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中医书馆 / 5.心脑病专辑 / 赵绍琴临证验案精选(24)冠心病

0 0

   

赵绍琴临证验案精选(24)冠心病

2013-01-07  学中医书馆

赵绍琴临证验案精选(24)

 
自1987年8月患心肌梗塞,经医院抢救后病情缓解。仍遗留下胸痛时作,中脘满闷,不思饮食,乏力头晕等症。观其舌质红苔黄腻厚,脉濡缓,时有结代,血压偏高。证属湿浊不化,气机阻滞,升降失常。治宜宣郁化湿疏调升降,佐以活血通络方法。药用:荆芥6克,防风6克,蝉衣6克,片姜黄6克,旋复花10克,代赭石10克,半夏10克,薤白10克,瓜蒌30克,佩兰10克,杏仁10克,焦三仙各10克。嘱其改变一直以卧床休息为主的习惯,每日早晚走路锻炼各1至2小时;饮食宜清淡,服药7剂,心情舒畅,胸痛未作,头晕乏力见轻,胸脘胀满见舒,食欲好转,舌红苔白,脉滑数,湿郁渐化,仍以前法进退,药用:荆芥6克,防风6克,蝉衣6克,僵蚕10克,片姜黄6克,赤芍10克,丹参10克,大腹皮10克,槟榔10克,香附10克,焦三仙各10克,水红花子10克。服上方2周,饮食二便正常,精神振作,未见其他不适。改为益气养阴方法,药用:荆芥6克,防风6克,沙参10克,麦冬10克,炙甘草10克,丹参10克,赤芍10克,香附10克,郁金10克,焦三仙各10克,炒槐花10克,水红花子10克。1月后,去医院复查:心电图大致正常,血压正常。并能参加一些体育活动。
[按],此病案系心肌梗塞后,胸痛未愈,在家卧床休息二年,精神负担很重。赵老根据脉、舌、色、症辨为湿阻气机,升降失常之证,先以宣郁化湿为治,仅服药7剂,症状大减,增强了患者战胜病痛的信心,积极配合,每天坚持走路锻炼,开始30分钟,逐渐增加到5个小时左右,3个月后可以去公园,爬山等活动。实践证明走路锻炼可以改善心脏冠状循环,增加心肌营养,有促进病愈的作用。
 
胸痛2(冠心病)
李某,男,56岁
于1992年12月2日初诊
自今年8月开始,胸前区憋闷疼痛经常发作。西医以其心图有改变诊断为心肌梗塞。中药、西药,从未中断,闻赵老之名+特来求治。现仍胸闷疼痛不舒,心悸气短,头晕体倦,心烦急躁,梦多失眠,面色无华,舌红步苔,脉濡缓。血压180/l20毫米汞柱。证属气机不畅,心血瘀阻。治宜疏调气机,活血通络方法。藿香10克,佩兰10克,蝉衣6克,僵蚕10克,片姜黄6克,大黄1克,竹茹6克,炒枳壳6克,赤芍10克,丹参10克,川楝子6克。服药7剂,胸闷渐舒,头晕见轻,余症好转,血压120/90毫米汞柱。但见口干而渴,心悸气短。改用益气养阴,活血通络方法。药用:蝉衣6克,僵蚕10克,片姜黄6克,沙参10克,麦冬10克,五味子10克,炙甘草10克,丹参10克,赤芍10克,杏仁10克,焦三仙各10克,香附10克。服药20余剂,精神转佳,心情舒畅,胸痛未作,血压稳定,心电图复查:大致正常心电固。又以此方加减服药月余,未再复发。
[按];冠心病之心绞痛或心肌梗塞,属于祖国医“胸痹”、“真心痛”的范畴。其病多因思虑过度,劳伤心脾;饮食不节,疲饮内生}情志不畅,肝郁阴伤等所致。但其根本病机为气机不畅,心血瘀阻所为。在治疗上赵师非常强调药物治疗同时,配合体育锻炼,节制饮食与精神调摄等综合调理,才能使病人早是康复。此病例以疏调气机为先导,活血通络、益气养阴为基本治法,疗效满意。
 
嗜 睡
吕某,男,45岁,1992年7月13日初诊
自述春节期间酗酒后嗜睡,现每日昏昏欲睡,时有低热,反应迟钝,面色暗浊,大便不畅,舌红苔白而腻,脉{;Ii}数。证属湿阻热郁,气机不畅。治以芳香宣化,宣展气机。方药:蝉衣、片姜黄、炒山栀、前胡、苏叶各6克,僵蚕、淡豆豉、藿香、佩兰、大腹皮、槟榔各10克,大黄1克,服药7剂后,嗜睡减轻,发热未作,再以上方去藿香、前胡,加防风6克,白蔻仁4克,服药20余剂,嗜睡愈,精神爽,饮食二便如常。
[按],酗酒后出现嗜睡,必与嗜酒相关。酒乃谷物酿造而成,其性湿热大盛。凡嗜酒之人多湿热壅盛,湿热蒙闭,气机不畅,神明失聪,故昏昏欲睡安。今面浊,舌红苔白腻,脉濡数,皆是湿热之征。治用升降散疏调气机,加前胡、苏叶宣展肺气,气化则湿邪亦化;藿香、佩兰芳香化湿,大腹皮、槟榔、淡豆豉发越陈腐,疏利三焦。服之气机展,三焦畅,湿热去,则热退神清矣。
又接,上案为嗜睡,此案为失眠,证似相反,而皆以升降散加减取效,以其二证虽异,然气机郁滞则一,故皆用疏调气机,复其升降之法,随证加减,自可获效。
 
