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若水ssrs / 待分类 / ·三国骑兵的行头和马的种类

0 0

   

·三国骑兵的行头和马的种类

2016-12-19  明月若水s...

三国骑兵的行头和马的种类

 

公元711年,阿拉伯骑兵越过直布罗陀海峡,杀入欧洲。法兰克人和日耳曼人几乎同时学会了使用马镫。马镫不但使骑兵和战马更好地融为一体,而且使骑兵的双手彻底解放出来,可以随心所欲地使用兵器。这样,骑兵就成了冲击力极强的“人体枪弹”。当时有谚语说:“一个骑在马上的法兰克人能把巴比伦城墙冲个窟窿。”骑兵的崛起,逐渐替代了步兵在战场上的统治地位。

 

长矛是中世纪骑士最重要的武器之一。长矛的矛杆由坚硬且有韧性的木材制成,一般不少于2.5米。矛尖由钢铁制成,为菱形或柳叶形。有的矛尖下端有横突出来的“矛翼”,使长矛不至于因为刺入敌人身体太深而拔不出来。有的长矛手柄处还有一个圆环,可以使骑士在遭到敌人冲击时不会长矛脱手。

 

行军时,长矛斜扛在右肩上。准备进攻时,竖起长矛,将底端垫在右马镫边,或者置于马鞍特制的凹槽上。进入进攻距离后,骑士将长矛从马脖上方的一侧伸出,指向敌人。除持矛刺敌外,长矛有时候也可以抛出去刺杀敌人。

 

剑与长矛一样是骑士必备的武器。中世纪的剑大约长94厘米左右,其中包括10厘米长的剑柄。与矛相比,剑除了近战与步战的功用外,还具有更多的象征意义。骑士们常常在剑的横档、剑柄上镶嵌宝石,或圣人遗骨、血块、遗发等,以求神灵保佑。如果某骑士有辱于骑士声誉,其领主可令手下人当着这名骑士的面将他的剑毁掉,以示驱逐。骑士死后,佩剑往往被挂在他的墓碑上。

 

骑士的自身防护依靠盔甲和盾牌。锁子甲是当时最好的铠甲。锁子甲由数千个小铁环相互穿套而成,结成保护全身的“铁布衫”。其下摆前后开衩或左右开衩,以便于骑马。到了公元1200年左右,还出现了可以与锁子甲连在一起的锁子甲手套,手背由锁子保护,拇指与其余四指分开,掌心用布或皮革制成。有的锁子甲在重要部位还加厚到两至三层锁子。有些大贵族喜欢在锁子甲上镀一层银,或者罩上一件银锁子甲以示华贵。

 

到14世纪,由金属板制成的铁叶甲逐渐替代锁子甲。铁叶甲的铁叶由铆钉或铁绞链联在一起,身体的全部,包括手和脚都罩在铠甲之中。表面光滑的铁甲可以更好地防御弓箭和长矛的攻击,但骑士必须为此付出负重的代价,因为铁叶甲比锁子甲平均重20磅左右。

 

与铁甲相配的,便是骑士的头盔。按形状,骑士的头盔分为圆顶形、平顶圆筒形和罐形等,往往整个头部、脸部都被罩住,只在眼前留条缝隙,面部的鼻、嘴处则呈鸡嘴状或狼嘴状凸出。在不打仗的时候,面部护甲能转到盔顶或旁边。

 

盾牌是骑士进行自身防护的另一种重要工具。中世纪的盾牌分圆形、长方形、鸢形或三角形等。盾牌一般固定在左前臂上,除持盾牌外,左手还可以操纵马缰。中世纪时候,骑士盾牌上的图案各具特色,许多家族的徽章图案均由此产生。

 

作为骑士,最重要的行头当然还是要拥有一匹高头大马。优良的战马必须胸部宽厚,背至臀部宽且平实;头骨前面窄,侧面骨骼棱角分明,颚骨削瘦;耳朵小,鼻孔大,眼睛清亮有神;脖子要能像“弯弓”一样昂起;马蹄边缘整齐清晰,大小与马腿的粗细长短及马的重量都比例适度。

 

中世纪的时候,声名最隆的马匹是西班牙种战马,其次是加斯科尼战马,再随后是匈牙利、叙利亚和罗斯马。马的颜色大都凭骑士喜好,总体来说,纯白色的马被认为最为高贵。这也是姑娘们把心目中的情郎喻为“白马王子”的原因。骑士与马的关系既是战友又是伙伴,以至于当时的骑士小说必须有关于马的情节。为了表达对战马的爱惜之情,有的骑士在平时行军途中只骑一般的马,只在战斗时才骑乘自己的战马。

 

在赛马比赛中一匹马的重量大约是1500磅。而中国历史上骑兵的极盛时期是元朝,骑兵部队主要装备有弓箭、马刀、标枪、战斧等。

 

马的体质又分为:

 

湿润型马:这种马皮下组织发达,肌健、关节明显,肌肉比较松弛。这类马的性情多迟钝,不够灵活。挽马中较为多见。

 

干燥型马:这种马皮下组织不发达,关节、肌健的轮廓明显,皮肤较薄,被毛短细,性情活泼,动作敏捷,多见于轻型骑乘马。

 

细致型马:头小而清秀,骨量较轻,皮薄毛细;性情灵敏。

 

粗糙型马:头重、骨粗、皮厚,毛粗长,多见于草原上的马。

 

结实型马:头颈与躯干的结合匀称协调,躯干粗实,四肢骨量充分,全身结构紧凑。

 

事实上,很少见到单一体质类型的马。一般都是以某种类型为主的混合型。如:湿润粗糙型和湿润细致型等。干燥细致型多见于乘用马。而我国的蒙古马、哈萨克马多属粗糙结实型。伊犁马和三河马则多属于干燥结实型。

