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意率 / 炼养之术 / 欲保长寿先补亏损

0 0

   

欲保长寿先补亏损

2014-07-08  章意率

欲保长寿先补亏损 胡海牙

这些年来,常有身边好友邀余写些养生文字,余自思才疏学浅,故每每推辞。及至近来在医院诊病中常有气功病者前来求治,方觉此事大为不妙,询查根源皆因不知养生延命,妄谈气功所致也。然初步养命道理,老师陈撄宁先生早于三、四十年代即已广泛讨论宣传,今人不察而重蹈覆辙良可悲也。余深悯其苦,即继陈夫子志,再而言之,以醒今人耳目,是为不作之法。

考历代修炼法门非止一途,有时此法适用,有时彼法相宜,贵在融会贯通而全不执着。近之学气功者每喜闻简单之口诀,而传人者亦仅传呆板之方法。对于原理往往忽略过去,以致是非莫辨、轻重倒置,最易误人。昔之著书者其在当时各有目的,彼只求达其目的而已,往往重整理经验而非传播知识,原不必限制后人定须依从其说唯唯诺诺。可惜后人读书无识,遂极容易被人所误。今之传气功者或执定一书以教人,或专守一法以济世,自信其坚,且自视其高,结果竟不免失望。故愚见主张先从研究原理下手,务求明白其所以然,庶不至为各种道书丹经所误,更不至被近代传授口诀者所欺。但我之所谓原理者,乃根据事实而推断,几乎可以称得定律,不象他人空谈玄妙。

弥补亏损实为急务

仙家功夫分为性功与命功两大部分。有主张先修性后修命者,意谓性功若不纯,命功亦难得见效,假使性功做得好,命功自然易于成就,此一说也。又有主张先修命后修性者,意谓命功有限量,性功无限量,宜先将有限量者做完然后再致力于无限量者,只要留得筏子在,不怕将来不能渡河,就怕筏子毁了即永无到彼岸之一日,此一说也。更有主张性功与命功同时并进不分先后者,愚见亦赞成此说。盖性功属于心理方面,命功属于生理方面。心理固能影响到生理而生理亦能改变心理;可知心理与生理有相互的关系,不能于其中分轻重缓急,因此性功与命功亦当同时并用,不能说孰先孰后。

性与命在最初源头本不可分,惟吾人既有此后天肉体,且须设法保存此肉体,勿便其速朽,姑将性功与命功分为两部分比较,不分者似为便利。是论理与论事之不同也,非强加定律。先修性者每尊北派清静,先修命者常讲南宗栽接。古所谓金丹大道实即南宗阴阳功夫,乃《参同》、《悟真》所指,决非清静孤修事也。此一节近代唯撄宁夫子明确讲过,非但知之者不多,即便知道敢于点破者更不多矣。而所谓阴阳功夫,比较江湖先生所传授者大有分别,不可不明焉。

然而修炼金丹大法条件特别苛刻,非有财、侣、法、地、福相应,再加自己的大智大慧勤勉方能修持,这里且不去谈它。而今为方便起见,考虑君等为职业所拘,每日暇逸之时间有限,对于性功颇难深入,又以年龄皆非少壮,半生精力消耗已多,以环境而论现在与将来仍不能跳出此范围之外,所以弥补亏损,命功在君等实为急务。

弥补亏损的修炼

补亏损者,世人娶妻生育及一切酬应,年至四十以后,其精气已耗大半,更有人先天不足,若后天不补足精气,则做气功难有进步,故当注意之。其法:每日不拘何时(若饱食之后必须缓行三、五百步方可就坐)人座,腰带放松。坐定后,呼出粗浊之气一二口,即收心神于命门(两肾中间、肚脐对面)不事他顾,专一于此,勿令念起,如鸡抱卵须常听。如此每日行持,坐一、二小时,或能多坐更佳。如觉两腰间辘辘跳动不已时,随即以意送入阴跷(即针炙家的会阴穴),既至阴跷,又觉其中掣掣跳动,虽跳动却不要理它;待更觉浑身通泰心如迷醉,遍体脉络皆觉活动,暖溶溶如坐春风之中,我亦不理它,只自专心致志安居其中。如此凝定、跳止,万不可稍有邪念意淫,否则自误匪浅。

