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衣问道 / 修炼 / 勇敢多取决于安全感 缺乏安全感的人,生...

分享

   

勇敢多取决于安全感 缺乏安全感的人,生活满意度低,焦虑恐惧

2014-12-08  青衣问道

安全感让人更自尊     勇敢多取决于安全感

 美国心理学家马斯洛指出,安全感是“一种从恐惧和焦虑中脱离出来的信心、安全和自由的感觉”,支撑起生命和心理健康。拥有它的人,主观满意度高,乐观自信;缺乏它的人,生活满意度低,焦虑恐惧。


安全感有时是外在的,比如担心失恋、失业、生病……这些担心有明确的对象,通过改善环境可以重新获得;有些安全感是内在的,例如家财万贯却常被贫穷的噩梦惊醒,娇妻相伴却担忧有一天她会离自己而去,这种不安全感来自脆弱的内心。



研究依恋的美国心理学家曾指出,在婴儿期没有建立强烈和安全的依恋关系的孩子,一生中都将缺乏与他人建立深入而亲密的人际关系的能力。这种论断也许 有些绝对,但是有其他的心理学家从另一个角度证明了此观点的价值。

他们通过实验发现,在婴儿时期与父母建立良好依恋关系的孩子,到3岁半时,社交能力比未 曾建立良好依恋的同龄儿童更为活跃,较多地受到同伴的欢迎和追随,富有同情心,表现出有领导才能。而那些没有良好依恋关系的孩子,容易胆怯退缩,对人不信 任,缺乏自信心,情绪不稳定,难以和别人建立良好的亲密关系,对环境适应力差。





检查

  回答9个小问题

 

  你是否经常对世事不满?

  你是否感到生活对自己不公平?

  你是否容易受伤害?

  你是否缺乏自信、对自己不满意?

  你是否感到别人不尊重、不喜欢自己?

  你是否对未来心怀恐惧?

  你是否感到别人不可信任?

  你是否容易不安?

  你是否经常怀疑别人议论自己,而且对他人的评价很敏感?

  如果你的答案基本都是“否”,那么恭喜你,你是一位安全感较强的人;如果答案以“是”居多,那你很可能是一位缺乏安全感的人。当然,这个简短的问卷并不太完整,有兴趣者不妨找到马斯洛《安全感--不安全感问卷》,做个更科学的测试。

  病因

  受过冷落和伤害

  安全感并不是与生俱来的“上帝的礼物”,而需要在后天慢慢培养。缺乏安全感的人,往往有下面一些经历。

  1.家庭氛围差。英国心理学家约翰·鲍尔比认为,6~24个月的婴幼儿与父母的关系决定其成年后的安全感。假如得不到母亲的悉心照料、需要得不到满足、啼哭无法得到回应,孩子就难以产生基本的信任感。儿童时期,如果父母经常争吵、情绪阴晴不定、教育方式粗暴等,孩子的心灵长期被紧张、恐惧、不安折磨着,久之也容易缺乏安全感。

  2.曾被伤害过。比如,有过失恋经历的人可能会在下一段恋情中疑神疑鬼;曾经历过贫穷的人可能会对金钱的匮乏心有余悸,进而不择手段地“捞钱”;曾在深夜被暴徒袭击过的人可能对黑暗产生恐惧。还有人总被批评、否定,容易缺乏自信,于是会对未来充满焦虑,凡事希望稳妥保险,害怕生活失控。

  尽管安全感更多是自己的事儿,但有一些人和事容易让人感到不安全。首先,一个熟悉的人,言行与往常不一致,比如性格温顺的同事突然暴跳如雷、原本如胶似漆的恋爱对象突然不冷不热等。其次,言行举止与众不同的人,比如表情阴冷、成天不说话、爱穿奇装异服者,这种“不按常理出牌”的表现容易给大家带来不安全感。

  处方

  放下得失多交友

  安全感是心理健康的基石。在马斯洛的需求层次理论中,安全感仅次于食物、空气、水等维持生命的需要。缺乏安全感的人就像无本之木,难以与人建立良好的关系,也很难用心生活。因此,既然安全感丢失了,就要努力把它找回来。

  第一,正确认识自我,提升自信心。有安全感的人不一定占据着最稳固的资源,但一定拥有这样的天赋--“不在乎有的,不惦记没的,不害怕失去的,不追求强扭的。觉得什么都是自己的,万一什么都不是了也无所谓。”

  第二,别胡思乱想。缺乏安全感其实是种“放大心理”,把自己的负担、痛苦放大。我们要学会享受过程,而非一味担忧结果。当出现不安全感时,尝试做积极的归因。比如打电话给朋友,对方没有接,不要认为他不在乎自己,人家可能就是在开会。

  第三,多交朋友,提高社交能力。最好的保险不是存款,而是有几个真心实意的好朋友。良好的人际关系能提供重要的心理支持与满足,还能在困难时帮到自己。同时,助人行为可以改善焦虑情绪。

  最后要提醒的是,家长要多跟孩子交流感情,遇事讲道理;营造和谐的家庭氛围,尽量不在孩子面前争吵,用榜样作用引导孩子养成平和、友善的性格。

  症状

  习惯抱着东西睡

  “他只要出门,哪怕天气很好,也要穿上套鞋,带着雨伞,而且一定穿上暖和的棉大衣……他总是把脸藏在竖起的衣领里……把自己包在壳里,给自己做一个所谓的套子。”--俄国作家契诃夫在《装在套子里的人》一文中描述了一个没有安全感的人。

  缺乏安全感有许多表现。行为上,他们有一些在别人看来奇怪的“癖好”,比如手机、钥匙、钱包等一定要随身带;喜欢有口袋的衣服和裤子;经常莫名其妙地想哭;习惯抱着东西或开着灯睡觉;吃饭、上厕所、坐公交喜欢同一个位置;不爱说话,尤其不爱跟权威(如老师、领导)及陌生人交谈;忍不住查看配偶的手机。感受上,他们常感到受威胁,深陷无法抗拒的焦虑和恐惧中;对未来过度担心,缺乏自信;总希望依靠别人,可内心深处又对自己和别人不够信任;不喜欢被评价,过于在意别人对自己的看法。

  缺乏安全感的人并不是个个都软弱,有些表现得很强大,甚至主动攻击别人。他们会认为“自己是好的”,但不相信别人,认为“别人是坏的”.在心理学上被称为“反相形成”,就是以相反的方式表现自己的内心状态。




安全感让孩子更自尊 你知道如何给予吗?


