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更多

   

纳音命理学

2014-10-20  数风流人...
纳音命理学
第一章、太极两仪
第二章、玄武
第三章、青龙
第四章、白虎
第五章、朱雀
第六章、中宫天池
第七章、龙飞凤舞

86年子丑寅卯以来,光阴弹指间,至今年头已将追三十年头。回首思量,学了十几年日干旺衰大法,问气数问气势,实践中几多相类命局命运迥异,迷惑不已。所谓高阶命书《滴天髓》并注也买了好几本,翻烂了几本;《子平真诠》也是久翻无功。陷入初学三年能断敢言,再学三年哑口无言的魔咒怪圈。闲来偶翻久藏旧书《玉照定真经》、《兰台妙选》、《鬼谷遗文》、《三命指迷》、《珞琭子三命消息赋》、《三命通会》等八字命术史上今时可见的源头书,翻习中突悟诸多以前不解之惑。于是全面查找古书,又获古法集大成《五行精纪》,细加比较古法子平方知,命术之道,古深而后浅,古繁而后简。自此穷问八字术源流,深叹古人之慧!由是弃子平法,拜服学习纳音古法八字术。

一入古法深似海,初看若有所得,往往令人手舞足蹈,但放下书,执之运用由于古法流派亦多,古书如《鬼谷遗文》、《兰台妙选》、《珞琭子三命消息赋》、《三命指迷》又太简略。《三命通会》子平古法混编。《五行精纪》虽精,所载庞杂,流派不一,系统性差,难学难记,甚是恼人。而全本体系的《鬼谷遗文九篇》、《五行要论》、《直道歌》、《八字金书》、《林开五命》等书已经失流不见于世,难以系统学习。遂宏观诸书其理,结合《五行大义》五行本质以自己的理解将纳音古法系统化,历时数年专侵以为小有所得,笔下《纳音命理学》一书。

纳音古法,韩愈大文豪在李虚中墓志铭中云虚中论命百不失一二!虚中更自云:万不失一!当然,我们今天学习古法,已几乎不可能达此境界,因数百近千年来束之高阁,传承已失,还原原貌是否可能已是大大的问号!本书只能尽最大可能的逮其古意,理出其入手学习脉络,并将之按自己的理解条理化系统化更正化。

子平古法相较,此基础多非彼基础,如子平财官为禄马,古法禄马就是干得禄命得马;子平以日干为主偏财为父正印为母,男以官杀为儿女,女以食伤为儿女,而古法则纳音为人伦亲属之宗等。所以,纳音古法与子平实是共同建立于阴阳五行下两个不同的命学体系。而古命体系则繁博得多,基础知识也更复杂得多。

建构在自然阴阳五行之道学下的纳音八字古法体系庞大而精深,在学习研究系统过程中,深感个人智浅慧稀,力有不逮古慧。本书建立的纳音古法系统化体系,虽然失之于粗疏,但却是笔者历时数年辗转反侧深入思考实践比对法门后的心血之作。希望本书的推出,能够抛砖引玉,让有心者能够一起来进入纳音古法体系之中探幽,集智者们之上智大慧共同研究发扬流源真统八字之学,共究自然天地自然大道之人道大奥!鉴于个人智浅慧稀,学识的浅薄,谬误在所难免,敬请方家指正而真道行天下!

==================================================================

一、系统纳音命学理路介绍

无论古法命学抑或子平法命学,无非就是研究特定时空的四柱干支纳音构成的命局所代表的人一生成败的学问。挖掘整理系统古法纳音命学,最终目的是为了纲举目张的系统运用。无论古法抑或子平法,皆逃不过一个“理”字。古纳音命学的闪光点,正是其纳音身居于干支天地之下,如人生天地间,为天地父母所育化的思想逻辑的合理性。子平法无论如何说的天花乱坠,即使如不弃纳音的《玉井奥诀》云以日为主,纳音全为补气,亦无古纳音命学干气支质干天支地干父支母干支合而化人,纳音为人,人生天地为天地所控,身秉天地之气质赋予生命的合理的思想逻辑基础。当然,无论纳音命学有多么的合理,最终还是要在道理的指导下,能够系统运用才是硬道理。

