凝影叠姿 / 紫微斗数 / 紫府寅申

0 0

   

紫府寅申

2014-03-22  凝影叠姿

紫府坐寅申〔主动/被动〕的关系。

太阴坐卯酉〔坚强/薄弱〕的关系。

贪狼坐辰戌〔坚忍/燥进〕的关系。

巨门坐巳亥〔深沉/冲动〕的关系。

廉相坐子午〔刚毅/脆弱〕的关系。

天梁坐丑未〔正直/精明〕的关系。

七杀坐寅申〔孤高/威权〕的关系。

天同坐卯酉〔空虚/充实〕的关系。

武曲坐辰戌〔因循/进取〕的关系。

太阳坐巳亥〔积极/消极〕的关系。

破军坐子午〔顽嚣/果敢〕的关系。

天机坐丑未〔上进/下游〕的关系。

 

六十星系之21紫微天府坐寅申

 

紫府寅申,紫微为北斗主星,性宜开创,天府为南斗主星性利保守,所以两颗主星相遇,不但有[一山不能藏二虎]的冲突,而且性质互相牵制,反而难以发挥。一般来说,仅主其人清高,甚至可能发展成为孤芳自赏。这种星系最宜文教事业,出任公职亦可,不宜从商,否则进退失据,常常坐失机缘,又或弄巧反拙。

 

紫府同宫时,紫微若化权、化科,则紫微的力量较大,气派亦大;若天府化科,则仅倾向于信诺,有一言九鼎的美德,可是反而显得遇份纯良,欠缺领导与开创的能力。

 

这种星系结构,最宜见[禄马交驰]来会,主富贵双全;其次为[禄文拱命]亦主富贵;再次则为辅佐诸曜会合,主贵而不富。

 

若辅佐诸曜不会,而火铃羊陀四煞并见,则反主为人外忠诚而内刁诈,多兴背面是非。更逢空曜或落空亡,则更为人孤独,庸碌度日。

 

女命紫府,若福德宫贪狼遇桃花诸曜时宜重视感情生活;若命宫煞刑诸曜并见则只宜继室,或由于孤芳自赏而终身不婚。

 

[紫府天府]在寅申同度,对宫为七杀,三合宫会武曲独坐,及[廉贞天相]。

   

要推断[紫微天府]这组星曜的物性,须注意其为主动,抑或被动。属于主动性质的[紫微天府]则攻守咸宜,若带被动色彩,则反易进退失据。

   

以[紫微天府]本身来说,其实已经是带矛盾性质的量系。紫微擅开创,天府擅守成,二曜同度,若性质平衡则自然可攻可守,但若带一偏之性,偏于紫微则嫌受天府的拖累,却进而不敢进,偏于天府则嫌受紫微的影响,却退而不肯退,这吋就反而事事陷于被动,只能用全力来应付客观环境。

   

[三方四正]所会的七杀以及独坐的武曲,都带偏向于紫微的性质,处处争取主动,尤其是当武曲化科之时,易跟天府配合,则虽主动而不致使紫、府二曜矛盾太深,只要[廉贞天相]一系星曜,不受火星或铃星侵扰,则基本上可以算是[紫府]的性质平衡,宜攻宜守。

   

若武曲独坐化为权星,令紫微的主动色彩增加,虽然[紫府]星系未必就失去平衡,可是人生的波折始终比武曲化科时为大。无论男女,于三十前后多数要经过一次挫折,其为感情挫折,抑或物质挫折,须详大运之实际星曜组合而定其具体性质。  

   

如果武曲化禄,性质与天府同气,但亦利于紫微的开创,所以基本上属于攻守咸宜。只是必须有禄存同时会入[紫府]的宫度,然后才能化解武曲的孤克之气。所以若无禄存,则其人童年较为艰苦。

   

[廉贞天相]星系,其性质基本偏向于天府。当[刑忌夹印]之时,则加强了天府的保守性,于中年以后,事业已有基础,则不宜于此时始思更变,否则易引起挫败,或者于中年后忽生感情困扰,不利夫妻。 

   

[廉贞天相]成[财荫夹印]的格局时,守成力量更重,同时感情变为用财富来衡量。当[紫府]更为煞曜困挠之时,若不安分守己,则感情物质都有受挫折的可能。尤其是童年生活太优越的人,挫折愈大。

   

[紫微天府]守六亲宫垣,均易带有缺憾。如两重父母、两次婚姻之类,若守交友宫,亦有时时更换朋友的意味。这是因为紫微与天府的性质不易绝对平衡,一失平衡,且稍见煞刑诸曜,即易变成性质不良一一其具体情形,可参阅初级讲义。

  

天机独守的宫垣,当[紫府]经行之时,并不主实际变动,而是主思想的变化。若[紫府]性质不平衡的人经行此宫,天机的性质又加强不平衡的色彩,则容易变成根深蒂固,可能影响后运。例如女命原局的[紫府]会廉贞化忌,天府因此受到影响,容易稍受挫折即冷退。当经行天机独守的宫垣时,便很容易拣短暂或看来为顺遂的路走,即使有改变现实的念头,亦缺乏实际改变的勇气,十年之后行毕此运限,至下一运限时,便再无事业雄心。一一有时见到这些女命,大运禄、权、科会,而本身却是家庭主妇,即是由于诸如此类的缘故。

   

又如男命原局[紫府]有羊陀照射,特别是当孤忌的武曲与陀罗同度;或不喜刺激的[廉相]与擎羊同度之时,则当行至天机独守的宫垣时,常易畏艰难而选错了人生的路向。

 

天机若于运限流年化禄,则宜主动的[紫府];若化科明反宜被动的[紫府]。因为见禄利于争取,见科则宜于保持声誉。

   

破军化禄化权,都对主动的[紫府]有利,但不宜理想太高,一有佳遇以为即从此好运频来,否则必因理想高而又遭挫折。

   

若破军有羊陀会照,则反宜于被动的[紫府],可以徐图缓进,慢慢扭转劣势。又易受人影响,急于改变则失败。因此经行此宫限时,要慎于选择合作创业的伙伴。   

   

太阳入庙,宜主动的[紫府],落陷则宜被动。但主动者亦主名大于利,或藉一己的名声以博取财禄。若太阳化忌,更宜慎于投资。喜太阳化为权、禄,则无论何种性质的[紫府]都为顺遂的运限流年。

   

武曲独守的宫垣,一般利主动的[紫府]。唯原局武曲化忌,紫微必同时化权,则[紫府]的主动力太强,此种结构,利男不利女,女命增加孤克,而且嫌太主动。男命则于经行武曲化忌的宫垣时,不作力不从心的改变,即仍可持盈保泰。

   

天同独守的宫垣,对[紫府]来说,属于中性。无论主动被动,均宜见禄、权、科吉化,则动静皆宜。若见刑忌诸曜,尤其是巨门化忌来会天同,则[紫府]易无事找事,自生困扰。于流年遇此,则为感情变化之年,见桃花诸曜尤其。倘煞刑曜重重,则因感情变化而影响财帛事业。倘更见文曲化忌来会,则为严重的桃花劫。

 

七杀独守的宫垣,不一定生变化,必须见禄马交会,始主有非变不可的客观环境。所以被动的[紫府],必须七杀禄马同会。然后才主变动。变动的好坏,详运限流年的星曜会合而定。最喜会破军化权,则自然能处处争取主动,介时即为具开创性的年份。

   

[紫府]一般不喜经行天梁躔度的宫限,因为天梁不带领导性质。若运限逢此尚无大碍,仅主退居幕后,而其时已为[紫府]的老运。倘流年经行天梁的宫度,有煞忌来会,主明升暗降。但当太阳入庙,且见吉化之时,却利竞争。

   

[廉贞天相]不宜刑忌夹,主动被动的[紫府]都有停滞、受制的遭遇。若[财荫]夹,则仅宜退居副手的地位,即使实际上担任领导工作,亦不宜居领导之名。见廉贞化禄,尤须注意不可出锋头。

   

巨门独坐的运限,只要不化忌,又有入庙的太阳照会,则利任何性质的[紫府]。若禄权科会,更会受异族提拔,或利于合作之年。女命要防受感情困扰,男命,若福德宫见桃花,则易移情别恋。

   

贪狼独坐的宫垣,若化为忌星,最利主动的[紫府]经行,此时变成追求理想的运程。若被动的[紫府]则反易失机。

   

若运限流年见贪狼火星、化禄,被动的[紫府]反易丧志,一旦交入好运,即不图进取,终致失取。

   

入庙的太阴宜[紫府],落陷则不宜,利被动的[紫府],主动稍次。唯若太阴化忌,则[紫府]经行至此运限流年,易因得意忘形,妄作投资而致失败。必太阴化禄,然后才可大展鸿图。   

   

现在且举一个[紫府]坐夫妻宫的例子。   

   

命宫贪狼,夫妻宫[紫府]在申宫同度,己年生人,贪狼化权与武曲化禄相对。[紫府]得会武曲之禄而无禄存调和,带孤克之性。命宫的星则显积极。   

   

行丁丑大运,夫妻宫巨门化忌独坐。而丙寅年,夫妻宫[廉贞天相]化忌,羊陀并照,又见铃星,丈夫于是年患肝病甚重。

 

 

--------------------------------------------------------------------------------

 六十星系之22太阴独坐卯酉

 

太阴在卯宫独坐,主少年不利父母,幼年即离乡背井,且可能过继异姓。见煞忌,男女皆易起感情挫折。

 

太阴在酉宫独坐主为人可得富贵,虽少年刑克女亲,但仍可得志。此命宫者主貌美,易招蜂引蝶。

 

太阴于卯酉宫独坐,对宫为天同,会三合宫的太阳独坐,及天梁独坐。

   

要推断此二宫垣的太阴特性,须注意其意志为坚强,抑为薄弱。尤其是女命,太阴坐酉,有招蜂惹蝶之性,倘如意志薄弱,则人生便多一己造成的困扰。

 

太阴化禄或化忌,均影响意志薄弱,但性质不同,化禄者易对感情意志薄弱,化忌者对物质意志薄弱。太阴化权、化科,则可以增加意志力。

   

天梁有刑曜同度,入庙的太阴与其会照,增加其自我克制的力量,所以亦增强意志力,但未免易陷于孤立。落陷的太阴则嫌天梁天刑的力量太重,变为六亲冰炭,早年不利父母,且婚姻子女不如意。而且其意志力并不因此增加,反为变得薄弱。

   

天同化忌,影响太阴的意志力,其薄弱的具休表现为容易耽于欲乐,若太阴落陷则又易于追求欲望而失足。

   

七杀、破军、贪狼独坐的三个宫垣,必须意志力坚强的太阴始宜经行。且喜见化禄、化权、化科,唯不喜化忌。见化忌则不宜不经深思熟虚即图改变环境。

   

若意志力薄弱的太阴,于杀、破、狼运限或流年,一旦同时有煞会合,即为恶性转变的运程,所以一般而言,以守成为佳,亦不宜陷于感情困扰。

 

巨门独守的宫垣,对意志薄弱的太阴亦为险运,巨门化忌则更为感情更大的挫折的年限,或惹是非口舌。意志坚强的太阴,则喜巨门化禄,或太阳化禄拱照,往往为开运的年限。

   

意志薄弱的太阴,以巨门化权,或太阳化科为宜,则为开运的年限。

 