体会痛,才能建立安全感


现在的你,是个缺乏安全感的人吗?缺乏安全感的人,他们很容易焦虑、畏惧、恐慌……我们为什么会缺乏安全感,从心理学上分析,这与我们小的时候父母给予的爱有关。或者你会想,小的时候,父母给予了我足够的爱,每当我跌倒的时候,父母会紧张地跑过来把我扶;如果我在黑夜中迷失了,父母也会第一时间出现……也许你觉得父母的陪伴已经足够了,但这恰好相反,正是父母的这种紧张与焦虑感让孩子缺乏了安全感。


这是一个普遍缺乏安全感的社会,许多父母也发现自己的孩子相当缺乏安全感,在日常生活的表现是:大人不在旁边就容易焦虑不安;不敢一个人上厕所;太暗会怕,关灯会不敢睡;没有大人陪伴就静不下心做功课;常常黏在父母身边,一刻也不能离开他的视线,即所谓的「分离焦虑」;不敢主动和别的小朋友交往,或在外头被欺负了,不敢反击,甚至回家也不敢讲。

以上都是孩子内心缺乏安全感的现象。如果没有好好的面对及处理,在逐渐长大的过程中,可能会以各类变化多端的身心症状呈现。诸如经常的头痛、肚子痛,一再的感冒发烧,频繁的气喘发作,跑遍各大医院及大小诊所;或演变为日后的精神官能症,比如焦虑症、恐慌症、强迫症,社交畏惧症、厌食症、暴食症,或疯狂购物仍无法满足的扭曲心理。

那么,既然孩子缺乏安全感不但会对身心发展、学习能力及身体健康造成重大影响,更会对日后的成就(许多孩子的表现不佳都不是因为能力不足或不够聪明,而是因为缺乏安全感所导致的自信心不足,影响了学习表现及未来发展)、人际关系的好坏及婚姻的美满与否(再次的,不是每个婚姻的破裂都是外遇导致,纵使有外遇及观念不合的因素存在,但究其根本,彼此内心的缺乏安全感恐怕才是真正的原因吧!)影响甚巨。因此,好好来探讨一下孩子「缺乏安全感」形成的原因,或究竟我们要透过怎样的「身心灵全人教育」才能栽培出健康、勇敢且充满安全感的孩子,我想是非常重要的。

一开始,我们得先建立起一个重要观念。没错,有时孩子的缺乏安全感来自先天敏感及内向的气质,但大家一定要记得:「不安全感」是会遗传的。意思是说,不管是透过遗传基因、照顾孩子的心态及方式、所有语言及非语言的表达,父母对自身、未来存在、金钱及健康的不安全感,都会深深地影响孩子。

因此,这样的画面于焉形成:一个无微不至的照顾者,事先想到了孩子每个可能的危险及需求,竭尽全力地保护及照顾,希望孩子有最大的安全感。孩子的每次跌倒都会令大人们飞奔而至,还没来得及自己爬起来,便已身在照顾者的怀中;在孩子因为轻微的擦伤,正在感受身体的疼痛,及学习如何自我疗伤,或得到宇宙及大自然的抚慰之前,照顾者便「提早介入」,由一个外在客体立即提供安慰及支持。看起来,这个照顾者正全力避免孩子受伤,并提供最佳的保护及安全感。可是,也许事实刚好相反,因为孩子真正感受到的不是被呵护的安全感,而是那照顾者本身内在深深的焦虑及不安全的情绪。

孩子被剥夺了独处的机会(当然,这种独处不是疏于照顾,或将孩子一个人丢在家中),没能在独处的过程中,感受到来自内在客体(即所谓的内我)及外在大自然环境的支持陪伴。因此,孩子在独处时是孤单、害怕、恐惧及缺乏安全感的,也造成长大后的「缺爱」及不断的「讨爱」,但内心却一再的空虚和寂寞。

当孩子跌倒时,如果这是一个安全的环境,有一对温暖且充满爱心的眼神,及一双随时可以帮助他的有力双手适时给予支持,但却不急着慌张地、充满担心地冲过来抱他,孩子会明白「痛的觉受」是生命中一个重要且自然的现象,并非「不好的」且「令人害怕及感到脆弱的」,因而心中升起一种力量及应付危险环境的安全感,同时感受到来自宇宙及内心的深深支持及抚慰。此时,他不会因为父母不在身边、一个人独处而感到脆弱及害怕,却已将父母给他的安全感、自己内心升起的力量和安全感,以及宇宙的善意保证,内化为自身内在的踏实与自信。

如果孩子的跌倒、独处、小病痛,都立刻被大人慌张地介入,提供过度的保护,那么,这孩子的自我保护、自我抚慰能力不但养成不了,而且「内心深深的不安全感」、「我是脆弱且无力面对外界威胁的」、「外界环境是危险的」、「痛楚及孤单是令人难以忍受的」这类信念及感受将开始恶性循环。总而言之,孩子的不安全感被加强了。

因此,身为现代父母,为孩子提供安全的成长环境,随时掌握状况,却不提早介入、过度的保护,让孩子建立起和自己内在、和宇宙那种自在的安全感,才是根本之道。
















科学家找到“恐惧”脑区 痛苦记忆有望被“删除”


长久以来,人们一直幻想能够将不愉快的记忆清除掉,从而与痛苦的过去彻底说再见。现在看来,这种想法并非没有实现的可能。据美国媒体11月2日的报道,科学家日前发现,通过移除老鼠大脑负责回忆恐惧的脑区中的一种蛋白质,就能够永久删除老鼠的创伤性记忆。

研究小组集中关注大脑中杏仁核的神经回路,杏仁核是人类与动物大脑中负责所谓“恐惧调节”的脑区。他们通过声音引发老鼠产生恐惧,并观察到当老鼠被暴露在突然增大的声音环境中之后,其杏仁核中的某些细胞会发射出更多电流。

