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潮轩 / 自然 科学 天... / 蒸发的劫机者

0 0

   

蒸发的劫机者

2014-07-15  海潮轩
□ 撰文/陆离

  
  1971年11月25日,美国华盛顿州,斯内克河流域。

  巨大的峡谷两岸密布着高大的松树和云杉,森林的脚下则是湍急的斯内克河。这是美国地形最崎岖的地方,人迹罕至。可是今天森林中悠闲生活着的北美棕熊和驼鹿却惊慌失措地四处躲避,原本寂静得只能听见鸟叫的伊甸园从早上开始就变得异常喧闹,到处是穿着黑色制服的警察和蓝色夹克的联邦调查局探员。一位联邦调查局的探员正举着手电在昨天暴雨后泥泞的林地中艰难前行,他一边拨开湿漉漉挡道的灌木一边仔细搜索着四周,身上的对讲机则不断传来伴着滋滋干扰声的对话:“我这边没发现可疑痕迹,你那边呢?”“连只兔子都没看见!”“见鬼!我踩泥里了!”听着同侪的交流,可怜的探员突然感到又冷了许多:“这都快到零度了吧!这混蛋怎么挑感恩节动手!”抹去脸上冰冷的雨水后,他开始想念家里那温暖的壁炉,“现在老婆和孩子们该吃火鸡了吧,烤成深棕色的肉,再蘸上肉汁和红莓酱!该死,找到那混蛋饶不了他!”腹诽几句之后,探员又打起精神仔细搜索。而在他周围的方圆几十公里内,300位同事正和他一样,进行着一次美国历史上最大规模的地毯式搜查。这些人放弃了香喷喷的感恩节火鸡和馅饼如此劳师动众,到底是为了找谁?

  劫机

  时间倒回一天前,24日14点。

  西北航空305航班的美丽空姐弗洛伦斯·舍夫纳正面带标准职业微笑走在机舱走道上,询问乘客有没有需要帮助的地方。这次从波特兰到西雅图的短途航班因为临近感恩节,能容纳131人的波音727飞机上只零零星星坐了37位乘客。当她走到机尾最后一排时,看到单独坐在18C靠窗座位上正在吸烟的乘客向她招了招手(早期飞机上是可以吸烟的,有的航空公司还在舱门口为乘客发放香烟和火柴,1996年全世界的民航飞机开始禁烟)。

  弗洛伦斯·舍夫纳来到座椅前,低下身子问:“先生,您有什么需要帮助的?”黑衣乘客没有说话,只是递给她一张折好了的纸条。弗洛伦斯·舍夫纳微笑着接过纸条,没有看随手就把纸条装进了口袋。对性感漂亮的弗洛伦斯·舍夫纳来说,这种老掉牙的搭讪方式她经历过太多次了。可就当弗洛伦斯·舍夫纳想离开的时候,黑衣乘客突然探起身小声地说:“小姐,你最好立刻看看上面写了什么。”弗洛伦斯·舍夫纳微微有些不快,这样紧逼的搭讪可不是一位绅士该做的。不过出于职业礼貌,她还是打开了纸条,但立刻呆住了。上面打印着一行字,整齐却令人心惊肉跳:“在我的公事包内藏有一个炸弹,我在必要时将会使用它。你现在要坐在我身边,你们已被我挟持了。”不过在短暂的惊慌后,弗洛伦斯·舍夫纳很快稳住了心神。她按照训练过的如何应对劫机条例,顺从地坐在了黑衣乘客的身边。黑衣乘客在她耳边小声地说:“我要20万美元,要不连号的20元纸币。还有4个降落伞,两个胸伞,两个背伞。到西雅图塔科马机场后,我要看到这些东西。另外飞机要重新加满油,否则就炸掉飞机。”听完劫机人的要求后,为了不惊吓到其他乘客,弗洛伦斯·舍夫纳强装镇定地走到驾驶室,将情况通报给了机长。

