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gl147258 / 为什么 ? 1 / 滥用抗生素将会对人类未来造成什么影响?

0 0

   

滥用抗生素将会对人类未来造成什么影响?

2014-01-11  pgl147258

目前耐药性细菌正逐渐增多,意味着什么?人类该如何应对?是否有可能出现更强力有效的药物

【知乎用户的回答(53票)】:

已经有不错的回答了,我就稍微补充一些。首先我认为抗药性是非常严肃的事情。不是只影响小部分人。一旦带有抗药性的细菌再在人群中传播开来,后果是很严重的。即使大部分人在一个时间点上都是健康的,但是每个人都会有衰老体弱的一天。那一天你不希望我们的环境中肆虐的是有高度抗药性的细菌。虽然还没有到那一步,但是我们不能因此放松警惕,而是依然要不断减少抗生素的滥用。

滥用抗生素的确会造成抗药性的产生,至于抗药性产生的原理,不同的细菌各有不同,但是本质上都是基因的突变,以及生产压力促使带有抗药性的基因有生存优势。有人就会问了,我感冒了吃了抗生素,我体内又没有什么致病的细菌,怎么还会增加抗药性的产生呢?这是因为细菌的DNA,除了跟人类一样存在于细胞核之内的DNA,还有游离在细胞核之外,细胞质内的DNA,呈环形。而这存在细胞核之外的DNA,可以在细菌之间交换,从而导致抗药性基因可以很容易地从一种细菌传播到另一种细菌。而我们的肠道内,寄居着大量的无害菌,它们基本是不会导致什么疾病的。可是,吃下抗生素之后,这些无辜细菌也会受到影响,而没有抗药性的细菌死去,留下有抗药性的细菌大量繁殖。之后,如果再感染了有致病性的细菌,而它们从肠道寄居的无害菌那里交换来了带有抗药性基因的DNA——如果你偏巧使用了这种抗生素,那么抗药性的细菌会迅速大量繁殖,你的治疗就会失败。所以这就是没有事儿不要乱吃抗生素的缘故。

而二次感染最明显的就是C.diff。这个每个医院的大头疼事儿,也是我们严格管理抗生素使用的原因之一。C.diff是一种肠道细菌,本身在肠道菌群的正常人中是闹不出事儿的。但是由于抗生素的使用,杀死了无害菌,导致C.diff大量繁殖,产生毒素,毒素导致严重腹泻,白血球升高,最后可以导致pseudomemborous colitis并致死。这样的例子我亲眼见过。现在C.diff的案例都是必须上报的。C.diff可以形成孢子,一般的消毒液杀不死,非常难以消灭。虽然有治疗它的抗生素,但是一个是c.diff也产生抗药性,一个是复发率比较高。

还有,抗生素的研发已经大大放缓,新的广谱抗生素不再是研发热点,尤其是没有新的作用机制的抗生素出现,越来越多只是在已有抗生素的结构基础上做些调整。这也很让人担心,因为一旦对共同的机制产生抗药性,细菌可以轻易搞定一个class的抗生素。近年来欧美采取严格管理抗生素滥用的手段,好歹也有点儿成效,但是抗药性还是缓慢上升中。最近出现的是super淋病,已经把STD的首选药物改了。

现在来说,主要抗药性比较多的细菌还是集中在医院内部(所以没事不要去医院玩儿),由于是重病患者的集散地嘛。但是MRSA在非住院病人中的Colonization也不是很少见了,C.diff也有在非住院病人中出现的。

对于未来,最担心的一个是抗药性的菌株占据大多数之后,无药可用的局面。还有就是集中各种抗药性为一体的超级细菌如果出现并且传播,可能造成严重后果。

而停止抗生素滥用,是可以帮助减缓甚至扭转这个趋势的。因为任何事情都是有代价的,细菌产生抗药性,也不是白白产生的。如果失去选择压力,失去生存优势,是可能作为一个整体慢慢回到没有抗药性的阶段。

【知乎用户的回答(32票)】:

好像在知乎上有过类似的提问,但没有找到。再次做答。

滥用抗菌素的危害之一是二重感染

在正常的人体肠道中,寄生着多种微生物群体,称为菌群。菌群之间互相制约,维持着生态平衡的共生状态,谁也不占优势,谁也不能脱离约束而无限制的生长繁殖,因而谁也起不到致病作用。大量长期使用抗菌素,肠道内对这些抗菌素敏感的菌群就被抑制,而耐药的菌群就因为失去对手的约束而大量繁殖,结果就是耐药菌引起二重感染。引起二重感染的耐药菌往往是一些真菌,这些真菌感染,如果不及时治疗,有可能会导致患者的死亡。

滥用抗菌素的危害之二是抗药性

如一患者咽喉炎,发热头痛,医生开了阿莫西林,每天三次,吃了三天,他感觉好点了,自己停药。又过了四天,咽喉炎又发,他又开始吃药,症状有缓,停药。10天后又反复,只好又去医院。很多人都有过类似情况吧。知道吗?和自然界其他生物的生存法则一样,优胜劣汰同样适用于细菌在自然界的生存和延续。在某种抗菌素的强烈打击下,绝大多数细菌很快死亡,但是总有一些抵抗力强的细菌逃了过去,生存下来。慢慢地,这些经过抵抗的细菌就有了抵抗这种抗菌素的能力,并形成基因突变,而且可以把这种抵抗基因遗传到下一代,这就形成了细菌的耐药性。如果被这种菌株感染,服用同样的抗菌素就无用。

虽然,滥用抗菌素并非是医生,患者的本意。如果患者对抗菌素相关知识有所了解,将会走出使用抗菌素的误区。有时间再做答。

补充

人类应该如何面对。只有一条最好的路--那就是不要滥用抗菌素,走出使用抗菌素的误区。

误区1,抗菌素=消炎药

多数人认为,抗菌素可以治疗一切炎症。实际上抗菌素仅适用于细菌引起的炎症,而对病毒引起的炎症无效。人体内存在大量的有益细菌,如果用抗菌素治疗无菌性炎症,这些药物进入人体后就会压抑和消灭人体内的有益菌群,引起菌群失调,造成抵抗力下降。日常生活中经常发生的局部软组织外伤引起的淤血,红肿,疼痛,过敏反应引起的接触性皮炎,药物性皮炎以及病毒引起的炎症,都不宜使用抗菌素。另外,发热,感冒,如果不是细菌感染,不要用抗菌素。

误区2,频繁更换抗菌素

抗菌素的治疗有一个周期问题,如果使用某种抗菌素疗效暂时不好,应当考虑用药时间不足。另外,给药途径不当以及全身的免疫功能状态等因素也会影响抗菌素的疗效。应该作调整,疗效就能提高。

频繁更换抗菌素,会造成用药混乱,从而伤害身体。况且,频繁换药很容易使细菌对多种药物产生耐药性。

误区3,一旦有效就停药

同上,抗菌素的使用有一个周期。用药时间不足,即使已经好转的病情也可能由于残余细菌的作怪而导致疾病反弹。必须在医生的指导下服用必须的周期。

误区4,抗菌素可以预防感染

抗菌素只可以用于细菌引起的炎症,没有预防感染的作用。

为了有效地制止抗菌素的滥用,从2004年7月1日起,抗菌素被规定为处方用药。

【张晓菲Shawphy的回答(3票)】:

我来贴一个研究最新的进展吧

Scientists to Bacteria: Resistance Is Futile: Scientific American Podcast

大意是说,如果细菌对于某一种抗生素产生了抗药性,则对于另一种抗生素来说他们会变得更脆弱。实验表明,在对某一种抗生素产生抗药性的大肠杆菌中,有3/4的大肠杆菌会对另一种抗生素变得脆弱。

这给了我们一个对付那些产生抗药性的细菌的一条路,有抗药性的那些细菌中大部分可以被解决了——而剩下的1/4则要研究其他方式来解决——无论如何这也是个重要的进步,我们不至于对产生抗药性的细菌完全束手无策了,至少能解决掉大部分了。

当然这不是给滥用抗生素的一个借口。

======

如果点不开上面链接,下面附上原文:

If you want to see evolution at work, visit a hospital. Inside a sick patient, antibiotics wipe out infectious bacteria by the millions. But germs are always mutating. A few adapt to resist the drug, so they survive—and spread. Such antibiotic-resistant bacteria infect two million Americans every year; they kill 23,000. In this arms race between medicine and evolution, evolution is winning.

