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归归来 / 散文 / 纷纷碎玉裹梅侵,散作梨花一地春

0 0

   

纷纷碎玉裹梅侵,散作梨花一地春

2013-07-22  当归归来

   徜徉在网海,看到一个上联:鸡犬过霜桥,一路竹叶梅花。
    这个联据说是绝对,用意是:鸡和犬是两种动物,犬追鸡日常生活中常见,那么就是鸡在前面,犬在后面,霜桥,就是下了薄雪的桥,鸡的爪子是三个支,踩在雪地上的形状很似竹叶,竹顺也是三片,犬的爪子是五瓣踩在雪地上形似梅花形,犬追鸡,鸡在前面跑,地上一行竹叶,犬在后面追,雪地上一行梅花
……


    于是手痒,试着对了一个:鸡犬过霜桥,一路竹叶梅花。——兰菊庆盛世,十足傲骨仙风。


——孤鸿


图片


雪吟


【一】


漠漠重阴北风号,尘寰柳絮漫天飘。


远山慵懒抛玉带,旷野肆意撒琼瑶。


霜冻凝结冰凌俏,天寒地冻色更娇。


淤沙不屑凭尔染,品性孤洁自清高。


【二】


雪雨随风比腊寒,漫天飞花入人烟,


莫讶冰心犹未改,春风只在落梅间。


碎玉压梅鹤共眠。似是故人一夜还。


笑语轻谈傲雪霜,潇洒翱翔天地远。


图片 


    今年的第一场雪翩然而至,空气庄严清新。


    下雪了!这句话竟蕴含着一种惊喜。雪,曾是一个季节的标志,但如今再没有人谈起。


    天使倾下白玉兰的花瓣却在这寒冷的季节,只有这寒冷的季节才有的纷扬,斜斜的洒落到眼前的是一种冰冷而撼人的美丽。一片片的雪花悄然飘落,融化在手心,骤然,心底掠起一阵思绪,一如这漫天飘舞的雪花,弥漫开去。鲜花选择了艳丽,雨水选择了透明,风儿选择了无形,而雪却选择了洁白,一种朴素,一种典雅。在大风激扬的空中,在傲立的苍松枝上,在任何白雪覆盖的地方都可以看到雪的灵魂的痕迹。雪爱美,因它要在风中起舞;雪爱白,因它要把最爱的颜色献给树献给天空献给大地。雪是无私的,雪是包容的,雪是自在的,雪是天空飞翔的音乐。


    雪,在飘,苍老的乔木顶着白雪,在季节深处慵懒地做着青葱的梦,白茫茫的苍穹中,一些羽毛纷纷飘落,将一些枯燥的诗句染得莹洁。


    雪,如一位婉约的女子翩然而来,“似花非花”是说雪吗?是谁有这般魔力将雪招至人寰?


    雪,飞舞的热情是为把大地点染,掩护生灵免遭涂炭?


    雪,囤积一个夏的力量撕破秋的外衣,是为泼洒婆娑的感伤?


    雪,在我的唇间绽放,聆听我的呼吸,宁愿化作忧伤的雨。她不再如花,而身体依然透亮。


    雪在晶莹的泪波中低语:雪的无序飘落需一个轮回的际遇。我的依恋抑或疑虑雪都不曾在意,只在湮灭的那一刻将六阙诗意赠与了我,我轻托雪于眼底,虽然,雪,已不再是雪。


    雪用悲恋的银色妆扮大地的苍凉,用无瑕的冷艳叙写涓涓凄怆。如此顽强,迎战凛冽的寒风;又这样脆弱,感恩一根温暖的指尖!坚持,只为让人间的俗情烫伤雪的花瓣。


    在没有寒气的季节,雪蜷缩在重逢的遐想里,雪用云彩向我示意:等。而今,冷风捎来机遇。


图片


    雪可知:她的眷顾是否刺痛我的肌肤、划伤我的手?


    雪可知,雪不经意的抚摸是否换来我第一次颦眉、第一次忧郁?


    雪可知,雪用最后如花的形象祈求我别将雪的执著拂逆,雪一生的洁白是否只为静静体味我一隅的心绪?雪不敢说雪的冰洁用尽雪所有的积蓄?雪拼却一世柔情只为能在我的眉宇、我的肩头、或是我的指端——轻轻一吻吗?!


    雪不曾流连,如笙歌妙曼,似画卷绵延,只为把一丝纯洁留给我——不经意的路人?抛弃给养的枝叶,剔除生命的须根,只为在我肩头停驻一瞬?我伸出冰冷的手掌,凝望雪素淡的空灵......难道我注定是雪生命中不能放弃的最后的余温?!


