毓言心语 / 砂法 / 有关“砂”的风水原则

0 0

   

有关“砂”的风水原则

2013-03-25  毓言心语
 

第四节 有关“砂”的风水原则

 

一、“砂”的概念

 

据杨文衡等研究,穴前后左右的山叫做砂。砂与龙都是指山体,但有区别。其区别是:龙好像主人,砂好像奴仆。当龙挺身独行时,砂则随龙两旁护送,面对面相向,好像奴仆保卫他的主子。龙大,则保卫它的砂也多;龙贵,则跟从它的砂也秀美;龙强,则随龙的砂也远(《地理或向叙》)。砂的作用是捍水挡风。它又分几个部分,有专用名称,如穴前面有朝山、案山;穴后面有乐山。祖山分幛包罗于外,形成大局的形势,好像城市周围的城墙,故叫罗城。又如天上三垣星象,各有围垣的星,保卫帝座,故又称垣局。紧贴穴身左右的砂叫做龙山和虎山。穴前案外的山叫做前应,即第二、三、四……重案山。穴后玄武顶背的山叫做后照,即福储峰。前后与后照相比较,后照更重要。因为穴后不可无屏障以遮蔽背后吹来的风。穴左右龙虎以外特起两山对峙夹照,称为左辅右弼,俗称夹耳山,这两座山要高低大小相等。穴的左右,水来的一边叫做天门,水去的一边叫做地户,又叫下手、下臂、下关。水来的那边要开阔宽畅,山明水秀。水去的一边要高障紧密,闭塞重叠,看不见水去为佳。水流去处两岸的山称水口砂,假如水口旷阔无关锁,则一方旺气都随流水飘散,龙神也与之俱往,那就谈不上有富贵宝地。水口中间有奇峰卓立,或两山对峙,水从中出,或横阑高镇,窒塞水中,高耸天表,称作华表。水口间层岩石山,耸身数仞,形状怪异,从中流挺然朝向穴位称为北辰,又称尊星。水口关阑之中,有墩阜特卢,或石或土,于平中突然,当于门户之间,四面水绕的地形称北辰。构成北辰的物质以石最好,上次之。龙虎横抱穴外,背后有山,拖向前去时称作官星。穴后拖撑之山谓之鬼星。水口中的石头称为禽星,又叫落河火星。龙山虎山肘后生有尖石头称为曜星。总之,砂的构成抱阴负阳这一封闭型地理环境中起了决定性的作用,是风水的地理基础之一。

 

二、“砂”的作用

 

据戚珩等研究,《地理人子须知》说:“沙者,古人授受,以沙堆拨山形,因名沙尔。”沙、砂相通。今人称立体地图为“沙盘”,以通盘而直观表达和了解某区域地形地貌,其方式与称名,正与古代风水家传授其学之法相同。两者间传承关系,或可见风水家对我国古代地理学的又一贡献。可顺便指出,见载《朱子文集》,有一事即与风水此术相关,即喜好风水的大儒朱熹,曾拟作地形模型图,为此而访求其时著名学者黄裳。这位精于天文地理及风水的黄裳,正是前引庄学和《锦屏书院记》中提到的为巴郡士人引以自豪的诸巨卿之一。他曾继承该地天文地理学优秀传统,作出突出贡献。如苏州文庙现存著名石刻中国总舆图《地理图》,就是据他在绍熙元年(1190年)前绘制的天文地理等八图中的地理图而刻石的。

风水中“砂”的由来,可知它反映着山之群体观念。事实上,在风水格局中,砂乃统指前后左右环抱城市的群山,并与特达尊崇、城市后倚的来龙,或谓主山镇山者,呈隶从关系。如《青囊海角经》说龙与砂的关系及砂的环境景观意象:“龙为君道,砂为臣道;君必位乎上,臣必伏乎下;垂头伏行,行无乖戾之心;布秀呈奇,列列有呈祥之象;远则为城为郭,近则为案为几;八风以之而卫,水口以之而关。”由于砂山在风水格局中的群体意义,风水论砂,有很多讲究,统谓之“砂法”。除若论龙之“龙法”讲究形象美观、生气发超等等而外,区别于龙山称谓,砂山“喝形”,即寓象称名,世俗色彩很浓,如玉台、华盖、宝盖、宝顶、宝椅、印斗、文峰、文笔、笔架、三台、玉斗、锦屏、锦帐、凤凰,等等。另外,论其格局,重要的还有“青龙”、“白虎”等四兽或四灵砂山、“案山”、“朝山”以及“水口山”等概念。

