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清莲 / 悠悠清莲首藏 / 《康熙教子庭训格言》第二章 转载

分享

   

《康熙教子庭训格言》第二章 转载

2014-10-10  悠悠清莲

 

《康熙教子庭训格言》第二章

作者:

 

金焘觅



善喜善念去恶去凶
心存善念天报福禄

俯仰无愧存乎一心

修德之功在于主敬

持斋必戒感发善念

立志于道犹入圣域

良知良能乾乾不息

至诚无息日积月累

逸乐有节勤修不惰

修身治性谨于平日

诚而有信不欺暗室

一念之微天理人欲

体认世务据理审事

读经明史开卷有益

四书性理立命之道


【注 释】:


善喜善念去恶去凶
  训曰:凡人处世,惟当常寻欢喜。欢喜处自有一番吉祥景象。盖喜则动善念,怒则动恶念。

  是故古语云:“人生一善念,善虽未为,而吉神已随之;人生一恶念,恶虽未为,而凶神已随之。”此诚至理也夫!

  「译文」

  人活在世上,应当追求内心的喜悦安详。内心的喜悦安详是一种非常美好的境界。心中充满喜悦,就会产生善良美好的念头;心中充满忿怒,就会产生凶险恶毒的念头。

  所以,有句古话这样说道:“一个人只要产生一个善念,即使还没有去付诸实践,吉祥之神已在陪伴着他了;如果他产生了一个恶念,即使还没有去做恶,凶神已经跟上他了。”

  这话真是至理名言啊。

  「评语」

  一个人的性情是需要磨炼的。在社会上,古道热肠毕竟让人愿意接受,和和气气更是持家立业之根本。一个性情过于冷酷的人就如寒冬一般,使万物丧失了生机,让人畏而却步。这种人常常使人避之不及,很难得到人的协助。

“敬人者人必敬之,助人者人必助之”。社会必须合作才能进步。


心存善念天报福禄

  训曰:凡人存善念,天必绥之福禄以善报之①。今人日持珠敬佛,欲行善之故也。苟恶念不除,即持念珠②,何益?

  「注解」

  ①绥:安抚。②念珠:佛教徒念佛时记诵经次数的串珠,又称佛珠或数珠。一般由一百零八颗珠子组成一串,故又名百八丸。

  「译文」

  大凡一个人心中存有善良的念头,上天一定会善有善报,给他以福分和禄位来安抚他。现在,人们每天手持念珠,口念佛号,也是想做善事的缘故。但如果心中的恶念不除去,即使是手拿念珠、口诵佛号,又有什么益处呢?

  「评语」

  虽然行善必有天佑,但必须是心存真善,清除内心中的种种邪念、恶念,否则,整天念佛,也只是一个假善人而已。短短的几句话,帮助人们理解形式与实质的关系,明白了为人做事应该实实在在,而不要弄虚作假的道理。

  《菜根谭》一书中,对这一点有更形象的叙述。它说:荣华富贵的显名,假如是从道德修养中得来,那就如同生长在大自然环境中的野花,会不断繁殖绵延不绝;如果是从建功立业中得来,那就如同生长在花园中的盆景一般,只要稍微移植,花木的成长就会受到严重的影响;假如是靠特权,甚至恶势力得来,那就如同插在水杯中的花朵,由于根部并没有深植在土中,所以花的凋谢、枯萎指日可待。


俯仰无愧存乎一心

  训曰:人惟一心,起为念虑。念虑之正与不正,只在顷刻之间。若一念不正,顷刻而知之,即从而正之,自不至离道之远。《书》曰:“惟圣罔念作狂,惟狂克念作圣。”

  一念之微,静以存之,动则察之,必使俯仰无愧,方是实在工夫。是故古人治心,防于念之初生、情之未起,所以用力甚微而收功甚巨也。

  「译文」

  人只有一心,心动兴致起,会产生种种思想和考虑。这种种思虑正确与否,只在一刹那间。如果一个念头不正确,很快就被发现了,并且及时纠正它,自然不至于离正道很远。

  《尚书》上说:“即使是圣人,倘若没有善良的意念,也可能变成放荡不羁的狂人;即使是一个狂人,如果能心存善念,也可能变做一个圣明的人。”小小的念头,存在于平静的状态中,通过人的行动就可以观察到,能够在俯仰之间无愧于人,才是实实在在的真功夫。所以,古人培养人的心性,防范于意念刚刚产生之时,感情尚未产生之际,因为此时,用力很小而功效巨大。

