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淮河——秦淮八艳

2013-12-16  喜好喜好

 
   秦淮八艳指明末清初在南京秦淮河畔留下凄婉爱情故事的八位才艺名妓。明末在秦淮一带的八个名妓,又称“金陵八艳”。秦淮八艳的事迹,最先见于余怀的《板桥杂记》分别写了顾横波、董小宛、卞玉京、李香君、寇白门、马湘兰等六人。后人又加入柳如是、陈圆圆而称为八艳。
  秦淮八艳除马湘兰以外,其他人都经历了由明到清的改朝换代的大动乱。当时好多明朝的贪官贪生怕死,卖国求荣,而和他们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秦淮八艳虽然是被压迫在社会最底层的妇女,在国家存亡的危难时刻,却能表现出崇高的民族节气。
  她们八人个个能诗会画,明朝末年,以色貌才气而名冠秦淮河,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诸多叱咤风云的历史人物的命运皆与她们有着重大关系。演绎许多脍炙人口的故事,有喜剧,亦有悲情。美女爱英雄,妓女爱才子。她们的艳丽不仅令凡俗之人动心,更令许多英雄才子为之神魂颠倒,乃至历史随之改变。
  一、横波夫人——侠骨芳心顾眉生
  顾眉生即顾媚,生于1619年,上元(今南京)人,据《板桥杂记》载:“顾媚字眉生,又名眉,号横波,晚号善持君。她庄妍靓雅,风度超群;鬓发如云,桃花满须,弓变纤小,腰肢轻亚。通文史,善画兰,追步马守真,而姿容胜之,时人推为南曲第一。”可见她不但有着仕女的娉婷娇姿,更具文才艺技。
  顾横波居于眉楼,“绮窗绣,牙签玉轴,堆列几案;瑶琴锦瑟,陈设左右,香烟缭绕,檐马丁当”,时人戏称“迷楼”——有人谓“迷楼”系指顾横波风流迷人,访者无不神魂颠倒,实属望文生义。顾横波个性豪爽不羁,有男儿风,在秦淮八艳中与柳如是较像,时人尝以曰“眉兄”呼之,颇似柳如是之自称为“弟”。但较之柳,又多几分任性嫉俗。
  著名文人余怀与顾眉情谊甚笃;后顾与刘芳约为夫妇,不久她背约嫁给了早已降清的“江左三大家”之一的龚定山作妾,刘因此而以身殉情。龚得顾媚甚宠爱,受为一品封典。龚时为清廷礼部尚书,在京师四方名士尊如泰斗,凡有客求龚诗书画时,皆由顾媚代笔,顾声名才气愈盛。顾氏曾多镒利用龚的政治地位,对抗清志士慷慨解囊。所以大才子袁枚赞之曰:“礼贤爱士,侠内峻嶒”。
  明思宗崇祯十七年(1644年)李自成攻下京城,鼎孳与顾横波阖门投井,未死,被俘虏,受拷掠,接受直指使之职,巡视北城。五月降清,仕途亨通,龚鼎孳为三朝之臣,做到了礼部尚书,龚鼎孳正室董氏因已授明朝诰命,让封号顾横波。顾横波也堂而皇之的接受诰命,封为“一品夫人”。康熙三年冬,顾横波一病不起,卒于北京铁狮子胡同,龚鼎孳在北京长俸寺建妙香阁纪念。
  顾横波诗词:
  咏醉杨妃菊
  一枝篱下晚含香,不肯随时作淡妆;
  自是太真酣宴罢,半偏云髻学轻狂。
  舞衣初著紫罗裳,别擅风流作艳妆;
  长夜傲霜悬槛畔,恍疑沉醉倚三郎。
  识尽飘零苦,而今始得家。
  灯蕊知妾喜,转看两头花。
  忆秦娥
  花飘零,帘前暮雨风声声;
