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庐经略 / 历史著名将领... / 中国历史上百位将领之(68)--- 完颜宗弼 ...

分享

   

中国历史上百位将领之(68)--- 完颜宗弼 (金国四太子)

2014-11-14  草庐经略
 

 
                         中国历史上百位将领之(68)--- 完颜宗弼

 
 
    完颜宗弼(?—1148年11月19日),金朝名将,开国功臣。本名斡啜,又名兀术,女真族。1125年,随军攻宋,克汤阴,参加围攻东京。1128年,率军攻山东,击败宋军数万,连克青州、临朐等城。1129年,复率军攻宋,先后在大名、和州击败宋军。1139年金、宋签订和议,次年宗弼杀主和大臣完颜昌等,撕毁和约,再次大举南侵,但在顺昌、颍昌、柘皋镇等地大败,被迫退守开封。1141年,利用宋宰相秦桧除掉大将岳飞,迫宋称臣,签定皇统和议,以功进太傅。1142年,宗弼还朝,独掌军政大权。1148年,宗弼在上京会宁府病亡。


 
 

1. 人物简介
 
    完颜宗弼(?—1148年11月19日),金朝名将,开国功臣。本名斡啜,又作兀术、斡出、晃斡出,女真族。太祖完颜阿骨打第四子。有胆略,善射。初从完颜宗望追击辽天祚帝于鸳鸯泺,1125年,随军攻宋,克汤阴,参加围攻东京。1128年,率军攻山东,击败宋军数万,连克青州、临朐等城。1129年,复率军攻宋,先后在大名、和州击败宋军。此后一直是金朝主战派的代表,并领导了多次南侵,与宋军先后在黄天荡、富平、和尚原、两淮等地展开激战,胜败不一。1139年金、宋签订和议,次年宗弼杀主和大臣完颜昌等,撕毁和约,再次大举南侵,但在顺昌、颍昌、柘皋镇等地大败,被迫退守开封。1141年,利用宋宰相秦桧除掉大将岳飞,迫宋称臣,签定皇统和议,以功进太傅。1142年,宗弼还朝,独掌军政大权。1148年,宗弼在上京会宁府病亡
 

2. 生平经历

2.1 随军破辽

    完颜宗弼本名斡啜,又作兀术(zhú)、乌珠、斡出、晃斡出。金太祖完颜阿骨打第四子(《大金国志》中记载为第六子)。宋人多呼为“四太子”。母元妃乌古伦氏。宗弼为人豪荡,胆勇过人,猿臂善射,善于用兵。

    完颜阿骨打起兵反辽时,完颜宗弼尚未成年。太祖完颜阿骨打第四子(但在《大金国志》中记载为第六子,据说前面死了两个哥哥),金建国后对辽战事频繁,完颜宗弼异母兄宗峻、宗干、宗望、宗辅都是金军重要将领,骁勇善战,对他产生强烈的影响。

    公元1121(天辅五年)十二月,金太祖发动第二次大规模反辽战争,宗弼初次披甲,随叔父国论忽鲁勃极烈都统完颜杲(斜也)出征。

    公元1122(天辅六年)正月,金军克辽中京(今内蒙古赤峰宁城),宗翰得知辽天祚帝在鸳鸯泺(今河北张北安固里淖)行猎,完颜杲与宗翰分兵两路袭辽天祚帝,时宗弼与宗望在完颜杲军中。军过青岭,知不远处有辽兵三百余,宗望带领宗弼、马和尚率百骑追击,交战中宗弼矢尽,遂夺辽兵士枪,独杀八人,生擒五人。宗弼初次参战就显示出超人的勇猛,令女真将士刮目相看。

 

2.2 统军伐宋

    公元1125年(天会三年)十月,金兴兵伐宋,军分两路,西路军由左副元帅宗翰统领。东路军由都统宗望统领,宗弼在东路军任行军万户。东路军自平州(今河北卢龙)出兵,十二月攻占燕京(今北京),随即连克中山、真定、信德。

    公元1126年(天会四年)正月,宗望遣宗弼取汤阴县,城破,俘宋兵三千人。东路军强渡黄河,宗弼率先锋三千骑近逼开封,闻宋徽宗出开封南逃,宗弼选骁骑百名追之,未及,获马三千而还。[3]金兵围开封,宋以割让太原、中山、河间三镇与金等条件求和,金军返回燕京。同年八月,宗弼再次随右副元帅宗望南下。翌年四月,金军攻下开封,徽宗、钦宗二帝降,北宋灭亡。