既有命学,便有命理,谈理就不能只是基于命书经验,要纳一切自然之理,世间智慧为命理所用。有理走遍天下,无理寸步难行。譬如阴符经:“天之至私,用之至公。禽之制在炁。生者死之根,死者生之根。恩生于害,害生于恩。”这里的“恩生于害,害生于恩”八个字,对于命理就是至理名言。譬如印绶本为生身之物,逢官鬼克身,食伤相制,印伤夺食伤又不能去食伤,财伤印绶党食伤,比劫去财护印,比劫不及最畏官鬼相克,故当食伤去官鬼,印绶夺我食伤,食伤不能制鬼,正是害生于恩。又如官鬼本是克身物为害,逢身比劫不能克财,还见官鬼克身护财,印绶夺去食伤,官鬼护财无伤,财有力能成就身,这里的官鬼反而成了恩生于害。

古法命学命理,一般而言,是指唐李虚中系《鬼谷遗文》以年柱禄命身为体统摄全局的古法三元命学。学理上以禄察名禄贵权,纳音察六亲,支论修短。在具体推论的方法中,古书亦有分歧。诸书并无一个一理贯之的明晰的系统运用法则,多属基于理论的经验集成。

在《五行精纪》一书中记载了“十干发用定数”。不拘十干立为头(即是干禄本身皆为一数);二损三食四杂求(二损气,三食神,四杂神);见五便为财神用;六合吉庆有来由(六干合);遇七鬼名多厄滞;八呼官印六阴收(阳干八位官印,阴官八位官印);见九倒食无嘉会;十为生气福千秋(阴干第八,阳干第十)。这也是后世子平遵守的基于天干五合分吉凶顺逆用的源头。

在集古三命法大成的《五行精纪》一书中,古贤廖中举例了“论发用”。“凡看命,先详月干好弱,既有好干,即令日干贡助,既日干好,即令时干贡助,更不出此发用。若月干不好,急令日干克去月干者为上,盖吉者要升,凶者要除。诗曰:月为第一气神行,吉数还教吉数生,吉气莫令凶气战,不离两子有迁升。假令辛酉、丙申、乙未、己卯,己助乙势,乙生丙旺,丙与辛合为贵。如丁巳见癸丑,不用癸丑,使己日干克去癸水为妙。如辛酉、甲午、癸亥、壬子,虽天干连珠,壬癸生甲杂神,贫困之命。又如丁巳、戊申、乙卯、己卯,戊为损神,被乙助戊,己助乙,从下喜至戊,既戊得势,转损丁之力不好,余准此推之。”

并引命学大家阎东叟言:“且以甲言之,则辛为官印,己为天财,丁为破官,庚为畏神,若不消息五行,推究克制,则神杀错杂,尊卑混殽,善恶不分,灾福必不验矣。”

命学大家沈芝曰:“且禄之元或先伤残吞啖,虽逢吉杀,岂可便以吉言之,或先多滋助,虽犯凶神岂可便以凶论之。”

又引言:“凡命君须仔细推,天元先去测天机,助生清秀荣应辨,吞窃伤残贱可知。”

古人论禄命吉凶,除个别流派外,大致皆遵上理合以禄马贵人,干禄化气纳音五行气象,支命负载,并消息于五行太过不及论命。

但一旦消息于五行太过不及,并非善恶不变,凡善助皆利,凡恶伤皆凶。拘执善恶,必然成为文革著名的『两个凡是』的笑话。更如简单以干支连珠,天元一气曰贵格等,其缺点显然不够系统圆融,令人初看似有所得,热血沸腾,然执之应用云天雾里。究其因,皆源于无系统运用例示,只有散乱庞大的『经验』知识点,令学习者要记住的东西很多,非有过目不忘博闻强记本领,几乎不能应用。所以至宋后日渐式微,今更几至不闻于世,终为理短然纲举目张的子平法替代。