 

马的气质是马对周围事物敏感性反应到它的精神上的表现,在养马学上称为马的悍威。由于马的神经活动类型不同,所以悍威的表现也不同。

 

烈悍:神经活动属强而不平衡型。对外界刺激反应强烈,易兴奋暴燥,不易控制和管理。往往因性急而无益地消耗精力和能量,持久力差。这种马多见于轻型马中的公马。

 

上悍:神经活动强而灵活,对外界反应敏感,但兴奋与抑制趋于平衡。这种马听指挥,能力强。

 

中悍:神经活动稍迟钝,对外界刺激不敏感,易调教,工作性能好。较好的役马多为中悍。

 

下悍:神经活动以抑制为主,对外界刺激不敏感,性迟钝,工作不灵活,工作效率低。使役较重的地方品种和部分重挽马多有此表现。

 

马是个性很强的动物。马的外表显得很温顺,很安静,但在马的内心深处那种强烈的竞争意识是其他动物所不及的。马在与同类的竞争中有着累死也不认输的性格。也许很多人不知道,在战争中,许多马并不是在枪林弹雨中倒下的;而是由于剧烈地奔跑而累死在战场上的。

 

马对人的态度好恶分明,它在同人的接触与合作中有着十分苟刻的条件。首先你必须能够驾驭它,而在这个过程中,仅靠勇敢是不够的;还要有技艺,要向马展示你的智慧,然后才是你的抚爱和关心。如果人迎得了与马的合作,马会对人产生深深的卷恋。

 

如果用拟人的手法表述马;它是最具贵族气质的生灵——宁静的内心、高贵潇洒的气质和勇于献身的精神。

 

在马的种类上有:

 

阿拉伯马是最漂亮的马,血统为热血,产地中东,尽管速度不如纯血马,但它具有极大的耐力和高雅的气质。它是纯血马的基本血统。体高1.42米-1.50米。

 

纯血马是世界上速度最快、身体结构最好的马匹,勇敢、敏感、个性倔强,血统为热血。最佳的赛马,娇贵,不适合其它用途。17世纪繁衍于英格兰,由阿拉伯马、西班牙马、加洛韦马杂交。体高1.50米-1.70米。

 

汉诺威马是德国竞赛马中的领先者,它是跳跃马和盛装舞步的表演马。它有异乎寻常的力量、华贵而正确的动作和特别良好的性格。它是由纯血马、荷尔斯泰因马、特雷克纳马的后代。体高1.62米左右。

 

阿克哈-塔克马(汗血宝马)是世界上最神秘的马匹,属热血马,产地为北部欧亚大陆,它具有无穷的持久力和耐力,它是长距离的骑乘马,也是跳跃和盛装舞步马。体高1.52米左右。

 

塞拉.法兰西马是法国的温血马,是欧洲各种竞赛马中最坚强和最多用途的一种。它具有高度勇敢的性格,适合跳跃、并能够在越野赛和各种比赛中进行竞争。体高1.60米。

 

阿帕卢莎马是美国的温血马,是印第安人以西班牙马培育的后代,它是育种和休闲的马匹,现在被越来越多地用于跳跃和赛跑,它以持久力、耐力和良好的性格而著称。体高1.42米-1.52米。

 

腓特烈斯堡马是丹麦的的温血马,它是高雅而积极的骑乘马和高品质的军用战马主要来源。体高1.53米左右。

 

奥尔洛夫快步马是前苏联的温血马,它是一种体形高而轻的马匹,它的肌肉非常有力,整体比例关系很协调。体高1.6米左右。

 

布琼尼马是前苏联培育出的温血马,常作为军马。它具有较强的持久力和耐力,身体高大强健,但四肢和关节较差。体高1.6米左右。

 

冷兵器时代的王者

 

骑兵顾名思义就是骑马作战军队。其实长处在于有强的机动力能力和冲击能力。我国是世界上较早拥有骑兵的国家之一。我国在春秋时代以前作战以车战为主,步兵仅起辅助作用,兵车的数量多少成为军事实力的象征,基本没有骑兵这一兵种。到春秋时期步兵开始兴起,军队成为车步并重,各国的军队中有了少量的骑兵,同战车步兵混编,仅是一种无足轻重的辅助力量。到了战国时代随着战争规模的扩大,战术的多样化及同北边游牧民族的战争需要,骑兵作为一种独立的兵种正式登上战争舞台。所以我们的骑兵谈就从战国时代说起。

 

战国时代:(含秦代)

 

历史进入战国时代,战争已经从早年的死板的兵车战术的正面战,转向更为机动灵活的作战方式。骑兵作为一种独立的兵种出现了,当时各大国均建立了骑兵部队,如秦、赵等国均号称“车千乘,骑万匹”军队作战由步骑为主渐渐转变为车骑并重。进行最大变革的首先是赵国。地处北边的赵国,与楼烦,林胡,匈奴等少数民族为邻,深受其扰边之苦,而赵国传统的车步兵,在与灵活、快捷的胡人骑兵作战时十分不利。为了改变这一状况,富国强兵,赵武灵王在国内进行了“胡服骑射”的改革,他声明“今吾将胡服骑射以教百姓”削减军中的车兵,增加骑兵;要求改汉族传统宽袍大袖的衣服为胡人式的紧身服装,方便于进行骑射。从这里开始中原各国中骑兵地位逐步提高,成为军队的一支主要力量。赵国也因为有了这支强大的骑兵,使之成为战国后期军事上能与秦国抗衡的强国。

 