But could we turn evolution against bacteria?

It turns out that when bacteria mutate to become resistant to one antibiotic, they often become more vulnerable to a different drug. So maybe after a jab with the left, a roundhouse to the right will deliver a knockout blow.

To test this idea, researchers in Denmark dosed batches of E. coli with 23 different antibiotics, and waited for resistance to evolve. In three-quarters of the cases, the mutant germs became more susceptible to a second drug.

The work appears in the journal Science Translational Medicine. [Lejla Imamovic and Morten O. A. Sommer, Use of Collateral Sensitivity Networks to Design Drug Cycling Protocols That Avoid Resistance Development]

One particular combination of widely used antibiotics—gentamicin, then cefuroxime, then gentamicin again, and so on—looks like it could hold the bugs at bay indefinitely.

—Wayt Gibbs

【jooyi的回答(1票)】:

滥用抗生素能为地球生物多样化以及改善地球环境带来贡献。

【戴溪的回答(0票)】:

滥用抗生素,明显的就是机体的耐药性增强,抗菌敏感点降低,超级细菌的产生。

目前研究上,抗菌药的类型更广,以后力度也会加大。对于那种严重服用抗生素,而且服用抗菌范围很广的人群,就目前的医疗水平,如果出现什么意外,很是危险。

【知乎用户的回答(1票)】:

摘自:

吴建萍 中华医学 实践杂志 2004年8月第3卷第8期

【注:以下仅为对全人类的危害,对个体的危害性以苗力大夫为准。】

耐药菌渐渐“刀枪不入”

21世纪人类将面临三大病原微生物的威胁:耐多药结核菌、艾滋病病毒、医院感染的耐药菌株,其中耐药菌的发展速度令人触目惊心

。20世纪20年代,医院感染的主要是链球菌。而到了90年代,产生了耐甲氧西林的金黄色葡萄球菌(MRSA)、肠球菌、耐青霉素的肺炎链球菌、真菌等多种耐药菌。喹诺酮类抗生素进入我国仅仅20多年,耐药率已经达60%~70%。

大量耐药菌的产生,使难治性感染越来越多、治疗感染性疾病的费用越来越高。

如耐青霉素的肺炎链球菌,过去对青霉素、红霉素、磺胺等药品都很敏感,现在几乎“刀枪不入”。绿脓杆菌对阿莫西林、西力欣等8种抗生素的耐药性达100%,肺炎克雷伯菌对西力欣、复达欣等16种高档抗生素的耐药性高达51.85%~100%。而耐高甲氧西林的金黄色葡萄球菌除万古霉素外已经无药可治。多重耐药菌引起的感染对人类健康造成了严重的威胁,滥用抗菌素已经使人类付出了沉重的代价。

20世纪50年代在欧美首先发生了耐甲氧西林金黄色葡萄球菌的感染,这种感染很快席卷全球,有5000万人被感染,死亡人数达50多万人。

人类与致病菌的较量从未停止。

从细菌耐药发展史可以看出,在某种新的抗生素出现以后,就有一批耐药菌株出现。医学工作者开发一种新的抗生素一般需要10年左右的时间,而一代耐药菌的产生只要2年的时间,抗生素的研制速度远远赶不上耐药菌的繁殖速度。目前,临床上很多严重感染者死亡,多是因为耐药菌感染,抗生素无效。许多专家忧心忡忡地说:“抗生素的滥用将意味着抗生素时代的结束。”人们不能不担心在不久的将来,会有一种对所有抗生素都具有耐药性的细菌出现,人类将重新回到上个世纪没有青霉素的年代。

这也是为什么近年来一直呼吁不要滥用抗生素的缘故,因为如果大规模的滥用,会导致大量的细菌进化,一旦抗生素的研制跟不上,将是灾难性的。不管你是常用抗生素还是不常用抗生素的人,感染了耐药菌株,自身免疫系统无法清除它,而对应的抗生素又没研制出来,就只有等死了。

【知乎用户的回答(6票)】:

我再来唱唱反调啊,为啥要说再呢?咳

首先说说现状。前提是肯定的,中国是抗生素滥用最严重的国家,其它国家,应该是只有少数发展中国家可能存在相似的滥用的现象(比如印度,据说比中国更为严重)。医疗发达国家基本上是控制的比较好。不过就算是不滥用,抗生素的使用量是在明显增加,在这种情况下细菌耐药的问题在欧美医疗发达国家也是非常严峻。

