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常风云治疗神经性皮炎医案举隅

 学中医书馆 2013-03-03

常风云教授是河北医科大学教授,主任医师,中西医结合内科教研室主任。常风云出身于中医世家,业医30 余年,擅长治疗内科病证,兼通妇、儿、皮肤疾患。重视辨证论治,治愈了许多疑难病。笔者有幸从师侍诊,现举神经性皮炎病案两则述之。

案一: 郭某,女, 23 岁, 2010 年11 月12 日初诊。患者素体喜冷怕热。2 月前感觉耳后及后颈发际处皮肤瘙痒,未予重视,此后皮肤瘙痒逐渐扩展到头皮、双上臂、腹部及后背,并且瘙痒逐渐加重,入夜尤甚,难以入睡。患者苦于瘙痒,乃到某皮肤病医院就诊,诊断为神经性皮炎,给予口服复方青黛散,外用尤卓尔( 丁酸氢化可的松) 软膏。用药1 月余,症状未见减轻,乃邀常师诊治。此时,患者头皮、耳后及后颈发际处、双上臂、腹部及后背遍布绿豆大小之丘疹,顶部扁平,多呈圆形,为红色,大片丘疹密集融合成斑片,斑片边界清楚,大小不等,表面覆盖有少量糠秕状薄屑,周围抓痕,无渗出[1],心烦口渴,舌红苔薄黄,脉弦数。常师综合脉证,辨为血热生风证,治应清热凉血解毒,祛风止痒。处方: 金银花15 g,生槐花40 g,白茅根30 g,生地黄25 g,防风12 g,牡丹皮15 g,赤芍12 g,蒲公英15 g,黄连9 g,栀子12 g,白蒺藜15 g,露蜂房15 g,蝉蜕12 g,乌梢蛇12 g,升麻15 g。4 剂,水煎服,日1 剂,分2 次服。服药期间注意调情志,勿食辛辣、海产品,宜穿纯棉衣服等。

二诊: 2010 年11 月20 日。经治疗后瘙痒明显减轻,头皮、耳后及颈部、双上臂、腹部及后背丘疹较前变平,颜色变淡,丘疹密集融合成的斑片逐渐减小。效不更方,拟上方加地肤子15 g 祛风止痒,又进16 剂,瘙痒止,丘疹消,大量鳞屑脱落,先前皮损处皮肤较正常皮肤发白,诸症消失。

按: 依据患者素体喜冷怕热,心烦口渴,疹出色红,观其舌脉,常师辨之为瘀热内伏,血分蕴热毒证。患者情志不畅,郁怒伤肝,肝失疏泄,气郁化火,肝火、心火内炽,心火太过即为毒,火毒伏于营血,不得外泄,生风损伤脉络。所以治疗时应以祛风止痒为标,泻火解毒为本,方中清热解毒之药金银花、土茯苓、生槐花、蒲公英、黄连、栀子、升麻用量较大,即是泻火解毒; 生地黄、赤芍药、牡丹皮、白茅根凉血,清血中伏热,加强解毒之功,血热生风,风邪善行而数变,以防风、升麻、露蜂房、蝉蜕、乌梢蛇、地肤子、白蒺藜等搜风、驱风、散风止痒,共奏泻火解毒,祛风止痒之功。

案二: 崔某,男,43 岁,2008 年4 月5 日初诊。患者5 a前出现项部皮肤瘙痒,之后胸背部、四肢亦出现大片皮肤瘙痒,反复发作,时轻时重,冬轻夏重,呈阵发性,夜晚尤甚。严重影响了患者工作和休息,使其苦不堪言。曾在河北省某皮肤病专科医院就诊,诊断为神经性皮炎,5a 来前后就诊于多家医院,采用过多种方法进行治疗,包括口服维生素C、扑尔敏、开瑞坦、普鲁卡因泛酸钙,外用999 皮炎平( 复方醋酸地塞米松乳膏) 、尤卓尔( 丁酸氢化可的松) 软膏等,治疗效果不佳,一直未能治愈。刻下: 头皮及颈部、腰背、四肢皮损处皮肤粗糙增厚,粗厚如牛皮,皮嵴隆起,皮沟加深,呈苔藓样变,色素沉着,淡褐色,干燥无渗出,表面覆盖有大量白色鳞屑,周围抓痕及血痂,蔓延成片状,夜间瘙痒剧烈,难以入睡,舌淡红,苔薄黄,脉细数。常师辨其证属血虚风燥,治以养血清热润燥,祛风止痒。处方: 金银花30 g,连翘15 g,桃仁15 g,白鲜皮18 g,土茯苓18 g,白蒺藜15 g,牡丹皮15 g,赤芍15 g,乌梢蛇15 g,槐花40 g,防风25 g,生甘草6 g,生地黄25 g,鸡血藤30 g,当归25 g,红花12 g,制何首乌40 g,蝉蜕12 g。15 剂,水煎服,日1 剂,分2 次服。服药期间注意调情志,勿食辛辣、海产品,戒酒忌烟,宜穿纯棉衣服等。