依四至方位论砂山杪局,风水家观照中国传统宇宙观,以天上星象分区的东西南北四方宿名而名之,以徵其方位。例如《地理人子须知》:“《曲礼》注云:朱雀、玄武、青龙、白虎,四方宿名也。然则地理以前山为朱雀、后山为玄武、左山为青龙、右山为白虎,亦假借四方之宿以别四方之山,非谓山之形皆欲如其物也。”因风水追求南向为正,则东西南北与左右前后之分一致;但又因有非正向者而习以四兽称之,则不论东西南北只言前后左右。其意象,除前后引论《青囊海角经》,尚如《葬经翼》:“以其护卫区穴,不使风吹,环抱有情,不逼不压,不折不窜,故云青龙蜿蜒,白虎驯俯”,“玄武垂头”、“朱雀翔午”。言简意赅,生动说明了砂山对于良好生态与景观以及心理感受,即对于环境质量完美,作用是相当大的。

砂山居于来龙或主山之前,互成对景而照应者,其“近而小者,案山也;远而高者,朝山也”,也是以格局而论。要求“近案贵于有情”,“但以端正圆巧,秀媚光彩,平正整齐,回抱有情为吉”;而“远朝宜高”,“贵于秀丽”,有呈“远峰列笋天涯青”之势,等等。其意象,重在空间心理感受上:“穴前无山,则一望无际为前空”,“易野一望无际,有近案则易野之气为之一收”,盖朝案可使“穴前收拾周密,无元辰直长、明堂旷阔、气不融聚之患”。这里所谓“穴”或“明堂”,以今天的观念解释,实指内钦围会的场所;而所谓“气”、“情”,则为心理氛围。不言而喻,风水对朝案的讲穷,以今日外部空间设计理论等观照,其意匠实是相当高明的。

风水格局中位属重要的概念还有所谓水口山,或水口砂。“水口砂者,水流去处两岸之山也。切不可空缺,令水直出;必欲其山周密稠叠,交节关锁。”实际上,水口砂所居地位不啻天然门户,故风水称之为“地户”。而《周易》:“重门击柝,以待暴客”;《释名》“门,扪也。在外为扪,幕障卫也。”风水更喻门为“气口”,若人之口鼻息道,实与运命攸关,故对水口砂极为重视,既须险要,又须至美,以壮观瞻,有诸多讲究。尝倡“水口间有大桥、林木、佛祠”,“建台立塔本相宜”,以崇其胜,既成瞻仰之景观,又利俯览而观景,料敌捍卫更不在话下。与此相类,“水来处为天门”者,也是风水格局重点所在之一。

由上述风水之说,全可说明围合四面之群山(除蟠龙以外)的种种意象。就地望而言,这些山称名有伞盖,玉台,锦屏或曰宝鞍、马鞍,印斗,金耳,黄华,飞凤,塔,大象,钟或曰赛锦屏,鼓楼,等等,皆应风水喝形而来,不必言喻。其不抱有情,玄武垂头、朱雀翔午、青龙蜿蜒、白虎驯储诸种气象,更不胜详说。略以由剑门山脉而自西而东迄逦而来、隔江相望的山系而言,其形就风水格局中重重朝案与水口山诸多秀美壮丽观瞻,亦可知风水格局中砂山之至善。