在中国,卫生部在搞一项叫做Mohnarin的监控(首页-- 全国细菌耐药监测网),从实际的院内感染细菌耐药率的增长看,非常不容乐观。尤其是在顶级抗生素的耐药率方面更为严峻,比如包括铜绿假单胞在内的产金属酶的耐碳青霉烯类抗生素的耐药率在增高,还有就是MRSA耐甲氧西林的金黄色葡萄球菌的比例已达到革兰氏阳性菌60-80%的水平。

自从2012年前卫生部开始正式颁布抗菌药物临床应用管理办法(卫生部令第84号)以来,抗生素的滥用现象的确得到了较好的控制,至少现在多数药店没处方不卖了,医院里也是没临床指标医生不能开,如门诊感冒、上呼吸道感染等较轻病人,如果验血指标正常就不能开抗生素,能开也不能多开。上面的管理办法还规定抗生素分级别管理,一定的职称开一定级别的抗生素,低级医生无权开较高管理级别医师才能处方的的抗生素,这项管理办法堪称有史以来最严的抗生素管理。

[唱反调开始]

但是。。。

这些骇人听闻的超级细菌跟一般老百姓关系不大。主要面对超级细菌或者泛耐药菌挑战的是院内感染,而社区感染即使是超级细菌,治疗也没有院内感染这么棘手。而且就算是感染了超级细菌的社区重症患者,一般都是体弱者或抵抗力低下的人群,一般这类患者都会很快送医就诊,不太会在社区造成广泛的传播。

正常健康人群的免疫力起到了很大的作用。一来这些超级细菌在社区环境中的总携带者少,所以很少在社区中广泛传播,二来由于社区的环境不象医院里的耐药细菌,经过了无数抗生素的千锤百炼,不可能有太多数量的超级细菌积累,致病力没有医院的细菌强,所以正常人的免疫力在这样的环境下起到了一定的防护作用,部分致病菌还没有引发感染性疾病的时候就被人体免疫力消灭了。

就算是细菌耐药现象如此严峻,你也很少听说在什么什么城市或聚居区发生了数量较大的人群感染了某种超级细菌的新闻报道吧,比如现在最新的携带新德里金属酶的耐碳青霉烯超级细菌,也仅仅是在手术台上发现的。社区感染中除非是国家甲类传染病,比如鼠疫这种可能会产生大规模致命性极大的爆发,实际上这类烈性传染病广泛发作也都极其罕见,主要是因为现代人类生活的卫生习惯已经遏制了多数致病细菌的感染途径。(不要拿SARS这种来类比,SARS是病毒感染性疾病,迄今为止,相对细菌性感染,病毒性感染疾病的治疗药物还是处于婴儿阶段,而且Sars冠状病毒由于亲呼吸道,在飞沫传播上尤其迅猛)。

第二个大方面是抗生素的研发。抗生素的研发从始至终都是在追着细菌跑,研发速度远远比耐药菌的产生速度慢,比如MRSA的出现是在耐酶青霉素甲氧西林1959年上市后1960年就出现了,至今也只有万古霉素、替考拉宁、利奈唑胺等几个药物有效,后几个是近期才研发出来的。就算抗生素研发显著的供不应求的情况下,细菌感染性疾病至今尚未对多数健康人群造成毁灭性灾害,比如新德里金属酶的耐碳青霉烯细菌发现2年了,也没有造成太大的扩散。所以对于多数健康而且生活习惯正常的人群来说,来自抗生素滥用导致的耐药菌的威胁还是很遥远的。

对于多数人,增强体质、提高免疫力以及保持良好卫生习惯是非常容易做到的保证健康的简单手段。

对于多数人,抗生素的滥用对人类的威胁更多只是在易患病群体和医院中面对危重症感染的一个严峻的医疗专业课题而已。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最后声明,虽然我是对耐药菌或超级细菌的威胁唱反调的,但并非反对控制抗生素滥用。另外尤其反对非专业媒体对抗生素的妖魔化,有感染性疾病不使用抗生素治疗,非得用免疫力抗,一旦恶化最终的医疗成本不但要增加,还增加患者自身痛苦。

原文地址:知乎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