    公元1127年(天会五年)六月,宗望病卒,宗辅继任右副元帅。十二月,宗辅受命平定淄、青(山东境内)抗金武装,宗弼首败宋郑宗孟的数万军队,克青州。既而攻临朐,在临朐附近,宗弼先破赵成领导的抗金武装,随后大败宋黄琼军,占领临朐。天会六年正月,宗辅军回师,渡青河之际,受宋军三万多人的袭击,宗弼击败之,杀万余人,继取濮州、开德府、大明府,平定河北。宗辅留宗弼屯守河间府,自己率军返燕京。

 

2.3 搜山检海

    公元1128年(天会六年)七月,金太宗下诏追击逃在扬州的宋高宗,宗弼率本部随宗辅军南下。宗辅军自河北出发,宗弼率其部为先锋,先后攻占濮州、开德、大名等地。天会七年初,宗弼升任元帅右监军。宗翰、宗辅派挞懒、宗弼、拔离速、马五分道南下,宋高宗自扬州南逃。宗弼入宋淮南西路,进兵宋归德府,将攻之,宋守将出降。宗弼一路所过州县,一击即破,或不战而降,一直打到长江北岸,占领宋江北重镇和州(今安徽和县)。宗弼欲从采石矶渡江,在渡口遭到宋知太平州郭伟的阻击,一连三日均不得渡。

    公元1129年(天会七年)十一月,完颜兀术军改由建康府西南的马家渡过江。宋朝水军统制邵青仅有一艘战船,率十八名水手进行拦击,艄工张青身中十七箭,邵青等力竭败退,斩宋统制陈淬。十一月,宗弼率军渡江,击败杜充所率宋军,攻下建康,分派诸将徇近地,宗弼亲率大军取宋广德军路、湖州(今属浙江),至临安府(今杭州)。宋高宗闻临安不守,又奔往明州(今浙江宁波)。宗弼派阿里、蒲卢浑为先锋领精兵四千追袭宋高宗;又派讹鲁补、术列速取越州。阿里军连破宋军,逼近明州,宋高宗登船逃入海上。宗弼随后率军赶到,取明州城,阿里、蒲卢浑泛海至昌国县(今浙江舟山岛),捉获宋明州太守赵伯谔,得知宋高宗已取道温州逃往福州,又入海追击,受到宋海上水军的阻击才退兵。宗弼率军返回临安

 

2.4 激战黄天荡

    公元1130年(天会八年)二月,宗弼声称搜山检海已毕,带着从江南各地掠夺的大量金银财物沿运河北还。临行前将具有几百年文明的临安古城付之一炬。沿途继续烧杀抢掠,江南人民遭到一次空前的浩劫。三月,宗弼军至镇江,遭到宋将韩世忠的阻截。韩世忠水师战船高大,扼守江口,金军无法通过。金军虽然兵多,但船小而少,又不善水战,交战数十回合,金军损失惨重,契丹、汉军没者二百余人。

    双方相持四十八日,宗弼仍不能渡江,只好溯江西上,开往建康,行到黄天荡,宗弼军循老鹳河故道,一夜开凿一条三十里长的大渠,通到秦淮河,才得以逃回建康。韩世忠追至建康,以战船封锁江面。宗弼张榜立赏,招人献破海船渡江策,一王姓福建人贪赏献策:海船无风不动,以火箭射其篷帆,不攻自破。宗弼连夜赶制火箭。二十五日,丽日无风,韩世忠的船队停在江上不能动,宗弼令将士驾小船射火箭中其篷帆,宋水师被烧死、淹死的将士不可胜数,韩世忠和少数将士在瓜步弃舟,从陆路逃回镇江。

    同年五月,金军自静安镇(今南京西北)渡江北归,北返时放火焚烧了建康城。公元1130年(天会八年),岳飞在牛首山设伏,岳家军就地取石,垒筑工事,伏击金兵。牛首山大捷后,乘胜追击,将金兵驱逐过江,收复建康[9]。完颜宗弼军遭到宋岳飞部的袭击,金军损失惨重。宗弼从江南北还后,便主张不再南下攻宋,足见黄天荡之役的教训是十分深刻的

 

