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帆文学社 / 历届 / 暗夜随想

0 0

   

暗夜随想

2014-05-10  扬帆文学社

暗夜随想

——读《钗头凤》

高二(218)班  陶真真

 

    “红酥手,黄滕酒,满城春色宫墙柳……”轻轻地,我在夜晚反复吟诵着这首词。凉风拂过,我忍不住打了个寒噤,抬起头,望着那满天的星星,仿佛又看见了一个女子在沈园内怅然若失的身影……

    “娘说,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琬儿不能生育,我这是不孝;娘说,琬儿是妖精,把我迷得不思进取,不谋功名;娘说,琬儿克夫……”他呆呆地坐在沈园内的那株桃树下,不断呢喃着。彼时,桃花正艳,一朵朵的,好不可爱,就如琬儿那副娇容……

    “相公。”娇柔的女声打断了他的思绪,他抬起头,望着朝自己缓缓走来的琬儿,她的脸上还挂着泪珠儿,像极了被露水沾湿的桃花,玉洁冰清,惹人怜惜。

    “相公,妾知晓你的苦处,妾先回娘家住几日,休书,写好了就差人送来吧!”她抽泣着,断断续续地说着,香袖一挥,转身离去。他嗫嚅着,眼泪噙在红透了的眼眶中,这个写下“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三万里河东入海,五千仞岳上摩天”的男人,他诗里令人耸眉动容的气势此时早已烟消云散,他,陆游,现在连句“琬儿”也唤不出了。曾经的山盟海誓,随风而逝!他在母亲和心爱的女人面前,做了懦夫!

    还记得那一年,他以一只钗头凤做聘礼,将她迎娶回家。那是一只钗,钗头是一只小小的金凤凰,凤嘴小小,以为衔紧了一世的爱情,可是终究逃不过“孝”字的呵责,一下子将这情丝斩断。

    此后,君娶王氏淑女,妾嫁赵家英才。是为了忘掉这段情吧?他远离了家乡。可十年后,他又回来了,独自去了沈园——应该是心底的一缕难解的情愫引他去的吧?这个他与唐琬相遇相诀的地方。

    “夫人慢点。”温柔的男声传入陆游的耳膜,转身之间他又对上了她那双玲珑闪光的眸子,这如画的春天里,杨柳揉碎了一池碧水,他呆呆地望着她,这个曾经为他铺纸研墨,与他吟诗作对的贤妻,她那双曾为他轻摇玉扇的纤纤玉手,彼时正与另一只手十指相扣,显得好不恩爱。

    她也呆住了,十年阔别,今又见君,君又消瘦了,她的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儿,但她不能哭,因为赵士程,这个同样深爱着她,不顾她不能生育而拼命要娶她的男人,此刻正紧紧地攥着她的手。她不能,也不愿伤害他,她要忍着内心传来的阵阵痛意,去骗他,去骗自己,自己已经忘了陆游。

    她与丈夫在小轩中品食,亲自送了陆游一杯酒,“以妾红酥手,予君黄滕酒”。此后就再未抬头看他一眼。她已为人妇,尽管赵士程足够绅士,给了他们叙旧的机会,只是她不敢,谁不怕?这难以抑制的相思!只消一个相对的眼神,这感情的潮水就会决堤,那时伤害的,又岂止是自己?

    他在墙上题了一阙“钗头凤”,为了逃开这宿命般的挫败感和遗憾,陆游远远离开了故乡山阳,手持三尺青锋北上抗金,又转川蜀任职。一年后,唐琬重游沈园,看见墙上所提的词,顿时伤心饮泣,便在词后和了一阕——

    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晓风干,泪痕残,欲笺心事,独语斜阑。难,难,难!

    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角寒声,夜阑珊,怕人寻问,咽泪装欢。瞒,瞒,瞒!

    不久,唐琬便因悲伤过度,抑郁而死。她对得起陆游了!

    而陆游呢,他一生写了九千多首词,却没有一首是给自己的母亲和续弦的妻子的,心里还是怨恨的吧。毕竟,母亲亲手埋葬了他的幸福……

    陆游在四十年后告老还乡之时,才见到唐琬所和之词,此时他的两鬓白发在秋风中凌乱地飞舞着,“唤回四十三年梦,灯暗无人说断肠”……

    《钗头凤》传诵了千年,陆唐绝恋传诵了千年,可是只要一对恋人能一直厮守到两鬓斑白之时,这些作品都不要,又有什么关系呢?

 

简评:作者穿越千年,还原了当年令人心碎的一幕一幕,探寻了《钗头凤》一词背后的悲欢离合,交织着爱与痛,伤与泪,珍惜与无奈的种种情感,是陆唐爱情的赞歌,也是悲歌,令人唏嘘感叹不已。可以说,作者是深得词作神韵的。原来诗词可以这样解读!(朱晓荔荐评)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