  周旋

  “还有20分钟就要降落了。”305航班的机长威廉·斯科特正和副驾驶谈论着工作。突然驾驶室的舱门被打开了,他一回头就看见弗洛伦斯·舍夫纳那慌张的表情,立刻预感到不妙:“出什么事情了?”弗洛伦斯·舍夫纳没有立刻回答机长的问题,强撑着关上舱门后虚脱了一样靠在门上喘了几口气才递上一张纸条。威廉·斯科特满心疑惑地接过纸条打开一看,脸色大变。他迅速呼叫西雅图塔科马国际机场,通报飞机被劫持的情况。然后机长镇定地对弗洛伦斯·舍夫纳说:“现在我们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确认他是不是真的有炸弹。你能再去和劫机者谈谈吗?这很难,但我相信你是个勇敢的姑娘。”弗洛伦斯·舍夫纳鼓起勇气点了点头,平复了一下心情便走出了驾驶室。

  她又一次来到机尾,有些颤抖地轻声问:“我能不能看一眼炸弹?”黑衣乘客温和地点点头,打开了脚下的公文包,弗洛伦斯·舍夫纳一眼就看到了公文包里被一堆导线缠着的6根红色雷管。随后黑衣乘客便随她一起回到驾驶室,机长威廉·斯科特告诉黑衣乘客他的要求已经转达给了地面,但是准备钱和降落伞需要时间。黑衣乘客似乎早有准备,他告诉机长那就在西雅图塔科马国际机场上空盘旋一段时间,直到东西准备好。于是威廉·斯科特便通过广播告知机上其他乘客,飞机因为小的机械故障需要盘旋一段时间,请大家不必惊慌。

  就在机组和黑衣乘客周旋的时候,整个西雅图都动了起来。因为涉案重大,美国联邦调查局立刻接手了整个案件的指挥权。西北航空的总裁唐纳德·尼罗普在得知消息后为了保障乘客的安全和航空公司的声誉,决定按照劫机者的要求支付赎金。为了给准备赎金和降落伞留出时间,斯科特驾驶着飞机在西雅图普吉特海湾飞行了近两个小时。而在这两个小时里,一场劫机者与联邦调查局之间的交手开始了。

  交手

  尽管西北航空总裁唐纳德·尼罗普决定支付赎金,但联邦调查局可没有让这个胆大包天的劫机犯逃掉的意思。有人提议在劫机者要求的降落伞上做手脚让他自己摔死,不过马上就被否决了。因为劫机者要了4个降落伞包,天知道他会不会拉着乘客或者机组人员一起跳伞。在没有什么实际效果的提议被否决之后,联邦调查局开始着手进行传统的反击准备。虽然劫机者要求不连号的钞票是为了防止他们追查钞票的流向,但是联邦调查局将他们从旧金山联邦储备银行调来的20美元钞票,每一张都单独拍摄了微缩照片,记录了每张钞票的号码。然后他们在机场布置了狙击手,还找了谈判专家,准备借谈判来寻找时机击毙劫机者。

  与联邦调查局紧张的准备相比,飞机上的气氛却有些出人意料地和谐。机长威廉·斯科特惊讶地发现,在驾驶室和机组人员共处了两个小时的劫机者一点心儿理压力都没有。这个一米八左右的中年男人居然能很有礼貌地和机组人员聊飞行方面的事。威廉·斯科特特别注意到,劫机者对飞行和附近的地形并不陌生,竟然还知道在距西雅图机场20分钟车程的地方有一个空军基地。