口鼻之息名为外呼吸,与内呼吸之动作正相反。鼻中之气吸人则内呼吸反迎而上升至脐轮。鼻中之气呼出则向呼吸反而下降至海底。如此情形,久久自然升降,则无弊病。若稍存意念送他上下,则此内呼吸与我灵明不能融化为一。其要紧处,惟忌念起;念起神散,虽坐无益。总之,务要此虚灵不昧之神归入阴跷穴中而不出,安居既久,则神自化气,气自化精。

初坐,约得,三百息,继渐加至五六百息,两腰之中及小腹,渐渐觉热,体素畏寒及手足素冷者亦觉其热。而后使阳气化为阴精。如是每日行持,以填补历年之亏损,并为藏阳之地步。故此补亏一法,是谓清静中接命添油之秘诀也。此法不是炼精化气、炼气化神,乃是以神化气、以气化精。因为年高体亏之人,身中已无精可炼,故不能不借重此法。由此步功夫做完,而后再行炼精化气,方是进步之途。

撄宁师曰:神仙家每于阴跷一穴秘而不宣,且云轻泄者必受天殃。推其本心,非吝不肯传,盖人不论男女老少,若得此阴跷种阳之诀,其肾阳立能变弱为强,易如反掌。而阳旺思淫亦为常人所不免,此道本为寿世,今反用及助淫,是贻害于世也,故必择人而后传者,一也。其二,又恐落人江湖骗者之手,搬弄是非,致虎落平原反被犬欺耳。

仙家养生本于科学实验,每发现吾身有不足处即刻速速补之,每发现与长生有关处即刻注意谨慎。古仙见呼吸与生命关系之重要,因此遂有调息法、数息法、观鼻法、吐纳法、服气法;见神气与生命关系之重要,因此遂有心息相依法、凝神入气穴法;见食物与生命关系之重,因此遂有择井泉法、蓄雨水法、造玉浆法、服钟乳石髓法;见日光与生命关系之重要,因此遂有采日精月华法、晨起服东方生气法;见运动与生命关系之重要,四此遂有五禽戏法、八段锦法、通三关法、转河车法;见林泉可以避酷暑、穴居可以御天寒、深山可以远尘嚣,因此遂有洞天福地之选;见肉食容易致病、谷食不能长生、熟食每多夭折,因此遂有不吃烟火之志。此皆古仙家全部之学术,今人不弹此调久矣,而蠢者曲解之亦久矣。

修炼要旨

再就其能行者分别言之。

第一、心息相依。吾人肉体上最重要之机关即是呼吸,呼吸若一断,人立刻死亡,不能稍延时日,故命功当以呼吸功夫为首务。古仙以为人吐出者乃父母培育之气,吸入者乃天地生化之气,故《灵宝秘法》以多吸长、呼短少为要点。常见人将亡时只有呼气没有进气是其明证。大都市里弄胡同房屋中空气多半不洁,凡吐纳法、服气法、深呼吸法皆不可用,仅能做心息相依功夫耳。今人做功夫只晓得守窍、通关或深呼吸、逆呼吸等等,若心息相依神气合一,则很少有人注意。此法至简,唯心随息转,息绵心宁,法效甚宏,是性命和合之根基。

第二、饮食滋补。常人一星期断绝饮食,则饥渴而死,故饮食之重要仅次于呼吸。此条包括药饵补品在内,非仅指每日照例的三餐茶饭而言,因为人身有许多必需之物质在普通饮食中不易得着。又非只指人参、鹿茸之属,五谷杂粮、草芝果实皆有应用。但进补品须要有高等的医药知识,若一味蛮补,非徒无益,而且有害。