研究小组又进一步检测了暴露在响亮声音之前和之后,老鼠杏仁核神经回路中的蛋白质。他们发现一种特定的蛋白质———能够渗透钙离子AMPARs蛋白———在恐惧出现的几个小时之内出现了暂时性的增加,这种蛋白质的增加在恐怖出现之后24小时达到顶峰,并在恐惧出现48个小时之后消失。





科学家发现人脑“恐惧记忆”的“罪魁祸首”
给治疗人类因灾难性心理创伤造成的精神障碍等疾病带来新希望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人们对经历的刺激会产生恐惧、甚至终生难忘的秘密,近日被复旦大学科学家发现。最近一期的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PNAS)上刊登了这一成果,发表后即被著名《自然》杂志“自然中国”网站列为“研究亮点”,并以“神经科学:恐惧因子”为题作详细报道。
 
复旦大学脑科学研究院马兰研究组在报告中指出,蛋白质β抑制因子在记忆形成中扮演了至关重要的角色,是一个参与恐惧记忆的“恐怖分子”。他们对老鼠进行了“恐惧记忆”的研究,在播放声音的同时对小鼠进行电击,他们发现,缺失了β抑制因子基因的小鼠难以对声音产生恐惧,即便形成了恐惧记忆,也会比正常的老鼠更快忘记。
 
报告指出,恐惧能够选择性地激活脑杏仁复合体区域的蛋白激酶A和β抑制因子,β抑制因子对蛋白激酶A神经信号通路的调节、对恐惧记忆形成有关键作用。学界普遍认为,这项成果将有助于给人类因事故、战争或灾难性心理创伤造成的精神障碍等疾病的治疗带来新的希望。
 








孩子的勇敢多取决于他的安全感


导读:心理学研究表明,儿童在很小的时候就会强烈地依恋父母或其它养育者,这种依恋是在婴儿与父母或养育者的相互交往和感情交流过程中形成的。儿童要求的不仅是父母满足他们的物质需要,更要求父母为孩子的心理安全提供保障。

孩子的勇敢多取决于他的安全感

  孩子需要亲情,需要心理安全。然而,在日常生活中我们经常看到父母大发脾气,以惩罚恐吓儿童,大声斥责,把孩子推推拉拉,甚至施以体罚。有些父母认为,这样对儿童进行教育,是为了不把孩子惯坏。事实上,当父母这样做的时候,往往会引起孩子的恐惧和痛苦,并未达到教育的目的。此时,孩子所感觉的恐惧是失去父母之爱的恐惧。我们往往可以看到,被父母打了一顿的孩子,还会抱着父母不放,此时他们可能纯粹是为了安全而寻求保护,而不是希望得到爱。

  1. 爸妈爱我;

  2. 爸妈相爱;

  3. 爸妈不会吵架;

  4. 爸妈情绪不会失控;

  5. 爸妈不会抛弃我;

  6. 爸妈相信我;

  7. 爸妈理解我的感受;

  8. 爸妈会宽容我的错误;

  9. 爸妈会包容我的失败;

  10. 爸妈会永远做我后盾;

  11. 爸妈不会讽刺嘲笑我;

  12. 我不必和别人比较。

么么关爱 10招培养孩子安全感

  第1招 维持和谐的家庭气氛。当孩子经常处于父母言语不合或是肢体冲突的不安环境中时,孩子会有恐惧的猜测。

  第2招 经常且规律的亲情陪伴。缺少父母陪伴的孩子很难养成良好且规律的生活习惯,安全感也就无从建立或培养了。第3招 拥有稳定的经济基础。这里指的并非是生长在富豪之家,而是指家长有能力维持孩子生活上必需的支出,让孩子衣食无虞。

  第4招 故事拉近亲子间距离。故事是父母与孩子之间最好的桥梁,每个孩子都喜欢听故事,尤其喜欢从爸爸妈妈口中说出来的故事。父母一边讲故事,一边将孩子搂在怀里,通过这种语言上的沟通及肢体上的接触,从中建立孩子所需的安全感。

  第5招 找出孩子不安的原因。父母要寻求心理治疗师或其他音乐、艺术的治疗,协助孩子重建安全感。

  第6招 从游戏中得到安全感。陪伴孩子参与活动,或是通过游戏中的肢体接触,这都有助于建立安全感,父母平时可以多花点心思,设计一些简单的家事、游戏等,可以也让亲子情感升温,沟通更加顺畅!

  第7招 容许孩子哭泣。有时一些小小的挫折就可能让孩子感到很委屈或孤立无援,这时孩子会哭泣来吸引大人的注意力,寻求一些安慰。适当的哭泣对孩子来说是一种很好的宣泄方式,可以及时排除负面情绪,协助建立安全感。

  第8招 别把应酬带进家庭。因为访客的到来会扰乱孩子平时规律的生活作息。对于学龄前的幼儿来说,除了公园或是书店之外,尽量不要带孩子去嘈杂的场所,因为外在环境有太多不可预知的突发状况。

  第9招 不要将教养责任推托出去。养育自己的孩子是父母的责任,保姆或幼儿园等只能提供协助,根本无法取代父母在孩子心中的地位。如果父母不以身作则的话,那么孩子回到家中同样会受到不良影响,同时也无从建立良好的安全感。

  第10招 分阶段排除不安因素。造成孩子不安的因素可能有很多,而怕黑恐怕是最常见的原因,此时家长可以渐进式的方法来排除令孩子不安的因素,先在房中预留一盏小灯,一边说故事,一边陪伴孩子入睡,以徐徐渐进的方式来消除孩子心中的恐惧。







宝宝的安全感来自对父母的依恋

        孙阳做了妈妈后,感觉身心特别疲惫,尤其是宝贝妞妞夜里醒了就哭,把完整的睡眠破坏得七零八碎。于是,孙阳常常是先让她哭一会儿,等她哭累了自己睡着。妞妞哭得太厉害,她才起床哄哄抱抱。由于晚上睡不好,孙阳白天也无精打采,除了给孩子喂奶、清洗,根本就没有逗孩子的兴致。渐渐地,她发现妞妞越来越爱哭,就是吃饱喝足也总是不高兴,孙阳自己也更加心烦意乱。  