战国时开始大量的使用骑兵作战。赵国以步骑兵攻林胡,楼烦“略地千里”,李牧用万余骑配合步车兵大破匈奴歼敌十余万。秦国也以骑兵精良著称,秦赵长平之战,秦将白起用五千精骑截断赵军,对长平一役全歼赵军四十余万起到了关键作用。楚汉战争时刘邦也曾为了对抗项羽的骑兵而用秦国降将李必、骆甲为校尉训练骑兵;韩信在破赵之战(就是列背水阵那次)中也是用两千轻骑偷袭敌军大营。

 

战国及秦代的骑兵配有齐全的鞍鞯,但是没有马镫这对马上的格斗战十分不利,所以当时的骑兵主要武器为弓箭,作战以骑射为主,少量的使用青铜剑、戟作战。(劈砍时剑容易折断,以戟为主)并且这时已有专用的马甲出现。(用于保护战马的防具)从出土的兵马俑可以看出当时秦军已是采用车、步、骑混合编队,鞍马俑以持弓为主,戴小帽,穿紧腰窄袖袍,披短甲,足蹬短皮靴,装束便于骑射。这一时期兵法中也有了对骑兵使用的论述。《孙膑兵法》就曾说“险则多其骑”。

 

两汉时代:

 

进入两汉时代,迎来了中国骑兵发展的黄金时代,因为对匈奴等游牧民族作战的需要,骑兵迅速壮大,军队作战从以前的车骑并重转变为骑兵取代车兵,骑兵成为决定胜负的力量。

 

说到汉代骑兵的发展就该说匈奴骑兵,匈奴是北方的游牧民族,全族均为能骑善射之士汉初处匈奴已号称“控弦之士”三十万,时刻威胁着汉朝的北部。匈奴人是典型的亚洲式轻骑兵,他们作为游牧民族,从小生长在马背上,长于骑射,他们马术精良,射术奇佳,只穿轻便的皮甲十分灵活。汉的晃错曾在《言兵事疏》中说匈奴有三大长处为汉军所不及:其一,上下山阪,出入溪涧,中国之马弗与也;其二,险道倾厌:且驰且射,中国之骑弗与也;其三,风雨罢劳,讥渴不困,中国之人弗与也。这也就指明了骑兵较之车兵的较大优势,车兵只能在平原之上才能发挥威力,而骑兵在较狭小的地形也能做战,比车兵更为机动灵活。

 

到了汉朝时为了改变对匈奴作战的不利被动局面,汉朝大力发展骑兵,至武帝时已能运用十余万骑兵主动出击,对匈奴作战历时数十年,汉的名将卫青,霍去病等多次率数万骑兵,采用迂回包抄,深入敌后等战法大破匈奴。其公元前119年武帝以卫青,霍去病二人各带五万骑出击,以步卒数十万,马十余万匹转运辎重。霍去病部深入匈奴两千余里,大破敌军封狼居胥山(在今蒙古)而还,传为佳话(英雄业绩真是令人神往呀!)

 

这一时代一个重要成就就是官马制度的确立,汉为了对抗匈奴,发展骑兵,建立了饲马的制度。汉文景时期颁行“马复令”用免役的办法鼓励民间养马。并在中央和地方设立专管的马政机构。中央任命太仆(就是弼马温了)管理,在地方设有马丞负责。这些官员负责马匹的饲养以备军用。从汉初至武帝时即有厩马四十余万匹。这一制度保证了汉朝对匈奴作战的大量马匹的消耗。

 

在汉代骑兵发展壮大,成为军队的主力军种,取代战车的位置。兵种内汉代已经有了轻骑兵和重骑兵之分。轻骑兵基本无甲,武器以弓箭为主,配备较矮小的战马,重骑兵着甲,武器为戟,矛,环首刀等近战武器,配备高大的马匹用于冲锋陷阵。汉代随着冶炼技术的提高出现了更适于马上作战的环柄长铁刀,(就是环首刀了)刀脊厚,刃锋利适于劈砍,成为骑兵的重要武器。一般来说汉代的骑兵主要武器有:矛、刀、戟、弓、弩(臂张弩)等。这一时期骑兵作为机动兵力的战术也得以发展汉军在与匈奴作战中就大量采用了长距离奔袭迂回包抄作战。

 

三国,晋,南北朝时代:

 

这是一个战乱的时代,战争十分频繁,特别在十六国,南北朝时期大量北方游牧民族入主中原,骑兵的运用达到了更高峰,交战各方(主要是北方)都大规模的使用骑兵,骑兵成为战场上的最重要的兵种,我国的骑兵也发展到了重骑兵的时代。

 

这一时期总的来说北方的军力较南方强,北方各国多为少数民族政权,最初的军队均为骑兵,发展后步兵渐渐增多,但军队的主力仍为骑兵,作战时动用相当多的骑兵参战。如前秦的苻坚南下动用了骑兵二十七万;北魏太武帝侵宋时以骑兵六十万渡淮,直逼长江;梁魏钟离之战中魏军八十万中有骑兵二十四万。可以说这一时期骑兵战的规模远远超过了前代。

 

而这时期一大重要发展就是马镫的发明,我国最早的马镫在西晋中出土,可以说我国最晚在晋代就有了马镫。(可偏有人说马镫是欧洲人先发明的。)马镫可以说是一项划时代的发明,很大程度上促进了人类文明。军事上,马镫的出现使骑兵的近距离格斗战更容易,(有了借力之处)并且有利于骑兵的长距离行军。(减少疲劳)能更有效的发挥出骑兵机动性好,冲击力强的优点。在西方马镫的发明,导致了中世纪西式重骑兵,骑士的出现。(一种大而无用的家伙)这一时期的骑兵以重骑兵为主,当时的重骑兵人马均披铠甲-甲骑具装。防护力很好对步兵而言有极大的冲击力。当时重骑兵的防护力很强,骑兵武器除了弓箭外,(不管什么时代,这总是东方骑兵的主要武器。)长兵器大量使用穿透力更好的骑兵用长矛即“槊”(也叫矟),而戟逐步被淘汰,成为一种礼仪用的摆设。而短刀也成为骑兵的制式武器,与前代的环首刀相比,这一时期的刀,刀体加宽,刀头由斜方形改为前锐后斜,更适于实战。

