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 忘

2014-03-26   学中医书馆
健 忘   健忘是指记忆力减退,遇事善忘的一种病证。亦称“喜忘”、“善忘”。历代医家认为本证多与心脾肾虚损,气血不足有关,也有因气血逆乱,痰浊阻滞经脉者。如《素问。调经论篇》所说。“血并于下,气并于上,乱而喜忘。”《丹溪心法.健忘》则认为.“健忘由精神短少者多,亦有痰者”。“此证皆由思虑过度,病在心脾。”此外,心肾不交也可令人健忘,如《医宗必读.健忘》所说:“按内经健忘之原,俱责之心肾不交,心不下交于肾,浊火乱其神明,肾不上交于心,精气伏而不用,……”   总之,本证以虚证为多,如思虑过度,劳伤心脾,阴血损耗,化生无源,脑失濡养,久病损伤精血,年迈气血亏损,肾虚或心火独亢之心肾不交,均可导致健忘。实证则见于七情所伤,或痰浊壅盛,蒙蔽清窍。   本篇所讨论的健忘是指后天失养,脑力渐致衰弱者。生性愚钝,天资不足的善忘,不在讨论范围。   现将健忘的证治分述如下。   (一)七情所伤 . .   症状及分析。 .   心悸健忘、善惊易恐一一七情所伤,脉络失和。   治法。疏肝解郁,通络。 .   方药。柴胡疏肝散(柴胡6克 醋香附6克 川芎4.5克 白芍4.5克 枳壳4.5克(麸炒) 炙甘草1.5克 郁金5克 菖蒲3克 香附4.5克)加郁金、菖蒲。   方解;柴胡、枳壳,疏肝理气解郁,芍药、甘草,和营养肝,香附、川芎,.理气活血通络,郁金、菖蒲,解郁开窍。 .   (二)痰浊上扰   症状及分析,   健忘,头晕一一痰浊上扰,清阳被蒙,   胸闷,呕恶一一痰湿中阻,胃失和降,   舌苔黄腻、脉滑一一痰湿内蕴之象。   治法.降逆化痰开窍。   方药。温胆汤(半夏6克 陈皮15克 茯苓4.5克 炙甘草3克 竹茹6克 枳实6克 生姜15克 菖蒲3克 郁金5克 红枣1枚  1.若心中烦热者,加黄连、麦冬以清热除烦; 2.口燥舌干者,去半夏,加麦冬、天花粉以润燥生津; 3.癫痫抽搐,可加胆星、钩藤、全蝎以熄风止痉。 )加菖蒲、郁金。   方解;半夏、陈皮,燥湿理气化痰,茯苓,健脾利湿化痰,竹茹,降逆化痰,枳实,健脾下气,甘草、大枣,健脾和中,菖蒲、郁金,开窍解郁。   (三)心脾不足   症状及分析。   失眠健忘,精神疲倦,食少心悸一一思虑过度、劳伤心脾、心睥两虚。   治法。补益心脾。   方药,归脾汤;人参3克  白术3克  茯苓3克  炒酸枣仁3克  炙甘草1克  炙黄芪3克  远志3克  木香1.5克  当归3克 龙眼肉3克  生姜3片  红枣3枚 1.如果脾虚发热的加入山栀子3克 丹皮3克 2.崩漏下血者,加艾叶炭、炮姜炭以温经止血; 3.偏热者,加生地炭、阿胶珠、棕榈炭以清热止血。   方解;归脾汤为健脾益心气之良方,常用于思虑过度,心脾两虚的健忘证。   (四)肾精亏耗   症状及分析。   健忘腰酸腿软,头晕耳鸣,男子可见遗精早泄一一肾虚脑失濡养、精关不固,   五心烦热、舌红、脉细数一一阴虚相火偏旺。   治法.补肾益精。   方药;六味地黄丸;山萸肉6克 山药6克 熟地12克 丹皮4.5克 泽泻4.5克 酸枣仁5克 五味子5克 远志3克 菖蒲3克 茯苓4.5克  1.阴虚而火盛者,加知母、玄参、黄柏等以加强清热降火之功; 2.兼纳差腹胀者,加焦白术、砂仁、陈皮等以防滞气碍脾。 2.若肾阳虚衰可加鹿角胶、肉苁蓉、巴戟天、紫河车等以阴阳同补,填精益脑。 加酸枣仁、远志、菖蒲。   ①方解。六味地黄丸为滋补肾阴之良方,用于阴虚肾精不足之蝼忘。酸枣仁 五味子,养心安神补脑,远志、菖蒲,开窍化痰,引药上行。   (2)加减。 .   若肾阳也虚可加鹿角胶,肉苁蓉、巴戟,紫河车以阴阳同补,填精益脑。   (文献选录]   《灵枢.邪客》。“夫邪气之客人也,或令人目不瞑不卧出者,何气使然?