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园天一馆 / 诗词联赋 / 煮酒君:千古绝唱,陆游与唐婉

0 0

   

煮酒君:千古绝唱,陆游与唐婉

2014-08-09  随园天一馆

才子佳人,千古美谈。但若才子也是孝子,有时却是一种悲哀。唐婉便是这样一位悲剧人物,她与表兄,著名的爱国诗人陆游两情相悦,婚后琴瑟和谐,但因陆母亲的干预,陆游最终放弃了这段婚姻。唐婉一代佳人,只能以一阕《钗头凤》来表达内心的孤苦。

陆游与唐婉,并非像传闻那般是表兄妹,最早记述《钗头凤》的是南宋陈鹄所写的《耆旧续闻》,之后刘克庄的《后村诗话》也记叙了这个故事,但陈刘二人均为在所著书中提及他们是表兄妹,而根据《宝庆续会稽志》的记载,唐婉的父亲唐闳是山阴人鸿胪少卿唐翔之子,而陆母则是江陵人唐介的孙女。两地相隔甚远,尽管两家同姓,但两人并非血缘之亲,所以唐婉与陆游不会是表兄妹。

不过这无碍陆游与唐婉的真挚爱情。陆游二十岁时与唐婉结合。唐婉从小饱读诗书,聪慧美丽,善解人意,她与陆游常借诗词倾诉衷肠,花前月下,二人吟诗作对,互相唱和,陆游一生以爱国忧民而出名,但与唐婉的绕指柔,却一度让他忘却功名利禄,他当时是荫补登仕郎,那只是踏上仕途的开始,而后还需赴临安参加“锁厅试”以及礼部会试。要说温柔乡便是英雄冢,倒也不假,本该刻苦勤奋的陆游,沉溺于妻子柔情,无心功课。

陆游之母觉得唐婉耽误了儿子考取功名,心中十分不满,加之唐婉才情横溢(那时讲究女子无才便是德,陆游在为孙姓女子写墓志铭时也说过,才藻非女子之事也),婚后数年唐婉未生孩子(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于是逼迫陆游休妻。陆游开始时对母亲采用敷衍态度,将唐婉放置别院,私下偷偷与其相会,陆母识破后,大为恼怒,逼迫陆游另娶王氏为妻。陆游无奈,只得休妻再娶。唐家人为之愤愤,觉得若不将唐婉嫁出去脸上无光,于是,他们为唐婉再找了一位夫家,即皇家后裔赵士程。赵士程也是一位文人,对陆游的才情很敬佩,也很同情唐婉的遭遇,婚后他对唐婉很好,想尽力让她幸福。

绍兴二十一年,礼部会试失利后,陆游游览沈园,偶遇唐婉夫妇,赵士程知这二人情缘未了,主动避让,让他二人聚聚。唐婉带着一个丫鬟,提着一壶酒,朝陆游走去,二人各诉分开后的日子,情义仍在,但复合无望,无限伤感。唐婉走后,陆游在沈园赋诗一首《钗头凤》,聊表心意。

红酥手,黄縢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

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 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

陆游搁笔怅然涕下,独自离去。

满腹诗文而又敏感的唐婉久读此诗,悲恸欲绝,想起了与陆游新婚几年饮酒作诗,甜蜜的情景,她提笔附和:

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晓风干,泪痕残,欲笺心事,独语斜阑,难,难,难。

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角声寒,夜阑珊,怕人寻问,咽泪装欢,瞒, 瞒,瞒。

回家后的唐婉,很快就一病不起,当年秋便抑郁而终。而后陆游北上抗金,又转川蜀任职,他不知道唐婉的附诗,也不知唐婉黯然离世之事,直至四十年后,他六十三岁时,重回沈园,这才看见唐婉的诗。心中凄然有感,写下一首诗,采得黄花作枕囊,曲屏深幌闷幽香。 唤回四十三年梦,灯暗无人说断肠! 少日曾题菊枕诗,囊编残稿锁蛛丝。 人间万事消磨尽,只有清香似旧时!

六十七岁时,他再游沈园,再次看见唐婉的诗,触景生情,又写下一首诗,枫叶初丹桷叶黄,河阳愁鬓怯新霜。 林亭感旧空回首,泉路凭谁说断肠。 坏壁醉题尘漠漠,断云幽梦事茫茫, 年来妄念消除尽,回向蒲龛一炷香。

陆游七十五岁时,住在沈园的附近,“每入城,必登寺眺望,不能胜情”,写下绝句两首,即《沈园》诗二首。

城上斜阳画角哀,沈园非复旧池台。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

梦断香消四十年,沈园柳老不吹绵。此身行作稽山土,犹吊遗踪一泫然。

唐婉为陆游魂牵梦绕,至死难休,而陆游,在几十年的风风雨雨中,仍对唐婉刻骨思念,其情可悯。但迫于母命,只得休妻再娶。《礼记·内则》云:子甚宜其妻,父母不悦。

太爱也是一种罪,唐婉用“世情薄,人情恶”两句,抒写了对于在封建礼教支配下的世故人情的愤恨之情。也暗喻了自己倍受摧残的凄凉处境,为人子女难,做妻子难,而被丈夫休弃再嫁的女子,难上加难。她与陆游留下的两阙《钗头凤》,被后世追求爱的真谛的人传唱不衰。

煮酒君

2014.08.09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