  这种情况很常见,其实,妞妞爱哭、烦躁的情绪是缺乏安全感导致的。安全感是人的第一心理需求,有了安全感才能产生稳定、快乐的情绪。

  美国心理学家埃里克森认为,0-1岁半的婴儿处于信任和不信任的心理冲突期,当他哭、饿,或者身体不舒服时,父母是否及时出现是他对这个世界建立安全和信任感的基础。如果宝宝总是不能得到及时、规律且稳定的反馈信息,就会时时担忧自己的需要得不到满足。于是,便常常变换各种哭闹不安的方式吸引大人的注意力。长此以往,形成爱哭闹、喜欢纠缠大人的行为模式。哭闹未必是身体不舒服,而是心里不舒服,因为宝宝没有建立对外部世界的心理安全感。

         因此,在0-3岁的婴儿心理发展过程中,最容易产生的问题,并对未来影响深远的就是,是否建立良好的心理安全感。




         什么是安全性的依恋感?

        “安全感”准确地讲就是安全性的依恋感。所谓依恋,是指婴儿与最亲近的照顾者之间所形成的一种强烈的情感纽带。婴儿生来就有依恋亲近的人(通常是母亲)的情感需要。大约从6个月开始,婴儿产生对母亲的依恋。这种情感连接既是母亲所需要的,更是婴儿心理健康成长的关键。一般来说,宝宝的依恋主要表现为一系列有固定倾向的行为——

       1想接近某人;

       2与该人分离时紧张不安;

       3 重逢时高兴或轻松起来;

       4即使没有亲密接触,也喜欢听他的声音,观察他的言行。

        心理学高度重视婴儿早期安全感的建立,因为它对个体一生的心理健康发展具有极其重要的作用。因此,父母要有意识地成为宝宝最好的依恋对象,积极回应宝宝所有的需要——饥饿、焦虑、欢乐、好奇,这样才能让宝宝对周围的世界建立信任和安全感。

        安全性依恋对儿童心理的影响

        依恋作为婴儿与成人互相作用中产生的情绪状态,不仅影响婴儿的现实发展,还会对他们的人格形成、未来发展产生影响。因为凡是与情感体验相联系的事件或经验,都容易对人发生明显而持久的影响,对婴儿也是如此。在儿童早期形成的依恋关系和情绪状态具有相当的稳定性。这些情绪体验和情感记忆会转化为他们和外界发生联系、与他人相处的内在原则和行为方式。有了这种安全依恋感,婴儿便能在陌生的环境中克服焦虑或恐惧,从而去探索周围的新鲜事物,并尝试与陌生人接近,这样就可以使婴儿扩大视野,快速发展其认知能力。

        研究依恋的美国心理学家曾指出,在婴儿期没有建立强烈和安全的依恋关系的孩子,一生中都将缺乏与他人建立深入而亲密的人际关系的能力。这种论断也许有些绝对,但是有其他的心理学家从另一个角度证明了此观点的价值。他们通过实验发现,在婴儿时期与父母建立良好依恋关系的孩子,到3岁半时,社交能力比未曾建立良好依恋的同龄儿童更为活跃,较多地受到同伴的欢迎和追随,富有同情心,表现出有领导才能。而那些没有良好依恋关系的孩子,容易胆怯退缩,对人不信任,缺乏自信心,情绪不稳定,难以和别人建立良好的亲密关系,对环境适应力差。

        婴儿依恋心理的发展阶段

        当宝宝还没有出生时,妈妈的子 宫让他们获得绝对的安全。胎儿甚至还不知道自己有什么需要,妈妈就已经满足了他的这些需要。当宝宝出生后,离开了那个温暖、安全、舒适的地方,于是开始寻求新的依恋。

        有心理学家将依恋分四个阶段发展——

        1.前依恋期(0-2个月)

        婴儿用抓握、微笑、哭泣和凝视成人的眼睛等方式开始与他人的亲密接触。一旦成人做出反应,婴儿就用微笑或全身性活动给予应答。这一阶段的婴儿可以识别母亲的气味和声音。但是,还没有实现对人际关系的客体的分化,因而对任何人都表现出相似的行为反应,可以接受来自陌生人的关注与爱护。

        2.依恋关系建立期(2-7个月)

        婴儿开始对熟悉的照料者和陌生人做出不同的反应,渴望更多的身体抚摸和拥抱,意识到自己的行动可以影响周围人。当他发出信号时,期望照料者做出反应,但仍然无区别地接受来自任何人的关注。

        3.依恋关系明确期(7-24个月)

        婴儿对熟悉照料者的依恋很明显,表现出分离焦虑。照料者离开时,婴儿会变得难过和焦虑。除了用哭声抗议照料者的离开,一两岁的婴儿还可能跟随并爬到照料者的身上。可以说,他们把熟悉的照料者当作安全基地,并从中获得情感支持。

        4.交互关系阶段(18-24个月以后)

语言的迅速发展使得婴儿能够理解照料者的来去,以及预测他的返回,于是,分离抗拒下降。而且,婴儿还会与照料者协商,使用请求和劝说来改变离去的现实。也就是说,婴儿学会为了达到特定的目的而有意地行动,并考虑他人的情感与反应。如哭泣不再是一种机体内部状态的完全自动化反应,而是被婴儿用作召唤母亲的手段,并且婴儿能根据母亲的反应和母亲与自身的距离调整哭喊的强度。

        如何建立安全的依恋感

        1.提供充满爱心的、敏感的细心照顾

        父母要善于识别婴儿发出的各种需求信号,及时满足他们的身心需要。拥抱宝宝,与宝宝谈话,逗宝宝笑,让宝宝有真实的被爱的感受和愉快的生活经验。这种互动能使宝宝顺利有效地与外界沟通互动,产生对母亲角色的信任与依赖感,并将这种信任感推及到其他人。

