挣点就行啊 / 养生与保健 / 黄帝内经全文及大意(3)[转]

分享

   

黄帝内经全文及大意(3)[转]

2013-02-23  挣点就行啊

    日期:2013年01月16日    资料来源: 新浪博客

  21、刺要论篇
  黄帝问曰:愿闻刺要。
  岐伯对曰:病有浮沉,刺有浅深,各至其理,无过其道。过之则内伤,不及则生外壅,壅则邪从之,浅深不
得,反为大贼,内动五脏,后生大病。
  故曰:病在有毫毛腠理者,有在皮肤者,有在肌肉者,有在脉者,有在筋者,有在骨者,有在髓者。
  是故刺毫毛腠理无伤皮,皮伤则内动肺,肺动则秋病温疟,泝泝然寒栗。
  刺皮无伤肉,内伤则内动脾,脾动则七十二日四季三月,病腹胀烦,不嗜食。
  刺肉无伤脉,脉伤则内动心,心动则夏病心痛。
  刺脉无伤筋,筋伤则内动肝,肝动则春病热而筋驰。
  刺筋无伤骨,骨伤则内动肾,肾动则冬病胀、腰痛。
  刺骨无伤髓,髓伤则销铄■酸,体解■然不去也。
  【大意】
  本篇专论针刺之要。指出:病有浮沉,刺有浅深;浅深不得,反为大贼。

  22、针解篇
  黄帝问曰:愿闻九针之解,虚实之道。
  岐伯对曰:刺虚则实之者,针下热也,气实乃热也;满而泄之者,针下寒也,气虚乃寒也;菀陈则除之者,
出恶血也。邪胜则虚之者,出针勿按;徐而疾则实者,徐出针而疾按之;疾而徐则虚者,疾出针而徐按之;言实
与虚者,寒温气多少也。若无若有者,疾不可知也。察后与先者,知病先后也。
  为虚与实者,工勿失其法。若得若失者,离其法也。虚实之要,九针最妙者,为其各有所宜也。补泻之时者
,与气开阖相合也,九针之名,各不同形者,针穷其所当补泻也。
  刺实须其虚者,留针阴气隆至,乃去针也;刺虚须其实者,阳气隆至,针下热,乃去针也。经气已至,慎守
勿失者,勿变更也。深浅在志者;知病之内外也;无近如一者,深浅其候等也;如临深渊者,不敢堕也;手如握
虎者,欲其壮也;神无营于众物者,静志观病人,无左右视也;义无邪下者,欲端以正也;必正其神者,欲瞻病
人目制其神,令气易行也;所谓三里者,下膝三寸也;所谓跗之者,举膝分易见也;巨虚者,■足■独陷者;下廉者,陷下者也。
  帝曰:余闻九针,上应天地四时阴阳,愿闻其方,令可传于后世以为常也。岐伯曰:夫一天、二地、三人、
四时、五音、六律、七星、八风、九野,身形亦应之,针各有所宜,故曰九针。人皮应天,人肉应地,人脉应人
,人筋应时,人声应音,人阴阳合气应律,人齿面目应星,人出入气应风,人九窍三百六十五络应野,故一针皮
,二针肉,三针脉,四针筋,五针骨,六针调阴阳,七针益精,八针除风,九针通九窍,除三百六十五节气,此
之谓各有所主也。人心意应八风,人气应天,人发齿耳目五声应五音六律,人阴阳血气应地,人肝目应之九。
  九窍三百六十五。人一以观动静天二以候五色七星应之以候发毋泽五音
  一以候宫商角徵羽六律有余不足应之二地一以候高下有余九野一节俞应之以
  候闭节三人变一分人候齿泄多血少十分角之变五分以候缓急六分不足三分寒
  关节第九分四时人寒温燥湿四时一应之以候相反一四方各作解
  (注:本节末段文字残缺)
  【大意】
  本篇论述九针之解,虚实之道。注解了《灵枢》、《素问》所论的某些针法。

  23、经络论篇
  黄帝问曰:夫络脉之见也,其五色各异,青黄赤白黑不同,其故可也?
  岐伯对曰:经有常色,而络无常变也。
  帝曰:经之常色何如?岐伯曰:心赤、肺白、肝青、脾黄、肾黑,皆亦应其经脉之色也。
  帝曰:络之阴阳,亦应其经乎?
  岐伯曰:阴络之色应其经,阳络之色变无常,随四时而行也。寒多则凝泣,凝泣则青黑;热多则淖泽,淖泽
则黄赤;此皆常色,谓之无病。五色具见者,谓之寒热。
  帝曰:善
  【大意】
  本篇讨论经络的五色变化及其主病。

    24、气穴论篇
  黄帝问曰:余闻气穴三百六十五,以应一岁,未知其所,愿卒闻之。
  岐伯稽首再拜对曰:窘乎哉问也!其非圣帝,孰能穷其道焉!因请溢意尽言其处。
  帝捧手逡巡而却曰:夫子之开余道也,目未见其处,耳未闻其数,而且以明,耳以聪矣。
  岐伯曰:此所圣人易语、良马易御也。
  帝曰:余非圣人之易语也。世言真数开人意,今余所访问者真数,发蒙解惑,未足以论也。然余愿闻夫子溢
志尽言其处,令解其意,请藏之金匮,不敢复出。
  岐伯再拜而起曰:臣请言之。背与心相控而痛,所治天突与十椎及上纪,上纪者,胃脘也;下纪者,关元也
。背胸邪系阴阳左右,如此其病前后痛涩,胸脘痛而不得息,不得卧,上气短气偏痛,脉满起,斜出尻脉,络胸
胁支心贯鬲,上肩加天突,斜下肩交十椎下。
  脏俞五十穴,腑俞七十二穴,热俞五十九穴,水俞五十七穴,头上五行行五,五五二十五穴,中■两傍各五,凡十穴,大椎上两傍各一,凡二穴,目瞳子浮白二穴,两髀厌分中二穴,犊鼻二穴,耳中多所闻二穴,眉本二穴,完骨二穴,项中央一穴,枕骨二穴,上关二穴,大迎二穴,下关二穴,天柱二穴,巨虚上下廉四穴,曲牙二穴,天突二穴,天府二穴,天牖二穴,扶突二穴,天窗二穴,肩解二穴,关元一穴,委阳二穴,肩贞二穴,瘖门一穴,脐一穴,胸俞十二穴,背俞二穴,膺俞十二穴,分肉二穴,踝上横二穴,阴阳■四穴。水俞在诸分,热俞在气穴,寒热俞在两骸厌中二穴。大禁二十五,在天府下五寸。凡三百六十五穴,针之所由行也。
  帝曰:余已知气穴之数,游针之居,愿闻孙络谿谷,亦有所应乎?
  岐伯曰:孙络三百六十五穴会,亦以应一岁,以溢奇邪,以通荣卫,荣卫稽留,卫散荣溢,气竭血著,外为
发热,内为少气。疾泻无怠,以通荣卫,见而泻之,无问所会。
  帝曰:善。愿闻谿谷之会也。
  岐伯曰:肉之大会为谷,肉之小会为谿.肉分之间,谿谷之会,以行荣卫,以会大气,邪溢气壅,脉热肉败,荣卫不行,必将为脓,内销骨髓,外破大腘,留于节凑,必将为败。积寒留舍,荣卫不居,卷肉缩筋,肋肘不得伸,内为骨痹,外为不仁,命曰不足,大寒留于谿谷也。谿谷三百六十五穴会,亦应一岁,其小痹淫溢,循脉往来,微针所及,与法相同。
  帝乃辟左右而起,再拜曰:今日发蒙解惑,藏之金匮,不敢复出。
  乃藏之金匮之室,署曰气穴所在。
  岐伯曰:孙络之脉别经者,其血盛而当泻者,亦三百六十五脉,并注于络,传注十二络脉,非独十四络脉也
,内解泻于中者十脉。
  【大意】
  本篇讨论周身气穴的位置及孙络谿谷与荣卫气血的关系。载穴三百六十五。

  25、骨空论篇
  黄帝问曰:余闻风者百病之始也,以针治之奈何?
  岐伯对曰:风从外入,令人振寒,汗出,头痛,身重,恶寒,治在风府,调其阴阳。不足则补,有余则泻。
  大风颈项痛,刺风府,风府在上椎。大风汗出,灸譩譆,譩譆在背下侠脊傍三寸所,厌之,令病者呼譩譆譆
,譩譆应手。
  从风憎风,刺眉头,失枕,在肩上横骨间。折,使揄臂,齐肘正,灸脊中。
  ■络季胁引少腹胀,刺髎髎.腰痛不可以转摇,急引阴卵,刺八髎与痛上。八髎在腰尻分间。
  鼠瘘,寒热,还刺寒府,寒府在附膝外解营。取膝上外者使之拜,取足心者使之跪。
  任脉者,起于中极之下,以上毛际,循腹里上关元,至咽喉,上颐循面入目。冲脉者,起于气街,并少阴之
经,侠脐上行,至胸中而散。任脉为病,男子内结七疝,女子带下瘕聚。冲脉为病,逆气里急。
  督脉为病,脊强反折。督脉者,起于少腹以下骨中央;女子入系廷孔,其孔,溺孔之端也。其络循阴器合篡
间,绕篡后,别绕臀,至少阴与巨阳中络者合,少阴上股内后廉,贯脊属肾,与太阳起于目内眦,上额交巅,上
入络脑,还出别下项,循肩膂内,侠脊抵腰中,入循膂络肾;其男子循茎下至篡,与女子等。其少腹直上者,贯
脐中央,上贯心入喉,上颐环唇,上系两目之下中央。此生病,从少腹上冲心而痛,不得前后,为冲疝;其女子
不孕,癃,痔,遗溺,嗌干。督脉生病治督脉,治在骨上,甚者在脐下营。
  其上气有音者,治其喉中央,在缺盆中者。其病上冲喉者治其渐,渐者,上侠颐也。
  蹇,膝伸不屈,治其楗。坐而膝痛,治其机。立而暑解,治其骸关。膝痛,痛及拇指,治其腘.坐而膝痛如物隐者,治其关。膝痛不可屈伸,治其背内。连■若折,治阳明中俞髎.若别,治巨阳少阴荥。淫泺胫酸,不能久立,治少阳之维,在外上五寸。
  辅骨上,横骨下为楗。侠髋为机。膝解为骸关,侠膝之骨为连骸。骸下为辅。辅上为腘,腘上为关。头横骨
为枕。
  水俞五十七穴者,尻上五行,行五;伏菟上两行,行五;左右各一行,行五;踝上各一行,行六穴。髓空在
脑后三分,在颅际锐骨之下,一在龂基下,一在项后中复骨下,一在脊骨上空在风府上。脊骨下空,在尻骨下空