例如阆中胜境锦屏山,又曰马鞍岭。《名山志》:锦屏山“两峰峻亘,杂树如锦,与郡城对峙若屏,故名。山多仙圣游集。”《蜀山考》:“锦屏有浙间山水之状。”《阆中县志》更述其详:“锦屏山,在嘉陵江南岸,濒江,石壁陡绝。其上蔓衍处横竖一脊,左平右突,中段微凹,端正峭茜,斫削不能及,盖县治之案山也。每当斜阳倒射,暮霭欲生,自山北望之,诸峰环绕其后,交辉互射,秀绝衰区。”对于精谙辨方正位,崇尚向明而治、南向为尊,并雅志山水之乐的古代中国人来说,锦屏山及山后印斗山、金耳山、眉山、赛锦屏、西偃山、黑松山等等,形成重重朝案,气象深远,层次丰富,峰峦竞秀,由城中南望,不可胜收。天造地设如此佳境,不惟为风水家惊讶,诸多文杰瞻峦嘘唏,也非异事。如诗圣杜甫《阆水歌》:“阆中胜事可断肠,阆州城南天下稀。”陆游《阆中作》:“遨乐无时冠巴蜀……着意城南看小春。”李献卿《南楼诗》:“三面江光抱城廓,四面山势锁烟霞,马鞍岭上浑如锦,伞盖门前半是花。”锦屏山作为阆中胜景,依风水格局建城,而以其为案山形成城市绝妙对景,人文美与自然美交相融汇互为观照更为动人。如陆游《锦屏山谒少陵祠》:“城中司阁连危亭,处处轩窗对锦屏,涉江亲到锦屏上,却望城廓如丹青。”实为这一匠心的极佳写照。

锦屏山成为阆中的文化标志物,因而又称“阆中山”。寄托着地方上人世间美好理想,古人赋锦屏山以灵性,袁天纲题锦屏曰:“此山磨灭,英灵乃绝。”仙圣游集,文人荟萃,百姓也以游锦屏为俗,如《阆中县志》:“上元后一日,锦屏山游人如蚁,谓之游百病。”吸饮山川灵气、观是陶冶情性而得增进健康,也非为尽属迷信。作为兼有景观和观景之利的锦屏山,不仅留下许多历史名人胜迹,如吕祖殿、吕仙洞、少陵祠、丘祖殿、三贤祠等等,为吸饮天地灵气、增胜天然锦上添花,锦屏山代有土木之功,亭、阁、书院等等,载述殊多,至今,锦屏山仍为阆中城风景绝胜处、天然园林,为人民钟爱。

阆中砂山格局胜处,尚有其水口山,即雄踞城市东南,隔江相望、冠表城南群山而周围诸山稠叠交节的塔山。据《阆中县志》述,锦屏山右,有黄华山,旧据风水建奎星楼在焉。盖黄花山与锦屏山间为南津关,古金牛道、米仓道必经此,为风水气口,故建楼以镇之并崇文风,实为崇观瞻尔。黄华山右为敖峰,再右则塔山矣。塔山适当江水折处,高大峥崂,形势岌业,兀立于嘉陵江上。山南延为南岩,即台星岩,宋时三陈兄弟读书于此故名读书岩。山右若与塔山合体,为大像山,唐时依山凿大佛于山壁,建寺称大像寺,故山得名,又称之大像岩。登塔山而望,则大像崇冈,偃蹇对峙;若领若袖,四伏盘僻;西望锦屏,相为表里。俯态而视之,大江回折、汤汤流去;而北岸郡城延袤数里,一片丹青,灭没于远烟高树间,融合于蟠龙叠翠中,洵丽瞩也。为镇水口,塔山绝顶建有白塔寺。白塔外九层,砖构而通体白色,故名:又若笔立,亦名文笔塔。除白塔外,当此水口即地户处,大佛寺,龙脊观又名梓潼宫在焉,全契符水口间相宜建台立塔设佛祠之风水主张,成为极佳景观建筑。至于风水说倡言水口建大桥之事,也适有现代钢筋混凝土嘉陵江大桥择址建于塔山迤西,为水口增胜生色不少。或可见,精心相地则古今可通,足证风水之道有其科学性之一斑。