  「评语」

  立身处世,小心谨慎,每做一事,都要为自己着想,为别人着想;要看眼前,也要为子孙后代考虑。否则,如果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只图自己一时之欢,做伤天害理的事,赚不仁不义的钱,就等于给子孙酿祸,给自己的前程伏下败笔,到那时真就后悔莫及了。

  人品善良,就是为子孙留下了一笔巨大的财富;心里正直,就等于为自己留下了耕耘不尽的肥沃良田。


修德之功在于主敬

  训曰:子曰:“鬼神之为德①,其盛矣乎!”“使天下之人,齐明盛服②,以承祭祀。洋洋乎如在其上③,如在其左右。”盖明在礼乐④,幽有鬼神⑤。然敬鬼神之心,非为祸福之故,乃所以全吾身之正气也。是故君子修德之功,莫大于主敬。内主于敬,则非僻之心无自而动⑥;外主于敬,则惰慢之气无自而生⑦。念念敬斯念念⑧,正时时敬斯时时,正事事敬斯事事;正君子无在而不敬,故无在而不正。《诗》曰:“明明在下,赫赫在上。”“维此文王,小心翼翼,昭事上帝⑨,聿怀多福紒紛矠。”其斯之谓与?

  「注解」

  ①德:恩惠,福利。②齐明:斋戒严整。齐,同“斋”。盛服:衣冠华美。③洋洋:欣喜貌。④明:人间,阳世。⑤幽:鬼界,阴间。⑥非僻:错误,偏邪。⑦惰慢:轻薄下流。《礼。乐记》:“惰慢邪辟之气,不设于身体。”⑧念念:指极短的时间,起灭连续不断。又作刹那解。此处作常常想念、不能忘记解。⑨昭:彰明,显示,公开。紒紛矠聿:语气助词,用于句首或句中。

  「译文」

  孔子说:“鬼神造成的恩惠惩罚确实不小啊。”“他们使天下的人斋戒肃穆,衣冠整齐,小心翼翼地从事祭祀这种活动。祭祀之时,人们心怀虔诚、恭敬的心情,就好像鬼神高高在上,鬼神就在他们的身边。”所以,阳世间有礼乐,而阴曹地府则有鬼神。

  我认为敬奉鬼神之心,主要不是因为鬼神会带来灾祸或幸运,而在于他们能使人健全正气。

  正是这个原因,君子修养德行没有比以“敬”为主更重要的了。一个人内心以“敬”为主,那么,错误、邪僻的思想就难以自外而入;自身之外的事能以“敬”为主,那么,轻薄下流的习气也就无从产生。每时每刻每事,都怀有“敬畏”之心,这正是君子无处不有敬心的缘故,也是他无处不正派的原因。

  《诗经》上说:“无论在下边的,还是上面的,都是明察的、显赫盛大的。”“正是这个周文王,他小心翼翼,毕恭毕敬侍奉上天,所以他才享有治国平天下的诸多福分。”

  不就是指此而言吗?

  「评语」

  康熙在这篇庭训中,认为鬼神不可不信,但又颇有见解地认为主要不在于通过敬神去乞福或避祸,而是由此培养出一种随时随地随事都必须具有的敬畏之心。这里虽明显地表现出康熙作为封建君王的唯心主义观点,但从他的鬼神论中却引出了难能可贵的人本主义态度。这就是以对鬼神的敬畏来达到修身的目的。如果把这一则与第八则联系起来看,我们更能体会康熙的用意。


持斋必戒感发善念

  训曰:近世之人以不食肉为持斋,岂知古人之斋必与戒并行。《易。系辞》曰:“斋戒以神明其德。”所谓斋者,齐也,齐其心之所不齐也。所谓戒者,戒其非心妄念也。古人无一日不斋,无一日不戒。而今之人,以每月的某天某日持斋,已与古人有间。然持斋固为善事,可以感发人之善念,第不知其戒心何如耳?