 

隋、唐、五代时代

 

这一时期,骑兵已经确立了在军中的地位,在这一时代骑步并重,各国的骑兵规模虽不及南北朝时期,但是骑兵仍是一支重要的力量,受到较大的重视。

 

唐朝以武功开国,太宗李世民本人就善于使用骑兵,他著名的六匹坐骑被称为昭陵六骏。所以唐(特别是唐初)对骑兵的建设也是很重视的。唐从起兵始就建设完善自己的马政建设,以备军用。唐在边地多置监牧,属太仆管理,监牧马五千以上为上监,三千为中监,以下为下监,置牧监使,对各监牧每年还要进行考课,自唐贞观至麟德四十年间,所养官马达七十余万匹,置八坊四十八监,占田地一千多顷。

 

这一时期,骑兵装备战术发展并不大,但是已不象南北朝时代那样注重于重甲骑兵,军中虽仍有甲骑,但是基本上以轻装骑兵为主。主要发挥骑兵,作为机动兵力的优势,正面攻防更多依懒于步兵。

 

宋、辽、西夏、金时代。

 

这一时期,大量的北方游牧民族雄起,成为汉族朝的威胁,这些少数民族军队的精锐主要为骑兵,骑兵的发展也再度转入。

 

首先说宋,宋朝在我国历史上武功极为不盛的一个朝代,因为在后唐,五代时期崛起的少数民族西北的产马地区,基本掉失,所以宋无论是通过在边地买马,换马,(用物资)或设置监牧等方法,始终都不能满足需要,所以从来都没一支强大的骑兵。到了南宋时更糟,连殿前司(即皇帝禁军)的骑兵都有五分之一的没马可用。(真是好可怜)宋朝喜欢摆阵势,所以骑兵也多半布置在阵中,基本上都是把骑兵布置在大规模的步兵阵周围做策应或掩护侧翼。如宋太宗的“平戎万全阵”就是把主力步兵结合战车,在中间布成密集阵势,反骑后布置在前后左右担任警戒和掩护。防御敌军骑兵的阵势。个人认为这到是与欧洲早年的骑兵运用方式象似,即以步兵方阵为主力,用骑兵来巩固两翼。事实上这种阵式,骑兵成了步兵的辅助力量,用于克敌致胜的是核心的步兵阵。

 

在北方先后建立的少数民族政权都有较强大的武力。军队中以骑兵为主力作战。辽金的军队都很讲究骑兵的机动作战,,一般军中的正兵均配有数匹战马,(辽军一名正军有马三匹)机动力很强,如辽宋的幽州之战中,辽军就凭借当地平坦的地形和骑兵的机动力,先后将宋将曹彬,潘美各个击败。金兵也长于骑兵善于野战,史称“金之初起天下之强莫过于此”,金国有著名的拐子马,在作战时步军为正兵,以拐子马作两翼突击,在平原上对宋军作战有着很大的优势。

 

这一时代的骑兵,以北方少数民族骑兵为主,他们作战的主要武器为弓箭、马刀、也装备有狼牙棒等特殊的武器。(金国人似乎喜欢这种武器,当时有民谣:它有金兀术,我有岳元帅;它有拐子马,我有麻扎刀;它有狼牙棒,我有天灵盖。)当时的骑兵,开始偏向轻装,着少量甲,获得更大机动力,但是各国均还有重甲部队,如西夏的骑兵“平夏铁鹞子”(它的步兵叫“横山步跋子”)就以“乘善马披重甲”战斗力强著称。

 

蒙古时代:

 

这一时代,蒙古骑兵在敌人眼中成了恐怖的象征,蒙古人把骑兵战术推到了冷兵器时代的顶峰。长距离奔袭,迂回,包抄等骑兵的优势被发挥到了极限。

 

蒙古人实行百户、千户制全民皆兵,军官世袭。他们“上马则备战斗,下马则屯聚牧养”战时自备武器装备出征,和平时期则是普通牧民。为了保证军队的战斗力,蒙古人往往通过大规模的围猎来锻炼部队,对于儿童也从小就专门训练他们骑马射箭的能力。加上有成吉思汗,木华黎,速不台,拖雷等出色的战术家指挥。蒙古人成为当时世上最强大的军队,征服了前所未有的广大领地。在东方消灭了宋、金、西夏,在西方打败了花刺子模,征服了俄罗斯草原,打败了西方联军,一直打到多瑙河边。(如果不是蒙古大汗这时死了!还不知道打到哪呢!)

 

蒙古军队前期基本是骑兵,后期其野战力量也是骑兵。蒙古骑兵有着超强的机动力,一名士兵往往备有六匹以上的战马,轮换使用,往往一天可以前进近百公里。蒙古骑兵的主要武器是弓箭,长年骑射的蒙古人能拉强弓,蒙古人的弓用混合的木料和骨头制成,具备很强的穿透力和很远的射程。能在高速机动中(甚至一边后退一边回头射击)准确射击的蒙古人能在短兵战前给予敌人极大的杀伤。因为蒙古人往往自备武器,所以在箭、马刀以外,士兵们还带有自己喜欢的武器如长矛、狼牙棒、绳套(套马用的,在战场上也能套人。)等。在防具方面,蒙古人以皮制甲为主,轻便坚固,虽然不象铁甲的防护力好,可是为其赢得了更大的机动力。值得一提的还有蒙古马,蒙古马虽然体型较小,不及阿拉伯,亚利安马速度好、体型高大,但蒙古马适应力强,耐粗饲,易增膘,寿命长,十分适合长距离行军,无后勤保障作战,这些马随处能找到食物,在草原地形能日行军五十至一百公里,可以终年使役。并且重要的一点是蒙古马的母马哺育期可产奶三至四百千克,这成为长时间在外作战,无需后勤保障的蒙古军的一个重要食物来源。(另外就是掠夺了)蒙古人是游牧民族,其人民生长在苦寒之地,对于恶劣气候的忍耐力极强,物质条件要求很低,有着一般农耕民族人民无法比拟的战斗力。(只不过要他们去潮湿,炎热的地方就不行了。如东南亚雨林中。)