至于砂山格局中,居阆中城西北水来处即所谓天门处的玉台山,为蟠龙山左臂,亦一大胜处,与塔山相类又别有风光。杜甫《阆山歌》“阆州城北玉台碧”;《玉台观》二首“中天积翠玉台遥,上帝高居绛节朝”;“人传有笙鹤,时过此山头”;诸诗皆咏此山。山临江耸立,与西山隔江相望,对峙为城西北天然门户,且景观秀美。山上亦有玉台观、滕王阁、望水寺等景观建筑,依风水择址而建,为山水增色而崇观瞻,从上游来阆中,必先睹之,也正如从下游溯江入阆,首见其地户塔山诸景,皆兼有阆中城外部识别标志的作用,这一意象,也正是风水中有关天门地户诸说实旨所在。这是风水中“砂”的一个突出实例。

让我们进一步分析:穴场或屋基四周的山峦叫砂,前后左右的砂用以藏风聚气,有守护、发福、促地智慧和增加权势的作用。

“砂”是指阳宅建筑地基或阴宅结穴之四周的山峦。

1.玄武朱雀龙虎四砂的作用

不论方位穴场之前、后、左、右砂手,除了藏见聚气的效应外,还有下列作用:

后台砂——建筑地基或穴场后的叫后台砂,或称靠山。为后助力,由层次数目决定这地方发福的程度、发富在何代、何人发富等都和后台砂有关,它简称“玄武”。

前朝砂——作用在于增强建筑地基之权势和地位,又称“案山”及“朝山”。穴场前面的宽地称“明堂”,近“明堂”之山称“案山”。“案山”之外,远方之山称“朝山”,统称“朱雀”。

文从砂——即建筑地基左面“青龙砂”,如有尖峰,叫“文丞相”,又叫“上相砂”,有守护及促进智慧之作用。

武从砂——指建筑地基右边为“白虎砂”,又称“武砂”,主武贵,如有尖峰,为“武丞相”,又名“上将砂”,主霸道权力。

2.砂乃宅之护神,用以藏风聚气

砂是龙穴之护神,地无砂则风不能避,气不能聚,风吹则气散,成败地矣。

虽有环砂在四周,也要看其方位,对本身建筑物或墓穴的坐向是否有利,有利才作吉论,这种学问各派风水皆有独特见解,其一是三合之劫煞。

3.避开劫砂才发富贵

劫煞盘以坐山(地盘正针)论消纳,只忌一山,如坐巽山,癸方有砂高耸,其形破碎歪斜,恶石层岩,则为“劫煞砂”,主凶。当然若砂之形体正峰圆,亦不忌。

据洪丕谟研究,《青囊海角经》中有这样一段论砂文字:

“夫砂者,水之所会也,势会则形聚,聚则形见,见则气合,合则有穴矣。无砂则龙失应,无龙则砂无主。龙为君道,砂为臣道。君必位乎上,臣必伏乎下。垂头俯行,行无乖戾之心;布秀呈奇,列列有呈祥之象。远则为城为郭,近则为案为几。八风以之而卫,水口以之而关。就体公支,是谓同气。其包裹也,贵乎周密,隔江渡水必同宗;其来也,贵乎逊顺,就体怕断,隔岸怕反,隔江拱揖为砂,就体不断为奇。同气贵乎朝仰,彼此皆要盘恒。在前要来,在后要堆。左顺右归,叠叠如端妆美女,贵贱从夫,前拥后随,济济若精锐卒兵,出入从将。华表凌霄,捍卫插汉,若要人丁千百口,面前叠叠起高峰。若如巨浪列门前,历代产英贤。”

砂,这是风水术中特殊术语,有着它的特殊解释,就是城市、村落、宅地周围诸山的走向和形态。由于《葬书》说,“葬者,乘生气也,气乘风则散,界水则止”,为了使居住地的生气凝聚,不致散去,因此“砂环”以挡风,“水抱”以止气,就成了寻龙以后确立居住区地的最为事关重要的内容。

