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雨軒sjh / 隐士真谛 / 闲人与贤人

0 0

   

闲人与贤人

2012-12-08  聽雨軒sjh
闲人与贤人

流汗的公牛

周末没事,到南边的七贤公园转了转。
别说,几天没来了,如今的公园愈加漂亮了。曲径通幽,佳木挺立,芳草萋萋,蜂蝶翩翩。一片片不知名的黄花让人眼睛一亮,风过花香,顿觉心旷神怡了。七贤公园源于纪念竹林七贤的,魏正始至景元年间(约公元241—262年),魏著名文学家嵇康、诗人阮籍,因不满当时的黑暗政治与礼教束缚,隐居于修武县的云台山百家岩一带,达20年之久,以纵酒佯狂的消极方式表示反抗,与当时的名士阮咸、山涛、向秀、王戎、刘伶常游会于百家岩竹林之中,饮酒赋诗,这就是历史上著名的“竹林七贤”。好像是今年的某个时候,在公园的一隅,树立了七贤的雕塑。前几次晨练时,没有仔细观看,今日难得清闲,遂信步走了过去。

公园的门口墙壁上,有书法家宋文京(博爱籍)题写的:“七贤公园”四个遒劲大字。在公园门口,顺着小径右走,到前面岔路口往东,隔着一条弯曲的小溪,迎面便是七贤雕塑了。他们或立或卧或坐,神情不一。有的弹阮啸歌,有的颔首倾听,有的高谈玄理,崇尚老庄之情,追求个性之心,历历在目。背后是片竹林,可惜是新近移栽的,大多没有成活,枯黄的竹叶真是大煞风景了。

说真的,自己倒是很喜欢七贤的诗文,像阮籍的《咏怀》:“夜中不能寐。起坐弹鸣琴。薄帷鉴明月。清风吹我襟。孤鸿号外野。翔鸟鸣北林。徘徊将何见。忧思独伤心。”让人念念不忘。也曾读过嵇康的文字,嵇康为正始文学代表作家之一 ,其文学创作活动以诗、文为主。历来学术界对嵇康的散文评价较高 ,而认为其诗歌相对较为逊色。其诗留传到今五十余首,真实地反映了魏晋嬗代之际比较正直的知识分子的险恶处境和难以压抑的内心痛苦,鲜明地表现了作者的个性、思想和感情。就艺术性而言,嵇诗虽不如阮籍《咏怀诗》,但也自有特色,有玄远淡泊之美,超越脱俗之秀,造语清婉,境界高妙。像“鸳鸯于飞。肃肃其羽。朝游高原。夕宿兰渚。邕邕和鸣。顾眄俦侣。俛仰慷慨。优游容与。”而向秀的《思旧赋》也广为人所传诵,这篇赋体文是魏晋时期的文学家向秀为怀念故友嵇康和吕安所作。此赋分为“序言”和“正文”两部分,字里行间直陈直叙,除了对亡友的沉痛悼念之外,对当时黑暗政治难以明言的悲愤也流露其中。可谓情真语切,悲愤交加,寓情与景,寄意遥深。刘伶传世作品有《酒德颂》,王戎、山涛步入仕途,王戎以精辟的品评与识鉴而著称,山涛为晋朝吏部尚书,他们二人好像没有什么名作。

由于每个雕塑没有文字说明,他们的几个人还真不好对号入座呢。细细审视一番,觉得最右边的这个是刘伶了,因为只有他再倒酒。刘伶,字伯伦,沛国(今安徽淮北)人。竹林七贤之一,擅长喝酒和品酒。自谓:“天生刘伶,以酒为名,一饮一斛,五斗解酲”。《晋书》本传记载说,他经常乘鹿车,手里抱着一壶酒,命仆人提著锄头跟在车子的后面跑,并说道:“我若醉死,便就地把我埋葬了。”左起第二个是阮咸,他是阮籍之侄,与籍并称为“大小阮”。历官散骑侍郎,补始平太守。为人旷放,不拘礼法。善弹直颈琵琶,直颈琵琶后改称阮咸,简称阮。只见他正专注弹阮,很是投入。左边第三个可能是嵇康,只见他右手携琴,披发,表情凝重,若有所思。据说他善于音律,创作有《长清》、《短清》、《长侧》《短侧》,合称“嵇氏四弄”。右边数第四个坐着的年轻人估计是王戎,因为在七贤当中,王戎的年纪是最轻的,他比山涛小二十九岁,比阮籍小二十四岁,比嵇康小十一岁。王戎这个人,可能比较熟悉,我们学过关于他机敏的故事:“王戎七岁,尝与诸小儿游。看道边李树多子折枝,诸儿竞走取之,唯戎不动。人问之,答曰:‘树在道边而多子,此必苦李。’取之,信然。”而阮籍、山涛、向秀三人,看了半天,还不敢断定了。问问在一旁玩耍的小朋友,她竟不知道这几个人是谁。真是郁闷,有点无语了。看来,我们的宣传还做得不够好呢。这里,想建议公园的管理部门能为他们每个人配上文字说明,让大家一眼就看明白。再用石头刻上他们的诗文,我想,文化氛围会更浓厚,效果会更好。试想,人们在游玩之余,也读到了经典诗篇,身心都得到了愉悦,难道不更锦上添花吗?毕竟,先贤曾在这片土地上活动过,也是修武深厚文化的主要代表之一。这对于弘扬竹林七贤文化,提高修武的知名度也是不无裨益的。

回来的路上,感觉今天收获还是蛮多的,因为零距离与自己心目中的贤人接触,感触颇多,同时,也拥有了一个好心情。呵呵,不是么。

----我棹不停,彼岸可达!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