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潘金莲拿什么来争宠?

 老牧童 2014-05-16

            慕容素衣:潘金莲拿什么来争宠

                    发布时间:2014-05-15 10:52 作者:慕容素衣  点击:2232次
 
 

     《甄嬛传》走红的时候,我曾经守着电视机不眠不休地看了几天几夜,末了又找来小说原著细细研读。看着甄嬛华妃们一个个乌眼鸡似的斗来斗去,真是不亦快哉,这书写得热闹好看,只是有个大破绽——居然没有涉及到房中术!各位看官,这难道不是妻妾争宠的核心武器吗?

 
  流潋紫花了一大堆词藻来描绘女主如何貌美如花如何聪明绝顶,还不惜用上了“女中诸葛”这样的词儿,她想说服读者,嬛嬛光凭着高贵冷艳的劲儿,就能够固宠多年。你相信吗?反正我不信。比较起来,还是安陵容的得宠比较有说服力,这姑娘擅长调制催情迷香,让皇帝一入寝宫就情不自禁,算是沾了点房中术的边。迷恋嬛嬛的姑娘们,醒醒吧,要在三千佳丽中脱颖而出,玩高贵冷艳估计早被一巴掌扇死了。
 
  要想了解妻妾争宠的真相,最好的教材不是《甄嬛传》,而是《金瓶梅》。其实苏童的小说《妻妾成群》中也隐约写到了这一点,颂莲最初嫁给陈老爷做第四房小妾时,就是因为床上的机灵劲儿很快成了新宠,后来的失宠多半是因为不肯迁就陈老爷的性趣味,另一个愿意迁就的小妾立马翻了身。
 
  当然,苏童写得较为隐讳,远远不如兰陵笑笑生那样秉笔直书百无禁忌。一本《金瓶梅》,通篇都是性事,难怪会被视为天下第一淫书。西门大官人的府中,无时不在上演着风月大战,女人们试图通过对西门庆性的占有,来争夺在丈夫心目中乃至整个府中的地位。看上去有点不堪吧,可是这才是血淋淋的真相啊。
 
  西门府中的争宠大战丝毫不比雍正皇帝后宫中的平静,甚至更真实、更残酷。西门庆除了正妻吴月娘外,还有五房小妾,其中包括妓女出身的李娇儿,丫头转正的孙雪娥,还有死了丈夫嫁过来的孟玉楼、潘金莲、李瓶儿。在这五个小妾中,李娇儿和孙雪娥基本上属于靠边站的,纯粹凑个数而已。
 
  都说能抓住男人的胃就能抓住男人的心,这样的准则其实只适合穷苦百姓,富人家厨娘成群,哪个少奶奶还亲自洗手做羹汤的。孙雪娥是因为“整治得一手好汤水”才被纳为第四房小妾,可是婚后照样在灶上忙活,时不时还吃西门庆一顿饱打。
 
  孟玉楼和李瓶儿明显受重视得多,原因很简单,这二位有钱!她们虽是再嫁的寡妇,可是都带来了前夫留下的大笔银子。有陪嫁傍身,腰杆自然粗了。很多人都以为西门庆离了潘金莲就活不了,事实上他在武大死后,潘金莲眼巴巴盼着他来迎娶,这时媒婆薛嫂上门说亲,推介孟玉楼说:“手里有一分好钱,南京拔步床也有两张。四季衣服,妆花袍儿,插不下手去,也有四五只箱子。珠子箍儿,胡珠环子,金宝石头面,金镯银钏不消说。手里现银子,他也有上千两。好三梭布也有三二百筒。”
 
  西门庆一听,马上动了心,上门看过后急吼吼地娶进家,把个潘金莲搁置了好长一段时间,后来还是她想办法寄了小曲儿给西门庆,才有机会嫁进去,只能屈居第五了。
 
  李瓶儿也有钱,书中说她“散漫使钱”,所以合家上下无一不说她好。这二位嫁进府后,为西门府上的万贯家财锦上添花,说是小妾,从丈夫到奴才谁敢轻视?所以说,经济地位决定家庭地位,从古至今都没变过。潘金莲是穷得叮当响的,她这么争强好胜的人,偏偏没有银子傍身,什么都只得开口向枕边人要,基本上每次欢爱之后,都会向西门庆索要点小物件。风雪夜姐妹们一齐出去做客,人人都有皮袄,独独她没有,说是西门庆心尖尖上的人,其实连件皮袄也没替她置办过,还是李瓶儿死了后捡她剩下的穿,为此甚至被吴月娘数落了一通。潘金莲本来是个处处要拔尖的人,为了件皮袄却不得不在汉子面前做小伏低一回,这人啊,真不能太穷,一穷就容易志短。
 
