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转载】经方大师胡希恕治疗口腔溃疡一剂见效

2014-04-15  zcy_library   |  转藏
   

甘草泻心汤:炙甘草12g,黄芩10g,干姜6g,半夏(洗)12g,大枣5枚(擘),黄连3g,人参(或党参)10g。

注:半夏可用姜半夏。甘草泻心汤的方证是上热下寒。顽固重症加生地15克。

方剂来源:《金匮要略》。甘草泻心汤是粘膜修复剂。

经方大师胡希恕、刘渡舟、黄煌、大塚敬节(日)用它来治疗口腔溃疡、白塞氏综合症,葡萄膜炎一剂见效。

以下内容摘自《冯世纶经方临床带教实录(第1辑)》:

1、胡老讲述医案
胡老曾治一产后患者,口腔及舌全部烂赤,饮食不入,心下痞满,腹胀,便溏,咽干不思饮,舌红降,脉沉细。
甘草泻心汤加生石膏、生阿胶1剂,即能进粥,3剂后痊愈。
临床还常遇久久不愈的顽固重证,以本方加生石膏(30-50克),或加生地(15-25克)而多取捷效。
2.胡老讲述医案
甘草泻心汤治愈确诊为白塞综合征者1例。
胡老讲述道:“说起来亦很有趣,1970年夏刚从河南归来,吕尚清院长告诉我,有一位解放军女同志曾几次来院找我,她说数年前曾患白塞综合征,经我治愈,但住意大利后病又复发,因特回国找我诊治。
对于西医病名本无所知,乍听之下,不禁愕然。未久患者果然前来,但事隔多年,我已不复记忆。经过一番问答,乃知数年前曾以口腔溃疡来门诊,近在意大利经西医确诊为白塞综合征,口腔及前阴俱有蚀疮。
与服甘草泻心汤加生石膏,另与苦参汤嘱其熏洗下阴,不久均治。”
经方治今病,从中可得到一定启迪。
3.史某,男性,42岁,1965年11月15日初诊。
反复发作口舌溃疡2年,本次发作已半月。舌上舌下皆有巨大溃疡,因疼痛不能吃饭及说话,右胁微痛,大便少微溏,舌苔黄厚,脉弦滑。
舌有巨大溃疡、舌苔黄厚,上热。
脉弦滑,右胁微痛,大便微溏,半表半里下寒。
综合分析:证为上热下寒,治以苦辛开降,与甘草泻心汤
处方:炙甘草12g,黄芩10g,干姜6g,姜半夏12g,大枣3枚,黄柏10g,党参10g。
结果:上药服2剂,舌痛已,进食如常,继调半月诸症消除。

 

 

   外用药物:思密达是一种硅铝酸盐,对消化道黏膜具有很强的覆盖能力,并能维持6h之久,是临床肠道疾病的常用药。因其来源于纯天然矿物,安全性高、副作用轻,在肠道疾病治疗中倍受推崇。口腔溃疡和小儿口腔炎:近年发现,思密达对口腔黏膜表面的各种致病因子具有很强的固定和抑制作用。以思密达少许,调成糊状,涂于患处,3~4次/d;

    黄煌教授《经方杂谈》 http://www.haodf.com/zhuanjiaguandian/zhaodongqi_400987475.htm

甘草泻心汤在《金匮要略》中被作为治疗狐惑病的专方来使用的。狐惑病类似于现代医学的白塞氏综合征,也叫眼一口 一生殖器综合征。因发病于头面与会阴 ,又有人称为终极综合证。然而,把甘草泻心汤作为狐惑病的专方看待,似乎仍未揭示本方主治的实质。狐惑病是以人口腔及生殖粘膜损害为主症,因此,可以把本方作为治疗粘膜疾病来使用,换言之,甘草泻心汤是粘膜修复剂。就范围而论是针对全身粘膜而言的,不仅包括口腔、咽喉、胃肠、肛门、前阴、还包括泌尿系粘膜乃至呼吸道粘膜,眼结膜等等。就病变类型而言,既可以是粘膜的一般破损,又可以是充血、糜烂,也可以是溃疡。临床表现或痒、或痛、或渗出物与分泌物异常等等,因其病变部位不同而表现各异。《伤寒论》中其人不利日数十行,谷不化。即是胃肠粘膜被下药损伤影响消化吸收所致。临床方面,甘草泻心汤既可以用于治疗复发型口腔溃疡,白塞氏病,也能用于治疗慢性胃炎、胃溃疡以及结肠炎、直肠溃疡、肛裂、痔疮等。结膜溃疡、阴道溃疡也能使用。不管是何处粘膜病变,均可导致病人心烦不眠 ,这可能与粘膜对刺激敏感有关。甘草是本方主药,有修复粘膜作用,如《伤寒论》以一味甘草治咽痛,即是咽喉部粘膜充血炎变。 西药治疗胃溃疡的一味老药生胃酮,即是甘草制剂。总之,本方的临床运用要善于举一反三,不能被蚀于喉”“蚀于阴的条文印定眼目。