  数髓空在面侠鼻,或骨空在口下当两肩;两髆骨空,在髆中之阳,臂骨空在臂阳,去踝四寸两骨空之间。股
骨上空在股阳,出上膝四寸。骨行骨空在辅骨之上端。股际骨空在毛中动下。尻骨空在髀骨之后相去四寸。扁骨
有渗理凑,无髓孔,易髓无空。
  灸寒热之法,先灸项大椎,以年为壮数;次灸橛骨,以年为壮数。视背俞陷者灸之,举臂肩上陷者灸之,两
季胁之间灸之,外踝上绝骨之端灸之,足小指次指间灸之,腨下陷脉灸之,外踝后灸之,缺盆骨上切之坚痛如筋
者灸之,膺中陷骨间灸之,掌束骨下灸之,脐下关元三寸灸之,毛际动脉灸之,膝下三寸分间灸之,足阳明跗上
动脉灸之,巅上一灸之。犬所啮之处灸之三壮,即以犬伤病法灸之。凡当灸二十九处。伤食灸之,不已者,必视
其经之过于阳者,数刺其俞而药之。
  【大意】
  本篇主要讨论了几种疾病的针刺取穴及针灸补泻。

  26、调经论篇
  黄帝问曰:余闻刺法言:“有余泻之,不足补之。”何谓有余?何谓不足?
  岐伯对曰:有余有五,不足亦有五。帝欲何问?
  帝曰:愿尽闻之。
  岐伯曰:神,有余有不足;气,有余有不足;血,有余有不足;形,有余有不足;志,有余有不足。凡此十
者,其气不等也。
  帝曰:人有精、气、津、液、四支、九窍、五脏、十六部、三百六十五
  节,乃生百病。百病之生,皆有虚实。今夫子言有余有五,不足亦有五,何以生之乎?岐伯曰:皆生于五脏
也。夫心藏神,肺藏气,肝藏血,脾藏肉,肾藏志,而此成形。志意通,内连骨髓,而成身形五脏。五脏之道,
皆出于经隧,以行血气,血气不和,百病乃变化而生。是故守经隧焉。
  帝曰:神有余不足何如?
  岐伯曰:神有余,则笑不休;神不足,则悲。血气未并,五脏安定,邪客于形,洒淅起于毫毛,未入于经络
也。故命曰神之微。
  帝曰:补泻奈何?
  岐伯曰:神有余,则泻其小络之血出血,勿之深斥,无中其大经,神气乃平。神不足者,视其虚络,按而致
之,刺而利之,无出其血,无泄其气,以通其经,神气乃平。
  帝曰:刺微奈何?
  岐伯曰:按摩勿释,著针勿斥,移气于不足,神气乃得复。
  帝曰:善。[气]有余不足奈何?
  岐伯曰:气有余,则喘咳上气;不足,则息利少气。血气未并,五脏安定,皮肤微病,命曰白气微泄。
  帝曰:补泻奈何?
  岐伯曰:气有余,则泻其经隧,无伤其经,无出其血,无泄其气;不足,则补其经隧,无出其气。
  帝曰:刺微奈何?岐伯曰:按摩勿释,出针视之,曰“我将深之。”适人必革,精气自伏,邪气散乱,无所休息,气泄腠理,真气乃相得。帝曰:善。血有余不足奈何?岐伯曰:血有余,则怒;不足,则恐。血气未并,五脏安定,孙络外溢,则经有留血。帝曰:补泻奈何?岐伯曰:血有余,则泻其盛经,出其血;不足,则视其虚经,内针其脉中,久留而视,脉大,疾出其针,无令血泄。帝曰:刺留血奈何?岐伯曰:视其血络,刺出其血,无令恶血得入于经,以成其疾。帝曰:善。形有余不足奈何?岐伯曰:形有余,则腹胀,泾溲不利;不足,则四支不用。血气未并,五脏安定,肌肉蠕动,命曰微风。帝曰:补泻奈何?岐伯曰:形有余,则泻其阳经;不足,则补其阳络。帝曰:刺微奈何?岐伯曰:取分肉间,无中其经,无伤其络,卫气得复,邪气乃索。帝曰:善。志有余不足奈何?岐伯曰:志有余,则腹胀飧泄;不足,则厥。血气未并,五脏安定,骨节有动。帝曰:补泻奈何?岐伯曰:志有余,则泻然筋血者;不足,则补其复溜。帝曰:刺未并奈何?岐伯曰:即取之,无中其经,邪所乃能立虚。
  帝曰:善。余已闻虚实之形,不知其何以生?
  岐伯曰:气血以并,阴阳相倾,气乱于卫,血逆于经,血气离居,一实一虚。血并于阴,气并于阳,故为惊
狂;血并于阳,气并于阴,乃为炅中;血并于上,气并于下,心烦惋善怒;血并于下,气并于上,乱而喜忘。
  帝曰:血并于阴,气并于阳,如是血气离居,何者为实,何者为虚?
  岐伯曰:血气者,喜温而恶寒,寒则泣不能流,温则消而去之,是故气之所并为血虚,血之所并为气虚。
  帝曰:人之所有者,血与气耳。今夫子言血并为虚,气并为虚,是无实乎?
  岐伯曰:有者为实,无者为虚。故气并则无血,血并则无气。今血与气相失,故为虚焉。络之与孙脉,俱输
于经,血与气并,则为实焉。血之与气,并走于上,则为大厥,厥则暴死,气复反则生,不反则死。
  帝曰:实者何道从来?虚者何道从去?虚实之要,愿闻其故。
  岐伯曰:夫阴与阳,皆有俞会。阳注于阴,阴满之外,阴阳匀平,以充其形,九候若一,命曰平人。夫邪之
生也,或生于阴,或生于阳。其生于阳者,得之风雨寒暑;其生于阴者,得之饮食居处,阴阳喜怒。
  帝曰:风雨之伤人奈何?
  岐伯曰:风雨之伤人也,先客于皮肤,传入于孙脉,孙脉满则传入于络脉,络脉满则输于大经脉。血气于邪
并客于分腠之间,其脉坚大,故曰实。
  实者外坚充满,不可按之,按之则痛。
  帝曰:寒湿之伤人奈何?
  岐伯曰:寒湿之中人也,皮肤不收,肌肉坚紧,荣血泣,卫气去,故曰虚。虚者,聂辟气不足,按之则气足
以温之,故快然而不痛。
  帝曰:善。阴之生实奈何?
  岐伯曰:喜怒不节,则阴气上逆,上逆则下虚,下虚则阳气走之,故曰实矣。
  帝曰:阴之生虚奈何?
  岐伯曰:喜则气下,悲则气消,消则脉虚空;因寒饮食,寒气熏满,则血泣气去,故曰虚矣。
  帝曰:经言阳虚则外寒,阴虚则内热,阳盛则外热,阴盛则内寒,余已闻之矣,不知其所由然也。
  岐伯曰:阳受气于上焦,以温皮肤分肉之间,今寒气在外,则上焦不通,上焦不通,则寒气独留于外,故寒
栗。
  帝曰:阴虚生内热奈何?
  岐伯曰:有所劳倦,形气衰少,谷气不盛,上焦不行,下脘不通,胃气热,热气熏胸中,故内热。
  帝曰:阳盛生外热奈何?
  岐伯曰:上焦不通利,则皮肤致密,腠理闭塞,玄府不通,卫气不得泄越,故外热。
  帝曰:阴盛生内寒奈何?
  岐伯曰:厥气上逆,寒气积于胸中而不泻,不泻则温气去,寒独留,则血凝泣,凝则脉不通,其脉盛大以涩
,故中寒。
  帝曰:阴与阳并,血气以并,病形以成,刺之奈何?
  岐伯曰:刺此者,取之经隧,取血于营,取气于卫,用形哉,因四时多少高下。
  帝曰:血气以并,病形以成,阴阳相倾,补泻奈何?
  岐伯曰:泻实者气盛乃内针,针与气俱内,以开其门,如利其户;针与气俱出,精气不伤,邪气乃下,外门
不闭,以出其疾;摇大其道,如利其路,是谓大泻。必切而出,大气乃屈。
  帝曰:补虚奈何?
  岐伯曰:持针勿置,以定其意,候呼内针,气出针入,针空四塞,精无从去。方实而疾出针,气入针出,热
不得还,闭塞其门,邪气布散,精气乃得存。动气候时,近气不失,远气乃来,是谓追之。
  帝曰:夫子言虚实者有十,生于五脏,五脏五脉耳。夫十二经脉皆生其病,今夫子独言五脏,夫十二经脉者
,皆络三百六十五节,节有病,必被经脉,经脉之病,皆有虚实,何以合之?岐伯曰:五脏者,故得六腑与为表
里,经络支节,各生虚实,其病所居,随而调之。病在脉,调之血;病在血,调之络;病在气,调之卫;病在肉
,调之分肉;病在筋;调之筋;病在骨,调之骨;燔针劫刺其下及与急者;病在骨,焠针药熨;病不知所痛,两■为上;身形有痛,九候莫病,则缪刺之;痛在于左而右脉病者,巨刺之。必谨察其九候,针道备矣。
  【大意】
  本篇首先讨论神、气、血、形、志有余不足所生病变及其针刺补泻方法。其次论述“邪之生也,或生于阴,或生于阳。其生于阳者,得之风雨寒暑;其生于阴者,得之饮食居处,阴阳喜怒”。此即三因论之始。

