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园遗梦——陆游和唐婉的凄美爱情故事。传说从前沈园的粉壁上曾题着两阙《钗头凤》,第一阙是南宋著名爱国诗人陆游所写,第二阙是陆游的前妻唐婉所和。在一个繁花竞妍的春日,陆游漫步到沈园。陆游八十五岁那年春天,也是他生命中的最后一个春天,仍由儿孙搀扶前往,此时沈园又经过了一番整理,景物大致恢复旧观,陆游满怀深情地写下了最后一首沈园情诗:沈家园里花如锦,半是当年识放翁;也信美人终作土,不堪幽梦太匆匆。
《钗头凤·红酥手》与《钗头凤·世情薄》赏析 桃花落尽,寂寞池阁,欢情已成昨。作者:陆游 唐婉。《钗头凤·红酥手》 (陆游) 红酥手,黄縢酒, 满园春色宫墙柳;然而,幸福的生活并没维系多久,陆游的母亲对唐婉因嫌生憎,强令陆游休妻。唐婉回过神后,亲手捧上一碗黄縢酒,送到陆游的面前,陆游默然接过酒,一饮而尽。——《沈园二首》(1199年,陆游75岁,沈园别后45年)——这是陆游最后一次沈园题诗,时年85岁。
只能迁情沈园。(如果有可能,如果有可能啊,我宁愿从来不知道这世上有个地方叫沈园。) 沈园不仅仅是沈园了。前人对陆游的《沈园二首》评价很高,但我以为清人陈衍在《宋诗精华录》中说得最好:“无此等伤心之事,亦无此等伤心之诗。就百年论,谁愿有此事?就千 秋论,不可无此诗。”其实,不仅是《沈园二首》,陆游在之后的相关作品,同样动人情肠,时间,真是一剂特效或长效的治疗心灵创伤的良药吗?至少对于陆游它 是失效的。
千古绝恋-----------陆游与唐婉的爱情故事。陆游与唐婉两人千古绝恋的写证!然而,陆游的母亲不喜欢唐婉,以至最后发展到强迫陆游和她离婚。陆游在这首词里抒发的是爱情遭受摧残后的伤感、内疚和对唐婉的深情爱慕,以及对他母亲棒打鸳鸯的不满情绪。陆游走后,唐婉孤零零地站在那里,将这首《钗头凤》词从头至尾反复看了几遍,她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便失声痛哭起来。八十四岁,离辞世仅一年时,陆游不顾年迈体弱、再游沈园。
陆游的这两首诗,抚今追昔之感,洋溢于诗词行间《沈园二首》城上斜阳画角哀,沈园非复旧池台。梦断香消四十年,沈园柳老不吹绵。城墙上的角声仿佛也在哀痛,沈园已经不是原来的亭台池阁。《沈园二首》乃陆游触景生情之作,写下时距沈园邂逅唐氏已四十余年,但缱绻之情丝毫未减,反而随岁月之增而加深。第一首诗回忆沈园相逢之事,悲伤之情充溢楮墨之间。不久后唐婉以泪相和的答词写下《钗头凤·世情薄》《钗头凤·世情薄》
(原创)李蔚:魂落沈园。陆游仕途受阻。陆游晚年,每年春上必往沈园凭吊唐婉,每往或诗或词必有寄情,后来就一直住在沈园附近。81岁,陆游做梦游沈园,及醒,感慨系之,在《梦游沈家园》诗中悲叹:“路近城南已怕行,沈家园里更伤情。今沈园建有陆游纪念馆,展出大量手迹、照片、画幅、善本、托拓片、实物模型等,反映了陆游爱国忧民和作为一代文豪的辉煌成就。沈园还据陆游诗意,利用水面,开辟了一个景区:春波惊鸿。
沈园里一个关于《钗头凤》的故事-中国自助游网查看大图沈园是我梦绕魂牵、心驰神往的地方,每回的绍兴之行,我都要去沈园寻访那缠绵悱恻的爱情传说,去感悟那催人泪下的千古绝唱。查看大图跨进沈园,余晖斜照,庭院深深。时年三十二岁的陆游漫步来到沈园,可名满天下的沈园美景却难掩他内心的抑郁。如今的沈园,虽然早已是人非物旧了,唯有这不老的沈园故事,虽历经千年沧桑,却依旧在草木苍翠和亭台楼榭间散发着无尽的淡淡幽香。