 

李可治疗口腔溃疡医案:摘自《李可老中医急危重症疑难病经验专辑》P286

病案一、离休干部陈x x68岁,经北京西苑医院专家会诊,确诊为"复发性口腔溃疡",病程30年,百治不效。其症,初起舌尖部发出针尖大之红疹,灼痛。l周内蔓延至两腮、下唇内侧、舌两侧,1周后由红变白,渐成玉米大之凹洞性溃疡,20日后又渐变红色,1月左右渐愈。或劳累过甚,或饮酒过多,或食辛辣食物,其病即作。尤以突然气恼,暴怒,几分钟内便满口一齐发病。轻则一月一发,重则一月数发。最重时溃疡扩展至咽喉部,则只能喝一点凉奶或流质食物,痛如火灼,寝食俱废,苦不堪言。四处求医,除西医对症疗法外,曾服中药导赤散、凉膈散、连理汤、调胃承气、丹栀逍遥,皆无效。刻诊脉洪大,面赤如醉,双膝独冷,夜多小便。证属高年肾阴下亏,阴不抱阳,龙雷之火上燔。予引火汤大滋真阴,油桂小量引火归原:

  熟地90克,盐巴戟肉、天冬麦冬各30克,云苓15克,五味子6克,油桂2(米丸先吞)3剂。

药服1剂,症退十之七八,3剂服完痊愈。追访半年虽偶尔饮酒或情志变动,亦未发作。此法治愈本病120余例,多数一诊痊愈,无复发。(注:火不归原证祥见博文“李可治三叉神经痛等龙雷之火用引火汤”)

 

 

病案二、对于火不归原兼脾虚泄泻者,用引火汤易增加腹泻,故李氏改用四君子合七味地黄汤变通。详见下面案例: 
    复发性口腔溃疡燕某,女,29岁。口舌生疮 6年,1月数发,时愈时作。近1个月来,因流产后恣食瓜果生冷,复因暑热,夜睡不关电扇,门窗大开,又遭风寒外袭,遂致身痛呕逆,食少便稀。外感愈后,口舌于今晨突发白色丘疹一圈,灼痛不可忍。按脉细弱,舌淡欠华,面色萎黄,腰困膝软,此属肾虚脾寒,虚火上僭。“证治准绳”治此类口疮,用四君七味(六味加肉桂)合方加玄参,细辛,极效。但本例病人,脾胃气弱殊甚,寒凉滋腻不可沾唇,变通如下:

   红参(另炖)10克,焦白术,茯苓各30克,炙草,姜炭,细辛各10g的,油桂1.5克(饭丸先吞),肾四味各15克,3剂。二诊:诸证均愈。予补中益气汤加肾四味(枸杞子,菟丝子,补骨脂,仙灵脾),胎盘粉5克(冲),10剂,培元固本,以杜再发。 
    按此方为四君理中汤培土敛火,肾四味,肉桂引火归原,加细辛火郁发之。李氏凡遇火不归原证而脾胃虚弱之病人,即投上述变通方,皆效。 

 

注:白塞病(Behcet’s disease,BD)是一种全身性、慢性、血管炎性疾病。临床上以口腔溃疡、生殖器溃疡、眼炎及皮肤损害为突出表现,又称为口-眼-生殖器综合征(白塞综合征、贝赫切特综合征)。该病常累及神经系统、消化道、肺、肾以及附睾等器官,病情呈反复发作和缓解的交替过程。

口腔病变的根源在肠胃病,所以治疗口腔溃疡的同时要积极治疗肠胃病。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