仓央嘉措――人间最美的情郎

2013-04-20  村姑润儿

 

 

仓央嘉措――人间最美的情郎

 

 

 

 

 

    西藏总带着一种神秘的颜色,诱我。西藏是青藏高原上飘着的一块洁白的云朵,是苍穹之下一滴蓝色的眼泪。西藏有种圣洁的气息,使人看一眼就终生难忘,望眼欲穿了;使人听一声,就梵音缭绕,纯净清明而心无杂念了。

 

如果去西藏,我想去看布达拉宫,看那高高的红墙,去听一听在香雾缭绕中转经筒的梵唱;如果去西藏,我很想去看一个人,他的名字叫仓央嘉措。去找寻他的前世和今生,唱着他的情歌,怀着无比的虔诚,搜寻流逝时光中那抹苍凉的深情。

 

仓央嘉措,你的气息还在吗?还在等着世间多少痴男怨女的朝拜吗?你在,一定在,因为天还是那么蓝,地还是那么静,五彩的经幡,洁白的哈达,玛尼堆的传说,未曾停歇……

  

高墙,情僧,火玫瑰的烈,玩世的不羁,张扬的颓废,只能用这些词来形容六世达赖“仓央嘉措”了,似一枝偷偷出墙而觅春色的“红杏”吗?似荒芜的高原一匹奔跑的烈马吗?还似还原苍鹰的颜色,翱翔苍穹,展示桀骜的本性。

 

你是雪域的“莲”,一朵妖冶、放荡的莲,带着原生的野气,无畏的风骨,和无所谓的姿态,你只是为了你自己,而来到这个尘世,你只是你,世间独一无二的你,你是草原最大的王吗?是的,你是的,而且永远是,在爱情的王国里,谁也无法战胜你,你永远高高在上,唯你独尊。

 

   “青稞酒,酥油茶。”西藏,从来都是一个令人神往的地方。这里,又是一个神圣而神秘的地方,世代衍生着荡人心扉的传奇。

 

红山宫,布达拉,高高的红墙,历史的建筑因爱情的永恒,使神秘莫测,明争暗斗的宫闱凸显人性的本真,妖娆的爱情之火打乱佛主虚伪的阵脚,而历史的长卷恰恰就从这儿记下了它精彩的一页,让人循着前世遗留的一抹印迹,找寻曾经的那个英俊浪漫的转世灵通——仓央嘉措。

 

你,聪敏异常,才智过人,玉树临风,眉清目秀,气宇轩昂,风流潇洒,武艺精湛……这些词太褒奖了吧,对了,这些词用在你身上,不为过,过之犹不及的赞叹,怎能描述出你的出类拔萃?

 

年轻的仓央嘉措,整整十四年的乡村生活,天生多情而又热爱自然,在华丽的布达拉宫里,一颗年轻的心,怎么能整天阅读那些枯燥无味的经典?怎么能不厌倦那些朝云暮雨的政事纷争?一个年轻的宗教领袖,一颗诗情画意的心,一种被埋在骨子里的叛逆,一种与佛门格格不入的情怀。悲剧也许从一开始就要注定,可是不屈的灵魂仍然充满浪漫的幻想,一种“死了都要爱的”艳烈,用情歌的怒放呐喊,行走在自由的灵魂殿堂。

 

布达拉宫能关得住你吗?佛门的清规戒律能约束住你吗?多情的仓央嘉措,一个把情感变成了当下信仰的人,一个天然的情痴,用自己的本性执着地撕去了佛主宽大遮羞袍里的虚伪。

 

仓央嘉措,你没有超人的智慧吗?你的一生真的和佛无缘吗?你的短短一生,都在缘和情中行走,佛说:“有缘,无缘,只在一念之间。”你的要命的一念,只是本性的选择,你只是以天生的纯情,走着你的路,其实这些路,俗世里的我们也正在走着,只是没有你那么让人“惊艳”,让人“咂舌”,让人“唏嘘”,让天下一片“哗然”。

 

仓央嘉措,你是情僧,还是智者?你是“情哥哥”,还是“假佛主”?一个特立独行的人,一个放荡不羁的人,留给我们多少惊喜和感叹;无论苦痛还是欢乐,都促使我们紧随着你的脚步,随着你诗歌的吟唱,千回百转。

 

你去了,追寻你的爱,在参透了所有的佛理之后,你用智慧的反问,向佛宣战,佛是什么?是度人出苦海吗?佛是让人放下一切,没有牵挂吗?佛救不了你,佛也说服不了你,佛也让你放不下,因为所有的情都在俗世的烟火中散发着诱惑的光芒;即使穿上了僧袍,拿起了佛珠,转起了转经筒;在香雾缭绕的大殿,闭上眼睛,也不能赶走一颗年轻的心对爱的渴望。

 

你的本真,超出了佛的束缚,用动听的情歌一次次诉说对生命认知的体悟,你不要荣华富贵,你不为名利所累,你不为虚伪而活,你不要六根清净,那不你所要的生活。和有情人,做快乐事,别问是劫是缘,这是你的执着和勇敢,你的执迷不悟,飞蛾扑火的凄美,其实是一种真实的超脱和慈悲,你的情就是你的信仰啊,仓央嘉措!

 

光阴荏苒,唯有真情永在,三百年的光阴啊,你仍立于情之海,你超然洒脱的俊逸身影,让动情的诗篇,一首首在苍穹中荡气回肠,你成了多少痴情男女心中的爱情至上的神话,你的痴情使人为世间的真情潸然泪下,你的深情使世间永远吟唱高原上飘渺的情歌。

 

    仓央嘉措,爱情永远至上的神话,仓央嘉措,一个佛主爱情的传奇,人们永远不会忘记你,因为你是人间最美的情郎,是永远的仓央嘉措。

 

 

附:《问佛》—仓央嘉措

 

我说:我情愿做红尘路上一颗忧郁的石子。水湄,绿堤,枫桥。一潋柔波,撩了风动,软了尘心。你说,前世我们约定,在紫藤花铺香的月晚,我们相见。紫藤花……地老天荒! 长相守,意悠然,纤指冰弦,琴瑟永合。愿十年渡,百年枕,千年缘。

 

佛曰:万法皆生,皆系缘分,偶然的相遇,暮然的回首,注定彼此的一生,只为眼光交汇的刹那。

 

佛曰:缘起即灭,缘生已空。你们只有思之苦,无姻之缘,未看破红尘方为上岸。

 

我说:我仍愿做红尘路上一颗忧郁的石子。莫愁湖,风寒轻拢烟雾…… 长亭路,目断不知归途…… 碎香,凝寒露,心仍执着。

 

佛曰:苍生难渡 。

 

文◎朵儿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