2.5 血战富平

    公元1130年(天会八年)秋,金太宗调右副元帅宗辅统帅陕西诸军攻打川陕,完颜宗弼率本部奉调前往。九月,宗辅进兵洛水,以娄室、宗弼为左、右翼督统,并进合击,拉开了富平之战序幕。而当时的宋朝川陕宣抚处置使张浚也以刘锡为帅,集结了刘锜、赵哲、吴玠等将领统率的数倍于金兵的大军,以层层包围之势,与金军在富平(今陕西富平县北)展开决战。是役,南宋名将张浚、刘琦、赵哲、吴玠并秦凤路经略使孙渥以熙河路经略使刘锡为都统制将马步兵十八万,号称四十,五路其发集结于富平,张浚坐镇邠州督战。战役中宋军把完颜宗弼统率的金军作为进攻的重点,攻势凶猛,宗弼军被重重包围,从中午战至黄昏,力战而不却,牵制了宋军的主力,为扭转战局赢得了时间。金将赤盏晖全军覆没、大将韩常被射伤一目,死战不退。此时的金将完颜娄室找到了宋军的薄弱处——赵哲统率的宋军,于是以其所率的所有精锐骑兵冲击赵哲军,赵哲军一触即溃,娄室与宗弼合兵掩杀,金军士气大振,致使南宋十八万大军顷刻间土崩瓦解。金军乘胜追击,以少胜多,取得了富平之战的胜利。

    是役,一方面由于张浚自恃强大,判断失误,没有利用敌弱我强,且敌军兵分两路的失误,果断发动攻击,贻误战机,另一方面也由于完颜宗弼的剽悍勇猛,牵制了敌人主力,最终以金朝大胜而结束,南宋尽失陕西五路大部分地区。

    富平之战后不久,完颜娄室病故。宗辅以完颜宗弼为右翼都统,阿卢补为左翼都统,分别招降陕西尚未攻下的州县。

 

2.6 得失和尚原

    公元1131年(天会九年)正月,宋泾原、熙河两路均为金所攻占,宗辅返回燕京,宗弼成为陕西金军统帅。十月,完颜宗弼率军自陕西取四川,途经和尚原(今陕西宝鸡西南),遭到扼守和尚原的宋吴玠、吴璘军顽强抵抗,金军溃败,宗弼身中流矢,甚至“剃其须髯而去”,将士死伤大半,这是宗弼从军以来最惨重的失败。

    公元1133年(天会十一年)十一月,宗弼再次发兵,击败吴璘军,夺取和尚原。公元1134年(天会十二年)二月,率军攻打入川门户仙人关,被宋吴玠军击败,退兵凤翔府(今陕西凤翔)。三月,宗弼由陕西返回燕京。宗弼见吴氏兄弟善战,便不再与其力战,专以智取。直至公元1141年(皇统元年),宗弼致书宋高宗赵构令吴氏兄弟退兵,方才不战而胜,放心控制川陕一带。

    公元1134年(天会十二年)金命伪齐刘豫,遣军攻占府(今属湖北襄樊)等六郡。五月至七月,宋命岳飞率军收复襄阳等六郡。九月,完颜宗弼与伪齐军联合向两淮地区发动攻势,遭到韩世忠、岳飞军的坚决抗击,后因金太宗病危,金军渡淮北撤。

 

2.7 出将入相

    公元1135年(天会十三年)正月,金太宗驾崩,金熙宗即位,立即着手对金的政治制度进行改革,宗弼是辅助熙宗进行改革的重要人物之一。

    公元1137年(天会十五年),完颜宗弼升任右副元帅、封梁王。十一月,废“伪齐”政权,将政令收归朝廷。废刘豫为蜀王,于汴京设行台尚书省。

    公元1138年(天眷元年),领三省事宗磐、宗隽在朝廷专权,外结左副元帅挞懒,将河南、陕西地割还宋朝。对此,宗弼在朝内支持宗干等人坚决反对。二年,熙宗以谋反罪,诛宗磐、宗隽,解除挞懒兵权。拜宗弼为都元帅,封越国王。三年,挞懒与宋人交通受赂事发,熙宗命宗弼诛挞懒,加封他为太保,兼领燕京行台尚书省。因宗弼之请,熙宗又发动对宋战争,出兵夺回原交还宋朝的河南、陕西之地。由于河南、陕西各地守将大多是金、“齐”旧官,金军攻来,纷纷迎降。一月之间,金军攻取河南、陕西大部,宋岳飞等部退到颍昌(今河南许昌)以南地区,宗弼顺利进驻汴京。