  「译文」

  现在的人们认为只要是不吃肉就是在持斋了,岂不知古人持斋是和守戒连在一起的,两者相辅相成,缺一不可。《易经。系辞》中写道:“通过斋戒使自己的道行更加完善。”

  这里所说的“斋”,就是“齐”,意即完善自己内心不够完善的地方。所说的“戒”,就是戒绝心中不健康的想法和狂妄的念头。古人没有一天不持斋,没有一天不守戒。现在的人们只在某月某日持斋,已经和古人不一样了。持斋本来是一件好事,可以激发人的善心,只是不知道他戒心做得如何。

  「评语」

  “斋”和“戒”是形式与内容之间的关系。持斋一定要守戒,否则就是一种徒具形式的伪善做法。相反,“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却有其可爱、可称道之处。当然,持斋在某些宗教的教规中是必须恪守的仪式,规定是必须遵守的。但不管哪种宗教的教义都倡导向善向上,倡扬戒除非心妄念,这就是其积极内容之所在。康熙在此说教、强调的是持斋与守戒并重,内容与形式并重,这也是这则庭训的积极意义之所在。


立志于道犹入圣域

  训曰:子曰:“志于道。”①夫志者,心之用也。性无不善,故心无不正。而其用则有正不正之分,此不可不察也。夫子以天纵之圣②,犹必十五而志于学。盖志为进德之基,昔圣昔贤莫不发轫乎此③。志之所趋,无远弗届④;志之所向,无坚不入。志于道,则义理为之主⑤,而物欲不能移,由是而据于德,而依于仁,而游于艺⑥,自不失其先后之序、轻重之伦⑦,本末兼该⑧,内外交养⑨,涵泳从容紒紛矠,不自知其入于圣贤之域矣。

  「注解」

  ①“子曰”句:见《论语。述而》。志:志向,立志。②夫子:孔子。天纵:意为上天所赐禀赋。③发轫:拿掉支住车轮的木头,使车前进。比喻新事物或某种局面开始出现。轫,刹车木。行车必先去轫,故称“发轫”。④届:至,到。⑤义理:道理。又作经义名理讲。宋以后称理学为义理之学,简称为义理。⑥游于艺:即游艺。《论语。述而》:“志于道,据于德,游于艺。”艺,指礼、乐、射、御、书、数六艺。游于艺,言置身于六艺的活动,后来泛指学术修养。⑦伦:道理,次序。⑧本末:指主次、先后。又指农业与工商业、礼义与法制。兼该:包括两方面或两方面以上。⑨交:结交,往来;此与彼受。养:陶冶,修养。紒紛矠涵泳:深入体会。

  「译文」

  孔子说:“立志于学道。”所谓的“志”即志向,用心的意思。人性没有不善的,所以人心也没有不正的。但人心的功用则有正和不正之分,这一点我们不能不观察清楚。

  孔夫子凭着上天所赋予的圣明,尚且在十五岁时就立志于学。所以说,“志”是发展道德修养的基础,昔日的圣贤没有不是从这里开始的。志向的发展,无论多远,没有达不到的;志之所向,无论有多大的困难都能克服。一个人如果立志于道,那么,他将以义理作为根本,使任何物质欲望都改变不了他的志向。从这点来看,一个人的志向以德为依据,以仁为依托,又有良好的学术修养,自然不会失却其先后、轻重的次序,使主要的和次要的都能照应到,内的、外的都能得到陶冶,还可以从容不迫地深入领会一切。达到这种境界,就已经自觉不自觉地进入了圣人的行列。

  「评语」

  一个人的精神修养功夫如果能达到至诚地步,就可以感动上天,变不可能为可能。

  常言道“精诚所至,金石为开”,说的就是这个道理。反之一个人如果心存虚伪邪恶的念头,那他只不过是空有人的形体架势而已,肉体虽存但灵魂早已死亡,与人相处会使人觉得面目可憎而惹人讨厌;一人独处,面对自己的影子也会觉得万分羞愧。

  做人是这样,做事也是这样,专心致志,持之以恒,又有什么事做不成呢﹖篇中从志与道、志与心的关系,比较深入地阐述了立志的意义和如何立志的问题,强调一个人只要立志,再经过后天的努力,也可成为圣贤。从这位有作为的君主所处的时代来看,这无疑是振聋发聩之言!


