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河异彩 / 引种 / 对下山蕙兰选择的方法

0 0

   

对下山蕙兰选择的方法

2012-12-06  星河异彩

对下山蕙兰选择的方法

 

自己养兰花也有几年了,到了这个时候也是喜欢买些下山蕙兰赌一把,自己这些年对下山蕙兰的选择有了一些感悟,特与大家分享!

第一条就是要买下山蕙兰,大家可能要笑了,这有什么难的?实际上道道多得很啊。

这里边有两种情况要看好了,一是当年下山的,但是花苞多,已经被别人剥掉一个看了,这样再买回来还有意思么?二是以前下山的,已经看过花了,但是还在山上豢养,保持根叶的野生状态,等来年起花苞了在当做下山的来卖,这样的大多花苞非常诱人,但是更是没希望!

在保证第二条的基础上,我们现在就开始选择了。

我对下山蕙兰的选择,除了叶艺,向来是不喜欢看叶子、根等等特征的,因为无论多少,出好花的几率跟普通叶子的兰花是一样的,大家看传统和近几年下山的好蕙兰,叶子有什么特别不一样么??

下山蕙兰我主要还是看花苞,从以下五方面入手:水色、筋麻、砂晕、厚薄、肉彩

1、水色:水色就是指花苞的整体感觉,要色泽而光明,清亮明快,既不要昏暗无光,又不要过于浓滑;

2、筋麻:筋麻具以稀疏细长为好,筋要条条通顶,细软光润,箨上也有细筋到梢,更是上佳之选。麻要相互间空阔稀疏,中间又布满沙晕;

3、砂晕:古人说:“虫素原来沙晕同,有沙有晕方为美,无沙无晕是飞虫”,意思就是无论瓣型还是素心,都要有砂晕,而且晕更加主要,有砂无晕不足取!古人又说:“沙如桃李之毛,晕似浓烟重雾”,这个有的人不好理解,实际上砂就是指花苞从内向外显现出的像砂糖、精盐一样的颗粒状物体。晕就是花苞表层像烟霞一样的雾状构成;

4、厚薄:这里边包括厚薄和软硬。蕙兰最好是所谓的元宝衣壳,即厚而硬,实际上薄而硬也很不错,至于包壳薄而软得,瓣型花是很难出的,不过有其他特征的可能出奇碟花;

5、肉彩:肉彩者,吴恩元在挑选“涵碧梅”的时候提到过,说“肉者,小花蕊或背择上起白头如小米粒一点者是也;彩者,花蕊包衣上起浓厚重绿如花瓣者是也”。基本上只要能看到“肉彩”,这棵花已经可以确定是细花了,至于开品怎么样,怎么看,就不着这里讨论了。对于“彩”,古人的经验是“绿惠以白为彩,赤蕙以绿为彩”。

至于壳色,无论赤绿,均有好花出现。

至于花苞的形状,大体上“梅瓣或从鹊嘴出,或从团头出,或从鹦鹉嘴出”、“ 荷形水仙俱从长衣圆尖荷花壳居多”,但是也不全部是这样。

《艺兰要诀》中说:夏兰必得细视。缘一箭之中,多则十八九朵,递少至五朵,包紧在内。花之佳否,毫无把握。若以有砂有晕,筋直壳糯,谓可望异。照此衡定去取。则筋壳不甚佳者,每每亦出好花,未免失之交臂。总之蕙花难看,必须细心揣摩,反复拣择,未便执一而定。若各色中有壳厚而且糯,或筋纹条直,或颜色鲜明,或锋尖绿俏,或花箭圆紧者,俱可留种。

下边附牟安祥老的选择素心蕙兰的方法和古人选择蕙兰的方法集锦,都是从国兰网转贴的,请大家参考!也祝愿大家选到好花!!