  27、标本病传论篇
  黄帝问曰:病有标本,刺有逆从,奈何?
  岐伯对曰:凡刺之方,必别阴阳,前后相应,逆从得施,标本相移。故曰:有其在标而求之于标,有其在本
而求之于本,有其在本而求之于标,有其在标而求之于本。故治有取标而得者,有取本而得者,有逆取而得者,
有从取而得者。故知逆与从,正行无问;知标本者,万举万当;不知标本,是谓妄行。
  夫阴阳逆从,标本之为道也,小而大,言一而知百病之害;少而多,浅而博,可以言一而知百也。以浅而知
深,察近而知远。言标与本,易而勿及。
  治反为逆,治得为从。先病而后逆者治其本;先逆而后病者治其本。先寒而后生病者治其本;先病而后生寒
者治其本。先热而后病者治其本;先热而后生中满者治其标。先病而后泄者治其本;先泄而后生他病者治其本,
必且调之,乃治其他病。先病而后生中满者治其标;先中满而后烦心者治其本。
  人有客气,有同气。小大不利治其标;小大利治其本。病发而有余,本而标之,先治其本,后治其标;病发
而不足,标而本之,先治其标,后治其本。
  谨察间甚,以意调之。间者并行,甚者独行。先小大不利而后生病者,治其本。
  夫病传者,心病先心痛,一日而咳;二日胁支痛;五日闭塞不通,身痛体重;三日不已,死。冬夜半,夏日
中。
  肺病喘咳,三日而胁支满痛;一日身重体痛;五日而胀;十日不已,死。
  冬日入,夏日出。
  肝病头目眩,胁支满,三日体重身痛;五日而胀;三日腰脊少腹痛,胫酸;三日不已,死。冬日入,夏早食
。脾病身痛体重,一日而胀;二日少腹腰脊痛径酸;三日背■筋痛,小便闭;十日不已,死。冬人定,夏晏食。肾
病少腹腰脊痛,■酸,三日背■筋痛,小便闭;三日腹胀;三日两胁支痛;三日不已,死。冬大晨,夏晏晡。
  胃病胀满,五日少腹腰脊痛■酸;三日背■筋痛,小便闭;五日身体重;六日不已,死。冬夜半后,夏日昳.膀胱病,小便闭,五日少腹胀,腰脊痛,■酸;一日腹胀;一日身体痛;三日不已,死。冬鸡鸣,夏下晡。
  诸病以次相传,如是者,皆有死期,不可刺。间一脏止,及至三四脏者,乃可刺也。
  【大意】
  本篇一论标本、二论病传。知标与本,万举万当;不知标本,是谓妄行。所言病传与《灵枢·病传》大旨同。

  28、五运行大论篇
  黄帝坐明堂,始正大纲,临观八极,考建五常,请天师而问之曰:请言天地之动静,神明为之纪;阴阳之升
降,寒暑彰其兆。余闻五运之数于夫子,夫子之所言,正五气之各主岁尔,首甲定运,余因论之。鬼臾区曰:“土主甲己,金主乙庚,水主丙辛,木主丁壬,火主戊癸。子午之上,少阴主之;丑未之上,太阴主之;寅申之上,少阳主之;卯酉之上,阳明主之;辰戊之上,太阳主之;己亥之上,厥阴主之。”不合阴阳,其故何也?
  岐伯曰:是明道也,此天之阴阳也。夫数之可数者,人中之阴阳也,然所合数之可得者也。夫阴阳者,数之
可十,推之可百,数之可千,推之可万,天地阴阳者,不以数推,以象之谓也。
  帝曰:愿闻其所始也。
  岐伯曰:昭乎哉问也!臣览《太始天元册》文,丹天之气,经于牛女戊分;黅天之气,经于心尾己分;苍天
之气,经于危室柳鬼;素天之气,经于亢氐昂毕;玄天之气,经于张翼娄胃。所谓戊己分者,奎壁角轸,则天之
门户也。夫候之所始,道之所生,不可不通也。
  帝曰:善。论言天地者万物之上下,左右者阴阳之道路,未知其所谓也。
  岐伯曰:所谓上下者,岁上下见阴阳之所在也。左右者,诸上见厥阴,左少阴,右太阳;见少阴,左太阴,
右厥阴;见太阴,左少阳,右少阴;见少阳,左阳明,右太阴;见阳明,左太阳,右少阳;见太阳,左厥阴,右
阳明。所谓面北而命其位,言其见也。
  帝曰:何谓下?
  岐伯曰:厥阴在上,则少阳在下,左阳明,右太阴;少阴在上,则阳明在下,左太阳,右少阳;太阴在上,
则太阳在下,左厥阴,右阳明;少阳在上,则厥阴在下,左少阴,右太阳;阳明在上,则少阴在下,左太阴,右
厥阴;太阳在上,则太阴在下,左少阳,右少阴。所谓面南而命其位,言其见也。上下相遘,寒暑相临,气相得
则和,不相得则病。帝曰:气相得而病者,何也?
  岐伯曰:以下临上,不当位也。
  帝曰:动静何如?
  岐伯曰:上者右行,下者左行,左右周天,余而复会也。
  帝曰:余闻鬼臾区曰:应地者静。今夫子乃言下者左行,不知其所谓也,愿闻何以生之乎?
  岐伯曰:天地动静,五行迁复,虽鬼臾区其上候而已,犹不能遍明。夫变化之用,天垂象,地成形,七曜纬
虚,五行丽地。地者,所以载生成之形类也。虚者,所以列应天之精气也。形精之动,犹根本之与枝叶也。仰观
天象,虽远可知也。
  帝曰:地之为下否乎?
  岐伯曰:地为人之下,太虚之中者也。
  帝曰:冯乎?
  岐伯曰:大气举之也。燥以干之,暑以蒸之,风以动之,湿以润之,寒以坚之,火以温之。故风寒在下,燥
热在上,湿气在中,火游行其间,寒暑六入,故令虚而生化也。故燥胜则地干,暑胜则地热,风胜则地动,湿胜
则地泥,寒胜则地裂,火胜则地固矣。
  帝曰:天地之气,何以候之?
  岐伯曰:天地之气,胜复之作,不形于诊也。《脉法》曰:“天地之变,无以脉诊。”此之谓也。
  帝曰:间气何如?
  岐伯曰:随气所在,期于左右。
  帝曰:期之奈何?
  岐伯曰:从其气则和,违其气则病,不当其位者病,迭移其位者病,失守其位者危,尺寸反者死,阴阳交者
死。先立其年,以知其气,左右应见,然后乃可以言死生之逆顺。帝曰:寒暑燥湿风火,在人合之奈何?其于万
物何以生化?
  岐伯曰:东方生风,风生木,木生酸,酸生肝,肝生筋,筋生心。其在天为玄,在人为道,在地为化。化生
五味,道生智,玄生神,化生气。神在天为风,在地为木,在体为筋,在气为柔,在脏为肝。其性为暄,其德为
和,其用为动,其色为苍,其化为荣,其虫毛,其政为散,其令宣发,其变摧拉,其眚为陨,其味为酸,其志为
怒,怒伤肝,悲胜怒;风伤肝,燥胜风;酸伤筋,辛胜酸。
  南方生热,热生火,火生苦,心生血,血生脾。其在天为热,在地为火,在体为脉,在气为息,在脏为心。
其性为暑,其德为显,其用为躁,其色为赤,其化为茂,其虫羽,其政为明,其令郁蒸,其变炎烁,其眚燔焫,
其味为苦,其志为喜。喜伤心,恐胜喜;热伤气,寒胜热;苦伤气,咸胜苦。
  中央生湿,湿生土,土生甘,甘生脾,脾生肉,肉生肺。其在天为湿,在地为土,在体为肉,在气为充,在
脏为脾。其性静兼,其德为濡,其用为化,其色为黄,其化为盈,其虫倮,其政为谧,其令云雨,其变动注,其
眚淫溃,其味为甘,其志为思,思伤脾,怒胜思;湿伤肉,风胜湿;甘伤脾,酸胜甘。
  西方生燥,燥生金,金生辛,辛生肺,肺生皮毛,皮毛生肾。其在天为燥,在地为金,在体为皮毛,在气为
成,在脏为肺。其性为凉,其德为清,其用为固,其色为白,其化为敛,其虫介,其政为劲,其令雾露,其变肃
杀,其眚苍落,其味为辛,其志为忧。忧伤肺,喜胜忧;热伤皮毛,寒胜热;辛伤皮毛,苦胜辛。
  北方生寒,寒生水,水生咸,咸生肾,肾生骨髓,髓生肝。其在天为寒,在地为水,在体为骨,在气为坚,
在脏为肾。其性为凛,其德为寒,其用为藏,其色为黑,其化为肃,其虫麟,其政为静,其令□□,其变凝冽,其
眚冰雹,其味为咸,其志为恐。恐伤肾,思胜恐;寒伤血,燥胜寒;咸伤血,甘胜咸。
  五气更立,各有所先,非其位则邪,当其位则正。
  帝曰:病生之变何如?
  岐伯曰:气相得则微,不相得则甚。
  帝曰:主岁何如?
  岐伯曰:气有余,则制己所胜,而侮所不胜,其不及,则己所不胜侮而乘之,已所胜轻而侮之。侮反受邪,
侮而受邪,寡于畏也。
  帝曰:善!
  【大意】
  本篇论木火土金水五运五行各主岁气。阐明何为“天地者,万物之上下,左右者,阴阳之道路”、“上下相遘,寒暑相临,气相得则和,不相得则病”及五行生克制化之理。