良知良能乾乾不息

  训曰:孟子言:“良知良能。”盖举此心本然之善端,以明性之善也。又云:“大人者,不失其赤子之心者也。”非谓自孩提以至终身,从吾心,纵吾知,任吾能,自莫非天理之流行也。即如孔子“从心所欲,不逾矩”,尚言于“志学”、“而立”、“不惑”、“知命”、“耳顺”之后。故古人童蒙而教,八岁即入小学,十五而入大学,所以正其禀习之偏,防其物欲之诱,开扩其聪明,保全其忠信者,无所不至。即孔子之圣,其求道之心,乾乾不息,有不知老之将至。故凡有志于圣人之学者,其择善固之,克己复礼,循循勉勉,无有一毫忽易于其间,始能日进也。

  「译文」

  孟子说:“良知良能。”是想举出良知、良能这些心中固有的天性作为行善的开始,以此来说明人性本来是善良的。他又说:“品行高尚的人,也就是不失其婴儿一般善良、纯朴之心的人。”这不是说从孩提时一直到年老死去,可随其心,放纵自己的内心感情,放纵自己的认识能力,放纵自己的才能,没有一刻不是他良心、本性的自然流露。即使像孔子这样的圣人,他能做到听从心之所想,不违犯任何规矩,也还是在十五岁时立志苦学、三十岁时成家立业、四十岁时不再迷惑、五十岁而知天命、六十岁耳顺之后,才能达到这般境界。所以古人在孩童蒙昧无知时就开始进行教育,八岁时就入小学,十五岁时入大学,目的是为了端正他禀性、习气中已有偏差的地方,防止他被物质欲望所诱惑,开启他的聪明才智,保持他的忠诚、有信,使他能时时处处不丧失这些品德。即使像孔子这样的圣人,他追求真理的思想,也是永远不息,有如不知自己的年纪已进入老年。所以,凡是有志于圣人学问的人,他们选择认为是好的就坚持不懈,约束自己使言行都符合礼教,恭顺有序,勤恳不懈,中间没有一丝一毫轻视和疏忽,才能每天都不断地进步。

  「评语」

  “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同样,功亏一篑、晚节不保也是值得痛惜的。曹操诗“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壮心不已”,就是讲生命不息、奋斗不已的。

  一个人如果总沉浸在过去的功劳里就会壮志全消,如果因过去的辉煌而原谅晚节的不保更是可悲可憎。只有活到老学到老,不断进取,才可能保持一个人完整的人格,实现道德的完善。

  俗话说“苦海无边,回头是岸”,人们对于“朝闻道而夕死”是大加褒扬的,因为过去的不足终因迟到的善举得以弥补。一个人不论以前出身如何低贱或者如何堕落,只要能够痛下决心重新做人,世人不但会原谅他们过去的失足与不幸,而且会钦佩他们的毅力与勇气。反之,一个人虽然有很好的出身和过去,有善良本性和聪明才智,不修行学习,依然无法保持一生的清白。


至诚无息日积月累

  训曰:人之为圣贤者,非生而然也,盖有积累之功焉。由有恒而至于善人①,由善人而至于君子,由君子而至于圣人,阶次之分②,视乎学力之浅深。孟子曰:“夫仁亦在乎熟之而已矣。”③积德累功者亦当求其熟也。是故有志为善者,始则充长之,继则保全之,终身不敢退,然后有日增月益之效。故至诚无息,不息则久④,久则征⑤,征则悠远,悠远则博厚⑥,博厚则高明。其功用岂可量哉!

