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中医书馆 / 验方新编-鲍相... / 验方新编3(25)

分享

   

验方新编3(25)

2013-02-02  学中医书馆
苗既佳矣,取苗时,用刀尖向其痘面四围轻轻剔破,将痘面中央一点焦硬小靥微揭,其浆清亮者可用。若见浆水浊白或黄,即使刀尖两三次点去浊浆,俟其流出清浆如圆珠,粒粒不流散者为贵,好浆一粒,可种数人。
种痘时,孩童衣衫两袖卷贴膊上,用小绳横穿两袖,退出紧紧,令其臂露出,虽寒天不忌。男先左,女先右。种痘种左手执定孩童之臂,勿令伸缩,右手将刀尖点取佳苗,向两臂消烁、清冷渊穴,每臂每穴,各种一颗。如孩童年至八九岁以上,日 腥腻五味。恐或有后天之毒,则于两穴上下相连之处中间,更各种一颗,不宜出四颗,六颗数外。
其刺法,用刀不宜直竖,宜轻巧,将点苗刀尖,轻轻平刺皮膜如一纸之薄,刺处约宽一分,以微见血为度。将刀尖之浆辗转 拭,同其微血注于所刺穴中,使浆与血调和,其气达于三焦之经,自然取效。断不宜手重,恐深刺入肉,出血咯多,反将苗浆带出,不能成功。
将衣衫垂下,不必用绸包裹束扎,反令血气不行。贴身之衣,宜用柔软丝绸,若衣服浆洗粗硬者,恐致擦损。
 
度苗法
按期取鲜浆种痘,以人传人固妙。但只可施之近处,若远处难取鲜浆。可寻佳苗之靥如前式者,缸藏密封,带在身旁,日夜不离,可以留十日半月。倘不能即用,逢痘期之日,将其靥背铺在鲜浆之上,使其气息沾润。或用刀尖沾鲜浆抹过靥背亦可。凡用靥时,取备人乳少许,将刀尖刮取靥中之肉,即痘痂向肉一面脓所结成者,放于瓷器面上,以人乳滴入,令其湿润,然后用刀尖研刮乳浆,照法刺于臂上。此特为路远不能取鲜浆而言,即痘靥亦可取效。
又有干苗法,将象牙小簪两枝,各就满浆之孩童痘上,两三次沾取痘浆,俟其干了,藏于鹅毛筒内、用蜡密封,可留三两日。用时,取备清水一碗煎滚,以象簪在滚水气上熏润,互相刮浮其浆,推聚干簪尖上,即用刀如前法刺破孩童皮膜,随将簪插入所破皮膜孔里,辗转略为摇动,得其微血洗此浆于肌肤内亦可。或将有浆之簪,插入滚水内,立即提起,摇去滚水,如法用之。但干苗有引出有引不出者,不如用痘靥,更不如用鲜浆,得气较全,自然之理也。
 
出痘时宜辨
自刺引之后,并不发热,起初三日,所刺处常如蚁咬。然至第三四日,始露形影,发出痘尖,顶脱血迹。第五六日,起如小 ,周遭灌水,第六七日,水足灌浆,微微觉痒。第八九日,灌浆满足,两腋底微痛,略似结核,头额掌心俱见微热,此周身毒由此出,毒发则火动,正要其元阳运化也。其痘灌浆满足,有如绿豆大,又如白豆大者。第九日、十日,脚外红晕随散,微热必退,浆转黄蜡色,先从痘心焦硬处变苍而结靥。半月之外,靥落有疤,其靥光泽坚浓,卷边如小香菰样,细看疤内,更有几点小疤居其中,此种情形齐备,可以告成功矣!予身曾亲历,故知之更详。
天行之痘,医家先论成色,牛痘则须分真假。凡痘顶平而不尖,脚收束紧实,色如珍珠宝光,中央一点焦硬,根脚如有红线围缠,痘脚外有红晕(如先天毒重始有红晕,毒轻则无),如此者乃真痘也。无水无浆,无红线脚,或有灌水而不上浆,或灌浆如黄白脓者,其痘顶尖而不平,脚斜散而皱不收束,色淡白暗而无宝光,靥黄而薄,又有中央浓而边薄者,此假痘也。真痘既出之后,天行永不复出,即再引之,亦无复出者。假痘仍要再种,恐其遇天行复出,务须于此等处辨清,而种痘之小儿,至灌浆后,亦必须请原种痘之人看过,方保无误天行之痘,必由五脏一经而发,牛痘亦然。间有夜睡略惊搐、略烦躁者,主心经也。有略多眼眵者,主肝经也。有略作渴、略作闷呕及泄泻者,主脾经也。有略咳嗽及喷嚏者,主肺经也。有夜睡 牙者,主肾经也。何以既走五经而不用服药哉?盖引之则症轻,所谓毒不横而症自顺也。
种牛痘宜趁天行未到之先引泄更佳,诚恐孩童沾了天行气息,引泄适逢其时,则有出天行而不出牛痘者,亦有天行与牛痘并出者。如播种之日即晚或次日发热,此乃天行在先,非牛痘发作,否则系夹感冒别症,自须延医诊视。恐有射利之徒,自作聪明,竟将天行痘浆与人刺引,及遇发时浑身俱出。先天毒轻者,出痘少尚无妨碍,毒重者出痘必多,更须医治,若根据牛痘之法,以所种之痘苗种人,则引一颗,即出一颗,断无多出之理。种此穴即出此穴。亦无横出别外之理。种痘家宜致谨焉。
牛痘固无多出之理,亦有四颗、六颗不能出全者乎?曰∶有。有将奈何?曰∶无伤也。
假年再如此引余三种痘之初,四五日宜食火腿、腊鸭、瘦猪肉、鲜鱼、素菜、豆腐、冬笋、芫荽、荸荠、甘蔗、清汤、粥饭、一切清淡各物。肚泻则不宜食鱼腥,灌浆后亦不宜食芫荽、冬笋及豆腐、甘蔗、荸荠诸凉物。到灌水时,观其似弱,则稍食鲜虾、鲜蟹,催助浆水;壮旺者,不食亦可。忌食生鸡、鲤鱼、牛肉,误食恐痘破成坑,不能合口,又恐结痂后痂旁红肿,如类痘。及一切煎炒、热毒、面食凝滞之物。放苗之初,太酸太咸各物不宜食,豆腐食多,亦恐致痒。
 