  飞机盘旋到17点24分,西雅图机场终于通知外表平静、内心焦急无比的机长威廉·斯科特,一切准备就绪,可以降落。当一名联邦调查局特工拎着1万张20美元的钞票和降落伞从机尾的舷梯登上飞机后,埋伏的狙击手就做好了准备。可是马上他们就发现,整个飞机的照明系统全部关闭,在黑暗中他们无法从机窗找到劫机者。很快,上飞机的联邦特工就带着36名乘客和弗洛伦斯·舍夫纳下了飞机,劫机者很守信用地释放了绝大部分人质。这时候飞机上就只有正副机长、机师和另一名空姐蒂娜·马克罗了,联邦调查局和美国航空管理局与劫机者联系,希望能派人和他谈判,被劫机者拒绝了。在派人进入飞机伺机做些什么的尝试失败后,联邦调查局又让机场方面拖延加油的时间。但是马上被劫机者识破,他尖刻地指出一架波音727加15分钟油油箱就满了。加油拖延时间失败后,联邦调查局又提出飞机客舱需要加压供氧,同样也被劫机者拒绝。在多次交手失败后,联邦调查局已经不太敢再刺激劫机者了,生怕他做出不理智的事情来。于是在19点46分,再没有理由拖延的飞机再次起飞,飞往劫机者要求的下一个目的地——墨西哥城。

  逃逸

  19点50分,华盛顿州。一个农场主吃完晚饭正在农场里散步,突然间厚厚的黑云遮蔽了天空,“要下暴雨了!”农场主抬头看了看便咒骂着赶快去关闭门窗。就在他被乌云阻隔的视线外,一架波音727飞机正掠过他的农场上空,后面居然还跟着三架来自附近空军基地的F-106全天候截击机。这架被重点照顾的波音727飞机就是刚刚被劫持的西北航空305航班。不过航班上的劫机者和机组人员并不知道,自己的屁股后面正跟着总共价值1400多万美元的强力保镖。

  驾驶室中,机长威廉·斯科特正和劫机者争论着:“278公里的时速太低了,这样飞机会失速掉下去的!”面对机长的愤怒,劫机者很平静地威胁着:“我很清楚波音727轻型客机能做到这点,所以按我说的做,别耍什么花招。另外高度保持在3000米以下,我手上可有高度计。还有飞行襟翼和起落架都放下,将襟翼置于15度角。”面对这种专业的威胁,威廉·斯科特只能屈服了,按照劫机者的要求进行飞行。看到飞机按照自己的要求飞行之后,劫机者走出了驾驶室并要求机长将舱门锁住不许出去,把剩下的四名机组成员都关在了里面。有些提心吊胆的机组成员不知道劫机者要干什么,只能小心翼翼地按照要求飞行。

  10分钟后,时针刚刚指到20点,驾驶室里的警示灯突然亮了起来,这意味着机尾的舱门被打开了。威廉·斯科特立刻按通呼叫器询问驾驶室外的劫机者:“需要帮忙吗?”回答却只有简单的一个词:“不!”当时机长还不知道这是他人生中最后一次听到劫机者的声音了。46分钟后,机长感觉到机尾部轻轻地动了一下,这是机尾舱门重新关闭的信号,他本能地标记了这时飞机所处的位置。然后再次询问劫机者发生了什么,可是等来的只有死一般的寂静。

  在这难熬的寂静中飞行了一个多小时后,飞机终于抵达劫机者计划中再次加油的雷诺机场。威廉·斯科特再次呼叫劫机者,依然无人应答。等候了一段时间,机长终于鼓足勇气打开了舱门。出现在他眼前的是空无一人的客舱,还有被机尾舱门打开后风吹得到处都是的烟头。威廉·斯科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在确定了终于安全之后他对外发出了信号。在外面机场等得心焦的联邦调查局特工一拥而入,同样愣在了那里。

  人去哪了呢?

  消失

  “他跟我询问了机尾舱门和自动舷梯的开启方法,我说飞行中不能开舱门放舷梯,他只说‘你错了’。”劫后重生的305航班空姐蒂娜·马克罗正对着桌子那边做笔录的联邦调查局特工回忆着当时的情形。事情很清楚了,劫机者是在飞行过程中开启了机尾舱门并放下自动舷梯,跳伞逃逸。当时因为遭遇暴风雨再加上黑夜,尾随的3架F-106全天候截击机的飞行员连机尾舱门打开都没有看到。