  「注解」

  ①善人:有道德的人。《论语。述而》:“善人,吾不得而见之矣;得见有恒者,斯可矣。”②阶次:等级。③“孟子曰”句:见《孟子。告子》。原文为:“五谷者,种之美者也。苟不为熟,不如荑稗。夫仁亦在乎熟之而已矣。”意为功毁几成,人在慎终。熟:代指成效、成果。④无息:即不息。意为不停止,不灭。⑤征:证验。⑥博厚:博大,广博。

  「译文」

  一个人之所以能成为圣贤,并不是因为他生下来就如此,而是由日积月累逐渐形成的。由有恒心的人逐渐发展成为有道德的人,由有道德的人逐渐发展成为君子,再由君子发展成为圣人,这中间高下等级区分,取决于一个人的学识、造诣的深浅程度。孟子说:“达到仁的境界也需要积累之功啊!”注意积累功德的人也要等到水到渠成。因此,有志于为善的人,开始的时候,要充实、发展,继而要巩固、发展,终生不敢后退,然后才能收到日积月累、不断扩充的效果。所以,拥有至真至诚之心会使人自强不息,自强不息会变得长久,长久自然会得到证验,有了证验心胸自然会变得开阔,心胸开阔则见识广博,见识广博自然会变得高尚明智。总之,日积月累的作用怎能计算清楚呢?

  「评语」

  一恒一渐事之成也。恒是恒心,渐乃循序渐进、日积月累。历来做学问和做圣贤都讲究个勤字,勤中苦,苦中求,本来就没捷径可寻,所谓“读书之乐无窍门,不在聪明只在勤”,有一分耕耘才能有一分收获。课堂上所学只是师傅领进了门,修行在个人。

  要想有高深造诣全靠日积月累。

  人类发展的文明史,实际上是成败经验的总结和生活常识积累的过程,把历代的经验和常识积累起来就成了智慧,而智慧的功用就在于辨别善恶是非。反之假如一个人自以为是,排斥外来的一切,那他的生命就如一潭死水,永远享受不到智慧给他带来的益处。“问渠何能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一个有作为的人,理应虚怀若谷,学习前人的经验,不断努力学习前人的智慧。只有依靠自己形成的正确认识,才能鉴别善恶,抵御私心杂念的侵袭。


逸乐有节勤修不惰

  训曰:尝谓四肢之安佚也①,性也。天下宁有不好逸乐者,但逸乐过节则不可②。故君子者勤修不敢惰,制欲不敢纵,节乐不敢极,惜福不敢侈,守分不敢僭③,是以身安而泽长也。《书》曰:“君子所其无逸。”《诗》曰:“好乐无荒,良士瞿瞿。”④至哉,斯言乎!

  「注解」

  ①佚:同“逸”。安逸,安乐。②节:适度,法度。《礼。中庸》:“喜怒哀乐之未发,谓之中;发而皆中节,谓之和。”③僭:超越本分。指超越身份,干犯上司的职权而行事。④“《诗》曰”句:见《诗经。国风。蟋蟀》。良士:贤士。瞿瞿:谨慎、勤勉的样子。

  「译文」

  我曾经说过,人的四肢贪图安逸,是由人的天性决定的。天下哪有不喜欢安逸、舒适的人,但是安逸、舒适超越了一定的限度那是不可以的。所以,君子勤奋学习,遵守道德规范,不敢有一点懈怠;节制自己的欲望,不敢有一点放纵;节制自己的欢乐,不敢有一点过分;珍惜自己的福分,不敢随意浪费;恪守自己的本分,不敢超越自己的职权;只有这样,才能安身于社会,享受长久恩泽。《尚书》上说:“君子所在之处是无所谓安逸的。”《诗经》上也说:“喜好安闲但又不放弃自己的追求,贤良之士既谨慎而又勤勉。”这些话都是至理名言啊!