龙为君道,砂为臣道。对于这个做臣道的,风水术中自有一套理论研究。《青乌先生葬经》说:“福厚之地,壅容不迫,四合周顾,辨其主客。”注解说:“明堂宽大,气势不局促,四山皆合,如宾主揖逊,尊卑定序也。”文章所说的“四合周顾”,就是后世“砂环”理论的前身。《葬经》又说:“山欲其凝,水欲其澄。山来水回,逼贵丰财。山止水流,虏王囚侯。”“山顿水曲,子孙千亿。山走水直,从人寄食。”墓周山凝、山来,山形顿回,止水澄清,流水曲绕,因为留得了墓穴生气,所以家富财丰,子孙世代们庭兴旺;后之,墓周如果山止不环,山形反走,水流径去,直而不绕,墓穴生气散失无遗,故而墓主家属不是虏王囚侯,就是从人寄食,做人家的佣奴了。为此《葬经》托出:“气乘风散,脉遇水止,藏隐蜿蜒,富贵之地。”注解分析:“知其所散,故宫不出,就其所止,裁穴有定。回山藏隐,如蜿蜒然,乃富贵之地。”

 

三、风水中察砂

 

砂是主龙周围的小山。砂通常被分为侍砂、卫砂、迎砂、朝砂等。可见砂与龙之间存在着一种主从关系。并且能为住宅,这种主从关系又恰与中国的宗族观念相一致。更体现出“天人合一”的思想根子。

以砂山判断吉凶,首先要分出砂的星属,通常以尖圆方正者为贵为吉,歪斜破碎者为贱为凶。

不仅如此,砂的前后左右分布还有高低大小的比例关系。一般来讲,上砂要长、高、大,下砂虽在一里之内不可全无,但要低、平、小,当然超出一里距离也就无所顾忌了。此所谓“青龙要高大,白虎不能抬头。”此外,主龙之前的砂则根据距离的远近分为朝向(远)、案山(近);对它们的形状要求是三台、玉几、横琴(如下图)。

         

“东山起焰,西山起云,穴吉而温,富贵绵延,其或反是,子孙孤贫”,也是《葬经》有关砂情的一个重要论述。这一论述,在“砂环”理论之外,从“阴阳配合,水火交媾”角度着眼,由于这两种气郁蒸而成结穴,所以穴吉而温,导致子孙富贵长久的良好结果。为此,注释语气肯定地说:“不能如是,不可谓穴。”自西周初年,就出现了四神砂,即:青龙、白虎、朱雀、玄武。

东晋郭璞《葬经》论山曾说:“上地之山,若伏若连,其原自天,若水之波,若马之驰,其来若奔,其止若尸。”下有注曰:“伏连自天,水波马驰,言势来若奔龙,欲其来也。形止若尸,穴欲其止也。”“其止若尸”一语,就是指墓周的砂情而说的。又说:“龙虎抱卫。”注解:“贴身龙虎抱卫,朝山与主山之穴情相向也。”总括龙砂宜忌,就是龙要势奔,砂要形止,龙要绵亘起伏,砂要龙虎抱卫。

《葬经翼》是明朝缪希雍的风水专著,《四兽砂水篇七》是其中有关砂水的专篇。在郭璞的《葬经》中,早曾提出:“葬以左为青龙,右为白虎,前为朱雀,后为玄武。玄武垂头,朱雀翔舞,青龙蜿蜒,白虎驯俯。形势反此,法当破死。故虎蹲谓之衔尸,龙踞谓之嫉主,元武不垂者拒尸,朱雀不舞者腾去。”所说青龙、白虎、朱雀、玄武,《葬经翼》把它们称之为“四兽”,并阐述道:“夫四兽者,言后有真龙来住,有情作穴,开面降势,方名玄武重头,反是者为拒尸。穴内及内堂水与外水相车奏,萦回留恋于穴前方,名朱雀翔舞,反是者腾去。贴身左右二砂,名之曰龙虎者,以其护卫区穴,不使风吹,环抱有情,不逼不压,不折不窜,故云青龙蜿蜒,白虎驯俯,反是者为衔尸,为嫉主。”“青龙蜿蜒,白虎驯俯”二砂之外,《葬经翼》捏合砂水的论述也很切要:

“大要手穴有情,于主不欺,斯尽拱卫之道矣。至于砂之插回收水者,必须开面向里,不拘远近,俱各有情。远朝及前后左右之砂,皆以真面相向,无破碎尖射凶顽为融结证佐,惟曜气飞扬,穴中不见者不忌。大地多有此类。欲知砂之背面,当分厚薄顽秀。背厚而薄,背顽面秀,背挺面湾,面来必有情而长,背则无情而短,故砂之湾者水必湾,砂之秀者水必秀,砂之走窜者水必不收。砂水之形,实相比附者也。吉凶征应,可不言而喻矣。”

《黄妙应博山篇》中《论砂》韵文一节,则比较具体。比如单说砂名,就有待砂、卫砂、迎砂、朝砂、益砂、照砂等等,又如对砂的富局、贵局、贱局和“四砂法”等,也都有着简明的述及,现条陈如下,以清眉目:

1)砂关水,水关砂。抱穴之砂关元辰水,龙虎之砂关怀中水,近案之砂关中堂水,外朝之砂关外龙水。周围环抱,脚牙交插,砂之贵者,水之善者。

2)两边鹄立,命曰侍砂,能遮恶风,最为有力。从龙抱拥,命曰卫砂。外御凹风,内增气势。绕抱穴前,命曰迎砂,平低似揖,拜参之职。面前特立,命曰朝砂,不论远近,特来为贵。四砂惟朝,关系匪轻,高低穴法,只此可凭。本身横案,亦是朝神。

3)插水砂,进田笔。祸福紧,万勿失。水佐来,山右转,水右来,砂左转。抱内水,插外水,所以贵。

4)虎与龙,吾掌中。随身取,为至功。穴若真,必不顺。穴若假,岂肯逆。若借外砂,名曰护从,环抱低平,右左相应。其或不交,藉案横拦,亦能收水,此亦可扦。上水宜长,下水宜短。下水若长,下砂要转。

5)亦有偏龙,水自右来,左宫贵穴。亦有偏虎,水自左来,右宫贵穴。或正用,或斜裁,知正知变,顺逆安排。

6)又有龙虎,结成顺局,须抱过腕,臂末起峰,横拦穴前,亦多成地(或得近案,逆水而上,又不可慨以顺局言)。

7)主短朝长,是朝逆主。主长朝短,是主逆朝。名为变势。若道其常,主朝相若,一是为正势。两山相会,水亦相交,朝山贵峰,或三或五,尖员端秀,是为上格。短缩之形,虽秀减神。时或横过,突起对峰,意非特朝,亦有可取。身脚水路,不我相向,偏斜走窜,无所了裁。

主山之水,赖朝锁纽;朝山之水,趋向主龙。何论尖圆,何拘本方,但要端正,真水到堂。

有等大地,主山固逆,朝山迹逆,三阳之水,乃无走池,发龙虎后,抱龙虎前,此名近案。或发龙腰,亦为案取,贵下生上,勿上生下。有案无朝,内水了收;有朝无案,亦赖前砂。朝案俱无,护砂前插。法若背此,穷龙之宅。朝不嫌远,案固欲近。案秀尖圆,阙形为上。一字平过,得案正样。中高中低,几几相合。高凌低脱,云胡可论。

8)水口之砂,最关利害,交插紧密,龙神斯聚。走窜顺飞,真龙必去。砂有三,富、贵、贱。肥圆正为富局,尖秀丽为贵局,斜臃肿为贱局。砂砂有杀汝知乎?有尖射、破透顶的,探出头的,身反向的,顺水走的,高压穴的,皆凶相也。又有相斗的、破碎的、直强的、狭逼的、低陷的、乱斜的、粗大的、瘦弱的、短缩的、昂头的、背面的、断腰的,皆砂中祸也。