[廉贞天相]的宫垣,意志薄弱的太阴经行,不喜廉贞化忌,亦不喜[刑忌夹印],倘更遇羊陀照射易因感情用事而生挫败,或因感情挫折而受重大打击。若更见文昌或文曲化忌,则常易有轻生之念。   

   

意志力坚强的太阴经行[廉相]运限,若廉贞化禄,则为得意运限,即使桃花诸曜同垣,亦不过征歌逐色而已,但须防得意忘形以致倾败。若廉贞化忌,更见桃花及煞曜,则防因色生灾。

   

天梁独坐的运限,若见昌曲、魁铖、辅弼会照,则太阴宜于经行,即使意志薄弱者,亦主可因人成事。但若吉曜少而凶煞多,则意志坚强者慎事招非,意志薄弱者则多内心矛盾冲突,以致进退失据。倘更见太阳太阴化忌会照命宫,是年主受拖累致破财损失。女命更防遇人不淑。

   

天同独坐的宫垣,其喜忌可参考前述。若天同化忌,或天机化忌,更见煞曜,意志薄弱的太阴甚为不宜,主因感情用事而致失败,或受谣言诽谤影响斗志,变成冷退。意志坚强的太阴,则虽不主冷退,亦多生滋扰。

   

武曲独坐的宫垣,一般为积极性运程,对意志坚强的太阴有利。若武曲化禄、权、科,更见辅佐吉曜,主发足变泰之年。唯武曲不宜化忌,晚年大运逢之则有危症。

   

意志薄弱的太阴经行武曲宫垣化吉,亦生顺遂。唯化忌,则因决定错误而招损失之年。

   

太阳独守的宫垣,化禄、科均利,不宜化忌,可参考巨门独坐的一节。

   

意志坚强的太阴,即使行至太阳落陷的宫度亦无妨,只可不见忌星煞曜,仍可持盈保泰。唯意志薄弱者,即使行至太阳入庙的宫垣,亦不主发扬蹈厉。因气质不相伴,见吉亦仅主少困扰。

   

天机独坐的宫垣,对原局太阴守命的人来说非常重要,性质亦相当复杂。

   

若天机化禄,仅意志坚强者为宜,可因应客观形势而有所作为。若薄弱者则反易因机会太多而失机,但可脚踏实地,静心观察,把握时机。化权者,见吉曜,意志坚强者必有吉变,且可影响后运良好。

 

天机化科,对太阴有利。原局天机化科,行天机变化科运限流年,往往为一生事业奠基的运程或流年。即使有煞曜同,亦不过有障碍而已。

   

最嫌天机化忌,无论任何性质的太阴均所不宜,煞曜重,则愈图变化愈陷困境。处此运限流年,只宜不理是非,亦不理恶性竞争,独善其身,以求保泰。

   

[紫微天府]同度的宫限,只对意志坚强的太阴有利,但只宜作为奠基的运限,不可心高气傲。薄弱者反觉心情矛盾,见刑忌尤其。

   

紫微化科优于天府化科,天府化科则优于紫微化权。但均为太阴坐命者独当一面,或受人信任的运限或流年,见魁钺尤吉,辅弼次之。唯若为大运,化科又见昌曲,仕人认为大利考试。   

   

流年[紫府]见廉贞化忌及武曲化忌同时会照,是年须防感情重大挫折,及因此破财倾败。

   

且举一太阴在卯酉二垣守[子女宫]的实例一-

   

[廉贞天相]在子垣守命,子女宫为太阴,太阴有擎羊同躔,又与天同化忌拱照。且天梁的宫度又见火星。

   

于戊寅大限,子女宫巨门独守,会天机化忌及天同化忌,天机又与陀罗同度,是年妻子怀孕,翌年得子弱智。

   

此必须参照原局子女宫然后可作推断。若太阴不会天同化忌及擎羊、火星,则虽行不利的流年亦不主生子弱智,可能仅属出生后有惊风等症。

 

 

--------------------------------------------------------------------------------

 六十星系之23贪狼独坐辰戌

 

贪狼辰戌,对宫武曲。武曲为财帛星主星,所以最喜贪狼火星或贪狼铃星同度,为[火贪格]及[铃贪格]的最佳宫垣,可成巨富或手握经济重权。

 

但由于受武曲的影响,主迟发。由命宫起行至第四个大限始有作为。所以必须坚忍,抵受半生的挫折。

 

若贪狼化忌则化桃花为才艺,但仍有诸般嗜好。若见化禄与羊、陀会照,主因财而起纷争,年限命宫贪狼坐辰戌,见流化禄及流羊流陀者亦然。

 

若不成[火贪][铃贪]格,有吉曜亦主先贫后富,无吉曜平常,主技艺生涯。见煞忌刑诸曜,则幼年多灾病,或需带疾延年。

 

本宫星系不宜女命,宜配年长之夫,始可白首,唯内心痛苦,仍有待时间冲刷。

 

贪狼独坐辰戌二垣,对宫为武曲独坐,会七杀独坐及破军独坐。    

 

此星曜组合,正曜单纯,纯粹带物质色彩,推断其本质,须注意其为坚忍,抑为躁进。    

   

辰戌二宫的贪狼落于罗网,最喜火铃同度成格,则一生必有突发的机遇。唯于机遇未来之时,躁进则必多倾败,以致影响突发的基础,突发后亦较易暴败。

 

贪狼坐辰戌,虽发迹亦必迟。所以贪狼化禄,反易令人于未发迹时受欲望推动,以致躁进,贪狼化权,则较脚踏实地。

 

最喜破军化权、禄来会,可增加坚忍之性。武曲化权,虽不利早运,但亦能增贪狼坚忍之性。

  

贪狼化忌,易因失意而致躁进,起因跟贪狼化禄者不同。 

 

武曲化忌,不利早中运,须行至第四个宫限始主变泰。有煞则令贪狼躁进,无煞见吉则为坚忍。

 

若不见禄、权、科、忌化星,则见煞重者,特别是见铃星擎羊同会,为躁进,见火星陀罗同会,亦主躁进。以见火羊、或铃陀较佳,而铃陀同会则主外表从容,内心焦躁。  

 

贪狼再经贪狼运程,则喜化禄、权、科会合三方四正,亦喜贪狼本身化禄、权。

   

大运及流年命宫的星曜组合性质,只代表所经历的环境,不代表其人的本质,因此喜行贪狼化禄的运程,不主其人躁进 。

   

躁进的贪狼不宜行破军运限,即使破军化禄亦须防因躁进误事。有天魁天钺同会则吉,机会不寻自至,即使躁进亦无妨。

   

唯坚忍的贪狼宜行破军化权的运限,主须负担额外任务,或于旧业之外兼营新业,并因之发达。躁进者则反易失机,同时见煞,躁进者多难以忍耐初期的辛苦障碍。

   

七杀运程较宜躁进的贪狼经行。但若煞刑曜重者,则防因弄权而生祸端。

   

于破军化禄来会之时,贪狼必同时化忌来会。此时七杀守流年命宫,最不喜有流年的武曲化忌来冲大运或原局的贪狼化忌,或流年的廉贞化忌来冲大运或原局的破军化权、禄。前者主突生挫折,忽来竞争,以致破财失意,后者主因一时的佳遇,引致横逆忽来,以至人际关系改变,感情决裂,同时收入增加,开支亦大。更见桃花诸曜及刑煞,为因顺境而导致的桃花劫。   

   

以上为贪狼守命者,经行杀、破、狼运限的大致情形。

   

躁进的贪狼不宜行巨门运限,即使巨门化为权禄,亦易横生事端,尤忌陷于苦恋,以致影响进取。巨门化忌更主自招感情烦恼,而不能自拔。

   

坚忍的贪狼喜行巨门运,主经一段困难之后即能变泰。唯若于太阳太阴同时化忌来会的流年,亦必有重大挫折,是非横逆突来,引致破财。

   

[廉贞天相]运限,坚忍的贪狼最宜与人合作创业,躁进者则不宜,虽见廉贞化禄于流年命宫,亦仅属一时风光,得意忘形即生挫败。若廉贞化忌,则无论何种性质的贪狼,均宜视之为人生的考验。但过这一阶段,即能受人赏识,因此可致享通。故躁进者尤须宁耐。

   

天梁独坐的运限,最嫌太阳化忌来会,贪狼经行至此宫垣,主受压力或心理威胁,太阴化忌来会,则主因计划失误而破财。

   

天同独坐的宫垣,如有吉星祥曜,往往为收获的运程,坚忍的贪狼最宜。若躁进者,则须视前一两年的星曜组合有无破败而定。会太阴化忌或天机化忌者则不宜投机。

   

一般来说,贪狼喜经行武曲独坐的宫垣,流年遇此,即使不见吉化吉曜,亦主有所作为。仅嫌武曲化忌,即使坚忍者遇之,亦不宜过份有所作为,若躁进者,更以守护为佳。

   

武曲与煞忌诸曜同会,贪狼经行,主意外或血光。

   

武曲化禄的流年,贪狼可视之为财运,武曲化禄的大限,因贪狼有晚年不喜见禄的特性,所以须防健康有问题。

   

太阳独坐入朝守流年命宫,贪狼喜行,唯化忌则不宜,躁进者多决裂、是非,而坚忍者则宜于此时建立声誉。

 

太阳独坐落陷守流年命宫,贪狼经行,加强是非尤怨的性质。但躁进者若能于此时退居幕后,则反导致以后数年的突发运势。

   

天机独坐的宫垣,对贪狼为一次考验,坚忍者亦必遇到突而其来的竞争。若天机化忌,压力更甚。原局已天机化忌,更冲会运限流年的巨门化忌,煞曜重者须防肝病,煞曜轻者亦主忧郁。 

  

[紫微天府]同度,坚忍者为创造性的大限,得天府化科、或武曲化权、或禄存同度、拱照,均为发迹变泰的运限。廉贞化禄来会亦吉,唯只宜受职或与人合作,不宜独立发展。

 

躁进的贪狼遇以上运限亦吉,但忌弄权,否则有严重不良后果。

 

现在且举一例,说明贪狼衬[财帛宫]的性质一一

 

七杀于申宫守命,财帛宫贪狼在辰,铃星同度,甲年生人。   

 

于己巳大运,巨门守命,天机守财帛宫,受大运之流羊流陀照射,为考验性的运程。于乙丑年,天同守财帛宫,会太阴化忌,是年因投机失败,明明看准市势,但因时间配合不佳,而致进退失据。 

 

[铃贪]守财帛宫本利投机,但大运流年不配合,则[铃贪]的本质亦不能发挥,此为一值得注意的例子。

 

 

----------------------------------------------------------------------------

 

24巨门独坐巳亥

 

巨门在巳宫时太阳在亥宫为落陷,在亥宫时太阳在巳宫为庙旺,巨门藉太阳化解阴暗,所以巳宫巨门不如亥宫的巨门。

 

巳宫安命由于对宫太阳落陷无力,所以童年即不利父母。见地空、地劫同度更甚,可能甫出生即遭父母遗弃。若不然亦主幼年伤父,须过房祀出始可避免。又或自身幼年多灾病,令父母担扰。

 

巳宫巨门守命之人,虽少年灾病或坎坷,但仍可学习专门技艺谋生,刻苦耐劳,则仍可杀出一条血路。若有禄存同度,则主性情俭朴亦可致富。倘若化禄化权则主为人开创力量大,凭专业知识创出大事业,社会地位亦高。