  「评语」

  孔子说:“君子食无求饱,居无求安,敏于事而慎于言,就是道而正焉,可谓好学也已。”

  “士志于道,而耻恶衣恶食,示足与议也。”一个有志于学业,有为于未来的人,在享乐上过于贪图,在名位上太过看重,是难以有所成就的。人的品性修养要在各个方面体现出来,不论是读书求知,还是居官从政,或是日常生活,只为追求私欲的满足,达到私心的要求,必定有损于集体,有损于公德,最终结果是败坏自己的形象,失去奋斗的力量。事实上热衷于饮宴声乐之辈,必然轻浮;一门心思在名利场钻营,定然不会是为民造福、坚持正确原则的人。

  康熙皇帝八岁即位,到六十九岁去世,在位近六十二年。在这近六十二年中,康熙经历了诸多风暴磨难,把一个战乱破败、元气大伤的国家,转变成了幅员广阔、政通人和的国家。康熙夙兴夜寐,恪守勤慎,其中最值得称道的是他的御门听政。康熙风雨无阻的早朝视事始于康熙六年七月亲政之日,自此之后,他每日天际发白就起床穿衣,逐日视朝,无论寒暑,无论身体舒适与否,一直坚持几十年之久。这种勤政务实的作风,对巩固当时清朝的统治起到了重要作用。


修身治性谨于平日

  训曰:凡人修身治性,皆当谨于素日。朕于六月大暑之时,不用扇,不除冠,此皆平日不自放纵而能者也。

  「译文」

  大凡修身养性,都应在平时的一举一动中有所体现,从日常小事做起。我在盛夏六月,大热天都不扇扇子,不摘帽子,这是因为我平时就严格要求自己,不放纵自己,才能做到这样。

  「评语」

  修养深、品德高的人也是凡人,他们不同于凡人的地方首先在于他们有坚定的意志,不为外物所扰而坚持品性的追求。所谓贫富是身外的境遇,君子处患难而不忧,是因为他们具有安贫乐道的精神。其次,他们处在享乐安逸的环境仍能保持清醒,忧患意识强,故能防微杜渐。

  再次,由于他们有高远的追求并领悟人生,故不屑权势更不惧权势。能让他们动心的是面对贫苦无助之人,予以同情,加以救助。


诚而有信不欺暗室

  训曰:《大学》《中庸》俱以慎独为训①,则为圣贤第一要节②。后人广其说曰③:“暗室不欺④。”所谓暗室有二义焉:一是私居独处之时,一在心曲隐微则人不及知⑤,惟君子谓此时指视必严也⑥。战战栗栗,兢兢业业,不动而敬,不言而信,斯诚不愧于屋漏而为正人也夫⑦!

  「注解」

  ①《大学》《中庸》:书名,均《礼记》篇名,宋代朱熹把它们和《论语》、《孟子》合编为“四书”,并作了注释。慎独:指在独处时亦能谨慎不苟。②要节:重要的礼节。③广:扩大。说:解释,解说。④暗室不欺:即不欺暗室。指在别人见不到的地方,也不做那种见不得人的事。⑤心曲:内心深处。⑥指视:特别注意。⑦屋漏:房子的西北角。古人设床在屋的北面,因西北角上开有天窗,日光由此照射入室,故称屋漏。

  后称不欺屋漏,即不欺暗室的意思。正人:正直之人。

  「译文」

  《大学》、《中庸》都把一人独处时也能谨慎不苟作为训诫,这是古代圣贤视为第一重要的礼节。后人把它引申解释为“不欺暗室”,也就是在别人见不到的地方,也不做那种见不得人的事。所谓的暗室有两层含义:一是指在一个人单独生活的时候;一是指一个人内心深处的隐秘。当一个人独自生活时,别人就看不到他的言行举动,深藏隐秘的内心深处就更使别人很难了解和看清楚。只有那些有德行的君子才能认识到,在这种时候,尤其要严格注意自己的言行和思想,事事谨慎小心不越礼法,时刻保持警惕,即使任何事都不做,也保持一种令人恭敬的态度,即使什么也不说,也使人感到可以信赖,这才真正是不欺暗室的正人君子!