第三、全体运动。徒知饮食滋补不知运动,则机关板滞,消化不良,补品亦难得力,甚或壅塞而成大病,故当济之以运动。常言药补不如食补,食补尚需运动,以其生命本身而论也。所谓全体运动者,盖连脏腑神经皆要运动,不仅运动四肢而已。武术之运动宗旨在对敌,未必尽都合于修养原则,宜于古代导引或近代体操法中择其姿势合于修养之原则者行之。总以运动脊髓神经并五脏六腑为主,四肢不过附带运动,并非重要。最忌者就是学做人力士及健美运动或为竞赛夺标之运动,此等争名夺利运动两败俱伤,何尝有人己两利之效乎?愚以为流行最广泛者以太极拳最为宜人,既可不拘壮弱,皆能实行。一动无有不动,又可体悟阴阳相济之理,生发技击之道。以其柔和舒展极尽人体艺术之美,又深符合自然运动之规律。更加神气相依渐人虚无境界,此太极拳之内功也。察太极拳以松空通为不二法门,而松空通者又何拘于太极拳哉!

第四、端身正坐。心息相依之功夫,凡行住坐卧皆可用功,不限定专在坐时行之。此处所谓端身正坐者,盖指每天总须有两三次静坐功夫,不可有缺。每次至少半小时,至多两个小时,入定者不限,如勉强延长亦有妨害,心息相依之后宜静坐,每餐饭后宜静坐,体操导引之后宵静坐,杂事之后宜静坐,杂事之后稍加休息皆宜静坐。能静坐即是功夫。不必于静坐时更在身中搬弄什么花样,以免画蛇添足。世人每厌恶正当静坐时,心中常有杂念忽起忽灭,恐扰静功,其实没有什么关系。

静坐是身不动,止念是心不动,乃两件事不可混为一谈。吾人既须应付事务,终日在尘劳之中,如何能使心不动?只先求暂时身不动为已足,若果身不动功夫长久下去勿使间断,将来渐渐即可做到心不动地步,此非短时间事也。心定念止就是性功。静坐功大可以矫正中年、年老以后的上实下虚、头重脚轻之病,又可以治性情浮躁之病。颇有合于老子虚其心实其腹、重为轻根、静为躁君之旨。最忌的是在静坐时于身体内搬弄许多花样,以求假热闹,就象江湖卖技之流所表演之花拳绣腿,虽能博得看众喝彩,却非实际基本功夫,识者所不取也。

凡习端身正坐者,只要不歪不靠、自小腹以上端正挺直即为合法,但周身肌肉筋骨要完全放松不可有一部分紧张。至于盘腿垂腿、握手放手、开眼闭眼、卷舌舒舌、垂帘观鼻等等皆不关重要。世人专在这些小节目上注意而不研究静坐之原理,所以静坐多年功夫却难得进步。甚至于当静坐时身体或面部显出可怕可笑之奇形怪状,彼等反误以为功夫有效验,并且各处宣传,教人如法炮制,可谓一盲引众盲也。

养生小术远非金丹大业

以上诸条仅是养生小术,远非金丹大业。所贵者乃是陈撄宁先生所倡导之仙家讲科学、重实验、看实效之精神。遂劝今人重其本,顾其未,查其源,问其流,方避盲人骑瞎马,半夜临深池之殃。撄宁先生生前每叹一叶障目不见泰山,常虑骑驴找驴之弊病,虽时过境迁,古之鉴犹今之镜也。先生羽化近三十年,余亦列于老迈,振兴仙学之重任当委于后来者。幸于今日科技发达,文明进步,研究仙学者甚众,倘真博采古往今来众家之长,分析比较,去粗存精,去伪存真,则可望来日硕果累累,利人利己,大同世界和平安宁,亦足陈先师之宏愿也。

关于《补亏正法》(蒲团子)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6012c090102uxel.html海牙老师《欲保长寿,先补亏损》一文中曾提到一则守阴蹻补亏损的方法,此法之原文如下。

每日不拘何时入座,腰带放松。坐定后,呼出粗浊之气一二口,即收心神于命门,不事他顾,专一于此,勿令念起,“如鸡抱卵须常听。”如此每日行持,坐一二小时,或能多坐更佳。如觉两腰间辘辘跳动不已时,随即以意送入阴跷(即针炙家的会阴穴),既至阴跷,又觉其中掣掣跳动,虽跳动却不要理它;待更觉浑身通泰心如迷醉,遍体脉络皆觉活动,暖溶溶如坐春风之中,我亦不理它,只自专心致志安居其中。如此凝定、跳止,万不可稍有邪念意淫,否则自误匪浅。

