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庐经略 / 历史著名将领... / 中国历史上百位将领之(59)--- 曹彬 (北...

0 0

   

中国历史上百位将领之(59)--- 曹彬 (北宋名将)

2014-11-14  草庐经略
 

 
                             中国历史上百位将领之(59)--- 曹彬

 
 

    中文名称: 曹彬 国籍: 中国(北宋) 民族: 汉族 出生地: 真定灵寿 出生日期: 931年 逝世日期: 999年 职: 武宁军节度使、枢密使 主要成就: 灭后蜀、平南唐 谥号: 武惠

 
曹彬

 
1. 基本介绍

北宋开国名将

    曹彬(931年-999年),字国华,北宋初大将,真定灵寿人,在北宋统一战争中担任主要将领。曹彬是郭威张贵妃的外甥。后周显德五年,奉诏出使吴越,累官至引进使;严于治军,尤重军纪。乾德二年率军灭后蜀,以不滥杀著称,升宣徽南院使。开宝七年率水陆军10万攻灭南唐,次年克金陵,又决策伐北汉和攻辽,以功擢枢密使。雍熙三年,宋分兵三路攻契丹,他为东路军主将,因孤军冒进、兵疲粮乏撤军,至岐沟关被契丹军击败,致宋军全线溃退,降右骁卫上将军。后复起为侍中、武宁军节度使。宋真宗即位复任枢密使。死后谥“武惠”。

2. 人物简介

    曹彬(931—999)北宋初年大将。字国华,真定灵寿(今属河北省石家庄市灵寿县)人,以败契丹、北汉功,任枢密承旨,灭后蜀任都监。雍熙三年(986)率军攻辽,因诸将不服指挥,败于涿州,降为右骁卫上将军。后复任枢密使。  

    后周时以后宫近戚为晋州兵马都监,累官至引进使。北宋建立后,迁客省使兼枢密都承旨,乾德二年(964)以归州行营都监参加灭蜀之役,以不滥杀掠而得到宋太祖赵匡胤的褒奖,授宣徽南院使、义成军节度使。开宝七年(974),受命率军灭南唐,约束宋兵不得肆意杀掠,使南唐都城江宁府(今江苏南京)免遭破坏。回师不久即被任命为枢密使。宋太宗赵炅即位,加同平章事,封鲁国公,益得信任。雍熙三年(986),宋太宗分兵三路攻辽,曹彬任幽州(今北京)道行营前军马步水陆都部署,率宋兵主力自雄州(今河北雄县)向涿州(今河北涿州)进发。因指挥无能,不能约束部将,造成岐沟关(今河北涞水东)之战的惨败。致使其他两路军也被迫退兵。因此,被责授右骁卫上将军。次年,起为侍中、武宁军节度使。宋真宗赵恒即位后,召拜枢密使。咸平二年(999)病死,终年六十九岁。真宗追封济阳郡王,谥武惠;八月,诏彬与赵普配飨太祖庙庭。世称武惠王。


2.1 《宋史·曹彬传》

   曹彬,字国华,真定灵寿人。父芸,成德军节度都知兵马使。彬始生周岁,父母以百玩之具罗于席,观其所取。彬左手持干戈,右手持俎豆,斯须取一印,他无所视,人皆异之。及长,气质淳厚。汉乾祐中,为成德军牙将。节帅武行德见其端懿,指谓左右曰:“此远大器,非常流也。”周太祖贵妃张氏,彬从母也。周祖

2.2 焚香禁杀;

    受禅,召彬归京师。隶世宗帐下,从镇澶渊,补供奉官,擢河中都监。蒲帅王仁镐以彬帝戚,尤加礼遇。彬执礼益恭,公府燕集,端简终日,未尝旁视。仁镐谓从事曰:“老夫自谓夙夜匪懈,及见监军矜严,始觉己之散率也。”