  「评语」

  英雄未必一生一世、每日每时都做大事。一个人的成就,靠点滴积累而成。意志、品德、事业,无不从小处做起,而能成大事者关键是志向远大,胸怀宽广。有时,一个人一生事业的成功与失败,往往就在于一些不为人所注意的小节上,“千里之堤,毁于一蚁之穴”。欲有为者应大处着眼小处着手,千里之行,始于足下。不尊重自己的人,只能自取其辱;不畏惧自己的人,只会招致祸患;不骄傲自满的人,就能得到好处;不自以为是的人,才能博学多闻。


一念之微天理人欲

  训曰:人心一念之微,不在天理,便在人欲。是故心存私便是放①,不必逐物驰骛然后为放也②。心一放便是私,不待纵情肆欲然后为私也。惟心不为耳目口鼻所役③,始得泰然④。

  故孟子曰:“耳目之官不思而蔽于物,物交物,则引之而已矣。心之官则思,思则得之,不思则不得也。此天之所以与我者。先立乎其大者,则其小者不能夺也。此为大人而已矣。

  「注解」

  ①放:恣纵,放任。②逐物:追求物质享受。驰骛:奔走。③役:驱使。④泰然:安详闲适的样子。

  「译文」

  人的思想,哪怕是极微小的一个念头,如果不是在思考人生的道理,就是在思考自己的七情六欲。因此心中存有私欲,就是放纵自己,不一定只有为追求物质享受而奔走不停才称得上是放纵。思想稍一放纵,便是私,不用等到放纵自己的欲望之后才被称为私。只有内心不被耳目口鼻所驱使,才能得到安详闲适。所以孟子说:“耳朵、眼睛这类器官所听所见,不加以思考,就会被外物所蒙蔽,因为耳目这些东西一与外物接触,便会被外物吸引而不能自己停止。心这个器官是用来思考的,思考才会发挥它的功用,不思考就不会有所收获。心是上天赐予我来思考的。先树立起远大的志向,那么耳目之类次要的器官便不能将心中的志向夺去。如此就可以成为高尚的人了。“

  「评语」

  每个人都有良知,作恶而知可耻,惟恐被人知道,还有羞耻之心,就证明他还不为大恶,因为无耻之耻才是真正耻辱,即所谓恬不知耻。孟子说:“羞恶之心人皆有之”,有这种羞恶之心乃是维持人性不堕落的基石。但是世俗的急功近利,往往为伪君子提供了空间;人际间的尔虞我诈则为作恶者提供了繁衍的温床。一个正直的人,在生活中必须时时以自己的正气来识别和战胜种种丑恶的侵袭。

  康熙的庭训格言,循循善诱,为的是为大清王朝培养一个合格的君王。正如康熙所言,君王皇帝也是人,一念之微,不在天理,便在人欲。存天理,灭人欲对凡人百姓来讲,似乎有些苛刻,但在手握千万人生杀大权的帝王来讲,一己私欲,常常是千百人的祸患。


体认世务据理审事

  训曰:道理之载于典籍者,一定而有限,而天下事千变万化,其端无穷①。故世之苦读书者,往往遇事有执泥处②,而经历世故多者,又每逐事圆融而无定见③。此皆一偏之见。朕则谓当读书时,须要体认世务④;而应事时,又当据书理而审其事。宜如此,方免二者之弊。

  「注解」

  ①端:头绪。②执泥:拘泥,固执不知变通。③圆融:佛教语。破除偏执,完满融通。④体认:领悟,体察。

  「译文」

  记载于经书典籍中的道理,有具体的所指,而范围却是有限的,但天下的事千变万化,头绪纷纭复杂。因此,那些刻苦用功读书的人,往往遇事拘泥于经书典籍的道理,不知道变通;而那些阅历丰富、老于世故的人,又往往遇事圆滑而没有主见。这两种人都带有片面性。我认为在读书的时候,必须要好好体察现实生活中各种各样的事情;在办事时,又应当根据经书典籍中的道理来处理事情。只有这样做,才能避免出现上述的两种弊端。