        需要注意的是,并不是宝宝跟妈妈在一起就必定能建立起安全的依恋感。宝宝先天气质类型的不同需要不同的回应速度与方式,而速度与方式并不是一成不变的,这必然会给不同性格特点的妈妈造成一定的难度。所以,即便是妈妈,也需要认真学习并把握好宝宝身心发展的规律,练就敏锐的觉察力,才能透过宝宝简单的外在行为表现,读懂宝宝内在的心意,并且给予准确及时的回应。

        2.保证有比较固定的依恋对象

       依恋关系的产生会经历一个过程,而一个或几个特定的成年人持续照顾宝宝是他获得安全感的途径。也就是说,妈妈总是会因为有事需要离开的,一个家庭里最好要有至少两个人能同时担当起母亲角色。在确实需要突然替换时,宝宝能有心理上的顺利过渡。

       如果父母不带孩子,或总是变换保育人员,很难使宝宝建立稳定和安全的依恋。例如宝宝的主要照顾者妈妈、老人或保姆突然离开,由另一个陌生人替代,如果没有事先了解清楚,区分好宝宝的气质类型与个性特征,就会形成宝宝安全感的缺失。

        3.积极回应不等于立即满足

  有的父母担心事事顺着宝宝,会养成他任性的坏习惯。科学的做法是,不要把“积极回应”理解为“立即满足”。当婴儿产生各种需求时,父母先用声音和肢体动作回应,让他意识到父母已经知道他的呼唤,让他在有希望的等待中忍耐几秒钟。这个时候,可以抱起婴儿,把奶瓶摇晃给他看,或者用其他物品逗引,跟他说简短的话语,如“宝贝饿了,该吃饭了,妈妈喂你”之类的话,然后再让他喝奶喝水。这种短暂几秒钟的忍耐和等待,并不损害婴儿的健康,但对他心理健康、智力发育以及交往潜能,都有积极的促进作用。

        4.陪伴但不干预宝宝的活动

  1岁半后,宝宝的独立性大大发展,特别希望摆脱大人的限制,自己钻钻爬爬、走走摸摸,好奇心和探索欲望比较强烈。这时,父母为宝宝提供安全感,但是不要过度保护。也就是说,陪伴但不过分干预。不要以为陪宝宝游戏就一定得为他“做”什么,他需要时,大人及时参与;不需要时,大人就坐在旁边干点儿自己的事情。渐渐地,宝宝就能独自玩耍,只要听见大人的声音或者知道大人在另一房间做事,就放心了。这是宝宝的安全感得到进一步发展和水平提升的表现。 

       通俗地讲,父母想让孩子有心理安全感,就是要做到“一哭就抱”。因为,在婴儿掌握基本语言之前,和父母唯一的交流就是啼哭。他哭时,父母置之不理,让他自己闭嘴,美其名曰培养独立性,这其实是阻碍了婴儿和父母的交流。一哭就抱,则宝宝感到自己唯一拥有的交流工具非常有效,父母鼓励他频频使用这一工具,增加了婴儿和父母的互动。婴儿和外界互动得越多,获得的回应和刺激越多,感情和智力的成长就越快。孩子哭大人抱,这是婴儿级别的讨论班。父母从小鼓励婴儿“发言”,他长大以后才会愿意和他人更多交流。

  总之,当宝宝的心里需要关爱时,父母如果能够及时给予,就好似在他的心里筑起一个安乐小窝,使他心灵充满安定感,身心健康地成长。













 心理學家發現,父母親的不講理、不公平,或是反反覆覆、矛盾不一致,往往會讓小孩子感覺焦慮和不安全感。因為父母親這樣的對待,讓他們覺得這個世界看起來是不可靠、不安全,或是不可預期的。小孩子愈小,愈需要你明確地告訴他該怎麼做、愈需要你給他一個可以依循、不會被處罰的生活秩序和行為規範。簡單來說,小孩子渴望的是一個被結構好、被組織好的、穩定的世界(an organized world),而不是一個充滿許多變數、不知何所適從的世界。

今天我們不是要在這裡談兒童心理學。我們只是從對小孩子的觀察,可以充分了解到不安全感的來源。歸納起來,安全感主要來自於兩種威脅:第一種是對預期中的痛苦感到焦慮和不安。譬如,當一個人被醫生宣告得到癌症,他想到將來可能會帶來的痛苦,心裡就會充滿焦慮不安、甚至強烈的恐懼。或者,在經濟不景氣的情況下,當你被裁員了或公司倒閉了,你想到即將面臨了種種困境,心裡也一定會充滿了焦慮不安。親人的死亡或者是父母離婚,也都會帶來這一種不安全感。它是來自直接的威脅,是可以想像、可以預期的。



但是有另一種不安全感,卻是出於對不確定性以及不可預期的擔憂。而這又可以分成三種:
1.      行為規範上的不確定性

第一種是行為規範上的不確定性。簡單來說,就是我不知道該怎麼作!在中國人的社會裡,有的媳婦和婆婆相處得還不錯,但有的時候作媳婦的人會充滿這種不安全感。這樣作怕惹她生氣,那樣作碰到她的禁忌。整天得擔心自己一不小心踩到地雷。如果你在公司裡有一個性情古怪、喜怒無常的上司,你也會很有不安全感。因為你無所適從,不知道要怎樣作才會得到他的肯定。事實上,就算沒有發生在我們身上,如果在我們的週遭有不公平,沒有正義的事一再出現,譬如說,一個好人或無辜的人受到傷害或冤枉,也會讓我們覺得,在這樣的環境下生存很沒有安全感。
2.      生活狀態中的不確定性

第二種不確定性,是生活狀態中的不確定性。我記得自己在外島當預官的時候就是這樣,幾十個阿兵哥每天都會出一兩個狀況,有時候這個鬧自殺,有時候那個槍枝走火、打斷了手指頭,有時候兩個阿兵哥吵架鬥毆。因此我總是提心吊膽。生活於是充滿了不安,心情上更是好像每天都在「危機處理」。這種不確定性,就是指生活的狀態不穩定、還沒上軌道、制度化、常規化,有許多你一時無法掌控的變數、或是你必須經常面對突發狀況。若是我們剛剛搬家、換一個新工作,或者扮演一個新的角色。通常我們會感覺一團亂、沒有頭緒,或是理不出一條路。而這種沒有秩序的自覺會讓我們充滿了不安全感。
3.      對未來前景的不確定性