  风声声,不知侬恨,强要侬听。
  妆台独坐伤离情,愁容夜夜羞银灯;
  羞银灯,腰肢瘦损,影亦份仃。
  二、灵秀青莲——艳艳风尘董小宛
  董小宛,名白,一字青莲,别号青莲女史,她的名与董小宛字均因仰慕李白而起。她聪明灵秀,神姿艳发,窈窕婵娟,为秦淮旧院女子中的一流人物。
  董小宛性好清静,每到幽林远壑,就眷恋不舍,因厌弃喧闹奢靡,独居苏州半塘达六年之久。小宛醉心于山水之间。在旖旎风光的衬托下,她也容易涌动柔情,而真心真意地给人以娇媚之笑。因此,她三番五次地受人之邀。
  1639年乡试落第的冒辟疆与小宛偶尔在苏州半塘相遇。冒辟疆容貌俊美,风度潇洒,人称“美少年”,是复社中一位才子。她对冒辟疆一见倾心,在崇祯十五年(1642年)十二月委身辟疆为妾。归隐辟疆私家宅院——如皋城东北角水绘庵。
  小宛入如皋冒氏之门后,与冒家上下相处极其和谐。马恭人(辟疆母)和苏元芳(辟疆妻)特别喜欢小宛,而小宛也很恭敬顺从。闲暇时,小宛与辟疆常坐在画苑书房中,泼墨挥毫,赏花品茗,评论山水,鉴别金石。小宛初进冒家,仿钟繇帖,学曹娥碑,每天写几千字,既不错字,也不漏字。小宛曾替辟疆给亲戚朋友书写小楷扇面,也为苏元芳登记柴米油盐的用项及银钱出入。小宛画的小丛寒树,笔墨楚楚动人。
  最令人心折的,是把琐碎的日常生活过得浪漫美丽,饶有情致。小宛经常研究食谱,人们常吃的虎皮肉,走油肉,就是她的发明,因此,它还有一个鲜为人知的名字叫“董肉”,和“东坡肉”相映成趣。小宛还善于制作糖点,她在秦淮时曾用芝麻、炒面、饴糖、松子、桃仁和麻油作为原料制成酥糖,切成长五分、宽三分、厚一分的方块,这种酥糖外黄内酥,甜而不腻,人们称为“董糖”。
  艰难的生活中,饮食已是难饱,小宛的身体又十分虚弱,加上照顾辟疆连续几场大病,董小宛紧伴枕边伺候了一百六十个昼夜。使得小宛身体顷刻间垮了下来,连续二十多天喝不进一口水。由于体质已极度亏虚,冒家多方请来名医诊治,终难凑效。顺治八年(公元1651年)正月初二,在冒辟疆通彻心扉的哀哭声中,小宛仙逝,年仅28岁。临终之时,她手中紧握着冒辟疆镌有“比翼”、“连理”四字的那对金钏。冒家上下恍惚伤痛,葬之于如皋影梅庵。历代文人多有凭吊。
  董小宛秋闺十一首
  一
  幽草凄凄绿上柔,桂花狼藉闭深楼。
  银光不足供吟赏,书破芭蕉几叶秋。
  二
  残柳凋荷绿未沉,一池清水澈如心。
  楼前几日无人到,满地槐花秋正深。
  三
  白日吹人无所思,独来窗下理红丝。
  手擎刀尺瓶花落,数点天香入砚池。
  四
  稠烟迷望不能空,满地犹含绿草风。
  乱竹繁枝多少意,满园花落忆春中。
        五
  修竹青青乱草枯,留连西日影相扶。
  短墙微露高城色,远处疏烟入画图。
  六
  飘枝堕叶此烟中,残鸟啼秋声亦同。
  错认桃花满青行,依稀白鹭栖丹凤。
  七
  侵晓开香湿绣巾,满天犹带月华新。
  此中随意看秋色,采得名花赠美人。
  八
  小庭如水月明秋,天远窗虚人自愁。
  多少深思书不尽,要知都在我心头。
  九
  无事无情亦未闲,孤心常寄水云边。
  今宵有月无人处,高讽南华秋水篇。
  十
  满畦寒水稻初黄,细鸟归飞集野棠。