 

明清及以后时代:

 

明清以后火器得到了大力的发展,随着专门的火器部队和炮兵的出现,骑兵的地位逐渐下降,明以后很少有作为主要战略力量的骑兵存在,就不再多说了。

 

明代的骑兵主要和其他兵种配合作战,并配有火器。(骑铁?)名将戚继光设立了车营就是一种步、车、骑配合作战的方式。明孙承宗的《车营扣答合编》中也对这种战术进行了进一步研究。还发展出了先以火器轰击(火力准备?)继以骑兵冲击步兵跟进的战法。(和拿破仑时代的战法像吧?)

 

到了清朝,清朝自以为以弓马开国,其开国时的女真,蒙古骑兵就是传统上的骑兵,没有什么发展,加上不注重火器的,使我国最终落到了被列强任意欺负的下场。当时已是火器的时代,骑兵地位就更低了。直到机枪,战壕组成的阵地战出现,基本上丧失了在军中的地位,逐步退出军事舞台。只到其后继者装甲机械化部队的出现,骑兵成为了一种历史,只在某些庆典礼仪场合使用。

 

弓弩

 

大约在3万年以前,我国就发明了弓箭,这是机械方面最早的一项发明;说明人类开始使用复合工具,弓是利用人在拉弦过程中积累起来的力量,以瞬间爆发的形式将箭弹射出去,这说明人类已经具备了机械储存力量的知识。正如恩格斯所说:“弓箭对于蒙昧时代,正如铁剑对于野蛮时代和火器对于文明时代一样,乃是决定性的武器。”弓和箭是使用时间最长的古老兵器,弓箭可以远射,原始人有了弓箭,就比较容易获得猎物,也可以制服那些凶猛的野兽了。后来,部落之间发生战争,弓箭就成了重要的兵器。最早的弓是用单片的木头或者竹子做的弓背,用动物的筋制成弓弦;箭是一头削尖了的木棍或竹竿。

 

春秋时期出现弩,控制射击的弩机已是比较灵巧的机械装置。弩弓的发射原理是相同的,比弓箭射得远,杀伤力强,并克服了拉弓时体力受限制而不能持久得弱点。到汉代,弩机的加工精度和表面光洁度已达到相当高的水平……宋应星(1587~1644(?))的《天工开物》在卷十五《佳兵篇》中记述了测试弓弦弹力大小的方法:“凡试弓力,以足踏弦就地,秤钩搭挂弓腰,弦满之时,推移秤锤所压,则知多少”,方法十分巧妙。该书在我国失传300年,于1926年才由日本找回翻印本

 

汉代的远射兵器以弓和弩为主,但使用的箭已大量采用铁制的镞,从西安汉长安城武库遗址出土的兵器观察,箭镞中铁镞的数量超过1000件,同时出土的青铜镞的数量,只及铁镞的1/10左右。在河北满城中山靖王刘胜墓中出土的箭镞,共达四百四十一枚,其中只有七十枚是青铜镞,其余均用钢铁制造,钢铁镞与青铜镞的数量之比,为5.3∶1。用钢铁制造消耗量大的箭镞,也表明当时钢铁兵器生产的规模是相当可观的。至于青铜镞,也还沿用到东汉时期,主要是三棱锥状的镞,常装有铁铤,当时习惯称为“羊头镞”。

 

弩在汉代军队中,其重要性超出弓箭,特别在边防的烽燧守御军队中,强弩是主要的远射兵器。汉弩的弩机,由弩弓、弩臂、弩机三部分组成。弩机由青铜或铁制成,包括牙、牛、悬刀三部分。在弩机外面加装了一个青铜机匣,称为“郭”,可以承受更大的张力。同时,为了提高命中的精确度,在一些弩的望心上加有刻度,用于瞄准,具有近代步枪的表尺作用,是一项重要的改进。

 

根据操作方式分为:臂张弩、腰开弩、蹶张弩。臂张弩是仅依靠人臂力张弓置箭的弩;腰开弩是以坐姿同时利用臂、足、腰之力张弓的弩。使用时将身平坐地上,以弩平放面前。左右脚掌俱揣入拇内,紧接弩劈,撬上腰钩,钩住弩弦。两手拉腰钩索,两脚掌往前一蹬。劈体往后一倒,一齐用力,其机自起,挂住钒构;“蹶张弩”又称“踏张弩”。一种依靠臂力和腿力结合,来张弦发射的强弩。他的形体比擘张弩大,弩弓长约1.6米,木臂长约70厘米,弓干较厚实,一般由多层木片或竹片复合胶粘而成。弩弓的强度较大,光靠臂力是无法拉满弓的,需要靠臂的拉力和脚的踏蹬力结合来张弦。为了让腿脚参与张弦,在它的木臂中段,系装有韧绳。张显示,将绳套在脚上,两手拉弦上机扣,站立、坐都可以。战国时期蹶张弩已在战场上出现,它的射程超过830米,在射程内,蹶张弩发出的件都能穿透敌人的胸膛。当时,用这种弩装备的韩国士兵,能以一当百,称雄一时。汉代至明代,蹶张弩有较大发展