以上简单的一律“助生清秀荣应辨,吞窃伤残贱可知”,显然是难以应对命局千变万化的力量配置的。如丁亥、癸卯、庚午、乙酉,丁禄逢癸为鬼,日上庚金生鬼,时上乙助庚生癸,岂非一路助鬼,却是尚书之贵。又如乙卯、戊寅、戊午、乙卯,乙得戊杂神,又日引得戊杂神助杂,乙比再助戊杂神比助戊杂神,一路助杂,岂非无情,却是进士。故实在不应该简单以所谓十神善恶论命,应该辩证看待十神。只有基于阴阳配合,五行胜负、五行胜复、五行中和、五行太过不及而能利用太过不及方为正理。

如伤官虽恶,逢正财伤印太过,劫克财护印畏官畏鬼,见官护财非善,伤却能伤官护劫成就正印,正印得成就,身得正印相生,又岂能简单曰不善。以此推之,鬼杀能够成就食神;正财杂神能够成就劫;偏印能够成就偏财;比肩能够成就杀;劫能够成就官;食能够成就偏印;偏财能够成就比肩;正官能够成就伤。有鉴于此,本书执纳音身为天地生人,以人世『克以求生存生活』之自然人生存之道,视五行过与不及,基于五行阴阳干支时辰发用制衡以求中和为贵系统所谓三命术。

既然要系统三命术,我们就要整明白三命究竟是啥。《鬼谷遗文》曰:“干主名禄贵权,为衣食受用之基。支主金珠积富,为得失荣枯之本。纳音主材能器识,为人伦亲属之宗。”《金书命诀》曰:“干为禄,定贵贱,支为命,定修短,纳音为身,察盛衰。”《五行精纪》曰:“谈命者当分禄命身,以干配禄,以支合命,以纳音论身,之谓三命。”古书经典三命皆一理无争论。

那么本书如何理解三命?干者,天命;支者地命;纳音身命人命。身命犹如人生天地,天地为人父母,所以论命基于身命而查天地干支,视于音身在天地中顺应天地的情况及天地和与不和而论富贵贫贱吉凶。干为天为阳,干阳清轻上扬为天,支为地为阴,支阴重浊下沉为地,天地即开,纳音人物生天地,天地哺育人物。作为天地所生的人,其富贵贫贱也必然为天地干支制衡所掌控。故天干为禄为发用,地支为地为发用承载,纳音人为天地所赋予的生命物。对于作为纳音身命的人来说,只能顺应天地干支,而不能与天地干支相抗。人在天地面前,是渺小难抗的!然人有智慧与能动性,求生存的本能,所以应当在顺应自然规律的基础上,认识自然天地,顺应自然中改造自然改造自我。

在世俗的成败认识中,我们往往大谈天时地利人和。而天时地利人和在八字中如何相应?天者天干发用,时者月令,地利者时辰,人者四柱纳音,和者,四柱干头支下斗战攻防刑冲克害起伏。

干主名禄贵权衣食受用者,无非天干清轻之气发用,纳音身是否能够顺天道,能否顺天道而为。支主金珠积玉,无非视于地支承载天干清气如何,五行发用有气无气,顺逆向背如何,承载发用的地支有无刑冲破害空亡等。音身主材能器识人伦亲属者,纳音为人,顺应臣服天地的基础上视于干支五行有气无气有力无力得用喜忌辨识材能器识,而音身同类为亲属,所以又以纳音身求人伦亲属。如此,我们纷乱中理出了头绪,剩下的只是掌握入手观喜忌成败的角度与方法及经验集成罢了。

这里要注意一个误解,今人研究三元古法大致皆以为干主名禄贵权,是仅以年干禄为本来看;支主金珠积玉是以年支来看;音身主人伦亲属就仅限于年身;这就造成许多疑惑。

实际上,干主名禄贵权,我们可以理解为是基于纳音身来看四柱天干禄的,并非仅指年干禄;支主金珠积玉是四柱地支承载之发用有气无气,财印顺逆向背,或得用五行顺逆向背;音身主人伦亲属基于本主。