  正是好怀秋八九,桂花枝下饮清香。
  十一
  风前一叶巧迎秋,露气蟾光净欲流。
  楼上有人争拜影,巧丝先我骨衣俅。   
  三、长斋绣佛——长斋绣佛卞玉京
  卞玉京名赛,后来自号“玉京道人”。她出身于秦淮官宦之家,姐妹二人,因父早亡,二人沦落为歌妓,卞赛诗琴书画无所不能,尤擅小楷,还通文史。她的绘画艺技娴熟,落笔如行云,喜画风枝袅娜,尤善画兰。
  18岁时游吴门,居虎丘,往来于秦淮与苏州之间,是明末清初的一位秦淮著名歌妓。卞赛一般见客不善酬对,但如遇佳人知音,则谈吐如云,令人倾倒。卞赛曾与明末清初的著名诗人吴梅村有过一段姻缘。
  崇祯十四年春,吴梅村在南京水西门外的胜楚楼上饯送胞兄吴志衍赴任成都知府,在这里他遇见了前来为吴志衍送行的卞赛姐妹,看到卞赛那高贵脱俗而又含有几分忧郁的气质,不由想到江南盛传的两句诗:“酒垆寻卞赛,花底出陈圆”。席间吴又对卞赛的文才进行了探试,令吴不由倾倒,以后二人交往频繁,感情渐深。
  天有不测风云,田国舅下江南选妃,圈定了卞玉京、陈圆圆。卞玉京知后托人告知吴,表达自己愿托付终身。吴在权势赫赫的国舅前胆怯了,只在卞玉京的寓所吹了几首曲子便凄然离去,有负卞玉京一片衷情。
  后来,卞玉京在苏州出家当了女道士,依附于70余岁的名医郑保御,郑筑别宫资之。卞赛长斋绣佛,持课诵戒律甚严,为报郑氏之恩,用3年时间为郑氏刺舌血书《法华经》。
  此时吴梅村当了清朝的官,心情颓伤。顺治七年的一天,卞赛在钱谦家里看到了吴的《琴河感旧》四首诗,方知吴对她的思念。数月后二人在太仓终于相见,卞赛为吴氏操琴,吴感怀不忆,写了《听女道士卞玉京弹琴歌》赠之,诗中道出了卞在这十年中的情景,点出了清军下江南、玉京“弦索冷无声”,一派凄凉状况。卞赛后来隐居无锡惠山,十余年后病逝,葬于惠山柢陀庵锦树林。
  四、桃花零落——侠肝义胆李香君
  李香君,又名李香,南京人,为秣陵教坊名妓。自幼被当时的秦淮名妓李贞丽收为养女,13岁从吴人周如松学习歌舞,尽得其音节,能演唱“临川四梦”传奇。自孔尚任的《桃花扇》于1699年问世后,李香君遂闻名于世。她歌喉珠圆玉润,但不轻易与人歌唱;丝竹琵琶、音律诗词,无一不通。李香君身材小巧玲珑,肤理玉色,慧俊婉转,时人誉之“香扇坠”,声名盛于南曲,四方之士以一识其面为荣。
  李香君身边时时带着一把绢扇,扇面是洁白的素绢,上面绘着一幅色彩浓艳的桃花图,故称之为“桃花扇”。扇面上的桃花,并非染料所画,而是以李香君的鲜血写成,上面凝结着她与情郎侯方域缠绵哀艳的爱情故事,也是她此生全部的希冀所在。
  李香君是秦淮河畔媚香楼里的红姑娘,这媚香楼建得精巧别致,临水而立,站在楼上凭栏而望,烟水澄碧、画舫织彩的秦淮河尽收眼底。崇祯十二年的秋天,年仅21岁,但已名闻四方的复社四公子之一侯方域,刚从河南商丘来到南京,便抛开即将开始的乡试,直接走上歌妓李香君媚香楼。那一年,李香君正当十六岁花季妙龄,“温柔纤小,才陪玳瑁之筵,宛转娇羞,未入芙蓉之帐。”她坐在绣帘挂落的花格窗前,遥望着秦淮河,她在等待她梦中的爱情。当侯方域蓦然出现在她的面前时,她一定感觉到了她所期待的姻缘已经来临。这本应是一段才子佳人式的风花雪月,只是可惜选错了时代背景。随着满清铁蹄的入关,明朝大厦快速地坍塌。朱氏亲王仓皇南渡,在一片乌烟瘴气中,在南京匆匆地成立了南明政权。