 

汉弩有一石至十石等规格,这些规格的形成表明机械制造标准在汉代已初步确立。弩机上留下了作工、锻工、磨工等的名字。汉代的弩强度按石来划分,其中大约引满一石弩需27-30公斤的力量。而十石弩最强又被称为黄肩弩,大黄力弩。只有十分强壮的人才能使用。

 

曾经李广被围,李广令士兵们引弓不发,他自己以大黄连续射杀匈奴裨将多人。匈奴兵将大为惊恐,纷纷被李广的神勇所镇住而不敢妄动,直到第二日,汉军主力赶到,李广军得以解出重围。加之李广射虎的故事,可见李广的神勇和汉代弓弩的利害

 

有关诸葛连弩的早期记载主要集中在《三国志》及其注释之中。

 

《诸葛亮传》‘亮性长于巧思,损益连弩,木牛流马,皆出其意。推演兵法,作八阵图,咸得其要。‘注引《魏氏春秋》曰:亮作八务、七戒、六恐、五惧,皆有条章,以训厉臣子。又损益连弩,谓之元戎,以铁为矢,矢长八寸,一弩十矢俱发。‘皆出其意,即指诸葛亮的创意、构思、设计,而由他人具体制作。

 

《三国志•杜夔传》注引傅玄序曰:‘马先生,天下之名巧也……。先生见诸葛亮连弩,曰:‘巧则巧矣,未尽善也。‘言作之可令加五倍。‘……今若马氏所欲作者,国之精器,军之要用也。费十寻之木,劳二人之力,不经时而是非定。难试易验之事而轻以言抑人异能,此犹以己智任天下之事,不易其道以御难尽之物,此所以多废也。马氏所作,因变而得是,则初所言者不皆是矣。其不皆是,因不用之,是不世之巧无由出也。夫同情者相妒,同事者相害,中人所不能免也。故君子不以人害人,必以考试为衡石。废衡石而不用,此美玉所以见诬为石,荆和所以抱璞而哭之也。‘于是安乡侯悟,遂言之武安侯,武安侯忽之,不果试也。此既易试之事,又马氏巧名已定,犹忽而不察,况幽深之才,无名之璞乎?后之君子其鉴之哉。马先生之巧,虽古公输般、墨翟、王尔,近汉世张平子,不能过也。公输般、墨翟皆见用于时,乃有益于世。平子虽为侍中,马先生虽给事省中,俱不典工官,巧无益于世。用人不当其才,闻贤不试以事,良可恨也。‘

 

西晋镇南将军刘弘是中国史载‘观亮故宅‘第一人。他曾亲眼见过‘损益连弩‘是不容置疑的。刘弘在‘观亮故宅‘时却有‘物应机,大器无方,通人靡滞,大德不常。……英哉吾子,独含天灵。岂神之祗,岂人之精?何思之深,何德之清。……推子八阵,不在孙、吴,木牛之奇,则非般模,神弩之功,一何微妙‘(《诸葛亮传》注引《蜀记》)的感叹。

 

宋代《玉海》卷一五十《唐静塞弩》条说:张云《咸通解围录》:南蛮有执旗者傅城发静塞弩,贯之。西蜀弩名尤多,大者莫逾连弩,十矢谓之群鸦,一矢谓之飞枪,通呼为摧山弩,即孔明所作元戎也。此资料说的是唐时西南民族中还在使用一种弩,当地百姓叫他摧山弩,据说就是当年的诸葛连弩。唐宋时期,西南民族中涉及诸葛亮的类似传说甚多,可信度较差。

 

从以上文献中可初步受到以下六点启发:1,诸葛亮曾创制了一种连弩,在当时十分先进。这连弩有两个基本数据,一是能连发十矢,二是矢长只有八寸。2,陈寿给诸葛连弩定了一个性,即‘损益‘。后面本文将进一步讨论此问题。3,马均为著名科学家(曾改进前人所造织绫机、百戏木偶,曾再次发明已失传的指南车、发明翻水车),当他看见诸葛连弩时,首先是大赞其‘巧‘,可见它与以前的连弩实有大别,其次是认为还可演进为连发五十矢。希望朝廷立项,让他试验并推广,结果未引起重视。这就为后人研制诸葛连弩提供了极重要的线索。4,傅玄(217——278)为魏末晋初的的著名思想家,官至荼骑常侍,封子爵。他认为,‘马氏所欲作者,国之精器,军之要用也。费十寻之木,劳二人之力,不经时而是非定。‘从侧面可看到对诸葛连弩的高度评价。5,傅玄还认为:‘马先生虽给事省中,俱不典工官,巧无益于世。用人不当其才,闻贤不试以事,良可恨也。‘对朝廷未能批准马均立项,重新研制诸葛连弩感到非常遗憾,甚至非常气愤。这或许是诸葛连弩在诸葛亮身后不久就失传的主要原因。6,刘弘身为大将军,对兵器非常熟知。弩机的发射功能由二矢齐发,到三矢齐发,再到十矢齐发,只是量的变化,无质的飞跃。从战国至晋,二矢或三矢齐发连弩已广泛使用了几百年,刘弘应为司空见惯。而刘弘看见诸葛连弩时,却有耳目一新的感觉,称其为‘神弩‘。这说明诸葛连弩是一种不同以往的新的弩种

 

铁甲骑军

 

现代唯一的帕提亚铁甲的全身像,画于2世纪。尖顶头盔上插羽毛,盖住脸部只露出眼睛的锁甲,胸部和大腿是锁甲,腰部有两排片甲,胳膊和小腿是环甲,马全身覆盖鳞甲,右腿上可能是个钉头锤。(罗马全面战争里的铁甲骑兵可以说是完全按照这幅画设计的,特别是那个钉头锤,破甲利器啊,嘎嘎偶玩游戏的最爱,屠杀罗马步兵如杀猪狗)