虽然古人也基于年干禄及天干五合搞出了十干发用看富贵,但是也终究需要看四干配置,何况并非能够一理贯之顺畅的解决所有命局的问题。

而天干五合化气,并非今时之化学科学,故基于五合化气,生出所谓善恶,本身并不科学。事实上,五合乃属阴阳之配,父母夫妻之道,并不具有化气之能。犹如男女阴阳夫妻配,虽阴阳交媾合而子女生,然男还是男女还是女,本身并不因之而别化他物,但必然可能生理性衍生出他物,如男排精女排卵,但是不是就能孕生则两说。故阴阳五合,无非生生不息衍生之道。何况在古书《玉照定真经》中,官杀一律称官鬼,得用或有气俱称官,失用或无气皆称鬼。而在六爻中,官杀亦一律称官鬼。理明其意,则无需执着于化气及阴阳善恶,惟阴阳相克力量差异不可忽也。

阳逢阴克,阴逢阳克,虽有克意,而力量和柔,意即假如甲克己,己还能克壬癸;阳逢阳克,两阳相竞,力量暴烈激越,意即庚克甲,甲不能克戊己;阴逢阴克,两阴相争,力量阴毒强横,意即乙逢辛克,乙不能克戊己。阴阳相克又不可以一律和柔论,犹如男阳女阴打架,男人可以打死女人,女人亦可以打死男人,无非限于强弱旺衰轻重得地失地而已,又基于太过不及,当不当克制能不能克制而已。

人生天地间,生活在社会中,所以入手看八字必然模拟自然社会。那就必然出现基于音身生克比和的比劫、食伤、财禄、官鬼、印绶的社会伦常机制。

人首先就是生存,五行生克之道亦一理,其次才是谈富贵贫贱。人生存的好坏,无非就是富贵贫贱吉凶。人生于世克以求生,工作求生,勤劳求生。要生存,须要天地干支及纳音有印绶相生,相生有情而无害生于恩之虞。基于克以求生,五行必有斗战制衡,五行斗战起伏要有情为上。有印逢财伤印,则必然要保护印绶生路,无印则要求印,所以基于发用『克以求生』就是八字论命入手的先决条件。有了这个先决条件,然后基于五行比劫、食伤、财禄、官鬼、印绶的阴阳藏透先后轻重多寡强弱得地失地太过不及配置,五行斗战胜负,成败遂生。所以系统纳音命学,基于『克以求生』为主线。

然因五行轻重阴阳藏透先后多寡配置不同太过不及,能不能求,当不当求,命局变化万端。所以又有《阴符经》曰:“害生于恩、恩生于害”成败之变。

有财无印或财禄伤印,身比劫克财有印救护印无印求印生路,逢官鬼宜食伤相辅,比劫助身克财救护印求印生路物。食伤相辅视于官鬼在局情况,或宜伤官或宜食神相辅。然若逢偏官在局,而逢偏印,逢食不若伤官相辅。无财在局伤印或印不伤财克印不及,官鬼克禄比劫或救护财或求财。用官鬼救护财或求财,视于比劫,逢比正官不如偏官,逢劫在局偏官不如正官。盖逢比见官,阴阳有情多不能止争,偏官则止乱有力。然基于时辰发用攻防意向,太过不及等,变化又生,不可一律。故凡论命,必须执理通变。

制衡成败主要视于财印,盖凡八字皆立足于克财求生,一切命局无非从财能够破印、财不能破印、能不能求印、当不当求印救印,基于发用攻防意向展开制衡论情致。基于能不能求,当不当求,又契合人世『舍得』之理『进退』之道。