  在动用了300名警察和联邦调查局特工对劫机者可能降落的地方——华盛顿州斯内克河流域进行了18天地毯式的搜索之后,居然一无所获。劫机者的身份也是个谜,他登机时所用的名字丹·库珀只是加拿大一部英雄漫画中的人物,现实中并无此人。唯一找到的和劫机者有关的东西是留在客舱中的一条黑色JCPenney牌的领带,从领带上也找不到劫机者的指纹。而最有可能留下指纹的那张字条,据弗洛伦斯·舍夫纳回忆,在她回去确认炸弹的时候就被劫机者要走了。

  联邦调查局将拍摄下的34页钞票号码发给全美国的执法机构和银行,要求看到里面号码的钞票必须上报,并悬赏1000美元奖给第一个找到钞票的人。接下来能做的,就只有等待了。

  在感恩节的时候发生一件如此神奇的事情,媒体立刻像打了鸡血一样蜂拥而至。一位记者误把一位被排除的嫌疑人D.B.库珀和劫机者用的假名字丹·库珀弄混了,结果让D.B.库珀成了火遍美国的名字。在当时的美国民众看来,这次劫机是罗宾汉式劫富济贫的义举:美国历史上第一次成功的劫机,没有血腥暴力、没有人受伤,过程平和还充满了人情味,最终承担经济损失的是被老百姓认为是吸血鬼的保险公司……对基因里有着冒险因子的美国人来说,这就是完美的犯罪。虽然联邦调查局倾向于认为他已经丧生于丛林,但是美国人显然更愿意相信他安全脱逃。将自己去世的亲戚说成是丹·库珀成了一种风潮,几十年来共有超过1000人被联邦调查局列为嫌疑犯。

  丹·库珀的影响还不止这些,尼克松总统启动了空中便衣警察项目,将一些便衣特工派到一些航班上防止劫机。而两年后,美国联邦航空局开始要求航空公司检查所有乘客和行李,登机安检正式登上历史舞台。飞机制造商们给舱门加上了飞行时无法打开的安全锁,并将它命名为库珀锁。当初库珀劫机时,绝对不会想到是他推动了航空界多项重大改变。

  余波

  1980年,斯内克河。一个8岁的当地儿童正在森林中玩耍,突然他看到了一棵松树下有一堆似乎被烧过的美元。幸运的孩子抱着大约6000美元的钞票回到家中,给了父母一个惊喜。当兴奋的父母发现这些钱都是20美元面值的时候,他们突然想到了一个人,就是消失在这片森林中的丹·库珀。联邦调查局专家在鉴定后确认,这些钱正是赎金的一部分。他们推测这也许是丹·库珀为了抵御雨夜的寒冷而点燃的世界上最贵的一堆篝火。这个发现似乎验证了联邦调查局的推断,之所以赎金钞票从未出现过,就是因为丹·库珀已经死在了森林中。而在发现钞票的14周后,那里的圣海伦火山爆发,引起了森林大火。丹·库珀可能待过的那片森林被完全烧毁,即便有没发现的证据也已经化成飞灰了。于是联邦调查局封存了此案,不再调查。

  不过在2008年1月1日,联邦调查局的官网上突然出现了一份声明:“我们已经重新启动这个案件的调查工作。我们在这里将第一次提供一系列关于此案的照片和资讯。请仔细观看这些内容,看是否能勾起你的一些回忆,或许你也可以为我们提供任何有用的资讯,你可以帮助我们。你有任何关于库珀的资讯吗?请发电子邮件到……”和声明同时出现的,还有首次出现的丹·库珀的相貌合成图。这个声明一发,又出现了很多声称自己的亲戚是丹·库珀的人。不过这次联邦调查局有了利器,借助科技的发展,他们从当年在飞机中找到的那条黑色领带中提取出了DNA样本。正是因为有了DNA样本,联邦调查局才重启调查,并借助DNA排除了所有声称是丹·库珀的人。

  丹·库珀调查重新开始,会找到答案吗?也许正因为没有答案,他才成为世上最传奇的劫机者。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