 

铁甲骑兵可以冲垮任何其它种类的骑兵,人力发射的箭弹几乎伤不了他们。铁甲进攻时排成密集队形,一路小跑,但这种冲锋经常是一种欺骗战术,引诱敌军步兵组成密集队形,这样弓骑兵就可以对敌军造成更大的伤害。如果敌军用松散队形,铁甲的冲锋就变成货真价实的了。如果敌军的步兵已被弓骑的扰搞得疲惫不堪,队形散乱,那么冲锋赢面很高。反之,向阵形严密、训练有素、士气高昂的步兵冲锋,即使是铁甲也可能吃大亏。

 

一个飞驰中射箭的骑手,他的左手上握着三支备用箭。

 

采用打了就跑战术的弓骑几乎无法被消灭,高素质的轻骑兵可以驱散他们,但这种情况下轻骑兵就失去了步兵的掩护,暴露在铁甲骑兵的攻击下。弓骑对重装步兵的杀伤效果更多的是在精神、士气上,而不是在肉体上。在卡莱战役,36000名罗马步兵中有20000死在战场上,无论帕提亚弓骑实际杀伤了多少罗马步兵,普鲁塔克在他的《克拉苏传》里称弓骑在这次胜利中起的的作用最大。弓骑将火力集中在敌军阵线的某一点上,为铁甲撕开了一个突破口

 

那下面的铁甲骑兵史

 

马萨格泰人(Massagetae)原定居在中亚阿姆河以北。大概在公元前七八世纪,出现了一次在欧亚腹地周期性发生的民族大迁徙。马萨格泰人被东边的游牧民族挤压,向西迁徙,又挤走了西边的西徐亚人,西徐亚人也向西迁到里海南岸,赶走了当地的西米里人(Cimmerian),西米里人向西迁到小亚细亚,消灭了佛里吉亚人,这次多米诺效应才算结束。就在这次迁徙后不久,马萨格泰人发展出马铠,覆盖马头和马胸,主要是厚皮革,某些部位加上青铜制的鳞片甲。

 

早期骑手穿的铠甲在西徐亚墓葬里出土了不少,不同形状的金属薄板挂在布织的衬背上。骑兵铠甲的出现取决于多个因素,最重要的一条就是当地人用波斯著名的尼萨马(Nisaean)培育(或直接盗版)出了重型战马,这种马注定将要在未来的许多世纪里载着重甲骑兵纵横亚洲。现在的阿克哈-塔克马(Akal-Teke)据说是其直系后代。阿克哈-塔克马是土库曼马的一个亚种,体高15-16掌(很多人宣称它就是汗血马),虽然高,但并不符合古波斯浮雕上的图象,浮雕上的尼萨马要高大得多。关于这种古代战马的尺寸有很多争议,波斯人的绘画习惯、比例都还不清楚。这种马的样子很象现代的一些中-重型马,特别是爱尔兰Cob,体高15-16掌,马脸外凸,强壮的弯脖子,肩膀和后腿粗壮,腿骨粗,马脚灵活有力。

 

马躯干部的甲衣,前面的是铁甲,后面展开的是青铜甲。

 

为这种重型马制作的马甲是由生牛皮、角、青铜或铁制成的鳞片甲,有些马甲是整块的厚皮革。色诺芬在《远征记》里描述了前4世纪的波斯重骑兵:他们都有头盔、胸甲和胫甲,马匹配有面甲和披胸。希腊的骑兵甲有很多部件与后来帕提亚人和萨珊波斯人的相同,在一座建于公元前2世纪的雅典娜神庙里,浮雕上刻有阿特拉斯一世战胜凯尔特人的场景,上面的希腊骑兵配有带面罩的头盔和环状臂甲。

 

上图是两套神庙浮雕上刻的环臂甲;展开状的是从苏格兰罗马要塞出土的青铜环腿甲。这种样式在年代更古老的波斯文物上有出现。为了防护达西亚人的双手大砍刀,罗马军团士兵在达西亚战役中普遍在右手配有这种环臂甲。

 

铁甲骑兵的甲胄非常昂贵,只有皇家卫队、大贵族和他们的臣属才装备得起标准的全套金属铠甲,其余人只能使用便宜材料制作的铠甲。标准的骑兵甲包括一个青铜或铁制头盔,部分头盔上有鳞甲或锁甲制的护颈和面具;胸甲是片甲、鳞甲或锁甲;臂甲和腿甲由金属环片组成,在关节部位用锁甲防护。马甲防护躯干和头颈,由于太重,重骑兵并不在所有的战斗中都穿着马甲。

 

主要武器是12英尺的长枪(kontos),有一个剑似的长刃和粗大的枪尖,次要武器包括长剑、战斧、钉头锤和匕首。长枪的用法是举过肩向下刺,或双手握持,象使用刺刀一样。

 

上图是两个前1世纪的帕提亚铁甲。1号戴着青铜头盔,护面锁甲垂在两边,躯干、腿部是青铜鳞甲,臂甲是环状片甲,长剑垂直地挂在腰带下。2号穿的全部是铁甲,胸甲外穿着厚外套。两匹马都有三件套(躯干、头、颈)的马甲,1号马是上漆的皮革,2号马是铁甲。眼部有半球型的青铜护眼罩。

 

弓骑

 

弓骑与铁甲相比,更加符合帕提亚人的游牧传统,由小贵族和他们的家臣构成,草原上的游牧民也大量加入帕提亚军队。骑射手穿着西徐亚式的皮衣或毡衣,宽松的裤子背面缝上带状的外裤以免被马磨坏裤子。公元1世纪以前,帕提亚弓骑都戴着西徐亚式的帽子,在这之后则更多的只是系一根发带。弓袋和箭囊挂在腰带上,放在左右的都有。