那么为何一定要视于财印,基于发用展开命局制衡?以八字五行十神模拟的就是人生于世求生存的境况,是基于身命出发的五行十神所代表的意义来讨论。

十神无非比劫,食伤,偏正财禄,官杀,偏正印绶。身逢同类就是比劫,无非人生在世遇到的同类竞争者或者合作伙伴;食伤无非人天赋智商欲望之类;财禄无非人才能器识,践行能力,工作等;官杀无非政府政权强制力量等;印绶无非财宝衣食生路,屋宇庇护,文书学业,社会律条规则等。财禄克制印绶,无非就是人工作以求衣食。命局财克得住印绶,那就表示工作机会好正好谋求衣食,只要能够任财胜任工作则衣食自然丰裕;若克不住财,那就表示即使财宝堆积如山,却才能能力欠缺没有工作能力求取。所以重财印,财为活动践行力谋生才能,人所必备;印为生路,人生于世,生存必求;生而为人,必持财印以度一生。富贵贫贱,便看才能衣禄如何。求生存,印绶生身,最畏害生于恩;官杀克身为害,却有恩生于害。故生克同功,勿以生好克凶,生凶克好,简单粗暴的论断,必须仔细消息五行轻重旺衰得地失地先后藏透阴阳配合。

这里要理解一下财字,财字是由贝和才组成,有一堆宝贝,也需要才能获取。才能是啥,无非就是工作能力求贝生存的嘛。财在八字来说,不要简单等于钱,钱可以等于贝,不完全等于财。印在命局则如贝,财能克来印贝,身能够任,则富贵方得。

纳音命学以年纳音为本为体,基于命局比劫、官杀、印绶、食伤、财天赋基础条件,特重日时引用五行所归,时为全局发用。

《鬼谷遗文》云:气者时也,未有时而气未定,既有时而气以完。故以时发用,牵一发而全局动,故入手以时论。

引用以今时认知,年月地球公转为体,以日时地球自转为用。公转在春,自转限于地理不应春,春花何处觅兮。对于命局来说,所用最利日时贯气,财印最利日时得地。所谓天时不如地利之理罢了。五行最贵起伏,比劫起宜食伤伏,食伤起宜财伏,官杀起宜印伏,印绶起宜官杀伏,财起宜食伤伏,犹如风水山龙起伏不争方有情致。

印为生身之物,印无论偏正,得存无伤求而有力,非富即贵;财为人生求生工作行为,财无论偏正,得存无伤求而有力,非富即贵。富贵之别及大小,无非在于得地失地有力无力。

如和珅命庚午、乙酉、庚子、壬午,庚午土命,纳音言之命犯窠鬼克身命,命书云窠鬼最毒,壬午自死,又是死鬼克身更是带忌。然是不是应凶,必须视于发用成败及运途成败,命局败则必凶,命局成未必凶,故必须察运途成败。时上壬水财得子刃强发用伤克印,便要身任财,然要任财取富贵,得看看有无官鬼护财否。逢官鬼护财,不能制官鬼,则身必然难以任财。月干乙官克身,这是财逢官护,自然当食伤能够克制住官鬼。两庚得时,足以制无根官鬼。然而乙庚有情,不能克伏官鬼,最畏印绶伤了不及食伤。所以不能见比劫伤财,最利身退放任财星克住印绶。局无干支比劫,庚子庚午纳音卑下之土不能克伤天地财,财八月相旺得地日引刃强,印重得地,又是天德日引秀气,所以大贵。然基于财败及逢时冲,则人必有败行。

然则和珅并非科甲之贵,而是异途进身,却是何故?无非财虽无伤,不能克去印绶护得食伤无伤。

命局是财发用而用食伤制官鬼,财星不能克伏印绶,岁运则最畏入印绶夺食伤之乡。庚寅大运,鬼入旺乡,食伤临绝乡制克官鬼不及,全赖财星无伤制克印绶护无气食伤。身到鬼乡不能任财,这个时候隐凶在运。食伤不能克住官鬼,无非智慧不能明哲保身。逢己丑流年,丑合子,己伤壬,食伤绝墓并见,印绶得护攻夺无气食伤,害生于恩,官鬼攻身而发祸凶,正应了原局窠鬼死鬼之忌。