    显德三年,改潼关监军,迁西上阁门使。五年,使吴越,致命讫即还。私觌之礼,一无所受。吴越人以轻舟追遗之,至于数四,彬犹不受。既而曰:“吾终拒之,是近名也。” 遂受而籍之以归,悉上送官。世宗强还之,彬始拜赐,悉以分遗亲旧而不留一钱。出为晋州兵马都监。一日,与主帅暨宾从环坐于野,会邻道守将走价驰书来诣,使者素不识彬,潜问人曰:“孰为曹监军?”有指彬以示之,使人以为绐己,笑曰:“岂有国戚近臣,而衣弋绨袍、坐素胡床者乎?”审视之方信。迁引进使。

 

2.3 北宋名将曹彬;

    初,太祖典禁旅,彬中立不倚,非公事未尝造门,群居燕会,亦所罕预,由是器重焉。建隆二年,自平阳召归,谓曰:“我畴昔常欲亲汝,汝何故疏我?”彬顿首谢曰:“臣为周室近亲,复忝内职,靖恭守位,犹恐获过,安敢妄有交结?”迁客省使,与王全斌、郭进领骑兵攻河东平乐县,降其将王超、侯霸荣等千八百人,俘获千余人。既而贼将蔚进率兵来援,三战皆败之。遂建乐平为平晋军。乾德初,改左神武将军。时初克辽州,河东召契丹兵六万骑来攻平晋,彬与李继勋等大败之于城下。俄兼枢密承旨。

    二年冬,伐蜀,诏以刘光毅为归州行营前军副部署,彬为都监。峡中郡县悉下,诸将咸欲屠城以逞其欲,彬独申令戢下,所至悦服。上闻,降诏褒之。两川平,全斌等昼夜宴饮,不恤军士,部下渔夺无已,蜀人苦之。彬屡请旋师,全斌等不从。俄而全师雄等构乱,拥众十万,彬复与光毅破之于新繁,卒平蜀乱。时诸将多取子女玉帛,彬橐中唯图书、衣衾而已。及还,上尽得其状,以全斌等属吏。谓彬清介廉谨,授宣徽南院使、义成军节度使。彬入见,辞曰:“征西将士俱得罪,臣独受赏,恐无以示劝。”上曰:“卿有茂功,又不矜伐,设有微累,仁赡等岂惜言哉?惩劝国之常典,可无让。”

 

    六年,遣李继勋、党进率师征太原,命为前军都监,战洞涡河,斩二千余级,俘获甚众。开宝二年,议亲征太原,复命为前军都监,率兵先往,次团柏谷,降贼将陈廷山。又战城南,薄于濠桥,夺马千余。及太祖至,则已分砦四面,而自主其北。六年,进检校太傅。  

    七年,将伐江南。九月,彬奉诏与李汉琼、田钦祚先赴荆南发战舰,潘美帅步兵继进。十月,诏以彬为升州西南路行营马步军战棹都部署,分兵由荆南顺流而东,破峡口砦,进克池州,连克当涂、芜湖二县,驻军采石矶。十一月,作浮梁,跨大江以济师。十二月,大破其军于白鹭洲。

    八年正月,又破其军于新林港。二月,师进次秦淮,江南水陆十余万陈于城下,大败之,俘斩数万计。及浮梁成,吴人出兵来御,破之于白鹭洲。自三月至八月,连破之,进克润州。金陵受围,至是凡三时,吴人樵采路绝,频经败衄,李煜危急,遣其臣徐铉奉表诣阙,乞缓师,上不之省。先是,大军列三砦,美居守北偏,图其形势来上。太祖指北砦谓使者曰:“吴人必夜出兵来寇,尔亟去,令曹彬速成深沟以自固,无堕其计中。”既成,吴兵果夜来袭,美率所部依新沟拒之,吴人大败。奏至,上笑曰:“果如此。”