  复社的死对头阮大铖,抓住了这个机会,从金陵的深巷中走了出来。他投靠南明佞臣马士英,出现在政治舞台的前台。阮大铖本是一个被清流阶层所唾弃的人物,但他还是想改头换面。于是,他企图用金钱收买侯方域,来达到他个人的政治目的。这一伎俩,很快就被才识过人的李香君识破。她坚决拒绝了阮大铖的金钱诱惑,并要求侯方域立即与之断绝关系,划清界限。老羞成怒的阮大铖,用卑鄙的手段进行报复。
  李香君强忍着夺眶而出的泪水,安慰情郎道:“有别离的苦楚,才有重逢的喜悦,好男儿志在四方,岂可在媚香楼中消磨了豪情壮志。况且人生离合,在乎心而在不在形,彼此倘若不能心心相印,即使日日同床共枕,亦如相隔千里,只要你我永结同心,虽然远隔干山万水,照样可以魂来梦往!”李香君的一番话给了侯方域一份坚毅、一份力量,他终于挥泪离开了南京城。
  自侯郎去后,李香君征得李大娘的同意,洗尽铅华,闭门谢客,天天凝视着那把订情的绢扇。明确表示要一心等候公子归来,以坚决的态度予以回绝许多猎奇好艳的达官显贵。阮大铖迫使李香君嫁给漕抚田仰为妾,李香君断然拒绝,跳楼自杀,血流如注,连侯公子送她的定情诗扇也溅上鲜血。然而阴险恶毒的阮大铖并不想就此放过她,打着皇上圣谕的幌子,将她征入宫中充当歌姬。带着无限的眷念和遗憾,李香君进了皇宫,怀里紧紧抱着那把鲜血写成的桃花扇。
  不久后,清兵攻下南京城,李香君随着一些宫人趁夜色逃出了“牢笼”。李香君在教曲的师傅苏昆生的照顾下来到苏州,由于一路颠波劳苦,精神上又极度悲伤,她已身染重病。病中的李香君深深地思念着侯郎,她日夜捧着那把血染的桃花扇,回忆着侯郎的音容笑貌,泪水浸透了衣襟。两个人连最后一面都没有见着,李香君就留下一柄桃花扇恹恹地死去。临去之前留下一句话:“公子当为大明守节,勿事异族,妾于九泉之下铭记公子厚爱。”可惜,她的侯公子连玩世的犬儒主义者都做不成了,白白污了香君的名声。
  李香君绝句:
  瑟瑟西风净远天,江山如画镜中悬。不知何处烟波叟,日出呼儿泛钓船。
  五、红泪沾衣——风流女侠寇白门
  寇白门又名寇湄,金陵人,秦淮八艳之一,其寇家是著名的世娼之家,她是寇家历代名妓中佼佼者,余怀称她“风姿绰约,容貌冶艳”。“今日秦淮总相值”,是钱谦益对寇白门的才与貌的赞誉。《板桥杂记》曰:“白门娟娟静美;跌宕风流,能度曲,善画兰,相知拈韵,能吟诗,然滑易不能竟学”正是由于白门为人单纯不圆滑,而决定了她在婚恋上的悲剧。寇白门的一生,充满了许多传奇色彩。
  崇祯十五年秋夜,17岁的寇白门浓妆重彩地登上了花轿。嫁给了声名显赫的大明勋臣保国公朱国弼,成亲之夜,朱国弼命五千甲士手执绛纱灯,自钞库街武定桥直至内桥朱府沿途肃立迎接花轿,一路之上照耀有如白昼。场面之盛大,轰动整个南京,咸为掌故流传于巷尾街头。
  1645年清军南下。朱国弼投降了清朝,不久入京师,又被清廷软禁。朱氏欲将连寇白门在内的歌姬婢女一起卖掉,白门对朱云:“若卖妾所得不过数百金……若使妾南归,一月之间当得万金以报公。”朱思忖后遂答允,寇白门短衣匹马带着婢女斗儿归返金陵。寇氏在旧院姊妹帮助下筹集了2万银子将朱国弼赎释。这时朱氏想重圆好梦,但被寇氏拒绝,她说:“当年你用银子赎我脱籍,如今我也用银子将你赎回”当可了结。