    29、五常政大论篇
  黄帝问曰:太虚廖廓,五运回薄,衰盛不同,损益相从。愿闻平气,何如而名!何如而纪也?
  岐伯对曰:昭乎哉问也!木曰敷和,火曰升明,土曰备化,金曰审平,水曰静顺。
  帝曰:其不及奈何?岐伯曰:木曰委和,火曰伏明,土曰卑监,金曰从革,水曰涸流。
  帝曰:太过何谓?
  岐伯曰:木曰发生,火曰赫曦,土曰敦阜,金曰坚成,水曰流衍。帝曰:三气之纪,愿闻其候。岐伯曰:悉
乎哉问也!敷和之纪,木德周行,阳舒阴布,五化宣平,其气端,其性随,其用曲直,其化生荣,其类草木,其
政发散,其候温和,其令风,其脏肝。肝其畏清,其主目,春谷麻,其果李,其实核,其应春,其虫毛,其畜犬
,其色苍,其养筋,其病里急支满,其味酸,其音角,其物中坚,其数八。
  升明之纪,正阳而治,德施周普,五化均衡,其气高,其性速,其用燔灼,其化蕃茂,其类火,其政明曜,
其候炎暑,其令热,其脏心。心其畏寒,其主舌,其谷麦,其果杏,其实络,其应夏,其虫羽,其畜马,其色赤
,其养血,其病瞤瞤,其味苦,其音徵,其物脉,其数七。备化之纪,气协天休,德流四政,五化齐修,其气平
,其性顺,其用高下,其化丰满,其类土,其政安静,其候溽蒸,其令湿,其脏脾。脾其畏风,其主口,其谷稷
,其果枣,其实肉,其应长夏,其虫倮,其畜牛,其色黄,其养肉,其病否,其味甘,其音宫,其物肤,其数五
。审平之纪,收而不争,杀而无犯,五化宣明,其气洁,其性刚,其用散落,其化坚敛,其类金,其政劲肃,其
候清切,其令燥,其脏肺。肺其畏热,其主鼻,其谷稻,其果桃,其实壳,其应秋,其虫介,其畜鸡,其色白,
其养皮毛,其病咳,其味辛,其音商,其物外坚,其数九。静顺之纪,藏而勿害,治而善下,五化咸整,其气明
,其性下,其用沃衍,其他凝坚,其类水,其政流演,其候凝肃,其令寒,其脏肾。肾其畏湿,其主二阴,其谷
豆,其果栗,其实濡,其应冬,其虫鳞,其畜彘,其色黑,其养骨髓,其病厥,其味咸,其音羽,其物濡,其数
六。
  故生而勿杀,长而勿罚,化而勿制,收而勿害,藏而勿抑,是谓平气。
  委和之纪,是谓胜生。生气不政,化气乃扬,长气自平,收令迺早,凉雨时降,风云并兴,草木晚荣,苍干
凋落,物秀而实,肤肉内充。其气敛,其用聚,其动緛戾拘缓,其发惊骇,其脏肝,其果枣李,其实核壳,其谷
稷稻,其味酸辛,其色白苍,其畜犬鸡,其虫毛介,其主雾露凄沧,其声角商,其病摇动注恐,从金化也。少角
与判商同。上角与正角同。上商与正商同。
  其病支废,痈肿疮疡,其甘虫,邪伤肝也。上宫与正宫同。萧■肃杀,则炎赫沸腾,眚于三,所谓复也。其主飞蠹蛆雉,乃为雷霆。
  伏明之纪,是谓胜长。长气不宣,藏气反布,收气自政,化令乃衡,寒清数举,暑令乃薄,承化物生,生而
不长,成实而稚,遇化已老,阳气屈伏,蛰虫早藏。其气郁,其用暴,其动彰伏变易,其发痛,其脏心,其果栗
桃,其实络濡,其谷豆稻,其味苦咸,其色玄丹,其畜马彘,其虫羽鳞,其主冰雪霜寒,其声徵羽,其病昏惑悲
忘,从水化也。少徵与少羽同,上商与正商同,邪伤心也。凝惨凓冽,则暴雨霖霪,眚于九。其主骤注雷霆震惊
,沉霒淫雨。
  卑监之纪,是谓减化。化气不令,生政独彰,长气整,雨乃愆,收气平,风寒并兴,草木荣美,秀而不实,
成而秕也。其气散,其用静定,其动疡涌,分溃,痈肿,其发濡滞,其脏脾,其果李栗,其实濡核,其谷豆麻,
其味酸甘,其色苍黄,其畜牛犬,其虫倮毛,其主飘怒振发,其声宫角,其病留满否塞,从木化也。少宫与少角
同,上宫与正宫同,上角与正角同。其病飧泄,邪伤脾也。振拉飘扬,则苔干散落,其眚四维,其主败折虎狼,
清气乃用,生政乃辱。
  从革之纪,是谓折收。收气乃后,生气乃扬,长化合德,火政乃宣,庶类以蕃。其气扬,其用躁切,其动铿
禁瞀厥,其发咳喘,其脏肺,其果李杏,其实壳络,其谷麻麦,其味苦辛,其色白丹,其畜鸡羊,其虫介羽,其
主明曜炎烁,其声商徵,其病嚏咳鼽衄,从火化也。少商与少徵同,上商与正商同,上角与正角同,邪伤肺也。
炎光赫烈,则冰雪霜雹,眚于七,其主鳞伏彘鼠,岁气早至,乃生大寒。
  涸流之纪,是谓反阳。藏令不举,化气乃昌,长气宣布,蛰虫不藏,土润,水泉减,草木条茂,荣秀满盛。
其气滞,其用渗泄,其动坚止,其发燥槁,其脏肾,其果枣杏,其实濡肉,其谷黍稷,其味甘咸,其色黅玄,其
畜彘牛,其虫鳞倮,其主埃郁昏翳,其声羽宫,其病痿厥坚下,从土化也。少羽与少宫同,上宫与正宫同。其病
癃,邪伤肾也。埃昏骤雨,则振拉摧拔,眚于一,其主毛显狐狢,变化不藏。
  故乘危而行,不速而至,暴虚无德,灾反及之。微者复微,甚者复甚,气之常也。
  发生之纪,是谓启■,土疏泄,苍气达,阳和布化,阴气乃随,生气淳化,万物以荣。其化生,其气美,其政散,其令条舒,其动掉眩巅疾,其德鸣靡启坼,其变振拉摧拔,其谷麻稻,其畜鸡犬,其果桃李,其色青黄白,其味酸甘辛,其象春,其经足厥阴、少阳,其脏肝脾,其虫毛介,其物中坚外坚,其病怒,太角与上商同。上徵则其气逆,其病吐利。不务其德,则收气复,秋气劲切,甚则肃杀,清气大至,草木凋零,邪乃伤肝。
  赫曦之纪,是谓蕃茂。阴气内化,阳气外荣,炎暑施化,物得以昌。其化长,其气高,其政动,其气鸣显,
其动炎灼妄扰,其德暄暑郁蒸,其变炎烈沸腾,其谷麦豆,其畜羊彘,其果杏栗,其色赤白玄,其味苦辛咸,其
象夏,其经手少阴,太阳,手厥阴、少阳,其脏心肺,其虫羽鳞,其物脉濡,其病笑、疟、疮疡、血流、狂妄、
目赤。上羽与正徵同。其收齐,其病痓,上徵而收气后也。暴烈其政,藏气乃复,时见凝惨,甚则雨水霜雹切寒
,邪伤心也。
  敦阜之纪,是谓广化。厚德清静,顺长以盈,至阴内实,物化充成。烟埃朦郁,见于厚土,大雨时行,湿气
乃用,燥政乃辟。其化圆,其气丰,其政静,其令周备,其动濡积并稸,其德柔润重淖,其变震惊飘骤、崩溃,
其谷稷麻,其畜牛犬,其果枣李,其色黅玄苍,其味甘咸酸,其象长夏,其经足太阴、阳明,其脏脾肾,其虫倮
毛,其物肌核,其病腹满,四支不举。大风迅至,邪伤脾也。
  坚成之纪,是谓收引。天气洁,地气明,阳气随,阴治化,燥行其政,物以司成,收气繁布,化洽不终。其
化成,其气削,其政肃,其令锐切,其动暴折疡疰,其德雾露萧■,其变肃杀凋零,其谷稻黍,其畜鸡马,其果桃杏,其色白青丹,其味辛酸苦,其象秋,其经手太阴、阳明,其脏肺肝,其虫介羽,其物壳络,其病喘喝,胸凭仰息。上徵与正商同。其生齐,其病咳。
  政暴变则名木不荣,柔脆焦首,长气斯救,大火流,炎烁且至,蔓将槁,邪伤肺也。
  流衍之纪,是谓封藏。寒司物化,天地严凝,藏政以布,长令不扬。其化凛,其气坚,其政谧,其令流注,
其动飘泄沃涌,其德凝惨寒雾,其变冰雪霜雹,其谷豆稷,其畜彘牛,其果栗枣,其色黑丹黅,其味咸苦甘,其
象冬,其经足少阴、太阳,其脏肾心,其虫鳞倮,其物濡满,其病胀,上羽而长气不化也。政过则化气大举,而
埃昏气交,大雨时降,邪伤肾也。
  故曰:不恒其德,则所胜来复;政恒其理,则所胜同化,此之谓也。
  帝曰:天不足西北,左寒而右凉;地不满东南,右热而左温。其故何也?
  岐伯曰:阴阳之气,高下之理,太少之异也。东南方,阳也;阳者,其精降于下,故右热而左温。西北方,
阴也;阴者,其精奉于上,故左寒而右凉。是以地有高下,气有温凉,高者气寒,下者气热。故适寒凉者胀,之
温热者疮。下之则胀已,汗之则疮已。此腠理开闭之常,太少之异耳。
  帝曰:其于寿夭何如?
  岐伯曰:阴精所奉其人寿;阳精所降其人夭。
  帝曰:善。其病也,治之奈何?
  岐伯曰:西北之气,散而寒之,东南之气,收而温之。所谓同病异治也。
  故曰:气寒气凉,治以寒凉,行水渍之;气温气热,治以温热,强其内守。
  必同其气,可使平也。假者反之。
  帝曰:善。一州之气,生化寿夭不同,其故何也?
  岐伯曰:高下之理,地热使然也。崇高则阴气治之,污下则阳气治之。
  阳胜者先天,阴胜者后天,此地理之常,生化之道也。
  帝曰:其有寿夭乎?
  岐伯曰:高者其气寿,下者其气夭。地之小大异也,小者小异,大者大异。故治病者,必明天道地理,阴阳
更胜,气之先后,人之寿夭,生化之期,乃可以知人之形气矣。
  帝曰:善。其岁有不病,而脏气不应用者,何也?
  岐伯曰:天气制之,气有所从也。
  帝曰:愿卒闻之。
  岐伯曰:少阳司天,火气下临,肺气上从,白起金用,草木眚,火见番焫,革金且耗,大暑以行,咳嚏鼽衄
,鼻窒口疡,寒热胕肿。风行于地,尘沙飞扬,心痛,胃脘痛,厥逆,鬲不通,其主暴速。
  阳明司天,燥气下临,肝气上从,苍起木用而立,土乃眚,凄沧数至,林伐草萎,胁痛目赤,掉振鼓栗,筋
萎,不能久立。暴热至,土乃暑,阳气郁发,小便变,寒热如疟,甚则心痛。火行于槁,流水不冰,蛰虫乃见。
  太阳司天,寒气下临,心气上从,而火且明,丹起,金乃眚,寒清时举,胜则水冰,火气高明,心热烦,嗌
干善渴,鼽嚏,喜悲数欠,热气妄行,寒乃复,霜不时降,善忘,甚则心痛。土乃润,水丰衍,寒客至,沉阴化
,湿气变物,水饮内稸,中满不食,皮■肉苛,筋脉不利,甚则跗肿,身后痈。
  厥阴司天,风气下临,脾气上从,而土且隆,黄起,水乃眚,土用革,体重,肌肉萎,食减口爽,风行太虚
,云物摇动,目转耳鸣。火纵其暴,地乃暑,大热渐烁,赤沃下。蛰虫数见,流水不冰,其发机速。
  少阴司天,热气下临,肺气上从,白起金用,草木眚,喘,呕,寒热,嚏,鼽衄,鼻窒,大暑流行,甚则疮
疡燔灼,金烁石流。地乃燥清,凄沧数至,胁痛,善太息,肃杀行,草木变。
  太阴司天,湿气下临,肾气上从,黑起,水变,埃冒云雨,胸中不利,阴痿,气大衰,而不起不用,当其时
,反腰椎痛,动转不便也,厥逆。地乃藏阴,大寒且至,蛰虫早附,心下否痛。地裂冰坚,少腹痛,时害于食,
乘金则止。水增,味乃咸,行水减也。
  帝曰:岁有胎孕不育,治之不全,何气使然?
  岐伯曰:六气五类,有相胜制也。同者盛之,异者衰之,此天地之道,生化之常也。故厥阴司天,毛虫静,
羽虫育,介虫不成;在泉,毛虫育,倮虫耗,羽虫不育。少阴司天,羽虫静,介虫育,毛虫不成;在泉,羽虫育
,介虫耗不育。太阴司天,倮虫静,鳞虫育,羽虫不成;在泉,倮虫育,鳞虫不成。少阳司天,羽虫静,毛虫育
,倮虫不成;在泉,羽虫育,介虫耗,毛虫不育。阳明司天,介虫静,羽虫育,介虫不成;在泉,介虫育,毛虫
耗,羽虫不成。太阳司天,鳞虫静,倮虫育;在泉,鳞虫耗,倮虫不育。
  诸乘所不成之运,则甚也。故气主有所制,岁立有所生。地气制己胜。
  天气制胜己。天制色,地制形。五类衰盛,各随其气之所宜也。故有胎孕不育,治之不全,此气之常也。所
谓中根也。根于外者亦五,故生化之别,有五气,五味、五色、五类、五宜也。
  帝曰:何谓也?
  岐伯曰:根于中者,命曰神机,神去则机息;根于外者,命曰气立,气止则化绝。故各有制,各有胜,各有
生,各有成。故曰:不知年之所加,气之同异,不足以言生化。此之谓也。
  帝曰:气始而生化,气散而有形,气布而蕃育,气终而象变,其致一也。
  然而五味所资,生化有薄厚,成熟有少多,终始不同,其故何也?
  岐伯曰:地气制之也。非天不生、地不长也。
  帝曰:愿闻其道。
  岐伯曰:寒热燥湿,不同其化也。故少阳在泉,寒毒不生,其味辛,其治苦酸,其谷苍丹。阳明在泉,湿毒
不生,其味酸,其气湿,其治辛苦甘,其谷丹素。太阳在泉,热毒不生,其味苦,其治淡咸,其谷黅■。厥阴在泉
,清毒不生,其味甘,其治酸苦,其谷苍赤,其气专,其味正。少阴在泉,寒毒不生,其味辛,其治辛苦甘,其
谷白丹。太阴在泉,燥毒不生,其味咸,其气热,其治甘咸,其谷黅黅■,化淳则咸守,气专则辛化而俱治。
  故曰:补上下者,从之;治上下者,逆之。以所在寒热盛衰而调之。故曰:上取下取,内取外取,以求其过
。能毒者,以厚药;不胜毒者,以薄药。
  此之谓也。气反者,病在上,取之下;病在下,取之上;病在中,旁取之。
  治热以寒,温而行之;治寒以热,凉而行之;治温以清,冷而行之;治清以温,热而行之。故消之,削之,
吐之,下之,补之,泻之,久新同法。
  帝曰:病在中而不实不坚,且聚且散,奈何?
  岐伯曰:悉乎哉问也!无积者,求其脏,虚则补之,药以祛之,食以随之,行水渍之,和其中外,可使毕已

