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园天一馆 / 文摘史料2014 / 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月年年望相似。

0 0

   

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月年年望相似。

2014-01-26  随园天一馆
  
 
图片
 


                                    
 春江潮水连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滟滟随波千万里,何处春江无月明。

江流宛转绕芳甸,月照花林皆似霰;空里流霜不觉飞,汀上白沙看不见。

江天一色无纤尘,皎皎空中孤月轮。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

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月年年望相似。不知江月待何人,但见长江送流水。

白云一片去悠悠,青枫浦上不胜愁。谁家今夜扁舟子?何处相思明月楼?

可怜楼上月裴回,应照离人妆镜台。玉户帘中卷不去,捣衣砧上拂还来。

此时相望不相闻,愿逐月华流照君。鸿雁长飞光不度,鱼龙潜跃水成文。

昨夜闲潭梦落花,可怜春半不还家。江水流春去欲尽,江潭落月复西斜。

斜月沉沉藏海雾,碣石潇湘无限路。不知乘月几人归,落月摇情满江树。

-------题记------

 

 

 

 

 图片

 

 

 

张若虚为这五个字写了一首长长的诗篇,他一生只写过两首诗,这首《春江花月夜》,

让他成千古 “孤篇横绝,竟为大家”。让闻一多亦是感叹:

“这是诗中的诗,顶峰上的顶峰。孤篇压全唐。”

 

首八句使人火热,而“江天一色无纤尘”之后的八句又使人冰凉。

然不冰冷则不见火热,此才子弄笔跌宕处,不可不知也。

而“昨夜闲潭梦落花”此下八句是结,前首八句是起。起用出生法,

将春、江、花、月逐字吐出;结用消归法,又将春、江、花、月逐字收拾。

此句不与上连,而意则从上滚下,此诗如连环锁子骨,节节相生,绵绵不断,

使读者眼光正射不得,斜射不得,无处寻其端绪。

 

在清朝人徐增如剥花瓣般剥出叠叠层次的如是评论中,这诗如花轰然打开,露出当中一个情字。

所以那王尧衢要叹:“此将春江花月一齐抹倒,而单结出一情字,可

见月可落,春可尽,花可无,而情不可得而没也。”

这样的人生长叹,浅浅说去,节节相生,使人伤感,未免有情,自不能读,读不能厌。

 

因这江上之月而成的诗总是很美,而所成的曲也很美。

 

这曲《春江花月夜》,改编自琵琶曲《夕阳箫鼓》,明清时就早已流传,

后乐师根据白居易《琵琶行》中的“春江花朝秋月夜”更名为现在的《春江花月夜》。

也许《琵琶行》里的诗景弹出来,也当是这样的一曲《春江花月夜》吧:

 

大弦嘈嘈如急雨,小弦切切如私语。嘈嘈切切错杂弹,大珠小珠落玉盘。

间关莺语花底滑,幽咽泉流冰下难。冰泉冷涩弦凝绝,凝绝不通声暂歇。

别有幽愁暗恨生,此时无声胜有声。银瓶乍破水浆迸,铁骑突出刀枪鸣。

曲终收拨当心画,四弦一声如裂帛。东船西舫悄无言,唯见江心秋月白。

 


图片 

 

 

 

忧愁总是属于诗人共有的情结,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

所以在这样的春江花朝秋月夜里,往往取酒还相倾。

 

而乐师临江拨琵琶,再怨恨的情绪也会随着那景而波动,

见花而媚丽,见月而清淡,见江而婉转有情。

 

乐曲开头是“江楼钟鼓”,以琵琶模拟鼓声点点,在一人成大戏、

一器成众乐中在筝奏出的波音暗涌之上,那琵琶如春扇打开春光浮现,

这样不安定的喧嚣宛若那万物试音花鸟试啼江水试鸣,之后即刻进入淡定的正戏里,

一出优美的旋律,如路烟开江月出,让那许浑夜归驿楼时望江见此月,

而画出一首这样的诗来:“水晚云秋山不穷,自疑身在画屏中。

孤舟移棹一江月,高阁卷帘千树风。窗下覆棋残局在,

 橘边沽酒半坛空。早炊香稻待鲈鲙,南渚未明寻钓翁。”

 

第二段“月上东山”,主题音调高四度,月缓缓上升,升上东山。

那月离山一丈,风吹花数苞呵,星倚水湄沈。

 

第三段“风回曲水”,曲调层层下旋如花瓣因风旋落却又不落,

在水面上浮转往复回升,一时风生水起,待得风回水落三清月,落花狼藉酒阑珊。

 

第四段“花影层叠”,四个快疾繁节的乐句中,那花瓣一层叠着一层花瓣,

层层汹涌如锦上层层添花,花影落停之后,如见陆龟蒙的诗:“觉后不知明月上,满身花影倩人扶。”

 

 

 

图片 

 

 

 

第五段“水云深际”,音乐先在低音区如回旋在水面,然后八度跳跃若入云头,

云水之间飘飘渺渺,成烟,成雾,那断岸烟中失,长天水际垂。

这气氛是远帆花月夜,微岸水天春,而那气势又如杜甫的诗:“星垂平野阔,月涌大江流。”