  寇白门进朱家后一直忍垢含屈,走的时候却极有尊严。这尊严不仅仅是用二万两银子换来的,更是凭她重义守信,一诺胜万金的高洁品行博得的。
  寇氏归金陵后,人称之女侠,她“筑园亭,结宾客,日与文人骚客相往还,酒酣耳热,或歌或哭,亦自叹美人之迟幕,嗟红豆之飘零”。后又从扬州某孝廉,不得意复还金陵,最后流落乐籍病死。当时文坛祭酒的东林领袖钱谦益作《寇白门》诗追悼曰:“寇家姊妹总芳菲,十八年来花信迷,今日秦淮恐相值,防他红泪一沾衣。丛残红粉念君恩,女侠谁知寇白门?黄土盖棺心未死,香丸一缕是芳魂。”  
  六、清雅幽兰——灵秀多才马湘兰
  马湘兰(1548—1604)明代女诗人、女画家。据《秦淮广记》载,她名守贞,字湘兰,小字玄儿,又字月娇,因在家中排行第四,人称“四娘”。她秉性灵秀,能诗善画,尤擅画兰竹,故有“湘兰”之称。她相貌虽不出众,“姿首如常人”,但“神情开涤,濯濯如春柳早莺,吐辞流盼,巧伺人意”。属“秦淮八艳”之一,以“灵秀多才”著称。其能诗文、善书画、尤擅长画兰花,得当朝皇帝封赏,有“兰花仙子”之美誉。
  马湘兰在绘画上造诣很高,当年曹雪芹的祖父曹寅,曾接连三次为《马湘兰画兰长卷》题诗,共72句,记载在曹寅的《栋亭集》里。《历代画史汇传》中评价她的画技是“兰仿子固,竹法仲姬,俱能袭其韵”。在北京故宫的书画精品中也间杂着马氏的兰花册页,发着独异的光彩,她的绘画在国外一直被视为珍品。在文学上马氏亦颇具才华,曾撰有《湘兰子集》诗二卷。另有传奇剧本《三生传》剧本。已佚,《群音类选》中尚存若干曲文。马氏多才多艺,还通音律,擅歌舞,并能自编自导戏剧。在教坊中她所教的戏班,能演出“西厢记全本”,随其学技者,备得真传。
  马湘兰为人旷达,性望轻侠,常挥金以济少年。她在秦淮河边盖了一座小楼,里面花石清幽,曲径回廊,处处植满兰花,命名为“幽兰馆”。置身繁华之中,却独品落寞滋味,灯红酒绿的陪伴下,马湘春却绝少知心人儿;直到她二十四岁那年,认识了一位落魄才子——长洲秀才王稚登。马湘兰痴心恋系王稚登,希望能成同林鸟,以脱离青楼生活;而王氏因怀才不遇未能高就,不愿伤害这位红颜知已,始终不提迎娶之事。
  就这样,马湘兰为王稚登付出了一生的真情,自己却象一朵幽兰,暗自饮泣,暗自吐芳。王稚登七十寿诞时,马湘兰抱病赶到姑苏,为他举办了隆重的祝寿宴会,宴会上,她重亮歌喉,为相恋三十余年的王郎高歌一曲,王稚登听得老泪纵横。在姑苏盘桓了两个月后,马湘兰返回金陵,已是心力交瘁,油残灯将熄。不久的一个午后,已有预感的马湘兰,仔细地沐浴更衣,然后端坐在“幽兰馆”的客厅中,悄悄地走完了她五十七岁的人生,临终前,她命仆人在她座椅四周,摆满了含幽吐芳的兰花。当死讯传到王稚登那里,他悲痛之余,挥笔写下挽诗:“歌舞当年第一流,姓名赢得满青楼,多情未身先死,化作芙蓉也并头”。
  马湘兰诗词:
  蝶恋花
  阵阵残花红作雨,人在高楼,绿水斜阳暮,新燕营巢导旧垒,湘烟剪破来时路,
  肠断萧郎纸上句!三月莺花,撩乱无心绪,默默此情谁共语?暗香飘向罗裙去!