    长围中,彬每缓师,冀煜归服。十一月,彬又使人谕之曰:“事势如此,所惜者一城生聚,若能归命,策之上也。”城垂克,彬忽称疾不视事,诸将皆来问疾。彬曰:“余之疾非药石所能愈,惟须诸公诚心自誓,以克城之日,不妄杀一人,则自愈矣。”诸将许诺,共焚香为誓。明日,稍愈。又明日,城陷。煜与其臣百余人诣军门请罪,彬慰安之,待以宾礼,请煜入宫治装,彬以数骑待宫门外。左右密谓彬曰:“煜入或不测,奈何?”彬笑曰:“煜素忄耎无断,既已降,必不能自引决。”煜之君臣,卒赖保全。自出师至凯旋,士众畏服,无轻肆者。及入见,刺称“奉敕江南干事回”,其谦恭不伐如此。

    初,彬之总师也,太祖谓曰:“俟克李煜,当以卿为使相。”副帅潘美预以为贺。彬曰:“不然,夫是行也,仗天威,遵庙谟,乃能成事,吾何功哉,况使相极品乎!”美曰:“何谓也?彬曰:“太原未平尔。”及还,献俘。上谓曰:“本授卿使相,然刘继元未下,姑少待之。”既闻此语,美窃视彬微笑。上觉,遽诘所以,美不敢隐,遂以实对。上亦大笑,乃赐彬钱二十万。彬退曰:“人生何必使相,好官亦不过多得钱尔。”未几,拜枢密使、检校太尉、忠武军节度使。

    太宗即位,加同平章事。议征太原,召彬问曰:“周世宗及太祖皆亲征,何以不能克?”彬曰:“世宗时,史彦超败于石岭关,人情惊扰,故班师;太祖顿兵甘草地,会岁暑雨,军士多疾,因是中止。”太宗曰:“今吾欲北征,卿以为何如?”彬曰:“以国家兵甲精锐,剪太原之孤垒,如摧枯拉朽尔,何为而不可。”太宗意遂决。太平兴国三年,进检校太师,从征太原,加兼

 

    侍中。八年,为弭德超所诬,罢为天平军节度使。旬余,上悟其谮,进封鲁国公,待之愈厚。

    雍熙三年,诏彬将幽州行营前军马步水陆之师,与潘美等北伐,分路进讨。三月,败契丹于固安,破涿州,戎人来援,大破之于城南。四月,又与米信破契丹于新城,斩首二百级。五月,战于岐沟关,诸军败绩,退屯易州,临易水而营。上闻,亟令分屯边城,追诸将归阙。

    先是,贺令图等言于上曰:“契丹主少,母后专政,宠幸用事,请乘其衅,以取幽蓟。”遂遣彬与崔彦进、米信自雄州,田重进趣飞狐,潘美出雁门,约期齐举。将发,上谓之曰:“潘美之师但先趣云、应,卿等以十万众声言取幽州,且持重缓行,不得贪利。彼闻大兵至,必悉众救范阳,不暇援山后矣。”既而,美之师先下寰、朔、云、应等州,重进又取飞狐、灵丘、蔚州,多得山后要害地,彬亦连下州县,势大振。每奏至,上已讶彬进军之速。及彬次涿州,旬日食尽,因退师雄州以援饷馈。上闻之曰:“岂有敌人在前,反退军以援刍粟,失策之甚也。”亟遣使止彬勿前,急引师缘白沟河与米信军会,案兵养锐,以张西师之势;俟美等尽略山后地,会重进之师而东,合势以取幽州。时彬部下诸将,闻美及重进累建功,而已握重兵不能有所攻取,谋议蜂起。彬不得已,乃复裹粮再往攻涿州。契丹大众当前,时方炎暑,军士乏困,粮且尽,彬退军,无复行伍,遂为所蹑而败。

    彬等至,诏鞫于尚书省,令翰林学士贾黄中等杂治之,彬等具伏违诏 失律之罪。彬责授右骁卫上将军,彦进右武卫上将军,信右屯卫上将军,余以次黜。四年,起彬为侍中、武宁军节度使。淳化五年,徙平卢军节度

 

