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677497345 / 88返利网 返现... / 风居住的街道

0 0

   

风居住的街道

2013-05-27  206774973...

  《风居住的街道》一首凄婉唯美令人蚀骨的曲子。从遇见的那天起,便再也放不下。一路相伴,爱到成痴。

  

  喜欢把自己浸在音乐声里,如水的旋律,带着淡淡的忧伤缓缓流过,满心里都是清凉。

  

  南风微醺的午后,窗前的吊兰兀自葳蕤。阳光静静飘落,窗外的人声亦渐渐隐去。你就这样直直地闯进了我的心扉,没有预兆,没有铺垫。被你击中的那一刻,心在柔软地疼痛。

  

  这是钢琴和二胡一次心灵的对话。二胡,忧伤缠绵,如泣如诉,似风行水上,渐行渐近又渐行渐远。钢琴,凄楚惆怅,清雅婉丽,像夜空里绽放的一朵莲,轻轻摇曳于柔柔的水波之上。二者相互交织,相互映衬,却始终无法重合。恰如一对恋人,彼此爱慕又无法相守,近在咫尺却遥不可及。纵使千万次的回眸,也无法圆梦一段牵手的人生。只能于清冷的寒风中互诉衷肠,彼此慰藉。岁月的伤感,人生的无奈,尽在凄美的琴声里缓缓流淌,百转千回,肝肠寸断。

  

  想起纳兰容若。这位被王国维誉为北宋以来,一人而已的旷世奇才、满清贵胄,彗星般的短暂人生,风光至极,华美至极,然而亦是孤独至极,抑郁至极。

  

  点滴芭蕉心欲碎,声声催忆当初。(《临江仙》)翻开一部纳兰词,忆当初心欲碎的心绪氤氲弥漫,贯穿始终,几乎成了纳兰词的底色。一窗冷雨,半世浮沉。雨滴芭蕉,声声入耳。层层叠叠的蕉叶,藏得住纳兰梦萦半生的回忆,却难掩阴阳两隔的相思之痛。

  

  欲眠还展旧时书。鸳鸯小字,犹记手生疏。青灯孤影,辗转难眠。那些刻骨铭心的过往,都随那冷雨,一声声一滴滴敲打在心头。曾经的西窗剪烛,情意缱绻,早已化作心头永远的疼痛。鸳鸯小字里,犹见你把笔浅笑,新阳熠熠。到如今,人面不知何处去。唯有泪眼婆娑,独对孤灯空长叹。

  

  卢氏,纳兰之妻。生而婉娈,性本端庄,十八年华嫁予纳兰为妻。夫妻恩爱,琴瑟和鸣,感情笃深。可惜天意弄人,情深缘浅。婚后三年,卢氏便死于难产。爱妻的离去,给纳兰精神上造成了巨大的伤痛。这个情深意重的男子,很长一段时间都无法从亡妻之痛中挣脱出来。一腔愁绪,满腹相思,情到深处难自已。红笺软语今犹在,怎奈何生死两茫茫?

  

  行走在纳兰的长调短令中,字字句句都是愁心漫溢,恨不胜收。

  

  而今才道当时错,心绪凄迷。(《采桑子》)一个错字,悔意难当,寸裂柔肠。痛彻心扉的自悔自责,把一颗本就脆弱的心揉得碎碎的,一地殷红。如果当初不爱,如果当初不走得那么近,抑或,人生若只如初见,也许就不会这般无奈和心痛了吧?红泪偷垂,满眼春光百事非。春光灿烂,物是人非,明知今生难再相见,却偏偏强说欢期。强颜欢笑,心底却早已汹涌成河。因为纳兰比谁都清楚显赫的叶赫那拉氏的血统,冥冥中早有定数。对于天生落拓无羁,超凡脱俗,才华横溢的纳兰,今生孤独亦已是注定。无论是青梅竹马的表妹,还是相知相惜的沈宛,相遇便是永隔。一别如斯,一别如斯啊!风动梨花,夜凉如水,青衫露湿处,片片梨花飘落一地晶莹。

  

  家家争唱饮水词,纳兰心事几人知?(顾贞观语)出身豪门,锦衣玉食,功名轻取,享尽寻常人眼中的荣华富贵的纳兰,却无法体会到真正的快乐。一生挣扎于富贵与自由,家族与爱情之间。世事往往如此,想要的得不到,不想要的却无法逃避。

  

  我是人间惆怅客,知君何事泪纵横。断肠声里忆平生。(《浣溪沙》)一句人间惆怅客道尽了纳兰半世悲苦,一生凄凉。玉漏更深,月色朦胧,残雪凝辉里,梅花飘落,笛声呜咽。忆平生,壮志难酬,英雄落寞。怎能不清泪纵横,暗自神伤

  

  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集富贵与才情于一生的纳兰容若尚且如此,红尘之中谁又能逃脱?既知天意所为,人力不达,不如放下,或许会柳暗花明云淡风轻。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