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余养生馆 / 古医古方 / 援绝神方治痢疾

0 0

   

援绝神方治痢疾

2014-02-17  业余养生馆
《杏林集叶》文
       处方:白芍二两,当归二两,枳壳二钱,槟榔二钱,甘草二钱,滑石三钱,木香一钱,莱菔子一钱。
       此方我首见于《串雅内编》,名援绝神方,原书按:凡人患痢便脓血,一日百十次不止者,至危急也,即以此药援危,痢止身亦健。蒲辅周推荐此方,更名痢疾验方,曰:治疗休息痢效果很好,并说自己患痢八年,用补中益气汤加减无效,后用此方而愈,继用于某些患者也效,必须注意忌生冷。我用此方治过二例急性痢疾转为慢性者,经静点,肌注,口服抗菌素俱不效,服此方三剂即愈。一为亮兵陈书昌之妻,一为福洞一男子,忘其名。
       痢疾,在古代恒视之为重病,特别是老年人或得了“噤口痢”,那就更是十分厉害的病,但现代医学静脉补液和抗菌素的应用,治疗痢疾已变得简单多了,算不上是什么大病,一般的患者和医生也不把中药作为首选,我在临床上也是如此。但我们在临床中也能经常见到一些痢疾患者,久服各种抗菌素,就是无效,或是反反复复,无奈不得不再用中药来治疗,那么这个处方无疑就是一个有效的处方。当然,中医治疗痢疾的处方也很多,在中医学中原本就有一套十分完整的理法方药,有意于此者,可到专篇论箸中去研讨,此处不多赘。
       附:治暑湿泻痢方
       
甘草雄黄等份,研为细未,装胶囊,每服二-四粒,一日二三次。
       按:此方我见于《本草纲目》雄黄条之发明下,论述牵涉迷信,但方却真的有效。原方是用蒸饼为丸服,为便于服用,我作了改进,用胶囊装之。因当年正在搞合作医疗,那年夏季痢疾流行,患者很多,有的患者服用痢特灵,氯霉素(当年是常用药,此药现在已不用,因其能引起严重的白血病之类的病证)等抗菌素无效,为节省医疗资金,我曾选用此方试用之,效果还是可以的。但雄黄有毒,一般不宜内服,现代研究认为雄黄有致癌性,更不提倡内服,在当年,我医学知识甚少,给患者服用的量也不大,而且也不是长期服用,故没有发现明显的付作用,今仍记于此的目的,是以备不时之须。
       花香丁补按:
       我初次见此方是在裘沛然先生的一篇文章《瘦因吟过万山归》中所见,原文云:“曾治疗一个患赤白痢疾病者,用了一系列治痢的正规方,如白头翁汤、木香槟榔丸、芍药汤、香连丸、枳实导滞丸以及丁师常用的治痢效方等,可是均无效果,下痢加剧,日夜登厕近百次,病人神情困惫,已臻危殆。在无可奈何中试用了一张《石室密录》药味分量配伍奇特的方子,即白芍三两,当归三两,萝卜子一两,枳壳、槟榔甘草车前子各三钱,当时只照原书依样画葫芦,以冀幸中,不料服后次日泻痢次数减半,又服一剂而病全除。《石室密录》是托名天师、雷公、张机、华佗等合著的一本妄诞之书,我平素所不齿,今用次方竟如其书所说“一剂即止,二剂全安,可用饮食”的奇妙效果。乃深悔我过去知识之狭和治学之偏见。

       后我与朋友“神州行”一次聊天,听他偶然言及此方,遂对此方运用材料开始进行收集和留意。痢疾一病今已少见,即使见,也少用中药治,此方还有用乎?不然,当扩大视野,则能活灵活用。朋友“神州行”云:

       两年前,有一个人到我这里配药,药方是:当归100、白芍100、木香10、莱菔子10、槟榔10、枳壳10、甘草5。
       我问她治什么,她说治腹泻.丈夫腹泻二十余年,腹痛即泻.吃东西不注意也泻.时轻时重,因不喜吃药,从没看过大夫.最近加重,这个妇人的哥哥恰来走动,给出的方.问哪的大夫,回答是昆明工人,已退休.我大惊!久泻当止,用止涩药才是啊!当归我常用润燥治疗虚秘,这个人怎么用治腹泻呢?转念又一想,久泻应该伤肠,伤肠其必有淤血,淤血必亏血,恐怕有道理.又问其家祖上行医.我再就没说什么.抓了三剂
.
       第四天又来抓药问之,答:腹痛减,便照常.吃完又来.加
苦参10三剂

       问,答:腹痛减,便照常.
       又来,原方三剂说:便照常.来说其夫因不效不想再吃,碍于情面.继续....如此吃了十五付.来说见效.腹不痛,便少.抓三剂,去
.
       十几日不来,突至.抓原方三剂.问之,答:其兄已走,夫恶药而停用.昨日吃了块凉猪肝,暴泻数十度.电话告兄,遭训
.
       ....又来曰.控制.如此又抓十余剂.止!另出一方:
人参25、黄芪50、当归50、川芎15、红花10、丹皮10、木香10、甘草10。曰调理药共抓十二剂

       隔月街上询之.竟愈!
       花香丁再按:近读《来春茂医话》见有言此方,如下:
       1941年昭通城乡痢疾流行,我用倪涵初治痢第一方加减,广泛应用,治验甚伙,奏效迅速。以为百无一失,适遇到一个例外的娃潘的病者,男,38岁,下痢赤白,里急后重,我沿倪氏方连续服了七剂未效,每日仍下脓血十余次,患者心内恐怖。另请一位胡老中医,他处赵学敏《串雅外编》起死门中的一首方子“援绝神方”,一剂而愈。
       用方:当归62克、白芍62克、枳壳6克、槟榔6克、滑石9克、广木香3克、莱菔子3克、甘草6克
       后又见胡老医生治赤痢均用本方不加不减治愈十例。陈士铎《石室秘录》亦载痢下通用方,当归白芍用至94克,莱菔子31克,车前子9克,少滑石、广木香,其余药味与本方同。《近代中医流派经验选集》范文虎氏亦采用该方治重症痢疾。有一位中学易老师,业余研究医学,常替人治病,他誊抄《验方新编》治痢疾验方,该方与《石室秘录》方相同。竟治愈一位日下数次,脓血参半,腹痛后重,怀孕八月的妇人,服药两帖如此大剂量,未发生不良反应,征信《内经》云“有故无殒,亦无殒也”,分娩后婴儿健壮,产后三天痢又复发尤为严重,继服此方获愈。我觉得毕竟该方分量过大,我把它改变缓和一些,临床应用仍然奏效迅捷,异常优良。
       
当归31克、白芍31克、莱菔5克、枳壳6克、槟榔6克、车前子6克、生甘草5克
       倪涵初治痢第一方与本方,在长期临床中经我应用奏效确实,两方的适应征各有选择,倪氏方以脉浮数发热,舌苔白腻或黄垢病在旬日以内有效,如脉紧(或沉数)舌干无苔质赤绛,不发热者,则以本方为主,依症情斟酌加减最为适宜。
       花香丁再按:
       有一zpy114朋友曾云:《串雅》援绝神方治痢疾。曾用治溃疡性结肠炎,日下痢20余次,高热不退,胜过激素!此方亦见于傅山著作中,可以互参。白芍2两、当归2两、枳壳2钱、槟榔2钱、甘草2钱、滑石末3钱、木香1钱、萝卜子1钱。主“日下痢百余度”,自己体会,下痢不甚者可减当归白芍。傅山一派,匪夷所思。

       文章来源:中医e百于岐黄中医论坛     作者:花香丁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