 

第六段“渔舟唱晚”,寂寂深烟里,渔舟夜不归。那夜色清凉,山水清亮,

遥望渔舟,不阔尺八,凭阑一呕,已觉空喉。所以,当歌一曲渔歌,让那江月皎洁,

衬那江花妖娆,而那人声激荡着江水之声,所以在此快而有力的乐队合奏中一时声色鼎沸。

 

第七段“洄澜拍岸”,琵琶以“扫轮”的技法如千军万马横水而过,

掀起惊涛拍岸。一时,满江,碎月摇花,那颜色倾翻如洪流。

 

 

 

图片

 

 

 

第八段“欸乃归舟”,音乐由慢而快、由弱至强,在筝划奏的声如流水之音中,

那波浪层层暗涌,而橹声渐渐清晰。归舟的诗总有着如刘虚般淡淡的惆怅伤怀:

“驻马渡江处,望乡待归舟。”而这归舟的曲却是一夜泛江浮欢后的意兴阑珊。

那欢娱仍如浮萍被船桨荡开又合上前来追逐,在这样红莲照晚、花底明人眼的夜,

“无限游人谁惜倦,只有衰翁心懒。笙歌缓引更筹,更阑客散添愁。香雾半窗幽梦,烟波千里归舟。”

 

第九段的“尾声”里,节奏缓缓中见这孤村夜重渔舟小,好逐烟波带月回。

那夜终于渐渐地静了,花也悄悄地眠了,

而月兀自一个人继续着自己的行程,众人、众物事皆散了。

 

琵琶演奏的《春江花月夜》有些苍哑,有那白头宫女话苍凉的滋味,

关河见月空垂泪,风雨看花欲白头呵。而古筝的,正是芳菲年华的女子,

所以,听琵琶者,当有如白居易之心:“记得旧诗章,花多数洛阳。

及逢枝似雪,已是鬓成霜。向后光阴促,从前事意忙。无因重年少,

何计驻时芳。欲送愁离面,须倾酒入肠。白头无藉在,醉倒亦何妨。”

 

那白头宫女般的琵琶走过的桥比少女般的古筝走过的路多,所以万事皆有经历后天地俱宽的担待,

情到动时而激昂之处顿时明白“岁华如箭堪惊”的意味。而古筝里,那花初开,

月初升,年华正好,酡颜一笑夭桃绽,清吟数声寒玉哀,只是这哀却哀不进心,

是那雨滴在花上,风一吹,就落了,年华依旧芳菲。

 

 

 

 图片

 

 

 

所以,听琵琶一曲《春江花月夜》,当读刘希夷的《白头吟》:“洛阳城东桃李花,飞来飞去落谁家。

洛阳女儿惜颜色,行逢落花长叹息。今年花落颜色改,明年花开复谁在。

已见松柏摧为薪,更闻桑田变成海。古人无复洛城东,今人还对落花风。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寄言全盛红颜子,须怜半死白头翁。

此翁白头真可怜,伊昔红颜美少年。公子王孙芳树下,清歌妙舞落花前。

光禄池台文锦绣,将军楼阁画神仙。一朝卧病无人识,三春行乐在谁边。

宛转蛾眉能几时,须臾白发乱如丝。但看旧来歌舞地,惟有黄昏鸟雀悲。”

那愁,是早已飞不出泪地叹“流水落花春去也!”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呵。

 

 

而听古筝之《春江花月夜》,当读毛熙震的《何满子》:“寂寞芳菲暗度,岁华如箭堪惊。

缅想旧欢多少事,转添春思难平。曲槛丝垂金柳,小窗弦断银筝。深院空闻燕语,满园闲落花轻。

一片相思休不得,忍教长日愁生。谁见夕阳孤梦,觉来无限伤情。

无语残妆澹薄,含羞亸袂轻盈。几度香闺眠过晓,绮窗疏日微明。云母帐中偷惜,水精枕上初惊。

笑靥嫩疑花拆,愁眉翠敛山横。相望只教添怅恨,整鬟时见纤琼。独倚朱扉闲立,谁知别有深情。”

 

有一点点小小的愁,不过这愁却只是一场美美的相思而已。

 

单单听民乐演奏的《春江花月夜》,即使面对花色妖娆琴瑟窈窕,那境界里总能有个静字,

但听得朗朗的钢琴和琵琶弹奏的这版,就感觉,这景色,除了江、花、月外,

还多了一个灯光而潋滟 很多渗入现代元素的民乐都有这个感觉,

那现代的气质如灯光照亮了那夜里美色,所以我们想要一眼就望得见美的,

就听听这些有现代元素的民乐,但如果我们想要静静地一个人看见月光,

那我们还是听这样传统的《春江花月夜》吧,万物皆是本色,不多照得半分金属的光泽。。。

   

 


图片

 

  

 

春江花月夜,这五个字放在一起,就是一幅画。

如若配上琵琶,则声色斑斓,夜色阑珊。

照江叠节,载画舫之清冰;待月举杯,呼芳樽于绿净。

拜华星之坠几,约明月之浮槎 。

 

图片



文:网络   编辑:升琦老叟

(感谢文作者及图片制作人)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