再看非科甲进身富贵之张丞相命庚寅、丙戌、辛卯、己丑,庚寅木命,时上己土财星发用。同理克财护印,当身比劫任财取富贵。而逢官鬼在局,须食伤克住官鬼。丙食虽逢生归库沐浴日引在局,而庚辛混杂得时归库,不足以克伏官鬼,最畏印绶伤克食伤,而印绶被伏,身虽强而任财,又不至于克过财印绶起伤食伤,则食伤制克官鬼无忧,无害生于恩之虞,丙为月德秀气,禄贵在时得用,所以大贵丞相。失科甲之情者,与和珅有所不同,因财克伏印绶,必宜食伤克伏官鬼,食伤不能克伏官鬼,则虽得财辅有力取贵,难为科甲。

探源追流,挖掘并系统重建基础发展基础认识,建立纲举目张的入手理路,是本书本节的目的。当然,出发的角度不同,这也决定了与当今各类流行命学许多重要基础法则认知的不同。但再怎么不同,也不离天尊地卑动静生克制化刑冲破害会合的基础应用原则。只要有良好的逻辑思辨,把握理论原则一理贯之,经验集成,自然可以通透。

禄命法是一个什么样的系统呢?它是理承李虚中系《鬼谷遗文》古法禄命术系统化本主统筹取制衡的古法系统!

禄命法基于古禄命法以年干日干互为体用而对古法进行条理化系统化的既可以与古纳音三命合论又可以独立于三命法单论的独立命学系统。禄命系统化基于古禄命《鬼谷遗文》干主名禄贵权的指导原则,系统化条理化了古禄命体用尊卑动静旺衰强弱轻重多寡等五行力量制衡基础认识法则,并结合如兵法攻防进退及自然法则社会法则建立五行生克攻防体系,是本主统筹审局取制衡论成败以体论用以用察体综合系统化而成的基于五行务趋中和的命学体系。

禄命法特重五行力量旺衰强弱多寡轻重,取用制衡几乎不从旺衰入手,而是统筹本主入手,本主旺衰强弱适宜与否在于因制衡需要统筹,旺衰真机在于弱者因制衡需要而嫌强,强者因制衡需要而嫌弱。命局每个字都是活物,没有单极,而是两极阴阳一体太极图园,本主因制衡需要而奔走天地间。

禄命法体系不单从年干日干出发而从本主统筹阴阳太极一体出发审察命局。观古今之书,本主统筹大致失传于宋明后。缘于子平术简约命学,不明本主统筹而[以日为主专论财官]始,本主统筹究竟是怎么失流于后世是命学的一笔糊涂账。经过数年如一日的思考研究领悟终于使其统筹法则重现于世,并以之核校千变万化命局制衡一理无疑。在主本统筹下,日仍遵从古人的引的重要概念,时仍遵从古人用的重要概念,日时合称引用。主本统筹取将用,有将用尔后有佐、器、仇、寇,五行将佐、仇寇彼我双方在命局的情况,最终都要引到日时来观察,时是五行旺衰以及彼我双方力量最终的裁决者。

禄命法系五行将佐制衡就是人生进军,进军得时势而将佐仇寇双方力量制衡不争而和平相处就是莺歌燕舞,太平景象,入主主流社会;进军时势失而双方仗势相争,就是波浪不平,高山峡谷崎岖小路,沙漠寻水望梅解渴;而任意一方兴无名之兵失道则是自取灭亡!人生进军两军对垒是一场看不见硝烟的战争,这场战争切要能五行制衡有情以势止战求得和平不争为大吉,它关乎人生富贵贫贱成败。若五行将佐、仇寇交争必有胜负,有胜负则有建功立业一将功成万骨枯之成王败寇,五行称王必至倾亡。五行将佐、仇寇对垒因力量势力不同有彼此相伏太平盛世有彼此不服纷争乱世。太平盛世压倒性优势如美国美军主宰世界须有制约忌惮不得非行而和平,军宁无战故为太平盛世,既有忌惮一般不会发生战争,即使有战亦是鸡蛋碰石头利比亚无道战北约,北约力量宰执全局非富既贵意气风发人生,即使如韩战失利亦不能动摇国本;制衡不及将佐、仇寇彼此不伏则军不宁五行战争,五行战争则和平远离富贵失,大战败亡,小战勤苦立身,五行开战建功立业者稀而败亡者多如牛毛。五行一体,不可独存。若兴无名之兵战争,战争有大小,大战硝烟弥漫成败起起落落生死一线间,人生大致是如水上飘蓬浮舟,德日意土崩瓦解,希特勒萨达姆自寻断头台;小战平淡如匹夫对垒通常可忽略,人生如乱世草芥大地蚂蚁满地是。

