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常熟老李 / 美食 / 超好吃的

0 0

   

超好吃的

2013-10-02  江苏常熟...

超好吃的

(2013-06-19 10:23:17)
超好吃的
单位有一个香港的同事向我们推荐康师傅牛肉面,当然不是那种泡面,而是在专卖店卖的康师傅私房牛肉面,有种半筋半肉的,按这位香港同事说:“这种面超好吃!”

三十多块一碗的牛肉面,一吃,大家都觉得不过尔尔,吃是可以吃,但并算不上好吃,更不是什么“超好吃”。

那么,什么东西可以算得上“超好吃”呢?面后茶余,大家开始闲聊起来。

各人都说得自己认为特别难忘的美食,而几乎相同的是,都是在幼年时吃的,而那时都是物质极不丰富的年代。

我认为“超好吃”的是小时候吃的炒面,就是将糯米粉在锅里干炒,一直炒焦了,所以插队时这种食品称之为“焦面”或“焦屑”。炒好后用密闭的容器装起来,吃的时候用开水冲泡,加一些糖和猪油,那个香呀,在我的记忆里,就是最最美味的东西了。

到了插队时,母亲给我炒了许多这种炒面带下乡,早晨用刚煮好的粥拌着吃,可以更耐饥饿。但那时候已经不觉得特别好吃了。

还有的人回忆起在小学时把家里的小瓶味精偷出来吃,那时叫“味之素”,可能还是从日本进口的。用的是像掏耳扒那么小的小勺子,只需要挖一小勺,大约比半颗米都小吧,吃到嘴里,竟然是那么鲜。及长,就再也没有吃过那么鲜美的味道了。

我想起父亲对我讲的他小时候偷吃牙膏的事情,他说,他那时认为最好吃的东西就是牙膏了,那么细腻,甜咪咪的,美不可言。会乘大人不在家偷偷挤一点来吃。

一个女生认为最好吃的是大白兔奶糖,的确,在那个用票才能买到糖的年代,大白兔奶糖真是好吃,至今说起来都会令人垂涎三尺呢。

而现在,虽然很多人都吃过鱼翅鲍鱼,但真的感到“超好吃”吗?真是未必。甚至“拼死吃河豚”,也不会觉得特别好吃。

下乡的时候,贫下中农经常说的一句话是“食饱无滋味”,现在的人不缺吃了,所以很难感到有特别好吃的东西了。

我于是想起刘宝瑞的相声《珍珠翡翠白玉汤》来了,朱皇帝在微时吃到的剩饭、烂菜帮、馊豆腐,因为饥饿难忍,所以吃得特别有味。到了他当了皇帝,想起这道“超好吃”的珍珠翡翠白玉汤来,贴出皇榜,找人做这道菜。可当年那两个要饭的真按原样做出来时,可就不一样了,按刘宝瑞的说法:

皇上这么一闻呢,也仿佛有点恶心似的。心说:这汤怎么这味儿啊?我那年在小庙里喝它不这味啊。现在怎么这个味儿啊?一愣。再一看文武百官皇亲国戚,一个个紧皱双眉,傻呆呆冲这碗汤发愣,直往后躲。

那真是要了皇上和众位大臣的命了。同样的东西,曾经“超好吃”,变成“超难吃”了。

我又想起了弘一大师的故事来。弘一法师曾经和夏丐尊先生在浙江上虞的白马湖小住。那里的生活是清贫的,吃饭时,弘一法师的碗里常常只有些萝卜、白菜之类的素菜,可弘一法师总是吃得很愉快。那种满足的神情,好像在品尝丰盛的菜肴。弘一大师可能真的以这些一般人认为的极普通食品为“超好吃”的呢。

由此看来,是不是“超好吃”,其实并不决定于食物的本身,而是在于吃食物的人对食物的态度,是不是需要,是不是想吃。在饥饿的状况下,真是吃嘛嘛香的。

苏东坡有诗:“蓼茸蒿笋试春盘,人间有味是清欢。”这欢是在人的心中的,所以我认为可以改两个字为:“心间有味是真欢”。

“超好吃”的应该是心情。如果对每种食物都充满着感情,就会认为它们都“超好吃”。

虽然,我再也没有感到幼时吃炒面时的美好滋味,但每天吃饭时,我还是非常愉快的,享受着饮食带给我的快乐,每种食品对我都充满着诱惑,我几乎认为每种食品都是“超好吃”的,母亲曾说我的食欲永远是那么旺盛,所以我的体重每年都在增加。这可是“超好吃”给我带来的烦恼。

现在,我已经开始觉得蔬菜是“超好吃”的了,而荤菜和主食有点“超不好吃”了,不知能否让我的身材恢复年轻时的瘦削,而变得玉树临风?我在期待。

(图片来自网络,谨向提供者致谢)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