  「评语」

  这篇庭训,是康熙关于治学与治世的根本阐发。

  古人于读书治学之道有很多精辟的论述,就识文断句而言,应首先懂得文章,在此基础上要明白文之精髓所在。但最终的目是躬行实践所学,这就是通常所说的学以致用,用自己之所学贡献于国家社会。假如学问跟实践不能相辅相成,那就是徒具形式而已。


读经明史开卷有益

  训曰:古圣人所道之言即经,所行之事即史。开卷即有益于身。尔等平日诵读及教子弟,惟以经史为要。夫吟诗作赋,虽文人之事,然熟读经史,自然次第能之①。幼学断不可令看小说②。小说之事,皆敷演而成③,无实在之处,令人观之,或信为真,而不肖之徒④,竟有效法行之者。彼焉知作小说者譬喻、指点之本心哉!是皆训子之道,尔等其切记之。

  「注解」

  ①次第:次序,依次。②小说:指丛杂的著作和故事性文体。古人多指浅薄琐屑的言论,而《汉书。艺文志》把小说家列于九流十家之末。③敷演:铺叙引申。④不肖:不成才,不正派。

  「译文」

  古代的圣贤,他们说的话就是经典,他们做的事就是历史。所以,只要打开古代的典籍,就会有益于自身。

  你们平常诵经读书以及教导子弟,只应该以经史作为主要内容。吟诗作赋,虽说是文人学士的事情,但你们平时只要熟读经史,日积月累,自然也能慢慢做得到的。童年接受教育期间,断然不能让他们读小说之类的书籍。小说之类所描述的事情,大都是作者夸张、引申而成的,缺少实实在在的东西,如果让儿童读了这些书,就会信以为真,尤其是那些不成才、不正派的子弟,会照着小说上的人物去行事。他们哪里能知道小说的作者运用譬喻、指点手法的真正目的呢!这些都是教导子弟的重要道理,你们一定要牢牢记住。

  「评语」

  作为儒家经典的“四书五经”,对封建君主的施政有着普遍的指导意义,有关历代王朝兴废的历史著作,则更为封建君主临政治国所必需。学习儒家经典和历史著作,对于帝王的自我教育和世道治乱都有不可或缺的重大意义。

  康熙在这篇庭训告诫子孙,经、史是儒家的重要典籍,是历史轨迹和人生法则的记录,是国家制度和社会长治久安的理论凭据,惟有认真读经、读史,吸取先圣先贤的思想品德,知道社会兴亡的原因,才能懂得治国安邦之道。这就是传统的教育观和读书观。

  至于对小说的贬斥,也是传统教育观使然,因为在小说之类的书籍中多有非正统的思想,这些思想是平民百姓推动历史发展的原动力,康熙作为皇帝,只有超越封建专治思想的范畴,才能认识到这一点。


四书性理立命之道

  训曰:凡人养生之道,无过于圣贤所留之经书。惟朕惟训汝等熟习五经四书性理①,诚以其中凡存心养性立命之道②,无以不具故也。看此等书,不胜于习各种杂学乎?

  「注解」

  ①性理:原指情绪和理智。此处指宋儒的性命理气之学的典籍等。②存心养性:保持本心,培养正性。《孟子。尽心上》:“存其心,养其性,所以事天也。”宋朱熹根据此而主张“存天理,去人欲”。立命:指修身以顺从天命。

  「译文」

  大凡世间保养身心以求益寿延年的办法,没有任何人的任何书能超过圣贤所留下的经典著作。因此,我只有教导你们要熟读四书五经和谈论性命理气之学的典籍,这是因为在这些经典著作中,无论是存心养性之说,还是安身立命之道,没有不包容的。读这些书,不比读各种杂书更好吗?

  「评语」

  推崇四书五经,鼓吹存心养命立性等性理之学,出自一个皇帝之口,并不足为奇,这些学说从明代以后似乎已成老生常谈。康熙捡起汉人已遗弃了的旧学说,似乎并不奇怪。因为儒家思想乃是封建皇权维护其统治最得力的精神武器。

 根本的区别,在于康熙以实用主义的现实态度,古为今用,理论为实践服务。帝王之学是典型的实用主义功利学说,在此得到明证。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