 

对于蕙花素心的选取,花开时一目了然。无花期选素虽与春兰有些类同,但是难度要比春兰大得多。我们在栽培中发现,蕙花进入小排铃时,剥花见素,开出却是晕种,这样的例子很多。春兰中选素大都出在绿壳或白绿壳之中,蕙花虽然也是如此,但绿壳或白绿壳只能证明其绿蕙罢了,素心的可能性甚微。至于通过叶表特征选取素心,似乎更是大海捞针了。那么如何通过花苞的壳色箨片的变化来选取蕙素呢?先兰人们确实留下很多宝贵的经验,择其一二,以利参考:
《艺兰要诀》中说:“夏兰必得细视。缘一箭之中,多则十八九朵,递少至五朵,包紧在内。花之佳否,毫无把握。若以有砂有晕,筋直壳糯,谓可望异。照此衡定去取。则筋壳不甚佳者,每每亦出好花,未免失之交臂。总之蕙花难看,必须细心揣摩,反复拣择,未便执一而定。若各色中有壳厚而且糯,或筋纹条直,或颜色鲜明,或锋尖绿俏,或花箭圆紧者,俱可留种,”
  “素心则大都出于白壳绿壳之中。拗色素殊不易得。拗色谓非白绿壳,或绿壳紫筋,或银红而出素心也。”
  “凡看箭法,先将筋壳色晕四字,精细揣摩,如有好花,必不致交臂失之也。”
  “素无砂晕不成功,虫素原来砂晕同,有砂有晕方称美,无晕有砂亦是空。晕似浓烟重雾,砂如桃杏生毛。”
  “绿壳周身挂绿筋,绿筋透顶细分明,真青霞晕如烟护,确是真传定素心。绿筋忌亮,须要砂晕,必如烟霞,筋宜透顶小蕊,在仰朵时,日光照之如水晶者素,昏暗者非是。”
《兰蕙镜》中说:“凡拣草花须看其壳色鲜明,白壳绿筋,绿壳绿筋,壳上如掺粉者素也。如若有一线黑筋就非素矣。亦有水红红麻出素者,其壳色必有沙晕,筋筋透顶亦可成素。若滞色滑光,筋不透顶,难出好花。”
“绿壳周身挂绿筋,绿筋透顶细分明,真青霞晕如烟护,的是真传定素心。绿筋忌壳亮,须要沙壳,晕必如烟,筋宜透项。”
《兰蕙真传》中说:“看素心异种之法,予以纱缎为比喻,如箨上纱筋细软,壳薄透明者开素心”;
  “如箨上纱筋细软,壳薄明透而兼有浓滑光者,乃素水仙也;若全绿壳硬而色滞,并纯白壳筋粗,色昏者,均不净素。必须要白壳绿筋并绿梢光明透者,兰则十有九素;蕙则千中得一。故俗眼难识,须待仰铃时日光照之,透梢明亮者是素;昏暗者不素。兰有紫壳素;蕙有褪筋素。”
《蕙花图谱》中说:“赤素白壳起灰晕,满衣红筋,尖上微绿,小衣根()上起翠绿一点,此中定是赤素。”
“白罗衣,素白壳,绿飞尖,绿筋透顶,沙晕满衣,定然出素。”
“诸壳无论长短厚薄,屡出异素。薄而软者为烂衣宜少拣,厚而硬者还须有色取之。”
“素无沙晕不成功,虫素原来沙晕同,有沙有晕方为美,有沙无晕决非虫。晕如浓烟重雾,沙如桃杏之毛,须要揣摩精细,方得巧异无难。”
“绿素绿筋忌亮,须要沙晕,必如烟霞,筋宜透顶,小苞根头日光照之如水晶。”
《兰蕙同心录》中说:“春兰看素者,往往无讹,蕙则千中之一,亦甚难。必直待行干分铃,转宕时,日光照之,透梢明亮者素也。”
《第一香笔记》中说:“蕙出素花亦不论壳色,惟深绿者居多。”
如上所摘均为先兰蕙人之经验。通过花苞选素蕙无非是“先将筋壳色晕四字,精细揣摩,如有好花,必不致交臂失之也。”当然在择选素蕙中,如能挑出瓣型花来,更当别论。即使普通素蕙,也力求肩平、萼宽、舌大、捧抱、形正、色纯、花香的大花之品,高昂出架,冰心雪骨,别有一番境界。
:此段摘自我在第六期《兰花宝典》中《“蕙素”高洁
  冰心雪骨》一文,但愿能给先生一点参考。

 

 