    狂野的寒风挡不住她柔弱的身躯,却无法面对丝缕人间温情,消香殓媚直到瘦弱成水。难道拼尽一个轮回就只为在我手心一搏?!瞬间化为残缺沉睡在我脉脉的眼中,她存在被另一种名称剥夺。花本非花,雪亦不再是雪。留给我一身迷惑向谁诉说?


她敢于承载命运之重,却失落于生命之轻,这是蕴藉已久的糊涂还是酝酿几世的清醒?这是她的追求吗?——不为铺陈无瑕,只为我,一个路人指尖的瞬时徜徉;不为表达心扉,只为我,这样一个路人展现灵隐的凄美?


    还来不及倾听她的缱绻细语,更来不及太息她灼痛悲凉的心,她就这样用一瞬的坚持留我一生的缅怀。冰冷的掌心回味着雪冰凉的抚摸,如泣的弥望雪潇潇的沉寂。多想用一个冬季换回雪多一秒的情状,轻抚雪莹莹的额头,挽住雪生命的素衣;多想褪去一身宿命让雪静静依傍,只要雪不这么早陨亡!


    不想失去雪,却辜负了雪轻吟的企盼,因了莽撞的体温,雪如烛的泪光托付给厚重的情殇,可忽略了雪的哀戚以为那是一次豪放!雪怨过吗?


    雪拾起我手心的残骸,再续成型,告诉自己:在这一个冬里,那个路人——我,会来;雪在挂满遗憾的云天无悔等待,雪亦然相信,那个路人——我,还会来!为了今天这一瞬的憩息,雪锁定幽幽的视线将我的脸庞映入怀中,沉淀。雪以水晶般的情愫,诉说无尽的相思——在我的掌心,了却了前世的夙愿!


  图片


    雪,紧裹着寒风从天而降,轻盈的步态悄然无声,好象唯恐惊醒人们甜美的梦乡似的。漫天飞舞着,满世界都成了她们的舞场。虽然没有舒缓的音乐伴奏,浪漫的舞姿一样轻盈而洒脱,在空中大翻,小转,而且每一朵雪花,都是在独舞,跳累了,跳够了,才扑进有着青草气味和泥土芬芳的土地,静静地听着大地的心跳,向大地无声地倾诉着一年的思念之情。世界终于在还在细细纷纷的柳絮般的纷扬中安静了下来。


    对雪,很想借别人惯用的诗句,范云的“昔去雪如花,今来花似雪”,运用雪与花反复比喻,使纷繁多姿的雪花跃然纸上。岑参的“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把满树白雪比作盛开的梨花,不仅贴切形象,而且意境清新隽永,一直为后人所推崇,宋人张元的“战退玉龙三百万,败鳞残甲满天飞”,很有气魄,写出了雪花飞舞的生动情景。雪花如琼似玉,纷纷扬扬,轻轻飘落。梁人刘孝绰有首脍炙人口的《对雪诗》:“桂花殊皎皎,柳絮亦霏霏。讵此威池曲,飘摇千里飞。耻均班女扇,羞洒曹人衣。浮光乱粉壁,积照朗形闱。”可还是不忍,不忍用俗套的词句搅扰雪。雪的纯洁如此让人心疼,我岂能用凡心将雪爱怜?可雪,的确又是那么的让我——难以释怀!


图片


    下雪的夜里,我会拉上窗帘,捧一卷闲书,在唐诗宋词里寻觅着雪的芳踪。若是倦了,于无声处听雪,听风,听春天轻盈的脚步。在这样的境况里,任思绪如飞,往事纵横;笑流年如水,征途迷濛;梦千里之外,雪飞一夜……


    雪夜如歌,歌声响在我梦里的那些下过雪的岁月。生活也如同这积雪,不会有涟漪。手心的雪会融化,肩头的雪可弹落,心里的雪呢?何时,魂灵竟成一缕,愁结千千,蕴蓄的尽是沉郁低调。何时,眼里缓缓流淌出的尽是忧伤与疲惫…… 


    感谢天与地,在这一刻安宁,让轻灵的她,在无声的夜里,化作飞舞的精灵,这么轻舞飞扬,这么柔柔漫漫地舞进眼帘深处,血液深处,灵魂深处……轻轻飘落在我们的梦中,然后融化成眼泪,从眼眶中静静地滑落,留下满地的浮想、思绪和牵念……


    手心的雪会融化,肩头的雪可弹落,心里的雪也一样会化去!!


    这白雪飘飘的季节,除了几分诗意,触动的又何止是一怀乡愁?


    明年,雪是否还会来?!



图片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