失眠1(神经衰弱)
佟某,男,46岁
1992年7月6日初诊
患失眠症20余年,每晚需服安眠药方能入睡。现面色发青,头晕目眩,心烦急躁,夜寐梦多,纳食不香,舌红苔白且干,脉弦滑且数。证属肝胆郁热,气机阻滞,热扰心神。治以泄肝热,调气机以求寐安。方药:蝉衣、片姜黄、柴胡、黄芩、川楝子、枳壳、竹茹各6克,僵蚕、焦三仙、水红花子各10克,大黄1克。服药3剂失眠好转,服10剂后,不服安眠药亦能入睡。又以原方加减调治30余剂,睡眠基本正常。
[按]:失眠一症,方书多责之于心,习用枣、柏仁、合欢、夜交藤等药,养心安神以济安寐。此案患者失眠20余年,诸法尽试,不能奏效,是治未对症也。其失眠伴心烦急躁、夜寐梦多,是肝经郁热之象,其面青、眩晕亦为肝之病状,脉弦滑且数,更是肝热之征,何以舍肝而他求耶?故治以泄肝热,调气机求其寐安。用升降散加柴胡、黄芩、川楝子泄其肝热,加焦三仙、水红花子疏调胃肠,再加竹茹、枳壳,即合入温胆汤意,故能三剂即效,一月痊愈。失眠一症,先生多从肝调治,用升降散加减,每每奏效甚捷。其辨证眼目,在于心烦急躁、夜寐梦多、脉象弦数,舌质红绛,凡见此脉症,俱作肝经郁热,治无不验。
 
失眠2(神经衰弱)
徐某某,女,42岁
初诊
患者做财会工作20余年如一日,恪尽职守,颇得好评,近破格晋升中级职称。因领导委以重任,致有人不满,散布流言。心中因此郁闷。加之工作压力颇重,遂致夜不能寐,病已月余,以致不能坚持正常工作。形容憔瘁,疲惫不堪。心烦急躁,时欲发怒,又时欲悲泣。诊脉弦细滑数,重按有力,舌红苔白浮黄,大便干结小溲色黄。此肝胆郁火不得发越,内扰心神,魂魄俱不安宁。治宣疏调气机,宣泄木火之郁。用升降散加减。
蝉衣6克,僵蚕10克,片姜黄6克,太黄3克,柴胡6克,黄芩10克,川楝子10克,菖蒲10克,钩藤10克(后下),七付
二诊
药后大便畅行,心烦易怒俱减,夜晚已能安睡3至4小时。患者精神状态较前判若两人。诊脉仍弦滑数,舌红苔白,郁热尚未全清,继用升降散方法。
蝉衣6克,僵蚕10克,片姜黄6克,大黄3克,柴胡6克,黄芩10克,川楝子10克,枳壳6克,焦三仙各10克,七付
三诊
患者心情显著好转,入夜已能安然入睡,食欲较前大增,面色已显润泽。意欲上班,恢复工作。但思之仍不免心有余悸,唯恐上班后再导致失眠症发生。诊脉弦滑且数,舌红苔薄白。仍宜前法进退,并嘱其每日坚持散步锻炼,饮食当忌辛辣厚味。并注意思想开朗,勿以小事为意。
柴胡6克,黄芩10克,川楝子10克,丹参10克,茜草10克,赤白芍各10克,蝉衣6克,僵蚕10克,片姜黄6克,焦三仙各10克,七付
[按]:此例患者由于工作压力不堪重负,致精神高度紧张,夜不能寐,属精神情志因素所为,故责之于肝经郁热不得宣散,术旺则火生,而成木火同盛,神魂不安。故选用杨栗山升降散之善能疏调气机解郁散结者,合疏肝泄热之品组方,以治其病本。药对其症,故能七剂而获显效。真不亚于西药之镇静剂也。按失眠一症,多从心神不安,心肾不交辨之,动辄堆砌大队安神之品,如酸枣仁、茯神木、远志,合欢皮、珍珠母之类。此所谓对症下药,非辨证施治也。先生此案,不用一味安神之药,而收安神定志之教,中医辨证论治之特色,于斯见矣。
 
失眠3(神经衰弱)
孙某某,女,76岁
初诊
因职业关系,用脑过度,年轻时即患神经衰弱,经常失眠。年老之后,渐渐严重。经常心慌怔忡,彻夜不眠,心烦不安,每晚必服镇静剂方能入睡。大便干结,常服麻仁丸始通。舌体瘦小,舌质红绛且干,脉象弦细小滑。此因思虑太过,耗伤心脾,年老之后,脏阴又亏,郁热内蕴。值此阴亏火旺之时,先用黄连阿胶鸡子黄汤,滋阴降火,泄南补北,交通心肾。
生熟地各20克,川黄连3克,阿胶12克分两次烊化兑入,旱莲草12克,女贞子10克,鸡子黄2枚,打碎搅匀用煎成之药液乘热兑入搅匀温服。七付
二诊
药后心烦渐减,夜间已能入睡片刻,易醒心惊,神疲乏力,头晕健忘,纳食欠佳。舌缂已减,质红少苔,脉仍弦细且数。老年脏亏已久,阴阳俱衰,气血两亏,难求速效,宜用膏滋调养,为求本之法。为拟补心安神膏治之。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