    宗弼企图趁势占领淮河以北地区,又挥军南下,在顺昌(今安徽阜阳)败于宋刘锜部,在郾城、颍昌大败于岳飞部,宗弼险些被俘。形势对宋朝极为有利,岳飞也乘胜进兵,大有收复河南进攻河北之势。但宋高宗下令岳飞班师,于是宋军全部撤出河南。九月,宗弼入朝,是时熙宗南巡到燕京,左丞相完颜希尹亦在随行百官之中。宗弼欲还元帅府(驻祁州),饯行宴会上,希尹与宗弼言语相忤,宗弼大怒。次日向皇后裴满氏辞行时,详述其事,言希尹有不轨言行。宗弼走后,皇后向熙宗奏明,熙宗派人追回宗弼,许宗弼诛希尹。遂杀希尹及其二子,又杀了希尹的心腹右丞萧庆及子。翌年,宗弼升为左丞相兼侍中,仍任都元帅,领行台尚书省事。

    金夺回河南、陕西后,行台尚书省从燕京迁到汴京,主要掌管原“伪齐”统治地区。完颜宗弼在行台革除“齐”弊政,采纳范拱的建议、减旧税三分之一,百姓得以复苏。又令原“齐”诸军将士解甲归田,人情大悦。厉行文治,选拔能吏,讲求财用,器重文人。选名士十余人备官属。涿州范阳人赵元在行台凡十年,吏事明敏,宗弼深知之,行台或有事上相府,宗弼必问“曾经赵元未也?”其见重如此。宗弼选拔信用的蔡松年、曹望之、许霖、张之周等,直到海陵王、世宗朝都是理财名臣。北方社会经济得到一定恢复。

    宗弼扶植的汉官,大多数是原宋朝旧臣,他们与金初重用的原辽朝汉官韩企先、孟浩、田珏等人有矛盾。皇统元年五月宗干卒,不久宗弼返京师辅佐熙宗,任蔡松年为刑部员外郎,开始在朝廷扶植新汉官集团。皇统六年,右丞相韩企先病卒,田珏被宗弼排挤出朝。七年六月,又借故杀田珏、奚毅等多人,孟浩等三十四人被指为同党迁徙海上。尚书省为之一空。宗弼扶植的新汉官集团代替了旧汉官集团。

 

2.8 相关人物

  仪福帝姬(赵圆珠)(1111年—?),宋徽宗第九女,母为懿肃贵妃。

  仪福帝姬靖康之变时17岁,未嫁。靖康之变后,为四皇子完颜宗弼所占

 

3. 人物去世

    宗弼自公元1140年(天眷三年)顺昌、颍昌大败后,并未放弃与宋划淮为界的打算。因宗弼之请,熙宗下诏伐宋。

    公元1141年(皇统元年)二月,克庐州。与宋军战于柘皋镇,大败,各自回兵。宗弼派人密信给宋宰相秦桧,要求“必先杀岳飞,方可议和”,敦促宋高宗割地议和。九月,宗弼先放回扣留的宋使者两人,表示愿意议和,随后又亲率大军渡淮河,破泗州、濠州等地。宋高宗遣使表示愿意接受议和条件。

    公元1142年(皇统二年)二月,双方正式签约,时为宋绍兴十二年,史称“绍兴和议”(或称“皇统和议”):两国东以淮水,西以大散关为界,淮水上游的唐邓二州和西面商、秦二州的一半割让给金朝。南宋向金称臣,输纳岁币银、绢二十五万两、匹。三月,宗弼还朝,兼监修国史,以功拜进太傅,赐人口,牛,马各千,驼百,羊万,每岁宋进贡内给银。

    自皇统和议后,宗弼始终坚持“南北和好”政策,主张待时机成熟后再一举灭宋。因而直到海陵王南侵(公元1161年),二十年间金宋边界几无战事,这对双方经济、文化的发展都有积极的作用。

  公元1147年(皇统七年),担任太师,令三省事,都元帅,独掌军政大权。

    公元1148年(皇统八年)八月,宗弼进《太祖实录》。十月,病卒。公元1175年(大定十五年),金世宗追谥其为忠烈。公元1178年(大定十八年),宗弼得以配享太庙。

4. 历史遗迹 

    女真民族的后裔——满族,对这位一代风云人物是颇为怀念和敬仰的。今日白山黑水,有不少完颜宗弼的遗迹。著名的有完颜宗弼运粮河,这条河虽不一定是完颜宗弼主持开凿的,但确实和金初对辽宋战争的扩大有着直接的关系,当时为缓解阿什河的漕运而开凿了这条运河。