出痘后须知
种痘后,断不再出,间有出者,名曰小痘,非真痘也。犹之天花之后,亦有水痘。必先发热一两日,然后发出,仍亦灌水,其中或有数颗略大,亦似灌浆,痘脚亦似有淡淡红线,但六七日必结靥,靥薄如纸,万无妨碍,幸勿误听人言,认为再出。
其有先天毒盛,发泄未清,出麻疹时必密,延医用一二发表之剂,疏解之即安然无事。
间有痘后即出麻疹等类,亦须延医治之,非恐大碍,特要孩童不致辛苦耳。
又间有结痂后,臂上痘痂之旁红肿,略类痘 ,此固万中无一。宜用豆心渣,即豆腐渣,或三豆散、紫花地丁、芙蓉膏,四围敷之,留顶勿敷,使其毒由顶出。忆予所种,惟常博何公梦 少君,又本坊崔渭生令媛,及中协兵弁张耀清之孙有此,按药治之,无不立效。
十数年来,种小儿以万计,所见者仅三人,此外不复有矣。
或腠理气血凝结,致枝节生疮,用棉茧散敷之即愈。无论诸疮,如湿烂用金华散糁之,疮干则以猪油调敷,若生瘢癣,烧干陈牛粪敷之。
或问,天花忌抓破,此独不忌,何也?予曰∶此原是针刺法,毒以刺而引出,刺且不妨,抓破何害。
又问,取鲜浆时,于取浆之小儿有妨碍否?曰∶予已试验诸千万人,俱未见其有妨碍也。其所以疑有妨碍者,缘种痘之人,见有好痘,捏破痘浆,盗以作种,其取浆之时,或手力太重,或捏入太深,或浆水未灌满而取之非其时,或筋脉有关而取之非其处,如是,则或致有碍耳。若牛痘之法则不然,俟其八九日,灌浆满足,轻轻点取,于己无损,于人有益,何乐而不为乎。盖痘之患在毒,痘浆既满,则毒已尽泄,取之得法,断然无碍。且予之行此,亦不过以善方济人耳。若损此而益彼,即予亦不肯为也。
遇有抓破者,系在第七日以前,仍必灌复浆水。如在八、九日以后,则不能灌复,然其毒已引动,泄破亦无妨碍。或有随而结痂者。倘成脓不干,用武夷茶煎浓洗之,或黄豆皮煎水洗之,或胭脂膏、鲫鱼膏、蜡梅油贴之,皆可,若成脓而不能合口,用生肌散糁之,外洋原有药水、药膏治此立效,因不能常得,故不录。
以上各条,皆予所亲试而立效者,引无不出,出无不佳,不患后灾,不忧复发。以医痘至难之事,今变而为至易,莫非上苍爱怜赤子有意使然?夫父母之于子,未有不欲其以生、以长、以至成人,顾听其自出天花。症有险易,医有贤愚,悬悬莫必,孰若趁其毒之未发,引而出之,不费一钱,不受一吓,何等放心,何等快意耶!所愿为父母者,深信勿疑,同志者广为传布,此则予之浓望,亦凡为父母者所浓望也夫。
 
方药
治痘损破脓水不止。棉茧散∶取出蚕蛾茧,不拘多少,将生明矾为末,填入茧内,烧成灰,研为细末糁之,其水自干。或用甘草水浸过其灰、俟干,复研为末糁之,其性更醇。
卷舒散∶绿豆一两,茶叶五钱,雄黄三分,冰片二分,共为细末,如痘干,用芙蓉花油,或腊梅花油,调搽。若痘湿,则用末糁之。
又方∶松花粉二钱,黄丹一钱,研匀糁之。
又方∶用武夷茶煎浓水,洗清脓拭干,以京都胭脂膏贴之。或用鲫鱼膏贴之,或用蜡梅花油润纸贴之亦可。
治痘溃烂,灰草散∶荔枝壳(微燎存性)、草纸(烧灰存性)、多年陈茅草(晒干),三味共白龙散∶用陈久干牛粪,烧过,取中间白者,研末敷之。
豆灰散∶黄豆烧灰,研为细末糁之。
治痘溃烂流血不止。败毒散∶取多年盖墙屋之烂草或稻草,洗净泥垢,晒干为末。此久经风霜雨露之滋,而感天地阴阳之气,善解疮毒,收湿气也!治痘破成坑不能合口。生肌散∶黄连二钱,黄柏二钱,甘草三钱(以上俱生用),地骨皮治痘后诸疮。金华散∶黄连、黄柏、黄芩、黄丹、大黄(以上生用)、轻粉各等分,麝香治痘疔。拔毒膏∶雄黄、轻粉,共为细末,用胭脂水调敷。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