  有钱可以让丈夫尊敬,可要赢得丈夫的欢心,光有钱还远远不够。同样是有钱的小妾,孟玉楼就远远不如李瓶儿得宠。张竹坡评点《金瓶梅》时,对孟玉楼大为叹赏,认为渠在西门府中不受重视是为屈才。孟玉楼这个人在书中地位很奇特,处处都有她,但处处都不是主角,很多时候,她和潘金莲交好,很多时候都像是后者的陪衬,作者似乎也有意识将她做为潘金莲的对立面来写。写潘金莲时大肆渲染其淫荡,写孟玉楼却多用洁笔。在西门家,贞女自然不如淫妇讨好,所以孟玉楼只落得个张竹坡为之叫屈的局面。
 
  在西门家,论出身,潘金莲不如嫡妻吴月娘,拼家当,又拼不过孟玉楼和李瓶儿,就是她引以为傲的美色,其实也没什么稀罕,西门庆妻妾个个都饶有姿色,在奶子如意儿的点评中,认为她还不如孙雪娥清秀白净呢。要说她的优势,倒也有几点,一是口才好,嘴皮子利索,一张嘴简直集民间俚语之大成,顺口溜歇后语随口拈来,这样的利嘴,既讨人爱也逗人嫌;二是色艺双绝,别小看潘金莲,她其实堪称《金瓶梅》中第一才女,书中说她上过几年女学,能识字读书,时兴戏曲无所不知。书中也只有她,每每和情郎分离后,会寄个《山坡羊》之类的曲子传情,思春的时候除了打丫头骂小厮外,也会雪夜弄琵琶抒发满腔幽怨。看似庸俗的西门庆其实还是有点精神追求的,可以说潘金莲的才艺为她加分不少。
 
  但光靠这些还不行,潘金莲的致胜法宝是秉风情擅风月。书中和西门庆有染的女子至少有一打,可要说媚术一道,无人可和潘金莲匹敌。她的长处在于敢为人之不敢为,能为人之不能为,对西门庆百般俯就曲意奉承。具体战术是什么,兰陵笑笑生用一句诗总结得很好:
 
  自有内事迎郎意,殷勤爱把紫箫品
 
  读者朋友们,你们自己去体会吧。
 
  唯一能够和潘金莲在房中术上一决高低的,只有李瓶儿。李瓶儿伏侍花太监多年,获得了一套大内秘传出来的春宫图,西门庆刚刚勾搭上她的时候,两人曾按图索骥一一观摩演习。潘金莲无意中窥见了,当下视为至宝,眼界为之大开,可见李瓶儿的段数那时足以俯视众女。
 
  不过一味好淫是需要身体本钱的,李瓶儿产后纵欲过度,染上了崩漏之症。潘金莲就强壮多了,她自言曾经小产过两个胎儿,好像完全不影响她日夜宣淫。后来李瓶儿油尽灯枯,潘金莲更是一家独大。
 
  西门庆对这两个小妾都甚是宠爱,可是态度又有明显的不同,对李瓶儿是夫妻情分,有怜惜、有疼爱、也有尊敬,对潘金莲呢,性伙伴的意味要胜过夫妻。所以他但凡有什么新奇的性趣味,都是拿潘金莲来试验,甚至有性虐的倾向,醉闹葡萄架那一回,明显就像现在所说的SM,折腾得潘金莲差点就出了意外。不过很多时候,是她主动自愿地扮演性奴的角色,像我这么重口味的人,读到她为西门庆喝尿那一段,都忍不住有做呕的感觉。这样的事,李瓶儿是不屑做的,西门庆也不会让她做,对比起来,想想也不禁替潘金莲感到可悲。
 
  潘金莲是不会自怜自艾的,她和春梅是整部书中最强大的人,因为无情,所以强大。男人对她们来说只剩下一个身份,就是性伙伴。西门庆其实还是有情有义的,可以说他是死于潘金莲的纵欲,但临死之前,最抛不下的还是她,快要断气了还依依不舍地叮嘱她:“我死之后,你们姐妹们不要失散了,好好地守着吧。”又对吴月娘说:“六儿从前有什么不好的,你多担待。”
 
  谁知道,西门庆尸骨未寒,潘金莲就和他女婿陈希济勾搭在一起了。
 
  君生日日说恩情,君死又随人去了。
 
  在对待夫君冷酷无情这一点上,潘金莲和甄嬛倒是有共通之处,窃以为,这二人能在一众妻妾中固宠不衰,靠的就是无情,不足为外人道的是,无情之外,还得御夫有术
 


        来源: 豆瓣 | 责任编辑:邵思思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