千古爱情名园:《沈园的故事》文章汇编-2千古爱情名园:《沈园的故事》文章汇编-2四十年后,年迈的诗人沈园重游,含泪写下《沈园二首》以纪念唐琬: 「城上斜阳画角哀,沈园非复旧池台,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不去沈园。而沈园呢?还是那个沈园吗?我不知道,眼前的沈园,与我想象中的沈园距离有多远,我只知道沈园是滋润那故事的全部背景啊!不去沈园,留下的是想象中的沈园,或许想象中的沈园更为本真。
陆游:错过,便是一生。在偶遇陆游后,唐琬把自己与陆游的往事告诉了赵士程。从这两首《钗头凤》可以看出,陆游与唐琬仍然深爱着对方,那么,当初陆游为什么要休掉唐琬?在一个傍晚,陆游来到沈园。四十年的风雨侵蚀,沈园早已不是他记忆中的样子,更何况当初的人与事,伤心的往事立刻浮上陆游心头,于是他提笔写下《沈园二首》。从沈园回去后,陆游梦中再到沈园,梦醒后作《十二月二日夜梦游沈氏园亭》二首。
珠联璧合,自然天成——析陆游和唐琬的《钗头凤》《钗头凤》 陆游。剩下的陆游,一次次地来到沈园,想来怀旧,又是最伤心的地方,每来一次,都会写下一首沈园诗。其二:“路近城南已怕行,沈家园里更伤情。香穿客袖梅花在,绿蘸寺桥春水生。”八十五岁,陆游在儿孙的搀扶下最后一次来到沈园,写下了《沈园》:“沈家园里花如命,半是当年识放翁。也信美人终成土,不堪幽梦太匆匆。”不久,陆游溘然长逝。
虞云国:漫谈陆游的悼亡诗|文史知识。漫谈陆游的悼亡诗。第三,陆游的岳家也出身仕宦(陆游母亲是北宋名臣唐介的孙女),没有充分理由也是不会接受唐氏轻易被出的。对《沈园》二首,陈衍也有一段精当的评语:“无此绝等伤心之事,亦无此绝等伤心之诗。就百年论,谁愿有此事?就千秋论,不可无此诗!”意思是说,陆游与唐氏的故事是人世间绝等伤心的悲剧,正因为情之所钟,陆游才写出这样感人肺腑的伤心之作。
诗词佳话《钗头凤》---沈园情。本文转载自如茶女人《诗词佳话《钗头凤》---沈园情》品赏青山老师在我日志《我写我心》留评的这一首词《钗头凤》,让我想起南宋词人陆游的《钗头凤。百度陆游钗头凤:几年以后的一个春日,陆游在家乡山阴(今绍兴市)城南禹迹寺附近的沈园,与偕夫同游的唐氏邂逅相遇。反复吟诵,想起往日二人诗词唱和的情景,不由得泪流满面,心潮起伏,不知不觉中和了一阙词《钗头凤》:题在陆游的词后:
〖原创〗读诗:品味陆游至死弭笃的爱情〖原创〗读诗:品味陆游至死弭笃的爱情。虽然秦观诗的成就远不及陆游,但也无碍陆游于对秦观的倾慕。赵士程是陆游的表兄弟,过去人们一直以为陆游与唐婉是表兄妹。宋宁宗元五年(1199)春天,75岁的陆游闲居山阴,垂垂老矣的陆游仍在深深地思念着唐婉,“每入城,必登寺眺望,不能胜情”,为此写下了绝句两首,即《沈园》诗二首。1206年,陆游81岁,梦中再游沈园,又写下了两首诗:
沈园情殇题记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陆游与唐婉,才子佳人,一段沈园情,应和钗头凤,留下了多少红尘佳话!几杯酒下肚,陆游的离愁别绪统统涌上心头,就着散落的夕阳,将一首《钗头凤》题于沈园的粉墙上。第二年,他忍不住去了趟沈园。回去后,陆游写了最后一首关于沈园的诗《春游》——“沈家园里花如锦,半是当年识放翁。也信美人终作土,不堪幽梦太匆匆。”一切都预示着那些红尘往事终将尘归尘、土归土。