 

亥宫巨门守命者,若有化禄、化权或禄存同度,古人认为[名震他邦],主于异邦发迹。在现代社会,由于交通发展,亦可安居本土与异族人来往,得受异族人推崇及助力。唯亥宫巨门受巳宫太阳对照,阳光强烈,故主人锋芒毕露,以致招致是非尤怨。

 

巨门在巳亥两宫若见昌曲辅弼魁钺,可在言行、传播、公关界发展。倘见红鸾、天喜等桃花诸曜,则可从事演艺。若辅佐吉曜与煞曜刑忌并临,则宜学习理工,或专门技艺。

 

巨门独坐巳亥,对宫为太阳,三合宫会天同独坐及天机独坐。

 

要推断此宫垣的巨门本质,须分别其为深沉,抑为冲动。然深沉者虽偏向于理智仍有感情色彩,冲动者偏向于感情,仍有理智色彩,此为巨门独坐巳亥的特色。

 

巨门化禄,或见禄存,最嫌火铃同度,主表面圆滑,而内心狭隘。巨门化权,最嫌陀罗同度,主事多隐瞒,因此亦为深沉,唯巨门化禄者,人少见其深沉的一面而已。

 

巨门化忌,必有天同化权及天机化科来会,虽外表冷静,但其实内心冲动。

 

巨门坐守命宫的人,外表与内心常不如一,所以难以表面观察。  

 

巨门喜入庙的太阳,不喜落陷。落陷则多是非口舌,更化为忌星,则多拖累尤怨。入庙而化权禄,只主口才,或受异族提拔,并不改变巨门深沉或冲动的本性。

 

天同化忌,增加巨门的狭隘与冲动,化禄则只增加其冲动。

 

天机化禄、化忌,增加巨门的深沉,且化禄比化忌更深沉,甚至可使巨门冷漠无情。

 

[廉贞天相]同垣的宫度,一般为深沉巨门的厄运,太阳落陷者更主父亲不利。冲动的巨门,太阳落陷者亦不利父星,易因一时冲动以致人际关系恶劣、决裂。若太阳入庙者,不可受人唆摆或玩弄权柄,亦不可恃才傲物,即可臻佳运。

 

天梁独守的宫垣,冲动的巨门经行,易招是非,太阳落陷者尤甚,必须和光同尘,不出锋头,不故意表现自己,然后始可获发展。深沉的巨门不宜玩弄手段权术,否则必因此而招破败。  

 

巨门遇天梁守命宫的流年,忌挑剔或打击别人。遇太阳太阴变化忌,则因挑剔打击别人,而自身反遭危困。

 

深沉的巨门喜行七杀独守的宫垣,主得权势,冲动者则反易受人掣肘,原局太阳落陷者尤甚。

 

贪狼独守的宫垣,深沉者为突发性的大运或流年,但亦酝酿暴败的因素,冲动者虽多是非,但却可主动求变。  

 

破军化禄化权,然后始利冲动的巨门经行,虽有人际关系决裂之象,亦为去旧更新的年份,深沉的巨门则易于此限结怨,吉运一过,即横逆频来,因此必须以不结怨为持盈保泰之道。  

 

杀、破、狼的大运或流年,为巨门坐命者重大转变的关键,必须祥其星曜会合情形与巨门本身的性质,合并研究,深沉者喜逢本身即获机遇的运势,冲动者则喜逢别人提拔推荐的运程。此乃一般原则。

 

天同独坐的宫垣,对带冲动本质的巨门来说,不宜原局太阳落陷,入庙者则宜,若落陷则易因一时冲动而惹是非,或则堕入性质不良的情况。原太阳化忌的女命更防遇人不淑。深沉者,太阳入庙为得财禄之年,原局太阳落陷亦易生感情困扰。

 

武曲独坐的宫垣,利深沉的巨门,但若武曲化忌,则愈多计谋,愈多腾挪变化,反愈易失败挫折。冲动的巨门经行此宫垣,原局太阳入庙者,切忌因一时际遇而得意忘形。原局太阳落陷者,则反少得意忘形的冲动。唯仍应凡事深思熟虚为宜,则可持盈保泰。

 

太阳独坐的宫垣,落陷者反宜冲动的巨门,入庙则宜深沉的巨门。盖太阳入庙于巳宫,光华荣耀,可以解深沉者之暗,但却可以令冲动者招非,太阳落陷于亥宫,深沉者更形暗晦,于是由内心困扰而招致种种横逆。冲动者则因逆境而生戒惧,反而可安然渡过危机。

 

天机独坐的宫垣,为巨门的重要大运。一般而言,机遇必佳,唯仍应详细分别其喜忌以作趋避。

 

原局太阳入庙,则冲动的巨门行天机宫垣,虽有机遇,但却易因机遇而招惹重大是非。若能退居幕后,则可减轻是非压力。深沉的巨门经行此宫垣,亦宜从事计划管理,不宜上前台,否则亦易受人指责。

 

原局太阳落陷,则冲动的巨门先经横逆而后因人成事,故见魁钺、辅弼者更佳,横逆之力亦少。深沉的巨门则易因弄权术阴谋而致事业动荡,必须以平常处事,然后始可安定。

 

[紫府]同躔的宫垣,太阳入庙,为巨门发迹之流年或大限,太阳落陷者,仅宜外表圆滑,内心深沉的巨门。

 

[紫府]往往为巨门发展独立事业的年运,所以宜见[百官朝拱]的格局。若无吉曜会合,又见煞曜来躔或会照,则巨门坐命者须防孤立招非。  

 

太阴独坐的宫垣,无论何种性质的巨门经行,均不宜见太阳化忌,主招极大是非。太阴落陷,则主由内心阴暗所导致的横逆。喜吉化,及有吉曜会合,则为发迹之运限,唯深沉者较利,发迹后是非亦较少。  

 

现在且举一个巨门坐夫妻宫的实例:

 

天梁在未宫坐命,夫妻宫巨门独守,癸年生人,巨门化权,对宫太阳落陷,此巨门又受羊陀照射,所以性质深沉。  

 

经行至癸亥大运,夫妻宫天同,为原局的擎羊及大运擎羊迭冲,所以易生感情困扰。

 

乙丑年,夫妻宫太阳在亥,太阴化忌在福德宫,又为羊陀所夹,夫妻宫太阳受其照射,以致背夫弃子。

 

学者可详原局巨门性质研究,即知本质之重要。

 

 

----------------------------------------------------------

 

 

25廉贞天相坐子午

 

25廉贞天相坐子午

 

廉相子午,会事业宫的武曲,迁移宫的破军,以及财帛宫的紫府,星曜会合强烈,所以无论是否会照煞曜,皆主无父祖事业,纵有亦必因社会环境变迁而破财,但自身却有另寻出路的能力。

 

性格上较为负责任、重感情、处事稳重,但亦畏首畏尾,开创性质不强,仅能服务于他人,但若与禄存或化禄同度,则能按部就班,逐渐晋升至主管首脑之职,但也只宜守成,不利破旧立新,若是经商只宜与他人合股,不宜独资。

 

廉贞化忌主横发横破,富贵不耐久。尤其是会合桃花诸曜时,主人于处境顺利,事业有成时流连风月,征歌逐色而招破败。见这种星系结合之人,宜于有成之后自律。

 

廉贞与擎羊同度主多招是非,更见天刑或空劫,主词讼或倾败。若擎羊与对宫迁移宫的破军同度,不利出门远行。丙年生人廉贞化忌,更主客死他乡。若见吉曜化解则仅主在异乡招惹纷扰。若逢天月,则主异乡惹病。

 

廉贞天相若见四煞、空劫、刑曜咸集或会照,则有不测之祸,或因病动手术,多主肾石、胆石、膀胱结石、或肿瘤,且一生有内脏敏感、皮肤过敏的疾患。倘廉贞化忌,则有意外压伤,或蛇犬兽类咬伤,或受意外而有血光之灾。

 

女命见禄存、化禄、文昌、文曲,即使不见煞曜,亦主易受感情欺骗,倘见煞曜或见桃花诸曜重者,须防失足。

 

[廉贞天相]同宫于子午,与破军相对,三合宫为[紫微天府],及武曲独坐。

 

要推断[廉相]一系在本宫的本质,须详其为刚毅,抑为脆弱。

 

[廉相天相]本身具有甚深之感情色彩,但在三方会合的却尽属物质性的星曜,因此为内心感情与外间环境的冲突,必须具刚毅之性,然后始能适应,若脆弱者,则于横逆忽来之时,或面临客观环境改变之际,内心感到困挠、痛苦,因而动辄得咎,其甚者,或至有轻生自杀之念,其轻者亦容易流为自暴自弃。

 

廉贞化禄,无火铃会照,又见文昌文曲同会,则为秉性刚毅,外表平和,外圆内方的佳格。虽多是非困挠,仍能应付得体。其中又以子宫的[廉相]较少是非。

 

若廉贞化忌则为另一极端,主内心脆弱,于顺境吋犹只属一时苦闷,于逆境时则百般不足,又无可倾诉之人,倘更见火铃同会,或空劫同度,则可能走向自我毁灭的道路。

 

[廉相]与擎羊同度或拱照,均主内心脆弱。且易因内心脆弱而招惹是非。最喜禄存同度或拱照,则因禄存之力,化为祥和的情绪,因此虽少突破性发展,亦可因应客观环境。

 

此星系结构,不喜天府、紫微化科,嫌其因[廉相]之性,转为小信小诺,或化为妇人之仁,以致更受困挠。(但笔者却对[中州派]前人此说,觉得应附加一点存疑。壬年生人遇天府化科,武曲必同时化忌,此固如前人所说。若庚年的天府化科,应无此点性质。学者可加以参证。)

 

最喜破军化禄,带昌曲、魁钺、辅弼来会,则可使[廉相]得刚毅之性。

 

[廉相]经行十二宫,变化非常微妙,往往因一二流曜的不同,即产生极大变化。尤其是原局为[财荫夹印]或[刑忌夹印]者,其刚毅与脆弱的性质更难分别,于经行十二宫时便更多变化,因此下面仅能叙述一般原则。

 

刚毅的[廉贞天相],不怕经行变化幅度大的运限或流年。即使煞忌刑曜并见,亦可得否极泰来的际遇。此等运程或流年为一一

 

七杀独坐,吉化与煞曜同来相会。武曲化忌,陀罗同度更主自招破败。太阳落陷,陀罗同度为自招尤怨麻烦。破军见煞,无吉化,又无禄存。贪狼与羊陀同度,或为对宫武曲化忌拱照。

 

以上星曜组合,脆弱的[廉贞天相]不宜经行,运限流年之内,必因客观环境变化而招致逆境。自身难于应付,于是困扰更甚。唯[廉相]原与辅佐吉曜同宫者,境况较佳,可以静守忍耐,等候客观环境转变。

 

刚毅的[廉贞天相],不宜更行过份阳刚的运限流年,易招惹尤怨,或因自身决定错误而招挫折。此等星曜组合为一-

 

天梁独坐,见刑忌,天梁在未者尤甚。

 

七杀独坐,[紫微化权、天府化科]对拱。

 

[紫微天府]同垣,化权、化科,又见煞忌诸曜同会。

 