古人蕙花选育的历史已在300年以上,有史以来可查的是乾隆年间的“蜂巧梅”。自此以后,重兰轻蕙的现象开始改观。兰人们经过着力的选拔,共得传统铭品不到200个品种,至今仅存60多种,可见蕙花精品的选拔是十分规范的,也有相当的难度。现将古人选取蕙花的方法摘录如下:
朱克柔曾记载下《相蕙十则》,其实也不过是“蕙无外相”,多中择取而己;吴恩元说:“卖蕙花头子,俗称‘夏拐子’。故余素不喜买。”意思便是凭花苞很难识别蕙花的优劣。洪松龄、沈沛霖在《兰蕙真传》中说:“蕙则千中得一”。先辈艺兰人所留下的《五门八式》、《沈沛霖蕙蕊头形八法》,讲的也都是蕙花小排铃时小蕊的形态。
《第一香笔记》中说:“兰壳贵薄,蕙壳贵厚,总须细腻为主。壳色泽而光明,谓之有水色。蕙壳须紧包而阔厚,俗称‘元宝衣壳’象形也。”
《兰蕙小史》中云:“选择新花,总以壳上沙晕为凭。有沙有晕,可望梅瓣、水仙。然尤以肉彩为最要,所谓肉者,即箨尖上或花蕊关上,白如米粞一点者是也;所谓彩者,即箨壳上起有重绿浓厚如花瓣者是也。春兰箨壳上,与蕙花小箨上,如一边起绿彩,一边不起绿彩,开花必一边有兜,一边无兜。至于尖头无白肉一点者,开见行花居多,蕙花中或系翘角梅瓣,必非佳种,屡试屡验。”
《兰蕙镜》中说:“蕙花蕊米却难言,变化多端未易传,综要整齐为极品,珠形还要白镶边。”又说:“蕙花不比春花,变化难言,但形如珠豆或倒生瓜子者,定是大小梅瓣。若短阔净瓶式、磨光尖角者,亦能开梅瓣。只恐腹内合筋细舌。若石榴嘴、小净瓶、蟹钳头、马叉式、火叉头式、三齐头皆出跷角。又剪刀月牙式,定属荷瓣。蕊有无数形状,难以尽载。综之不拘形式,细看嘴尖向内者,皆为上品;向外者定为跷角。须要看白镶边透,粒粒整齐为妙。若参差大小,恐虫要飞也。
《秘本兰蕙谱》中说:“蕙壳不等,绿、白绿、红紫、淡红、赤绿均出名种。荷形水仙俱长衣圆尖,荷花壳出居多。若梅瓣,或从鹊口出,或从团头出,或从鹦鹉嘴出。至于直统筋粗色昏,均非好花。”“凡兰蕙细种,壳上纱筋必根根通梢,细软光润,即箨上亦有细筋到顶,光艳夺日。若筋粗色昏,行花无疑。”
《艺兰要诀》中说:“壳有松坚须细评,大凡气色要鲜明,薄而软者无多取,厚壳还宜色道清。”“诸壳不论短长,均能出有奇花,然须拣厚而糯者,方是佳品;若薄而软者,谓之烂衣,不足取。但厚而硬者,必色道鲜明,乃足取。凡蕙之大蕊,必须下部整足,乃能开端正名花。”
《树蕙篇》中云:“蕙花在排铃时,若花瓣皆卷,是名癃放,其瓣必不窄;自卷者,开足自能平正;若斜卷如绳交股者,不能平正。”
诸友仁说:“蕙兰的壳厚而硬且富于鲜明色彩,也可够得上入选的条件。”“通常荷瓣的壳较短,而水仙瓣和梅瓣的壳较长。”
冯如梅说:“蕙蕊在未透长时,甚难分瓣好坏,必须至二三寸长时方易看出。不论绿蕙赤蕙,其鞘壳上必有绿彩,光艳异常,且比较厚实光诘。贴蕊小苞衣,长而质厚,色深,尖头有白肉粒,浓滑光彩,与一般不同。有些梅瓣蕊头短圆,鞘壳紧裹,壳外常隐约可见如玉米粒一般形状。绿蕙与素蕙很难区别,蕙素大都捧瓣无兜,所以蕊形常略细尖。
其实,选兰挑蕙平常事,好坏得失心自知。自古至今选蕙的前辈们,有谁没有上当受骗?