2.4 真宗即位,复检校太师、同平章事。数月,召拜枢密使。

    咸平二年,被疾。上趣驾临问,手为和药,仍赐白金万两。问以后事,对曰:“臣无事可言。臣二子材器可取,臣若内举,皆堪为将。”上问其优劣,对曰:“璨不如玮。”六月薨,年六十九。上临哭之恸,对辅臣语及彬,必流涕。赠中书令,追封济阳郡王,谥武惠;且赠其妻高氏韩国夫人;官其亲族、门客、亲校十余人。八月,诏彬与赵普配飨太祖庙庭。

    彬性仁敬和厚,在朝廷未尝忤旨,亦未尝言人过失。伐二国,秋毫无所取。位兼将相,不以等威自异。遇士夫于途,必引车避之。不名下吏,每白事,必冠而后见。居官奉入给宗族,无余积。平蜀回,太祖从容问官吏善否,对曰:“军政之外,非臣所闻也。”固问之,唯荐随军转运使沈伦廉谨可任。为帅知徐州日,有吏犯罪,既具案,逾年而后杖之,人莫知其故。彬曰:“吾闻此人新娶妇,若杖之,其舅姑必以妇为不利,而朝夕笞詈之,使不能自存。吾故缓其事,然法亦未尝屈焉。”北征之失律也,赵昌言表请行军法。及昌言自延安还,被劾,不得入见。彬在右府,为请于上,乃许朝谒。  

    子璨、珝、玮、玹、玘、珣、琮。珝娶秦王女兴平郡主,至昭宣使。玹左藏库副使,玘尚书虞部员外郎,珣东上阁门使,琮西上阁门副使。玘之女,即慈圣光献皇后也。芸,累赠魏王。彬,韩王。玘,吴王,谥曰安僖。玘之子佾、傅。佾见《外戚传》。傅,后兄也,荣州刺史,谥恭怀。

3. 方志记载

    曹彬(生卒不祥),字国华,正定灵寿人。宋雍熙三年,诏彬将幽州行营前军马步水陆师。三月彬败契丹于固安。克其城,又破涿州。戎人来援,大破于城南。(载旧《涞水县志》)

 
4. 曹彬传
 

    曹彬字国华,是真定灵寿人。其父曹芸,任成德军节度都知兵马使。曹彬出生周岁时,他的父母把各种玩具排放在桌子上,看他取什么。曹彬左手拿干戈,右手抓俎豆,过一会儿又拿一方印,其他的不屑一顾,人们都感到惊异。年长后,禀性淳厚。后汉乾..年间,任成德军牙将。节度使武行德见他端重谨慎,指着他对身边的人说“:这人是有远大志向与才能的,不是平常之流。”后周太祖的贵妃张氏,是曹彬的姨母。周太祖受禅即皇帝位,召曹彬回京城。隶属世宗军中,跟从镇守澶渊,补任供奉官,升为河中都监。蒲州节度使王仁镐因为曹彬是皇帝的亲戚,对他特别礼遇。曹彬执礼越发恭敬,公府举行宴会时,整天态度端重,从不旁视。仁镐对属吏们说:“我自认为夙夜匪懈,到看到监军矜严端重,才感觉自己的散率啊。”

  显德三年(956),改任潼关监军,升为西上门合门使。显德五年,出使吴越,传达完使命就回朝。私下相见之礼,一点也不接受馈送,吴越人乘轻舟追送给他,以至再四,曹彬还是不接受。过一会儿说“:我最终拒绝他们,是近于邀名啊。”于是接受下来回来登记,全部送给官府。世宗强行还给他,曹彬才拜赐,全部分给亲朋旧友,自己不留一钱。出朝任晋州兵马都监。一天,曹彬与主将及宾客们在野外环坐,遇邻道守将骑马带着书信来到,使者从来不认识曹彬,暗地里问人说“:谁是曹监军?”有人给他指认曹彬,使者以为是骗自己,笑着说:“哪里有国戚近臣,而穿绨袍,坐朴素的胡床的事呢?”审视半天后才相信。升任引进使。