    “完颜宗弼运粮河“全长约50余公里,东南起点在阿城杨树乡广庆庄附近,西北流经双城和哈尔滨交界地带,在道里区新农乡西下坎附近与松花江汇合。虽然现在已大部分夷为耕地,但还能辨识出大致模样。此外还有老兀术坟(辽庆陵)、完颜宗弼屯粮台(绥化四方台)、完颜宗弼斩将台(阿骨打陵墓)等等。

 

5. 完颜宗弼墓

    出汝州城东行10公里,即到汝州市纸坊乡完庄。在完庄,生活着220口姓完颜的村民,他们户口簿的民族一栏填写的是“满族”,他们是我国金代大将完颜宗弼的后裔,自完颜宗弼以来,其先人已在完庄繁衍生息了800多年。

    除了完庄的51户220口完颜姓村民外,在附近的石庄、留王店两村及焦村乡北张村、尚庄乡于庄村,还散居着70口完颜村民,他们都是解放前从完庄迁移出去的完颜人及其后代。

    据介绍,完庄的完颜姓人共有5代,最长者83岁,最幼者仅1岁,他们迄今保持着不与同姓人通婚、不与岳姓人通婚的祖训。  

    据完颜家族的人介绍,他们清楚地记得完庄的墓地碑文上有“金完颜四太子之墓”的字样。但在上世纪50年代的“大跃进”时期,人们生产热情高涨,这块石碑被断为三截,修成石轨道,作为通往田野的阡陌了。

   后来,村里平坟,时任村党支部书记的完颜本玉以身作则,带头平了自家老坟。但与前两说一样,汝州完庄说仍然没有足够的史料支持。完颜宗弼墓地究竟在哪里,目前仍是一桩悬案。

 

6. 人物评价

总评;

    完颜宗弼,文韬武略,在女真崛起的过程中起了很大的作用。其多次率军南征,为日后金国治理中原并改善东北地区落后闭塞的状态,做出的巨大的贡献,是女真族史上的英雄。同时,也是一名卓越的军事统帅。

    历史上的宗弼和人们心目中的宗弼完全是两回事。宗弼在女真族和金政权中的地位和作用一直被人们忽视。由于长期将国内少数民族建立的政权对中原政权的战争,说成是外来民族对中国的侵略,这种观点实际上是分裂中国多民族国家的观点。由于这种观点而派生出的所谓“爱国主义”实际是把少数民族排除在外的爱某一王朝的“爱国主义”。

    汉族有自己的英雄人物,其他民族也有自己的英雄人物,把历史上像宗弼这样的人物提出来讨论研究,是有利而不是有害的。

    但是完颜宗弼入侵宋朝是侵略性的,金朝初期是奴隶制社会,是落后的游牧文明战胜先进的农耕文明的战争,是非正义的,从这个角度来说完颜宗弼不是英雄。而金末的完颜陈和尚则是抵抗蒙古入侵,而蒙古是比金朝落后的文明,所以完颜陈和尚是完全正义的,完颜陈和尚是女真英雄。

 

7. 历史评价

    《金史》:宗弼蹙宋主于海岛,卒定画淮之约。熙宗举河南、陕西以与宋人,矫而正之者,宗弼也。宗翰死,宗磐、宗隽、挞懒湛溺富贵,人人有自为之心,宗干独立,不能如之何,时无宗弼,金之国势亦曰殆哉。

  金世宗:宗翰之后,惟宗弼一人。

    郦琼:亲临阵督战,矢石交集,而王免胄,指挥三军,意气自若,用兵制胜,皆与孙、吴合,可谓命世雄材矣。至于亲冒锋镝,进不避难,将士视之,孰敢爱死乎?宜其所向无前,日辟国千里也。

    《讨乌珠等檄书》:惟彼乌珠,号四太子,好兵忍杀,乐祸贪残。阴蓄无君之心,复为倡乱之首。残杀叔父,擅夺兵权。既不恤壮士健马之丧亡,又岂念群民百姓之困苦。……罪在一夫谋己之私,毒被寰宇兆民之众。


 

8. 艺术形象

小说形象

    在清代钱彩的小说《说岳全传》中,完颜宗弼为赤须龙转世,头戴一顶金镶象鼻盔,金光闪烁;旁插两根雉鸡尾,左右飘分。身穿大红织锦绣花袍,外罩黄金嵌就龙鳞甲;坐一匹四蹄点雪火龙驹,手拿着螭尾凤头金雀斧。好像开山力士,浑如混世魔王。有千斤之力,曾力举铁龙,多次引兵攻宋。结局是因被牛皋骑在背上而气死。