……今厥气客于五脏六府,则卫气独卫其外,行于阳,不得入于阴,行于阳则阳气盛,阳气盛则阳陷,不得入于阴,阴虚,故目不瞑。黄帝曰。善。治之奈何?伯高曰,补其不足,泻其有余,调其虚实\以通其道而去其邪,饮以半夏汤一剂,阴阳已通,其卧立至。”   《金匮要略.血痹虚劳病》。“虚劳虚烦不得眠,酸枣仁汤主之。”   《诸病源候论。虚劳病诸候》;“大病之后,脏腑尚虚,荣卫未和,故生于冷热。阴气虚卫气独行于阳,不入于阴,故不得眠。若心烦不得眠者,心热也,若但虚烦而不得眠者,胆冷也。”   《证治要诀。不寐》;“大抵惊悸、健忘、怔忡、失志、不寐,心风,皆是胆涎沃心,以致心气不足。若用凉心之剂太过,则心火愈微,痰涎愈盛,病愈不减,唯当以理痰气为第一义。。   《景岳全书.不寐》:“不寐证,虽病有不一,然惟知邪正二字则尽之矣。盖寐本乎阴,神其主也,神安则寐,神不安则不寐,其所以不安者,一由邪气之扰,一由营气之不足耳。有邪者多实证,无邪者皆虚证,凡如伤寒伤风疟疾之不寐者,此皆外邪深入之扰也。如痰、如火,如寒、如水气、如饮食、忿怒之不寐者,此皆内邪滞逆之扰也。舍此之外,则凡思虚劳倦惊恐忧疑,及别无所累而常多不寐者,总属真阴精血之不足,阴阳不交而神有不安其室耳。……无邪而不寐者,必营气之不足也,营主血,血虚则无以养心,心虚则神不守舍,故或为惊惕,或为恐畏,或若有所系恋,或无因而偏多妄思,以致终夜不寐,及忽寐忽醒,而为神魂不安等证,皆宜以养营养气为主治。……凡人以劳倦思虑太过者,必致血液耗亡,神魂无主,所以不寐,即有微痰微火,皆不必顾,只宜培养气血,血气复则诸证自退,若兼顾而杂治之,则十曝一寒,病必难愈,渐至元神俱竭,而不可救者有矣。……有邪而不寐者,去其邪而神自安也。”   《张氏医通。不寐》:“不寐有二,有病后虚弱,有年高人血衰不寐,有痰在胆经,神不归舍。亦令人不寐。。   《医学心悟。不得卧》。“有胃不和卧不安者,胃中胀闷疼痛,此食积也,保和汤主之,有心血空虚卧不安者,皆由思虑太过,神不藏也,归脾汤主之,有风寒邪热传心,或暑热乘心以致躁扰不安者,清之神自定,有寒气在内而神不安者,温之而神自藏,有惊恐不安卧者,其人梦中惊跳怵惕是也,安神定志丸主之,有痰湿壅遏神不安者,其证呕恶气闷,胸胁不利,用二陈汤导去其痰,其卧立至。。多寐;   《灵枢.海论》。“髓海有余,则轻劲多力,自过其度,髓海不足,则脑转耳鸣,胫酸眩冒,目无所见,懈怠安卧。” 。   《灵枢.大惑论》:“入之多卧者,何气使然?歧伯曰。此人肠胃大而皮肤湿,而分肉不解焉。肠胃大则卫气留久,皮肤湿则分肉不解,其行迟。夫卫气者,昼日常行于阳,夜行于阴,故阳气尽则卧,阴气尽则寤。……留于阴也久,其气不清,则欲瞑,故多卧矣。。   《脾胃论.肺之脾胃虚论》;。脾气之虚怠惰嗜卧.四肢不收……当升阳益气,宜升.阳益胃汤。”健忘: 、   灵枢.大惑论》:“黄帝日;入之善忘者,何气使然?歧伯曰. 上气不足,下气有余,肠胃实而心肺虚,虚则营卫留于下,久之不以时上,故善忘也。”   《三因极一病证方论。健忘证治》。“脾主意与思。意者记所往事,思则兼心之所为也……今脾受病则意舍不清,心神不宁,使人健忘,尽心力思量不来者是也。故日常常喜忘,故谓之健忘,二者通治。”   《严氏济生方.惊悸怔忡健忘门》;“夫健忘者,常常喜忘也,善脾主意与思,心亦主思,思虑过度,意舍芈清,神宫不职,使人健忘。治之之法,当理心脾,使神意清守,思则得之矣一   《丹溪心法。健忘》。“健忘,精神短少者多,亦有痰者。戴云;健忘者,为事有始无终,言谈不知首尾,此以为病之名,非比生成之愚顽不知人事者。……此证皆由忧思过度,损其心胞,以致神舍不清,遇事多忘,乃思虑过度,病在心脾。又云。思伤脾亦令朝暮遗忘,治之以归脾汤,须兼理心脾,神宁意定,其证自除也。”   《证治要诀.健忘》:“健忘者,所过之事转盼遗忘,此乃思虑过度,病在心脾.宜归脾汤。”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