 

轻弓骑可以有多种攻击方式:左手持弓和备用箭支,弓弦上放好一支箭,攻击信号发出后,马匹先是走、慢跑最后疾驰,进入射程后放箭,距敌军四五十米处向右转,沿着敌军战线飞驰同时射箭。另一种更好的战术是在敌前急停调头,从马尾方向发箭,这种战术被成为“帕提亚射击术”。如果能包围敌军,射手们就可以绕着圈慢慢瞄准了射,就像卡莱战役中的情况。

 

射手的武器是一把杀伤力强大的反曲复合弓,由角、木材和动物的肌腱制成。木质核心作为框架,牛角薄片置于木架内,肌腱干燥后用胶水浸透,粘在弓臂侧,弓臂两端加上牛角。箭长约30英寸,弓袋和箭囊一体,这是西徐亚箭手的通用设计,到了帕提亚后期和萨珊波斯时代,分离的弓袋和箭囊开始应用。大约在200BC,出现了套在拇指上的扳指,质地各异。系在腰带上的斧头、短剑和匕首是箭手的第二武器。

 

帕提亚军中还有背着鼓的驴或骆驼,没有发现帕提亚人有使用战象的记录。军旗的尺寸样式多种多样,最常见的是龙旗(见上图)(不知道这个龙是不是从汉朝传过去的),青铜龙头,丝制的龙身。据信龙旗还起风向标的作用,这对弓箭手是很有用的信息。其它的旗帜还有马、神、日月星等等

 

 

铠甲与兵器

 

铠甲,普通士兵是熟牛皮制成的护住前胸背部的皮甲;高级一点是鱼鳞铠,几千片铁片密密麻麻的,而且是汉代士兵的最好装备,因为铁黑色,所以又叫“玄甲”

 

文学作品中有时也用做铠的代名词。还记得丞相破魏?玄甲数千是极大斩获,而且说明魏出动的是相当精锐的部队而且损失惨重。

 

说甲就不能不说盾,盾在当时更接近防御工事而不是兵器,盾小橹大,都是一东西,一般是木制,出土的漆盾记得两厘米厚。蒙皮铁盾几乎不存在

 

太重。小盾也有,叫啥“钩镶”之类的,据说是前面带有钩子的小盾,能锁拿敌人兵器,而且本身也有一定攻击力。不过使用要相当技术才可以。环首刀配合钩镶就是长兵器的克星。不过想来这种兵也不容易训练。

 

至于大盾,是先秦时吴地的比较有名,所以也叫“吴科”,屈原楚辞里有句“……操吴戈”有人认为就是“吴科”之误。

 

关于刀剑说,环首刀的环是缠布绑在胳膊上避免掉落的。越长环首刀越难使。出土文物显示孙吴士兵环首刀平均长度是70多CM。而蜀汉是120CM可见两国士兵战斗力和锻冶水平。长刀外还有随身短刀,因为贴大腿挂叫“拍髀”应该算是长匕首吧。

 

戟,三国的重头兵刃,长短都有,规格不同,步兵的一人高,骑兵的越长越厉害,不过也越不容易使。形制简单的戟就是一横一竖如“卜”形。三国出现“雄戟”横上翘,竖加了个弯钩。典韦死前发威使戟“一叉入十余矛摧”就是用的这种雄戟。

 

另外三国人多以短戟护身,孙权投虎,刘备砸说赵云坏话的,董卓砸吕布,都是它,可见其广泛应用。而且用短戟还是高超的武艺“余少晓持复,自谓无对;俗名双戟为坐铁室,镶楯为蔽木户;后从陈国袁敏学,以单攻复,每为若神,对家不知所出,先日若逢敏于狭路,直决耳”——《曹丕传》

 

矛槊,和戟长度啥的差不多,就是一木棍插上各种头。最长的矛是东夷传里记载的三丈的矛,估计是用来破骑兵的,骑兵列阵平矛冲锋威不可当,散战戟有利。

 

弓弩,计量单位分斤(0。2228公斤),钧(三十斤),石(120斤与普通度量衡不同),一般弓用斤,弩用钧,石。一般弩是三十弦一弓,诸葛弩失传,大残念。骑兵也有专用弩,实物已经出土。后汉三国善于弩射的就陈王刘宠一个,左右开弓的象董卓之类的也是猛人。便弓马的就忒多了。最重视造弩的当然是蜀汉连制造人都要刻上名字以追查责任。

 

至于剑当时基本不算兵器了,就是无聊文人装风雅的东西,也就是曹丕、鲁肃有钱有闲的才练。至于练好了好象也是门技术。

 

拋石装置,曹操在官渡之战使用一种拋石车,因拋石时声音很大,所以命名为‘霹雳车‘。为史书中最早有记载的拋石装置(资治通鉴:袁绍在营中堆土成山,建立高楼,向曹营射箭…曹操建霹雳车,用巨石攻高楼,一一摧毁)。其原理是利用杠杆原理拋石来攻击敌方城池或城防设施和人员。南北朝后期发展成一种舰用水上拍竿。隋灭陈的荆门水战中,隋舰在前后左右装有六座巨大的拍竿,高可达五十尺,击沉陈军战舰十余艘,威力惊人。

 

骑兵,三国时代骑兵已大量被使用。北方人习马,曹操娴熟的骑兵部队常成为吴、蜀两国的恶梦。不过三国时并未成熟发展出重骑兵﹝重骑兵定义:马匹和骑士皆披覆铠甲﹞,当时虽有少数重骑兵但不多,一直到南北朝时,才被普遍使用。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