 9. 顺昌之战

    中国南宋绍兴十年(金天眷三年,1140),南宋军民为阻击金军进攻,在顺昌(今安徽阜阳)进行的城邑守卫战。

  绍兴九年,宋、金达成以黄河为界的和议。次年五月,金熙宗和都元帅完颜宗弼,以收回河南、陕西之地为借口,撕毁和约,兵分四路出山东、陕西及汴(宋东京,今开封)、洛(今洛阳)两京,大举攻宋。宗弼亲率主力10余万,夺取东京后,挥师南下。南宋新任东京副留守刘锜北上赴任,五月十五行至顺昌,闻金军前锋已进至陈州(今河南淮阳),距顺昌约300里。顺昌地处淮北颍水下游,为金军南下必经之地。刘锜为屏蔽江淮,决定以所率“八字军”等约两万人与知府陈规共同坚守顺昌。战前,刘锜凿沉船只,激励将士决心守城;广派斥候察明金军动向;发动民众环城修筑土围,用以护城屯兵;同时加固城池,增设障碍,准备迎战金军。

  二十五日,金军游骑进抵顺昌城郊,刘锜设伏擒获金军千户两人,得知金将韩常和翟将军部屯驻距城30里的白龙涡。刘锜乘其不备,派兵千余人夜袭其营,斩获甚众。二十九日,金军三路都统和韩、翟两军 3万余众,渡颍水迫近城下。刘锜使用疑兵计,大开城门,金军不知虚实,不敢冒进。刘锜乘其犹豫之际,以强弓劲弩齐射,继以步兵持长枪、大斧猛冲。金军不支,向颍水溃退,多落水中溺死。六月初二,金军移驻城东拐李村,刘锜利用金军骑兵不善夜战的弱点,派骁将阎充率锐卒500夜袭金营,大败金军。

  宗弼得悉前锋军连遭重创,亲率精兵10余万由东京驰援,进抵颍水北岸,人马蔽野。刘锜部将中有人恐寡不敌众,建议退守江南。刘锜召集诸将晓以利害,激励将士背城死战。并派曹成等二人去金营行间,诡称刘锜是太平边帅之子,只图逸乐,不懂战守。宗弼信以为真,将攻城的鹅车、炮具留下,率龙虎大王、三路都统、韩、翟将军人马,合围顺昌。宗弼见城垣简陋,声言可以用靴尖踢倒,遂遣精骑攻东西两门,自率亲兵4000,往来为援。兵皆铁盔重铠号“铁浮图”。时值盛夏,金军不惯炎热。早晨天气凉爽,金军猛攻,刘锜坚守不战;午后天气酷热,金兵力疲气衰,刘锜派数百人出西门佯攻,继以5000精兵潜出南门,攻击金军侧翼,大败金军(一说刘锜还在颍水上游及草中置毒,金军人马食水草后致病)。宗弼不甘失败,移驻城西,企图久围顺昌。时连日大雨,刘锜又频频派兵夜袭,十二日,宗弼乃率部退回东京,顺昌围解。

  此战,刘锜以顺昌城为防御要点,利用金军不惯炎热、不习夜战的弱点,以攻为守,以长击短,重创金军主力,粉碎了金军的进攻,成为南宋抗金战争中,以少胜多、以步制骑的著名战例。


 


9.1 战争背景
 

     1127年,金朝统治者灭亡北宋后,不断发兵向江南侵扰,宋统治者一味逃跑,不敢抵抗,但黄河两岸的广大爱国军民在抗战派将领的率领下以各种形式给金军以沉重的打 击。南宋抗金战争到建炎四年(1130年)时,双方力量对比发生了有利于南宋的变化,金军的精锐部队接连受挫,战斗力大大削弱。绍兴五年(1135年),金军与伪齐联合攻宋遭到失败,更加暴露了金军的虚弱情况。但尽管如此,宋高宗仍一心一意与奸臣秦桧合谋,不断派使臣向金求和。金国统治者为达到不战而使南宋屈服的目的,同时,给金军一个休整的机会,绍兴九年正月,与南宋签订了一个和约。根据这一和约,宋方须割地、赔款,对金称臣。当南末统治者庆贺和约成立、大肆封官进爵之时,金军在不到一年的时间内作好了战争准备,遂撕毁约,于绍兴十年(1140年)五月兵分四路,再次 发动南侵战争,战线从东部的淮水下游一直延伸到西部的陕西。南宋统治者对金军进攻毫无戒备,河南、陕西的地方官大都是原先的伪齐官吏,这 时纷纷降金,因此金军进攻初期气势汹汹。但不久即遭到岳飞、刘锜、韩世忠、吴璘等南宋军民的顽强抵抗,从而遏止了金军的进攻气势。其中以刘锜指挥的顺昌保卫战最为突出。