第三種不確定性,則是對未來前景的不確定性。是的,當我們看不見對未來的把握,心裡就會產生不安全感。老人家最常有這樣的心情。因為,對他們來說,生命已經在走下坡,往前看,唯一能看到的就是谷底,再也看不到旭日東昇了。事實上,很多人對死亡的恐懼,原因也在於此。因為,沒有人知道死後的世界。不曉得那裡氣候怎麼樣?風景好不好?日常都在作些什麼?而就是因為不曉得,所以才害怕。以前有一條流行歌「我的未來不是夢」!其實這條歌剛好反映了我們對於未來有一種像夢一樣的虛幻感覺。幾乎每一個人想到未來,都會立刻產生不安全感。因為沒有人知道未來,更沒有人能夠把握未來。誰也不曉得自己、家人和社會將來會發生什麼事!
二、克服不安全感的世俗方法

那麼請問,面對這一切的不安全感,一般世俗人是怎樣來克服呢?我可以簡單歸納一下,大概也不外乎三種:
1. 墨守成規、拒絕新事物與挑戰

第一種就是墨守成規、拒絕新事物與挑戰。我一直到今天,只要出門,褲子口袋一定要放手帕,手帕裡面包好幾張的衛生紙。你知道我養成這個習慣有多久嗎?已經將近三十年了。因為,我的胃腸比較敏感,容易拉肚子,而我從國中的時候就有好多次的經驗,突然肚子痛要上廁所,卻臨時找不到衛生紙。痛苦和困窘好幾次的經驗,讓我一出門就沒有安全感,事實上,我現在使用到這些隨身攜帶的衛生紙,機率已經非常小了。但是我只要出門始終還是帶著它。我有時候自我解嘲,說那就是我還丟不掉的奶嘴。

既然變動帶來的是不確定性,因此有些人克服不安全感的方法,就是奉行某些過去的金科玉律,以前日子怎麼過的、事情怎麼處理的,就照著既定的模式繼續作下去。結果就是不敢作新的嚐試、迎接挑戰,寧可窩在安全的老巢裡,繼續舊有的習慣和模式。
2. 更多的保護、更多支配與掌控

第二種方法,就是更多的保護、更多支配與控制。每一次帶小孩走在大馬路邊,心裡對台灣的交通也經常有不安全感,於是我總是將小孩子吆喝到身邊來,並且緊緊地抓住他們的小手。只有這樣,我心裡的石頭才放了下來。

為了怕車子被偷,我們會加上一道又一道的鎖和防盜器。而為了怕沒有停車位,生存的方法不外兩種:一個是車子佔住了一個位置就盡量不要開,這是消極的拒絕變動;另一個方法就是搞一個路障,讓別人不能停。這就是積極的支配與掌控。

我從很久以前開始,講道的時候就會先將講稿一字不漏地寫下來,那時候的動機是為了克服自己的焦慮。反正再緊張,只要照著講稿唸就好了。事實上,這就是一種掌控。各位或許不知道,我還是一個非常狂熱作時間表的人。表面上是要作時間的好管家,但更深層的心理動機,卻是想支配和掌控生活的步調,來克服我內在的不安全感。
3. 尋求替代的滿足、支持與保障

第三種克服不安全感的方法,就是尋求替代的滿足、支持與保障。譬如:許多人企圖累積更多的財富,來帶給自己更大的安全感。或者,我們會買保險,醫療險、意外險、癌症險、重大疾病險等等。很多人在買保險的時候,並不是出於一種風險管理的計算。他們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是什麼?「買了,安心。」還有許多人會在沒有安全感時,尋求他的父母、或是找一個可以依靠的男人,給他支持、承諾和保障。

這一種克服不安全感的方法,其實是非常原始的,就好像小孩子在害怕的時候去尋找父母的懷抱一樣。這是一種逃避,它找一個替代物,而不是面對自己。比較麻煩的是,這一種克服不安全感的方法,有時候會帶來另一種新的不安全感,就是你愈依賴這些財富、父母或配偶帶給你安全感,你就會愈害怕失去他們。如果有一天,這些你所依賴、給你安全感的人事物真得不見了,你可能會更受打擊。前一陣子,我的女兒美締有時會作惡夢,而其中最大的恐懼就是怕失去爸爸媽媽。因為那是她所有的依靠。

這三種克服不安全感的世俗方法,不是不對,只是在動機上要調整。保險當然要買,但不是為了克服不安全感,而是出於風險管理的計算。尋求親人的支持與保護,這也是好的,但不是依賴,也不是替代物。未雨綢繆、勤作時間表,也都是可取的優點,但是為了作時間與生命的好管家,而不是當作用來克服內心焦慮的支配與掌控。
三、勝過不安全感的信仰態度








