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l4605 / 情丝白描 / 在你怀里安歇

0 0

   

在你怀里安歇

2014-08-05  sml4605

在你怀里安歇

我不知会在哪里遇上你,遇上她,遇上缘分。有时候只想要静静守候,但我不能错过任何一个能遇见你的瞬间,在你怀里安歇。所以最好的一面交给你,最坏的状态留给我。我相信自己有这样傲娇的感染力。

——【题记】

是否当我们彼此远走了,才会懂得珍惜的重要?是否当我们成熟了,才会想起天真的可?现实之中总有一些错别,微微成不痛不痒的释然。可当挽回的思潮降临,已觉得一切都不那么重要了。就算是曾经挚爱的人,亦是如此。

或许,命运真如上帝所言,是掌握在自己手中的吧。当我们在行走、停顿与选择之间看清生命的模样,连自己也会那么轻笑起来。想当初那个自己执拗得多可爱,多天真。竟不知道一切会缄默着改变。就连自己本身,亦是如此。

总是在天,或是哪个沉默的时刻思想这些无谓的东西。眼前浮现出彼此嬉笑打闹的模样,那么清晰却又静寂无声。想问那个墙壁上的钟摆是否偷听过我的故事,和陈年在无知无觉光阴里头的,那些不为人知的悲喜交融的表情?也是在这样的无知无觉中,你我长大了。学着告别,学着面对,学着隐忍,学着承受连语言文字也无法轻描淡写的生命之过程。我们的生命都消耗在了哪里?

甚至有一个晴天烂漫的日子,我都困窘依然。好像找不到可供自己支撑的点让心里有那么一丝好受。行走的人,总喜欢伤悲秋地去讨好那颗贪婪的心。于是,人也像萎靡了一般。躺在沙发上,望着天花板,望着空洞似被漂白的内心,昏昏欲睡。这气候,这时日,多需要热烈阳光的灌溉。可也只能端着酒杯,看着一张张照片,想着哪个人,听着一首音乐,缅怀些什么。悄无声息。

朋友的声音说,走出去吧?是,走出去,去哪里?这世界似乎哪里都不是落脚的好去处。繁华的变了浮华,平淡的厌倦了内心。想要行走,脚步缠在供养自己生命的土地,迈不出一步。缠在身上的日常琐屑好像要绑架灵魂的蔓藤,将你整个人掉成了大字形。有风,吹刮体肤,有雨,淋湿全身。若我们真是铁做的身躯,也真受不了现实赤裸裸的摧残。更可况是凡夫俗子?又何来钢铁之志。

每次,昏昏躺在床上,脑海便开始清醒。听得到城市心脏跳动的频率,看得清明朝要走的通途。无数次想要入睡却彻失眠的痛苦,成了暗夜里的精神摧残。它像魔沼一般让人深陷。明明眼睛已经累得睁不开了,明明疲惫已经侵蚀身体的每一个细胞了。可脑海思潮翻涌就是不肯入睡。回味着自己置身的这个世界,检视着这个世界给身体带来的重压。太多伤口需要心灵去抚慰去亲吻。

在白天,以为告别了黑夜的沉重,便能换来一日的生气。可也免不了从睁眼那一刻开始便要被强迫精神侵占的厄运。繁琐事物就像依附在身上的寄生物种,非搅得这个孱弱的宿主面色狰狞不可。你看走出去那些强装欢颜的脸孔,那些强打精神的身躯。他们头上无不顶着生活这沉甸甸的两个字。他们太需要一方休憩的空间,太需要一双足以倾听其内心愁楚的耳朵了。那么遥远。

你看到那些披着战甲行走的生命了吗?哪怕是趾高气扬的姿态,那也应该有无言困顿的时候。那是不可逃脱的。总不能把自己藏起来,像个既冷血又无情的刽子手,挥刀斩掉与内心的血肉联系。人就是因为掌握了不该有的演技,所以把演戏和现实混淆了,以至于丢了自己。可悲的是,周围并没有自己的观众。等到夜幕将深,望着静谧谧一片天空,望着空洞洞一张夜幕。默默无言。

才明白过来,自己得到了什么?又失去了什么?得到的多么可笑,失去的多么重要。无法挽回。每当空灵的音乐响起,内心是无法平静的。太想要诉说了,太想要倾听了。寻找知音的路途真是艰难坎坷。那些懂得这颗内心之茫然,懂得体恤这架身躯之疲惫的灵魂啊,为何总是想迷了路的样子?我等太久了,我的灵魂早在尘埃里头安生,而你漠然踩踏而过。为何不停停呢?

就这样停停吧,看庭前花落,听静水流深,淡然自在,也挺好。无悲无喜的样子并不代表没有经历,懂得深藏与包容并纳的人才能乐得自在。我相信那些爱、那些情,要走的总会走,能留的依然会留下来,没有谁是一辈子维持在记忆原画里的。我也相信,多一份天真无邪并没有错。善良与乐观永远比邪恶与悲观讨人喜爱。我知道,这是你我依然灿烂欢笑的原因。

我不知会在哪里遇上你,遇上她,遇上缘分。有时候只想要静静守候,但我不能错过任何一个能遇见你的瞬间,在你怀里安歇。所以最好的一面交给你,最坏的状态留给我。我相信自己有这样傲娇的感染力。

落篱/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