陆游与唐婉及相关诗词汇总陆游与唐婉及相关诗词汇总。有关的诗词有钗头凤,还有沈园:40年后,陆游75岁,重回沈园又写下了脍炙人口的沈园两首:陆游81岁时,已不能到沈园,依然梦中牵挂,又赋“梦游沈园”诗:  其一  路近城南已怕行,沈家园里更伤情;陆游八十五岁那年春天,也是他生命中的最后一个春天,仍由儿孙搀扶前往,此时沈园又经过了一番整理,景物大致恢复旧观,陆游满怀深情地写下了最后一首沈园情诗:
陆游与唐婉的《钗头凤》两首词,就在诉说这样一种痛与悔的心伤:唐婉原本是陆游的结发妻子,二人精神意趣极为相投,婚后诗词歌赋醉意人生,令陆游沉溺温柔乡忘了世界。“钗头凤”这个词牌名的来历,源于宋词里有“可怜孤似钗头凤”之句——就好似发钗造型上只有一凤独舞,那么孤独,那么寂寥。《钗头凤》词的情苦,就如同陆游的痛与伤:《钗头凤》(陆游)莫,莫,莫!《钗头凤》词的调苦,又如同唐婉的悲与泣:《钗头凤》(唐琬)
这两首词一唱一和,缺一不可。只有把它们合在一起读,才能读出那缠绵悱恻、穿越时空的爱恋。这是陆游、唐婉写于一千多年前的爱情绝唱。时至今日,仍然感动着许多人,并千里迢迢赶到绍兴沈园去参观。   说实话,初读这两首词,在为陆游感叹的同时,也感到奇怪。陆游一生以抗金复国为己任,金戈铁马,许多人评价他“一扫宋词纤艳之风”,居然也写出了如此缠绵绯侧之作,未免有英雄气短、儿女情长之惑。
陆游 唐婉 沈园。宁宗庆元五年(公元1199年),陆游75岁,陆游再游沈园,物是人非,触景生情,更深沉地触动了他的隐痛。梦断香消四十年,沈园柳老不吹绵。公元1208年,陆游84岁,最后来到沈园,和唐婉作人世间的最后的绝别:"沈家园里花如锦,半是当年识放翁,也信美人终作土,不堪幽梦太匆匆"。陆游牵肠挂肚的是沈园,梦魂缠绕的是沈园。沈园已成为陆游精神世界的寄托,铸成陆游生命中的另一种姿态,这种姿态同样千古卓绝。
84岁的陆游,再游沈园,为过世50年的唐婉写下一首诗,成千古绝唱。听说这件事后,陆游痛断肝肠,从此,沈园成了陆游魂牵梦绕的地方,也成了陆游心中永远的痛。在唐婉逝去四十年后,陆游再一次来到沈园,他按捺不住自己的悲伤,提笔写下了两首诗,“城上斜阳画角哀,沈园非复旧池台。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梦断香消四十年,沈园柳老不吹绵。此身行作稽山土,犹吊遗踪一泫然。”
陆游与唐婉:山盟虽在,锦书难托  【诗词背景】  陆游出生于北宋末年,生活于南宋,是著名的爱国诗人及词人。在陆游75岁的时候,经过沈园,依旧触景伤情,又做《沈园》绝句两首  《沈园》其一  城上斜阳画角哀, 沈园非复旧池台。在陆游84岁的时候,也就是陆游生命最后的时光里,陆游依然不顾年老体衰,重游沈园,题《春游》一首:  《春游》  沈家园里花如锦, 半是当年识放翁。
天生情种陆游。他就是陆游。此词于爱国大诗人陆游31岁,满怀忧闷之情,独自一人漫游山阴城沈家花园时所作。四年之后,陆游重游沈园,看到当年写在墙头上的《钗头凤》,睹物思情,感慨伤怀,再次写到:大诗人陆游于七十五岁高龄,居住在沈园附近,此时唐婉已逝世四十多年。白发苍茫的陆游,拄着拐杖,佝偻着身躯,来到沈园,老泪纵横,用枯瘦如柴的双手温情地抚摸着那面墙壁,颤颤巍巍的和着泪水提笔再次写下两首《沈园》诗。