  当初,太祖管领禁兵,曹彬中立不偏不倚,没有公事从不登门,群居宴会,也很少参预,从此被器重。建隆二年(961),从平阳被召回朝,太祖对他说:“往日我常想亲近你,你为什么总是疏远我呢?”曹彬叩头谢罪说“:我是周室的近亲,又忝任宫内职务,端正做官,还怕有过失,哪里敢妄自交结呢?”升任客省使,与王全斌、郭进率领骑兵攻打河东平阳县,战降敌将王超、侯霸荣等一千八百人,俘获敌人一千多人。不久贼将考进率领军队来增援,三次作战都打败敌人。于是把乐平建为平晋军。乾德初年(963),改任左神武将军。当时刚刚攻克辽州,河东引契丹六万骑兵来进攻平晋,曹彬与李继勋等将领在城下打败敌军。不久兼任枢密承旨。

  乾德二年冬天,攻伐后蜀,诏令任命刘光毅为归州行营前军副部署,曹彬为都监。峡中郡县都被攻下,诸将都想屠城来逞其杀欲,只有曹彬下令收敛部下,所到各地都感悦听命。太祖听说,下诏褒奖他。平定两川后,全斌等人昼夜宴饮,不体恤军士,部下渔夺百姓不停,蜀人深感痛苦。曹彬多次请求班师,全斌等人不听从。不久全师雄等人作乱,聚集军队十万人,曹彬又与光毅在新繁大败敌军,最终平定蜀乱。当时诸将多取子女玉帛,曹彬行装中只有图书、衣服而已。回朝后,皇帝都知道这些情况,把全斌等人交给官吏治罪。认为曹彬清介廉谨,授任为宣徽南院使、义成军节度使。曹彬入宫朝见皇帝,谢绝说:“征西将士都被治罪,我单独受到赏赐,恐怕不能以示劝勉。”太祖说:“你立有大功,又不自我夸耀功劳,即使有点小错,仁赡等哪里值得提呢?执行劝勉大臣效忠国家的常典,不必辞让。”

  乾德六年,朝廷派遣李继勋、党进率领军队征伐太原,任命曹彬为前军都监,在洞涡河大战敌军,斩敌二千多人,俘获敌兵很多。开宝二年(969),太祖准备亲自征伐太原,又任命他为前军都监,率领军队先出发,驻扎在团柏谷,战降贼将陈廷山。又在城南与敌人作战,逼近濠桥,夺得战马一千多匹。太祖到来时,曹彬已在四面分设营寨,而自己主管北面。乾德六年,进升检校太傅。

  乾德七年,朝廷准备讨伐南唐。九月,曹彬奉诏与李汉琼、田钦祚先行到荆南征发战舰,潘美率领步兵接着出发。十月,诏令任命曹彬为升州西南路行营马步军战舰都部署,分兵从荆南顺流而东,攻破峡口寨,接着攻克池州,连续攻克当涂、芜湖二县,驻扎在采石矶。十一月,造浮桥,横跨大江以渡过部队。十二月大破南唐军于白鹭洲。

  乾德八年正月,又在新林港大破江南军队,二月,军队进驻秦淮,南唐水陆军队十多万人在城下列阵,宋军大败南唐军,斩杀、俘获一万多敌人。浮桥造成后,吴人出兵抵抗,宋军在白鹭洲大败吴人。从三月到八月,连连击败敌军,又攻克润州。金陵城被围,到此时一共有三个时辰,居民砍柴的路被断绝,南唐军屡次被打败,李煜非常危险,派遣其大臣徐铉送表到朝廷,乞求缓师停战,太祖不予同意。在此之前,大军排列成三寨,潘美镇守偏北方,把战争形势绘成图送给太祖。太祖指着北寨对使者说“:吴人必定夜晚出兵来进攻,你赶快回去,命令曹彬迅速挖沟来巩固阵地,不要中了敌人的诡计。”深沟挖成后,吴兵果然夜里来突袭,潘美率领所属部队依靠新沟抵抗,吴人大败。上奏战报到朝廷时,太祖笑着说“:果然如此。”