9.2 战争经过

 
    1140年5月中旬,新任东京副留守兼节制军马的刘锜,率领军队前往东京驻防。刚由水路抵顺昌(今安徽阜阳)时,就传来了金军攻陷东京开封的消息。3天之后,攻陷东京的金军继续向南侵扰,距东京不远的陈州(今河南淮阳)也被攻占。离陈州仅150 公里的顺昌成了宋金对峙的前沿阵地。

  顺昌北濒颍水,南有淮河,东接濠州(今安徽凤阳)、寿州(今安徽寿县),西接蔡州、陈州,是屏障淮河的要口,通汴梁的交通要道。在大敌压境之际,刘锜沉着果断,亲自视察城内外的防御工事和地形,凿沉船只,加高加厚城墙,构筑防御工事。号召大家同心协力,保卫顺昌城。他将自己全家老少搬到一座庙里,在门口堆满干柴,嘱咐守卫的士兵,万一城被金军攻破,即放火焚烧他的全家,以此激励士兵和百姓,誓死保卫顺昌城。根据地形和兵力,以后军统制许清守御东门,中军统制守御西门,右军统制焦 文通,游奕军统制钟彦守御南门,左军统制杜杞守卫北门。派出侦探,并依靠当地人作 向导,不断侦察金军行动方向。经过一个星期的努力,初步完成了顺昌城的防御准备。 五月二十五日,金军游骑数千渡过颍河,进迫顺昌城郊。

  宋军伏兵活捉金军银牌千户阿赫杀阿鲁等2人。刘锜从俘虏口供中了解到金军韩、翟二头领带领部分兵力在距城15公里的白沙涡一带安营扎寨,便乘其初至,毫无作战准 备,派兵千余乘夜前往劫营,一直激战到次日凌晨,宋军首战告捷。 金军残兵于二十七日逃到陈州,向其龙虎大王及三路都统葛王完颜褒报告了惨败的经过,金军主力迅速向顺昌集结。

  二十九日,3万余金军四面包围了顺昌城,进行强攻,企图一举而下。刘锜领兵从西门迎战。金军逼向城墙,一边抢夺吊桥,一边以强弓硬弩向城上的宋军射击。宋军以劲弓强弩还击,矢如雨下,金军死伤甚众,被迫后撤。刘锜抓紧战机,乘势以步兵出击, 金军溃乱,仓皇渡水逃命,溺死甚众。时近黄昏,仍有数千金军的铁骑在河外逗留,刘锜派兵连续向其发起进攻,大获全胜,缴获甚多。

  顺昌被围第四天,金军从陈州等地向顺昌增调兵力,一部分金军扎营于距顺昌10公里的东村。顺昌处于金军的铁壁合围之中。金军把主要注意力放在攻占顺昌城上,却忽略了对营寨的防守。宋军利用雷雨天气,派骁将阎充选拔五百壮士,乘黑夜突入敌营, 等电光一闪,宋军便一跃而起,奋勇进杀;电光过后,宋军全都潜伏不动。金军不知宋军底细,满营大乱,宋军则按战前约定的暗号,时分时聚。金军惶恐之中,自相残杀, 等到天明,金军已无力还击,只得退去。

  这三次战斗,宋军智勇结合,使围攻顺昌的金军元气大伤,取得了顺昌保卫战的初步胜利。

  兀术在开封得知金军进攻顺昌失败的消息后,率兵十余万昼夜兼程,用不到7天的时间从开封直趋顺昌。兀术所部是金军中的精锐部队,攻城略地,凶悍无比。其专攻城池的士兵号称“铁浮屠”(铁塔兵),士兵都穿甲戴盔,配备最精良的武器。其作战方法是每3人分为一个战斗单位,后面紧跟着拒马子,士兵每前进一步,就将拒马子往前 移一步,以示一往无前,决不后退。又在左右两翼以铁骑相配合,号称“拐子马”。宋金交战以来,凡难攻之城,都使用这一队伍去攻打,屡次取得胜利。