以上星曜组合,脆弱的[廉贞天相]遇之,切忌弄权,亦不宜过份急进以图改变现状,否则反受人排挤,或破财倾败。

 

脆弱的[廉贞天相]喜见星曜平和的宫度,则能安于现状,或持盈保泰。此等星曜为一一

 

七杀与禄存同度,或禄存拱照。

 

天同与禄存同度,或太阴化禄拱照。

 

武曲化禄,有贪狼化权拱照。  

 

太阳化禄,有辅佐诸曜同会。或化权。得巨门化禄拱照,或化科,得流年巨门化禄冲会。

 

破军化权,廉贞化禄封拱。  

 

太阴独坐,化禄、权、科。  

 

贪狼化禄,得年运之吉化冲会。

 

若刚毅的[廉相]经行以上运程,尤为佳致。

 

且举一个[廉相]坐守[福德宫]的例子。  

 

贪狼在戌宫坐命,福德宫为[廉贞天相],丙年生人,廉贞化忌,且为羊陀照射,[廉相]性质脆弱。

 

行经七杀大运,福德宫武曲与原局陀罗同度(请注意此陀罗的性质)。于丙寅年,流年福德宫又为武曲,廉贞双化忌会照,流年陀罗亦同度。于是年因感情困扰而自杀,幸而护救及时,则乃命宫之力。

 

 

----------------------------------------------------

 

 

26天梁独坐丑未

 

26天梁独坐丑未  

 

天梁丑未,宜[日月并明],不宜[日月无光]。

 

在丑宫安命,会巳宫太阳及酉宫的太阴,日月都在旺宫,是为[日月并明],若见太阳太阴化禄权科者,主人社会地位高超。但仍不宜见煞忌同度或对照,主常无事生非,多招尤怨阴损。

 

在未宫安命者,所会亥宫的太阳,以及卯宫的太阴皆落陷宫,是为[日月无光]虽见禄权科会及吉曜祥曜,其地位亦较丑宫的人低。更见煞忌诸曜,亦不可强自出头,或批评指责别人过失,否则是非阴损不免,须费尽心力始能化解。

 

所以在丑宫安命的人若遇昌曲、魁钺、辅弼可从事司法、审核、监察工作,若在未宫安命,则以文教社会工作为宜。

 

若天梁与擎羊、天刑同躔,则可成外科,妇科,或儿科医生。

 

天梁在丑未二宫独坐,对宫为天机,三合宫所会为太阴独坐,太阳独坐。

 

要推断此二宫垣的天梁本质,须注意分别其为正直,抑为精明。  

 

正直与精明不同,正直是具有原则持以待人,亦用以律已,精明则只是善于观察别人的缺点,对自己则有不同的尺度。

 

就天梁本身而言,天梁化禄,则为精明。

 

天梁化科,本质正直。化权而有吉曜同会,亦为正值。倘无吉曜,且见煞曜会合,则仅较为精明。

 

以会合太阴太阳而言,日月入庙来会,则天梁本质正值,倘日月俱落陷地,则天梁仅为精明,因而丑宫天梁优于未宫。

 

以对宫的天机而言,天机化禄、天机化忌拱照天梁,均为精明,化忌者且沦为挑剔。若天机化科,则可影响天梁本质正直。天机化权,须无火铃同度始为正直。

 

天梁最不宜陀罗同度,即非精明,又非正直,缺点最多。亦不宜会天马,精明者飘荡,正直者亦难发挥才智。

 

天梁无论正直或精明皆喜辅佐诸曜同会,则不孤立,若煞忌刑耗并凑,正直者尚可,精明者易招怨恨,多受人指责,人生未免孤寂。

 

七杀独坐的宫垣,宜精明的天梁,不宜正直。精明者顺遂,正直者反易招非,除非诸吉齐拱。正直的天梁于此流年或运限,父母宫见煞曜来会,则多不利父母,或远离膝下,或见孝服。

 

天同独坐的宫垣,宜正直的天梁,往往为奠定基础的运限,见辅佐诸曜则更精彩发达。精明的天梁则反需艰苦建立,即使见辅佐诸曜亦不过减少辛劳。倘见煞忌同会之年,则尤为是非,阴损所累。

 

武曲独坐的宫垣,见吉化而煞曜少者,则精明的天梁利于经行,可掌权柄,但易为上司所忌,因此必须善于韬光养晦,然后始称顺遂,否则反招逆境。

 

正直的天梁经行,则为受上司倚重,得发展事业的运限或流年,见魁钺者尤吉。唯若于大限经行此垣,则易受由自己一手提拔的下属所累,甚或诽谤攻击。必善择人然后始寄倚重,始可免困扰。  

 

太阳独坐的宫垣,若入庙,则不宜精明的天梁,主因一时得意滥弄权柄而招非,或因主持的计划顺利,得意忘形而反招损失。正直的天梁经行则为得声誉的运限或流年。见煞同躔,尤其是陀罗,则须防脾胃重症。

 

太阳落陷独坐,一般不利不梁,流年遇此防是非尤怨,若原局太阳化忌,与流年巨门化忌冲起,则主受钱财拖累。唯本质正直的天梁凶险较小。若无化忌,则反较宜精明的天梁,主可得有力者之支持。

 

破军独坐的宫垣,一般利精明的天梁,有煞者,虽因挑剔别人而遭怨恨,亦只一时困扰,无煞曜往往为良好转变的开端。

 

若正直的天梁经行此宫度,仅须善保晚节,不求非分份之财,即为佳运。流年行此宫度,亦宜守成。

 

天机独坐的宫限,仅利正直的天梁经行,为声誉日隆,职掌监察,或退居幕后策划的大运。精明者行经此限,则招是非尤怨,以致受人孤立,流年同此性质。

 

[紫微天府]同度的宫垣,不利女命。无论为大运或流年,无论为精明或正直,均多灾祸侵袭。若为流年命宫,见煞曜重者,则防血光之灾。

 

男命经行至此宫度,见吉辅齐集者,则为独当一面的流年。若煞忌刑凑,则虽可独当一面,但不宜居高层名义,否则必遭嫉忌。

 

太阴独坐的运限,宜入庙,不宜落陷。

 

正直的天梁经行太阴入庙的流年,见吉化,则必受人倚重,或职掌财政监核之职。精明者亦属吉运,但反主仅得虚名。

 

精明的天梁经行太阴落陷的流年,则可职掌财权,或监察稽核,正直者则宜用财权,为服务机构生财。

 

唯女命经行太阴落陷的宫度,防婚姻关系有变。

 

贪狼独坐的宫垣,为天梁所喜。无论为正直或精明,皆为佳运,流年遇之亦主良好变化。唯贪狼化忌冲会流年武曲化忌,则不宜变化,且宜凡事随和退让。若刑忌煞曜重者,则主有灾病。

 

巨门独坐的宫垣,宜正直的天梁经行,于大限主受人赏职而创立事业,于流年亦主得任要职,唯不宜从事商业投资。  

 

精明的天梁经行此限,则不过顺遂而已。若羊陀并照,或见巨门化忌,则因竞争而招困扰,但亦终能化解。

 

[廉贞天相]的宫垣,为精明的天梁所不宜,必多人际关系的困扰,见煞忌者尤主反复横逆,正直者则较轻。遇此流年,不宜妄生变化,亦不宜急进。  

 

兹举一天梁坐迁移宫的例子作说明一一

 

天机坐命丑宫,对宫天梁守迁移宫,己年生人,天梁化科,擎羊同度。

 

未宫天梁如此组合,则为本质正直的结构。

 

至乙亥大运,命宫太阳会太阴化忌,看似不吉,但其人得机缘出国,一路事业享通,任职一大企业,不十年即位至高层,负责财务计划及市场展拓。

 

此种运程看似平谈,即大运迁移宫之巨门亦不过会大运天机化禄而已,不应有如是幸运之际遇。但若祥其迁移宫,即知巨门对本质正直的天梁,实有意料不到的裨益。

 

 

--------------------------------------------------------------------

 

 

27七杀独坐寅申

 

27七杀独坐寅申

 

七杀在寅宫为[七杀仰斗],在申宫则为[七杀朝斗],申宫较寅宫为佳。

 

凡[朝斗]、[仰斗],皆属美格,主为人管理能力甚强,可以独挡一面。所以无论在任何行业发展,皆为主管人员。尤其于命宫或迁移宫见禄存同度时,更主一生财帛不虞匮乏。唯若见煞曜同度或会合,则主人生的路径崎岖起伏。反正七杀坐命的人一生必有一次重大的波折,轻亦主事业发展停顿,心情苦闷,只要能脚踏实地,则终能渡过难关,所以即使碰到不好的年运,亦不必心灰意冷。

 

七杀[朝斗]、[仰斗]一般皆宜出任政府职务,或为大机构大企业的人事管理及行政管理人员,亦可以管理工厂,但如会照昌曲,或见对宫紫微化科则宜从事理工方面的学术研究,如见天府化科则可研究经济或工商管理。只见文曜,则为人师表。

 

若煞曜重又见化忌及天刑、天马、禄存、更有辅弼、三台八座拥护,则可于军警界立足,否则即为帮会领袖。

 

七杀最喜见禄,因禄曜可化解七杀之刚烈。若不见禄而四煞并照,更见空劫、刑耗,则一生刑克甚重,更主为人刚愎自用,凡处事皆出激烈手段,故虽富贵仍有破,且眼界过高,孤芳自赏,因此生平难免孤寂。此性质可藉后天人事补救。

 

七杀独坐寅申,必与[紫微天府]相对,三合宫为贪狼独坐,及破军独坐。

 

要推断此二宫垣七杀的本质,须分别其为孤高,抑为威权。

 

孤高的七杀表面亦似威权,但却是故作崖岸,并不令人心服,而威权者虽不和光同尘,似落落寡合,但却受人敬畏。

 

七杀必须见禄,然后始可解孤高之性。以见贪狼化禄者最为随和,禄存同度或拱照者次之,破军化禄又次之。

 

若破军化禄且七杀有辅佐诸曜同会,亦为威权的组合,但随和则不足,仍带孤高之性。

 

若破军化权,七杀有辅佐诸曜同会,则为威权的组合,孤高之性亦减,但变为严格择友的性质。

 

若七杀有刑煞诸曜会照,兼昌曲、辅弼会合,则为孤高之性。

 

若贪狼化权,七杀与刑煞同度,无昌曲、辅弼,则亦为孤高.