口鼻之息名为外呼吸,与内呼吸之动作正相反。鼻中之气吸人则内呼吸反迎而上升至脐轮。鼻中之气呼出则向呼吸反而下降至海底。如此情形,久久自然升降,则无弊病。若稍存意念送他上下,则此内呼吸与我灵明不能融化为一。其要紧处,惟忌念起;念起神散,虽坐无益。总之,务要此虚灵不昧之神归入阴跷穴中而不出,安居既久,则神自化气,气自化精。

初坐,约得,三百息,继渐加至五六百息,两腰之中及小腹,渐渐觉热,体素畏寒及手足素冷者亦觉其热。而后使阳气化为阴精。如是每日行持,以填补历年之亏损,并为藏阳之地步。故此补亏一法,是谓清静中接命添油之秘诀也。此法不是炼精化气、炼气化神,乃是以神化气、以气化精。因为年高体亏之人,身中已无精可炼,故不能不借重此法。由此步功夫做完,而后再行炼精化气,方是进步之途。

    撄宁师曰:神仙家每于阴跷一穴秘而不宣,且云轻泄者必受天殃。推其本心,非吝不肯传,盖人不论男女老少,若得此阴跷种阳之诀,其肾阳立能变弱为强,易如反掌。而阳旺思淫亦为常人所不免,此道本为寿世,今反用及助淫,是贻害于世也,故必择人而后传者,一也。其二,又恐落人江湖骗者之手,搬弄是非,致虎落平原反被犬欺耳。

这个方法,有人曾说来源于《丹经指南》之《补亏正法》。故我又查阅了《丹经指南》一书。其中的《补亏正法》之实修部分如下。

其法可预构一淨室,上下均置木板,以免湿气蒸入。室中务要明暗得宜,风日不侵。窗闼开闭,须看天时。置一坚木榻于室中,榻上先铺椶毯,上加软厚褥,务令两腿足骨下面坐久不痛为度。乃于每日不论何时,一切世事漠不关心,腰带、裤带均须解放,内外衣服要整楚抖松、宽畅适体,勿使里扯牵缠。坐定后,呼出粗浊之气一二口,卽收散外之神明清气,摄入绛宫,令定,万缘澄寂,勿令念起,复出片时,心气溶融和平,然后以意移入天目,俟凝定片刻不散,复以意由泥丸倒转玉枕,直注入夹脊。

卽至夹脊,卽自息心靜气,养我浩然,不事他顾,专一于此,勿令念起他散。如此每日行持一二时,或能多坐更佳,愈多愈善。气壮者五六日,气衰者至迟十五日,卽觉夹脊中热如火炽,且加肫痛。直待有此景象,便以意将此夹脊炽热之火送串入两腰,卽觉两腰辘辘跳动。察其跳动不已时,随卽以意送入阴蹻。

旣至阴蹻,又觉其中掣掣跳动。虽跳动,我只不理他。又觉浑身通泰,心如迷醉,徧体脈络,皆觉活动,暖溶溶如坐春风之中,我亦只不理他。卽张紫阳所谓‘阴蹻一动,百脈皆动’,故有此景象也。只自专心致志,安居其中,若久客初归家之主人翁,深深休息于阴蹻穴海底之内。如此片刻,自然而然,凝定跳止,便自细细内观默察,觉我之气根,实从阴蹻底起,上升至脐轮,卽自止而不上,复由脐轮下降至阴蹻底。自是升升降降,不出此三寸一分半之间,任其流行上下之,靜守天然化合之机,万不可稍有意想,自误匪浅。