  “仲春道中送别”赠诗
  酒香衣袂许追随,何事东风送客悲?
  溪路飞花偏细细,津亭垂柳故依依;
  征帆俱与行人远,失侣心随落日迟;
  满目流光君自归,莫教春色有差迟。
  七言绝句
  一叶幽兰一箭花,孤单谁惜在天涯?
  自从写入银笺里,不怕风寒雨又斜。
  “断崖倒垂兰”题诗:
  绝壁悬崖喷异香,垂液空惹路人忙;
  若非位置高千仞,难免朱门伴晚妆,
  “秋闺曲”,聊寄情怀
  芙蓉露冷月微微,小陪风清鸿雁飞;
  闻道玉门千万里,秋深何处寄寒衣。
  鹊桥仙
  深院飘梧,高楼挂月,漫道双星践约,人间离合意难期。空对景,静占灵鹊,还想停梭,此时相晤,可把别想诉却,瑶阶独立目微吟,睹瘦影凉风吹着。
  七、章台柳隐——风骨嶒峻柳如是
  柳如是名隐,字如是,小字蘼芜,本名杨爱,因读辛弃疾词:“我见青山多妩媚,青山见我应如是”,故自号如是;后又称“河东君”、“蘼芜君”。生于明万历四十六年(1618年),幼即聪慧好学,但由于家贫,从小就被掠卖到吴江为婢,妙龄时坠入章台,易名柳隐,在乱世风尘中往来于江浙金陵之间。由于她美艳绝代,才气过人,遂成秦淮名姬。她与与复社、几社、东林党人相交往,常着儒服男装,与诸文人纵谈时势,诗歌唱和。
  柳如是曾与南明复社领袖张缚、陈子龙友好,与陈情投意合,但陈在抗清起义中不幸战败而死。崇祯十四年她20余岁时,嫁给了年过半百的东林领袖、文名颇著的大官僚钱谦益。钱氏娶柳后,为她在虞山盖了壮观华丽的“绛云楼”和“红豆馆”,金屋藏娇。两人同居绛云楼,读书论诗相对甚欢。钱戏称柳如是“柳儒士”。柳氏后生有一女。
  明清交替之际,一个南明朝廷在南京匆匆登台,钱在柳的支持下任礼部尚书。不久,
  清军南下兵临南京,柳劝夫一起投水殉明,钱不肯。钱降清做了清朝的礼部侍郎兼翰林学士,后来吃了两次官司。柳如是代他贿赂营救出狱,并鼓励他尽全力资助慰劳抗清义军,这些都表现出她强烈的爱国民族气节。
  1664年钱氏去世后,乡里族人聚众欲夺其房产,柳氏为了保护家产,竟用缕帛结项自尽。恶棍们虽被吓走,一代才女却这样结束了一生。柳氏死后葬于虞山佛水山庄。
  柳如是是一个很有才华的女诗人,传世之作有《戊寅草》《柳如是诗》《尺续》等。
  郁达夫在《娱霞杂载》中录有柳如是的《春日我闻室》一诗。就文学和艺术才华,她可以称为“秦淮八艳”之首。著名学者陈寅恪读过她的诗词后,“亦有瞠目结舌”之感,对柳如是的“清词丽句”十分敬佩。清人认为她的尺牍“艳过六朝,情深班蔡”。柳氏还精通音律,长袖善舞,书画也负名气,她的画娴熟简约,清丽有致;书法深得后人赞赏,称其为“铁腕怀银钩,曾将妙踪收”。
  柳如是诗词:
  江城子?忆梦
  梦中本是伤心路。芙蓉泪,樱桃语。满帘花片,都受人心误。遮莫今宵风雨话,要他来,来得么。
  安排无限销魂事。砑红笺,青绫被。留他无计,去便随他去。算来还有许多时,人近也,愁回处。
  南乡子?落花
  拂断垂垂雨,伤心荡尽春风语。况是樱桃薇院也,堪悲。又有个人儿似你。
  莫道无归处,点点香魂清梦里。做杀多情留不得,飞去。愿他少识相思路。
  杨花
  轻风淡丽绣帘垂,婀娜帘开花亦随。
  春草先笼红芍药,雕栏多分白棠梨。
  黄鹂梦化原无晓,杜宇声消不上枝。
  杨柳杨花皆可恨,相思无奈雨丝丝。
  杨柳?其一