 

 

蕙兰挑选要诀集锦
阳春三月,气温回升,蕙兰花葶生长很快,是挑选蕙花的黄金季节。为便于大家挑选,现将古今艺兰大家关于蕙兰挑选要诀集锦如下,供兰友参考。
一、看壳
1
、兰壳贵薄,蕙壳贵厚,总以细腻为主.壳色泽而光明,谓之有“水色”.蕙壳须紧包而润厚,称“元宝苞衣”,壳尖起兜起棱,花瓣必厚。朱克柔《第一香笔记》
2
、蕙壳不等,绿、白、红、紫、淡红、赤绿均出名种。许鼐和《兰蕙同心录》
3
、壳有低昂须细评,大凡气色要鲜明,薄而软者勿多拣,厚硬还宜色道清(诸壳无论长短厚薄,皆出虫素,若薄而硬者为第一,薄而软者为烂衣,宜少拣之,厚而硬者为硬壳,有色取之)屠用宁《兰蕙镜>>
二、看彩
1
、(江浙蕙花)花苞色彩俏丽,多数色彩为下浅而上艳,外淡而内含彩,鞘壳层层转色,子房苞衣沙晕重并色彩艳。胡忠浩《试说中国兰之蕙花》
2
、凡是兰蕙细种,无论梅、仙、荷、奇花等,苞衣都有共同特点,即衣壳由外至内一片比一片色彩鲜丽,蕙花也如此,苞衣的尖锋上都带绿彩。丁永康《兰海拾贝》
3
、凡细种的苞衣总由“水色”,犹如玉石翡翠的质感,花苞色泽油滑者,干涩者总无好花。丁永康《兰海拾贝》
三、看筋
1
、筋纹总要细而长,透顶还宜有暗光,若是虫花筋要少,素心筋密也无妨。屠用宁《兰蕙镜》
2
、凡兰蕙细种,壳上纱筋必根根通顶,细软光润,即箨上也有细筋到梢,光艳夺目,若筋粗色暗,行花无疑。许鼐和《兰蕙同心录》
3
、筋纹总要细长透顶,软润,疏而不密者,常有瓣型花出现,如筋粗透顶者,花瓣必阔,且有荷瓣出现,如绿壳绿筋,筋纹条条通梢达顶,苞壳周身晶莹透彻,那大多数出素心瓣。梅瓣和水仙瓣筋纹较细,中间还须布满沙晕。沈渊如、浓荫椿《兰花》
4
、麻相互间空阔稀疏,中间又布满沙晕者,往往出奇瓣或异种素心瓣。沈渊如、沈荫椿《兰花》
四、看沙晕
1
、素无沙晕不成功,虫素原来沙晕同,有沙有晕方为美,无沙无晕是飞虫(沙如桃李之毛,晕似浓烟重雾)。
屠用宁《兰蕙镜》
2
、选择新花,总以沙晕为凭,有沙有晕可望出梅瓣水仙,然以“肉彩”为要,所谓“肉”者,即箨壳上起有重绿浓厚似花瓣者是也。许鼐和《兰蕙同心录》
3
、花苞上有沙有晕,大多出梅瓣、水仙、如壳上的沙如杏毛状密集在一起,花苞逐渐抽长时,蕊顶部又呈现浓绿者,绝大部分出梅形水仙,沙晕柔和,颜色或白或绿,出素心瓣居多,凡具有瓣型的名花,其苞壳上除筋纹糯,通梢达顶,还必须有沙晕。沈渊如、沈荫椿《兰花》
五、看箨
1
、凡贴蕊背壳曰肉箨,如异种箨上必有彩色,彩色箨厚捧心厚,彩轻箨薄捧心薄,如箨彩太重,必硬捧合背。洪松龄、沈沛霖《兰蕙真传》
2
、兰箨绿彩居多,蕙箨红、白、紫彩皆有。总之,宜箨厚彩纯,箨梢尖长,蕊形圆鲲,包扎紧,下部足,方开端正好花。洪松龄、沈沛霖《兰蕙真传》
3
、看素心异种之法,予以纱缎为比喻,如箨上纱筋细软,箨硬明透者开素心。如箨上无纱筋细软,箨硬明透者开素心。如箨上无纱筋而起浓滑光彩如油缎者,必开异种。如箨上纱筋粗硬而无滑光者,乃不素不异也。如箨上纱筋细软。并兼有浓滑光彩,箨壳明透,乃水仙素也。若全绿壳,硬而色滞,并纯白壳筋粗色暗者,均不素净。必须白壳绿筋,绿壳绿筋,并绿光明透者,兰者十有九素,蕙则千中得一。
洪松龄、沈沛霖《兰蕙真传》
4
、有一种箨上毫无绿彩,唯细筋根根通梢,微罩浓舞者,亦成水仙,然性硬,必非佳种。洪松龄、沈沛霖《兰蕙真传》
六、挑选素花要诀
1
、罗衣自绿也称良,大壳尖长也无妨,淡绿筋纹条透顶,小衣起绿定非常。白壳绿飞尖绿透顶,沙晕满衣,此种定素,出铃小,蕊若见平,水仙其中存。沈渊如、沈荫椿《兰花》
2
、白壳生来色是佳,峰头淡绿最堪夸,若还颜色如掺粉,壳紧直,晕若霞。屠如宁《兰蕙镜》
3
、白壳从来起黑沙,人人误认失神花,谁知灰晕无人识,此等之中素不差。屠用宁《兰蕙镜》
4
、绿壳周身挂绿筋,绿筋透顶细分明,真青霞晕如烟护,硬是真传定素心。绿壳忌亮,须要沙晕,必如霞晕,筋宜透顶小蕊,在仰朵时,日光照之如水晶者,素。昏暗者,非也。沈渊如、沈荫椿《兰花》