钗头凤。后陆母对这位儿媳甚是不满,恐陆游因此而疏远功名,荒废学业,逼着陆游休妻。有一年春日,陆游出游禹迹寺南的沈园,遇到唐、赵二人在亭内饮酒。莫,莫,莫!例如:“城上斜阳画角哀,沈园非复旧楼台。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和“梦断香销四十年,沈园柳老不飞绵。此身行作嵇山土,犹吊遗踪一泫然。”后人喜爱陆游的诗文,也十分感叹陆游之不幸,所以沈园也由此出名,后代有数不清的人来此徘徊了。
陆游认识这个女孩是因为她题在驿馆墙壁上的一首小诗:“玉阶蟋蟀闹清夜,金井梧桐辞故枝。一枕凄凉眠不得,呼灯起作感秋诗。”陆游觉得小诗写得清新可喜,问起驿卒,回答是他的女儿,陆游很是喜欢,于是纳其女为妾。按照常情推测,情形一定是这样:唐琬发现陆游,告诉赵士程,本意大约是提醒赵士程回避,以免相见的尴尬,而赵士程则说不必,索性招呼陆游同饮,于是陆游就来了。陆游也很尴尬。八十二岁,陆游再往沈园,凭吊唐琬:
陆游的父母之所以急于给儿子娶亲,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为了要改变陆游的生活情趣,以增加成家立业、仕途经济等等在陆游生活中的比重。陆游转过身向前走过……,聪明多情的唐琬指着远去的陆游向丈夫说:“你看,务观在那边。”他们邀陆游前来同坐,叫家人给陆游送去酒肴。从这词可以看出,陆游与唐琬婚后是经常到沈园来游赏的。陆游73岁时,王氏去世,陆游还写下了《自伤》一诗,其中有“白头老鳏哭空堂,不独悼死亦自伤”等句。
沈园悲歌沈园悲歌。陆游与唐琬相见于沈园并题壁,是在绍兴二十一年(一一五一)春天,陆游时年二十七岁。前人对陆游的《沈园二首》评价很高,但我以为清人陈衍在《宋诗精华录》中说得最好:“无此等伤心之事,亦无此等伤心之诗。就百年论,谁愿有此事?就千秋论,不可无此诗。”其实,不仅是《沈园二首》,陆游在之后的相关作品,同样动人情肠,时间,真是一剂特效或长效的治疗心灵创伤的良药吗?至少对于陆游它是失效的。
沈园桥上品放翁。我对陆游的了解是在1959年出版的《中国文学史》上读到的,这本书中写陆游与唐婉的故事不到三百字,提到了《钗头凤》和《沈园二首》。陆游六十八岁再游沈园并题诗。唐婉逝世近四十年,陆游七十五岁了,住在沈园的附近,“每入城,必登寺眺望,不能胜情”,怀念唐婉,重游沈园,并作《沈园》绝句二首,这是诗人诗中的悲思,是脍炙人口的名篇:沈园是怀旧的,沈园也是伤感的,我去沈园寻找800多年前陆游的心路历程。
陆游唐婉的凄美爱情故事?若天压我,劈开那天,若地拘我,踏碎那地,我等生来自由身,谁敢高高在上?宋高宗绍兴十四年,二十岁的陆游和表妹唐婉结为伴侣。后陆游七十五岁,住在沈园的附近,“每入城,必登寺眺望,不能胜情”,写下绝句两首,即《沈园》诗二首。从那首脍炙人口的《钗头凤》词、传说中唐琬的唱和开始,加上他几十年后陆续以沈园为题悼念唐琬的几首诗,陆游用自己的一生写下了一段流芳百世、凄婉感人的爱情悲剧。
陆游年轻时曾和前妻唐婉有着一段刻骨铭心的感情经历,陆母以耽误功名和不能生育为由,逼迫两人离婚,陆游另娶王氏,唐婉则改嫁赵士程,数年后两人在沈园意外相遇,陆游伤感之余,在沈园墙壁上留下《钗头凤》一词如下:钗头凤 (陆游)沈园是陆游一生情之所系,直到84岁,陆游辞世前一年,他仍不顾年迈体弱、再游沈园,作《春游》诗:沈园二首。陆游晚年,每年春上必往沈园凭吊唐婉,每往或诗或词必有寄情,后来就一直住在沈园附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