  长期的围城中,曹彬常常缓攻,希望李煜能归降。十一月,曹彬又派人晓谕他“:事势已经如此,只可惜一城的百姓,如果你能归命,真是上策啊。”城即将攻克时,曹彬忽然称疾不处理事务,诸将都来探病。曹彬说“:我的病不是药石能治好的,只要诸公诚心立誓,克城之日,不妄杀一人,就会自动痊愈。”诸将答应下来,一起焚香立誓。第二天,病情稍微好转。再过一天,金陵城被攻陷。李煜与他的大臣们一百多人到军营请罪,曹彬安慰他,用贵宾礼接待他,请李煜入宫换装,曹彬只派几个骑兵等在宫门外。部下暗地对曹彬说:“李煜入宫如有不测,怎么办?”曹彬笑着说“:李煜向来懦弱不能果断,既然已经投降,一定不会自杀。”李煜的君臣,最终赖以保全,从出师到凯旋,士卒们都畏服他,不敢轻举妄动。入宫朝见时,名帖上自称“奉令到江南办事回来”,他的谦恭不夸耀就像这样。

  当初,曹彬统领军队,太祖对他说:“等攻克李煜后,任命你为使相。”副帅潘美预先向他祝贺。曹彬说:“不是这样,这次行动,仰仗天威,遵照朝廷谋略,才能成功,我又有什么功劳呢?何况使相是极品吗?”潘美说:“怎么说呢?”曹彬说“:太原没有平定啊。”回朝后,献俘虏。太祖对他说:“本来要授任你为使相,但是刘继元没有攻灭,暂且稍微等待一些时候。”听见这句话后,潘美偷看着曹彬微笑。太祖发觉后,于是责问他为什么发笑,潘美不敢隐瞒,于是按实情回答。太祖也大笑起来,于是赐给曹彬钱二十万。曹彬退朝后说:“人生何必作使相,好官也不过多得些钱罢了。”不久,任命他为枢密使、检校太尉、忠武军节度使。

  太宗即皇帝位,加任他为同平章事。商议征伐太原,召曹彬来问道:“周世宗及太祖都亲自征讨,为什么不能攻克?”曹彬说“:周世宗时,史彦超在石岭关失败,军情惊扰,所以班师;太祖在甘草地驻扎部队,正遇天气酷热下雨,士兵们大多染上疾病,于是中途停止。”太宗说:“现在我打算北征,你认为怎么样?”曹彬说“:以国家精锐军队,剪除太原这个孤垒,简直就像摧枯拉朽,为什么不可以呢?”太宗于是决定下来。太平兴国三年(978),进位检校太师,跟从太宗征讨太原,加官兼任侍中。太平兴国八年,被弭德超诬陷,罢去本官任天平军节度使。十多天后,太宗醒悟到是诬陷,进封他为鲁国公,对待他越发厚重。

  雍熙三年(986),诏令曹彬率领幽州行营前军马步水陆军队,与潘美等人北伐,分路进讨。三月,在固安打败契丹兵,攻克涿州,戎人来增援,宋军在城南大败援兵。四月,又与米信一起在新城打败契丹,杀敌二百人。五月,在歧沟关作战,诸军被打败,退守易州,面对易水扎营。太宗听说,急忙派人分兵屯守边城,追令诸将回朝。

