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鱼岛 / 互联网 / 颤抖吧,传统家政公司

分享

   

颤抖吧,传统家政公司

2013-11-30  章鱼岛

颤抖吧,传统家政公司

  • 打车App团队做家政服务,解决用户和小时工信息不对称问题
  • “目标用户是白领人群;互联网家政服务能盘活社会劳动力”

50多岁的小时工田秀荣被她不懂的移动互联网改变了。自2008年跟随丈夫从吉林老家到北京以来,她曾辗转多个家政服务公司,做过月嫂、保姆、看护等,但工作不稳定,有时还得忍受雇主的白眼和家政行业的潜规则,“每次干保洁,挣30、50的,公司分三成,派活儿的人还要提7块钱。”

一次偶然的机会,工友告诉田秀荣,手机上有个叫“e家洁”的应用,可以在上面找小时工,而且不用抽成。田秀荣拨通了e家洁公司的电话,从此每天的保洁“档期”排得很满。她不懂什么叫O2O,也不知道e家洁的两位创始人云涛、孙鹏之前是做手机打车App“嘟嘟打车”的,但只要一有新预约,她的手机就会发出提醒,她根据时间和距离灵活安排,她一闲下来就会用手机“刷单”。

“事实上,我们今年1月便有了这个想法。”云涛对《商业周刊/中文版》说。生于1984年的他去年新婚,和妻子约定要一起承担家务,这难倒了不怎么爱做家务的云涛。他看到了家政市场的需求,以及传统家政中介被互联网改造的机会。出于调查市场和节省成本的考虑,他们最先做了一个微信公众账号,找人去地铁站发了2000份传单,当天就有50人关注了。云涛说,转化率如此之高,坚定了两人转型的决心。

随着打车App受到政府管控,本身占有市场份额不多的嘟嘟打车团队,今年5月转型做e家洁,6月iOS应用上线。目前覆盖微信、iOS、Android平台,积累了将近10万用户,每天完成数百单交易,平均客单价50元左右。今年9月,e家洁亮相百度世界大会,作为O2O典型应用被李彦宏推荐。它已获腾讯400万元天使投资,正在接触A轮几百万美元的融资,其地推人员也已经进入上海。

“我们的目标用户是白领人群。”e家洁联合创始人孙鹏对《商业周刊/中文版》说。手机App将线下和线上的信息对接,解决雇主和“大妈”之间信息不对称的问题。类似于手机打车应用,e家洁包含小时工列表和地图LBS两种视图模式。当雇主发出预约,可以从资料和距离两个因素选择小时工,后者也可以根据时间和距离两个因素选择是否接单。

“打车应用涉及到了公共交通,才引起政府干预,互联网家政服务不仅没有相关问题,还能够盘活社会劳动力,带动就业。”孙鹏说。e家洁可以提前3天预约小时工,11月新版本将支持提前7天预约。

O2O重要的是真实信息和数据匹配。e家洁建立了一套公开透明的评价体系,其小时工列表上的服务人员在e家洁的接单次数、好评程度一目了然。为了打消用户对安全性的顾虑,她们的照片、身份证号、籍贯等信息也被记录在内。“用户除了根据自己的喜好主动选择阿姨,还可以发起预约,保洁阿姨之间抢单,获得工作的机会。”孙鹏说。

目前e家洁的业务已经覆盖北京,并打出了“全市保洁最低价”的广告,小时工服务两小时起步,每单最低交易金额39元。与传统家政公司不同,e家洁并不参与分成,交易在用户和小时工之间完成,收入尽归后者所有。这极大降低了逃单率,用户以低于线下市场的价格获得服务,小时工也能免遭盘剥之苦。“e家洁上面的小时工都上了家政保险,为用户和小时工提供双向保障。”云涛说。传统家政服务容易发生用户和小时工私下联系的情况,e家洁这些措施希望提升平台价值,将交易留在线上。“服务次数和好评数多的阿姨,会在列表中置顶。为了提升信誉度,不少阿姨会自觉要求用户通过应用下单。”云涛说。

e家洁共有6000名小时工资源,这是辛苦地推的结果。一开始,e家洁与家政公司合作,但是很快被对方“识破”。凭借嘟嘟打车积累的线下拓展经验,e家洁很快摸索出了一条寻找保洁阿姨的妙招。“我们的地推团队沿着北京四环外的城乡结合部,敲锣打鼓地宣传,在村子里用大喇叭大喊e家洁招小时工喽。”云涛说。e家洁还实行“单点突破”策略,找到善于言谈的中年妇女,由她们为e家洁介绍小时工。经常混迹于郊区及各种小区附近,云涛总结出了一套与小时工交流的语言,比如接单叫“抢活儿”,还可以一眼辨认出谁是家政服务人员。

但由于使用智能手机的小时工太少,在应用推出的最初阶段,e家洁跑单情况很严重。为此,e家洁推出了送手机计划,不仅为小时工免费介绍工作,还会送出一部价值数百元的酷派智能手机。它已经送出了数百部手机,唯一的盈利手段是向每位小时工收取300元到600元的年费,承诺为她们带去200单以上的活儿。“我们现在只给少数30岁左右、精明强干的小时工送手机,大多数保洁阿姨依然在用功能机,如果有活儿,客服会对接双方的时间。”云涛说。他预计明年e家洁三四十岁的小时工将全部配备智能手机。

e家洁在国内的主要竞争对手是今年8月上线的“阿姨帮”,后者创始人万勇此前是360安全浏览器产品总监,已获数百万天使投资。外界对家政服务App的质疑与打车App一样,是如何盈利的问题。e家洁虽然业务发展很快,但依然赔本赚吆喝,孙鹏并不担心,“小时工是我们的基础服务,50元客单价抽成的空间很小,主要是用来带流量,家政服务的可拓展性很强,未来我们会在客单价高的比如家政维修、保姆、月嫂等业务上抽成。”

今年10月底,美国家政O2O应用Handybook宣布完成A轮1000万美元融资,并凭借资金优势向纽约之外的城市扩张。这给了云涛很大的信心,“20元每小时的家政价格很亲民,小时工将不会像人们印象中只有高端人士才用得起,未来这将是一个万亿级的市场。”

“家政服务是一种刚性需求,e家洁最大的价值是将分散需求以手机App平台的形式集中起来,而且将本来混乱的家政行业的人员素质、价格、流程标准化。”起源资本合伙人雷中辉说,“而它最大的挑战也在于随着业务的发展,能否将标准化进行到底。”撰文/郑江波 编辑/丁伟、孙昊然

总之 从打车应用到家政应用,O2O是个苦差事,e家洁以移动互联网改变传统家政服务,想象空间值得期待,但能否规模化和有延伸性仍需考验。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