  当初战取胜之后,宋军中有人提出乘兀术未到撤离顺昌,保存实力。刘锜认为兀术 援兵将至,如果南撤,不仅前功尽弃,而且一旦被敌追及,必遭覆灭。更为严重的是,金军将长驱直入,侵扰两淮,震动江南,造成严重后果。为今之计,只有“背城一战, 于死中求生”。众将同意这一方案,虽然处于劣势,但愿奋力一战,保住顺昌。六月六日,刘锜派人将顺昌城东门、北门外停泊的船只全部凿沉,下定决心背水一战。

  六月七日,金兀术领兵扎寨于顺昌城外的颍水北岸,连营十余公里。兀术看到顺昌 城垣简陋,竟狂妄地说:顺昌城可以用靴尖踢倒。并当即下令,九日在顺昌城内府衙中 吃早饭,城破之后,女子玉帛悉听诸将掳掠,男子一律杀死。金兀术的气焰十分嚣张,根本不把刘锜等放在眼里。刘锜一方面加紧备战,另方面为了进一步麻痹兀术,派曹成等2人为间谍,随探骑行动,故意让金军俘虏。曹成等2人向金军散布刘锜喜好声色、贪图安乐、无所作为等假情报。兀术听后信以为真,下令留下攻城车、炮具,轻装急进。 六月九日,金兀术指挥金军向顺昌城发起总攻。这天天明,金兀术率金兵渡过颍河,沿城列成阵势,从东门到南门,从南门到西门,把四门连成一片,并呐喊不停,企图在精神上吓倒顺昌城内的军民。城内宋军丝毫不为所动,一心一意迎战金军。当时,诸将 都认为金军中韩常部较弱,宜先打击该部。刘锜认为击败韩部,仍不能阻挡兀术精兵的进攻,不如先打败兀术军,则整个金军将无能为力。这时正值天气炎热,金军远道而来,没有休息即投入战斗,人困马乏,只好休兵立营,准备再攻。宋军则轮番休息于羊马垣下以逸待劳,主动出击,突入兀术营垒,打败其装备最好的三千牙兵。金军以铁骑拐子马从左右两翼企图包围宋军,由于宋军奋勇作战,金军企图未能得逞。盛夏酷署,金军给养不足,人马饥渴,大量饮食被宋军施放了毒药的水草,中毒病倒者甚众。刘锜又乘烈日当空的中午,时而派遣数百人于西门扰敌,时而又从南门袭击,大败金军。

  十日,风云突变,大雨倾盆,天气于金军不利,金军又屡攻不下,士卒死亡病疾又 多,不得不改变方案,企图长期围困顺昌,于是移营城西,掘壕列陈,与宋军相峙。为 了推垮金军,刘锜派100多名骑兵,或乘雨大作,或乘大雨停歇,不间断地袭扰金军,重创金军于城外。

  十一日,金军中又打响战鼓,刘锜不动声色,密切注视金军动向,并抚恤阵亡之宋 军将士家属,再励士气。金军久攻不下,士气低落,兀术开始引兵退走。刘锜乘此时机,全军出动,尾随追击,大败金军。

  十二日,金兀术被迫率全部金军撤走顺昌回开封,顺昌保卫战取得了彻底胜利。 刘锜所部不满2万,其主力是原来王彦率领的著名的“八字军”。但能出战者只有 5000。刘锜率领将士同心协力,坚决抵抗,采取了正确的战略策略,这就是先发制敌,挫敌锐气;麻痹敌军,制造战机;以逸待劳,乘其不备。加之城内居民的广泛支持,终 于以少胜多,以劣胜强,大灭了金军的嚣张气焰,挡住了金军自两淮南侵的锋芒。这一 战是金军南侵以来遭到的最重大的惨败之一,震撼了金国统治者。出使金国的洪皓,曾就此战奏报宋高宗说:“顺昌之役,敌震惧丧魄,燕之珍宝悉取而北,意欲捐燕以南弃之。”


9.3 战争影响
    顺昌大捷沉重打击了金军主力部队,因而对宋军抗金的战局产生了重大影响,它策应了宋军在东、西两翼及西京地区的作战,从而全线抑制了金军的攻势,为南宋军民大举反攻金军创造了良好的条件。当顺昌之战激烈进行时,进攻陕西、京西、淮东的金军也分别为宋将吴璘、岳飞、韩世忠所败,金军再次发起的全面进攻又以失败而告终。刘锜因此战功,被宋高宗授予武泰军节度使、侍卫马军都虞侯、知顺昌府、沿淮制置使等职。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