 

此二者,有昌曲、辅弼,孤高之性稍减,但未成威权之性。

 

对宫的[紫微天府],以化科为宜,主威权,若紫微化权,则反主孤高。

 

七杀坐命,以威权为宜,孤高则多纷扰,女命则尤主婚姻不利。  

 

七杀经行十二宫,性质非常复杂,稍有星曜变化即有不同的际遇,以下仅能提供一些判断的基本原则。

 

凡七杀威权重而孤高之性轻者,则宜行下述宫限一一

 

天同独坐化权,对宫太阴化禄拱照。

 

天同独坐,会巨门化权、太阴化科。

 

武曲化禄独坐。

 

武曲独坐,会对宫贪狼化禄。

 

太阳入庙,不见忌星煞曜。

 

破军吉化,无煞曜,有辅佐。

 

[紫府]同度,化科。

 

太阴化禄、权、科,无煞曜。

 

贪狼化禄、权、无煞曜。

 

天梁化科,有辅佐吉曜同会。

 

威权的七杀经行此运限,可独当一面,或负担重任,经[杀破狼]运限流年,又多主良好变化。其具体际遇,可祥星曜会合性质而定。

 

若本质孤高的七杀,经行上述运限流年,并不主发迹变泰,仅为顺遂的年限。原局有煞忌会合者,则先经是非纷扰然后安定。当经行[杀破狼]运限流年时,即使运限星曜组合纯美,亦必有人际间的缺憾,须祥六亲宫位的性质而推断。

 

本质威权的七杀,不喜行下列运限一一

 

天同化忌,冲流年太阴化忌。

 

武曲化禄、权,而煞刑诸曜重重。

 

太阳落陷,有刑煞来会。

 

破军化禄,而所会的贪狼化忌宫度有羊陀照射,或与陀罗同度。

 

天机化忌。

 

天机化禄,冲起巨门化忌。

 

太阴落陷,化忌。

 

太阴化禄,冲起原局太阳化忌。

 

巨门化忌,冲起太阳化忌尤劣。

 

巨门化禄,而与文昌化忌同躔,又见刑耗暗曜。

 

[廉贞天相]为刑忌夹。

 

天梁化禄,遇煞曜者。

 

当行至上述运限时,威权的七杀亦必生困滞。凡七杀坐命,一生必有一段时期逆境,因此于运限之内,当抱随遇而安之心,则自可减少横逆,若存挣扎之心,则反增加厄运。

 

至于不利的性质,亦可祥各星曜组合性质而定。

 

若性质孤高的七杀,经行上述运限流年,则多因人际关系而生横逆,故须同时参看[兄弟]、[父母]、[交友]数个宫度,以祥实际境遇的细节。

 

兹举一命宫七杀独坐的例子,以作说明一一

 

七杀独坐寅宫,辛年生人,贪狼与擎羊同度来会,[紫府]与陀罗同度拱照,文昌亦与[紫府]同度,化为忌星。

 

由于陀罗及文昌化忌的影响,命宫七杀便带孤高之性。

 

注意[夫妻宫][廉贞天相]同度,虽有[财荫夹]但亦同时受陀罗及文昌化忌会照。

 

行至壬辰大限,武曲独坐,化为忌星,所会者为[廉相]带擎羊,贪狼带陀罗两组星曜,当然亦会上原局的羊陀及文昌化忌。  

 

注意[夫妻宫]为七杀,除原局星曜会合外,并会照与贪狼同度的流陀。

 

于甲子年,命宫[廉相],夫妻宫为贪狼独守的宫度,对宫化忌的武曲于流年化科。是年虽廉贞化禄,会对宫破军化权,但事业宫的武曲及财帛宫[紫府]均不佳,于是因与友人合作投资,结果被骗,且连丈夫亦为友人夺去。

 

是年[兄弟宫]为巨门,与太阳化忌会照,原局命宫及夫妻宫皆有缺憾,大运的命宫及夫妻亦有缺憾,难怪立生横逆。

 

倘如祥细推断,陀罗及文昌化忌与[紫府]同度,其性质为受骗。而流年命宫[廉相]对破军,易起与人合作之心,星曜性质符合。

 

(此例涉及的星曜复杂,学者必须按所述书成星盘,然后始易理解。)

 

 

-----------------------------------------------

 

 

28天同独坐卯酉

 

28天同独坐卯酉

 

天同卯酉,对宫太阴,基本性质与天同太阴同度者相同,但不宜见擎羊同度,主身体伤残。

 

若见魁钺昌曲,主人性好文艺,再会桃花诸曜,则更宜从事演艺,尤其适合演唱事业。

 

天同在卯酉二宫喜见禄,无论禄存与化禄,均主人生际遇平顺,可以悠闲享受。

 

女命虽喜美容打扮装饰,但感情不易受困扰。唯若桃花诸曜在命宫同度,则必惹游蜂浪蝶。

 

天同化禄,可增加财禄享受。化权则事业多表现。化科增加声誉,最宜表演工作者。女命在卯酉二宫化科,艳丽异常。

 

天同独坐卯酉,对宫为太阴,三合宫为巨门独坐,及天机独坐。

 

要推断天同独坐此宫的本质,须注意其为精神空虚,抑为充实。

 

精神空虚为本星系的最大缺点,无无论男女,皆可能因此沉沦,或至生疾病,能白手成家的天同,必定精神充实。

 

天同于卯酉二宫不宜见煞曜同度。若擎羊同度,又有火铃、空劫会照,则人生未免过于艰苦,此时则易流为精神空虚。

 

若天同化忌者,与煞曜会照,则更加深其空虚的程度。

 

此时即宜祥视其[福德宫]的太阳,若又落空陷之乡,煞曜同会,巨门所躔的宫垣又不吉,则可断命宫的天同不但坎坷,而且精神空虚了。(若太阳入庙,昌曲、辅弼拱会,则天同所遇的煞忌,无非只是实际生活的不足。)

 

卯宫的天同不宜与禄存同度,因此时对宫太阴化忌拱照,若天同更见火铃照会,空劫会合,杂曜又为天虚阴煞之类,亦宜同时视福德宫的太阳。因太阳化忌亦会合太阴之故,所以很多时候都不能匡扶命宫的天同,致成精神空虚的星曜组合。  

 

酉宫的天同不喜羊陀会照,福德宫太阳化忌,故不喜甲年生人。除非命宫有辅弼会照,福德宫有昌曲会照,则可匡助,否则易流为精神空虚。

 

天同喜化禄,则此时天机化权于事业宫,成为策动力,故无论如何亦不致沦为精神空虚。

 

天同化权,对宫太阴必化禄,但巨门同时化忌,且会命宫福德宫两个宫度。所以未必精神充实,须祥视福宫是否积极而定,否则为物质生活充足,而精神生活空虚之征兆。

 

卯宫的天同,喜对宫有禄存同度,则福德宫太阳化权,其对宫巨门化禄,为精神物质生活皆充足之象。

 

酉宫天同却不喜对宫有禄存,因太阴必同时化忌,反而主精神空虚。

 

武曲独守的宫垣,最不宜陀罗同度,精神空虚的天同经行至此,烦恼纷扰更多。武曲为羊陀照会时,充实的天同尚无妨,空虚的天同则必生失落感,更增加其空虚的程度。

 

武曲化科对空虚的天同最有利,盖化科有安定及充足的性质。

 

武曲化禄权,为充实的天同吉利之年。若武曲在大运化禄,于流年化权或化科,则是年更精彩发达。

 

武曲化忌,对充实的天同不宜,但空虚的天同虽生活不如意,但却反易生满足之感。

 

太阳入庙见吉,天同喜行,空虚者亦能积极进取。但若太阳落陷化忌,则精神空虚者易觉空虚,女命尤易产生畸恋之情。精神充足者,只须谨慎择交即可。

 

若太阳入庙又见[百官朝拱],则无论任何性质的天同,均能于此运限流年发迹变泰,尤以太阳为大运命宫者为佳。

 

太阳落陷,又化忌,充实的天同亦感压力,易受到别人指责,或突生无端是非。

 

破军最喜化权,空虚的天同经行此宫垣,人生必感充实,精神物质皆如意。但不宜随便与人合作(天同守命,行破军运,往往倾向于与人合作)。防受骗,或受拖累。

 

充实的天同最喜行破军得禄的流年运限,为发迹之运。

 

若破军与廉贞化忌相对,则主失意,理想不宜太高。空虚的天同尤不宜于运限期内,试图改变人际关系,否则必生挫折。

 

天同最喜天机化权,无论何种本质的天同经行此宫度,皆如机器得原动力,原局天机化权,运限天机化禄,则为天同坐命者一生之佳运。但精神空虚者,却可能于物质生活充足之后,招惹感情上的麻烦。

 

天机化忌,任何性质的天同均不喜,不可妄生变化,仍以守旧为宜。

 

一般来说,天机守垣,天同经行时,仅充实者为宜,空虚者则嫌浮荡无根。

 

[紫府]同度的宫垣,星曜性质虽有矛盾,但仍不失于沉稳,故为空虚的天同所喜。除非既无辅佐吉曜,反见煞忌刑凑,否则即为佳运。

 

天同行[紫府]流年,往往为创业之年,充实者尤宜。

 

太阴独坐,入庙见吉,往往为发财的年份。

 

但若太阴化忌,或诸煞并照,则不宜空虚的天同,或因情绪的发泄而误事,或受引诱破财。

 

贪狼独坐的宫坦,一般仅宜充实的天同经行。精神空虚者即使于运限或流年,物质生活有丰富的收获,亦易因种种人际关系而生不快,亦常常为婚姻关系不吉的流年。

 

若对宫武曲化忌,贪狼又受恶煞相侵,则此为天同坐命者慎防破败之年,切忌妄生改变。而精神空虚者更易蹈危机。

 

巨门独坐,对宫太阳落陷,或更见刑煞相侵,天同经行至此宫垣,常易生重病。精神空虚者则更易滋生是非口舌,以至官司词讼。

 

若巨门为入庙的太阳拱照,更见吉化、吉曜,则为天同兴家的运限或流年。特别宜与异族交涉,精神空虚者则嫌易患神经衰弱。

 

一般而言,天同喜巨门得会入庙的太阳,不喜巨门会落陷的太阳,空虚者尤不喜,主因情绪不平衡而招惹是非。

 

[廉贞天相]守垣,恶煞刑忌相侵,空虚的天同经行此度,常易有轻生之念。充实者亦仅宜守旧。

 

若有吉化,且见辅佐诸曜,则即使空虚者亦仅内心矛盾,进退犹豫而已,实际亦为一人生变化的吉运。

 

天同欠领导力,[廉相]亦欠领导力,所以即使[廉相]的宫度诸吉并会,亦不宜自力开创事业,仅以与人合作或协助为宜。

 

天梁独守的宫垣,若为早年大运(一般为三十岁以前),不喜化权,未宫的天梁尤然。天同守命的人遇之,易因才不足济其权,于是机心百出以为弥缝,因而影响后运。

 

空虚的天同于此运限,须特别注意自我修养,以免一手造成后运的不良。古人对女命遇此星系结构,更评为[淫奔]的命格,其不吉可知。

 

早运亦不宜天梁化科,虽比化权稍佳,但亦易名不符实。除非构成[阳梁昌禄]格,则主利考试竞争。充实的天同遇之,为人生得意之始。

 

七杀宫垣,一般不利天同。少年愈享受的天同,至此愈为不利。若七杀更对[紫府]之紫微化权,骄纵之性更重,往往因此发展成为精神空虚。许多物质生活充足,精神生活空虚的天同命,即由此阶段造成。

 

现在且举一天同守疾病宫的例子一一

 

[紫微天府]在申宫坐命,疾厄宫天同在卯。戊年生人,天同会天机化忌,为本质空虚。(除命宫天同的性质要兼视福德宫,在其余宫垣皆不必,所以此处不需更视其太阳的庙陷星曜。)  

 

命宫经行至壬戌,贪狼独坐,陀罗同度,对宫武曲化忌。原来命宫的[紫府]已物质性重,尤其重物欲,此时便因物欲追求受到挫折而思腾挪变化,但愈变愈不利。

 

