的进攻来决定战斗的结果。然而,这套体系在对抗匈奴人和阿瓦尔人那些能够隔着距离杀伤他们的骑兵弓箭手时遭遇了惨淡的失败,所以一支新式的“理想化”骑兵被东罗马帝国在五世纪晚期至六世纪时发展出来。
图为 6世纪的罗马拜占庭军队
大迁徙时代的罗马-拜占庭骑兵部队 - hubao.an - hubao.an的博客
因为骑兵很少能够击败训练有素的步兵(在当时或任何时期),这种罗马—拜占庭披甲骑兵的主要任务是骚扰并使敌军步兵停止移动,同时罗马—拜占庭轻骑兵则试图侧翼包抄、骚扰甚至包围敌人。这些涉及到罗马—拜占庭骑兵在一种更小但仍然密集列队的分队中进行行动,其产生的cuneus队列很可能是从草原民族身上抄袭而来,然后这种队列被传递给罗马的德国和中东敌人。
在公元六世纪早期,罗马—拜占庭军队曾使用涉及到数种不同部队的复杂的战场策略。和他们的波斯萨珊对手一样,罗马—拜占庭人把骑兵视为军队的精华。在公元七世纪早期,拜占庭人训练他们最好的士兵在马背上使用弓箭,只有那些无法做到的人才被训练使用长矛和盾牌。现在新式的“理想化”骑兵包括两列相隔400米的部队和一直占有总人数三分之一作为预备队的后方战列。前方两列部队也接受了如何在后方被威胁情况下转向的训练。在队列的前方,侧翼和后方被安排有更多装备盔甲的士兵,队列前方也含有骑在披甲战马上的士兵。这在箭雨下保护了马匹从而使骑手能够抵抗骑兵弓箭手的骚扰,并到达与敌人靠得足够近的地方来使用近战武器。每支分队由装备弓箭的cursores和装备类似盔甲保护他们的defensores组成。后者紧随着他们的cursores发动反复的进攻,尽管cursores较多存在于侧翼而defensores较多存在于中央。
大迁徙时代的罗马-拜占庭骑兵部队 - hubao.an - hubao.an的博客
六世纪晚期至七世纪“理想化”罗马—拜占庭骑兵列队概要,基于文字资料
A)Cursores攻击骑兵
B)Defensores防御骑兵
C)指挥官和护卫
罗马—拜占庭军队清楚地使用了传统游牧战术中佯装撤退的部分,甚至还被训练丢弃一些不太重要的装备以使溃败看上去更有说服力。伏击是一个更受人喜爱的战术。公元七世纪中叶到八世纪中叶的战场上的一个普遍的特征便是双方对于猛攻敌人营地的尝试,其一般都在战线后或多或少的距离进行。
莫里斯皇帝在战略中提到的形形色色的战术毫无疑问地被运用到了战场之中。例如,伪装溃逃被称为“西徐亚伏击”,在训练中“西徐亚练习”大体上由进行包围的运动组成,“阿兰练习”则是由一列攻击者和防御者组成的队伍进行反复进攻,而“阿非利加训练”详细地要求一支由防守者在中央,进攻者在两侧组成的战列,“意大利训练”被认为是最好的,由两列混合的攻击者和防御者组成。
草原民族
两项以罗马—拜占庭的草原邻居命名的训练法和伏击充分突出了这些民族战术的重要性。然而,甚至在数批游牧征服者或难民离开欧亚大陆进入被大量森林和农业区覆盖着的欧洲之前,他们的军队已经包括了多种不同的军队。
例如,阿兰人被描述为很多充分装备盔甲,使用弓箭和长矛作战的骑兵,尽管他们也有用来保卫重要牧场的步兵。令人畏惧的匈奴人有时被讲述为在四世纪“下马”进入欧洲中部—事实上他们大部分被描写为使用大盾作战的明显的步兵模式。同时很多匈奴步兵也是十分有战斗力的弓箭手。总体来说晚期的在欧洲中部的匈奴人和早期来自黑海北部的匈奴人之间有很大的区别;事实上在匈奴人在四世纪晚期进入巴尔干地区后就再也没有有关匈奴骑兵和快速匈奴游牧突击者的历史文献了。在公元五世纪匈奴人看上去更像是掠夺者而非征服者;他们可以被近乎完全固定的罗马军队伏击,而且当他们在战斗中面对罗马正规军时一般都会遭遇失败。相似的,值得注意的是匈奴人几次主要的掠夺都是在他们的牧草相对于大量马匹并不丰盛时进行的。此外,匈奴突袭者也经常被描述为被装载战利品的大车延缓了行进速度。
其他欧洲中世纪早期游牧民族及其生活在欧洲的后代们的战场策略和中世纪晚期的资料比并不充分。例如,阿兰人,被描述为由灵活而密集的小组构成,使用标枪和剑,并采用假装撤退和侧翼攻击的策略。与匈奴人不同,六世纪的阿瓦尔人在欧洲中部安顿下来后看上去保留了更多的骑兵元素。不过,在公元626年围攻君士坦丁堡的阿瓦尔人和斯拉夫人盟军中包括了许多披甲步兵,其中一些甚至被认为来自占支配地位的同时也提供骑兵部队的阿瓦尔人精英。阿瓦尔人的世俗和军事文化都透露出了一些来自中国的影响,他们被描述为使用密集的骑兵阵型作战。而相比之下更为原始的斯拉夫人看上去更为依赖在狭窄地区的伏击战术,使用标枪,毒箭和大步兵盾,随后展开大规模的快速的步兵攻势。
图为 阿瓦尔骑兵
大迁徙时代的罗马-拜占庭骑兵部队 - hubao.an - hubao.an的博客



大迁徙时代的罗马-拜占庭骑兵部队 - hubao.an - hubao.an的博客
于如今土耳其南-中部安条克地区的马赛克的局部,其展示了狩猎场景中的一名骑马弓箭手
大迁徙时代的罗马-拜占庭骑兵部队 - hubao.an - hubao.an的博客
塔吉纳战役,公元552年,纳尔瑟斯手下的罗马—拜占庭军队与德国伦巴第和Herul人盟军击败了国王托提拉手下的东哥特人。
最初的形势
A)罗马骑兵
B) 伦巴第和Herul人
C) 在山上处于防御位置的罗马步兵
D)东哥特骑兵
E) 东哥特步兵
行动
1) 东哥特侧翼行动被击败
2) 东哥特骑兵奇袭以试图在“午饭时”逮住纳尔瑟斯的德国盟军
3) 罗马—拜占庭弓箭手前进并向东哥特侧翼射击,迫使他们后退。然后东哥特大军逃走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