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雅亭 / 诗词天地 / 《钗头凤》赏析

0 0

   

《钗头凤》赏析

2014-04-28  尚雅亭
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晓风干,泪痕残,欲笺心事,独语斜阑。难,难,难!
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千秋索。角声寒,夜阑珊,怕人寻问,咽泪装欢,瞒,瞒,瞒!
    这首词是唐婉为和陆游的《钗头凤》而作。
    众所周知,两首《钗头凤》是如此脍炙人口、家喻户晓,历来被不断考证、不断演绎、品评,如果前者一个原因是词作者陆游是个伟大的爱国诗人。那么后者,词本身就蕴含了作者本身的深情。也牵引出陆游与唐婉缠绵曲折、至死不渝的爱情悲剧。
    陆游二十岁时与唐婉结婚。婚后两人一直情投意合,感情甚笃。这引起了陆母的不满(古时女子无才便是德,女子家居应有种种“规矩”,恩爱夫妻亦不能过于亲密),不久,陆母便逼陆游与唐婉离了婚。此后,陆游续娶王氏为妻,唐婉奉家命改嫁赵士程。
若干年后,陆游到绍兴城南禹迹寺南的沈园游春,意外遇到唐婉和赵士程,唐婉即命人将黄酒和果馔送到陆游面前,请他食用。心中恋情未断,此时故人相见,佳人已作他人妇,无限怅惘,痛悔当初,于是题写《钗头凤》于沈园墙上:
    红酥手,黄滕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
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
    唐婉读这首词后,当即便和了这首词,不久便郁郁而亡,时年不过三十。
    此后的陆游呢?一直从事抗金事业,直至六十六岁的花甲之年罢官回乡。在他六十七岁时又重游沈园,看到当年题写的词,已事隔四十多年,字迹模糊不清了,感慨之余,作小诗一首记事:“坏壁醉题尘漠漠,断云幽梦事茫茫。”
    七十五岁时又游会稽城,登上禹迹寺眺望沈园,再次情不自禁写下绝句《沈园》:“梦断香消四十年,沈园柳老不吹绵。此身行作稽山土,犹吊遗迹一泫然。”
八十岁那年,又写诗悼唐婉:“路近城南已怕行,沈家园里更伤情”,“玉骨久成泉下土,墨痕犹锁壁间尘。”直至去世前一年仍题诗:沈家园里花如锦,半是当入识放翁。也信美人终作土,不堪幽梦太匆匆。”
    可见,前前后后,陆游只要“近城南”便会想起“沈园”种种,为此伤情,勾起对唐婉的无限追思。唐婉身虽死,魂犹在,让人念念不忘到老死。如果说《孔雀东南飞》的故事是传说,那么陆游唐婉活脱脱的演绎,谁又能说这世上没有坚贞不渝、生死不移,用尽一生去和封建礼教抗争的爱情呢。
    陆游一生做诗词近万首,其中写给唐婉的有几十篇。却无只言片语于其母亲,也没有一篇是给续妻王氏,可见陆游自始至终心中只有唐婉一个人。可见用情之执着。
现在回过头来年唐婉的这首《钗头凤》。可以说,他们的爱情悲剧给了唐婉致命的打击。这是个性情女子,可以说一生为情而生,为情而死。
    唐婉虽人嫁赵士程了,但始终心若磐石,只属意陆游,和赵士程是同床异梦。沈园重逢前,她郁郁寡欢,有泪只能在夜阑偷偷流,“晓风干,泪痕残”,心中便有多少情感,也只能“欲笺心事,独语斜阑”,正和陆游的“锦书难托”相呼应。人前还须“咽泪装欢,瞒,瞒,瞒”,在煎熬中渡日,长年累月,便郁郁生疾,“病魂常似秋千索”,命悬一丝。在沈园见过陆游后,便如绝堤之洪,身心俱毁,终于香消玉殒,撒手人寰,这首词可以说是唐婉的绝命题。
    致唐婉而死的不是陆游,不是那份强烈执着的感情。唐婉冰雪聪慧,知道是“世情薄,人情恶。”导致他们离散的是封建礼教。古时丈夫休妻的七条原因,其中一条是:“子甚宜其母,父母不悦,出。”也就是说父母不喜欢的儿媳,儿子必须休了,不得违命。这是整个社会的法律,无以抗衡,只有以死明志。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