而口鼻中,外呼吸,若非己有,觉与此内呼吸毫不相关也。非眞不相关也,因此内呼吸与口鼻之外呼吸,正相反耳。何则?若以常理推之,口鼻之气吸入,则内呼吸正当降入海底,今反迎而上升至脐轮,与口鼻吸入之气两相辏接,口鼻之气呼出,则此内呼吸正当升上同出,今反背而下降入海底,与口鼻外呼吸出入之气毫不相通相连,岂非正相反乎?且自有入而无出也。坐之久久,认得眞切熟溜,我却勿去做他主张,只自由他上,我亦随之而上,他下,我亦随之而下,只任他自然升降,则无弊病。我苟或容心于其间,稍有意见,欲送他上下,则此内呼吸,与我灵明,便相错乱违背,不能溶化为一,只三四息,便觉小腹气肫。苟患此弊,必重新整顿,再坐绛宫,再凝天目,再注夹脊,重入阴蹻,如调劣马,如责顽猴,久久驯熟,自无此弊。大抵最难收摄是心火。今欲以之入水,诚非一日所能致也。其至要紧处,惟忌念起。念起卽外散,虽坐无益。总之,务要此虛灵不昧之体,归入阴蹻穴中而不出,安居旣久,则神自化炁,炁自化精。精炁神三者,浑而为一,更不知何者为精,何者为气,何者为神,斯得之矣。设或于初行时念易动、神易越,不肯安居阴蹻中,则亦不妨以息若若之,使其有所依傍,而不外散,是亦勉强一法。若是旣久,自得坐忘。如是初行,每坐若得二三百息,继渐日加至五六百息,约抵旬日,两腰之中及小腹渐渐觉热,体素畏寒及手足素冷者,亦卽觉热。阳茎必时翘举。愼勿近妇女,是为大要。此为初得先天炁,不可卽采。待其举过自软后,制至慾心不动,此阳乃化为精。如是每行持,每日阳举,只自不采,让过月余,乃以日积我精也。所以积精者,卽以为藏阳之地也。此补亏一法,又名添油功夫也。

从文字来看,两者确有密切的关系。其不同者,是海牙老师收录文字较简,方法比较纯粹,无太多后天手段。简而言之,即先守命门,待命门气动,送入阴蹻,任其自动自化。而《丹经指南》之方法则略嫌繁杂。其法先守绛宫,后转天目,逆上泥丸,倒转脑后玉枕,次降夹脊,待夹脊气动,遂送入命门,至门命气动,再送入阴蹻养之,以后始渐偏于自然法。无论医学角度,还是仙学角度,海牙老师所收录的文字比较安全、简洁,适应人群广;《丹经指南》收录文字繁琐,如果心思呆板之人行之,易出毛病。有人曾认为,海牙老师所收录的文字,是改自《丹经指南》。其实,《丹经指南》的作者张松谷当年在上海时,陈撄宁先生亦住在上海,而从相关资料来看,他们的距离并不远,是否有过互访也难说。而这种方法,也未必是张松谷先生自创,故是否删改,并不影响这篇文章的作用。再者,如果确为撄宁先生改自《丹经指南》,改后的方法则优于原来的方法。究竟是何种情况,现在恐怕难以追究了。

关于此阴蹻种阳补亏法之效果,我曾跟老师讨论过。即‘肾阳立能变弱为强,易如反掌’,恐怕效果没有那样明显。本法称适合于老年虚损者,但我曾将此法介绍给年轻人试验,也未有立竿见影的效果。老师也说,这种方法是陈撄宁先生得来,效果确实没有传说的那样明显。后来有朋友曾向我问及此法,为了体验一下这种方法的效果,我曾实验了一段时间,结果还是符合我的心理预期。从我自己的实践结果来看,这种方法是道理的,而且也确实有效果,对以后下一步工夫也有帮助。但这种方法跟每个人的个人条件有关。效与不效,在人,不在法。同时,还应清楚,除了使用特殊药物能使肾阳立强外,用工夫强肾,是需要过程的。切莫抱着市侩的心态,意图一时之立见捷效。另,此法确适于老年人,年轻人还是先从清心静气入手为妥。

补亏的方法很多,有动功,有静功,守阴蹻法只是其中的一种。如果用守阴蹻法不效,可以用其他方法,没有必要因“肾阳立强”一语而死守一法,那样则不免削足适履之讥。

以上是我个人的一些看法,因有朋友问及此法,故公布出来,供大家参考。

201478日蒲团子于存真书斋(1100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