  帝曰:有毒无毒,服有约乎?
  岐伯曰:病有久新,方有大小,有毒无毒,固宜常制矣。大毒治病,十去其六;常毒治病,十去其七;小毒
治病,十去其八;无毒治病,十去其九。
  谷肉果菜,食养尽之,无使过之,伤其正也。不尽,行复如法。必先岁气,无伐天和。无盛虚,无虚虚,而
遗人夭殃。无致邪,无失正,绝人长命。
  帝曰:其久病者,有气从不康,病去而瘠,奈何?
  岐伯曰:昭乎哉圣人之问也!化不可代,时不可违。夫经络以通,血气以从,复其不足,与众齐同。养之和
之,静以待时,谨守其气,无使倾移,其形乃彰,生气以长,命曰圣王。故《大要》曰:“无代化,无违时,必养必和,待其来。”此之谓也。
  帝曰:善!
  【大意】
  本篇讨论五运平气、太过与不及的变化对生物及人所产生的影响和危害。提出了一些有意义的治疗法则。其
中“大毒治病,十去其六;常毒治病,十去其七;小毒治病,十去其八;无毒治病,十去其九;谷肉果菜,食养尽
之,无使过之,伤其正也”,颇具辩证法思想。

  30、至真要大论篇
  黄帝问曰:五气交合,盈虚更作,余知之矣。六气分治,司天地者,其至何如?
  岐伯再拜对曰:明乎哉问也!天地之大纪,人神之通应也。
  帝曰:愿闻上合昭昭,下合冥冥,奈何?
  岐伯曰:此道之所主,工之所疑也。
  帝曰:愿闻其道也。
  岐伯曰:厥阴司天,其化以风;少阴司天,其化以热;太阴司天,其化以湿;少阳司天,其化以火;阳明司
天,其化以燥;太阳司天,其化以寒。
  以所临脏位,命其病者也。
  帝曰:地化奈何?
  岐伯曰:司天同候,间气皆然。
  帝曰:间气何谓?
  岐伯曰:司左右者,是谓间气也。
  帝曰:何以异之?
  岐伯曰:主岁者纪岁,间气者纪步也。
  帝曰:善。岁主奈何?
  岐伯曰:厥阴司天为风化,在泉为酸化,司气为苍化,间气为动化。少阴司天为热化,在泉为苦化,不司气
化,居气为灼化。太阴司天为湿化,在泉为甘化,司气为黅化,间气为柔化。少阴司天为火化,在泉为苦化,司
气为丹化,间气为明化。阳明司天为燥化,在泉为辛化,司气为素化,间气为清化。太阳司天为寒化,在泉为感
化,司气为玄化,间气为藏化。故治病者,必明六化分治,五味五色所生,五脏所宜,乃可以言盈虚病生之绪也