9)夹护之砂,须要审详。左护的多,必为左穴,右护者多,必为右穴。迎托之砂,须认下落;后托之砂,有边长的,有边短的,穴在长边,此亦可据。

10)四砂法,若推磨。龙与虎,事若何?吉吉吉,凶亦多。后玄武,要垂头,祸与福,谁之招?前朱雀,尤紧急,要翔舞,须轩辖。吉凶机,须早察。有盖砂,高大盖穴者是;有照砂,正照穴声者是;有乐山,出穴星后者是。

11)尖尾鬼,尖属火,乃主鬼。齐尾鬼,齐属土,只主富。横龙穴,须认此。若正出,任有无。

曜气何?插两臂。龙虎外,按衣袖。

官星何?前砂外。官属阴,曜属阳。不见者见,见者不见,前后左右,气之剩余。尖圆直方,气之秀发。向外则吉,反射则凶。参以龙穴,细细研穷。

12)天有北辰,地有镇星。生居水口,角幞分明。亦有兽星,与夫螺星。方圆尖石,马象龟形。如鸾如凤,平地高冈。论力之重,夷掌之中。印砂何取?鱼砂何论?顾我为真,背我勿问。西亦为佳,妙在艮巽。巽、丙、丁,砂之秀,乾、坤、艮,亦吉曜。若罗列,可推究。

13)木克土,土克水,水克火,火克金,金克木。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金生水,水生木。生中克,克中生。看何方,何星属,何星旺,是的地。砂之形,穴之应,勿失真,认而认。

宜平堆,宜作坪。论生克,讨分明。宜开池,宜筑坝。论制化,俱有验。

化吉凶,随龙神。妙中妙,心中明。喝砂形,随时见。是何方,则何荫。

以上13条,就是《黄妙应博山篇论砂》的有关内容。关于其中第13条的砂分木、火、土、金、水、五星。风水术的说法是:

木砂直而丽,逢金则折,最要水木相扶;

火砂尖而锐,遇水易灭,是要木火通明;

土星方而厚,见木不良,最要火土相济;

金砂圆而秀,遭火便伤,最要土金相助;

水砂动而和,得土失佳,最要金水相生。

其中木居东方必旺,火居南方多兴,金居西方必发,水处北方必达,只有土居西方都宜。原因是各就本立,得令而旺。反之,如果木居西方,金来克木;火居北方,水来克火;金居南方,火来克金;水居中央,土来克水,就不是被折、易灭,便是被伤、失佳了。

由于地中生气发于外,则生为草木。因此墓周诸砂,如果不生草木,便就不吉。同时,按照砂的居地和形状,又有“四怕”的说法。

一怕捶胸插腹,因为居地太逼近墓穴了;

二怕削竹拖枪,因为砂状太瘦削疲沓了;

三怕反弓外走,原因是不能环抱而蕴含地中的生气;

四怕随水直流,原因也是无法留住地中生气。

“四怕”之外,按照《青囊海角经》的说法,不吉的砂情还有“岩岩大知,岂为良兽之星,焰焰尖砂,皆是凶危之煞。若走若窜,不用劳心;如反如飞,何须著眼。半顺半逆,终为奸诈之徒;无序无伦,定出凶顽之辈。不似蜿蜒,有何好处;不生草木,有甚来由。”又有:“如角如凹,生人碌碌。如碎如破,起祸绵绵。鹤顶鹤头,淫风飘荡。牛臂马腿,必不兴家。长男外窜,青龙摆首而行;小子离家,白虎反身而去。吉则随朝有意,凶则险仄无情。”

刘基《堪舆漫兴》所咏下关砂、水口砂的诗也堪回味:

堪舆吃紧下关砂,发旺人则总是他。

若使下砂无气力,诸山如画亦虚花。

入山口诀有水口,水口有关地可寻。

忽见禽鱼游水面,定知有穴在花心。

水口之山形不齐,龟蛇狮象总云齐。 

捍门华表情还贵,更有罗星是福基。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