5、老色银红烟晕遮,峰头淡绿晨堪夸,筋纹透顶铃如粉,定是胎全素不差。出铃时茄以紫色,梅根绿背,黄者素。沈渊如、沈荫椿《兰花》
6
、蕙出素花亦不论壳色,为深绿者居多。兰有紫壳素,蕙有褪筋素。朱克柔《第一香笔记》
7
、绿壳绿筋,白壳绿筋,筋细麻纤,晶莹透彻,且通梢达顶,又壳与沙晕,筋麻同色,往往出素心瓣。
沈渊如、沈荫椿《兰花》
七、细花多出自水银红壳、绿壳、赤转绿壳
1
、白麻赤色亦称良,衣壳尖长胎又长,红条络,筋透顶,绿衣小壳定非常。屠用宁《兰蕙镜》
2
、绿壳三重起紫灰,此中必定见仙梅,小衣肉峰白如雪,铃顶平疑刀裁剪。官绿壳上紫晕一重,其花必异,筋纹忌亮。沈渊如、沈荫椿《兰花》
3
、银红壳色晨称多,莫把银红瞥眼过,多拣多寻终有益,十梅九出银红壳。银红壳必须先淡后深,筋纹透顶,飞尖点绿,小衣肉厚而多滑光,细心选择为要。沈渊如、沈荫椿《兰花》
4
、银红壳下淡上艳,白沙紫晕,必异。鲍倚云《瓣型理论》
5
、红麻壳色绿飞尖,更是尖长筋透好,若得空头方可欲,此中最忌不胎圆。屠用宁《兰蕙镜》
6
、深青麻壳无人晓,莫道青麻少出奇,尖绿顶红条透顶,沙晕满衣定非常。深青麻壳,极多亮光,满蕊俱白,必非素异,必须紫筋透顶,飞尖点绿,此花定异。沈渊如、沈荫椿《兰花》
7
、浅山麻壳不为奇,细堪筋纹却要稀,条条透顶须宜治,鹊嘴空头三套。屠用宁《兰蕙镜》
8
、深山麻壳紫红筋,对壳还宜色道明,若得空头方可欲,胎长紧扎要圆形。屠用宁《兰蕙镜》
八、看瓣型
1
、梅瓣、水仙瓣
梅瓣或从鹊嘴出,或从团头出,或从鹦鹉嘴出,至于直统,筋粗色暗者均无好花。许鼐和《兰蕙同心录》
荷形水仙俱从长衣圆尖荷花壳居多。许鼐和《兰蕙同心录》
凡短梢壳中部的色彩浓而厚,锋尖又有肉钩,苞尖呈鹊嘴形,大多出梅形水仙瓣。如壳长苞尖又呈钝形,大多出荷形水仙瓣。沈渊如、沈荫椿《兰花》
蕙花苞壳的腹部筋纹间布满沙晕,又有粒粒如圆珠般凸出状,屡有梅瓣、水仙瓣出现。但壳色不能有过分明亮光泽。沈渊如、沈荫椿《兰花》
2
、荷瓣
筋粗壳厚出荷瓣,铁骨还须异彩夸,无论紫红与赤绿,一样看待,落盆后即起沙晕,就可望异。最难得者,荷花小蕊,尖与深搭,凤眼微露,收根必细,灶门开阔,定是飞肩。沈渊如、沈荫椿《兰花》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