二诊: 2008 年4 月26 日。经治疗后皮损各处苔藓明显变薄,色素沉着变淡,暗红色,瘙痒明显减轻,夜间可以正常入眠,舌淡红,苔薄黄,脉弦细数,上述方药继续治疗2 月。

三诊: 皮损处皮肤逐渐恢复正常,呈淡粉色,余症已除,继续治疗1 月以巩固疗效,之后随访3 a 未见反复。

按:

《外科正宗》曰: “牛皮癣,如牛领之皮,顽硬而坚,抓之如朽木。”常风云教授认为患者久病气血运行失调,阴液耗伤,营血不足,肌肤失于濡养而粗糙增厚,粗厚如牛皮,且血虚生风化燥,瘙痒难忍,“治风先治血,血行风自灭”,故治风当以养血凉血润燥着手,并疏风止痒,方可达到疹消痒止之效。方中制何首乌、当归、鸡血藤养血润燥,补而不壅; 生地黄、牡丹皮、赤芍、金银花、生槐花、连翘清热凉血解毒,以复其受损之阴血; 桃仁、红花活血散瘀,使凉血而不留瘀; 白鲜皮、蝉蜕、乌梢蛇、防风、土茯苓等祛风止痒; 甘草合之,调和诸药。全方共奏养血凉血润燥,祛风止痒之功。体会: 神经性皮炎又名慢性单纯性苔癣,中医称之为“牛皮癣”“干癣”“摄领疮”等,是一种常见的慢性皮肤神经障碍性皮肤病,以阵发性剧烈瘙痒、皮肤局限性苔藓样变为特征,属皮肤科常见病,不仅影响美观,且发作时常有剧痒,严重地影响了患者的工作和休息,使其生活质量大大降低。

常风云教授认为治疗牛皮癣应该抓住火、风、虚三方面因素。本病初发常由情志不畅,郁怒伤肝,肝失疏泄,气郁化火,肝火、心火内炽引起,心火太过即为毒,热毒伏于营血为此病初发之源,凉血解火热之毒为其治疗之本。故用金银花、土茯苓、生槐花、蒲公英、黄连、栀子等大量清热凉血,泻火解毒之药。然对热毒雍滞患者来说,除了用凉血、清热、解毒之外,还需要添加一些辛味之品,如防风、升麻、白蒺藜,以达到“火郁发之”之功。“邪气者,毒也”,无论外感六淫之毒,还是内生之毒,均可以蓄积体内,以络脉为通道外达肌肤出现病变,故方中配以蝉蜕、露蜂房、乌梢蛇搜剔疏拔以通络[4]; 血热生风,风盛则痒,防风、升麻、蝉蜕、露蜂房、乌梢蛇、白蒺藜又可搜风、驱风、散风以止痒; 《黄帝内经》云: “邪之所凑,其气必虚”。久病耗伤阴血,则致血虚生风化燥,皮肤失去濡养,“治风先治血,血行风自灭”,养血润燥方可祛风止痒,必从养血润燥着手。火者,心之所主,化生血液,以濡周身。方中制何首乌、当归、鸡血藤养血生血; 生地黄、牡丹皮、赤芍清热,此病是火化太过,反失其化,清火即是补血养血。“寒则瘀淤,热则沸溢”,又恐血寒而瘀,可用桃仁、红花活血散瘀,使清热凉血而不留瘀。方中防风、甘草有辛散肝郁、香疏脾气之功。常风云教授认为,脾主肌肉,其华在毛,平时津液上升达于肌肉者,犹土膏脉动,而雨露升也。故脾不制水固宜燥,脾不升津则宜滋,病在火脏宜寒凉,病在土脏宜甘缓也,防风、甘草即是此意。

药物治疗的同时重视日常调摄,心理疏导,具体如下: 嘱患者避免搔抓、摩擦、热水烫洗局部皮肤,宜穿纯棉衣服,减少对皮肤的刺激; 嘱其勿食辛辣、海产品,忌烟酒; 帮助患者应树立战胜疾病的信心,消除紧张和焦虑抑郁的情绪,保持心情舒畅]。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