大运疾厄宫为太阳独坐,原局则火星与巨门宫度,为大运羊陀所夹,太阳则为原局羊陀所夹,互相力量加强,竟致年纪轻轻即患神经性偏头痛,影响至双眼疼痛,又患肠胃病。若善于养生,将来行巨门宫垣大致上应为吉运,但恐仍难免自寻烦恼,以致神经性疾患丛生。

 

 

---------------------------------------------------------------

 

 

29武曲独坐辰戌

 

武曲独坐辰戌,三合宫为[紫微天府]及[廉贞天相],对宫为贪狼。

 

武贪在辰戌二宫相对,主要星曜会合虽然与丑未的武贪相同,但因不会破军,所以性质有所改善。在性格方面容易接近,即同样有耿直而豪爽的个性,且有才艺,但在际遇方面却要顺遂一些,少经一些波折,同时所具有的才艺较易受人欣赏,故成就亦较佳。

 

不过若武曲与禄存相会之时,则与丑未宫安命的人相同,反易变成自私自利。

 

武曲在辰戌宫为入[天罗地网],因此主人迟发。古人云:[武曲墓中居,三十才发福],即指的是武曲独坐辰戌宫迟发的性质。

 

武曲不喜在天罗地网中化禄,嫌其受化禄的羁糜,令人失去雄心壮志,因小名小利而不思进取,但却喜化权,使人生多一点表现。

 

在天罗地网中化权及遇煞都可以刺激武曲守命的人奋发有为,但性质不同。化权者是出于对权力争取的上进心,因而人生的途径便比较平坦;若遇火星、擎羊的刺激,则人生道路便较为崎岖,必经过一波三折然后有成。若陀罗同度,则反易变成因循苟且的人。所以武曲陀罗同宫,最宜以专门技艺安身立命。

 

武曲化科,在罗网是无甚利益,见煞曜同度,主有巧艺驰名,不见煞则宜从事财经工作。

 

在辰戌二宫的武曲,若有辅弼魁钺昌曲拱照或同度,更见化禄、化权、化科者,最为上格。或武曲化忌或对宫贪狼化忌,更见羊陀者,无辅弼佐禄曜及天寿化解,少年时有灾病甚重,煞凶诸曜咸集,福德宫所会星曜又不佳者,则有夭折的危险。若能延寿,则中晚运始觉顺遂。

 

女命武曲,不喜入天罗地网。虽诸吉并集,亦嫌夫妻感情欠温柔体贴;若煞集命宫,少年坎坷,且有堕落风尘的危险。

 

武曲独坐辰戌,对宫为贪狼。三合宫所会为[紫微天府]及[廉贞天相]。

 

要推断此宫度的武曲本质,系分别其为因循抑或进取。

 

武曲落天罗地网,所以刚克之性受到压抑。然而其人生奋斗之心如何,可谓影响其命运甚大。因循苟且者不过藉一艺谋生,而奋发进取却可以发迹变泰。

 

武曲化禄守命宫,很容易变成因循,尤其是同时见文曲化忌于命宫会合者,往往不良不莠。

 

武曲亦不宜化科,主少年不利,赖自己一技之长自立,薄得声誉(如受同行的长辈赏识)好因循苟且。

 

武曲于天罗地网最喜化权,只要不受诸煞侵扰,即可生冲开罗网之心,本质变为进取。

 

武曲化忌则人生艰苦,且少年不利,但如无陀罗同度,则反主进取,只不过运程不如化权的武曲而已。

 

对宫贪狼喜与火、铃同度,则对武曲生激发力,本质变为进取。唯武曲化忌又躔陀罗者,则不喜[火贪]、[铃贪]照会,反易使其人生波动幅度太大。

 

贪狼化禄对照,使武曲进取,往往为离乡背井改变命运的征兆。

 

贪狼化忌而无煞刑同度朝拱武曲,人生虽多崎岖,但对武曲亦生激发力,为进取本质。

 

[紫微天府]喜化科,使武曲因自尊而进取。若紫微化权,亦可成进取的本质,但不出于自尊,却可能由权力欲而致。

 

[廉贞天相]为刑忌夹,武曲仍主进取,但廉贞化忌,则多因循。

 

太阳独些的宫垣,一般而言,喜入庙不喜落陷。[中州派]传授,凡武曲化忌者,却偏喜行太阳落陷的宫垣,为发迹之基础,此即所谓绝处逢生的大运。故武曲化忌能否变为进取的本质,与此运限的星曜会合关系甚大。太阳落陷即不宜更与刑煞诸曜同度,必须有诸吉同拱者始是

 

破军运限,亦为武曲守命于辰戌者之重要运限。如进取者,喜见破军化禄,因循者,不喜破军对宫见廉贞化忌。

 

一般而言,此运限见诸吉及吉化,则虽因循者亦必生夺发之心,应善为利用。

 

天机独守的宫垣,为进取的武曲所喜,因循者遇之虽有改变现状之心,但却时时缺少改变现状的勇气。因此喜见魁钺同会,由机会产生激发力。若刑忌煞耗齐临,则更生因循苟且之心,以致影响后运。

 

[紫微天府]同度的运限流年,仅利进取的武曲,若因循者,虽诸吉齐拱,亦不过为一时得意而已,且可能因此影响进取,一切委诸命运,不生改变之心,而致影响际遇。

 

[紫府]得[百官朝拱],往往为进取性的武曲一生最精彩的运限,不必见禄、权、科,已可精彩发达。唯若原局武曲有煞曜干扰者,则此时可能不利婚姻,主生变化。

 

太阴独坐、一般亦宜入庙不宜落陷,唯进取的武曲却偏不喜经行。流年遇此,防因过份进取而生横破。

 

一般来说,进取的武曲经行此宫度,无论庙陷均宜静守。而因循的武曲经行太阴入庙的宫垣,只须有吉化或会吉曜,则仍可因人成事,见魁钺尤吉,主此年得重大机遇,若能改变因循之心,即为趋吉,否则仅主一时际遇。

 

落陷的太阴年运,因循的武曲经行,多失机遇,须注意改变。  

 

贪狼独坐的宫垣,若有火铃同度,为武曲守命者得意的流年,尤喜进取性的武曲经行,因循者则仅顺遂而已。所以同一[火贪]年份,有人成为发迹的基础,有人却不过小名小利,便与武曲的本质有关。尤其是原局武曲化禄的人,若藉后天人事改变个性,[火贪]、[铃贪]即是改变的机遇。

 

一般而言,武曲喜行贪狼躔度的流年。

 

巨门独坐的宫垣,化忌或为太阳化忌所照会,则不利进取的武曲。于此时若求进取,反生是非口舌,或且因过份进取,行侥弄险而生官非词讼。因循者倾向于静守,反不生妨碍。

 

若巨门得禄权科吉化会合,则因循者须改变因循之心,起而斗争,然后始可获吉。对此流年际遇,不宜轻轻放过。

 

[廉贞天相]同垣的宫度,见吉,因循者宜与人合作;见凶,则不可因贪图安逸,将责任委于他人而合作,否则导致挫败。

 

进取的武曲经行[廉相]的宫垣,往往肩负重任,若无甚好的星曜会合,或吉凶参半,则不宜过份进取自招挫折。

 

最不喜廉贞化忌,进取者主失意,亦不宜[刑忌]夹,进取者主受压力。因循者经行至此,则易灰心丧志,所以属于考验性的年运。

 

天梁独坐的宫垣,进取者喜化禄、权,则属于挑战性的运限流年,经历艰辛之后,人生已高一步。

 

若因循的武曲,仅利天梁化科,大运流年化科更利,胜于原局化科,则宜于此十年内创造声誉,可以影响后运吉利,但若不思创造,将天梁化科之力流为自高自大,则影响运程。

 

七杀独坐的宫垣,武曲经行皆宜主动寻求变化,尤其值行大限之际。若煞曜刑曜齐临,则变化时受挫折障碍,因循者可能变为冷退。

 

因循的武曲不喜七杀带孤高之性,若经行此大限,影响人生观甚大。所以有时见到一些人,仅得一门手艺却以此骗人,不思进取,即可能武曲守命的本质已属因循,于经行七杀大运时,七杀又具孤高之性,于是便形成其心理上的缺憾。

 

天同独坐的宫垣,无论流年或大运,均为武曲所喜。即使遇煞忌刑曜凑,进取的武曲亦可藉此奠基,因循的武曲若能藉此改变因循苟且之心,亦不为无益,所以可视为人生的关键。

 

若天同见吉化吉曜,进取的武曲固宜,因循的武曲却防因此养成因循的性格。

 

现在且举一武曲守[子女宫]的例子——

 

天机在未宫守命,子女宫为武曲独坐,己件生人,武曲化禄,对贪狼化权,文昌在戌、文曲在辰,即在子女宫化忌。

 

此子女宫虽权禄齐会,但因文曲化忌同度,因此性质变为因循。倘父母不加溺爱,善加教导,尚未尝不可改变。无如其人早岁饱经忧患,近四十岁后始告发迹变泰,虽免对儿子过份溺爱,甚至认为此子出生后自己境遇变佳,所以[旺父],因此溺爱之心更重。

 

至丙寅大运,子女宫巨门独坐,虽为原局的羊陀会照,但得天同化禄及天机化权在三合宫相会,此时其子则大学毕业,正宜奋发有为,但其人却立即置其子于自己机构的高位,于是享受福泽,且不幸巨门的宫度桃花满布,更流为肉欲。

 

若能知子女宫的缺点,针对教育,则宜任由其子自行发展,藉天同之力,未尝不可创立事业,改变因循之性。

 

 

 

---------------------------------------------------------

 

 

30太阳独坐巳亥

 

30太阳独坐巳亥

 

太阳在巳亥二宫独坐,对宫必为巨门。巨门暗曜须籍太阳化解,因此巳宫安命的人,以太阳居于旺宫的缘故,化解巨门的力量自比居于亥宫落陷的太阳为大。

 

所以巳宫安命的人少年得志,或得父母福荫,但忌得志后心高气傲,过于锋芒,若能收敛,或因气傲遭遇挫折之后仍不懈于事业,则仍主名高显达。

 

亥宫安命者,幼年不利父亲。若煞忌并照,则宜出祀外姓。自身则防眼目疾病。唯主其人思想独特,倘能奋斗,则自然卓立有成,不过其思想行为仍不易为一般人所理解。

 

太阳化禄,更会天马,能富。化权、化科虽权力声誉均可增加,但更宜招忌。若化忌星,少年不利,亦不利于上司。

 

女命巳亥二宫皆不宜见煞忌诸曜,主劳碌及招是非,此乃太阳巨门相会的通病。同时因会天梁的缘故,不宜见天刑来会,否则婚姻有挫折。若煞忌并临,虽主人性情端庄,但父福、夫福、子福均不如意。

 

太阳在巳亥宫独坐,对宫为巨门,三合宫为太阴独坐及天梁独坐。

 

巳宫的太阳较积极,亥宫的太阳较消极,巳宫的太阳不易招惹是非,亥宫者易招非,这些性质已详初级讲义。

 

要推断此二宫度太阳的本质,除注意其庙、陷之外,尚应注意因星曜会合而生的改变。亥宫太阳受[百官朝拱],则虽落陷亦积极,见禄权科会者亦然。

 

太阳见煞刑忌耗诸曜侵扰,虽入庙亦易变为消极,甚不喜太阳化忌,与天虚、险煞、咸池、大耗、息神、阴煞等同度,则化为消极之力更重。

 