  在此之前,贺令图等人对皇上说:“契丹主年少,母后专政,宠幸大臣们用事,请趁其灾祸,攻取幽蓟。”于是派遣曹彬与崔彦进、米信从雄州,田重进赴飞狐,潘美从雁门出发,约期一齐举事。将出发时,太宗对曹彬说:“潘美的军队先奔赴云、应二州,你们以十万人声言攻取幽州,但持重慢行,不得贪求功利。敌人听说大军到了,一定出动全部军队救范阳,无暇救山后。”不久,潘美的部队先攻下寰、朔、云、应等州,重进又攻取飞狐、灵丘、蔚州,得到很多山后要害之地,曹彬也连连攻下州县,声势大振。每次奏本到来,太宗已经很惊讶曹彬进军太快。曹彬驻扎涿州时,十天食尽,于是退到雄州补充粮草。太宗听说后说“:哪有敌人在前,反退兵补充粮草之理,真是太失策了。”急忙派遣使者阻止曹彬前进,急忙引军沿着白沟河与米信会师,按兵不动,蓄精养锐,声张西边部队的军势;等潘美等人全部攻占山后之地后,与田重进会师向东,合势攻取幽州。当时曹彬的部下将领,听说潘美和田重进屡建军功,而自己手握重兵不能有所攻取,谋议蜂起,曹彬不得已,于是又带着粮草再去进攻涿州。契丹大军当前,当时正炎热天气,军士困乏,粮草将尽,曹彬退兵,军队不再有阵势,于是被敌人追击战败。

  曹彬等人回朝后,诏令由尚书省审讯,命令翰林学士贾黄中等人惩治他们,曹彬等人供认违令失律之罪。曹彬被贬任右骁卫上将军,王彦进被贬任右武卫上将军,米信被贬任右屯卫上将军,其余诸将依次贬降。雍熙四年,复起曹彬为侍中、武宁军节度使。淳化五年(994),迁任平卢军节度。真宗即皇帝位后,恢复他的检校太师、同平章事之职。几个月后,召回朝廷授任枢密使。

  咸平二年(999),生病。真宗亲自看望,亲手替他和药,又赐他白金万两。问他后事,他回答说:“我没有事可说。我的两个儿子才能可用,我如果内举,都堪任为将。”真宗问他们谁优谁劣,他回答说“:璨不如玮。”六月去世,终年六十九岁。真宗亲自痛哭致祭,对大臣们说到曹彬时,必定流涕哭泣。追赠中书令,追封济阳郡王,赠谥号为武惠;并且赠其妻高氏为韩国夫人;任命他的亲族、门客、亲校十多人为官。八月,诏令曹彬与赵普配享太祖庙庭。

  曹彬为人仁敬和厚,在朝廷从未违旨,也从未谈别人的过失。讨伐二国,丝毫无所取。位兼将相,不以等第威势自异于人。在路上遇到士大夫,一定引车回避,不称呼手下官吏的名字,每次手下官吏谈政事,一定先整冠才接见。做官,俸禄分给宗族,没有余积。平定后蜀回朝后,太祖从容问及官吏的善恶,他回答说“:军政之外,不是我应该闻见的。”再三问他,只推荐随军转运使沈伦廉洁端谨可用。任节度使知徐州时,有个属吏犯罪,已经结案,一年以后才杖打他,人们不知道为什么。曹彬道“:我听说这个人刚娶媳妇,如果杖打他,他的父母必定认为是媳妇不利,而朝夕鞭打辱骂她,使她不能活下去。所以我迟缓处罚,然而也没有枉法。”北征失律后,赵昌言上表请求对他执行军法。到昌言从延安回来时,被弹劾,不能入宫见皇帝。曹彬在宰府,替他向皇上请求,方允许昌言朝见。

  儿子名璨、王羽、玮、王玄、王巳、王旬、琮。王羽娶秦王的女儿兴平郡主,官至昭宣使。王玄任左藏库副使,王巳任尚书虞部员外郎,王旬任东上门合门使,琮任西上..门副使,王巳的女儿就是慈圣光献皇后。曹芸,历赠至魏王。曹彬,历赠至韩王。王巳,历赠至吴王,谥号为安僖。王巳的儿子名佾、傅。佾见《外戚传》。傅,皇后之兄,任荣州刺史,谥号为恭怀。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