禄命法体系的特点在于统筹本主体用取将制衡,而命局成败在于五行干支尊卑动静强弱轻重旺衰多寡体用喜忌配合制衡有情致。统筹本主,有体用不和、体用相和、体用同心同气相连、体用俱伤之情况,体用俱伤取将必优先满足体。既取将,便有佐将显势行权之佐兵,名之佐神,有将神所克之器,有器必有辅器之仇,利将之寇;命局制衡成败在于将神成败,将神成败在于佐神成败,佐神成败在于器神成败。命局整体的制衡成败在于将、佐、器、仇、寇制衡力量配合制衡情致。

禄命法的命局富贵贫贱吉凶辨别在于辨识命局制衡意向顺逆。命局制衡意向顺逆不影响命局成败,只要命局顺逆制衡意向成功,就是贵格富格;而命局制衡意向不成功,必然是常人及贫贱之人,就须分辨是福禄常人还是贫贱凶格。命局制衡意向成功后,或命局制衡意向失败后,大忌改变原来的命局意向,凶者几乎就是死期来临!吉者异军突起!总之必然天翻地覆。

命局大致切忌五行战争,五行制衡力量势均力敌彼此不伏则战争,如将用兴无名之兵将器相碍,将用当兴兵制伏器神而不能制伏之类就是五行战争,或当岁运来打破命局原来平衡就是五行战争开打。故五行战争或因制衡不及而势均力敌或因岁运命局意向转变而发五行战争。如和珅:庚午乙酉庚子壬午,庚寅运命局意向转变而酝酿五行战争,己丑年命局战争开打原局意向转变成功制衡不及而败亡。

禄命法体系虽较为繁博,但也不离天尊地卑生克制化刑冲破害会合的应用原则。只是在五行基础理论的理解应用上与流行有较大的不同,主要体现在对于五行基础生克二字的理解深度上的差异。另外,必须掌握[将佐器仇寇(益)]对应的意义方可以更深入地理解制衡。将:克伐器,顾名思义就如将军挂帅出征克器,主要是为了获取寇这个利益战斗不休。佐:顾名思义就是辅佐将受将调动指挥的势力,克伐仇。器:克伐寇,没有给其赋以吉凶意义,但是赋以它的意义却是至关重要的,这里主要的意义就是指它与居其前之将佐与后之仇寇配置成败情况决定命局是不是入庙堂之器材;故凡命局制衡以器为中心, [将、佐--仇、寇];假如以一杆天平称喻之,将佐如前秤盘,器执中,仇寇如后秤盘;将器是一对体用。仇:克伐将,顾名思义自然是与将相仇相敌之仇家。寇:克伐佐,寇神本身是生将之物,本为益物喜神益神,何以贯之以寇?对于人生而言,利益如寇,不仅在人生社会体现,也在五行制衡里体现得至为明晰;将为之兴兵,但是他却制衡将之佐,成就器,具有矛盾性,将兴兵必须把握好度,否则就是贪得无厌,兴无名之兵,失道必受罚,故而贯之名“寇”。