  帝曰:厥阴在泉而酸化先,余知之矣。风化之行也何如?
  岐伯曰:风行于地,所谓本也,余气同法。本乎天者,天之气也,本乎地者,地之气也。天地合气,六节分
而万物化生矣。故曰:“谨候气宜,无失病机。”此之谓也。
  帝曰:其主病何如?
  岐伯曰:司岁备物,则无遗主矣。
  帝曰:先岁物何也?
  岐伯曰:天地之专精也?
  帝曰:司气者何如?
  岐伯曰:司气者主岁同,然有余不足也。
  帝曰:非司岁物何谓也?
  岐伯曰:散也,故质同而异等也。气味有薄厚,性用有躁静,治保有多少,力化有浅深,此之谓也。
  帝曰:岁主脏害何谓?
  岐伯曰:以所不胜命之,则其要也。
  帝曰:治之奈何?
  岐伯曰:上淫于下,所胜平之,外淫于内,所胜治之。
  帝曰:善。平气何如?
  岐伯曰:谨察阴阳所在而调之,以平为期,正者正治,反者反治。
  帝曰:夫子言察阴阳所在而调之,论言人迎与寸口相应,若引绳大小齐等,命曰平。阴之所在寸口何如?
  岐伯曰:视岁南北,可知之矣。
  帝曰:愿卒闻之。
  岐伯曰:北政之岁,少阴在泉,则寸口不应;厥阴在泉,则右不应;太阴在泉,则左不应。南政之岁,少阴
司天,则寸口不应;厥阴司天,则右不应;太阴司天,则左不应。诸不应者,反其诊则见矣。
  帝曰:尺候何如?
  岐伯曰:北政之岁,三阴在下,则寸不应;三阴在上,则尺不应。南政之岁,三阴在天,则寸不应;三阴在
泉,则尺不应。左右同。故曰:“知其要者,一言而终;不知其要,流散无穷。”此之谓也。
  帝曰:善。天地之气,内淫而病何如?
  岐伯曰:岁厥阴在泉,风淫所胜,则地气不明,平野味,草乃早秀。民病洒洒振寒,善伸数欠,心痛支满,
两胁里急,饮食不下,鬲咽不通,食则呕,腹胀善噫,得后与气,则快然如衰,身体皆重。
  岁少阴在泉,热淫所胜,则焰浮川泽,阴处反明。民病腹中常鸣,气上冲胸,喘不能久立,寒热皮肤痛,目
瞑齿痛■肿,恶寒发热如疟,少腹中痛,腹大。蛰虫不藏。
  岁太阴在泉,草乃早荣,湿淫所胜,则埃昏岩谷,黄反见黑,至阴之交。
  民病饮积,心痛,耳聋,浑浑焞焞,嗌肿喉痹,阴病血见,少腹痛肿,不得小便,病冲头痛,目似脱,项似
拔,腰似折,髀不可以回,腘如结,腨如别。”
  岁少阳在泉,火淫所胜,则焰明郊野,寒热更至。民病注泄赤白,少腹痛,溺赤,甚则血便,少阴同候。
  岁阳明在泉,燥淫所胜,则霿雰清瞑。民病喜呕,呕有苦,善太息,心胁痛不能反侧,甚则嗌干面尘,身无
膏泽,足外反热。
  岁太阳在泉,寒淫所胜,则凝肃惨栗。民病少腹控睾,引腰脊,上冲心痛,血见,嗌痛颔肿。
  帝曰:善。治之奈何?
  岐伯曰:诸气在泉,风淫于内,治以辛凉,佐以苦,以甘缓之,以辛散之;热淫于内,治以咸寒,佐以甘苦
,以酸收之,以苦发之;湿淫于内,治以苦热,佐以酸淡,以苦燥之,以淡泄之;火淫于内,治以咸冷,佐以苦
辛,以酸收之,以苦发之;燥淫于内,治以苦温,佐以甘辛,以苦下之;寒淫于内,治以甘热,佐以苦辛,以咸
泻之,以辛润之,以苦坚之。
  帝曰:善。天气之变何如?
  岐伯曰:厥阴司天,风淫所胜,则太虚埃昏,云物以扰,寒生春气,流水不冰,蛰虫不去。民病胃脘当心而
痛,上支两胁,鬲咽不通,饮食不下,舌本强,食则呕,冷则腹胀,溏泄,瘕水闭,病本于脾。冲阳绝,死不治

  少阴司天,热淫所胜,怫热至,火行其政,大雨且至。民病胸中烦热,嗌干,右胠满,皮肤痛,寒热咳喘,
唾血血泄,鼽衄嚏呕,溺色变,甚则疮疡胕肿,肩背臂臑及缺盆中痛,心痛肺■,腹大满,膨膨而喘咳,病本于肺