对宫的巨门化吉,亦可影响太阳积极,化忌则影响消极。

 

天梁化禄,反影响太阳消极,喜化权科,则太阳自生积极之心。

 

太阴化禄、权、科,均影响太阳积极,化忌亦无碍,唯不宜太阴化忌又为羊陀所夹,始使太阳变为消极。

 

凡本质积极的太阳,不但利进取,抵抗横逆的能力亦强,而消极者则往往愈冷退愈招是非尤怨。应注意藉大运或流年的良好运势,改变人生观,则为趋吉避凶的原则。

 

入庙的太阳本质既佳,虽星曜消极,改变尚易。落陷的太阳本质虽不佳,但仍有一些可以藉此进取的运限年限,能否趋吉,关键即在于此。  

 

破军独坐的宫垣,为积极的太阳所喜,如见吉化,或有辅弼、魁钺,则消极的太阳亦应把握时机,以求人生命运的改变,否则任由先天运势导引,则易失去改变的机会。然若无辅曜会合,消极的太阳须注意者不是失机之问题,而是当人生动荡之时的忍受力,不可因贪走近路而丧失人生的目标,受外界引诱。

 

天机独坐的宫垣,无论为流年抑为大限,消极的太阳皆易起随遇而安之心,更见煞曜,则反因之而受挫折,积极的太阳则能化解挫折之力而得良好际遇。

 

若天机化忌且见煞曜,消极者固易因之冷退,积极者亦不宜理会旁人之是非口舌,只宜我行我素。

 

最喜天机化禄,则太阳原落陷者,亦可藉此改变人生的命运。

 

[紫府]同度的宫度,积极的太阳最宜经行,为人生大结穴,能否名成利就即视在此运限内的努力而定。为流年命宫,亦主得负担重任的机会。  

 

消极的太阳亦喜行[紫府]宫垣,若刑煞齐临者,则必须忍受此一段人生的逆境。只须不要妄生是非,但求随遇而安,亦不丧志,则仍然不失为保持独立的运势。

 

太阴独坐的宫限,为太阳所喜,原局太阳落陷者即使经行落陷的太阴,亦为宁静的运势,正直蓄养元气,若更逢吉化,则为应该注意把握的流年或运限。

 

积极的太阳经行太阴入庙的宫垣,见禄、权诸吉,即主财喜迭迭。

 

贪狼独坐的宫垣,见贪狼化忌亦无妨,唯消极者可能因境遇虽佳而不理想(如嫌工作责任重之类,而生改变之心,以致影响运势。)

 

贪狼与火星或铃星同度,对积极的太阳较有利,消极者则可能由是酝酿暴败之机.

 

一般来说,贪狼守垣,对积极的太阳为佳运,主良好转变,而消极者则易因一时得意,反多患得患失之心。

 

巨门踞度的宫垣,即使在流年亦为太阳坐命者的重要运程。巨门化禄、化权,又有辅佐诸曜同会者,即使消极的太阳遇之,亦为良好转变的机会。

 

最嫌巨门有陀罗同度,又与运限流年的陀罗迭并或交会,则无论太阳的本质如何,均易动辄得咎。

 

若巨门化忌,亦不为恶运,退居幕后,不出锋头,即可因此保持运势。  

 

[廉贞天相]同度,必须见辅佐诸吉拱照同会,然后才为太阳守命者的良好流年或大运。消极的太阳正宜利用此运限改变运势。  

 

若[廉相]为刑忌所夹,或羊陀迭射,则主受压力或横生阻碍,消极者抱随遇而安之心,反可使压力减轻。

 

[廉相]为[财荫]所夹,则无论积极或消极的太阳皆主受荫庇,得人扶助。消极者亦宜藉此改变命运。

 

天梁独坐的宫垣,宜入庙的太阳经行,积极者更佳,消极者亦主得意。

 

唯太阳原落陷宫,天梁在未,每行经此宫度,无论消极积极,均不宜得意忘形,或不宜察察为明,否则必主受人排挤。

 

天梁与天刑同度,刑杀之气太重,积极者亦宜凡事退让。

 

七杀独坐的宫垣,若见禄存同度,或对宫[紫府]化科、化权,均宜积极改变客观环境,所以消极的太阳最宜注意此运限流年。

 

若七杀为四煞空劫迭射,则亦不可由境遇不顺而生冷退之心。若运限逢此,必有利于改变的流年;若年限逢此,必有利于改变的月份,最宜加以掌握。

 

若原局破军化禄,贪狼化忌,运限或流年逢之,须注意禄、忌有无被冲起。冲起化禄,则积极的太阳务必进取;冲起化忌,则消极的太阳采取守势。

 

天同独坐的宫垣,消极的太阳最易因之丧志,积极者却为创立事业的运限。

 

天同化忌,积极的太阳喜行,不过主情绪或感情的困挠。消极者则易因困扰而更生冷退之心,且往往于此宫垣,其困挠的程度较积极者更大。

 

武曲独坐的宫垣,对积极的太阳为一考验,特别是太阳落陷而所会的星曜积极,常常在此运限年限,发生情绪动荡不安,进退失据的境遇,若因此改变积极之性迁就命运,则后运亦受影响。

 

消极的太阳,喜武曲独坐见吉化的运限年限,则往往为改变人生的机遇。

 

且举一太阳在事业宫的例子以供参考。

 

命宫天梁在未,事业宫太阳在亥,丁年生人,太阳既会巨门化忌,又为羊陀照射(注意命宫天梁与擎羊同度,其精明可知)。

 

事业宫的太阳相当消极,而命宫的天梁却精明,综合而言,其人便喜走快捷方式。

 

至庚戌大运,武曲化权守命,事业宫[紫微天府]得禄存拱照,于是财权在握。

 

其人于癸亥年因上司赏识,加以提拔,但随即受人排挤(注意原局巨门化忌于流年变为权星的性质),事业宫太阴化科,冲照大运的天同化忌,自然符合这种运势。

 

其人由是生冷退之心,一切放任给手下,至甲子年,终于为人推卸责任而受上司严厉谴责,消极之心更盛,但又想捉别人的错处来报复(天梁的精明本质),受劝告后,随遇而安,而丙寅年虽事业宫廉贞化忌,且刑忌夹印,但职位反而提升,结局当不相同。

 

---------------------------------------------------------------

 

31破军独坐子午

 

31破军独坐子午

 

破军子午,对宫为廉贞天相。廉相是利于从政的星曜,天相则主为人作嫁,所以两颗星曜同宫,对照破军,便令破军守命的人有政治手腕,但却为人谋而不为己谋。

 

这种性质可以比喻为拥戴政治首领的军事将领。自己很少主动变革,为一些理想而奋斗,但却因能受命而肩负重任,虽艰难亦可完成任务。

 

所以在子午二宫的破军人生虽少变动,而且不会主动去变,但一旦受环境影响,非变不可之时,其变动之剧却令人咋舌。

 

若无煞曜会合,命宫破军化禄、化权或化科,及禄存在命宫同度(禄存在福德宫与紫府同度亦可),其人必宽宏大度,气魄雄伟。最宜武职,古人称之为[儒将]。现代除了军警之外,亦可服务于实业,并主主持开创性质的工作。

 

破军不喜昌曲,唯喜见魁钺,最喜辅弼同度及会照,则主得朋友提携相助之力。若见昌曲而不见禄存,反主人空想而缺乏实际行动。宜加以后天人事补救,重视自己第一个念头,心念一动,即宜据此计划实行。

 

不喜见煞曜来会或同度,令人倍感孤独,若再见天虚,则更主人精神空虚;再见天月,则一生必有慢性病缠身。

 

女命破军入命居子午二宫,最嫌空劫,孤辰寡宿,主半生孤寂,精神痛苦。若夫妻宫武曲化忌,见天刑,则极可能无夫妻之实。

 

破军独坐子午两垣,对宫为[廉贞天相],三合宫会七杀独坐,贪狼独坐。

 

破军在此二宫垣,可成[英星入庙]之格,亦可成[破军暗曜]之格,前已叙述。不属于这些格局的破军(其实这些格局亦可包括在里面),则有顽嚣与果敢的分别。

 

顽嚣的破军破坏力大,但创造力弱,因此往往主动破坏,而其破坏又毫无目的。果敢者则不同,并不主动求变,然而因应客观形势非变不可之时,却能果敢行动,而且其变动又有人生的目标。

 

破军与廉贞化忌相对(子宫的破军必同吋为羊陀照射,午宫的破宫则与擎羊同度),已基本上成顽嚣之格。唯魁钺、辅弼、禄存可化解其性。最嫌此时有文曲同度,而文昌又不会,便增益其顽嚣之性。

 

文曲化忌同度或在对宫拱照,虽称[破军暗曜],其实亦不过顽嚣而已。古人称为[作坟],主蒙蔽。

 

破军与对宫[廉相]受火铃冲破,则亦有冥顽之性。以同宫为重,对宫较轻一一但若廉贞化忌与火铃同躔,拱冲破军,则破军顽嚣之性亦重。

 

破军化禄 、化权,则主为人果敢。若更得辅弼、魁钺同会(最喜会见禄存),则为果敢之性,[英星入庙]亦即指此而言。

 

除此之外,破军即使不得吉化,但会贪狼化禄,或对宫[廉相]为[财荫]所夹,亦影响破军果敢。

 

不会吉化,仅会吉曜的破军则不宜单见天马(同时见禄存即非单见)虽不顽嚣,唯亦不果敢。

 

破军、七杀、贪狼独坐的运限,必须会诸吉,尤其是魁钺,始为顽嚣的破军所宜经行。此时利用古吉祥和之气,化解破军的顽嚣,则其主动及无目的破坏力不生。倘后天更能努力补救,凡事三思而后行,则亦未尝不可避去灾厄。若果敢的破军经行,则有多改变的机会,虽不逢吉化,亦可借机改善客观环境。

 

对破军坐命的人来说,杀、破、狼运限年限,果敢者以经行七杀宫度为佳,顽嚣者既则失机,而且未必能善于利用运势,往往只限于表面的改变。

 

但若贪狼与禄存及化禄同会,且有吉星祥曜会合,则虽为本质顽嚣的破军,亦能将毫无目的的改变,转化为有目的的建设,这是纯属客观环境太好的缘故。

 

七杀的宫度有煞,则顽嚣者经行,往往只知除旧而不知布新,因此便需要利用后天的努力去补救。

 

天机独坐的宫垣,虽顽嚣的破军亦不忌,但却可能于运限之内,因目标错误而招损失。现代人往往于第二运限为求学的年代,所以最宜于此运限慎于选择发展的目标。

 

若原局天机化忌,则可称为顽嚣破军的佳运,然而能否利用这种运势,则成为其人今后运程发展的关键。果敢的破军,则由于其本质,自然有因利导势的趋向。

 

天机得吉化,自属佳运,无论任何性质的破军均宜。于流年,亦为易得机遇的运程。

 

[紫微天府]同垣,往往为顽嚣者破败之运,既缺乏目标,亦易因一时的得意而导致失败。唯果敢者则往往反为能于此运限中扭转劣势,在事业上有所建树。

 

若[紫微天府]的结构为精神重于物质者,顽嚣本质的破军更有所不宜。须防因得意而养成破坏的性格,或因挫败而愤世嫉俗。

 