系统禄命法的过程异常艰辛,费时数年不分昼夜思考体悟直追源头五行阴阳二气二质五行气质物化原理,后天运动四时五行性。探索发展了对命局五行配置不同于古今的一些命学基础认知。如认为任一八字时空八字所代表的阴阳五行物化下的人命无不五行俱备,五行不备则生命无从发生,世界无法运转,天地必将静止而毁亡,人命也就不存在。所以看上去以为五行不全的命局实际是[明无虚有实在]五行齐全局。命局只有一行两行三行四行的所谓五行不全的这个命学千年之谜被五行[明无虚有实在]的理论推翻,并在此认识基础上界定了合于四时自然的严格的五行配置虚实运用法则。自以为命局虚实法则是在珞禄子“见不见之形”后命学理论上又一次突破,是命局认识命学理论发展完善的里程碑!虽然有的人以为纳音五行可以补正五行缺,但究之毫无是理,正五行为天地阴阳二气二质,纳音为阴阳气质所化,只有正五行补纳音,哪有纳音补正五行的道理。而且即使补,有的命局纳音也没法补全。当然一定要以各种理由找,那也是可以的,如戊午戊午戊午戊午,没有水咱搞出子午冲来,戊癸合来,没有金咱把先天的己酉胎元整来,没有木咱拿午火合来未木库,不就五行齐全了吗,那就想咋整咋整吧。反正沈孝瞻先贤在《子平真诠》中如蜀王命己未戊辰戊辰庚申,三春辰月,人家偏不认辰为东方木气,就喜欢戊日庚申戊土要官就庚合乙来;赵丞相命,己酉癸未癸未庚申,六月未中火气不认,偏喜欢癸日庚申要财就申合巳来,那还有何话可说。

禄命法系在五行的名词概念上进行明确界定解释,不搞模糊论。如旺衰轻重强弱卑亢等诸名词下的实际含义进行有章法的严谨界定。

禄命法体系还有一个鲜明的观点,十神无分善恶,但十神因阴阳配置不同有制衡力量大小的不同。尤其是十神无善恶这点不但跟子平格局系不同,而且跟某些古禄命书的十神观念也略有不同。因此在命局取将中,没有十神善恶顺逆之用的说法,只有是否适宜五行趋于中和的汲取。而取定将神后,假有败局,则视败局之神力量大小合神煞而论吉凶程度。败局为同性,这时候枭伤杀刃的发凶程度就大于所谓吉神,但这也是不一定的,还得较量力量轻重大小,如此局官败局而彼局杀败局,官重而杀轻,那么官的发凶也不会轻于杀,局局不同,所以不同命局没有可比性。另外,不论藏干当令,只讲四时时地气的进退整体把握制衡,若有同命,则因刻分地理不同参决。命法系在十神概念下所赋予的意义也有所引申发展:古今命学无论古法子平皆以财为实际财禄,如“《滴天髓》何知其人富,财气通门户之类”。而禄命系统以财禄为人的社会践行能力,工作机会,胆魄等,印绶为社会活动所创造的能自主支配的实际财禄。理论支持上基于:财主工作、机遇、奔波、劳碌累身等一切社会活动等能否克回生禄之印。子平亦以财为马,马何意?不过奔波劳碌之意。而印绶生禄,是生活环境、物质享受、基业、回报等,因此财为工作劳碌奔波机遇,印绶为实际到手所能自主支配的物质财富。万命是否能坐拥物质财富,关键在于奔波劳碌是否能克得回来印绶生禄之物。归结起来,就是财为各类社会工作活动;印绶为活动得到的社会环境工资利润;食伤为本能意识思维智商,必须通过制衡转化为智慧;比劫或党同或竞争扰乱秩序者;官杀既是秩序维护管理之神,又是自然界及社会创造五行生存机会与限制杀灭之神。

禄命法系特重阴阳对立,体用一体统一一太极。以年干为体,日干为用;以年月为体,日时为用;主本为体,月时为用;以将、佐为体,以寇、仇、喜为用;总之以年日本主为体,统筹为用,以命局为体,岁运为用。

探源追流,认识体悟五行自然,挖掘并系统重建基础发展基础认识,出发的高度角度不同,决定了与当今各类流行命学许多重要基础法则认知的不同。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