  不见长条见短枝,止缘幽恨减芳时。
  年来几度丝千尺,引得丝长易别离。
  杨柳?其二
  玉阶鸾镜总春吹,绣影旎迷香影迟。
  忆得临风大垂手,销魂原是管相思。
  声声令咏风筝
  杨花还梦,春光谁主?晴空觅个颠狂处。尤云殢雨,有时候,贴天飞,只恐怕,捉它不住。
  丝长风细,画楼前、艳阳里。天涯亦有影双双,总是缠绵,难得去。浑牵系。时时愁对迷离树。
  八、红颜倾国——倾国名姬陈圆圆
  陈圆圆,名沅,字圆圆,又字畹芳,幼从养母陈氏,故改姓陈。她殊色秀容,花明雪艳,能歌善舞,色艺冠时。
  崇祯末年,田畹下江南觅艳。寻得陈圆圆后。不久,李自成的队伍直逼京师,崇祯命吴三桂守山海关。田畹设盛筵为吴三桂饯行,命圆圆率歌队进厅堂表演。吴三桂见圆圆后,被其姿色醉迷,即带走圆圆。吴三桂将圆圆留在京城府中。
  李自成打进北京后,吴三桂的父亲投降了起义军,陈圆圆被刘宗敏看中,夺为侍妾。当吴三桂答应投降李自成时,闻圆圆已被刘宗敏所占,冲冠大怒,高叫“大丈夫不能自保其室何生为?”遂投降了清军与农民军开战。打开山海关迎多尔衮领兵入关,大败李自成,成了明清交替时的关键人物。这就是吴梅村在《圆圆曲》中所曰:“恸哭六军俱缟素,冲冠一怒为红颜”。
  李自成战败后,将吴之父及家中38口全部杀死,然后弃京出走。吴三桂抱着杀父夺妻之仇,昼夜追杀农民军到山西。吴的部将在京城搜寻到陈圆圆,飞骑传送,自引吴三桂带着陈圆圆由秦入蜀,然后独占云南。后来圆圆失宠后,削发为尼,从此在五华山华国寺长斋绣佛。吴三桂在云南宣布独立,康熙帝出兵云南,1681年冬昆明城破,吴三桂死后,陈圆圆亦自沉于寺外莲花池,死后葬于池侧。直至清末,寺中还藏有陈圆圆小影二帧,池畔留有石刻诗。
  陈圆圆,在无数双手中间被买卖,被赠送,被抢夺。纵然她的美丽倾覆了一个帝国,然而,她何尝有自己的意志?她连自己的命运也无从选择。历来的人们都喜欢冠以“红颜薄命”一词,似乎所有的绝色女子都有着这种薄命的归宿。从献出体温温暖一只手到以容颜改变一个王朝,她们总是被迫地参与这个世界的变迁。
  秦淮八艳都是被逼上青楼的。没有人想过这样的卖笑生涯。她们无不想找一位情投意合的如意郎君终生厮守,可她们的从良却总是历经坎坷。
  八艳不仅个个相貌身材一流,而且诗词歌舞样样精通,更难能可贵的是她们关心天下大事,与继东林党之后的复社文人来往密切,指点江山,激昂文字,当真巾帼不让须眉。她们中的李香君,卞玉京、董小宛与明末四公子中的侯方域,方以智,冒襄的风流韵事被时人传为美谈。八艳中的柳如是、顾眉生、寇白门后来都从良跟随明末的历史名臣。明亡后,八艳中许多人都因政治原因而遭到追捕。陈圆圆,董小宛也由此出现在当时叱咤风云的历史人物的生命中。
  金陵八艳,色冠一方,她们的命运与帝王将相紧连在一起。许多历史事件的背后,帝王将相的许多令常人难以理解诡异出格的行为都可从她们的命运中找到答案。英雄爱美女,金陵八艳之艳,可谓艳之极至!
 
 

精美的分割线.

 

    来自: 喜好喜好 >

    以文找文   |   举报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推荐阅读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