太阴独坐的宫垣,若得吉化,又见魁钺、辅弼会合,任何本质的破军皆喜经行。但果敢者却不宜妄图作大幅度的改变,否则反而影响运势。而顽嚣者自亦不宜作无目标的改变。

 

若太阴化忌(太阴化忌冲会太阳化忌则更甚),则为破军倾败性的劣运。顽嚣者固易妄作生灾,而果敢者亦可能受引诱而致妄生举措,招惹损失。二者的情况虽同,但前者出于自发,后者则受怂恿。

 

巨门无吉曜照会,亦少煞曜来冲,则需对宫太阳入庙然后始为破军的佳运,唯顽嚣者仍易惹是生非。倘对宫太阳化忌,则破军经行至此,不宜作任何积极举措。

 

巨门见吉化,会吉曜,破军宜经行,为进取性的运程。但若巨门化忌,或又会天同化忌,则为易生破败的运势。

 

顽嚣本质的破军,不喜经行巨门化忌,会太阳化忌及天同化忌的流年,恐因重大官非而生破败,若疾厄宫又不佳,则为灾病之年。

 

[廉贞天相]同度,若廉贞化忌而无吉化会合,顽嚣的破军视之为情绪挫折的年运。倘煞忌刑曜并凑,廉贞化忌又会武曲化忌,则甚至可能有自杀轻生之念。有吉化,会吉曜,则为宜改变客观环境的流年,本质顽嚣者亦不忌。

 

天梁独坐的宫垣,无论流年或运限逢之,即使果敢的破军亦只宜退居幕后而作策划,本质顽嚣者则更非退让不可。即使有吉曜、吉化,只增加运限的顺遂,并不改变此种性质。

 

天同独坐的宫垣,虽见禄、权、科会,即使果敢本质的破军亦不宜改革太速。否则往往惹起不必要的麻烦,而当真正机会来临之时,却感无余力去应付。

 

若天同化忌(更会巨门化忌者尤甚),则更必须小心利用机会去改变形势。

 

一般来说,只要天同不化忌。有吉曜,少煞曜,则为果敢本质的破军,能藉此创立事业的吉运。

 

武曲独坐的宫垣,若化禄、权,则为破军所喜,视之为立业的奠基。若本质带顽嚣之性,则往往自己破坏运势,一再弥缝,而若不思改变,仍恃运势而不确立发展目标,则运势过后便枉成辜负。

 

若武曲化忌,冲起贪狼化忌,则绝非佳运,无论何种性质的破军都不宜采取积极手段。

 

太阳独坐的运限,一般来说,宜入庙不宜落陷。最坏的情形是太阳落陷,又化忌,或与巨门化忌对拱,则破军守命的人必多艰辛,而本质顽嚣者,其破坏力亦由是而生,影响后运甚大。

 

[破军暗曜]格的人,碰到以上的情形,若不在后天修养方面加以补救,则于经历过艰辛之后,其人阴暗顽嚣之性已根深蒂固,将来便容易自己毁灭自己。

 

现在且举一破军坐命宫的例子一一

 

破军于午宫独坐,丁年生人,与禄存同度,火星躔于[廉贞天相]同坐的宫度相照。本来得禄的破军主果敢,但火星冲照,却亦可致顽嚣,这种命局,有如一块未雕的璞玉,有待后天人事去琢磨。

 

于经行乙巳运限时,太阳入庙而有陀罗同度,会太阴化忌,天梁化权。因父母感情于本身童年时生变化,所以在乙巳运养成独立的性格,不靠父荫,虽屡经挫折而仍能完成学业。

 

于甲辰运得志,至癸卯大运,大运命宫虽为大运流陀及原局擎羊照射,并不甚劣。唯于癸亥年,原局巨门化忌,命宫有大运的陀罗,及流年的陀罗,又与原局巳宫的陀罗相会,受友人怂恿(交友宫贪狼变化忌),无端行侥弄险,结果于乙丑流年大倾败。(浪费了甲子年[廉相]遇三吉化的好运,但[廉贞]有火星同度,亦为吉处藏凶)。

 

由此例可知,后天趋避的重要。

 

 

------------------------------------------------------------------

 

 

32天机独坐丑未

 

32天机独坐丑未

 

天机在丑未二宫为落陷独坐,其特点是与对宫的天梁相对照。古人说[机梁会合善谈兵],并不表示其人有军事才能,只表示其人喜欢谈论一般人不熟悉的话题,而且表现出一种雄才伟略的姿态,但必能言善辨,敏感机变。一般来说不宜从商,可成为幕僚人材。

 

天机化禄,仅主财来财去,很难积蓄,不过却有突如其来的进财幸运。若天机化权则可增加权势,或有机会结识权贵,对事业发展及本身地位有帮助。天机在丑未化科,必须得文星相夹拱照,然后才能有所表现,主其人聪明出众,口才便捷,反应敏锐。

 

在丑未的天机最嫌煞忌并照。古人说[天机加恶杀同宫,狗偷鼠窃],即指在丑未二宫而言。但必须四煞刑忌并照,无吉曜会合,且见阴煞、天虚始是,然亦仅主人品低下,亦可籍后天修养及努力加以补偿。

 

女命天机在丑未宫,化忌尤多感情上的忧虑与挫折,在爱憎方面游移多变,内心痛苦不足为外人道。

 

天机独坐丑未,与天梁相对,三合宫为巨门独坐,及天同独坐。

 

要推断天机在此二宫垣的本质,须分别其为上进抑为下游。

 

天机于丑未宫本为弱垣,所以当对宫天梁星曜会合良好,有吉化吉会之时,古人才称为[天梁加吉坐迁移,巨商高贾],亦即须离开出生地以求发迹,由此可见天机本宫不利,须仗其它星曜扶持。

 

天机化禄、权、科之时,格局变佳,即使无吉化而有禄存或化禄会合,格局亦变佳,关键在于此二宫垣的天机必须得禄,然后始为上进。

 

又喜巨门化禄,巨门又为入庙加吉的太阳拱照,则虽非[天阙]格局(天机对拱巨门始成[天阙]格),亦可扶助天机力争上游。  

 

倘天同化权来会,则巨门同时化忌,此格局不纯,未必能上游了。若然此时对宫天梁得会吉化,则反宜离乡发展。

 

天同化禄来会,天机的性质亦由是得到良好的影响,但仍不如本身吉化之佳。

 

若无吉化,但有煞曜同躔,则此天机为下游,必须藉后天人事补救。

 

[紫府]同垣的大运或流年,即使下游的天机经行亦不俗。若紫微化科、天府化科,则更为佳运。若为流年,更有独当一面的机遇,得最宜用来作改变命运的机会。

 

上进的天机,逢[紫府]吉化的流年,是不适宜自选创业,必须参详以后几个流年而定。特别当紫微化权之时,武曲必同时化忌,须详视后运,不宜冒进。因天机的气质,究竟与[紫府]不投。

 

太阴独坐入庙,宜天机经行,有吉化及吉曜会合固属吉运,即使无言化,只要煞曜不同度,无刑忌同会,则仍为天机宁静顺遂的运限或流年。本质下游的天机亦宜于此运程内徐图发展,不急于名利,则可扭转后运。

 

太阴落陷,则稍带波折,须视有何种煞忌刑耗会入始可里定其波折的性质。具下游本质的天机,即往往在这种运程中不堪挫折,以致形成不求上进的性格。

 

贪狼会吉,或[火贪]、[铃贪]格,天机经行,必有骤然而至的际遇,唯居下游的天机,往往不能持盈保泰,易暴起暴跌。

 

若贪狼有煞忌刑耗诸恶同躔,则易使天机失意,居下游者挫败程度更大。

 

巨门得对宫入庙的太阳拱照。又见诸吉或吉化(尤其是巨门化禄、权,或太阳化权),上进的天机为得人提拔,平步青云的运势,有魁铖,辅弼同会者更利。

 

而本质虽居下游的天机,则可视此为转变命运的枢钮,不可轻易失去机遇。

 

[廉贞天相]同垣的宫度,若廉贞化忌,则为天机却求变化而生破败的运势,若廉贞化禄,原局无刑忌来夹,或且有财荫相邻。则为发扬蹈厉的佳运。尤喜辅佐诸吉同宫。具下游性质的天机,亦应视此为扭转命运的机会。

 

原局天机化忌的人,经行[廉相]宫垣,不甚吉,而疾厄宫不吉者,虽防有灾病,但必有惊无险。  

 

天梁独坐的宫垣,若诸吉齐会则为天机谋求发展而有成的运势。尤喜天梁化科,只须于计划时留有余地,则必可持盈保泰、。唯具下游本质者,则于天梁会恶曜的年限,易惹是非纷争,或甚至官司词讼,视恶曜会合程度而定。

 

七杀独坐的宫垣,必须见吉化吉曜,然后天机始可求变化。稍见刑忌,即为倾败之运,所以居下游者不可不慎。

 

若破军化权来会,则必须转变工作环境,然后始可转变为良好运势。居下游者此时不宜因循苟且。

 

天同与天机的气质相投,所以见吉化,又能吉曜同度,即为天机具兴创性的运势。  

 

若煞忌拱冲,则具下游性质的天机每每虽自主,亦往往受人指使利用。必须具上进的性质,然后始可稳守。

 

武曲化忌最不利天机,必生绝大的挫折。若武曲化权、化科,则为天机发迹之运势。即使具下游性质者亦然。

 

原局天机化忌,疾厄宫即不宜见文曲化忌冲照武曲化忌(命宫亦不宜),更见诸恶,重病难免。唯若原局有天梁加吉拱照命宫者,则亦终能渡过。

 

太阳入庙,对具上进本质的天机已较有利,若落陷,则更利上进。落陷而见巨门化忌冲拱,倘更有煞曜刑曜,则为官非口舌之年。  

 

太阳会诸吉,又见吉化,上进的天机最利进取。唯本质甘居下游者,却可能安于一技,或安于现状,失去力争上游的机会。

 

破军独坐的宫垣,只要会合吉化诸曜成果敢之性,则宜具上进本质的天机经行,纵历波澜,亦必们有长足的进步。下游者则未必能把握运势。

 

若破军为廉贞化忌相冲,此运程更见艰辛挫折,居下游者若不图人事补救,任由运势发展,则后果堪虞。

 

下面是一个天机在命宫的例子――

 

天机在未宫坐命,丁年生人,事业宫巨门化忌,擎羊与命宫同度。

 

初行丁未运,巨门双化忌,命宫双擎羊。

 

接行丙午运,破军与流羊同度,对宫[廉相]既属刑忌夹,且廉贞又化忌星。

 

继行乙巳运,太阳与原局陀罗同度,会事业宫太阴化忌冲化禄,又会对宫巨门化忌,连续三个大运了无佳境。

 

至甲辰运,武曲独坐化科,会廉贞化禄,又为生平第一度大运不受羊陀困挠,且有辅弼会照,运势突然兴旺。甲子年,命宫廉贞双化禄,会破军双化权、武曲双化科,先一年受到鼓励,毅然放弃旧业(不必说旧业的性质),与人合作外贸,是年即大有斩获。

 

此等运势并不纯洁,因[廉相]始终为刑忌所夹,因此必须藉后天努力始能趋吉,否则运势一过,便依然故我。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