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世间最美的情郎

2014-02-12  sml4605

我是世间最美的情郎


  世间生长着两朵相似的花,一朵为前世,一朵为来生。有些人,是不能轻易下笔得。就像仓央嘉措这四个充满淡淡禅意的字符,让人瞬间归于平静,只当今生作最后一世。岁月悠悠,他携带着一轮东山的月,用深情的诗歌,清澈的圣水,在三百年后西藏这片佛性的土地上,浇灌出最美的格桑花。
  无数次仰望那片湛蓝的天空,那座巍峨的宫殿,不为祈愿朝拜,不为修养慈悲,只因这里曾经住过一位爱情的佛徒,一个真正的情僧。金色的庙宇,身着僧袍的佛陀,我同跋涉而来的人群一般,都只是个心存敬仰的过客。所以总想在寂静的时光里,行过茫茫疆域,感受到他的悲喜无常。读尽漫漫情诗,揣测出他的如烟往事。夜深的时候,虔诚的升起风马,独自饮下一壶烈酒,仿佛唯有这样,才能压下忧愁,伴着梵唱将他的故事慢慢诉说。
  仓央嘉措出生在门巴族,一个山水秀丽的小村子,他的父母都是良善的信徒。只因第巴桑结嘉措的一句话,幼小的他就已被寄寓了佛的意志和责任。佛家相信轮回,当十五岁的仓央嘉措,以转世灵童的身份走进布达拉宫时,这座红山之上升起了最皎洁的月光。他成了六世达赖,受到万千藏民的拥戴和膜拜。以其独特的风姿,在这片雪域留下了浪漫的种子。上天对于每个人都是公平的,给了你崇高的地位,却也剥夺了支配自由的能力。但有些人终究是红尘的游子,纵然误入佛门,也磨灭不了一颗多情的心。
  精美绝伦的宫殿对仓央嘉措来说,只是一个华丽的牢笼,千百年来,风雨变幻,从没有人是这里真正的主人。佛床上,他坐若莲花,古老的经卷散发出清幽的昏暗。不禁想起白天偶然在经殿中遇见的玛吉阿米,有着圣湖般明澈的眸,一眼望去就沦陷了因果循环。
  那一月,我摇动所有经筒,不为超度,只为佑你平安。
  那一年,我匍匐在山路,不为觐见,只为贴着你的温暖。
  那一世,我转山转水转佛塔,不为修来世,只为与你途中相遇。
  这一刻,他不是可以信奉的活佛,而是荒原上最美的情郎。用一双赤足丈量情爱,感受着这从未体会到的欢喜。以柔肠寸断的情诗,结识不一样的缘分。若世间注定只有一个仓央嘉措,那么爱对于红尘,便是一种深刻的修行。闭目转动经纶,聆听老卓玛神圣的祷告。点燃一盏酥油灯,我愿长跪不起。这一生已是堕入凡尘,以千年的轮回交换途中相遇。
  是人皆有七情六欲,况且他是那么的敏感而忧伤。后来仓央嘉措就真的恋爱了,和一个叫达娃卓玛的琼结姑娘。白天他是高高在上的六世达赖,晚上他是游走于拉萨街头的多情浪子。多少次月光下,他拥她在怀,一次又一次诉说衷肠。很难想象,一个眉眼清俊的活佛,邂逅爱人是怎样的温柔,午夜偷偷半掩的禅门,以及飞鸿点点的雪上痕都曾经见证了一段恋情的甜蜜。他毕竟是崇高的佛徒,内心也曾有过挣扎,本不该沾染太多凡尘烟火。但日夜悠扬的情歌,早已禁锢了他残余的灵魂,让其欲罢不能。甜蜜的时光并不长久,这段隐藏的恋情还是有迹可寻,被人察觉了出来。仓央嘉措的放荡不羁,随性而为,终于惹怒了桑结嘉措。他将他囚禁在山上,想要扼杀刚刚破土的爱情萌芽。心爱的姑娘被迫远走,想要道声珍重却无能为力。直到此时,仓央嘉措才猛然惊醒,这雪域最大的王,甚至连最起码的幸福尚无法拥有。原来面对这般易变的世事,即使法力无边的佛,亦是有其不能到达的彼岸。
  剩余的光阴,仓央嘉措渐渐变得沉默。不会再去那个情歌环绕的小酒馆,因为他知道灯火阑珊的深处,自己想要寻找得人早已不在。他亦没有爱的勇气,唯有将所有的深情投注于参悟经纶,在心底种下了一株菩提,慈悲而安静的活着。回首红尘旧梦,那个明媚如花的女子,已带走了太多记忆,也给予了太多美满。让他徒生出懊悔,害怕当时爱的不够深,害怕有负佳人。
  第一最好不相见,如此便可不相恋。
  第二最好不相识,如此便可不相思。
  相思曾是无凭闲,用五年的苦修,换取一段情爱,人和佛一样载不动这如山的浓愁。而今连回忆都成了多余,那些絮絮的耳语,暖暖的拥抱,终于被岁月磨出了血伽,想一次便疼一次。若人生只如初见,那时我还是个碧水清波的少年,你仍是眉眼含情的妙龄女子,一切都不曾改变该多好啊。但碍于现在的身份给不了你应得幸福,我只能选择放手。在佛前许下将你遗忘的誓言,来佑你此生安稳。
  只要是有人的地方,就少不了纷争,即使清净如佛坛,亦抵御不了人世贪念。桑结嘉措和拉藏汗的权力之争,使仓央嘉措成了风浪中一叶扁舟。他只适合做个情僧,本来就没有坐拥山河的气魄。随着桑结嘉措的落败,仓央嘉措的人生开始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一夜之间,他从万人崇仰的活佛变成了阶下囚。坐在高高的佛床上,回望满城灯火,这天地之大却没有他的容身之处,从始至终他都只是任人摆布的傀儡。但权欲熏心的拉藏汗不愿就如此放过仓央嘉措,因为他知道无论活佛如何的不堪,善良的民众都会原谅这个迷途的顽童。当爱成为一种信仰,在感动自己的同时亦感染了他人。拉藏汗利用清王朝的力量,谎称其活佛的身份有假,想把仓央嘉措彻底的从神坛上拉来。只有这样,他才能真正成为这片土地的主人。最后康熙的一纸文书,仓央嘉措被押送踏上了北上的道路,这一年他刚好二十五岁,最美好的年华。
  从此以后他再没有写下一首情诗,西藏这片天空终究离开了一颗热烈的诗心。也许不是对人生不够深情,而是太多事情身不由己。未曾遭过磨难的仓央嘉措,怎能经受住山长水远的跋涉。据清史稿记载,青海湖就是仓央嘉措的埋骨之地。至京途中,他大病不起,将一身灵根秀骨托付给了清澈的湖水。
  我是世俗中平凡的男子,所以多年以后,捧读一卷诗歌还是会感动不已,不为破碎的爱情,只为他悲凄哀艳的经历。对于他的死,流传并不止一个版本,但我更愿意相信一个残缺的结局。因为只有短暂的烟火,才能绽放出最绚丽的光华。想必青海湖的水定然流经过他沉睡的梦田,梦里他依然温柔似波,宁静的看着世间万物,仿佛久别的故人满身花雨又归来。
  住进布达拉宫,我是雪域最大的王
  流浪在拉萨街头,我是世间最美的情郎。
  一直不明白怎么的男人,才能写下如此撩人心弦的诗句,让我百年后仍旧疼痛如昨。眼前好像又浮了,那一年北上的路上,他僧袍翩跹,风尘满面,在苍茫大地上踽踽独行的背影。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