  尺泽绝,死不治。
  太阴司天,湿淫所胜,则沉阴且布,雨变枯槁,臑肿骨痛阴痹,阴痹者按之不得,腰脊头项痛,时眩,大便
难,阴气不用,饥不欲食,咳唾则有血,心如悬,病本于肾。太谿绝,死不治。
  少阳司天,火淫所胜,则温气流行,金政不平。民病头痛,发热恶寒而疟,热上皮肤痛,色变黄赤,传而为
水,身面胕肿,腹满仰息,泄注赤白,疮疡,咳唾血,烦心,胸中热,甚则鼽衄,病本于肺。天府绝,死不治。
  阳明司天,燥淫所胜,则本乃晚荣,草乃晚生,筋骨内变,大凉革候,名木敛,生菀于下,草焦上首,蛰虫
来见。民病左胠胁痛,寒清于中,感而疟,咳,腹中鸣,注泄鹜溏,心胁暴痛,不可反侧,嗌干面尘腰痛,丈夫■疝,妇人少腹痛,目眛眦,疡疮痤痛,病本于肝。太冲绝,死不治。
  太阳司天,寒淫所胜,则寒气反至,水且冰,运火炎烈,雨暴乃雹。民病血变于中,发为痈疡,厥心痛,呕
血,血泄,鼽衄,善悲,时眩仆,胸腹满,手热肘挛,掖肿,心澹澹大动,胸胁胃脘不安,面赤目黄,善噫,嗌
干,甚则色炲,渴而欲饮,病本于心。神门绝,死不治。所谓动气,知其脏也。
  帝曰:善。治之奈何?
  岐伯曰:司天之气,风淫所胜,平以辛凉,佐以苦甘,以甘缓之,以酸泻之;热淫所胜,平以咸寒,佐以苦
甘,以酸收之;湿淫所胜,平以苦热,佐以酸辛,以苦燥之,以淡泄之,湿上甚而热,治以苦温,佐以甘辛,以
汗为故而止;火淫所胜,平以酸冷,佐以苦甘,以酸收之,以苦发之,以酸复之,热淫同;燥淫所胜,平以苦湿
,佐以酸辛,以苦下之;寒淫所胜,平以辛热,佐以甘苦,以咸泻之。
  帝曰:善。邪气反胜,治之奈何?
  岐伯曰:风司于地,清反胜之,治以酸温,佐以苦甘,以辛平之;热司于地,寒反胜之,治以甘热,佐以苦
辛,以咸平之;湿司于地,热反胜之,治以苦冷,佐以咸甘,以苦平之;火司于地,寒反胜之,治以甘热,佐以
苦辛,以咸平之;燥司于地,热反胜之,治以平寒,佐以苦甘,以酸平之,以和为利;寒司于地,热反胜之,治
以咸冷,佐以甘辛,以苦平之。
  帝曰:其司天邪胜何如?
  岐伯曰:风化于天,清反胜之,治以酸温,佐以甘苦;热化于天,寒反胜之,治以甘温,佐以苦酸辛;湿化
于天,热反胜之,治以苦寒,佐以苦酸;火化于天,寒反胜之,治以甘热,佐以苦辛;燥化于天,热反胜之,治
以辛寒,佐以苦甘;寒化于天,热反胜之,治以咸冷,佐以苦辛。
  帝曰:六气相胜奈何?
  岐伯曰:厥阴之胜,耳鸣头眩,愦愦欲吐,胃鬲如寒,大风数举,倮虫不滋。胠胁气并,化而为热,小便黄
赤,胃脘当心而痛,上支两胁,肠鸣飧泄,少腹痛,注下赤白,甚则呕,鬲咽不通。
  少阴之胜,心下热,善饥,脐下反动,气游三焦,炎暑至,木乃津,草乃萎。呕逆躁烦,腹满痛,溏泄,传
为赤沃。
  太阴之胜,火气内郁,疮疡于中,流散于外,病在胠胁,甚则心痛热格,头痛,喉痹,项强;独胜则湿气内
郁,寒迫下焦,痛留顶,互引眉间,胃满。
  雨数至,燥化乃见,少腹满,腰脽重强,内不便,善注泄,足下温,头重足胫胕肿,饮发于中,胕肿于上。
  少阳之胜,热客于胃,烦心,心痛,目赤,欲呕,呕酸,善饥,耳痛,溺赤,善惊谵妄。暴热消烁,草萎水
涸,介虫乃屈,少腹痛,下沃赤白。
  阳明之胜,清发于中,左胠胁痛,溏泄,内为嗌塞,外发■疝。大凉肃杀,华英改容,毛虫乃殃,胸中不便,嗌塞而咳。
  太阳之胜,凝凓且至,非时水冰,羽乃后化。痔疟发,寒厥入胃,则内生心痛,阴中乃疡,隐曲不利,互引
阴股,筋肉拘苛,血脉凝泣,络满色变,或为血泄,皮肤否肿,腹满食减,热反上行,头项囟顶脑户中痛,目如
脱,寒入下焦,传为濡泻。
  帝曰:治之奈何?
  岐伯曰:厥阴之胜,治以甘清,佐以苦辛,以酸泻之;少阴之胜,治以辛寒,佐以苦咸,以甘泻之;太阴之
胜,治以咸热,佐以辛甘,以苦泻之;少阳之胜,治以辛寒,佐以甘咸,以甘泻之;阳明之胜,治以酸温,佐以
辛甘,以甘泄之;太阳之胜,治以甘热,佐以辛酸,以咸泻之。
  帝曰:六气之复何如?
  岐伯曰:悉乎哉问也!厥阴之复,少腹坚满,里急暴痛,偃木飞沙,倮虫不荣。厥心痛,汗发呕吐,饮食不
入,入而复出,筋骨掉眩,清厥,甚则入脾,食痹而吐。冲阳绝,死不治。
  少阴之复,燠热内作,烦躁鼽嚏,少腹绞痛,火见燔焫,嗌燥,分注时止,气动于左,上行于右,咳,皮肤
痛,暴瘖心痛,郁冒不知人,乃洒淅恶寒,振栗谵妄,寒已而热,渴而欲饮,少气骨痿,隔肠不便,外为浮肿,
哕噫。赤气后化,流水不冰,热气大行,介虫不复。病疿胗疮疡,痈疽痤痔,甚则入肺,咳而鼻渊。天府绝,死
不治。
  太阴之复,湿变乃举,体重中满,食饮不化,阴气上厥,胸中不便,饮发于中,咳喘有声。大雨时行,鳞见
大陆。头项痛重,而掉瘈尤甚,呕而密默,唾吐清液,甚则入肾,窍泻无度。太谿绝,死不治。
  少阳之复,大热将至,枯燥燔■,介虫乃耗。惊瘈咳衄,心热烦躁,便数憎风,厥气上行,面如浮埃,目乃瞤瘛,火气内发,上为口糜,呕逆,血溢血泄,发而为疟,恶寒鼓栗,寒极反热,嗌络焦槁,渴引水浆,色变黄赤,少气脉萎,化而为水,传为胕肿,甚则入肺,咳而血泄。尺泽绝,死不治。
  阳明之复,清气大举,森木苍干,毛虫乃厉。病生胠胁,气归于左,善太息,甚则心痛否满,腹胀而泄,呕
苦,咳,哕,烦心,病在鬲中,头痛,甚则入肝,惊骇筋挛。太冲绝,死不治。
  太阳之复,厥气上行,水凝雨冰,羽虫乃死,心胃生寒,胸膈不利,心痛否满,头痛善悲,时眩仆,食减,
腰脽反痛,屈伸不便。地裂冰坚,阳光不治。少腹腔睾,引腰脊,上冲心,唾出清水,及为哕噫。甚则入心,善
忘善悲。神门绝,死不治。
  帝曰:善。治之奈何?
  岐伯曰:厥阴之复,治以酸寒,佐以甘辛,以酸泻之,以甘缓之;少阴之复,治以咸寒,佐以苦辛,以甘泻
之,以酸收之,辛苦发之,以咸软之;太阴之复,治以苦热,佐以酸辛,以苦泻之,燥之,泄之;少阳之复,治
以咸冷,佐以苦辛,以减软之,以酸收之,辛苦发之,发不远热,无犯温凉,少阴同法;阳明之复,治以辛温,
佐以苦甘,以苦泄之,以苦下之,以酸补之;太阳之复,治以咸热,佐以甘辛,以苦坚之。
  治诸胜复,寒者热之,热者寒之,温者清之,清者温之,散者■之,抑者散之,燥者润之,急者缓之,坚者软
之,脆者坚之,衰者补之,强者泻之,各安其气,必清必静,则病气衰去,归其所宗,此治之大体也。
  帝曰:善。气之上下,何谓也?
  岐伯曰:身半以上,其气三矣,天之分也,天气主之。身半以下,其气三矣,地之分也,地气主之。以名命
气,以气命处,而言其病。半,所谓天枢也。故上胜而下俱病者,以地名之,下胜而上俱病者,以天名之。所谓
胜至,报气屈服而未发也。复至则不以天地异名,皆如复气为法也。
  帝曰:胜复之动,时有常乎?气有必乎?
  岐伯曰:时有常位,而气无必也。
  帝曰:愿闻其道也。
  岐伯曰:初气终三气,天气主之,胜之常也。四气尽终气,地气主之,复之常也。有胜则复,无胜则否。
  帝曰:善。复已而胜,何如?
  岐伯曰:胜至则复,无常数也。衰乃止耳。复已而胜,不复则害,此伤生也。
  帝曰:复而反病何也?
  岐伯曰:居非其位,不相得也。大复其胜则主胜之,故反病也。所谓火燥热也。
  帝曰:治之何如?
  岐伯曰:夫气之胜也,微者随之,甚则制之;气之复也,和者平之,暴者夺之。皆随胜气,安其屈伏,无问
其数,以平为期,此其道也。
  帝曰:善。客主之胜复奈何?
  岐伯曰:客主之气,胜而无复也。
  帝曰:其逆从何如?
  岐伯曰:主胜逆,客胜从,天之道也。
  帝曰:其生病何如?
  岐伯曰:厥阴司天,客胜则耳鸣掉眩,甚则咳;主胜则胸胁痛,舌难以言。
  少阴司天,客胜则鼽嚏,颈项强,肩背瞀热,头痛少气,发热,耳聋,目瞑,甚则胕肿血溢,疮疡咳喘;主
胜则心热烦躁,甚则胁痛支满。
  太阴司天,客胜则首面胕肿,呼吸气喘;主胜则胸腹满,食已而瞀。
  少阳司天,客胜则丹胗外友,及为丹熛疮疡,呕逆喉痹,头痛嗌肿,耳聋血溢,内为瘈疭;主胜则胸满咳仰
息,甚则有血,手热。
  阳明司天,清复内余,则咳衄嗌塞,心鬲中热,咳不止,面白血出者死。
  太阳司天,客胜则胸中不利,出清涕,感寒则咳;主胜则喉嗌中鸣。
  厥阴在泉,客胜则大关节不利,内为痉强拘瘈,外为不便;主胜则筋骨繇并,腰腹时痛。
  少阴在泉,客胜则腰痛,尻股膝髀腨■足病,瞀热以酸,胕肿不能久立,溲便变;主胜则厥气上行,心痛发热,鬲中众痹皆作,发于胠胁,魄汗不藏,四逆而起。
  太阴在泉,客胜则足痿下重,便溲不时,湿客下焦,发而濡泻,及为肿隐曲之疾;主胜则寒气逆满,食饮不
下,甚则为疝。
  少阳在泉,客胜则腰腹痛而反恶寒,甚则下白溺白;主胜则热反上行而客于心,心痛发热,格中而呕。少阴
同候。
  阳明在泉,客胜则清气动下,少腹坚满而数便泻;主胜则腰重腹痛,少腹生寒,下为鹜溏,则寒厥于肠,上
冲胸中,甚则喘不能久立。
  太阳在泉,寒复内余,则腰尻痛,屈伸不利,股胫足膝中痛。
  帝曰:善。治之奈何?
  岐伯曰:高者抑之,下者举之,有余折之,不足补之,佐以所利,和以所宜,必安其主客,适其寒温,同者
逆之,异者从之。