内心受害者:我不配有幸福


 有个男人,当他还是小孩子时,学习成绩很好,有一次他没有考及格,把成绩单拿回去给父母签字。妈妈看了后并没有责备他,反而安慰了他。爸爸则气急败坏地臭骂了孩子一顿,要求孩子必须把这次考试的失败教训找出来,保证下一次考试不能再出现不及格的情况。
  这个孩子认为,爸爸是真的爱他――因为爱他,所以爸爸才会着急才会骂自己,是为了他好。而妈妈不骂自己也不责怪自己,是个不关心他也不负责任的妈妈。
  我们怎么理解这个孩子?
  在这个孩子的内心有个“受害者原型”,这个“受害者”认为:“打是亲,骂是爱,不打不骂是祸害。”这是奶奶从小灌输给他的信念,奶奶是一个对他要求非常严厉的人,而这个孩子从小跟奶奶一起长大。在成长的过程中,每当父亲责骂他时,他就认为:爸爸这样做是爱我的。
  “受害者”是这样一种身份:小时候因为父母的一些不公正的对待,如被忽视,被苛责,或打骂甚至是被虐待,渐渐就形成了一种这样的自我认识:我是不好的,这是我应该承受的对待;父母的不开心是因为我不够好,或父母的离异是因为我不够乖;我是家里的负担,爸爸妈妈养我很辛苦,也许打骂我爸妈能发泄一些痛苦……等等,长大后,这种受害者的身份就和我们真实的自己融为一体,变成了一种无意识的认同,这种认同让当事人以某种伤害性的态度对待自己,同时也无意识地吸引别人这样对待自己,在亲密关系中更是如此。
  因为受害者身份是隐藏在无意识中,不能轻易被察觉,但是从各种关系中可以寻觅踪影。
  比如,“受害者认同”在家庭暴力的亲密关系中最常见。在一般的家庭暴力中,我们常常只看到施暴者凶残可恨的一面,却不能看到是因为有一个受虐的“受害者”在无意识地需要他这样的对待。一个常见的现象是,很多家庭暴力的受害者,往往小时候生活在家庭暴力的阴影下。一个从小受过某种虐待的孩子,长大后可能会在自己的婚姻中重复母亲的婚姻悲剧,成为一个家庭暴力的受害者。这是因为她在自己的婚姻中,总是有一种不配感,不配得到丈夫的尊重和爱,不配享受幸福,总是用自贬的方式对待自己。久而久之,丈夫自然也会不自觉地以贬低和不尊重的方式对待她,有暴力倾向的男人自然会被唤醒内心的残忍和暴力行为。
  很多问题婚姻中,大多存在着受害者身份的轻度认同,尤其是女性。婚姻受害者的身份,让当事人身陷其中的恶性循环,总是控诉伴侣如何对她不够关心,不够尊重,不够理解,不够体贴,不够爱……总是因为挑剔或多疑而导致的婚姻关系困难重重。这样的婚姻受害者,无论当初的婚姻结合是多么幸福和美满,最终却总是体验到非常强烈的不幸福感和失败感――这是受害者身份导致的当事人对亲密关系的自我伤害,最终没有办法从亲密关系中得到幸福。
  比较隐蔽的受害者身份,是不敢让自己成功或感到幸福,不敢展示真正的自己,不敢发现自己的能力。这是一种来自无意识的对成功或幸福生活的不配感。有些人在生活和工作中本来有很强的能力,但是总喜欢焦虑,抱怨自己不如别人优秀,责备自己没有能力,但每次的结果并不像他所说的那么差。这就是因为内心那个受害者在捣乱,在恐惧。这些恐惧太过严重,就会妨碍当事人的自我成长和和谐的生活。
  与内心的受害者告别,意味着需要向内心那个施暴者告别,这个施暴者在内心中是一个暴君,他非常严厉苛刻,总是以一种非常负面否定的声音威吓我们:你不可以这样,你不可以那样,你没有能力,你不可爱,你不配得到幸福,你是会被人耻笑的,你没有价值,你不值得拥有你想要的生活,你不可能实行你的梦想,你没有资格去争取你想要的一切……这个暴君的声音是如此强大,而且一直陪伴在一些人生命成长的过程中,嘲笑他,讽刺他,打击他。
  施暴者往往是这样一些可怜的家伙:因为他曾经有过被伤害或失败的经历,因为他内心更多的是痛苦、受伤害、自卑、耻辱或自贬,因此,总是通过寻找替代的受害者来填补自己内心的空虚。这样的施暴者最初可能是我们的抚养者,后来成为我们内心的道德准则--超我,再后来成为我们内心的一道道严厉的禁令和声音。
  只要不向这个施暴者低头,只要识破这个施暴者的真实面貌,每个人都可以勇敢地做自己,而不是让这个施暴者驻扎在自己的身心中,成为一个人生命的统治者和王。如果我们不认同这个受害者身份,施暴者就无计可施,举手投降,然后自动从我们的生命中撤离,让位于我们真实的自己。
  多一些勇敢和无谓,告别内心的施暴者,告别内心的受害者,是你走向真实人生,活出真实自我的唯一道路。
下面列举了一些受害者心理的益处:
  关注和验证。你会一直感觉别人对你不错,因为他们会关注你并想帮助你。但这个不会持续太长时间,久了人们会厌倦。
  你不用面临风险当你想做个受害者时,会倾向于不采取行动,也就不用面对拒绝和失败。
  不用去承担偶尔的重担为自己的生活负责是个很艰难的事,有时,你不得不对一些它恰巧沉重的事做痛苦的抉择。在短期内,你将会选择更容易的而不是要个人负责的。
  让你感觉良好当你觉得这群受害者以及其他任何一个人,或只是某些人是错的,而你是对的,这会感觉不错。
  以我个人来说,从受害心理中意识到的益处是它让说“不“变的更容易,去选择一个比较困难的方式。对于去做什么,将更容易给出合理的决定。是的,我知道我想象自己是个受害者时,可以避免风险,并且很难去采取行动。但我也知道如果选择其他途径,做更好的选择去冒险并开始往前走,将会有更多积极的结果。
  要摆脱那种心理,你就必须放弃上述益处。当你走出受害心理,你也许感觉内心有点空虚。你可能每周需要花几个小时去思考和诉说那些你生活中发生过的事到底怎么了;或者,别人如何冤枉了你,而你又是如何报复和击败他们的。
  现在你不得不用新思维填满你的生命,这会有些不舒服。因为那些你已经身处其中多年的受害者心理,不再那么亲切熟悉。
  为什么人们总有自大的毛病?我得说其中一个原因是他们对自己的生命不负责任。而另外一些人归咎于发生的不幸的事。一种受害心理就产生并被认可了。
  这将侵蚀你生活的许多重要部分,比如人际关系、野心以及成就。这种伤害除非你醒悟对自己的生命负责,否则将不会停止,真的一点办法没有。
  这种区别真的很显著。只要试一试,即使你只是对自己负责只一天,你也会自我感觉好很多。
  这也是一种结束需要依赖外界认可,从他人那里得到夸奖才能自我感觉良好的方法。反之,你开始建立坚定的内心,用积极情绪去积蓄可以点燃你生命的内在源泉,并不去管周围人说什么和做什么。
  醉心于思考你需要做的事正是宽恕,这很容易的。以一种实际的方式去宽恕,真的对你很有益。在这段凯瑟琳·庞德的话中,你会找到宽恕的最好原因之一:“当你对另一个人抱有怨恨时,你必然要与那个人或环境,保持一种比钢还要坚实的情感联系。宽恕是消解这种关联获得自由的唯一方法。”
  只要你不原谅那个人,你就和那个人有关联。你将一遍一遍想起那个冤枉你的人以及他/她做过的事。你们两人之间这种情感连接是那么强烈,通常你和你身边的其他人,会因为你内心的混乱,承受很多痛苦。
  当你宽恕时,你不只释放了对方,你将自己从那个痛苦中整个解放出来。
  当我陷入受害者状态时,就问一个很简单的问题:现在的我如何实现价值?问过这个问题,并转移去关注真正有益的东西,即使你也许不会完全想要去做。所以我去想如何给予其他人价值,如何帮助其他人。
  你对待和认识他人的方式,对于你如何表达自己和认识自己有很大很大帮助。比如:评判别人越多,你也倾向更多地评判自己。对其他人越友善帮助他们,你也倾向于对自己更友善,乐于自助。可能有点违反直觉,但这就是我的经验:你爱其他人越多,你爱自己越多。
  不要纠缠于一个问题而拖垮自己。反之,要问自己:我做什么能克服或解决这个状况?谁能帮助我?我能从哪得到帮助我解决这个问题的信息?通过变得建设性,你就不会陷入受害心理或分析麻痹,而是开始朝着解决的方向发展,那感觉很好,整个事情也运转更好。
  从受害心理走出来会很难。有些日子你会很犯错,没关系。对自己友善些。如果你不得不追求完美,那么一个小失误都会导致很大的问题,可能会导致你螺旋下降,跌入一个非常消极的状态很多天。这时给自己放个假很有帮助,利用上述的小窍门,重新让自己进入一个积极和被授权的状态。









人类自我意识从何而来?
译者: 草白 原作者:ScienceDaily    

在古希腊哲学家看来,“认识你自己”是人类发展的高峰。如今,几千年后的今天,神经科学家正试图精确解密人类大脑构建自我感的机制。

在古希腊哲学家看来,“认识你自己”是人类发展的高峰。如今,几千年后的今天,神经科学家正试图精确解密人类大脑构建自我感的机制。

自我意识(self-awareness)的定义是自我的觉知,包括一个人的特质、情感与行为。神经科学家一直认为:大脑的三个区域对自我意识的形成至关重要,它们分别为:脑岛皮质(insular cortex),前扣带皮质(anterior cingulate cortex)以及内侧前额叶皮质(medial prefrontal cortex)。

然而,爱荷华大学一支研究小组的研究成果对这一理论提出挑战,该研究显示自我意识并非限定于大脑的某些特定区域,而更多的是涵盖其它大脑区域多种神经通路交叉作用的产物。


“病人R”

这些结论来自于一次罕有的个体研究机会,研究的对象是一名广泛性脑损伤患者,而损伤部位正好是被认为对自我意识产生极为关键的三个区域。该研究个体五十七岁,接受过大学教育,被称为“病人R”。病人R通过所有的自我意识标准测试,同时,在照镜子以及看自己不同时期拍摄的未经修改的照片时显示出重复性自我识别(self-recognition)。

“该研究很清楚地表明,自我意识对应于一大脑过程,该过程无法定位于某一单一大脑区域,”论文联合责任作者大卫·汝道夫(David Rudrauf)说,“最大的可能是,自我意识产生于大脑区域网络间更大范围内的交互作用。”该研究论文发表于八月二十二日的《PLoS ONE》期刊网络版。

根据已有的理论,作者们相信脑干(brainstem),丘脑(thalamus)以及后内侧皮质(posteromedial cortices)都参与到自我意识的产生过程。


内省与能动性

研究人员通过观察发现,病人R的行为与交流通常反映出深度与自我洞察力。第一作者卡利撒·腓立比(Carissa Philippi)主持过对病人R一次详细的自我意识访谈,发现他拥有很深的内省能力,这是人类自我意识进化最充分的特性之一。腓立比二零零一年在UI获得她的神经系统科学博士学位。

“在访谈过程中,我询问他如何向他人介绍自己,”腓立比说,“他回答道:'我就是一个记性不好的普通人罢了。’”腓立比现今是威斯康星大学麦迪逊分校的一名博士后研究员。

病人R同时还展现出自我能动性,自我能动性指的是个体感知一行为是某人自有意图的结果的能力。通过收集一年来病人R自测的人格量表分析显示,他思考与感知自我的能力一直处于平稳的状态。然而,他大脑的损伤同时也影响到他颞叶的功能,导致严重的失忆症,破坏了他“自传自我”(autobiographical self)更新新记忆的能力。除去这一紊乱,病人R自我意识的所有其他特征基本上保持完整。

“大部分人第一次见到R,完全猜不到他的大脑存在损伤,”汝道夫指出,“他们看到的是一个并无异样的中年男子,他行走,交谈,倾听与行动,与一般人并无二致。”汝道夫是前任UI神经学助理教授,现为法国国家健康与医学研究院(INSERM)功能成像实验室的一名研究学者。


一群特殊的病人群体

病人R是UI举世闻名的爱荷华神经患者登记处的一员,该登记处成立于1982年,现在拥有超过五百名活跃成员,他们都是各种形式的大脑一处或多处损伤的患者。

二零零九年的研究显示,病人R能够感受到他自己的心跳,这一过程在学术上被称之为“内感受知觉”(interoceptive awareness)。至此,研究人员开始质疑脑岛皮质在自我意识形成过程中所担当的角色。

UI的研究人员估计,病人R保留有百分之十的脑岛组织,以及百分之一的前扣带皮质组织。有些人基于这些组织的存在,怀疑是否这些区域被利用来形成自我意识。但最新研究中的神经成像结果揭示,病人R残留的组织功能严重异常,与大脑其他部位也基本处于非连接状态。

“在研究中,我们有一个病人丧失了自我意识形成所需要的所有区域,然而他却仍然拥有自我觉知,”联合责任作者贾斯汀·范斯坦(Justin Feinstein)说,“很明显,人类大脑如何产生诸如自我意识这样的复杂现象,神经科学才刚刚踏出揭示这些疑问的第一步。”范斯坦二月在UI获得他的博士学位。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