  帝曰:治寒以热,治热以寒,气相得者逆之,不相得者从之,余以知之矣。其于正味何如?
  岐伯曰:木位之主,其泻以酸,其补以辛;火位之主,其泻以甘,其补以咸;水位之主,其泻以苦,其补以
甘;金位之主,其泻以辛,其补以酸;水位之主,其泻以咸,其补以苦。厥阴之客,以辛补之,以酸泻之,以甘
缓之;少阴之客,以咸补之,以苦泻之,以咸收之;太阴之客,以甘补之,以甘泻之,以甘缓之;少阳之客,以
咸补之,以甘泻之,以咸软之;阳明之客,以酸补之,以辛泻之,以苦泄之;太阳之客,以苦补之,以咸泻之,
以苦坚之,以辛润之。开发腠理,致津液,通气也。
  帝曰:善。愿闻阴阳之三也何谓?
  岐伯曰:气有多少,异用也。
  帝曰:阳明何谓也?
  岐伯曰:两阳合明也。
  帝曰:厥阴何也?
  岐伯曰:两阴交尽也。
  帝曰:气有多少,病有盛衰,治有缓急,方有大小,愿闻其约奈何?
  岐伯曰:气有高下,病有远近,证有中外,治有轻重,适其至所为故也。
  《大要》曰:“君一臣二,奇之制也;君二臣四,偶之制也;君二臣三,奇之制也;君二臣六,偶之制也。”故曰:近者奇之,远者偶之,汗者不以奇,下者不以偶,补上治上制以缓,补下治下制以急,急则气味厚,缓则气味薄,适其至所,此之谓也。病所远而中道气味之者,食而过之,无越其制度也。是故平气之道,近而奇偶,制小其服也。远而奇偶,制大其服也。大则数少,小则数多。多则九之,少则二之。奇之不去则偶之,是谓重方。偶之不去,则反佐以取之,所谓寒热温凉,反从其病也。
  帝曰:善。病生于本,余知之矣。生于标者,治之奈何?
  岐伯曰:病反其本,得标之病,治反其本,得标之方。
  帝曰:善。六气之胜,何以候之?
  岐伯曰:乘其至也。清气大来,燥之胜也,风木受邪,肝病生焉;热气大来,火之胜也,金燥受邪,肺病生
焉;寒气大来,水之胜也,火热受邪,心病生焉;湿气大来,土之胜也,寒水受邪,肾病生焉;风气大来,木之
胜也,土湿受邪,脾病生焉。所谓感邪而生病也。乘年之虚,则邪甚也。失时之和,亦邪甚也。遇月之空,亦邪
甚也。重感于邪,则病危矣。有生之气,其必来复也。
  帝曰:其脉至何如?
  岐伯曰:厥阴之至其脉弦,少阴之至其脉钩,太阴之至其脉沉,少阳之至大而浮,阳明之至短而涩,太阳之
至大而长。至而和则平,至而甚则病,至而反者病,至而不至者病,未至而至者病,阴阳易者危。
  帝曰:六气标本,所从不同奈何?
  岐伯曰:气有从本者,有从标本者,有不从标本者也。
  帝曰:愿卒闻之。
  岐伯曰:少阳太阴从本,少阴太阳从本从标,阳明厥阴,不从标本,从乎中也。故从本者,化生于本,从标
本者,有标本之化,从中者,以中气为化也。
  帝曰:脉从而病反者,其诊何如?
  岐伯曰:脉至而从,按之不鼓,诸阳皆然。
  帝曰:诸阴之反,其脉何如?
  岐伯曰:脉至而从,按之鼓甚而盛也。
  是故百病之起,有生于本者,有生于标者,有生于中气者,有取本而得者,有取标而得者,有取中气而得者
,有取标本而得者,有逆取而得者,有从取而得者。逆,正顺也;若顺,逆也。故曰:“知标与本,用之不殆;明知逆顺,正行无问。”此之谓也。不知是者,不足以言诊,足以乱经。故《大要》曰:“粗工嘻嘻,以为可知,言热未已,寒病复始,同气异形,迷诊乱经。”此之谓也。
  夫标本之道,要而博,小而大,可以言一而知百病之害。高标与本,易而勿损,察本与标,气可令调,明知
胜复,为万民式,天之道毕矣。
  帝曰:胜复之变,早晏何如?
  岐伯曰:夫所胜者,胜至已病,病已愠愠,而复已萌也。夫所复者,胜尽而起,得位而甚,胜有微甚,复有
少多,胜和而和,胜虚而虚,天之常也。
  帝曰:胜复之作,动不当位,或后时而至,其故何也?
  岐伯曰:夫气之生,与其化,衰盛异也。寒暑温凉盛衰之用,其在四维。
  故阳之动,始于温,盛于暑;阴之动,始于清,盛于寒。春夏秋冬,各差其分。故《大要》曰:“彼春之暖,为夏之暑;彼秋之忿,为冬之怒。谨按四难,斥候皆归,其终可见,其始可知。”此之谓也。
  帝曰:差有数乎?
  岐伯曰:又凡三十度也。
  帝曰:其脉应皆何如?
  岐伯曰:差同正法,待时而去也。《脉要》曰:“春不沉,夏不弦,冬不涩,秋不数,是谓四寒。沉甚曰病,弦甚曰病,涩甚曰病,数甚曰病,参见曰病,复见曰病;未去而去曰病,去而不去曰病,反者死。”故曰:气之相守司也,如权衡之不得相失也。夫阴阳之气,清静则生化治,动则苛疾起。
  此之谓也。
  帝曰:幽明何如?
  岐伯曰:两阴交尽故曰幽,两阳合明故曰明,幽明之配,寒暑之异也。
  帝曰:分至何如?
  岐伯曰:气至之谓至,气分之谓分,至则气同,分则气异,所谓天地之正纪也。
  帝曰:夫子言春秋气始于前,冬夏气始于后,余已知之矣。然六气往复,主岁不常也,其补泻奈何?
  岐伯曰:上下所主,随其攸利,正其味,则其要也,左右同法。《大要》曰:“少阳之主,先甘后咸;阳明之主,先辛后酸;太阳之主,先咸后苦;厥阴之主,先酸后辛;少阴之主,先甘后咸;太阴之主,先苦后甘。”佐以所利,资以所生,是谓得气。
  帝曰:善。夫百病之生也,皆生于风寒暑湿燥火,以之化之变也。经言盛者泻之,虚者补之,余锡以方士,
而方士用之,尚未能十全。余欲令要道必行,桴鼓相应,犹拔刺雪污,工巧神圣,可得闻乎?
  岐伯曰:审察病机,无失气宜,此之谓也。
  帝曰:愿闻病机何如?
  岐伯曰:诸风掉眩,皆属于肝。诸寒■引,皆属于肾。诸气膹郁,皆属于肺。诸湿肿满,皆属于脾。诸热瞀瘈,皆属于火。诸痛痒疮,皆属于心。
  诸厥固泄,皆属于下。诸痿喘呕,皆属于上。诸禁鼓栗,如丧神守,皆属于火。诸痉项强,皆属于湿。诸逆
冲上,皆属于火。诸胀腹大,皆属于热。诸躁狂越,皆属于火。诸暴强直,皆属于风。诸病有声,鼓之如鼓,皆
属于热。
  诸病胕肿疼酸惊骇,皆属于火。诸转反戾,水液浑浊,皆属于热。诸病水液,澄澈清冷,皆属于寒。诸呕吐
酸,暴注下迫,皆属于热。故《大要》曰:“谨守病机,各司其属,有者求之,盛者责之,虚者责之,必先五脏,疏其血气,令其调达,而致和平。”此之谓也。
  帝曰:善。五味阴阳之用何如?
  岐伯曰:辛甘发散为阳,酸苦涌泄为阴,咸味涌泄为阴,淡味渗泄为阳。
  六者或收或散,或缓或急,或燥或润,或软或坚,以所利而行之,调其气,使其平也。
  帝曰:非调气而得者,治之奈何?有毒无毒,何先何后?愿闻其道。
  岐伯曰:有毒无毒,所治为主,适大小为制也。
  帝曰:请言其制。
  岐伯曰:君一臣二,制之小也;君一臣三佐五,制之中也;君一臣三佐九,制之大也。寒者热之,热者寒之
,微者逆之,甚者从之,坚者削之,客者除之,劳者温之,结者散之,留者攻之,燥者濡之,急者缓之,散者收
之,损者温之,逸者行之,惊者平之,上之下之,摩之浴之,薄之劫之,开之发之,适事为故。
  帝曰:何谓逆从?
  岐伯曰:逆者正治,从者反治,从少从多,观其事也。
  帝曰:反治何谓?
  岐伯曰:热因寒用,寒因热用,塞因塞用,通因通用,必伏其所主,而先其所因,其始则同,其终则异,可
使破积,可使溃坚,可使气和,可使必已。
  帝曰:善。气调而得者何如?
  岐伯曰:逆之从之,逆而从之,从而逆之,疏气令调,则其道也。
  帝曰:善。病之中外何如?
  岐伯曰:从内之外者,调其内;从外之内者,治其外;从内之外而盛于外者,先调其内而后治其外;从外之
内而盛于内者,先治其外而后调其内;中外不相及,则治主病。
  帝曰:善。火热复,恶寒发热,有如疟状,或一日发,或间数日发,其故何也?
  岐伯曰:胜复之气,会遇之时,有多少也。阴气多而阳气少,则其发日远;阳气多而阴气少,则其发日近。
此胜复相薄,盛衰之节,疟亦同法。
  帝曰:论言治寒以热,治热以寒,而方士不能废绳墨而更其道也。有病热者,寒之而热,有病寒者,热之而
寒,二者皆在,新病复起,奈何治?
  岐伯曰:诸寒之而热者取之阴,热之而寒者取之阳,所谓求其属也。
  帝曰:善。服寒而反热,服热而反寒,其故何也岐伯曰:治其王气,是以反也。
  帝曰:不治王而然者何也?
  岐伯曰:悉乎哉问也!不治五味属也。夫五味入胃,各归所喜,故酸先入肝,苦先入心,甘先入脾,辛先入
肺,咸先入肾,久而增气,物化之常也。
  气增而久,夭之由也。
  帝曰:善。方制君臣何谓也?
  岐伯曰:主病之谓君,佐君之谓臣,应臣之谓使,非上下三品之谓也。
  帝曰:三品何谓?
  岐伯曰:所以明善恶之殊贯也。
  帝曰:善。病之中外何如?
  岐伯曰:调气之方,必别阴阳,定其中外,各守其乡,内者内治,外者外治,微者调之,其次平之,盛者夺
之,汗之下之,寒热温凉,衰之以属,随其攸利。谨道如法,万举万全,气血正平,长有天命。
  帝曰:善。
  【大意】
  本篇讨化六气司天、六气在泉,有正化、有胜复,有标本寒热,有调治逆从、有五味阴阳,有制方奇偶,皆
至精至微、至具至要之论。其中病机十九条,言之凿凿,颇有见地,对后世影响很大。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